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山村小医师全文在线阅读

2018/1/11 21:44:27 来源:网络 []

小说:山村小医师

第005章初现惊世能力

刚刚打开房门,一个妇人立即抱着孩子冲了进来,然后一手紧紧攥着陈松林的衣服叫嚷道:“医生,医生,救救我家孩子吧!”

陈松林看着她怀里的宝宝,肥嘟嘟的小宝宝翻着白眼,还在不断的吐着白沫。说明163nvren.com眉头一皱,陈松林问道:“我这里不过是个小诊所而已,这样的重病你该去镇医院啊!”

“我……”妇人焦急得满头大汗,“家里根本没有那些现金,钱全都是存的定期,怎么办?怎么办?医生,我给你跪下来了,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宝宝吧!”

噗咚一声,妇人直接抱着孩子跪在了陈松林的面前。陈松林急忙将她搀扶起来,可是妇人却死活不肯。无奈之下,陈松林只得从她怀里将孩子接过来,然后立即吩咐陆倩:“丫头,你陪下这位大婶,我带宝宝进去医治。”

帘子拉起来,妇人想要进去,却被陈松林拦在了外面,他冷着脸说道:“如果你还想他没事的话,在外面耐心的等,按照他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非常糟糕了。”

“知道,知道了,您忙,您忙!”妇人擦着汗,停在了那里。

“大婶,喝杯水吧!”陆倩倒杯水递给了她。

到了帘子里面,陈松林将小宝宝搁到病床上,以他在医学上的造诣,再没有任何医疗设备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将这个宝宝治好。山村小医师全文在线阅读而现在这世道,医院就是这样,付不起钱还想治病?护士们只会送你一个字滚!

“呼!”

陈松林扬起右手,在他的手掌上突然遍布一层淡淡的气息,轻轻地将手按在宝宝的肚子上,真气调整着宝宝体内紊乱的气息。

这股力量不能太刚,只能动用柔和之力。作为一名五行修者,陈松林修炼的柔和水系正是五行之术中治愈能力最强的。

陈松林是个孤儿,自小被婶子带大,而他这一身超绝的水系力量是哪里来的?大山之中,潜修者最多。在陈松林年少时,无意中捡到了一根金色的毛发,把玩了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就发生了奇特的变化。

那根金发飘入他口中之后,他才知道了这个东西的来历!

当初,观音菩萨为了帮助唐三藏西天取经,得道成佛。她便帮助唐三藏收住了齐天大圣孙悟空天蓬元帅猪八戒卷帘大将沙悟净以及小白龙四个徒弟。163女人网

在这个徒弟中数孙悟空最为厉害,他有着三大神通:七十二变法天象地和筋斗云。

但是取经之路异常艰险,很多厉害的妖魔鬼怪手里都有着制胜的法宝,为此,观音菩萨特赐给孙悟空三根汗毛。这三根汗毛对孙悟空的帮助非常大,使得他度过不少惊险。不过,在取完真经后,孙悟空成为斗战胜佛,实力更是空前的强大。

观音菩萨想要将三根汗毛收回去,孙悟空天性使然,即便成佛也还是那样。这汗毛是给不是借,凭什么还给观音菩萨?

但是,孙悟空又畏惧如来佛祖,他猴性作祟,于是将三根汗毛扔掉了。不过,他却没想到其中一根汗毛就遗落到了人间,并被当年只有几岁的陈松林捡到了。原文163nvren.com

陈松林一直都是自己摸索着修炼,到现在的成就也没有多少,但对他治病医人和强体健体,却有着非常大的成效。

陈松林大学毕业后,没有在都市中的医院实习,不是因为他学得不够好,而是因为都市中对于他的修炼没有什么好处。

修炼在意的是什么?

是天地之气!

而都市中除了滚滚汽油味和那些飞扬的沙土,还有什么?一到夏天,吹起的风都是一股热浪。而在向阳镇这里,地处深山之中,灵气充沛,非常适合他修炼。

“哇哇哇,哇哇哇!”

宝宝手舞足蹈,大哭起来。

听到宝宝的哭声,妇人立即掀开帘子冲了进去。

陈松林抹去额头的汗水,淡笑道:“他没事了。版权163nvren.com现在天气这么热,如果你家里开空调的话,不是不可以,但切记一点,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对着宝宝的身子吹了。而且,我猜你一定又突然将它抱到了外面,否则不会突然变成这样的。”

“医生!”妇人惊讶的看着陈松林,“您真是活佛在世啊!”

妇人跪倒地上,惊骇中,却也不断给陈松林磕头感恩。陈松林急忙将她扶起来,笑道:“一点点小事而已,只要将宝宝的身子调理好,让他这口气顺过来,其实就万事大吉了。不过,以后千万不要这样了。”

“松林哥,你好厉害!”陆倩眨巴着大眼睛,惊呼道。

妇人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道:“医生,我身上就这点钱,您别嫌少,先收着,来日等我家男人回来,剩余的钱我们再一并送来!”

陈松林推却道:“呵呵,一点小事罢了,其实根本不需要多少的医疗费用。原文http://www.163nvren.com/你家男人在外面抗着大日头打临工,也挺辛苦的。好了,我收你一百就可以了!”

“谢谢,谢谢,谢谢!”妇人抱起宝宝,边朝外面退去,边还不断给陈松林鞠躬致谢。

“嘿嘿,感觉好棒。”陆倩得意道。

陈松林摇头笑道:“又不是谢你的,你感觉那么好干什么?好了,别大眼瞪小眼的,关上门,我们回村里去。也多少年没见过婶子了!”

