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非宠不可:诱人甜妻不好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8/1/11 21:32: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非宠不可:诱人甜妻不好惹
第1章 你怎么会在我身体里!

A市,市中心人民医院。阅读163nvren.com

秦依依眼帘微微抖动了一下,缓缓睁开双眸,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她脑海里一片空白。

咦?她这是在哪里?

秦依依还没有想明白,身旁就响起了一个妇人惊喜的声音。

“思远,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了一个晚上,你这是要吓死你妈呀!”

秦依依转头看过去,看到了眼眶微红的张秀云。

这不是叶思远的妈妈,向来最疼她的叶伯母。

秦依依脑袋处于不能运转的状态,不然一定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比如张秀云喊她思远。

张秀云见自己儿子醒来,却二话不说的盯着她看,她神情变得更加担忧,语气焦急地上前握住秦依依的手,道:“思远,你别吓妈妈,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身体还有那不舒服啊?”

眼看张秀云急得不行,秦依依终于反应过来,下意识就张口安慰道:“叶伯母,你别担心,我没事……”

话说了一半,截然而止,秦依依眼睛瞪得老大,一脸震惊的表情。

等等!刚才那是谁的声音!她甜美的声音呢!怎么会变成这种低沉有磁性的男声!

而且这个声音还很熟悉……

这不是叶思远那货的声音吗!

一旁的张秀云也被秦依依一惊一乍的反应弄得稀里糊涂,疑惑不解地问道:“思远,你刚刚喊我什么?叶伯母?”

她可是他叶思远的亲妈呀!

秦依依依旧处于震惊不已的状态,根本顾及不到张秀云说了什么,一下子从病床上翻身坐起,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双手,还有捏了捏自己修长结实的长腿,摸了摸自己轮廓分明的脸庞,还有线条凌厉的喉结,最后一脸不可置信的将双手按在自己结实的胸膛上。网站163nvren.com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男人的身体。

秦依依瞪目结舌的呆愣住了。

怔住了大概三秒,她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声,“啊!!!”

秦依依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慌乱。

她为什么会在一个男人的身体里,她前凸后翘傲人的身材呢!她羡慕死一堆女人36D的胸呢!

啊啊啊!谁来告诉她,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秀云被秦依依突然发出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慌张地问道:“思远,你这是怎么了,别吓你妈呀!”

怎么人一醒来,就跟中了邪一样。

秦依依惊慌失措的将目光看向张秀云,她迫切的想要证明一件事。

“叶伯母,你有镜子吗?给我看一下!”

“你要镜子干嘛?”张秀云被秦依依奇怪的要求弄得一头雾水。

“现在暂时说不清,你先把镜子给我!拜托了!”

没有办法,张秀云只能从自己随身包包里找出一个粉底,打开了粉底给秦依依递过去。推荐163nvren.com

秦依依接过粉底,迫不及待的去看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

这俊美如斯的脸,不正是她无比熟悉加讨厌,叶思远的脸吗!

见秦依依惊讶到眼珠子都要掉地下的表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张秀云心里有点打鼓了。

难不成掉下水,把脑袋也给摔坏了?不然怎么从一醒来,她的儿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思远?你这是怎么了?”

秦依依脑子乱成一锅粥,勉强定了定心神,思绪快速的运转起来。

既然她现在在叶思远的身体里,那她的身体呢?会不会是叶思远在里头?

想到这个可能性,秦依依一脸着急的看向张秀云,语速很快地问道:“叶伯母,叶思远呢?他人现在在那里?”

“你?你不是就在这里吗?”

“不是我,是叶思远!”

张秀云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秦依依,道:“对啊,是你,你就在这里啊!”

秦依依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现在在张秀云都眼里,她就是叶思远,她立即改了口,问道:“不是,我是说秦依依呢?她现在在哪里?”

