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全集]《流氓王爷的腹黑妻》全文免费阅读玉扇倾城

2018/1/12 21:11: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流氓王爷的腹黑妻

作者:玉扇倾城

第7章

“喂!”

李荩宣冷漠地又用脚再次踢了她一下,看着在空中荡秋千一样的武媚,李荩宣的冷笑着拂了拂袖子,转身走了。[全集]《流氓王爷的腹黑妻》全文免费阅读玉扇倾城

刚要出门的时候,见到大王妃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后面带着两个丫鬟,手中端着一碗药汁,芬芳四溢。

“王爷。”

大王妃看也不看他,只是淡淡喊了一声,面上也是毫无表情。

然后,她就带着丫鬟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吩咐丫鬟将倒吊在房梁上的武媚放了下来,用手绢轻轻擦拭了她脸上的污渍。

娟秀的丫鬟用勺子轻轻喂着武媚喝药汁,芬芳的药汁在她的口中弥漫了开来。

李荩宣站在她的身后,用很冷漠的眼神看着她,目光中带着强烈的不满意,却也不吭声,只是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救治武媚。

大王妃忙碌完了之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地为武媚求着。版权163nvren.com

李荩宣终于还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了?”

大王妃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在嘴巴里念叨着,无论谁见了她这个样子都会忍不住感叹一下,大王妃真的是菩萨心肠埃

李荩宣站在大王妃的身后,见她不吭声,虽然很生气,但并没有动手。

大王妃念叨完了之后,才淡淡然地说道:“臣妾并不觉得自己恶心了,王爷您能杀人,臣妾就能救人,这么做其实也是为王爷您积德行善。”

听大王妃这么一说,李荩宣的脸上抽了几下,说道:“你最好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了,让人觉得你大王妃一副菩萨心肠,而本王却是多么可恨的一个小人!”

大王妃还是那么清淡淡地说道:“难道别人的这种想法不是事实么?”

李荩宣剑眉微微一挑,咬了咬牙齿,说道:“你就跟本王一直蛮横下去吧,哼,本王倒是要看看你那虚伪的面具究竟要何时才能撕下来!”

他近乎咆哮着,然后使劲地甩了甩袖子,怒气冲冲地就出去了。

大王妃用眼角轻轻瞟了他一眼,嘴角边上浮现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

武媚只觉得自己的思想一下子就混沌了起来,好像自己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

她能确定自己从未来过这里,这里对她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此刻,她觉得自己正行走在一个街道上,一个漫无边际的街道。[全集]《流氓王爷的腹黑妻》全文免费阅读玉扇倾城

四周是灰蒙蒙的,看不见边缘,也看不见景物。

她就那么茫然地往前面走着,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

突然一股热辣辣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聚集着,那种感觉呛得她实在是难以忍受,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有个声音在呼唤着她,她终于很不情愿地睁开了疲 惫的双眼。

“姑娘,你醒来了?”

小丫鬟甜甜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轻轻闭上了眼睛,现在的她浑身都异常难受。

“大王妃,姑娘好像醒过来了。”

大王妃没有看那个小丫鬟,倒是一直将眼睛盯在了武媚的身上,见她醒过来了,才又双手合十,轻轻说道:“谢谢菩萨。163女人网

说着,还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姑娘一定是受了很多的苦了,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你好好休息吧。”

武媚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竟然是一片模糊,隐约看见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坐在床边。

“你是大王妃?”

她艰难地说着,被大王妃握住的手更是紧了紧。

“是我。”

武媚听了大王妃的话,心中又是一阵的感激,这个大王妃真的是她的救星,两次遇险都幸亏有她相救,否则,真的怕是早就死在了李荩宣的手里了。

“谢谢你,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

大王妃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谢什么?这些年来我都已经习惯了。原文163nvren.com

武媚的心中暗暗想着,看样子这些年来,李荩宣折磨虐待死的人还真的是不少。

不过也幸好有这位慈悲为怀的大王妃在,挽救了一部分被折磨和虐待者的性命。

小丫鬟在一边继续喂着武媚喝参汤,一边笑眯眯地说道:“姑娘,我们大王妃可是救了不少人的性命哩。”

武媚嘴角轻轻牵了牵,说道:“我看出来了,大王妃就像观音菩萨转世一般,有着一颗无比仁慈的心。”

小丫鬟说道:“可不,就单单是这碗千年人参汤,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银子买来的哩。”

千年人参汤,似乎有起死回生的妙用,武媚一直以为那是传说中的东西,没有想到,居然活生生地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感觉就像是穿越一般,一直以为是传说,却又亲身体验了一把,虽然这次的穿越带给她的是切肤之痛。163女人网

大王妃只是很淡然的笑了笑,说道:“王爷造的杀孽太重,以至于王府之中那么多的后妃,没有一人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即便是怀了身孕,也绝对过不了三个月。”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是忧伤和痛苦,像是一个充满了罪恶感的人,在佛前虔诚地忏悔和自责。

武媚不禁为王府中还有这样的一个大王妃而感到高兴,李荩宣能娶到这样的一个老婆,替他分担了这么多,估计是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武媚说道:“像王爷那样嗜杀的人,确实是应该要受到一些惩罚,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惨遭他的毒手哩。”

大王妃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话虽如此,但是总还是希望王爷能事事顺心,这样我们这些女人才能不愁吃穿。”

武媚心中不由感叹,古代的女人思想就是短浅,李荩宣不顺心的时候都这样,那顺心的话,真不知道变成啥样子了。

“我不知道他还会用什么方法来对付我,我这条命能在他的手里活到现在,真的是很不容易埃”

武媚说着,眼角一颗泪轻轻滑落了下来,大王妃忙用丝帕给她轻轻抹去了。

“放心,只要有我在,他就不会要了你的性命,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能救活你。”

武媚轻轻摇摇头,满腹的悲伤,说道:“大王妃,您能救活我的命,但是那又如何?我被他虐待的时候,所承受的痛苦,又有谁来补偿我?”