“嗯。”陆倩点下头,问道:“松林哥,你就不怕她骂你?”

“骂我什么?”陈松林走出去,将房门锁上,挂上‘外出有事’的牌子。

陆倩眨巴下大眼睛,轻笑道:“骂你不在城里好好找份工作上班,非要回到这里来啊!你可是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呢!王婶辛辛苦苦的供你上学,可不就是想你能够走出我们这座大山么?”

陈松林看她一眼,然后继续朝前走,笑道:“人不能忘本,我回来说明我这人是念旧的,婶子她只会开心才对,怎么会生气呢?好了,你个丫头也出来这么久了,还不抓紧回去,打算让你爸揍你的呢,是吧?”

“走啦!”陆倩吐吐香舌,做个鬼脸,俏皮之极。

第006章婶子王淑兰

带着陆倩,陈松林先去了超市里面买了点礼品,他没有多买,大包小包的朝山里走比较艰难不说,到了家里还会被婶子骂。村里不比城里,城里你买的少了,人家还嫌弃你小气。而村子里,只一点东西,别人就会非常开心了。多了,反而会显得太破费!

而且婶子将陈松林含辛茹苦的拉扯大,再供他读书念大学,非常的辛苦。她知道赚点钱的不容易。

陈松林是个孤儿,父母和叔叔以前都是煤矿上的工人,因为塌方,使得他们三个人全部埋在了里面,等政府将他们挖掘出来的时候,已经死去了好几天。还好有拨下来的抚恤金,不然的话,陈松林这个学就念不成了。

婶子叫作王淑兰,她嫁给叔叔的时候,陈松林才五岁,没过一年,就遇到了煤矿塌方的事情。当年王淑兰才二十二岁,她十六岁嫁给了叔叔陈爱国。

十四年过去了,现在陈松林已经二十岁,而婶子王淑兰才三十六岁。也就是说王淑兰照顾了陈松林十几年,除了他上大学的这段时间没在他身边外。

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路,到了山脚下,还要翻过这座山,才能够到村子里。陆倩很懂事,也帮着陈松林提了点东西,小丫头爬起山来健步如飞,山里人习惯走山路,在速度上倒也和走平地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到下山的时候,陈松林如果不是有点力量修为,他恐怕还得吃点苦头。好久没有登山路了。望着山谷中的小村庄,陈松林会心一笑,自语道:“我回来了!”

陆倩小声道:“松林哥,我就怕你突然不上学了,你婶子会骂你哦,我感觉你还是别说你不上了比较好,万一她生气了呢?就说你放暑假回来看看的好了。”

小丫头倒是挺细心的。

对于这件事,陈松林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婶子解释,难道说山里的灵气比较适合修炼吗?这怎么可能?

不久后,到了山谷之间,这里就是河西村了。山谷里面有条河,大约宽有五六米的样子,在河的东面为河东村,西面是河西村。农村的村名,就是如此简单。

“汪汪汪!”“汪汪汪!”

刚刚走到村边上,里面一户人家的狗就狂吠起来。

陆倩将东西递给陈松林,俏皮地说:“松林哥,我先溜回去了哦。嘿嘿,被他们看到那就不好解释了。噢,对了,松林哥,你明天回镇里么?”

“这几天暂时在村里。”陈松林笑道。

“嗯呐!那我明天找你!”陆倩摇了摇手里的药盒,然后立即又放进了包包里。

陈松林一怔,这个小妮子,是上瘾了,还是真的想治病?NND,我就不信了,难道怕丢人真的怕到这个地步?

不过想想也对,村里不比城里。城里对门两户人家还有相互不认识的呢,而村里呢?男人们都外出打工,女人们大多数都留在家里带孩子照顾家庭和田地什么的了,村里的三姑六婆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围在一户人家的门口,去说这家的事情,然后再去说说那家的事情。

“婶子……”

走到过道大门口,陈松林看见了坐在那洗衣服的婶子。

王淑兰听到“婶子”两个字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下,手里拿着衣服停在了半空,这个声音就算许久没能听到,她也非常的熟悉。

慢慢地回过头,王淑兰疑问的眼神在确认了来人确实是陈松林之后,突然变得异常的激动,她将手里的衣服丢到盆里,立即站起来,在身上擦了擦,然后就摸着陈松林的脸,激动的说:“松林,你瘦了,又长高了点!”

王淑兰的手上还有浓重的洗衣粉的味道,陈松林却并不排斥,任由她摸着自己的身体:“呵呵,婶子,我没瘦,我是身子长高了,看起来就显得瘦了。”

“妈,谁啊?”

这时,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她叫陈雨,是陈松林的堂妹。婶子王淑兰之所以在叔叔死之后没有改嫁,也就是因为陈松林和陈雨两兄妹。别说这是在农村了,就算是在城里,带两个那么大的孩子改嫁,也没多少人愿意接纳。

农村人就喜欢称呼他们为“拖油瓶”。

当陈雨走到前屋的时候,她看见陈松林正和王淑兰拉着手在那聊着。细眉顿时一蹙,她立即飞奔过去拍掉了陈松林的手,怒指着他骂道:“你谁啊?你想干嘛?想勾搭我妈?”

“臭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王淑兰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笑道:“他是你松林哥哥!才两年不见,你就把自家大哥给忘记了!”

“呃”陈松林尴尬一笑,“小雨都这么大了。”

“你是哥哥?”陈雨盯着陈松林看了半天。

陈松林去城里念大学两年的时间,他从来都没回来过,一是因为路途较远路费较贵,二是因为他想趁着寒暑假可以打打工,为下学期赚点书学费。这样的话,婶子在家里就可以轻松一点了。

“哇,你真的是松林哥!”陈雨抓起陈松林的手不停地摇着。

陈松林眯着眼一笑,乐道:“如假包换,小雨,看哥给你买什么了?”

