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性感嫂子全文在线阅读

2018/1/11 21:40: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性感嫂子

肆无忌惮

“嘘!”

李子牧心里一惊,这才想起王春梅要过来。163女人网

赶紧冲王春梅发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李子牧眼睛向着瓜棚里瞄了瞄,还好还好,这两人如今正忙碌着,看上去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声响。

李子牧冲着赶过来的王春梅向瓜棚里指了指,可没等她解释什么,王春梅的脸就红透了。

瓜棚里女人的叫声非常响亮,在远处因为有风雨声还不容易听到,可一走近瓜棚就能听个分明,身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王春梅怎会不知,这叫声里所传递出来的信息?

“小木,咱们赶紧走吧!”

王春梅来到屋檐下,羞的脸色臊红,拉着李子牧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屋里的女人似乎已经达到了极致,叫声变得更加诱惑难挡:“啊啊……再快点啊……”

女人欢畅的叫声,充斥着两人的耳朵,王春梅又急忙拉了拉李子牧,见到他没有走的意思,又怕弄出声响被里面的人发现,王春梅只好呆呆的站着没敢再动,可是一张脸红的却像是能滴下血来。

察觉到嫂子的举动,李子牧小声在她耳边商量道:“嫂子,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我们现在能去哪里?这里刚好能避一下,只要我们小心些,他们是不会发现的,等雨一停我们就走,嫂子你看行不?”

王春梅一愣,稍稍低下了头,半天没说话。

李子牧心里一喜,知道王春梅心里已经默许,只是她拉不下面子,不好明着答应而已。

于是两人便在屋檐下静静待着。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虽然很想看里面的战斗场景,可现在有王春梅在身边,李子牧也不敢再做出偷窥的事来。两人就这样默默的站在棚檐下,看着外面的雨,听着女人在棚里的叫声……

瓜棚里的这场战斗,也终于接近了尾声。

“嘿!你这人,声音可真大,就不怕被别人听见?”屋里的汉子冲刺完,点燃了烟悠闲的抽着,还不忘调戏一下.身边的女人。

“把老娘挑起性的是你,要老娘声音小点的也是你,你这死鬼,怎么那么烦?”女人娇声嗔怪着,道:“这大雨天的,什么人会来?老娘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快起来,老娘还没有爽够呢。”

“嘿嘿,你可真是个人。”

“呀,死人!你慢点……”

汉子嘻嘻笑了两声,瓜棚里再次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看来好戏又要开始上演。

“晕倒!你们还来?!”李子牧心里苦叫了一声。163女人网

他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过得到女人的身体,眼前倒是有个娇滴滴的女人,可是这人是他的嫂子,那种看得见摸不着的诱惑,实在让他有些郁闷的想死。

“嫂子啊嫂子,叫我拿你怎么办啊?”

李子牧拿眼睛瞅了瞅王春梅,见她红着脸愣愣的看着远方的夜雨,也不知道现在她在想些什么。

李子牧强压着心头不断泛起的欲念,可眼前却渐渐浮现出屋里那个女人疯狂抖动着的画面。

看着近在咫尺的嫂子,听着瓜棚里女人的叫声,李子牧终于再也忍不住,一把将王春梅搂在了怀里,感受着怀中王春梅那温柔的娇躯,一股电流顿时传遍了李子牧的全身。

身体里积蓄的欲望,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嫂子,我想……”

李子牧眼睛通红,饿狼般盯着王春梅,想是要把她吞了一般。

怀中的王春梅顿时清醒,在她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身体微微颤抖着,低声叫道:“小木,你要干什么?”

欲.火焚身的李子牧再也顾不上什么,没等王春梅反应过来,腾出手抓向王春梅的丰满,开始胡乱的在王春梅身上肆掠起来。

“唔……”

手指上传来王春梅身体上柔滑的触感,李子牧轻轻叹息着,嘴巴不由自主的向王春梅的娇唇上吻了上去。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王春梅不断用手推挡着李子牧的大嘴,急得像是要哭出来:“小木,不要!快放手……啊……”

陷入疯狂中的李子牧哪里顾得上这些,王春梅的压抑叫声就像是世间上最强烈的兴奋剂,挑动着他不断咆哮着的即将沸腾的血液。

“嫂子,我爱你,我想要你!”