第8章

大王妃听了,微微启唇,却又欲言又止,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这个真的很难说了。”

武媚身上满是悲伤,说道:“大王妃,我莫名其妙地就到了这里,又莫名其妙地招惹上了王爷,更是莫名其妙地被他折磨和虐待,这么多的莫名其妙让我的心脏都快要无法承受了。”

大王妃赶紧安慰道:“好了好了,你也不要太难过和悲伤了,以后我尽量早一点阻止他。”

武媚说道:“您阻止他?那您不怕惹他生气?”

大王妃笑了笑,说道:“不怕,他不敢伤害我,整个王府里,也就只有我才能拂他的意。”

武媚点点头,能一次又一次地救了她,可见大王妃在李荩宣的心中,还是蛮有分量的。

喂完了药,大王妃起身告辞了,她吩咐战战兢兢的小雪要好生地照顾武媚。

小雪为武媚穿了衣裳,武媚为了能缓解下小雪心中的恐慌,便开玩笑地说道:“看来的我的衣服要多准备一些,否则,这样穿一次就被他扯坏了,就没有衣服穿了。”

“姑娘,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看看你的脸,都被打成啥样了。”

小雪说着,又用丝帕给武媚轻拭了一番。

武媚配合着没有动,只是笑了笑,又牵动了伤口,便又咧着嘴巴苦笑。

好在李荩宣一直都没有来,武媚迷糊糊地睡了一觉,最后还是被脸上的伤口给疼醒的,她挣扎着起来,脸上火辣辣的疼,实在是难以入眠了。

她便爬了起来,来到了窗户的边上,看着外面依旧暴雨倾盆,夹杂着一些冰雹落击在了窗棂上。

现在正好是半夜时分,她撑开了窗户,看着外面黑乎乎的一片,只有风声和雨声交织成了一片。

她爬到了窗户的边上,在上面坐了下来,从缝隙中看着外面,整个天地都处于一片混沌之中。

蓦地,她看见了一条白色的身影,在风雨中撑着一把油纸伞,冉冉飞行着。

那条白色的身影,修长挺拔,十分健壮魁梧,长长的墨色的黑发在风中飞舞,有着说不出的性感和魅惑。

那个白衣的男子像一个幽灵一样,从她的窗户边上轻轻飞逝而过,留给她一个充满了想象的背影。

就在他从她面前飞掠而过的时候,他微微侧了侧头,而她刚好就看见了他的样子,居然是洛王李荩宣。

看清了脸,本来想夸赞两声美男的武媚,心中突然升起了一阵厌恶。

“哼,白天是魔鬼,晚上是幽灵,这样的男人,不管什么时候见到,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哼,装神弄鬼。”

武媚嘴巴上虽然是在骂个不停,但是心中却还是不得不赞叹,就外表看,他还是一个比较不错的男子,就是心灵太过阴暗和扭曲。

她叨咕着,猛一回头,却看见小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悄无声息地很吓人。

“呃,小雪啊,你怎么起来了?”

现在好像是半夜吧,小雪应该睡觉了才对,而且这么半夜悄无声息地出现,真的很吓人耶,她的心脏又不大好,真的会弄出人命的。

小雪的脸上渐渐现出了一丝僵硬的表情,说道:“姑娘,你怎么没睡?怎么还爬到了窗台上了?这外面风吹雨打的,很容易感染风寒的。”

小雪的话听着很受用,武媚随手将窗户关上了,从窗台上轻轻爬了起来,说道:“你不知道,我们家乡有个习俗,就是半夜的时候坐在窗台上唱歌,就能见到自己心目中的王子。”

虽然小雪不是很明白她的话,但是大概的意思还是听懂了。

然后,小雪就问了一句让武媚吐血的话:“那你刚才见到了你心目中的王子了么?”

刚才……似乎……看见了……李荩宣耶……

武媚轻轻咳嗽了一声,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提醒自己的伤痛就是哪个该死的李荩宣赐予的,所以刚才看见的绝对不是白马王子,而是一个活生生的黑山老妖。

“那个,好像没有哦,我的眼光一向比较高,一般人我都看不上,呵呵呵……”

小雪笑了笑,说道:“姑娘,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端粥。”

古代的保温措施也是蛮好的,有那种像是保温桶一样的东西,不过下面装的是开水进行保温。

喝完了粥,武媚躺在了床上,想着李荩宣这么晚了还撑着伞在大雨中飞来飞去,这绝对不会是在散步,那他究竟是在干嘛啊?

又一想,他做什么管她什么事啊?最好是让他在空中飞的过程中,被雷击中,变成一具焦炭,谁叫他造的杀孽那么重?