“什么啊?”陈雨顿时开心死了。

王淑兰嗔怪的瞪了下陈松林,说道:“松林,又买这么多东西回来干什么?浪费钱,家里什么吃的都有!”

“谁说的呀?”陈雨急忙将地上的东西提起来,“妈就知道骗人,松林哥,你不知道在学校里哦,人家天天都有零用钱,买这个买那个的,嘻嘻,这些东西我都没吃过呢!”

听到这话,陈松林的鼻尖顿时一酸。作为一个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光靠婶子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她太不容易了。

陈雨很乖很懂事,也从来不会跟婶子去说些什么,不会要这个要那个的。不过,她看到陈松林却就不一样了。

陈松林看到王淑兰悄悄扭过头去抹了把眼泪,心中顿时一痛,他走过去轻轻将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柔声说道:“婶子,我也二十了,以后不会让你和小雨再受以前那样的苦了!”

第007章不穿内衣的婶子

听到陈松林的一番话,王淑兰的心里颇为感动,不过她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直笑吟吟地说给陈松林弄好吃的,还要去集镇中多买点好的。但都被陈松林拒绝了。

王淑兰在过道里烧着灶,热气腾腾。而陈雨则在吃着陈松林买的礼品,边不停的询问他关于大学和城里的事情。

山里的孩子想要去一趟城里不是容易的事情。尤其是他们这个偏远点的地方。不过,这还是因为王淑兰的关系,山里的年轻小孩小一点的,145岁就外出务工,而王淑兰却一直自己辛苦打拼,想让陈雨多学一点文化知识。这样她将来的路才好走。

不久后。

“松林,去堂屋吃,还是这儿?”王淑兰问道。

陈松林笑了笑,搬过来小板凳,笑道:“婶子,不用那么麻烦了,就在过道这吃吧。”

“小雨,去把堂屋里的酒拿来!”王淑兰说道。

陈雨立即赶去堂屋拿酒。

陈松林看婶子烧灶弄得满头大汗,心里不是个滋味,他走到水缸那舀点水倒进脸盆,清了清毛巾拧干后递到了王淑兰的面前,并说道:“婶子,擦擦汗吧。”

王淑兰接下毛巾,微微一笑:“要是小雨能有你一半,那就好咯!”

“妈,你说什么呢?”陈雨哼着,拎着酒走了过来,“又在哥的面前说我的坏话,哼!”

陈松林笑道:“哈哈,刚刚婶子夸你的时候,你没听到。”

“这个天,也真够热的。”陈雨擦了擦脸上的汗。

别人是脸上的汗水朝下面流,而她却是一滴滴汗珠遍布在俊俏的脸蛋上面,看起来好不可爱。一家三口坐下来,陈雨给陈松林斟了杯冰镇啤酒。

咕噜咕噜一口气下肚,陈松林浑身上下倍感舒爽,炎炎夏日喝点冰啤,感觉真是不错。

吃着菜,陈松林满口夸赞着:“婶子烧的菜真好吃!”

“呵呵,好吃就多吃点。”王淑兰笑眯眯地说。

“这……”陈松林不经意间瞄到了婶子一眼,饭桌的高度不足一米,因为婶子坐姿贴近桌子的缘故,丰满的双峰就好似压在了桌子上一样。

而且,双峰顶尖凸起!

婶子居然没穿内衣!

王淑兰并没有发觉到陈松林时不时会盯着她的双峰看,一直劝着陈松林慢点吃,别噎着。陈松林按捺住心中的激荡,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家乡的味道是其他地方永远都比不了的,城里哪能吃到如此美味的蔬菜?那些大棚菜没有这些原生态的口味好,这是一定的。

“婶子,这几年在家没人欺负你吧?”

“没,没啊!”

陈雨蹙起眉,哼道:“谁说没有的?二狗子借了我们家一千块,都一年多了,还没还!”

王淑兰瞪了陈雨一眼,说道:“什么二狗子?那是你二大爷!”

“二个屁大爷呢!妈,就你心软!”陈雨说道。

陈松林一怔:“是那个张连胜?”

“嗯,就那个二狗子。”陈雨说道。

陈松林顿时一笑:“记得小时候他就这个外号了,现在村里人还这么叫他啊?哈哈。”

陈雨看着陈松林的目光一亮,唆使道:“哥,晚上你带着我去要债呗?”

“嗯。”陈松林点点头。

王淑兰急忙道:“松林,别听这个死丫头的,你刚刚回来,不要惹是生非。”

王淑兰是生怕陈松林的脾气,到时候要债不成,他又把人家打了一顿,到时候在村子里影响不好。村里不同于城市,这里哪家出了点事,几分钟就能传遍整个山村。那些留守在家里的三姑六婆,每天里就喜欢翻荡各家的“笑话”。

茶前饭后,弄一点谈资,每天过得也很愉快。

“呵呵,我知道了,不去,不去。”陈松林笑道。

但心里,陈松林却是下定了决心,村里那几个孬货也就是欺负婶子是个寡妇,没有男人好欺负。既然他现在回来了,这件事就不可能那么轻易放弃掉。

一千块钱,对于村里每个家庭都是非常多的数字了。

尤其是王淑兰,她辛辛苦苦赚点钱不容易,还要培养陈松林和陈雨上学。陈松林很想将自己退学的事情告知婶子,但是他却又怕王淑兰说他。

如果是天气好的话,村里的三姑六婆都喜欢聚集在一家的门口,然后闲聊。而这大热天的,山里的气温更加闷人,也就使得各家各户在中午饭后,基本都关上大门午休了。不到傍晚时分,在村子里基本是瞧不见一个人影的。

饭后,王淑兰清洗饭碗,她让陈雨将大门拴好。

“松林,你去堂屋里凉快凉快。”王淑兰脸上香汗淋漓,却带着浅浅的笑意,“小雨,空调去打开来,给你哥凉快一下。”

陈雨拉着陈松林的胳膊,笑道:“哥,你可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回来的话,家里的空调可从来都是不开的。“

陈雨小嘴一撅,脸上尽是苦涩:“买了就是用来消费的,不然买了干什么?真是的!”