李子牧死死贴着王春梅的娇躯,双臂绕过王春梅的后背捧住她的头,不顾一切的朝着她的娇唇吻了下去。

李子牧拼命地抱紧她,不给王春梅丝毫逃脱的机会,舌尖不断在王春梅的香唇上挑.逗着,只是王春梅的双唇紧紧抿着,睁着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瞪着李子牧,呜呜的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

挣扎了一会儿,王春梅浑身开始抖动,挣扎的力量也变小。

李子牧信心大振,双手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似乎在无意间碰到王春梅身体上敏感的地方,李子牧听到她“哦”的一声闷叫,王春梅被亲吻着的娇唇无意识的张开。

李子牧心中大喜,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舌.头无师自通的钻了进去。163女人网

“要是嫂子这时候咬我怎么办?”刚一接触到王春梅的牙齿,李子牧脑中便划过这样一个念想。

不过李子牧的担心太多余,王春梅并没有极端的举动,并且开始主动的亲吻他。

放下心来的李子牧,双手变得更加不老实,不断的在王春梅的娇躯上游走,而且有越来越向下的趋势,今天的王春梅下面穿着的是连衣裙,李子牧的手很轻松的就顺着裙下伸了进去,揉捏着那浑圆的丰臀……

快躲开

李子牧肆无忌惮的挑弄着。

这一次王春梅不但没有挣扎,反而将身子紧紧向他身上靠拢着。

“嘿嘿,佳人投怀,不上就是王八!”

李子牧心想着,没理由不紧抱着王春梅,手中的动作更为频繁。

王春梅做寡妇三年,早已是一堆干柴,如今遇到李子牧这团烈火,顿时便被点燃。

现在的她显然已经动情,脑子里的那些顾忌全都跑到九霄云外,只知道用她傲然的丰满,死死贴在李子牧火热的胸膛里,她上身那件薄薄的衣衫,根本无法阻隔李子牧身上的触觉。163女人网

李子牧觉得胸前像是有两只气球,在不断的跳动着摩擦着,让他的胸.部隐隐发麻。

“哦,上帝啊!”

李子牧离开王春梅的嘴唇,长长呼出一口气。

还没等他缓过气,王春梅的娇唇就再次追了上来,李子牧根本忍受不了她的主动,头一扭又封上了王春梅的嘴唇,舌.头刚进入到她温热的嘴里,一条柔软的舌.头也主动的迎合上来,两个人又开始了激烈的深吻……

李子牧的手也没闲着,顺着王春梅的小裤裤,手像条泥鳅般滑进小河村里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王春梅的身体早已是一片狼藉,李子牧的手指像条游鱼般滑.动,每一次的滑.动,都会让王春梅全身仿佛触电般颤抖着,在她眼睛里的雾气也显得越来越多。

“啊!”王春梅的双腿绷得发直,连连娇喘着,脸色红得像是要滴下水来,不禁低声道:“快点,小木!”

李子牧心中一动:“嫂子难道要到了?”

美人有命,李子牧岂会拒绝?

李子牧的手开始上下开工,不断的进出揉捏着,频率越来越高,力度越来越大。

不过忙碌了一分来钟,王春梅便已经大张着嘴,开始不断的吸着气,媚眼也无法再聚焦。

李子牧知道王春梅的巅峰已经快要到来,眼见王春梅情不自禁想要张嘴大喊,李子牧立刻伸出手,将她的嘴死死捂住。

开什么玩笑,这里还有其他人……

王春梅身体上所带来的强烈快.感,已经让她无法自持,巅峰的快.感,使得她两腿夹紧、互相摩擦、脚尖绷直,嘴里的呜呜声不绝于耳。

不过片刻功夫,李子牧就听到她带着哭腔的嘶鸣。

要不是李子牧捂着她的嘴巴,估计方圆百里都能听到她的呻吟。

等到王春梅不再出声,李子牧这才松开手,冲着她嘿嘿一笑。

“死小木,笑什么笑!”

王春梅拿媚眼横了他一眼,接着转过身背对着他,自顾自的整理着衣衫,再不和李子牧讲话,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嫂子,你舒坦了,我可还难受着呢!”

李子牧急道,不由分说从后面保住了王春梅,将她的小手缓缓移到小伙伴上面。

感受着那里的热涨,王春梅小手立刻缩了回来,红着脸冲着李子牧指指屋里面:“别在这里好不好,被人看到怎么办……”

屋里的两人,这时已完成战斗,正躺在那说着悄悄话。

李子牧知道王春梅的话也有道理,急不可待的笑着:“那咱们赶紧回去吧,雨已经停了!”

“嗯,回去再说!”

王春梅点点头,率先冲出了瓜棚……

两人心情急迫,在雨地里走的飞快,不过十来分钟,村外的稻场已经遥遥在望。

“嫂子,你的手感,可真好呢!”