“噢,你是问依依这孩子,她好像还没醒,就住在你隔壁的病房里,哎……思远你去那里啊!”张秀云话才说一半,秦依依就直接从病床上下来,连鞋子都不穿,火急火燎的往门口跑去。

隔壁病房,就在十分钟前,里面发生场景和刚才秦依依病房情景几乎如出一辙。

只不过主角变成了叶思远而已。《非宠不可:诱人甜妻不好惹》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秦依依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站在隔壁病房的门口,连气都来不及多喘一口,抬手就想推开病房的门进去。

就在她手要碰上门那一刻,门被从里面拉开了。

秦依依看到脸黑得跟锅底一样的‘自己’站在门口。

那一刻,四目相对,在两人眼中看到了同样愤怒的眼神。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叶思远!”

“秦依依!”

屋里头站着秦依依的爸妈,秦穆林和何文娟,还有她的哥哥秦子阳。

见两人看着对方喊着自己的名字,皆露出一脸不解的神情。版权163nvren.com

这两人是怎么一回事啊?

张秀云也从病房里追出来,碰上了刚从医生办公室问完情况回来的叶智雄。

他看向张秀云问道:“思远怎么跑出来了?看起来还怪怪的?”

当然,觉得叶思远和秦依依怪怪的绝对不止叶智雄一人,包括秦家几人在内,想法都跟他一样。

秦子阳疑惑皱了皱眉,走上去,开口说道:“依依,思远,你们……”

话还没说完,秦依依和叶思远就齐刷刷的一起转头,又一次不约而同的开口说。

“你们先出去,我有事要和他单独说!”

“你们先出去,我有事要和她单独说!”

秦子阳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今天怎么回事?以前见面不是都得你来我往损对方一番吗?今天太阳这是打西边出来?你们俩说话都变得这么有默契了?”

可秦依依和叶思远却压根不搭理秦子阳的疑惑,两人直接动手,将他给拽出去了病房。

然后将秦穆林何文娟也给推出了病房。

“你们俩怎么回事,你们……”秦子阳话才说了一半,病房的门就‘砰’一声关上了。

同时里头还转出了叶思远的声音。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我们有事要谈!你们谁都不许进来!”

秦子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嘀咕着说了一声,“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

可心里即使很好奇,秦子阳却没胆子去推门,毕竟叶思远都发话,他可不敢跟他对着干,不然会死的不是一般难看。

病房内。

秦依依一脸愤怒的瞪着神情阴沉的‘自己’,咬牙切齿地说道:“叶思远!你怎么会在我的身体里!”

第2章 灵魂互换

叶思远冷眼看着秦依依大半晌,脸色阴沉地说道:“秦依依,你是没有脑子吗!要是我知道我怎么会在你身体里,我现在还会站在这里吗!”

秦依依简直要崩溃,使劲的扒拉了一下额前柔软的黑发,一副急躁不已的样子,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我真是要疯了!这是在拍电视剧,还是我在做梦!我为什么会在叶思远你这个让人倒尽胃口家伙的身体里!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吧!”

看着急得坐立不安的秦依依,叶思远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冷冷的说了一句,“彼此彼此而已。”

谁知道他刚刚醒来的那一刻,一开口,这甜美的声音,还有这副身体,叶思远当时内心里的错愕,一点都不比她秦依依少半分。

秦依依已经抓狂,看着自己淡漠的脸,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塞的满满,说不出的郁闷。

最后她再也受不了,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抓住了叶思远的肩头,道:“叶思远,你能不能别这么无动于衷,你好歹想想办法,难不成我们要这样一辈子吗!我可不想当一辈子的男人!”

叶思远抬眸,眼神平静到让人看不出一丝波澜,盯着秦依依看了几秒,道:“你以为我想当一辈子女人吗!你给我闭嘴,让我好好想一下!再吵,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下楼!”

“你!叶思远你别太过分了!”秦依依怒不可遏的指着叶思远的鼻子说道。

这真的第一回,秦依依第一回看见自己的脸,觉得这么令人讨厌!