陈松林边走边笑道:“那是因为婶子节省惯了,好了,以后家里有哥在,不会让你再苦的。”

“呼呼!”

走进左边堂屋,陈雨立即将电风扇打开,房间里比起过道来更加闷热,着实让人难受。陈松林抬眼看看房间里的布置,倒是很别致,至少里外都被婶子打扫得非常干净。

空调的冷风吹出来,身上的热汗顿时冷了下去。

陈松林对看电视的陈雨说:“去,把婶子叫过来凉凉。”

陈雨忙着调台子,漫不经心地说:“叫她干什么,她忙好了自然就会过来的,还需要人叫啊?”

陈松林心中一叹,摇摇头,兀自开门走了出去。到了外面,他才看到婶子正在院子里用木铲子翻腾着玉米粒,看着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弄得紧贴着身子,陈松林立即说道:“婶子,别忙了,这么热的天,赶紧进去凉凉。”

“没事!”王淑兰急忙过来推了陈松林一把,“你快进去,这天太热了,别中暑了。这些玉米再不晒晒,就要生虫了。”

火辣辣的太阳晒得皮肤都感觉到痛。

陈松林又过去,将王淑兰手里的木铲子抢了过来,“我帮你。”

“你这孩子……”

王淑兰却是笑了起来,不禁感叹道:“这些年,我们松林长大了!”

第008章走,去要欠债

帮着婶子将一切事情都办妥后,王淑兰这才和陈松林去堂屋里休息。进了堂屋,电视机还在放着宫斗剧,而陈雨这个小妮子却已经睡着了。

木板床上铺着一张凉席,能够容纳三个人睡的。但既然王淑兰都进来休息了,陈松林倒也不方便再上床去。

“婶子,还有席子吗?”陈松林问道。

“喏。”王淑兰指了指柜子旁边,那里摆放着一个小席子,“地上不干净,你还是到上面休息吧,婶子看看电视,没关系的。”

陈松林笑着,却没有应声,兀自将板凳搬到旁边,放下凉席就躺了下去。

“你这孩子,枕头总得拿一个吧?”王淑兰笑着递了个枕头给陈松林,而后又笑道,“电视不看的话,马上就关了。”

“嗯。”陈松林点点头。

王淑兰见陈松林盯着电视机,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侧过身子就慢慢睡去。

陈松林抬眼朝右侧床上看了下,婶子丰腴的背部一览无遗,她弯曲着身体,滚圆的臀部就在陈松林伸手可及的位置上。

“婶子才36岁!”陈松林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他很想询问一下陈雨,婶子这些年在家有没有找过其他的女人。按照婶子的容貌来说,她在整个村子里的妇人中,那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

如果不是因为陈松林和陈雨的话,恐怕王淑兰早就改嫁他人了。

“呼!”

双手一转,陈松林关掉电视机,盘膝坐在凉席上,运气调息。炎热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他的体温能够受到自己的掌控。

修真方面,陈松林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指点,完全凭借自己的摸索在修炼。他之所以不留在大都市里继续深造,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都市的喧嚣,不利于他的修炼。

他从最初步的奠基期,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晋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聚气期。

聚气期,凝聚天地之间的灵气为己所用。

陈松林早上救治那个婴儿,便是动用的聚气期的力量,如果单单是奠基期的话,他还不足以办到这件事。当他闭上双眼,周围的环境与他整个人连成一体,如果是修炼者的话,完全可以清晰的看见周围的灵气正不断侵入陈松林的体内。

修炼无日月。转眼间,便到了下午四点。

陈松林听见陈雨的呼吸声变了,他立即中止了修炼,躺到席子上假睡。陈雨小心翼翼的起来,却瞒不过陈松林锐利的听觉。

“松林哥,松林哥……”

陈雨轻轻地摇了摇陈松林的身子。

陈松林假装睡眼惺忪,慢慢睁开眼用手揉了揉,弱弱地问:“小雨,怎么了?你醒了啊!”

陈雨看了眼床上的王淑兰,她将手指放到嘴边,小声地说:“嘘!别把妈妈吵醒了,松林哥,我们去帮妈妈要钱吧?你不知道他们那些贼秃子,就欺负我们家没个老爷们,现在哥哥你回来了,就不怕了,哼!”

陈松林也朝床上看了下,然后起来,将陈雨带出房间。

“好热啊!都下午了,怎么还这么热!”陈雨嘟囔道。

陈松林轻笑道:“从空调房间里出来,感觉到非常热是正常的。小雨,我不在的这些年,是不是常有人欺负婶子?”

“欺负?哼,我打断他们的狗腿。”陈雨凶巴巴地说。

转而,陈雨愤愤道:“村子里的男人基本上都外出务工了,剩下的都是没几颗牙的老男人,要么就是个孩子,不过,也有几个不务正业的。欺负我妈他们倒是不敢,就是那些臭女人喜欢在私下说三道四的。”

“说什么?”陈松林问道。

两人到了过道里面,陈松林将扇打开。

陈雨叹口气,神色中有点无奈:“唉,还不都是说得那些不好听的么。她们都说我妈在外面有野男人,要不然怎么可能一个人就维持整个家的生计呢?”