一路上看着丰满动人的王春梅,李子牧这会儿再也忍不住,舔着脸笑嘻嘻的说着,一双手开始变得不老实,想要伸过去蹂.躏王春梅的丰满。

“你这臭小子,找打么!刚才是嫂子大意,以后你要敢再对我无礼,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王春梅走了一路,火热的情绪也渐渐冷却下来,想到刚才李子牧对她的作为,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刚好手里拿着雨伞,想也没想伸手就往他身上打过去。

“咔嚓嚓!”

就在这时,天边突然出现一道闪电。

“嫂子,快躲开!”

天上亮光闪起的时候,李子牧就有所察觉。

王春梅手上的雨伞,伞尖是金属制品,在这空旷的山野间是最为恐.怖的导电体,头顶上的闪电若是劈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在这电光火石间,李子牧眼光中闪过一丝决然,一把抓过伞尖夺过了雨伞,将王春梅远远推开。

从小在山野间摸爬滚打,李子牧的身手绝对算得上迅捷,王春梅只觉得手上传来一股大力,顿时被那股力量推翻在地。

不过转瞬间,那道闪电便劈了下来。

“轰!”

闪电落下,草木纷飞,泥屑四溅。

“小木!……”

王春梅顾不得疼痛,爬起来就向李子牧跑去,这是李子牧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声叫喊……

获得雷电源

霸王山下小河村。

雨水的洗刷,空气显得更为清新,经过了一夜的暴雨,那些欢闹的鸟雀,一大早全都飞了出来,在村里大大小小的树木间窜来窜去,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村东头那幢二层小楼里,李子牧光着身子,躺在自己的小窝里。

刺目的光线从小窗里投进来,照在了李子牧的脸上,过了很久,李子牧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竟然还活着!”

李子牧的心里瞬间划过了这样的念头。

不过在下一刻,李子牧心里便只剩下震撼。

盛夏的阳光犹如蝉鸣,缭绕在耳边迟迟不散,在李子牧的眼前,像是出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就像是在他眼睛前放了显微镜,空气中那些飘飞着的细微颗粒,房间角落里那个破烂的小木凳上的年纹,还有房门缝隙里忙碌着的小蚂蚁,许多从前未能见到的细小事物,竟然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这不正常!

李子牧愣了愣,不仅仅在感慨这突如其来的好视力,更在于在他视线的右下角,赫然出现了一道红色的细小闪电。

就在他的注意力刚集中在它身上的时候,这道闪电突然从他视野里冲出,像是利剑一般飞速地窜入到了他的脑海中。

“啊!”

李子牧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这道闪电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可是留下来的东西却让李子牧傻了眼。

在李子牧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多出来一段信息,等他渐渐将这段信息消化后,才知道这是关于自身体质被雷电劈中后,产生了一些“变异”!

经过雷电的改变,李子牧竟然拥有了超能力!

刚才出现的那道闪电,便是支持超能力的能源,雷电源。

李子牧觉得雷电源的作用和手机电池异曲同工,不过它有着等级上的提升。

雷电源的颜色代表着能量的强弱,从低到高一共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现在的雷电源是红色,也就是最低的等级。

“雷电源”里的能源可以不断释放和吸收,不过具体如何来吸收,信息中却没有透露。

而且随着雷电源的不断升级,一些超能力会不断的被李子牧开发出来。

现在的李子牧,已经拥有了一种超能力——“雷电.眼”!

“雷电.眼”具有不可思议的能力,有着不断开发的潜力,随着雷电源等级上的提升,雷电.眼也将会越来越强。刚才李子牧的眼睛好的出奇,就是雷电.眼所带来的身体上的变化。

这也是最低等的变化。

而且除了雷电.眼这种超能力,在经过雷电力的洗礼后,李子牧的身体强度已经远超常人。

“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哈哈,老子这下发达啦!”

搞清楚这些后,李子牧一个鲤鱼打挺跃下床,急忙穿上裤子,便立刻冲向了门外。

虽然现在他知道身体出现了巨大的变异,想要急着一试身手,可昨晚的事情历历在目,他现在最想见的就是王春梅,就连试试身手的念头也被他跑到了脑后。

“不知道嫂子怎么样,难道嫂子她也被劈中,不然怎么不见她?”李子牧不敢再想下去,像一阵风般冲下楼去找寻王春梅的身影。

只是急火攻心的李子牧并没有发现,如今他奔跑的速度,至少比先前快了两倍。

楼下厨房的门开着,灶台前的王春梅正在做饭。

一件藕白色的连衫短裙穿在身上,把她胸前的丰满和雪白修长的美.腿,彻彻底底的呈现了出来,火光将她娇嫩的脸映的通红,一层细密的汗珠浮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被火光一照盈盈生辉,美得简直无法形容!

“呼!”