如果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自己,这是你自己的脸,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秦依依肯定控制不住,直接一巴掌呼在这张精致的脸上。

“叶思远!你别忘了,我现在是在你的身体里,想把我扔下楼,来比比看啊,看谁力气大点!”

叶思远双手交握在胸口前,垂眸,自顾自的沉思了起来,完全忽视掉秦依依的鬼吼鬼叫。

他和秦依依一醒来,就发现两人互换了身体,或者说是灵魂互换。

而他们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契机,很有可能就是昨晚掉下明珠河原因。

“叶思远,你给我说话啊,别想装什么深沉,我告诉你,你不从我身体里出来,你信不信我……”

秦依依张牙舞爪的想说,信不信我掐死你,可话到了嘴边,才发觉不对劲,叶思远现在在她身体里,要是掐死他,掐的还不是她自己的身体。

万一没把叶思远掐出个好歹,反而把自己身体给弄伤了,那可不就得不偿失。

就在秦依依认真思考要拿叶思远怎么办时,他抬眸,嫌弃的眼神看了一下她,道:“我想我们会变成这样,肯定和昨晚落水有关。”

“和昨晚的落水有关?”

秦依依微微蹙眉,脑海里努力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好像她昨晚意识消失的那一刻,就是落水以后,然后醒来就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不说昨晚还好,一说,秦依依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冲叶思远破口大骂道:“还不是怪你!要不是你说话来刺我,我也不会脑袋一昏,做出那么过激的行为!”

面对秦依依的指责,叶思远脸黑如墨,简直能滴下墨汁。

秦依依和叶思远的关系,说来也复杂,秦家叶家是世交,两人可谓是青梅竹马,小时候说不上关系多亲密,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相看两相厌。

可两家从小就喜欢撮合两人,甚至秦老爷子和叶老爷子不顾两人意愿,自作主张给两人定下了婚约。

那时候他们刚刚中考完,正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叛逆心很强,家里让东,偏就想往西。

两个本来相安无事的两人,至那之后,彻底成了水火不容,一见面就是唇枪舌剑,你来我往。

至于秦依依和叶思远口中掉下明珠河,时间还得追溯回到昨晚。

秦家别墅,秦依依的房间。

“依依,你真的决定了吗?你真的要在你的生日宴上向景辰哥哥告白吗?”

秦依依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底的忐忑,放下刚刚涂好的圣罗兰的口红,眼神坚定的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对!今天是我二十二岁的生日,我也刚好大学毕业,我要追求我的幸福,去勇敢追求我喜欢的人!”

安以柔脸上是欲言又止的表情,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心里话说出来。

“那你和思远哥哥的婚约呢?你打算怎么办?”

秦依依一听,立即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和叶思远的婚约,那是我爷爷和叶爷爷一厢情愿订下,我们两人都没同意,怎么可以当真!”

“可是……”

安以柔话到了嘴边,不知道该不该说,所以人都看出来一点,苏景辰虽然对秦依依很照顾,可不像是有一点喜欢她的样子。

身为秦依依一起长大的玩伴和闺蜜,她知道秦依依从高三暑假那年就喜欢上苏景辰,到现在整整四年,她怕说出口这句话,秦依依会受不了,可是不说,一会儿她向苏景辰告白,那可就……

就在安以柔还在犹豫不决时,秦依依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心底的激动,最后看了一眼化妆台镜子中妆容完美的自己,迫不及待的推着安以柔出了卧室。

“快点,我们下去吧,生日宴马上就要开始,我怕景辰哥哥他们要等不及。”

安以柔的话就这样来不及说出口,人就直接被秦依依推着下了楼,来到花园的举办生日宴的场地。

一下去,就看到苏景辰端着一杯红酒,嘴角挂着温和的淡笑,正和安以轩说着什么,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将他修长的身形衬托的更加完美。

这一幕在秦依依看来,分外的赏心悦目。

如果旁边不是站着一个神情冷漠的叶思远,这一幕简直就是完美。

看着俊美如斯的叶思远,秦依依咬了咬牙,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她的生日宴,就不能让她开心一点吗?一定要让叶思远出现给她美好的心情添堵吗!