想着想着她再次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而李荩宣雨夜撑着伞飞速地离开了王爷府,自然也不是心情好出来散散步,也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出来缓解下压力。

他在王爷府后山的一个山洞前落下了身形,洞口边上悄然而立着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子。

黑色的夜行衣将他周身都罩得严严实实,仅有两只大眼睛露在了外面,烁烁有神。

“王爷。”

“可有消息了?”

“据探子来报,太子将于三天后回京城。”

“嗯,通知下去,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

“是。”

那个黑衣的男子说着,身形微微晃动了一下,便消失在山洞之中。

李荩宣冷漠绝情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宛如弦月一般的嘴角微微扬了扬,看上去心情非常好。

太子就要回京了,他等待着这个消息似乎已经等待了很久了。

现在,太子回来了,他又该要如何动手?

武媚躺在床榻上,睡意正浓,昨晚没有睡好,一夜的雨声吵得她几乎不能合眼。

直到清晨的时候,雨声才渐渐止了。

“喂!起来啦!”

一个粗暴的男声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她微微蹙眉,很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

就看见李荩宣站在她面前,凶神恶煞一般,宽大的袖袍轻轻甩了甩,整个人挺拔修长得宛如玉树临风一般。

可是,他的脸色却是像黑山老妖一样的让人害怕,隐隐还能感觉到一丝的黑雾在缭绕着。

第9章

武媚直接选择了闭上眼睛,完全无视面前的这一张俊美的脸。

他气他的,她睡她的。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无视本王的到来?”

这明明就是对他的自尊心和权威性构成了最严重的挑战嘛。

他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狠狠地拖了起来,口中冷冷地说道:“叫你敢无视本王的存在!简直就是想死了!”

她被拎了起来,头上穿上了钻心似的疼痛,她的心中万分的痛苦和愤怒。

脸上的伤还没有痊愈,头上的痛苦又在继续,这样的日子,可怎么过?

武媚的心中顿时感觉到一阵的心灰意冷,她强忍着头上传来的疼痛,叫道:“你干脆杀了我吧,你直接掐死我,让我痛快一些吧!”

她一边喊着一边扑到了他的面前,死命地拽着他的衣服,两人又开始厮打在了一处。

李荩宣看着面前疯狂了一般的武媚,也不由皱着眉头,说道:“你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

“是,我是疯了!我被你逼疯了!”

武媚说着,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剧烈地疼痛让李荩宣禁不住大叫了起来,但是没有武媚想象中的,被他一巴掌拍烂掉脑袋。

李荩宣怔怔地站在了那里,任由着武媚咬得鲜血淋漓。

良久,武媚咬累了,推开了他,自己却跌坐在了地上,咬着鲜血淋漓的嘴唇,恨恨地看着李荩宣。

李荩宣突然失魂落魄地转过了身子,安静地朝着外面走了去。

武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按照他那么彪悍霸道自私贪婪的性格,这次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但是事实却是他没有跟她继续地纠缠,而是选择安静地走开。

虽然是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

待到李荩宣离开了之后,小雪悄悄凑了过来,帮武媚清洗了一下。

武媚沉默不语,小雪也不是喜欢多言的人,两人一个默默地坐着,一个默默地干着活。

“姑娘,梳洗好了,你看看今天的发型可还满意?”

小雪终于打破的安静,笑着跟武媚说,武媚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嘴角动了一下,说道:“可以吧,其实我不在乎这些的。”

她喜欢披肩秀发,并且已经成习惯了,最多束个马尾巴。

这时,大王妃身边的丫鬟又端了药来,说道:“姑娘,大王妃吩咐一定要将这个药喝完。”

武媚接过了药,闻了闻,真的很怪异,别说喝,就是闻一下都有可能恶心到死。

她将药放在了一边,笑了笑,说道:“很烫,我凉一凉再喝。”

小丫鬟站在了笑笑,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不说话也不走。

武媚说道:“大王妃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小丫鬟摇摇头,说道:“大王妃没有别的事情要吩咐。”

武媚眼睛眨了眨,小雪问道:“那你……”

小丫鬟已经意识到了小雪的意思,马上笑眯眯地说道:“按照大王妃的意思,必须要亲眼看着姑娘将这个药喝下去。”

不是吧……

武媚皱了皱眉头,那个药那么难闻,一定不好喝,但是看着小丫鬟那么一脸坚定的样子,她又不好意思回绝,只能是硬着头皮拿起了药碗。

小丫鬟俏生生地站在了她的面前,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看,生怕她不喝一样。

武媚捏着鼻子,一口气将碗里的药喝了下去,最后剩下了一点点,没有喝干净。

小丫鬟赶紧过来,将药碗又递到了她的嘴巴边上,甜甜地说道:“姑娘,还有一点,没有喝完,你还是喝光了吧。”

武媚抬眼看了看小丫鬟,眨了眨眼睛,嘴巴里的怪异的味道还没消失,她真的不想再喝剩下的那一点了。

小雪会意,赶紧上来说道:“明月,能不能不要喝了啊?就剩下这么一点点了,也没什么的吧?”

那个叫明月的小丫头,却使劲摇摇头,一脸严肃地说道:“那可不行,大王妃吩咐的事情,向来说一是一,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武媚狠狠地咽了一口吐沫,问道:“大王妃说要全部喝光?一点也不能剩下?”

