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全集]《霸道总裁蜜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寐飞色舞

2018/1/12 21:06:49 来源:网络 []

书名:霸道总裁蜜宠小娇妻

作者:寐飞色舞

第7章 嗨,我进来找个人

这一声叫的真心,苏暖的身份整个林家都没人认可,就连亲生父亲见了她也只是淡淡的点头,可这么多年也只有林老爷子对她真心的好,认她是林家的人!

见苏暖跪了下去,身后的乔白眸子一沉,刚刚还愤怒的林老爷子,脸色一缓和忙起身:“起来,起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屋子中大多数都是林家的本家亲戚,见老爷子如此激动,看苏暖的眼神更冷了些!

“爷爷,孙女不孝!只能等你生辰的时候再回来看看您!”苏暖倔强的一摇头,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身后的乔白手指动了下,也跟着苏暖跪下磕了三个头。[全集]《霸道总裁蜜宠小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寐飞色舞

这时,林老爷子也注意到了苏暖身边的乔白,浑浊的眼光一闪问:“暖暖啊,这位是?”

见爷爷问话,苏暖拉着乔白笑着回话:“爷爷,他是乔白,您的孙女婿!”

乔白很配合的叫了声:“爷爷好!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着还将手上的礼物递了过去!

这话一出,整个休息室的人都静了下来,还是林老爷子先反应过来,瞅着面前的乔白眼眸深沉,古井无波,他哈哈的笑了两声:“好,好!乖孩子,先起来吧!”

可乔白手上的礼物他却是没有接过来,而是身旁的管家接了过来!

这一举动,乔白心里明白,林老爷子根本就没有承认他!

而米乐也从人群后挤了出来,得意的看着跪着的林瑶和林宣,甜美乖巧的看着林老爷子:“林爷爷,我也是来给你拜寿的,祝您越活越年轻!年年十八岁!”说着她也像模像样的跪在地上给林老爷子磕了三个头。

突然刚刚还压抑着的休息室的氛围突然就转变,跪着的苏暖和乔白已经被拉了起来,而林瑶却还跪着。

见刚刚还生气的爷爷突然就变成了笑脸,林瑶委屈的一嘟嘴就要站起来。

没想要林老爷子看了么看她,冷声道:“谁让你起来的?跪着!”

三伯母脸色一僵,准备去拉林瑶:“爸,您这是干什么,林瑶这孩子也没做错什么!”

米乐当即就抢话了,林老爷子偏袒苏暖她也知晓,此刻不出面狠狠的教训林瑶一顿还等到什么时候:“谁说没做错什么?林爷爷,林瑶抢了暖暖的东西,还把暖暖推倒了!”

林老爷子看了眼苏暖,见对方眼眶有些红,心中不忍,刚要开口就听见林瑶不甘心的吼:“爷爷,我没错,苏暖来参加你的寿宴还带着水货,这不摆明了拆爷爷你的台吗?我只是让她拿下来!我没错!”

米乐不依不挠:“可你推倒了苏暖,还在外面诋毁她!说她是私生女没资格参加林爷爷的寿宴,还要人赶她出去!”

三伯母见老爷子的面色更加的黑沉了,面色不善的看着米乐说:“米小姐,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搀和会不会显得不妥?”言外之意就是米乐管闲事了!

苏暖拉了拉米乐,想让她闭嘴,毕竟米伯伯和米伯母对她挺好的,万一米乐得罪了这些叔叔伯伯,指不定米伯伯的公司就会被打压。

米乐却没理苏暖,甩开她的手,刚要说话就被另一个人给拦住了,见对方黑深的双眸看着自己,眼神似乎再说交给我,她刚刚升上来的所有战斗力都熄灭了。

对啊!暖暖都有自己的男人了!这种事情还是男人来做比较好!

“既然如此,我想我应该有资格说话了吧?作为暖暖的丈夫,我想对林瑶小姐说句话!”乔白拉了拉苏暖有些凉的手,温和一笑,“把东西还过来,那是暖暖的,不问自取是为盗!林瑶小姐,你已经犯罪了!”

乔白的声音低缓有力,叙事也很有调理,虽然话语更像是调味,那份语气却不容忽视,更甚至林瑶还处于风暴的中心!

她往三伯母的身后移了移,抓着对方裙摆咬着唇不说话。

“拿来!”林老爷子见状,猛地又是一剁拐杖,低吼一声。163女人网

林瑶哇啊的一声哭了,哆哆嗦嗦的将随身的手包中将空想拿了出来丢在了地上,“爷爷,你太偏心了!从小你就偏心,她苏暖不过就是个私生女,都不跟我姓林!你为什么老是偏袒苏暖,我也只是为了她带了水货给林家丢脸,所以才会摘过来的,爷爷……你怎么可以……”

空想被丢在了地上,在灯光下的照射下,啵鳞啵鳞的煞是好看!