“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陈松林其实也很想知道。

“当然没有啦!”陈雨惊讶的看了眼陈松林,“我妈一个人那么拼命,而且你上学又不是花的家里的钱,还不是以前大爷他们留下来的么?”

陈雨嘴里的大爷,也就是陈松林的老爸了。

“呵呵,走吧。”陈松林关掉电扇,“那个二狗子家在哪?今天要不到欠债,咱就不回来了。”

“嗯哪!”陈雨兴高采烈的将大铁门打开。

陈松林在陈雨的带领下朝村中小路走去。边走着,陈松林不经意的问:“小雨,婶子还很年轻,你想过让她找个男人吗?”

“给我找后爸?”陈雨一怔。

陈松林点点头,现在可不比80年代90年代了,农村里的寡妇改嫁的不胜枚举。30多岁,人生才到一半,还有很多年月要生活。在都市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陈松林更加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女人对性的渴望可以说远远超过男人。

只是男人喜欢挂在嘴边上,而女人只是默默的吞在心底深处罢了。

“才不要!”陈雨撇撇嘴,“而且,哥哥你不知道的,也没人肯要我妈的,他们都说我妈是扫把星,都说是她克死了爸爸和大爷大娘!”

“克他妈个B!”陈松林顿时愤怒爆出粗口,“那些老娘们除了知道每天到处搬弄是非,还知道什么鸟玩意?别听那些货的。下次要是再让我听到,老子非抽烂他们的臭脸不成。”

陈雨重重点头:“哥,你还走吗?”

“嗯?”陈松林看了眼陈雨,她的眼中隐有泪光。陈松林不禁心中一叹,摸着她头上的秀发,说道:“哥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陈雨享受着哥哥对自己的关爱,哭道:“他们都欺负我们家没男人!现在有哥哥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陈松林听着心里着实难受。农村不比城市,城里的家庭基本都是独生子,而农村呢?家家户户最少也是两三个儿女,为什么?

因为有钱?

不是。

有很多家庭喜欢多生几个男孩,为的就是自己整个家族的男丁多,将来干架能够干过其他人家,好让自己家不被其他人家欺负。

当然,这是以前的时候的事了。

现在村子里大多数人家生孩子都喜欢要两个,最好是一男一女,如果第一个生的是个闺女,第二个到医院查了下还是女儿的话,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做人流,直到她们能够怀上一个男孩为止。

重男轻女的思想虽然随着时代的发展慢慢变得淡了,但在很多家庭中还非常重,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尤其是那些老一辈的想法,更是无法变换掉。

第009章泼妇和流氓

陈松林在小路边揪了个狗尾巴草,衔在嘴里,吊儿郎当的朝前走着。不久后,他和陈雨来到了二狗子的家门口,大铁门紧闭着。

“不在家?”陈雨蹙起细眉。

陈松林心中一笑,竖起耳朵安静的听着,他能够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声音,那哗啦啦推倒胡的声音,他能够辨认出来,里面有人在堂屋里打麻将。

“有人在。”陈松林说道。

“开门,开门!”

陈雨大动静的敲着铁门,但里面却根本没有人应答。

陈松林诡邪一笑,手指探到门缝那里,在陈雨没有发觉的情况下,他利用真气将门栓推开了。

“哇,哥你怎么打开的?”陈雨惊讶道。

陈松林笑道:“手指伸进去拉开的呗,好了,走,进去。”

“唔,脏死了。”陈雨捏着鼻子朝里面走。

这家人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过日子的,脏水桶里乌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倒在里面,满满一大桶却没有人倒掉。

他们刚刚到了过道里,就看到堂屋大厅里有五六人,其中四人坐在那抽烟打麻将,还有两人在旁边围观。外面有了动静,立即就有人喊了起来:“谁啊?”

陈松林两人到了里面,他观察了一下,都是村子里不学无术的混球,没一个好鸟。还有两人连20岁都没到,但却也早就成家立室了。

“哟,打麻将呢!”陈松林轻笑道。

“陈雨,你怎么来了?”有人问道。

“要钱的!”陈雨哼道。

“哈哈哈,要钱?你小丫头找谁要钱啊?”

一个粗壮大汗翻翻白眼,弹下手中的香烟灰,冷冷扫了陈雨一眼,直接骂道:“妈的,赌钱最怕扫把星了。”

“胡了!哈哈哈,给钱,给钱!”

“妈的,灾星,站在老子这边干什么?”粗壮大汉使力推了陈雨一把。

陈雨一个踉跄,险些撞到墙上,还好陈松林及时的拉住了她。

“张二狗,把欠我们家的钱还了!”陈雨怒气冲冲的喊道。

“啪!”粗壮男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原本摆好的麻将顿时翻倒了,“去你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欠你们家钱了?你TM再在这里胡搅蛮缠,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给我滚!”

“呵呵。”

陈松林轻轻一笑,走上前一步,笑道:“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难道你没欠,会有人胡乱冤枉你不成?”

“你什么东西?”张连胜瞪着陈松林。

陈松林扯扯嘴角,笑了笑。

“你该不会是松林大哥吧?”一个年轻人讶异道。

“管你TM是谁,老子什么时候欠你们家钱了?妈的,欠条呢?有没有?”张连胜骂道,“好心情都被你们这群扫把星葬送了,再不走,老子打不死你。”

陈松林从桌子上捏起一张麻将牌,摸了摸,笑道:“呵呵,欺负我们陈家没人?”