明月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说道:“不错,一滴也不能剩下。”

小雪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终于还是咽到了肚子里了,然后用很哀求的眼光看着武媚说道:“姑娘,你还是喝了吧,大王妃说的话,一般是不容反驳的,只能遵从。”

武媚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不过我的伤已经开始复原了,明天就不用喝药了。”

明月见着武媚喝得一滴都不剩下,才将碗接了过来,说道:“这个要大王妃决定,不是姑娘想不喝就能不喝的。”

不是吧……

武媚很是纠结地咬咬牙齿,这个大王妃的脾气真的很倔强耶,病人自己不想喝药,都没有选择的权利,她感觉大王妃似乎有点专权了吧?

但是,想起大王妃两次救她于垂死的边缘,心中也就好受了很多,不就是喝点药么?最多等几天伤好了之后,就可以不用喝了。

明月端着碗转身走了,小雪对着明月的背影吐了吐舌头,说道:“明月真的是越来越难说话了。”

武媚笑了笑,无意地说了一句:“难道她以前好说话么?”

小雪点点头,说道:“是啊,以前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感情还是蛮好的。”

“那现在怎么就不好了?”

“自从她被调到大王妃那边之后,就跟我们生疏了,整个人也就变了,感觉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武媚听了小雪的话,点点头,笑了笑,说道:“可能是因为事情比较多,而且你们不常接触,所以姐妹间的感情就慢慢淡薄了吧。”

小雪只是想了想,笑着说道:“也许吧,呵呵呵。”

武媚躺在床上,身上到处都疼,这让她越发地讨厌那个李荩宣了,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受这个罪,自然也就不会喝大王妃开的那么难喝的药了。

她甚至怀疑大王妃到底会不会开药方,否则怎么开出来的药方那么的难喝?

而且,还命人盯着她全部喝光,一滴也不能剩下。

第10章

想着想着,她在心中狠狠地骂起了李荩宣,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不对。

喝完了药,武媚觉得浑身有些燥热,身体中的血液仿佛要沸腾起来了一般。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了一会才好了起来,但是她感觉到浑身都无力,整个人像是要虚脱了一般,那感觉有些凤凰涅槃似的。

她安静地躺在了床上,浑身剧烈的疼痛让她有点难以承受。

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的上午才醒了过来,刚醒来不多久,就看见了明月端着药走了进来,那药依旧是那么黑乎乎的,很可怕。

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武媚已经知道不顺从是不行的,只好端了过来,咬着牙齿准备将碗里的药汁喝下去。

这时,一个修长的身影从外面飘了进来,乌黑如墨般的秀发在风中飞扬着,宽大的白色的袍子使得他看上去像一只蹁跹的蝶。

但是,他要比蝶更飘逸,也更有美感。

“啪!”

武媚端在手里的药汁,被人狠狠地撞击了一下,碗从她的手中飞了。

“你……”

武媚愤怒地看了一眼他,说道:“李荩宣!你究竟想如何?”

宛如妖孽一般俊逸的李荩宣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玩味,说道:“本王不想做什么,只是想逗逗你,你在本王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件上等的玩具。”

“老子才不是玩具!”

武媚叫了一声,伤痕累累的脸,显得格外的狰狞。

李荩宣冷漠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冷笑,对明月说道:“回去告诉大王妃,这个玩具本王很有兴趣,让她不要插手。”

明月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但是立刻又恢复了冷静,微微垂首,淡淡地说道:“是,奴婢遵命。”

说着,她拾起了地上的碎碗片,放在了盘子里,迅速地离开了。

小雪看见李荩宣进来的时候,就赶紧行礼出去了,这两天她看见武媚被李荩宣猛揍的惨样,心中已经是无比的惧怕了。

只要李荩宣一来,这里绝对就是水深火热,一刻钟也不能呆下去了。

李荩宣脸上带着很怪异的笑容,说道:“本王奉劝你一句,离大王妃远一点。”

武媚恨恨地看着他,说道:“要你管?大王妃宅心仁厚,我为什么要离她远一点?倒是你,十足的一个无赖,我就算是要离得远一点,也应该是要离你远一点才是!”

李荩宣冷笑的脸上,带着几丝的鄙夷,说道:“本王的话就是忠告,听不听就随你。”

“哼,看见你我就像是看见一只狼,一只狼的忠告怕是没人敢听吧?”

“呵呵,随你了,本王累了,要休息。”

武媚看着脸上微微显露出疲 惫之色的李荩宣,很鄙夷地说道:“你累不累跟我有什么关系?谁让你那么累,就去找谁去。”

李荩宣很不客气地往床上一躺,说道:“昨天晚上的那几个小女奴真够味,硬是折腾了本王一夜,唉,弄得本王今天精神相当不好。”

武媚嘴角抽了抽,走上前去,很不客气地说道:“那你去找那几个女奴去,到本姑娘的房间来做什么?”

“本王背疼腰酸,你过来帮本王揉捏揉捏。”

李荩宣很是无赖地说着,脸上却始终都是带着不冷不热的笑,那笑容看在了武媚的眼中,是那么的虚伪和猥琐。

“对不起,洛王爷,本姑娘不是你的女奴,也不是应召女郎,更不是异性按摩师,对于你的要求,本姑娘办不到!”

武媚说着,将脸一扭,走到了房间的另一端,坐在了梳妆台前,对着镜子轻轻揉着伤痕累累的脸,希望能尽快将淤青散去。

“本王的话,你没听见?”