见王春梅完好无损,李子牧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地,可王春梅虽没出什么事,现在的他却也依旧高兴不起来。毕竟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李子牧可没有忘记,王春梅今天会怎么来对他,李子牧心里根本就没底。

“嫂子!”

李子牧来到王春梅面前,怯怯的叫了一声。

“小木,你醒啦?谢天谢地,来来,快让嫂子看看!”听到李子牧的声音,王春梅正在炒菜的手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用惊喜无比的眼神仔仔细细的瞧了李子牧半晌,一直看的李子牧都有些不好意思。

“嫂子,我没事。”

看王春梅如此关心自己,李子牧立刻把刚才的担心抛到了爪哇国,情绪也开始变的轻松起来。

飞一般迅速

凝视着眼前的李子牧,王春梅百感交集。

“小木,你可真傻!你知不知道,嫂子昨天晚上一整夜担心的要死,你要这样走了,嫂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王春梅说着眼圈变得通红,眼泪唰唰的流了出来。

李子牧伸出手来抱住王春梅,这会儿见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倒是难得的没有一丝欲念,出声安慰道:“嫂子你别哭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放心吧,我的命硬着呢,谁也别想轻易带走。”

说着,李子牧又道:“嫂子,饭好了么,我都快饿死了。”

“你呀,就知道吃!”王春梅笑着擦干泪水,玉手点了点李子牧的脑袋:“等着吧,这道菜炒完,饭再一蒸就可以开饭啦。”

“我来帮你!”

李子牧说着走向灶头后坐下来,开始往灶台里填火。

“嫂子,昨天我昏过去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李子牧擦了擦脸上的汗问道。

身体上带来的变化,虽然不是什么坏事儿,可是李子牧还是很想知道,它们究竟是怎么出现的,难道仅仅就是被雷劈?

何况他很想让“雷电源”尽快升级!

信息里没有提供升级方面的消息,一切都只有李子牧自己探索。

他心想知道了雷电源如何出现,那么是不是就能从这上面找一些升级上的线索。

听到李子牧的问题,王春梅的脸唰地白了一下,似乎还没有从那场惊心动魄的场景中缓过来。

顿了一顿,王春梅这才颇为后怕的说道:“嫂子也不太清楚,当时明明看到一道闪电劈在你身上,周围劈出好大一个坑,可等嫂子从地上赶过去的时候,你就像睡熟了一样躺在坑里。嫂子怎么喊都喊不醒你,只好回村叫了几个人把你抬回来,然后又请了霸王山上的郑半仙过来。”

“找那老东西来做什么?”

“嫂子这不是着急么?”王春梅将炒好的菜盛在盘子里,又将煮好的米下锅:“郑半仙说你没事,明天一准儿会醒,没想到真被他说准了。”

“切!”李子牧撇了撇嘴,神情显得颇为不屑:“那老东西知道什么,无非是瞎猫撞到死耗子。当年老哥去霸王山里捕狼,不也找他算过,那老东西说什么诸事顺利一切平安,可到头来不还是送了命……”

“你这孩子,还是个学生呢,有这样叫人的么?”王春梅打断了李子牧的话,手里擦着灶台,嘴里也没闲着:“既然说起你哥,我倒觉得这次你能活下来,肯定是有你哥在天上保佑。记得吃完饭带瓶酒去给你哥烧柱香,顺便去山上看看郑半仙儿。”

“看那老东西?!”李子牧歪着脖子叫道:“我不去,要去你去!”

王春梅怒气冲冲的赏了他一个栗子,虎着脸道:“小木,你长出息啦,连嫂子的话都不听?好啊,既然这样,那嫂子在这个家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嫂子这就回娘家去!”

“好嫂子!”李子牧立刻腻腻的叫了一声:“你别生气,我听话还不成嘛。”

王春梅这招对李子牧向来都百试百灵,见到李子牧老实下来,王春梅满意的点点头:“哼,只要你听话,嫂子就不走。好啦,你在这里继续烧火,嫂子去将盆里这些衣服洗干净,到时候我们就开饭。”

李子牧这才发现厨房角落里放着洗衣盆,想起早上起来时候光着屁股,李子牧顺嘴问道:“嫂子,昨天晚上衣服是谁帮我脱的,里面有我前天卖兔子的钱呢。昨天晚上昏过去,千万别让谁给拿了去。”

“哦,那些钱,嫂子放你书桌上啦。”

王春梅脸一红,没敢再看李子牧,急忙端着盆子溜了出去。

“难道衣服是嫂子脱的?不过看嫂子的样子,十有八.九就是,那我不是让嫂子给看光光了?”想象着昨天晚上嫂子动情时候的样子,李子牧浑身涌出一阵燥热,小伙伴忍不住抬起了头。