“连胜,你到底差不差他们家钱?”一个中年人问道。

“差,差个屁!”张连胜愤怒道,“老子还差那点钱不成?而且,那扫把星的钱就算给老子用,老子还不敢用呢!老子在工地上,万一被她给祸害死了,怎么办?”

“呵呵,你说谁是扫把星呢?”陈松林笑问道。

“哈哈哈,你说呢?”张连胜大笑道,“算起来,王淑兰那贱逼还是你的仇人呢,哈哈哈!你老子不就是她祸害死的吗?哈哈哈!”

“你”陈雨气到手指直发抖。

陈松林推推身边的年轻人,坐到板凳上,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慢悠悠地点燃,深深吸了口吞吐而出。一个个烟圈从小变大,缭绕地飘上去。

“看来我不在家的这几年,村子里的变化还真是大了啊!阿猫阿狗都能朝我们家墙头上翻了。”陈松林歪斜着嘴,笑道。

“松林哥……”年轻人拉了拉陈松林,朝他使了个眼色。

陈松林看他一眼,他叫刘炜,小时候就喜欢跟着陈松林的后面玩,在学校里的时候有人欺负他,也都是陈松林的双拳搞定的。

“吵吵吵,吵什么吵?死老太婆又去哪了?”一个妇人大骂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惺忪的睡眼中带着几分怒色。

“婶子去田里了。”中年人说道。

陈松林朝那凶八婆看了眼,她叫童兰秀,村子里都知道这个女人的可恶,自从她嫁给张连胜后,就没给张连胜老娘好日子过。一天到晚颐指气使的,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交给那老婆婆做。

“赢了还是输了?”童兰秀盯了下张连胜。

张连胜尴尬一笑,道:“不输不赢。”

“不输不赢?”童兰秀顿时冷笑了一声,“把家底都输了才好。刚刚你在这里吵什么?”

张连胜瞥了眼陈松林和陈雨,鄙夷道:“喏,这两兄妹冲到我们家来,非说老子欠他们家钱,你说奇怪不奇怪,老子从来不借账,什么时候欠过别人钱了?”

“小雨啊,不是婶子我说你,想要钱用啊?”童兰秀笑眯眯的盯着陈雨,“上次我不是就和你说过了吗?我那朋友有车有房,还开了家养殖场,手里富裕的很,你要是想钱用的话,就回去好好说说你那老妈,让她嫁了,你以后的日子可就有盼头咯!”

“滚!”陈雨小辣椒的脾气,根本不给任何人面子。

童兰秀吃瘪,脸色顿时冷了下去。

转而,陈雨拍下桌子,怒瞪着张连胜,哼道:“你说你没差我们家钱?是,你现在能耐大了,在城里包工程,手里有的是钱,前些年呢?你敢说你没跟我妈借过钱?别以为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当初你到我们家里是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要不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你前些年的话重复一遍呢?”

听到这话,张连胜的身体顿时一颤。

陈松林悄然看了下陈雨,心道:有猫腻!

“得得得,不就是少你一千块钱吗?明天,明天给你。”张连胜说道。

陈雨冷哼一声,道:“现在想起来了?”

“说!”童兰秀猛拍下桌子,“你什么时候欠他们家钱的?”

张连胜在村子里耀武扬威的,但是却很惧怕悍妻,听到童兰秀这么问,他急忙推脱道:“唉,还不是因为当年工资发不出去的事情吗?老板工资没给我,我只能借点钱先垫付给工人了,要不然,现在哪还有人跟着我干啊?”

“噢,这样啊!”童兰秀点点头。

“是啊,是啊!”张连胜悄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陈松林原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了,但是,在这时童兰秀却突然爆出一句话,震惊四座。她寻味的看着张连胜,狐疑道:“该不会是你包养王淑兰的吧?”

第010章煞星回来了

“啥?”张连胜一惊。

陈松林眼眸幽冷一缩,他最不快的就是别人在他面前数落婶子的不是。

“放你妈个屁!”陈雨顿时骂了起来,“你少把屎盆子扣在我妈的头上,他外面包养那些女人,你知道个屁。”

“啪!”

童兰秀扇了陈雨一巴掌,还骂道:“你个贱人,什么人生什么货,不是你妈勾三搭四的,我们家老三会跟她个灾星有关系?给她脸不要脸,给她介绍个好男人,还跟我玩高贵了?”

霎时间,陈松林被惹怒了。

他霍然起身,右手捏住了童兰秀的下巴,冷冷说道:“将你刚刚那粪水给我吞回去!”

“妈的,陈松林,你TM想干什么?活腻歪了?”

张连胜破口大骂,顺势挥出右拳朝陈松林的左脸颊袭去。

虎虎生风的拳头迎面而来,然而,陈松林却轻巧的抬起左手,直接将他的拳头给抓住了。冷冷一哼,陈松林说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整,第一,将欠的钱给我还了,如果再让我听到你们说我们陈家任何事,别怪我翻脸无情!”

“小雨!”

“哥……”

“哥不打女人,她怎么打的你,你怎么给我还回去!”

“啪!”

陈雨一点都不迟疑,立即朝着童兰秀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你……”童兰秀满脸通红,“老娘今天和你们拼了!”