“无知!”林老爷子又是一跺拐杖,气呼呼的吼了一句,又是气急咳嗽起来。

“爷爷!”待在最旁边的苏暖一惊,忙弯腰给林老爷子顺气:“您别生气!”

其他的林家人也是下了一跳,三伯母顺势瞪了一眼还在说话哭闹的林瑶,让她赶紧闭嘴!

林老爷子挥了挥手让旁人别担心,咳嗽了几声又接过乔白递过来的茶水润了润嗓子,慢慢的缓和下来,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众人。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认为我老糊涂了?要宠着一个外姓人?”他沉闷的声音传来,自带一种威严。

就是全林家人都这么想,但是也没人敢这个时候在老爷子面子说出来!

所以他哼了一声:“既然这样,我今日还在考虑要不要将此事说出去!现在不用想了,现在就入席吧!”

林家二伯三伯顿时脸一黑,似乎已经知道了林老爷子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休息室的门开了,从外面闪进来一人,身穿一套白色的西装,面容俊朗带着细小。

他一进来就嘿嘿的笑,然后绕到了众人面前:“嘿,原来你们都在这儿啊!本少来找个人!”

第8章 陆家海生

本来显得很压抑的休息室,被这嬉笑的声音闯入变得不阴不阳起来。

来人在室内众人的身上都扫了一遍,看见乔白的时候笑容越发的烂了些:“哎呀,这是怎么了?本少来的不是时候吗?”

男人穿着富贵,那一身西装都看起来很上档次,他一出现,米乐就拉着苏暖的手臂,凑近她小声的说:“帮手来了,暖暖咱们不怕了!”

苏暖有些迷惑,她看这个男人有些眼熟,而且爷爷似乎对这个男人随意随意闯进来的举动感到生气。版权163nvren.com

直到林老爷子低咳几声,说:“陆公子来找什么人啊?”

被称作陆公子的男人一惊,像是才看见林老爷子忙跑过来:“林老爷子,您也在这里啊!啊,叫我海生就好了,陆公子的哪儿受的起您这样叫,被我爷爷知道了可不得打断我的腿!”

苏暖这才反应过来,这看起来纨绔的男人就是陆家的公子,陆海生,陆家也是燕京一大家族,可林家与之比起来,那可就小巫见大巫了,林家是在林老爷子这一代崛起的,而陆家是燕京的隐世大家,据说上个世纪末就已经家底雄厚了,后来建国的时候把一大笔资产捐给了国家,家里人开始入住政治。

而陆海生就是陆家最为出色的晚辈儿,传言陆家海生,智色无双,能力卓越,为年轻一派中最为杰出的子弟之一。

只是这纨绔的样子就是那个爷爷时常称赞的陆家海生?苏暖瘪了瘪嘴有些怀疑。

乔白将手捂住苏暖的眼睛,闷闷的在她耳边说:“暖暖,你注视那小子的时间太长了!”

如此亲密的动作让苏暖脸色一红,更何况身旁还站着米乐,她红着脸拉开乔白的手,低声说:“我不过是看他长得没你好看罢了!”

乔白得意的笑笑,点点头,好笑的回:“确实,太骚包了!”

一旁的米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对对,我第一次见这家伙的时候也觉得太骚包了,你看那张脸简直有辱了他智色无双的谣言!”

苏暖心一惊,“米乐,你……他该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米乐鄙夷的看着苏暖,一副你这么蠢笨简直侮辱了我:“我刚刚说了帮手啊!”

“你们?”苏暖又看了看还在作秀的陆海生,诧异的问。

米乐嗯哼一声似乎默认。

乔白淡淡的将视线丢在了陆海生的身上,若有所思的想了会儿,对米乐说:“他配不上你!”

米乐愣了下,好像没反应过来,接着看看陆海生又看看自己,噗嗤的又笑了。

这一笑就惊动了已经嘘寒问暖一阵卖弄的陆海生,他皱眉看了眼米乐:“乐乐啊,我不过就是去了趟卫生间,出来就听人说你被打了!找了好半天才听说林爷爷给你做主来了,你不跟我打声招呼让我在外面干着急就算了,怎么还没心没肺的笑了!”

他这一说,林家的众人才反应过来,陆海生今日是来找米乐的,只不过那一句谁打了米乐可是怎么回事?