往灶了添了一阵火,李子牧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到底是到了夏天,虽然夜里下了暴雨,可坐在灶火前的李子牧还是热出了汗,没多久身上的汗衫就已经湿了个通透。

一盏茶的功夫,锅里的饭快好的时候,王春梅洗好衣服端了盆水进来:“小木,很热吧,快来洗把脸。”

王春梅将脸盆放在了地上,弯起腰拧了拧毛巾,胸前的丰满透过连衣裙的开口,顿时便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李子牧面前。看着那抹雪白的酥.胸,李子牧的眼睛瞪得浑圆,浑身像是火一般燃烧了起来。

那一刻的李子牧,心里不知从何处窜出一股勇气,只见他闪电般跃向王春梅,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经过雷电改造后,果然飞一般迅捷!”

李子牧心里感慨着,下一刻就感受到王春梅身上的温度和香气,不过却也看到了雷电源上红颜色有十分之一已经变成了白色。

还得加把火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凝固。

望着近在咫尺的王春梅,感受着她身上动人的芳香,李子牧再也无法把持,冲着王春梅的娇唇狠狠亲了下去。

李子牧原以为会遭到王春梅的反抗,可没想到这次却出乎意料的顺利,倒在他怀里的王春梅竟然主动迎合了上去,将自己那温软香滑的舌.头送进了李子牧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紧紧地纠缠,唾液不断的交流着,在厨房里开始疯狂的亲吻。

“这才是亲嘴儿的感觉嘛。”

李子牧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手不老实的在王春梅身上胡乱摸起来。

事实上李子牧并没有做过欢爱的事,不过在粱梦市上高中的他,没事也喜欢和损友们去网吧学习观摩岛国的爱情动作片,虽然苍老师永远只能远观无法亵玩,可现在村中女神王春梅就依偎在自己怀里,李子牧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何况他虽初出茅庐,昨天不也照样满足了王春梅?

男人在这方面的天赋与生俱来,李子牧无师自通,缓缓将手摸向王春梅的腰部,趁着王春梅沉浸在接吻的快.感中,慢慢将她的短裙掀起来,右手像游蛇般伸进了王春梅的裤裤里。

昨天已到达过那里,今天自然是轻车熟路。

“小木,不要这样……”

王春梅一脸潮红,娇喘的握住李子牧的手,想要阻止他的动作。

可现在王春梅的手软软的,根本就使不出太大的力气,那种欲拒还迎的姿态,倒是给了李子牧莫大的动力,李子牧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在抖动着,一股巨大念头支配着整个躯体,驱使着手臂不断向前探索。

“汪汪汪……”

就在李子牧要再进一步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犬吠。

王春梅顿时清醒了过来,猛地推开李子牧。

“嫂子!”

李子牧急忙叫了一声,还想过去抱住王春梅,可是被王春梅拿眼神一扫,心里顿时胆怯了下来,刚迈出的脚步也只好止住。

“该死的黑子!”

李子牧颇为恼火,不由在心里暗骂着。

院子里的黑子,是李子牧从小养大的赶山犬,每次进山的时候李子牧都要带着它,这条狗颇为通人性,李子牧每次进山获得的猎物,有一大半的功劳来自黑子这条赶山犬,因此对它是极为的喜爱。

可现在就是自己的爱将,破坏了自己的好事,李子牧显得颇为无奈。

趁着这会儿功夫,王春梅已经从刚才的失态中缓过了神,连忙整理好了凌乱的衣裳,瞪着眉眼冲着李子牧小声怒道:“愣着做什么,去看看黑子在叫什么?”

李子牧没办法,只好耷拉着脑袋钻出厨房。

如今错失良机,以后再想遇到这样的机会,恐怕又不知到何年何月。不过走出厨房后李子牧心中便已释然,刚才嫂子的反应,早已是欲.火难耐,如此看来,成功上垒不过是时间问题。

“看来还要再加把火,这饭才能熟啊!”

李子牧心中暗想着,晃悠悠来到了院子里。

依照和黑子间的默契,李子牧知道这是黑子发现有人来而发出的警告。

“他妈的,谁啊!”

李子牧慢悠悠走过去将院门打开。

黑子见主人出来便住了嘴,横躺着身子趴在门前高昂着脖子,骄傲的冲着李子牧咧了咧嘴,似乎在等他的夸赞。不过被人打扰了好事儿,李子牧也没心思奖赏它,只把眼睛斜斜的瞅着不远处的来人。

来的也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开车走掉的张老.二和他婆娘牛春花。

看见李子牧出来,张老.二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冲着他咧咧嘴憨厚的笑道:“小木,你没事儿啦?听说昨天……”

见到张老.二躲躲闪闪的眼神,李子牧心里知道,肯定是昨天的事情,让他有些过意不去,这才会过来看看。不过李子牧对这个怕老婆的汉子一向没什么好感,如今又是此人间接打扰了自己和王春梅的美事儿,李子牧自然气不打一处来。

没等张老.二话说完,李子牧便打断道:“没什么大事,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你们怎么有空来,不用在家收被子?”