“啊啊啊!”陈松林左手腕一扭转,张连胜的身体顿时弯曲了起来,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而他的右手一直控制着童兰秀,也使得她撒不起泼。

“松林,松林,算了,算了!”中年人劝阻道。

陈松林冷着脸,哼道:“算了?怎么算?张二狗,我不管你在外面混得怎么样,在这里,只要有我陈松林在的一天,你就给我收敛着做人,是不是要老子拿刀把你大卸八块,你TM才肯低头?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我面前,你给我装什么装?”

“还有你个贱胚。”陈松林又将矛头指向了童兰秀,“一天到晚胡乱编排别人的是非,开心不开心?要让老子再听到一次,就把你这鸟房子烧了!”

“老四,你还坐在那干什么?干他!”张连胜喊道。

陈松林看向张连发,哼道:“动下试试。”

张连发刚刚要动手,看见陈松林那一双带着杀气的眼睛,顿时软了下去。他们万万没想到陈松林这个煞星居然回来了!

陈松林自小修炼,上小学的时候,那些成年人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他从没将这些地痞无赖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他的霸道,他和婶子王淑兰恐怕早就被人欺负死了。

自从他外出上大学之后,村子里这才消停了下来。他能够想象得到婶子暗地里悄悄抹泪的情形,他也知道陈雨为什么以前温柔的性子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凶悍。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个道理千古不变!

婶子就是为人太善良了,所以才饱受这些蠢货的欺凌。

“唰!”

陈松林松开左手,一巴掌扇在了张连胜的脸上,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即刻,他冷道:“一千块,现在就给我还了,否则……你自己看着办吧!”

“妈的!”张脸上摸摸自己的脸,抓起身边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老子今天弄死你!”

“哥,小心”陈雨惊呼道。

“啪!”

酒瓶从上空猛然落下,陈松林目光幽幽一缩,直接用左手抓住,哗啦一声,他居然用手将酒瓶捏碎了!碎片将他的左手划伤了数道血口。

右手松开童兰秀,陈松林猛然一拳轰在了张连胜的小腹上。

“呃啊!”张连胜的身体顿时呈弓箭状。

“啪!”

陈松林拿起一个空酒瓶,朝桌子上砸碎,尖锐的锋口抵着张连胜的身体:“怎么着?就这么怂了?你不是能耐大的很吗?”

童兰秀看到这一幕,身体顿时一软,瘫倒在地上,一双手拍着地面,大哭大嚷:“救命啊,陈松林要杀人了啊!”

“松林,别闹出人命来!”中年人劝解道。

“哥,算了。”陈雨看到陈松林这个样子,也害怕了。

年轻人刘炜叹口气,劝道:“三叔,你要是真欠人钱,就还了算了,这是何必呢?松林哥的脾气村子里没人不知道,要是真把他惹急了,他真的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三嫂,去拿钱吧。”张连发对童兰秀说道。

“松林,你刚刚回来,就闹这么大的事,算了,算了。”张连发劝道。

“给……给!一千块,快放开我们家老三。”童兰秀目光中露出一丝惊惧,根本不敢靠近陈松林,只是将一沓钱放到陈雨的面前。

张连胜满头冷汗,将脑袋紧贴着墙壁,根本不敢乱动,生怕被陈松林手里的破酒瓶扎死。陈松林将酒瓶扔到地上,让陈雨拿起钱,转身就朝外走,走到门口却突然回头。张连胜见他回头,身体再次紧贴到墙壁上,害怕之极。

陈松林冷光一扫,幽冷地说道:“以前我不在,你们做的那些事我可以不追究,现在我陈松林回来了,要是再让我听到半句关于我们家的闲言碎语,哼!”

“小雨,我们走!”

“嗯。”

当两人的身影从过道中消失,张家人这才松了口气。

“哇哇哇!”童兰秀瘫在地上嚎啕大哭,“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张二狗,你个没用的东西,连自己女人都护不了,我嫁给你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刘炜摇摇头,将麻将牌朝桌子中间一拨乱,耸肩说道:“今天不打了,改日吧!四叔,还不走么?”

张连发点点头,跟着刘炜几人走了。

这件事没过半小时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村子,村子里的三姑六婆们顿时议论纷纷,但都生怕被陈松林那个煞星给听到。

“那个兔崽子小时候就惹是生非的,现在更不得了了。”

“是啊,他小时候把我们家烟囱都砸了。”

“这个煞星回来,以后没消停的日子了,唉!”

“呵呵,别招惹他们家就是,本来就是扫把星家,谁沾他们谁倒霉。”

山村小医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山村小医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斗转星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斗转星移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斗转星移目录预览:生世之谜南疆数日之后第一章白衣少年生世之谜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座美丽的小村庄,村子里的人勤劳而朴实。傍晚夕阳的余晖散在这片宁静的土壤之上,在田地里耕作了一天的人们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小孩扛着一把锄头慢悠悠的走进了我们的视线!这个故事就得从这对父子说起.....不对,是从这个男孩说起...小男孩手拿着刚从山上采下的花朵,一边走一边跳,嘴里还不停地嘟囔:“黎叔,你看这朵花漂亮吗?你说葵姐姐会喜欢吗?”拉着小男孩手的是一

  • 无极四方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无极四方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无极四方目录预览:第一章争执第二章异能第三章断案第四章囚禁第一章争执陡河镇,位于西晋大陆偏东的一座小城镇。镇子虽小但镇上的人们安居乐业,衣食自足,过着还算无忧的生活。一条陡峭的大河贴着镇子北边流过,陡河镇也因此而得名。由于小镇地处偏僻,镇上往来的外地人不多,因此小镇虽然还算繁荣,但是与外界接触较少,各种消息闭塞。不过镇上的人也与四方大陆其他地方的人一样,大都靠习武练功来强身健体。村口石碑上攀爬了几个半大小孩,正是刚从镇上尚武堂放学的几个孩子。他