就在秦依依暗自嘀咕的时候,安以轩看见了她和安以柔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立即勾唇一笑,冲两人举了举酒杯,喊道:“依依,以柔,你们站在那里干嘛?”

第3章 你是不是喜欢她?

被安以轩喊了一句,秦依依从自己思绪中回神,压下自己心思,定了定心神,扯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拉着安以柔一起走过去。

一过去,安以轩挑了挑眉,打量了一下秦依依,笑眯眯地说道:“依依生日快乐,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安以轩便是安以柔的哥哥,安家还有苏家和叶秦两家一样是世交。

“谢谢以轩哥哥,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这么会说话。”

“哈哈,我这说的可是大实话,景辰你说是吧?”安以轩撞了苏景辰的肩膀一下,朝他挤眉弄眼地说道。

秦依依视线也随之看向了苏景辰,心里有点期待他接下来开口说的话。

苏景辰端着一杯红酒,微微噙着嘴角,看了一眼秦依依,笑的一脸温和地说道:“对,以轩说的没错,依依的确越来越漂亮。”

听见心仪的人夸自己漂亮,秦依依略微羞涩的一笑,心里甜滋滋的。

“那有,景辰和以轩哥哥就爱拿我开玩笑。”

话音才一落,一旁站着的叶思远,勾了勾唇,冷不防就冒出了一句,“看来有些人还是很有自知之明,至少没有将别人客气话当真。”

秦依依嘴角的笑立即僵住,眼神阴森森的盯着一脸云淡风轻的叶思远,气得简直咬牙切齿。

“叶思远!你不说话,没有人会把你当哑巴!”

叶思远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语气一成不变,依旧是刚才的淡漠,道:“我只是怕有人不自知,真把别人客套话给听进去,真以为自己貌若天仙,其实只是……”

叶思远话截然而止,但那嫌弃的眼神,将秦依依上下打量了一个遍,用眼神将他接下来的话全然表达出来。

这么明显的暗示,秦依依再看不懂,除非她是个傻子。

她当即就火了,咬着牙,一脸怒气冲冲的指着叶思远,道:“叶思远,你眼睛有问题就去看眼科,少在这里阴阳怪气说些让人恶心的话,本姑娘哪一点长的差了!”

对于自己长相,秦依依还是相当有自信,不仅脸长的好看,身材也是前凸后翘,绝对当得起美女这一称呼。

眼看两人又要如同以往那般吵起来,安以柔适时的站了出来,拉住了秦依依的手臂,道:“依依,你快看,子阳哥哥还有伯母在那边喊你,我们先过去一趟吧。”

秦依依这才瞪一眼叶思远,冷哼了一声,“看在今天是本小姐的生日,就先放过你!”

秦依依和安以柔走了,看着两人的背影,安以轩一脸玩味的表情‘啧啧啧’了几声,一双挑花眼微眯,看向叶思远,道:“思远,你平时就是一个冰坨子,怎么对上依依,整个人就变了,跟哥们说一声,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小依依呀?”

安以轩的问题,让一旁端着酒杯打算往嘴边送的苏景辰动作顿了顿,但很快就恢复如初,没有让其他人察觉到。

而叶思远只是斜眼,不咸不淡的扫了一眼八卦十足的安以轩,丢下一句,“她?你觉得呢?”便直接走开。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到底是对依依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啊?”

而叶思远留给安以轩的答案只是头都不回的背影,这让安以轩郁闷的要抓狂。

“景辰,你说,思远这到底什么意思?他对依依到底有没有意思啊?”