“呃……”

张老.二被李子牧一阵抢白,脸上顿时青一块白一块,很是尴尬的在一边搓着手苦笑着。

昨天他的婆娘是用回家收被的理由丢下李子牧和王春梅,李子牧话里的嘲讽很是明显,张老.二为人憨厚老实可却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李子牧话里的意思,不过要不是昨天他们先走掉,李子牧也不会被雷劈,张老.二觉得自己理亏在先,并没有出口反驳的意思。

现在看到李子牧活生生在他面前站着,张老.二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便想着要离开。

可牛春花却不像张老.二,听到李子牧的冷嘲热讽,双手叉着柳蛇腰怒骂道:“哎,你这臭小子真不知好歹,老娘好心好意来看看,你还蹬鼻子上脸啦!你嫂子呢,怎么也不知道管管你这混账小子?”

“我嫂子可没空,院子里还晒着被子呢!”李子牧直接无视掉了牛春花的抓狂,拍拍黑子的脑袋:“走,黑子,回家收被子去!”说着便要转身关门。

武林高手?

“怎么着,还想走?臭小子,告诉你,今天这事儿老娘和你没完。”见到李子牧想要进门,牛春花自然是不依不饶,冲上前来一把拉住李子牧:“你这有娘生没娘教的兔崽子,老娘今天倒是要好好问问,这些年王春梅都是怎么教的你,一点规矩礼数都不懂?”

“走,找你嫂子去!”

牛春花一向泼辣骄横,今天被张老.二拉过来已是老大不情愿,谁想到李子牧又是一番讥讽,顿时便让她火冒三丈,这会儿在李子牧门前撒起泼来。

只是急火攻心的牛春花,却没有注意到趴在李子牧身边的黑子。就在两人拉扯的时候,一条矫健的黑影利箭般从地上冲上来,张嘴便向牛春花咬过来。

“妈呀!”

正在撒泼的牛春花一声大叫,呆呆愣在那里。

黑子是这方圆百里万中无一的赶山犬,一年前曾咬死过一头三百多公斤的野猪。如今看着它张着寒光闪闪的利齿咬向牛春花,李子牧心里顿时一震。

一旦被黑子咬中,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蠢女人!”

李子牧心里恨恨的骂着,真想着黑子能一口将这蠢货女人咬死,可是这也不过是想想而已,他却不能放任不管。

只是这么近的距离,叫声不可能阻止住黑子,李子牧的脑子在这一刻飞快的运转起来,顿时便有主意冒上心头。事实上身体的反应速度是快于思维的,他的双手刚在这个念头闪现的时候,便已经下意识的伸出来推开了牛春花。

双手正好推在牛春花的丰满上。

李子牧只觉得入手处一阵软绵,就像是揉在了面团上,不过现在他哪有心思享受这种旖旎的感觉,一脸涨红得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只想着推走牛春花好躲开黑子的利牙。

一股巨力从李子牧双手上传来,牛春花被他这么一推,百十来斤的身子顿时像皮球般飞了出去:“咚”的一声落在地上。

看着飞出去的牛春花,李子牧暗叹了一声。

李子牧知道自己的本事,这些年虽说在山野间捕猎,身手已锻炼的极为敏捷,可是他的力气,还远未达到将牛春花推飞的地步。这一次他动用了雷电源的能量,雷电源上的红色再次有十分之二变白。

这也就是说雷电源的能源消耗了十分之三。

只是牛村花虽然没事儿,危机却依旧存在!

黑子就要咬上牛春花的时候,发现眼前没有牛春花的踪迹,只剩下李子牧迎面挡在那里。

半空中的黑子一个翻身,千军一发之际,将头偏开避过主人。

黑子冲势凶猛,如今身在半空,已经没有办法缓解去势,虽然避开李子牧,头却直直的冲向李子牧身后的院墙。那红砖砌成的院墙坚实异常,利箭飞驰般的黑子撞到墙上,就算不死多半也要残废。

“黑子!”

李子牧的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儿。

就在这一刹那,李子牧眼睛里的雷电源猛地一亮,雷电.眼顿时开启。紧接着他便看到电光火石般转换的场景,在眼中似乎经过了电影慢镜头的处理,跃过身边的黑子就像是被施了魔法,急速飞驰的身影如羽毛般“飘”了起来。

黑子的速度开始慢的让人难以置信!