第9章 让你受委屈了

林老爷子也皱眉,扫了眼米乐,问:“怎么,刚刚米小姐也受了委屈了?”

米乐一愣,要说有人揽着她不让她去帮苏暖这是有的,可是自己被打了?她看看陆海生没搞清楚状况,自己没说被打了啊?陆海生在玩什么?

不过她也精怪,气呼呼的说:“你好意思说,我怎么着今天也是你陆少带来的人,被人欺负了你现在才过来!林爷爷,刚才外面那么混乱,还有人要把乐儿给丢出去!”

米乐这么一说那还得了,陆少带来的女人被欺负了,那简直就是打陆家的脸啊!

整个燕京也没人敢打陆家的脸啊!

陆海生站在米乐的身边,扫了眼众人,最后定在了林老爷子的身上说:“老爷子,晚辈刚刚进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这件事情?”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其实已经给足了林老爷子面子,林老爷子面色刚刚才有缓和,眼下被陆海生这么一问又有些下不来台面。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瑶瑶,去给乐儿道歉!”林老爷子扫了一眼林瑶,低沉吩咐。

林瑶委屈极了,本来一个苏暖就让爷爷恼怒,如今又冒出来个陆海生,这都是什么人啊?各个都要她林瑶道歉,她一抽一抽的哭不说话。

这样一来三伯母也开始心疼了,平日中很疼爱林瑶,打骂一句都舍不得,捧在手心中的宝今日如此受欺负,她心疼的拉着林瑶说:“瑶瑶也没错,爸,您这样别吓着孩子了!今日的场合实在太过的重要,瑶瑶也是怕苏暖……这东西带着被人看见了不好!这孩子也是为爸您着想!”

“是啊,爸!瑶瑶还想着要把爱姿那首饰给苏暖带!”大伯母也开始为林瑶说话。

二伯母看见林老爷子那黑沉的脸,忙上前将刚刚被林瑶扔在地上的首饰,捡了起来,放在了苏暖的手中,“苏暖啊,这件事情你也怪瑶瑶,这孩子心实诚了些,话也说的重了些,可她毕竟说的是事实,这东西委实不是真品,你带着也着实不好!”

瞧瞧这话里话外说的没一句是林瑶的错,全是苏暖的不对了。

陆海生站在旁边满脸戏谑的笑意,他凑前瞅了眼吧被塞进苏暖手中的手链,咦了一声。

这一声把所有人的视线又移到了苏暖的手上,苏暖脸一抽说:“对不起,陆先生这是我丈夫送给我的礼物,所以!”你就别凑过来看了。

陆海生眯起丹凤眼笑了笑,看看乔白问苏暖:“他就是你先生?”

苏暖点了点头,她看见陆海生的笑容更加的高深,眯起眼在乔白的身上打量来打量去,看的苏暖一阵心悸。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没什么,项链很好看,空想系列的设计很有天空的理念,钻石切割的也很好!”陆海生将视线收回来,冲着苏暖手上的首饰开始点评。

林宣脸微微的黑了,她上前看了眼苏暖手上的首饰:“确实是空想的设计,可空想不还没面市吗?这个?”她话没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套首饰不可能是空想,只可能是水货而已!

“空想没面市?”陆海生斜着眼有些鄙夷的看着林宣,就如同骄傲的孔雀在看一只叫嚷的麻雀。

林宣心中瞬间不安起来:“陆先生,空想的发布会定在下个月的十号,确实还没发布!”

陆海生冷哼了一声:“无知!M&H确实只发布了空想的设计理念,可你们这些女人应该都知道,M&H所有的设计都会出初版!”

林宣愣住了,她的聪慧不会没听出来陆海生的话,只是她不相信苏暖手中的这款是初版!传言初版的M&H的所有产品都不会出卖。

“这是初版?不可能!”林宣马上就反驳了,而且她还把视线定在了乔白的身上:“这套首饰是乔先生送给苏暖的吧?”

大家的视线又转到了乔白的身上,乔白淡淡的笑了下,视线停在了陆海生的身上,说:“这件事,应该要问陆先生才对!”

陆海生本来饶有兴趣的在看戏,突然大家又把视线移到了他的身上,愣了会儿看向乔白,突然无奈的说:“好吧,其实这件首饰是我送给苏暖的!”

他话说完,就见乔白黝黑的眸子深了下,嘴角上扬露了一副高深莫测的笑,“确实,这件首饰是陆先生送过来的!大约是米乐小姐拜托的吧!”