苏景辰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加明显了些,丢出一句同样令安以轩摸不着头脑的话。

他道:“谁知道,兴许是有也不一定。”

说完苏景辰也朝宴会的重新走去,秦依依站在人群中,接受着大家的生日祝福,马上就要许愿切生日蛋糕了吧。

“喂喂,你们说话为什么就不能直截了当一点,卖什么关子啊!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嘛,干嘛说什么你觉得呢,什么兴许……”安以轩一脸苦恼的表情跟着走过去,对于这个问题他真的好奇好几年。

叶思远对人一向冷漠,唯独对上秦依依,立马判若两人,不仅没了人前的淡漠疏离、温文尔雅,反而变得相当没有君子风范,一言不合就变得毒舌。

正因为如此反常,才让人猜不透叶思远的心思。

秦依依站在秦老爷子还有她父母秦穆林何文娟身旁,对面还站着叶老爷子,一家人说说笑笑,气氛分外的和谐。

秦子阳见佣人把蛋糕推了过来,冲秦依依说道:“依依,蛋糕上来了,哥哥给你点上蜡烛,然后许愿吹蜡烛。”

“好,谢谢哥哥。”

秦子阳拉着叶思远,塞给他一个打火机,不顾他一脸不情愿,说了一句,“思远你来帮忙点蜡烛。”就拉着他一起走到蛋糕旁边点起了蜡烛。

叶思远本来不情愿,就打算转身走的时候,叶老爷子在他身后轻咳了一声,警告的意味很明显,他无奈,只能帮着秦子阳开始点蜡烛。

不一会儿,两人就将蛋糕上二十二根蜡烛全部点亮。

秦老爷子笑得一脸慈祥,拍了拍秦依依挽着他胳膊的手,道:“好了,快上前去许愿然后吹蜡烛吧。”

秦依依应了一声,“好。”便上前,站在好几层的蛋糕前,秦子阳安以柔他们带头唱起了生日歌。

秦依依身穿一条白色的一字领A字裙,将玲珑有致的身体线条勾勒的更加纤细,嘴角抿着一抹浅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小声的说着自己的心愿。

烛光的映照下,她精致的脸庞分外美丽,长长的睫毛在眼帘上轻轻抖动,在眼窝处留下了好看的阴影。

大概过了一分钟,秦依依睁开眼睛,一口气将蛋糕上的蜡烛全部吹灭。

“依依,二十二岁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女儿。”

面对大家的祝福,秦依依都笑着回了一声谢谢,就连叶思远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她也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谢谢。

大家祝福差不多,秦依依站在人群围绕中,她按耐住心里激动不已的心情,清了清嗓子,大声地说道:“今天是我秦依依二十二周岁的生日,在今天,我决定做出对我人生来说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

就在大家疑惑不已的时候,就看见秦依依脸上带着微笑,略微紧张的走到苏景辰面前,明亮的眼眸如同星辰般璀璨,认真望着他,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景辰哥哥,我喜欢你!”

第4章 告白被拒

秦依依话音已落下,刚才还喧闹的生日宴立即变得鸦雀无声。

旁人皆是将目光看向了当事人之一的苏景辰,然后又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悄悄移向不远处的叶思远。

叶秦两家有婚约之事,是众所周知,现如今秦依依来这么一出,不是当着所有来宾的面打叶家的脸吗!

空气就像被凝固了起来,紧张的因子在空气中悄然蔓延开来。

叶思远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垂眸,一双漆黑的眸子淡淡看着眼前这一幕,俊美的脸上神情淡漠,这无动于衷的样子,更让人抓摸不透他此时此刻的心思。

秦依依站在原地,因为紧张,口干舌燥的咽了咽口水,身体都不由自主的绷紧,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景辰看,随着他越长时间的沉默,她心里就越发的忐忑。

这样诡异的气氛持续到秦老爷子阴沉着脸站出来说话,这才打破。

秦老爷子站出来,轻咳了一声,厉声说道:“各位不好意思,今天是我孙女的二十二周岁生日,她向来不胜酒力,喝多了,酒后胡言乱语罢了,让大家见笑,实在是不好意思。”

说完,秦老爷子朝愣在一旁的秦子阳说道:“你还愣在这里干嘛,没看到你妹妹喝多了吗!还不给我扶她回房间休息。”

秦子阳看了看还固执站在原定,一动不动盯着苏景辰看的秦依依,俊美脸上满是为难,“爷爷,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的话你都听不见了吗!给我带你妹妹回房间去休息!”