面对李荩宣又一波冷冷的声音传来,武媚看也不曾看,依旧在轻轻揉着脸。

“你没看见我正在处理你打的伤疤么?本姑娘的话也希望你能听清楚了。”

“你就非要跟本王对着来么?难道你脸上的那些伤还不足以让你吸取教训么?”

李荩宣说着,身子微微动了动,形如鬼魅般地飘到了她的身后,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冷漠的脸上仿佛罩上了一层冰。

武媚在铜镜中已经看到了他的身影,那俊秀的面容也映在了她的眼中。

“王爷,你是你我是我,我不是你的谁,你也不是我的谁,即便我现在是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但是你要搞清楚,不是我自己想留在这里,是你强行拘禁我的。”

李荩宣看着依旧从容淡定回答的某人,不由皱皱眉头,说道:“你难道就一点也不害怕本王?就不怕本王一把捏碎了你的喉咙?”

武媚头也不抬,说道:“怕有用么?你会因为我害怕就不会捏断我的脖子呢?”

李荩宣听了之后,也甚是觉得有理,怕有什么用?脖子可能会断得更快一点。

“难道你就不奇怪本王为什么不许你接近大王妃么?”

李荩宣略带着魅惑的声音轻轻柔柔地传到了武媚的耳朵里,武媚不看他,继续揉着脸,只是淡淡地说道:“人心之嫉妒,与毒蛇何异?”

听武媚这么说,李荩宣的眼中微微诧异,说道:“你是说本王是在嫉妒你跟大王妃关系好?”

武媚挑了挑眉毛,那弯弯的秀眉画得恰到好处,非常完美。

“难道不是么?”

武媚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慵懒,虽然看似漫不经心,却散发着无比的诱惑。

李荩宣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面前窈窕的身影,心中忍不住动了动,他一向是嗜杀成性,女人在他的也不过是玩物而已。

他喜欢虐待,喜欢看着女人在自己的身下发出痛苦的求饶,他才有种满足感和征服感。

否则,太过平淡的夫妻生活,会让他感觉到索然无味,毫无兴趣。

李荩宣性感得让人有点想要喷鼻血的唇轻轻扬起,薄薄的唇瓣勾勒出一道弧线,宛如天边最完美的月牙。

“当然不是……”

他的话音刚落下,就看见大王妃带着四个侍女走了进来,脸上依旧是带着不冷不热的笑容,手里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

看来大王妃是非要武媚喝下这碗药不可了。

第11章

大王妃步履轻盈,走路的样子摇曳生姿,非常好看,头上的金玉步摇走起来的时候,叮当直响,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养眼。

李荩宣看见大王妃进来之后,就不再说话,只是冷眼旁观。

大王妃也不看他,径直地走到了武媚的身边,将药汁亲自喂到了她的唇边。

“喝吧,这样早点好起来。”

大王妃说着,唇边还带着淡淡的笑容,让她看上去无比的亲切和善,就像那悬挂的观音菩萨的画像一般。

武媚点点头,尽管心中很不想喝,但是大王妃亲自端了过来,再说也是为了她好,生病了自然是要吃药的。

李荩宣站在那里,眼睛里满是厌恶和鄙夷的神情,却也没有说什么。

待武媚将药喝了下去之后,大王妃才满意地笑了笑,将碗给明月后,便站了起来。

“你好好休息吧,这药是每天都要坚持喝的,一天都不能落下,倘若哪天没喝,之前的药就又都浪费了。”

武媚的心中微微怔了怔,说道:“难道这个药还要喝很久?”

大王妃轻轻一笑,花容月貌更加明艳动人了,她说道:“不错,每天都要喝,这样才能让你不受人欺负。”

她说得很含蓄,但是却是让武媚感觉非常的受用,心中有种淡淡的感激。

多么好的大王妃,为了她甘愿去得罪李荩宣,想着,她不由用眼角挑了挑,看着站在一边满脸悲愤的李荩宣。

然后也学着他的样子将嘴唇扬了扬,说道:“大王妃放心,我一定会坚持每天都将药喝完,让自己的身体早一点好起来,也就能承受住有些人不怀好意的伤害了。”

她的话说给谁听的,每个人心中都是明白的。

所以,在武媚说完了之后,李荩宣的嘴角抖了抖,很鄙夷的神情洋溢了整张俊美的脸。

武媚还不畏惧,立刻回以更为严厉且鄙夷的目光。

大王妃走到了李荩宣的面前,涂得朱红的唇轻轻微启,说道:“请王爷谨遵先前的约定,倘若不能做到,就休怪我不讲夫妻的情意了。”

武媚自然是不明白,大王妃话中的意思,但是她看见李荩宣的脸上顿时僵硬了,仿佛是一条剧毒的蛇,正在张牙舞爪,突然被人一棍子敲在了七寸之上了。

看着李荩宣的僵硬的面容,武媚突然很想笑,那样子确实很怪异,也很有趣,更很稀奇。

以李荩宣的脾气和性格,居然会被大王妃气成了这样,却不敢发作出来。

想必这个大王妃的确是个不好招惹的人,不是有着厉害的手段就是抓住了李荩宣的把柄,总之是有让李荩宣很忌讳的东西。

大王妃说完了那句话之后,就带着四个丫鬟轻飘飘地离开了,动作如行云一般的优雅,看得人赏心悦目,心花怒放。

当然,李荩宣是心花怒放不起来的,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铁青的颜色,很是吓人。

武媚看了看他的脸,又坐在那里对着镜子揉着脸上的伤口。

她一定要让脸上的伤口早点好起来,这样才能不用喝那么难喝的药汁了。

李荩宣又走到了她的身后,冰冷着一张脸,说道:“哼,你要是不听本王的话,本王也不再多言了。”

武媚眉角挑了下,头也不抬,看着镜子,说道:“听不听不都是那么回事么?方才的情形你也看见了,你都不能说什么,何况是我。”

这话让李荩宣也怔了怔,说道:“似乎是这样的。”

武媚又继续用不冷不热的语气说道:“你似乎很惧怕大王妃啊?”