“叮!”

在他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破裂了。

不过李子牧现在可没心思管这些,双手下意识的一抱,牢牢将黑子抱在了怀里。

“嘭!”

虽然抱住了黑子,可是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李子牧的后背撞到了墙上。

这一连串的场景变化说来缓慢,可是前后也就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牛春花落地和李子牧撞墙,也不过就是一愣神的功夫,张老.二尚未反应过来,便已经看到两人躺在了地上。

牛春花双眼呆滞,看上去似乎吓傻了一般。

这个婆娘听不少人说过黑子的厉害,可是刚才她一心只顾着撒泼,却忘了李子牧家里还有黑子这个凶神的存在。如今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呆坐在地上的她只觉得一颗心咚咚的跳个不停,双腿颤抖着根本都站不起来。

“小木……”

张老.二愣了愣,急忙冲到牛春花身边,见到她只是受了些惊吓,安慰了牛春花几句,又赶紧跑到李子牧那里想要扶他起来。

“别过来,我没事儿!”李子牧不耐烦的冲着他摆摆手,将怀里的黑子放在地上,双手撑地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拍了拍屁股上的墙灰:“你不用管我,看看她怎么样?是不是被吓傻啦?”

也难怪他不耐烦,经过两次普通的运用,再加上动用了“雷电.眼”这样的超能力,雷电源的颜色已经彻底变成白色。

这也意味着,超能力已无法再施展!

不过雷电.眼的超强效果,却把李子牧给深深震撼了,只是它需要消耗的能量也是惊人的。

性感嫂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性感嫂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极品透视狂仙7章(第7章 叶幼薇)

    原标题:极品透视狂仙7章(第7章叶幼薇)小说:极品透视狂仙第7章叶幼薇叶落对着那满脸惊愕的少女轻笑一声,而这时候,另外一个少女的声音响了起来:“漫瑶,门外谁啊,看你激动的。”说着,另外一个少女就出现在叶落的视线里。如果说那叫漫瑶的少女容貌多出一些妖娆,而这少女却是如湖水一般纯真,除此之外,还带着几分清冷。少女长长的头发在背后挽起,薄薄的空气刘海点缀在白皙光洁的额头上。一身粉红色连衣裙,更是令她看上去像童话中走出的小仙女。这一刻她望向叶落的眸子里,竟然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之色:“叶落,你……回来了?

  • 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7章(第7章 警察上门)

    原标题: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7章(第7章警察上门)小说名称:强婚蜜爱:霸道总裁娇宠妻第7章警察上门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唐墨言面露狰狞之色,重重的将那杂志给摔在了地上,手背上的青筋顿时爆出。好在这办公室的隔音效果不错,唐墨言此刻情绪失控的模样,并没有引起外面的注意。走进了办公室里面的叶青青,一眼就看到了被丢在了地上的那本杂志,上面郁双双背叛唐墨言的字眼,戳的她眼前一亮,尤其是在看到了唐墨言那发黑的脸色时。“总裁,这是和安氏的最新企划,还有……”叶青青扭着腰肢在唐墨言的面前晃了半天,却没有说出一

  • 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7章(第7章 名字)

    原标题: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7章(第7章名字)小说书名: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第7章名字少年看着她露出的那汪笑窝,眸光微滞。手有些痒,想捏一把。但好歹压住了那股冲动。“你的象棋,是谁教你的?”他开了口,语气已经恢复清冷,听不出半点情绪。凝猫眨了眨眼睛,“我师父呀。”“你师父是谁?”许何非忍不住插话追问。“我师父就是我师父,我不告诉你们。”她避重就轻地答着,这种时候,多说只会多错。凡事都不能说得太满,不然以后事情败露了不好圆谎。许何非似是还要追问,却被少年挥挥手阻止了。他的眸光微微闪动,语气

  • 抗战之最强兵王7章(第7章 你真是大英雄)

    原标题:抗战之最强兵王7章(第7章你真是大英雄)小说书名:抗战之最强兵王第7章你真是大英雄孙翠花是从区小队战士口中得知苏阳失踪消息了,知道这件事后,孙翠花便开始朝着碉楼那边走去找苏阳。想到昨晚事情,孙翠花心里多少是有些愧疚,她知道了昨晚就是一个误会。她最好的朋友被小鬼子杀了,孙翠花心里很生气,加上觉得对苏阳有愧疚,孙翠花就准备去碉楼那里看看。可是沿着道路寻找苏阳的时候,孙翠花看到了一辆小鬼子卡车,孙翠花吓得急忙躲避。她知道这些小鬼子可不是东西了,要是被这些小鬼子发现,自己恐怕也会像那些女人一样被