见秦老爷子脸色越发难看,秦穆林赶紧推了一把秦子阳,用眼神暗示他,先听秦老爷子的话。

秦子阳没办法,只能走过去,一把拉住了秦依依的手臂,“依依,走,你喝多了,哥哥带你回房间休息。”

秦依依依旧固执的看着苏景辰,他只是眉头微蹙,眼神复杂望着她,并不开口说点什么。

可她执意的想要一个回复,想也没想就一把甩开了秦子阳的手,大声地说道:“你走开!我今天一点酒都还没喝,我怎么可能会醉!”

甩开秦子阳手的同时,秦依依上前了一步,一脸激动的看着苏景辰,道:“景辰哥哥,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不是什么酒后胡言乱语,我是真的喜欢你!”

其余人等都窃窃私语的讨论了起来,安以柔也神情担忧望着秦依依。

秦老爷子脸色却是越发难看,最后忍无可忍地说道:“还愣着干嘛!给我带她回房间休息!”

秦子阳被逼无奈,又上前一步,“依依,听话,先跟哥哥回去休息。”

秦依依性子向来就倔,而且从小到大都是掌上明珠,被宠得向来无法无天,望着不言不语的苏景辰,她固执想要一个答案。

“景辰哥哥你说话啊,你也喜欢我对不对,不然你怎么会对我这么好,你说话,你告诉我好不好?”

苏景辰垂眸望了一眼秦依依,眼角余光却莫名其妙的瞥向了叶思远,片刻,他抿了抿唇,一脸歉意地说道:“依依,对不起,我想你可能误会,我这些年来对你的照顾,真的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妹妹来看待,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秦依依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望着苏景辰。

本以为告白之后,她笃定苏景辰一定会答应跟她在一起,甚至觉得他也会跟她喜欢他一样喜欢自己。

可现如今,出现截然相反的情形,让秦依依一时难以接受。

秦依依摇着头,眼里有了白色的雾气在聚集,渐渐凝固成晶莹的泪珠,在她眼眶里打转。

她脸色微白望着苏景辰,摇着头,喃喃自语地说道:“不是,不可能,你明明对我这么好,不是喜欢我,那是什么,不是这样……”

秦老爷子脸彻底黑了,怒气冲冲的拿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直接拉住秦依依的手腕,压低了音量说道:“够了!先给我回房间去。”

秦老爷子想拉着失魂落魄的秦依依往屋里走去,却不料,她反手一扬,直接将秦老爷子的手给甩开了。

秦依依红着眼眶望着秦老爷子神情严肃的脸,心里委屈一下子就涌现上来,不管不顾地吼道:“爷爷!你凭什么自作主张给我订下婚约!我的幸福,应该是我自己来掌握,你凭什么这么专断独裁!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

“你……”

秦老爷子气得手都在颤抖,正想开口骂秦依依两句,就见她直接抹了一把眼泪,转身,二话不说就往别墅门口跑去。

“秦依依!你想去那里,你给我回来!”

可秦依依对秦老爷子的怒吼声充耳不闻,快速的往前跑,白色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在门口的夜色之中。

秦老爷子是又气又急,重重的将拐杖掷在地面两下,看向秦穆林和秦子阳,焦急地说道:“你们俩还愣着干嘛!赶紧追呀!”

秦穆林和秦子阳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快步追了出去。

秦老爷子站在原地,心急如焚,对于秦依依这个孙女,他是真的疼入骨子里。

秦子阳和秦穆林跑过去大概几分钟,就一脸焦急的跑了回来,秦老爷子见只有他们两个人回来,生气地问道:“依依呢?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她人呢?”