被提名的米乐还在看苏暖手中的手链儿,见众人的视线都移了过来,她茫然不知!倒是陆海生哈哈的笑了两声,眼神从乔白身上移开,说:“对,这暖暖不是米乐的好朋友吗?听闻暖暖要回来,所以我就替米乐送了份见面礼,没想到居然引发了这么的误会!”

陆海生这么一说,休息室死一般的寂静,乔白的手放在苏暖肩膀上,食指有节奏的在敲打,黝黑的眸子眯起,没人能清楚他在想什么。

林老爷子哈哈的笑了几声:“原来是这样啊!倒是误会了!”说着又拉过来暖暖说:“暖暖,是爷爷想的不周到,害你受了委屈了!”

第10章 坐在爷爷身边

苏暖一边狐疑的看乔白一边忙应付林老爷子,这套首饰乔白明明说是自己去买的,不贵,怎么变成陆海生送的M&H的空想了?

见爷爷拉着陆海生说话,还把林瑶她们训斥了一顿,苏暖拉过米乐,小声的问:“这东西你确定是陆海生送我的?”

米乐也奇怪呢,自己都不知道苏暖会回来,他陆海生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事情圆满的解决了那固然是最好的,有了陆海生陆家少爷的支持,林瑶就是在任性也只能乖乖的道歉认错,这次林家的众人倒是没有阻拦!

陆家是谁都能得罪的吗?

林宣拉着秦臻出门去接客,留下其他的叔叔伯伯最在休息中陪同着,其中二伯和三伯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有什么想说的话!

林老爷子一年未见苏暖,拉着她说了好些话,让休息室中一干叔叔伯伯们嫉妒,而乔白永远挂着温和的笑意,站在苏暖的身侧,垂眸深情的看着她。

说了会儿话,林宣推门进来了,就听见林老爷子哈哈的爽朗笑声,又看见他身旁坐着的苏暖,一咬牙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爷爷,宾客都安排就坐了!”她乖巧的上前,挽着林老爷子另一只手臂娇嗔道:“爷爷真是,苏暖回来您这是高兴坏了也不能忘了今日是您的寿宴吧,外面可都是等着您呢!等送走了客人,您跟苏暖再好好的说话!”

林老爷子收回了笑容,拍拍林宣的手背,欣慰的笑了,“好好好,你们在都好!”

林宣和苏暖搀扶着林老爷子出了休息室,客厅又是一阵掌声,老爷子入了主位,上面坐着的都是些同辈份的林家人。版权163nvren.com

苏暖着急乔白,安排好林老爷子就想去找乔白入座,却被老爷子一把抓住:“暖暖,今日就坐在爷爷身边!”

此话一出,一桌子的人都噤声了,要知道这一桌子的人都是林家高层人员,苏暖一个小辈更何况还是外姓人如何能坐的了主桌!

林宣首先开口了:“爷爷,苏暖跟我一桌,位置在那边呢!”

老爷子似乎很顽固,拉着苏暖的手不放:“不,今日暖暖要坐在爷爷的身边!”

林大伯瞬间不满意了,冷哼了一声:“爸,这于理不合!苏暖不光是小辈还是个外姓人,如何!”

“闭嘴!”林老爷子重重的拍了桌子,让这几桌人都看了过来,“今日老头子我说了算!暖暖就陪着爷爷坐!还有,谁再敢说暖暖不是林家人,以后就不要再回主宅来看我这老头子了!”

林老爷子发怒,那可不是假的,就是那一句闭嘴就震慑住了一桌子的叔叔伯伯,连那些想要开口的婶婶都只能看着帮苏暖填椅子的服务员恨恨的咬牙!

苏暖心中其实也是不愿的,她惦记着乔白,自己跟了爷爷坐,乔白可怎么办?

只是,转脸就看见乔白坐在小辈儿的那一桌,看着自己微微的点头,苏暖无奈的撇撇嘴,示意他看林老爷子,乔白眼角的笑越发的大了,挑了挑眉回意了苏暖。

这两个人的互动一直看在同桌的秦臻眼中,放在膝盖上的手开始握拳!这样调皮的苏暖以前是属于他的!却没想到只是一年的时间,就被别人抢了去!

而且,这个男人除了穿着不上档次一般,其他的都压了自己一头!

在林老爷子的坚持下,苏暖也坐在了老爷子的身边,宴会厅人也开始就坐了下来!

秦臻是小一辈儿的佼佼者也是领头者,首先就站起来圈了一桌子的人敬酒!

他仰头喝下,在小一辈儿人叫好声中,侧目特意去看乔白,他们隔了两个位置,中间是林家的另外两个小辈儿,此刻乔白依旧是那种淡淡的笑,没有动作,让人捉摸不透这个人!