李荩宣像是被人刺痛了伤口,忙抽动了几下嘴角,用毫不屑的声音说道:“什么叫惧怕她?本王何时怕过别人?就算是王兄在本王的面前,也不敢拿本王如何。”

武媚听着他的话,不由想笑,这个人可真有意思,明明就是怕大王妃,却装作满不在乎,甚至还拉出当今的皇上里做垫背。

“呵呵,是哦,刚才连大声都不敢出。”

其实,她也蛮好奇的这个大王妃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外表那么年轻漂亮,给人的感觉也是那么和善可亲,做起事情来,还是那么的执着。

但是,接触多了之后,就会隐隐察觉出了一些诡异。

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

李荩宣并不在乎武媚的嘲笑,他的脸色变了变之后,就不再说什么,只是咬了咬牙齿,尽量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武媚虽然坐在那里不动,但是,她一直通过镜子看着他,生怕他一时冲动,扑过来掐断了她的脖子。

好在李荩宣并没有那么冲动,在平息了内心的怒火之后,他刻意地将脸上的神情放松了一下,说道:“那是对她的歉让。”

武媚却是咄咄逼人丝毫没有放松对他的嘲笑和鄙夷,句句都一针见血。

“我也是女人,怎么就没有见你对我也谦让一下?”

“你……”

李荩宣只好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你不是她。”

武媚“哦”了一声,说道:“看来,你是因为很爱大王妃,所以才谦让了她了。”

“哼,不错。”

李荩宣非常嘴硬地说着,然后将头扬了扬,说道:“的确如此。”

武媚也用同样鄙夷地语气说道:“呵呵,那你们之间有什么约定呢?”

李荩宣的脸色又变了变,这个女人听得倒是很仔细的,当下咬咬牙齿,说道:“这个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不用做任何地猜测。”

武媚站起了身子,素手放在了脸上,回眸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猜测干嘛?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去猜测什么。”

她说着,伸手在空中摆了摆,说道:“我累了,想休息下,你要是没有事情就先出去吧。”

李荩宣眼睛眯了眯,说道:“你这是在赶本王走?”

武媚懒懒地往床上一躺,说道:“不错,你若不走,我怎么能安心地睡觉?”

李荩宣眉头动了动,说道:“你能不能不要睡?本王很累,你要为本王揉捏揉捏。”

武媚冷笑着说道:“然后呢?是不是为你舒缓下因为昨晚过度兴奋而造成的腰背酸软?”

第12章

李荩宣不但没有走,反而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脸上带着几分的魅惑,说道:“不错,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本王不介意再腰背酸软一次。”

武媚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真是个老色魔,我又不是你老婆,不是你想要玩弄,就能玩弄的,我可不像那些只知道顺从的女奴们一样!”

李荩宣凑到了她的面前,嘴角抽了抽,很诱惑地贴在了她的耳边,轻轻说道:“那要不本王封你为妃子如何?”

妃子?那意思是要比女奴稍微地高级一点?

武媚微微侧目,冷笑着说道:“我想离开这里,我不喜欢被你束缚禁锢,我渴望着自由。自由,你懂么?”

一个一直渴望着自由,却一直被束缚住的人,心里的渴望是多么的强烈。

李荩宣淡淡然地笑着,说道:“本王不懂,因为自由对本王来说,从来就不曾拥有过。”

他突然一把抓住了武媚的手,说道:“走,本王带你去看样东西。”

不由分说,她已经被李荩宣拖着跑出了房间。

雨已经停了,天空也泛起了晴,有几朵白色的云朵在空中轻轻飘动着,因为下了这些时候的雨,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起来,没有之前的燥热了。

李荩宣拖着武媚跑到了书房,武媚眼睛瞟了瞟书房的四周,不由有些惊叹了起来。

他的书房可真的好气派啊,墙上横七竖八地挂着一堆龙飞凤舞的字画不说,连桌子都是金镶玉,笔筒都是上乘的玉石制成,更不要说那些古玩了。

整个书房里的东西若是搬到现代去贩卖的话,估计能卖个几千万不能问题。

还是保守价哦。

李荩宣看着目瞪口呆眼睛里面泛桃花的武媚,不由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在看什么?不过是些字画和金银珠宝罢了。”

武媚这才收起了花痴一般的神情,吸了吸口水,神情正了正,说道:“这些字画很不错,我看了之后很想研究研究,你能不能随便送我个三五十幅的回去研究一下啊?”

面对着武媚的狮子大开口,李荩宣淡淡然地笑了笑,说道:“你说吧这幅字是什么体?”