“爸,我们跑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依依将车开出老远,我们只能看到她车尾灯。”秦穆林一脸担忧地说道。

“那你们还傻傻跑回来干嘛!赶紧开车去追呀!”秦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爸,你别着急,我们这就去追。”说着秦穆林转头冲何文娟说了一句,“你看着爸,我和子阳去追依依。”

秦子阳急匆匆又朝门口走,经过苏景辰身旁时,他恨恨的说了一句,“等找到依依,我再跟你算账!”

苏景辰脸色微变,抿紧了唇,却什么都不说。

安以轩和安以柔也急急忙忙跟过去找秦依依。

叶老爷子看着生日宴现场都乱作一团,眉头紧蹙,略微担忧了起来,推了推身旁的叶思远,道:“你也别傻愣在这,赶紧去帮忙找依依。”

叶思远难得没有反驳,点了点头,也快步的跟在了秦子阳他们身后出去。

非宠不可:诱人甜妻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非宠不可 或 诱人甜妻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 花鸟画让家美得像世外桃源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越来越享受生活,布置家居更是一丝不苟,高档的室内装修必然会选择挂上一幅好的字画来装饰,这样不仅为空白的墙面上填充一丝空白还能提振居室风水,烘托极高的艺术品位,还能为高档的家居营造非同一般的艺术美感,定会受到相辅相成的效果。随着挂画成为装饰家居空间的时尚潮流,不过每个家居空间的功能不同,所需的挂画也有不同,比如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进门挂画是很有讲究的,俗话说“开门见山”,正对大门的地方打开之后,人们往往会被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吸引,所以正对大门的第一印象,

  • 独立的背后

    独立电影就是没市场?喜欢电影的我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拍个人的东西不挣钱,没人看。所以应该先拍商业,再用这些钱去拍个人的东西”。我想:拍商业的,是自己喜欢的吗?自己不动心,能成为作品吗?不成为作品,观众会买单吗?那除了被喷,消磨了对电影的热爱,还剩下什么?经常看电影的人,喜欢了解电影背景的人会发现:还是有很多不错的独立电影,因为它的成功让大家忽略了这是一部独立电影。而且,有些导演都未曾接触商业,从处女作开始就一直坚持独立。比如:大陆导演忻钰坤导演的处女作《心迷宫》这部电影甚至在开机前几个小时还

  • 什么,喝普洱茶也有境界之分?!

    喝茶就喝茶,竟然还有境界之分确定不是在逗我?!就像茶友也分小白和资深所以喝普洱茶讲境界,貌似也有一定道理如果你也在喝普洱茶你的“境界”是第几层呢?虽然爱喝茶的原因各种各样但喝普洱茶都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追求的是香气。当然,不该出现的工艺香和异杂气息,比如“焦糖香”“霉香”等除外。普洱茶具有的香气,通常包括品种香、地域香和陈香。▼然后追求的是滋味。浓强不走水,纯正无异味,这可是好茶的标配只有茶香没有茶味,那还叫喝茶吗?▼最后上升到触感层次。生津无涩感,不刺舌不锁喉,汤感粘稠,才可称

  • 农业部全面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计划

    本报讯(记者卢静)为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央1号文件和全国农业工作会议精神,围绕实施食品安全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掌握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状况,切实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根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食品安全法》《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管理办法》的规定,近日,农业部印发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作为2018年农业部“农业质量年”活动的重要措施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突出“三个重点”。一是突出重点指标。进一步调整完善