  • 法医女友,求放过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法医女友,求放过大结局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法医女友,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钉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一)第二章钉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二)第三章唯一目击人第四章变态杀人魔第一章钉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一)楔子这一切的罪,都是我的罪。波普尔把人类的知识分为七大门类。一尝试,二经验性知识,三神话故事,四科学知识,五哲学,六艺术知识,七宗教。依据波普尔的理论依据医学则明显归入经验类知识范畴。在中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把人类知识划分为13大学科门类,其中将法医学作为沟通“法学”和“医学”两大学科门类

  • 东北人是如何改造中国小吃的

    本文来源于吃瓜星球(ID:chiguaxingqiu)▼东北重新定义了四川麻辣烫云南过桥米线,朝鲜大冷面台湾手抓饼等一些列街边饮食东北人,根植于城市底层非常地社会中国地大物博东北当然没本事改造全部中国小吃但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东北人改造并推广了很多小吃这个还是有必要科普一下▼东北人第一个改造四川麻辣烫四川人说:我们没得麻辣烫,只有冒菜但其实四川有过麻辣烫只是很快就被市场淘汰了当然,如果你肯深入四川还是能看见一些麻辣烫的历史遗迹:而到了东北,麻辣烫的招牌是「正宗四川」却搭配起了冷面来卖:四川人的日常

  • 工笔画《夜幕群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左进伟,回族,辽宁沈阳人,1957年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美术家网理事,中国民俗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辽河画院特聘画家,一级美术师。其作品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力求创新,《七匹狼》《雪狐狼》等作品的创作成功引起了业内人士和收藏爱好者的关注和青睐。

  • 七律芭蕉雨(文/孔丙已)

    雨打芭蕉听夜咏,妙音乐韵入窗鸣。琼珠千点吹箫曲,仙扇半含抱瑟情。梦断三冬甘弱草,魂先六月且芳英。心灵不可尘嚣服,天竺和霖翠羽迎。2018/6/19http://www.zgguofeng.com/shici/shi/241317.html责任编辑:王海峰

  • 诗人逝去的日子(文/贾国江)

    诗人逝去的日子残阳的波光在汨罗江上闪烁一捆《离骚》的竹笺从空撒落《楚辞》与《九歌》在江面散乱而漂雾蔼弥漫着诗人不屈的灵魂而诗人的躯体已沉睡河底化为不朽的青色基石让血泪一样的楚歌滔滔流淌在悲怆而昏厥的大地上诗人逝去的日子那些投入江中的米粒和艾草喂食了诗人身边的鱼群诗人抱着一条白美鱼睡觉诗人抱着一条蓝美鱼写诗电闪雷鸣的日子,诗人化成一条金龙从水中腾空而出向着天边的彩云和太阳飞去这一天就叫诗人节诗人逝去的日子我为一章诗而伤感我为一颗粽而流泪我看见草地上的诗人手执羊鞭怀揣诗集悠悠行走在蓝天白云之外我听见

  • 千年敦煌(文/古木生华)

    只因生性疏狂对千里黄沙无尽向往沙漠里的胡杨让血脉贲张不肯止于遐想放任步履丈量梦魂萦绕的敦煌你是如如不动的佛像任凭风沙肆虐尘土飞扬从未怯场面对烈日骄阳一弯绿意葱茏陇上莫高窟的道场昭示世态万象无论红尘如何纷攘依然不慌不忙只有心胸辽阔高旷才会灵动人生乐章造一隅山庄红袖馨香度夜凉掬一捧月牙泉的水滋润诗行将晓风残月放于杯盏中酣畅前世今生循着足音寻访朵朵流云让谁的深情未央幽幽问敦煌别来无恙?作者:古木生华,原名:古申元,五华作家协会会员,杂志《打工诗人》编委,杂志《当代诗人》签约诗人,联合国非官方事务办公室

  • 她是绝世才女,得三任丈夫宠爱,连曹操也叹服!

    01多年前,名士蔡邕得罪了宦官,更被放逐到了朔方(今天内蒙古杭锦旗北),过着怀才不遇的日子。日子望不到头,蔡邕决定回洛阳。一路上,老百姓们流离失所。一路上,起义口号延绵不绝。而他早已看破红尘。过去,他频频上奏,切中时弊,被整惨。现在,他教学子女,反倒逍遥自在。前几天一根琴弦断了,小女儿问他:“父亲,是不是第二根弦断了。”他大惊,确实是第二根弦。他果断弄坏了第四根弦。“这次是哪根弦?”“第四根。”“哇塞,这女娃娃天生通音律呀。”从此,蔡邕的生活中多了另一种苦闷:教导女儿学音乐,让她读典藏竹简,全能

  • 长江边上写春秋(文/古木生华)

    几代人的梦寐以求展望高峡出平湖遗下丝丝惆怅只因当时形势诸多因素未竞的目标前仆后继划筹砥砺前行汇总驾轻就熟大江截流震撼世界眼球将桀骜的水患收伏还我中华富庶蓝红紫绿樱花倚柳多年的憧憬终成赏心悦目指点江山处处美不胜收篱落疏径中听涛柳影婀娜处拉胡万丈豪情用韵律倾诉盛世华章蓬勃诗意无数远处帆影点点归人志满意酬巫山应无恙神女笑容酥而今天险变通途三峡无碍阻浪花淘尽往事英雄辈出只因江山如此锦绣儿女甘用热血写春秋待到山花烂漫时喜迎民殷国富作者:古木生华,原名:古申元,五华作家协会会员,杂志《打工诗人》编委,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