秦臻又接着受了几个小辈儿的酒,瞥向乔白,对方还是那样,杯中的酒也没动过!

他心中暗自讥讽了一句,看起来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这样高规格的宴会应该是没有参加过吧,酒都不会喝,别说这些餐桌礼仪了,做错了一步可都是要被人笑话的!

他倒了杯红酒,轻轻的晃动手腕儿,摇曳着杯中的红酒,挥手示意几个要敬他酒的小辈儿别动,脸上挂着儒雅的笑对着乔白说道:“爷爷今日生辰就随着他任性了,没想到留下了苏暖倒是冷落了你!”

秦臻脸上虽笑,话锋却是极厉,一桌子的小辈儿都听出来了其中的针对性,本来还对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稳坐如桩的男人没有多看,这次一看。

乖乖,身边什么时候坐了如此一个人物?那浑身上下散发的内敛气势可都是惊了一桌的小辈儿。

乔白眯眼抬头看了看对自己举杯的秦臻,淡淡的笑了,“爷爷高兴就好!”

他说话的声音极低,语调也很沉稳,短短的六个字却是每个都砸在了听者的心上。

秦臻一愣神,笑了笑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乔白!”乔白淡淡的回话,敛下的双眸在无框眼镜后深了些。

第11章 贵族人

秦臻一直是举着酒杯的,如此在别人看来早就迎上来赔笑接酒了,可乔白这个人却一直熟视无睹,不懂的样子!让注意到了这边情形的人开始腹诽。

“这杯我敬你!”秦臻依旧保持好良好得体的笑容,看了眼乔白一直注视着的主桌说,“谢谢你对……苏暖的照顾!”

乔白突然抬头,认真的看着秦臻那双黝黑的眸子中,有着对方看不到的黑色,乔白笑了笑:“在法律上,暖暖是我的妻子!在情感上,她是我的爱人!作为姐夫,你……要关心的也多了些!”

说着他伸手将那杯红酒用食指中指夹住杯脚,整个手掌平贴杯底,将杯底压在桌面如同磨墨般地旋转,乔白的手指很好看,白玉为骨,秋水如肤,修长有力,晃动着红酒杯加上那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

此刻的乔白吸引住了所以注意这边情形的人的眼球!

他淡淡的笑,自信沉稳内敛,手腕儿的力度把握的很好,如同一个久尝红酒的贵族人,红酒顺着杯壁慢慢的晃动,接着乔白端起酒,先是嗅了一下,接着举杯对着秦臻先行抿了一口。

动作行云流水,优雅高贵,他喝完了许久一旁的人还沉浸在刚刚的那种意境中,而秦臻更是忘记了手中的酒。

“柏翠!”乔白看着红酒,语调平缓的评价:“可惜了,不是九八的,口感纯净度不够!”

男人的声音低醇,就如同被发酵了之后的红酒,醇厚的让人着迷!

秦臻这才反应过来,想起之前的慌神有些不忿,又听见乔白的评价,心中冷笑,一个下等人,居然也能妆模作样的品酒了!

“哦?乔先生也爱品酒?”他就势坐下,顺着乔白的话问下去。

乔白一挑眉:“不爱!只是工作上面接触的多了也就能识的一二,这柏翠恰好是一位客户最喜欢的酒,所以便多识了几分!”

这就只是多认了几分?

乔白的话一出,刚刚看见了他品酒的所有人都吸了一口气,那么儒雅标准的动作可不像是为了迎合客户才去学的。

就是刚刚那份由内而外自然散发的自信和高贵可是学不来的!

秦臻也知晓这一份,心中还是气愤:“还不知乔先生从事何种职业?”

乔白还没说话,一个爽朗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叫乔白对吧!”来人正是陆海生,此刻他已经脱了身上的那件白色西装,里层是个天蓝色的衬衣,身形很好腰细腿长加上那俊俏脸上的笑容,他的行走动作都吸引住了一票的妙龄女子的视线。

乔白浅笑了一番,端起酒杯:“陆先生!”说着举杯敬酒。

如此的态度跟刚刚的秦臻对比反差实在是太大,这让秦臻有些心里不是滋味,更何况陆海生的出现,跟乔白站在一起,两个人的气势和面孔就足已碾压他了!抢尽了风头。

陆海生温和一笑,接着对面前坐着的一个小辈儿斜了斜眼,那小辈儿当即就起身让座,陆海生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乔白的身侧,一旁的服务员忙换了用具。

“秦少不介意我临时换桌吧!”陆海生坐下才挑眉对着对面的秦臻说话。

秦臻刚刚有些失态,此刻眉开眼笑的起身给陆海生的酒杯满上了红酒说:“陆少能来是我秦臻的福分!”