  • 幸福与好运的背后,是看不见的自律

    01清晨5点,我照例自然醒来,来到书房拉开窗帘一看,外面黑漆漆的一片昏暗。昨晚下了一夜的雨,小区里坑坑洼洼的地面积了深浅不一的水,呼呼的北风从阳台上吹过,声音好吓人,我被冻了一下,打了个喷嚏,怕吵醒家人,赶紧用衣袖捂住口。冬天不愧是冬天啊,还真冷。每天的这个时刻,我都会先出去晨跑一圈,再回来给孩子们做早餐,然后去上班。春、夏、秋三个季节还都挺舒服,可现在有点难熬了,冬季注定是不好受的,又阴又冷,尤其大清早的,能有动力钻出温暖的被窝就不错了,更别提这两天还都阴雨绵绵,雪上加霜。我开始犹豫了,好冷,

  • 画家陈焕强应邀参加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

    近日,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在北京星光影视基地隆重举行,画家陈焕强(中国画鸡强)应邀参加,并接受了CCTV中央电视台采访。陈焕强向与会的慈善家赠送国画作品“奔向好日子”及书法作品“海纳百川”。由于陈焕强老师的作品独特,主题鲜明。为传播正能量、宣扬中国精神、激励上进、增强企业凝聚力、促进家庭和谐,深受各界关注,为人类和谐作出了贡献。荣获《2017中国书画年度十大人物奖》,文化部领导现场为他颁奖。

  • 青少年篮球训练营-金杯之杰夏令营活动介绍

    金杯之杰篮球夏令营,金杯之杰羽毛球夏令营,金杯之杰乒乓球夏令营,金杯之杰运动夏令营,孩子在参加完夏令营活动之后,会在哪些方面有所提高?参加篮球冬夏令营能学到什么内容呢?通过参加各个年龄阶段的篮球夏令营,能让更多青少年接受正规篮球训练,树立青少年的团队合作精神,发掘中国篮球运动的后备人才,提高同学们的健康意识、挖掘潜能、培养团队的协作意识,增强兴趣爱好,快乐健身,快乐生活,充分发挥孩子的优势天赋,取长补短,增强同学的身体机能调整到良好状态,并提高身体素质,掌握篮球技能丰富同学的假期生活。篮球夏令营

  • 建盏是什么?教你识别建盏的7大瑕疵!

    高温与火烧的结合,诞生出人工与自然绘制的艺术精品,我们日常在市场上看到的建盏精美绝伦。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价格重重刷新最高拍卖价,让人们错觉地以为建盏每一个烧制成型或者出土的建盏文物都如此美轮美奂。事实上真的如此吗?从烧制的工艺上来说,建盏相比起其他的各大瓷器来说,烧制成型的几率和工艺过程都相当复杂,甚至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位成名已久的工艺师傅,相隔好几个月都无法烧制出优秀的建盏。一个建盏想要达到完美无瑕,那至少在胎土、釉料的配比上要精准,在烧制过程中时时刻刻都需要把控好温度和火候,以保证建盏整体受热

  • 齐白石画论妙语

    齐白石画论妙语‍1、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神形俱见,非偶然可得也。2、欲立艺者,先立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勿道人之短,勿说己之长。3、不叫一日闲过。4、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5、作画妙在于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不似之似,天趣自然,因曰神品。6、寿高未死羞为贼,不辞长安作恶饕。7、任君无厌千回剥,转觉临风遍体轻。8、作画先阅古人真迹过多,然后脱前人习气别造画格。乃前人所不为者,虽没齿无人知,自问无愧也。清逸,不慕名

  • 一眼看懂中国六大茶类产地分布,让你直观感受中国茶!

    我国是产茶大国,那么你知道哪些地方盛产什么茶吗?如果知道的不完全,那就跟着小沫一起来学吧~六大茶类产地分布之一:绿茶绿茶是六大茶类中唯一的不发酵茶,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茶类,各个茶产区几乎都生产绿茶。中国生产的茶叶约有70%是绿茶,北到山东、陕西、甘肃,南到海南,都生产绿茶。其余还包括:浙江、江苏、安徽、河南、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四川、重庆、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几乎涵盖了南方各省。1959年评选的“十大名茶”中,绿茶占了六席,分别是:西湖龙井、碧螺春、黄山毛峰、庐山云雾、信阳毛尖、六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