字还有什么体?

武媚挠挠头,说道:“不知道。”

李荩宣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连什么体都不懂,还研究啥?”

武媚万分鄙夷地看着他,说道:“谁说一定要懂,才能算是研究啊?再说了,我什么都懂,那还需要研究么?”

李荩宣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转过身去,从书桌上拿过一个风筝。

那是一个凤凰形状的风筝,上面还是白白的,没有添加颜色。

李荩宣拿起了笔,说道:“会研磨么?”

研磨?不久是往砚台里面加点水,然后轻轻磨啊磨的么?

那么简单的事情再不会,那岂不成傻子了么?

当下点点头,说道:“当然会了。”

“给本王磨墨。”

李荩宣说着,伸手将毛笔的笔端轻轻捻了捻,然后将一根羊毛轻轻拽了出来。

武媚本想着要反驳一下,但是看见他那么神情专注的样子,便拿起了砚台磨了起来。

只是,她从来没有磨过墨,很快就弄了一桌子黑乎乎的东西。

李荩宣发现了之后,从她的手中接过了墨,自己轻轻研磨了起来。

一边研磨,李荩宣还一边说道:“你磨墨的手法不对,你看着本王磨,好好学学。”

李荩宣做事的时候,倒是蛮有魅力的,眼睛微微眯着,闪烁着能电死人的魅惑,薄薄的唇微微抿着,湿润润的,散发着秀人的光泽。

磨完墨之后,他用毛笔蘸了蘸墨汁,在凤凰的身上轻轻描绘了起来。

武媚凑了过去看着他怎样弄,却发现,他在凤凰的身上题了几句词,居然也是龙飞凤舞大气磅礴的。

“好风凭借力,一朝送我上青云。”

武媚轻轻念着最后的两句,心头突然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缠绕着她一般,这两句词表面上似乎是在说风筝,只要有风吹起,它就能直上云天,一直飞到那九霄云上。

想着,她不由轻轻侧目瞟了瞟面前俊逸的男子,他正轻轻将笔搁在了砚台之上,乌黑得如同这墨汁一般的眸子,正微微带着一丝邪邪的笑容。

武媚心中的弦突然一下子就绷紧了,眼前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自私、好色、贪淫、嗜杀……

除了这些,还有谁知道他隐藏在这些之下的光芒?

比如现在,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魅力,即便是漫天绚烂的阳光也抵挡不祝

这样的男子,又怎么能跟之前那个魔鬼一样的存在相比?

武媚的心微微疼了一下,当然她的脸更疼。

李荩宣打的地方还没有完全愈合哩,她轻轻揉了一下,还是很疼很疼。

“这样就可以了。”

他突然抬头,正看见呆呆看着他的武媚,那娇俏的模样,还真的让他的心里有点痒痒的,可她又偏是一朵带刺儿的玫瑰,虽然浑身散发着浓郁的香味,却只能看不能摸。

想起自己被她撞了两次,下身差点被她撞残废了,他的心里面就有一阵说不出来的痛苦。

“唔,那现在是要带我去放风筝么?”

武媚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的转变也太快了点吧?之前对自己还是大打出手,恨不得掐死了她,现在却又要带她去放风筝。

不过,只要他不动手打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感觉有点邪气,却不让人惧怕。

“放风筝去,本王很久前就想去放风筝,只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跟本王一起去放风筝的人。”

“那……现在你找到了?”

武媚说着,伸手将风筝拿在了手中,甩了甩小辫子,说道:“走吧,本姑娘今天心情不错,就成全了你。”

李荩宣嘴角边上的冷笑,丝毫没有加热度,说道:“那走吧。”

“不过,本姑娘是要收费的,陪你去可以,你要给我钱,或者金银珠宝也可以。”

武媚说着,将纤细的手指伸了出来,在他的面前晃了晃,青青紫紫外加浮肿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让人看着,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流氓王爷的腹黑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流氓王爷的腹黑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染指蜜爱:霸道权少宠暖妻目录预览:第1章他亲身验证第2章我可以娶她第3章谁敢动手打你第4章看看这个第1章他亲身验证“确定是她吗?”“就是她,我敢确定。”“那还等什么,去抓人。”静谧的夜,男人低哑的声音从加长林肯中回荡,削瘦硬朗的脸型把他的五官衬托的尤为立体。他身边的司机不断对着从剧组走出来,拿着道具的女人拍照,然后发出消息。几秒钟之后,拿着剧组道具的女人直接被几个黑衣保镖带向了一辆黑色轿车中。云中酒店306房间。陆庭深侧身坐在宽大

  • 《霸总裁情陷小新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霸总裁情陷小新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霸总裁情陷小新娘目录预览: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1章不情愿的婚姻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2章我的倔强坚强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3章老公上酒店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4章齐铭的邀约第一卷我的霸总裁第1章不情愿的婚姻我自己都不清楚,我阮小原怎么浑浑噩噩就答应这场婚礼。因为父亲求助的眼神,姐姐的推搪吗?我已经忘记自己在家中充当什么地位。姐姐不要的东西,轮到我。我想要的东西,还要看看阮雅喜不喜欢。她喜欢的东西,我只有拱手相送。她不想做的事,我顶着。她不想说的话,我