陆海生只是端着那酒嗅了一下接着皱眉了:“虽然是柏翠却不是九八的可惜了!原以为秦少这桌的酒水好一些,却也不过如此!”

他这话一出,整个气氛都显得尴尬起来,乔白轻笑一声:“陆少是来喝酒还是拆台的?喝酒欢迎,拆台请回!”

乔白这话一说,桌子上的众人都开始吸了一口气,论整个燕京城能如此跟陆家少爷说话的可没几个,他乔白还真是乡下出来的孩子,不怕野吗?

秦臻心底冷笑,果然是小城市的人,上不来台面,就冲这份不知天高地厚的他秦臻就该为他默哀!

明显陆少不开心了,脸上的笑脸没了,他看着乔白说:“怎么这酒我不喜欢还不行了?再说,我刚刚可是帮了暖暖,冲这点你怎么也得谢谢我吧!”

乔白瞥了他一眼,玩动着手中的高脚杯,叫来身后的服务员倒了小半杯,“这话说的还可以,既然陆先生是来要杯酒喝的,我乔白便也不能不给您这个面子!”

说着就仰头喝下那半杯的红酒,豪爽之气义盖云天!陆海生笑眯眯的瞅着喝酒的乔白,满意的直点头。

秦臻看见乔白喝完,而陆海生也没发火,顿时觉得他自己该出马添一把火,只是还没站起来就看见。

本来一直淡淡的神情的乔白,突然眸光都亮了几分,虽然他脸上的笑容很淡,但是因为他前面给人的感觉太过寡言太过冷傲,两相一比较,所以这柔这淡立即就让人觉得夺目焕彩,不同平常。

随后,一个俏生生的声音传了过来,“阿白,快过来,给爷爷敬酒!”

苏暖的小脸红润,似乎是喝了酒,她的双眸润润的能溢出水来!扑过来拉过乔白的手臂就往主桌走!

第12章 林家的亲孙女

乔白扶着脚步有些踉跄的苏暖,高大的身形将女人小巧的身子揽在了怀中,让刚刚转移过来视线的人眼眸都是一沉!

好一对璧人!

苏暖拉着乔白几步上了主桌,林老爷子红光满面哈哈的笑,见苏暖过来,眼神在乔白身上盯住,笑着也不开口。

“爷爷,我和阿白给您敬酒!祝您越活越年轻!”苏暖大约今日是真的高兴,喝多了几杯,说话有些飘,身子也有些软。

乔白揽着他,接过侍者端着的酒,也乖巧的说:“爷爷,这杯酒先敬您!”

说完仰头就喝下,而主桌的周围也有不少的人开始敬酒,老爷子的年纪大了,不能多喝都是由着儿子们挡酒,这人一多就容易起哄。

秦臻就听见爷爷的笑声,转脸去看,一人脸上挂着得体的笑,正回敬酒水!

此人,正是乔白!

他完全没有那种没见过世面的慌张感,或者说此刻的乔白比在场的任何一人都显得从容,接过那些人的敬酒,礼貌的笑,得体的回话,优雅的回敬!

周旋在老爷子身边的人无一不被乔白征服!

“秦少啊,这乔白到底什么身份啊?”旁边桌子的客人已经开始像秦臻打听乔白的身份了。

秦臻双手垂在桌子下,暗暗的握紧拳,咬牙恨恨的看。

同桌的小辈儿自然也知晓这秦臻的风头都被乔白这小子抢了去,愤懑的讥讽:“能有什么身份?只怕又是工作上的应酬学来的,你看他那身西装,啧啧,不像是哪家的有钱公子!这年头,为了吃饭,真是学狗的都比狗还像!”

‘砰;的一声,声响剧烈,吓得这一桌子的人都噤声不语!

看着砸碎了高脚杯的陆海生正黑沉着脸,一脸的杀气,接着他起身慢悠悠的语调说道:“如此的社会,还真的是越小的屁孩越学不会认路!小心话说的多了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着他转头看刚刚说话的小辈儿笑着说:“嗨,这世界上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你得罪不起的人也多了去了!”

被陆海生这么一打岔,满桌子的人都在稀里糊涂,这陆少到底什么意思啊?还有刚刚被点名的小辈儿此刻哭丧着一张脸!

哎呀我妈,我刚刚不会是说错了话给陆少惦记上了吧?