  • 妙手回春7章(第7章 卫经理)

    原标题:妙手回春7章(第7章卫经理)书名:妙手回春第7章卫经理“住手!”卫玲上前一步,冷声道,“刘副主管,你似乎搞错了。我是公司人事部的经理,人员去留的问题,由我负责,而不是你。”刘强面色一变,道:“卫经理,这么一个小人物,用不着你出马。我直接开除就是。”说完,他对保安们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动手啊!”卫玲闻言,重重的冷哼一声,喝道:“刘主管,看来你是忘了公司的规定。我的职位比你高两级,你要服从我的命令。”“都给我住手。”卫玲对着保安吼道。闻言,刘强的脸色一下变得阴沉无比,他好歹是公司的中高层

  • 权色隋唐7章(第7章 真当我好欺负)

    原标题:权色隋唐7章(第7章真当我好欺负)小说名字:权色隋唐第7章真当我好欺负周成眼珠一转,坏水就冒了上来。“放心吧明秀,有你指点,加上尉迟大哥坐镇,区区几个毛贼,还不是手到擒来。”周成笑呵呵的抓住宇文小手,一边亲昵揉捏,一边斜眼看向李承铉,“不过话说回来,这刺客还挺厉害,中了孙胖子八种迷药,又被尉迟大哥打成重伤,到现在居然还硬撑着没有昏过去……”宇文明秀敷衍的扯扯嘴角,她现在魂不守舍,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解救李承铉,又哪心情去听周成说话。然而,她没听,躺在地上的李承铉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当即心中疑

  • 逍遥小神棍7章(第7章 嫂子真美)

    原标题:逍遥小神棍7章(第7章嫂子真美)小说:逍遥小神棍第7章嫂子真美“你不用给我磕头,磕头也没有用。”陈二宝不愿意管这种事儿,说着就要走,但是张凤梅可算是遇见了大师,怎么能让他这么容易就走了。一把抱住陈二宝的腿恳求道:“求你了大师,你就帮帮忙吧。”县医院食堂人很多,路过的人都看着他们两个指指点点的。“这肯定是个负心汉。”众人见张凤梅抱着陈二宝的腿,还以为是小两口吵架,都在埋怨陈二宝。陈二宝见状,无语的一把将张凤梅拉起来,说道:“行了,别哭了。”“大师肯帮忙了?”张凤梅见状立刻就笑了,说道:“只

  • 龙剑天尊7章(第7章 半信半疑)

    原标题:龙剑天尊7章(第7章半信半疑)小说名字:龙剑天尊第7章半信半疑铁中山正想着要找出气筒,就在这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听起来很欠揍的声音。居然有人叫他大胡子?他是大胡子么?他不过是在尸魔山脉里呆了一个多月,没空刮胡子而已。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就看到长着一张欠揍脸的唐生。为什么说欠揍脸呢?铁中山自问自己长得也算帅气的了,可眼前这虽然穿着麻布衣,但面如冠玉的少年比起来,他就自惭形秽起来,你说气不气人?没错,人若是在不开心的时候,看着什么都不开心,逮着什么就想要出气。而当他再看到这面如冠

  • 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7章(第7章 贪吃的魔兽)

    原标题: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7章(第7章贪吃的魔兽)小说名:绝世废材:邪帝强宠妖娆妃第7章贪吃的魔兽“我见过的女人,可比你吃过的饭还多。”夜九淡淡的说着,然后转身,坐到一边去了。情宁宁嗤笑一声,小屁孩一个,还以为自己阅女无数吗?“就算是你想要让我负责,也是不可能的。首先容貌一关就没到我能够接受的底线,还有身材也不太好。”就在情宁宁准备好好洗的时候,就听见那边夜九淡漠却让人气得牙痒痒的话。情宁宁:“……”好想打人啊,怎么办?到底最后情宁宁也没有对这个小家伙做什么。她才不是一个喜欢欺负弱小的人。

  • 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7章(第7章 性命相报)

    原标题: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7章(第7章性命相报)小说名:神皇误惹:极品邪后要逆天第7章性命相报北堂傲雪暗咒一声,该死的是,身体里的火热在见到他之后更加汹涌了,几乎让她不能好好思考。“快快!这里有个山洞,你们下去查探一下,说不定暗算咱们大小姐的北堂傲雪就躲进了这里!”外面的喧哗声隐隐传进了山洞里,北堂傲雪狠狠的拧了一下眉。是林家的家奴来了!但楚天戈此刻却长身玉立,气定神闲的看着她,微微上翘的唇角明显的昭示着他看好戏的心思。狡猾的家伙!北堂傲雪仰着头死死的盯着这个叫楚天戈的男子。但现在是人为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