  • 《危险记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危险记忆》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危险记忆目录预览:第一卷楔子第1章写作的女孩第二卷游戏开始第2章会员派对第二卷游戏开始第3章姐妹花第二卷游戏开始第4章眩晕第一卷楔子第1章写作的女孩女孩开始写作,她很认真地敲打着键盘。上一笔稿费让她去了一趟湘西,整整一个月。用尽了盘缠回到杭州,已经是初冬,不得已又开始了写作。最近的她很想要搬进一间稍微明亮一点的房子。这个阴暗的一楼,加上南方特别的梅雨季节,那种霉湿的味道都已经深深地渗入那些行将腐朽的墙壁。最近她越来越厌恶这个昏暗的房间,越来越恐

  • 《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合作交往:伪淑女杠上冷情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第2章相亲?开什么玩笑第3章同是天涯沦落人第4章见家长,合作开始了第1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晚上九点半左右,一个上身穿着红色的可爱吊带,下身穿着黑色的超短裤,脚上还嗒拉着一双红色人字拖的女孩子提着一袋宵夜,轻轻地哼着歌走在大街上。晚上九点半左右,两个神态猥琐的男人悄悄跟在一个轻轻哼着歌的女孩子身后。晚上九点半左右,一个身着正式西装,面容英俊冷硬的高大男人从抛锚的法拉利跑

  • 《豪门惊梦:圈爱一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豪门惊梦:圈爱一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豪门惊梦:圈爱一生目录预览:第一卷温柔霸爱第1章她,我定下了第一卷温柔霸爱第2章留下我的烙印第一卷温柔霸爱第3章回忆第一卷温柔霸爱第4章我忘记了第一卷温柔霸爱第1章她,我定下了十岁的皇甫秋瑾和还在过百日的洛歌,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是相当彪悍,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了。十岁的皇甫秋瑾是所有同龄人眼中的怪咖,他思想成熟,成绩全年级第一,钢琴比赛全市第一,年级武术比赛第一,不仅如此,还在全国小学生书法比赛中拿得了冠军。他不爱说话,不爱与别人玩

  • 《大叔,离婚请放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大叔,离婚请放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大叔,离婚请放手目录预览:第一卷萌爱第1章相亲第一卷萌爱第2章对不起第一卷萌爱第3章大叔,你真好第一卷萌爱第4章一只会伪装的猫第一卷萌爱第1章相亲安静依坐在咖啡厅里,低垂了眼睛,有意无意的看着门口,等着来相亲的人。要不是夏暖暖用一顿大餐诱惑她,她才不要浪费自己打工的时间,傻傻的坐在这里,和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相什么亲。环佩叮咚,挂在咖啡厅上的风铃再次响起的时候,安静依抬起头,就看到走进来一个男人,一个好看到让安静依不自觉想要脸红的男人。只见

  • 《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黑色豪门:溺宠小逃妻目录预览:第一卷心悸游戏第1章你们不般配第一卷心悸游戏第2章让我假扮你第一卷心悸游戏第3章礼物第一卷心悸游戏第4章她怀孕了第一卷心悸游戏第1章你们不般配B市,盛夏。日落黄昏。“你去联系一下万群舫,我今晚必须见到他。”坐在豪华房车内的男人,薄唇轻启,对着电话那端下达命令。总裁特助杨邱昊的声音平稳,详细的汇报,“我已经联系了万董,人在市中心医院Vip7号病房。合约万董看过了,只要总裁您过来,双方签字即可。”“做的不错!

  • 《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情牵两世:丫头我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死亡第2章勾魂第3章重生第4章发现第1章死亡T市的一家大型医院内,一对夫妇正站在一间高级病房的外面大声的嚷嚷着。“大夫在半个月前都已经下了死亡通知单了,说明她已经死了,为什么不将她火化了,还浪费钱做什么?”这名中年男子显然是不高兴病房里面的那个人没有被火化,而是还在继续躺在病床上浪费着他们的钱。“是啊,月寒,那个贱丫头已经死了,救不过了就不要浪费钱了,听妈妈的话,赶紧将她火化了。”男子身边的女人很同意

  • 《凤啸九天:惑世狂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凤啸九天:惑世狂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凤啸九天:惑世狂妃目录预览:第1章邪男狂女,最大秘密第2章山洞意外,邪男找抽第3章手黑心狠,讨价还价第4章轻纱缭绕,丝丝上扬第1章邪男狂女,最大秘密“警告,警告!51区变异特工全军覆没!”“第一道防护战线被彻底撕开,目标锁定,对方只有一人!是个女人!”“她正在向基地腹部进发,她的速度非常快,神,她刚刚引爆了C区弹药库!”“第二道防护战线已失去作用,电脑全部瘫痪!战力损失超过百分之五十二,无法捕捉到敌人踪迹。”“最终防线正在失守之中,九

  • 《试婚丫头:冷王难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试婚丫头:冷王难追》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试婚丫头:冷王难追目录预览:第1章快抓住她第2章王爷救命第3章竟然是他第4章王爷要赶我走吗第1章快抓住她唔……谁在掐她的人中呀,好疼!宁雪希勉强地睁开眼,嘴里嘟哝说:“谁这么手欠,居然掐我?今天可是周末,还不让人睡个懒觉吗?让我再睡会儿……”嘟哝着勉强地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情景,把宁雪希吓了一跳,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正半跪在床上,使劲地掐着她的人中!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还是蛮帅的。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五官非常好看,身材也非常好,光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