来问话的人显然吃了瘪,把人比喻成学狗,不就是骂他们这些人吗?但是鉴于秦臻还没说话,也不好发怒只能嘿嘿的笑!

“秦少!您也别把这小子放在眼里,不过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你可是秦家大少,林家的女婿!这身份就是给他十辈子也追不上来!”

小辈的讨好,让秦臻刚刚不忿的心也终于松了一松,他沉着脸假装气愤:“注意说话的素质!谁是狗呢!”

小辈儿一愣,旋即醒悟过来自己说错了话,或许就是这句话让陆少发火,一旁赔着笑抓头,“秦少,我嘴快,我嘴快!不过大家都认识的是您秦少的面子,这小子还不是今日哪儿来明日回哪儿去,谁还记得?你就让他帮你代劳代劳,喝酒这种事伤身!”

秦臻嗯了一声,宴会进行的也差不多了,老爷子年纪大了折腾不得,乔白和苏暖扶着老爷子准备回后院。

小辈笑着说:“瞧瞧,秦少,老爷子一走,这场子还得您来主持!”

秦臻心中顿时平衡了,准备满脸春光的去送客周旋时!可没想到老爷子却抢先上了台,他一上台摆明了是有事要说!

所以一干人都放下了碗筷酒杯,整个宴会厅又安静下来,朱桌上的叔叔伯伯一脸黑沉,看起来很不开心。

“这是怎么了?老爷子还是说什么?”

“大概是些感谢的话吧!吃的也差不多了,林老爷子怎么也八十岁了,身子肯定熬不住了!”

有些人在下面窃窃私语,看见老爷子挥了挥手,大家都安静下来听老爷子说话。

林老爷子爽朗的笑了两声:“哈哈哈,今天开心,没想到我这老头子还能活到八十岁!大家今天也辛苦了!谢谢各位来参加老头子的寿宴,得到了你们的祝福,可能还得你们十年后再来一次!”

老爷子幽默的话语逗笑了一批的宾客,大家都跟着笑,还有些也起哄说二十年后还来!林老爷子压了压手,示意大家的掌声先停下来,显然他还有事情要说!

他向着苏暖招了招手,苏暖一愣看了看乔白,乔白摸了摸她的脸,笑着让她放心的过去,一切有他在!

苏暖点了点头,迈开步子就向前,看着台下众多的眼神放在了自己身上,有猜忌,有狐疑,也有嘲讽,有些害怕。

林老爷子拉过苏暖的手,眼眶红润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哎,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人,这孩子在我们林家受苦了!她就是我林耀天的孙女,苏暖!!”

“你们肯定有很多疑问,这个女孩怎么没见过啊?怎么还姓苏不姓林啊?难道是认得?不,我要告诉你们这是我的孙女,亲孙女!至于她为什么姓苏,那是因为她跟她妈妈姓,这么多年叫习惯了也就改不掉了,我们林家对不起她和她妈妈,她不是私生女!是我林家的亲孙女!”

霸道总裁蜜宠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霸道总裁蜜宠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福建漳州举行盛大拜天公典礼

    2018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初九,福建漳州天宝镇珠里村玉尊宫举行盛大的拜天公传统习俗,广场上整整齐齐摆满了几百多张桌子,桌子上摆满各色供品,拜祭的信众们以此祭拜天公,场面蔚为壮观。视觉中国图

  • 花花公子三部曲

    花花公子三部曲――致可爱的小鹏鹏过去青春年少多痴狂,敢和日月比光芒;也曾梦中挽雕弓,西北望处射天狼。现在佳人处处有,囊中时时无;怀揣女儿红,笑卧花丛中。将来月黑雁飞星沉,边境密布战云;谁敢横刀立马,唯有鹏大将军。

  • 欣聆度:成功路窄个人心宽

    在困难时,人们常常说,“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不但能帮让你们在困难面前解脱,更能让人们称为一个生活的主宰。很多人认为,人活在世上,最基本的生存能力就是适应环境。今天,当人们越来越不愿意适应环境,而单纯地选择自身发展,并用知识、能力和认知来为自己事业铺展道路时,“适应环境”变得不再重要。因为,适应是一种精神力量,而真正的知识、能力和认知却可以改变它。在此基础之上,才有一种不需要装点,不需要过多文化性的东西。现在,又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眼前,那就是在不需要“适应”因素过成功路上,是否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

  • 《年啊年》写得真好!

    旧灵歌日丽小时盼过年,如今怕过年。一年又一年,不觉到晚年。想想这些年,眨眼几十年。天真在童年,理想在少年。艰辛在青年,奋斗在中年。定型在壮年,休闲在老年。抬头快暮年,珍惜每一年。养生在全年,争取活百年。2018愿每个人都幸福康安!新春快乐—end—

  • 知识 | 再穷,家里也要挂张画!

    再穷,家里也要挂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当代艺术或者是版画,总有你喜欢的并且买得起的。画是家中最棒的装饰,但挂画其实很讲究,挂不好就容易有不伦不类的效果。黄永玉白荷不要沦为暴发户如果你说“我觉得复制品看起来效果一样”“装饰店买的行画也挺好看的”所以你退而求其次?那么不管你家里装修花了多少巨款,铺金贴银,极尽奢华,请几个有见识懂品味的朋友来打分,一定不及格,没有文化体现,最多算个暴发户。石鲁卷舒荷花月入5000,也要有品位不要一味追求昂贵的画,并不是所有好的艺术品都是天价!月入5000你也可以有自己的品

  • 看了就赚了 | 绿松石和佛教究竟有啥渊源?

    绿松石和佛教的渊源,还要从我国藏族人民说起,在青藏高原上,每一个藏民都拥有自己的绿松石,他们认为佩戴绿松石是天意。在西藏的大街小巷,我们经常会见到身着民族服装的藏族人的发带、发饰、腰带、念珠、项链等,都是由绿松石,珊瑚等制作而成的,异常美丽。藏王的子民不得把绿松石丢弃在水里,否则人的灵魂就会离开肉体而消亡。自古以来,绿松石就在西藏占有重要的地位。它被用于第一个藏王的王冠,用作神坛供品以及藏王向居于高位的喇嘛赠送的礼品及向邻国贡献的贡品。在本世纪拉萨贵族所戴的珠宝中,金和绿松石仍是主要的材料。在许

  • 怀念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1980年的日子,00后看了都想哭!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2017年上半年,成都有一群好朋友,因为偶然的机会,拿下了南二环高楼大厦中一块难得的空地,用了3个月时间,把这改造、还原为成都八九十年代的平房大院。这群70后、80后的成都戏精,这还不罢休,大家带上自己的小孩、父母,穿上上个世纪的旧衣服,按着记忆中1980年代日常生活的样子,自编自演,拍了一组“重返80年代”的大片!那时一大家人的饭香和笑声,是日子里最甜蜜的部分80年代,拥有一台双卡收录机就是摩登青年没有智能手机,小时候玩的是弹弓、铁环、木头玩具

  • 15个新鲜冷知识,光棍节和夫妻节原来是同一天

    时间过得真快,新的一年已经来到,又到了每周六为大家带来冷知识的时间了。冷知识,顾名思义,知道的人很少,通常用一句话总结出一个知识。那么最冷的冷知识,你知道多少呢?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掌握了丰富冷知识的人,在与朋友沟通上定会更高效更自如,使他们更喜欢你、信任你,从而生活更轻松。现在就打开你的脑洞,一起恶补这些奇葩冷知识吧。在夏天,我们一天内会蒸发约700毫升汗液。鸡精其实不是在鸡身上提取出来的。人的脸上约有43块表情肌,能做出7000种表情。每年的3月12日植树节其实是为了纪念孙中山。解文胸最快

  • 老爸把女儿装进国画里,连人民日报都点赞转发!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一种记忆可以很久,有一种思念可以很长,有一双手那手心的舒适和温暖,让我们一生无法忘怀。鬓角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山样的身影。我知道,那不单单的是一道背影,而是一种恒久的爱。都说,父爱如山,伟岸绝伦;也说,父爱如灯,照亮前路。可下面这位爸爸,如一缕阳光,能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感到温暖如春。人民日报也为他鼓掌,数万名网友点赞转发……他用“魔法”将女儿装进了国画里!这些画作的创作,出自一位叫万里的青年画家。他拥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大女儿叫朵朵5岁半,小女儿叫萌萌3

  • 每年去阴间办事十几次的奇人!

    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眼睛是肉眼可以看到我们生活中能看到的事物肉眼谁都有,但天眼却不是人人都有有的人天生就开天眼他们有通灵的能力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更容易得到佛祖的感应如果学佛之人勤加修炼也能够开通天眼开了天眼能看见什么??生命究竟有多奇妙?真相令人震惊!王翠明是一位能与灵界沟通的居士,她通过自己的通灵能力,能与天界、修罗界、冥界等不同层次空间的,高级灵性生命,进行交流沟通。下面是她亲身与灵界沟通后,获悉的信息。王翠明与灵性生命沟通的报告,已得到了出家法师的印证。这些灵界传递出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