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无情总裁独宠野蛮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8/1/11 21:03: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无情总裁独宠野蛮妻

第一章 乌龙事件

帝都最大的不夜城之一帝宫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销金窟,一入夜,这里流光溢彩,灯火通明,其繁荣程度堪比解放前的大上海。无删节无情总裁独宠野蛮妻免费阅读全文

第九层是歌厅,来唱歌的客人都是帝都的大人物,或权势滔天,或商业大亨,陪唱的公主清一色的名牌大学生,还有一些嫩模和小明星也会来这里做兼职赚外快。

季子晴身穿一袭淡紫色的修身旗袍,大腿的开叉拉的极高,走动之间,露出白皙纤长的大腿,十一厘米的高跟鞋踩在水晶地板上,精致清丽的脸上挂着风情万种的笑容。

她撩了撩烫成大波浪的酒红色卷发,烈焰红唇勾起一抹勾魂摄魄的弧度,路过她身边的侍应生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突然她手里的对讲机响起了,她按下了通话的按钮,一道惊慌的女声含着哭腔传过来,“季经理,不好了,刚才给009送去的姑娘不小心跑到006去了,不知道哪个缺德鬼把门牌弄反了!”

“那如花现在在006?”季子晴笑容一滞,惊的差点把对讲机扔了出去,她强迫自己定下心神,冷静自持的道,“你别急,我来处理!”

关了对讲机,季子晴脚步匆匆的赶往006包厢,九层的服务公主的确个个美貌无比,但不包括如花,如花是她花大价钱聘请来的,其貌不扬,一脸的美丽青春疙瘩豆,是她专门用来对付她那个不成器哥哥的秘密武器!

知道季子墨今天约了狐朋狗友来到帝宫,且在第九层的009包房里,她立马迫不及待的把如花送了过去,却不料如花竟然跑到了006!帝宫的客人都来头不小,莫名其妙被送了一个低质量的公主,他们能善罢甘休吗?只希望006的客人比较好说话,别太斤斤计较。

都怪该死的季子墨,好好的季氏集团继承人不把重心放在事业上,非要每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边咒骂边来到006的包厢门口,季子晴深吸一口气,礼貌的扣了扣三下门,“您好,我是这层楼的经理,方便进来吗?”

话音落地,装修奢华的门被拉开,一个面容俊美,张扬妖孽的男人映入眼帘。

他穿着一袭白色休闲装,挑起狭长的丹凤眼,一手抵在门框上,对着季子晴慵懒的挑眉,一口的京腔正宗而流利,“帝宫的公主都是这样的货色吗?就算是随便在大街上拉个女人也比她漂亮的多吧?”说着,他一指站在角落里的如花。

如花怯怯的向季子晴投来求救的目光,季子晴尴尬的拢了拢头发,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荣辱不惊的开口,“这件事儿是个误会,我马上去给你们安排九层最漂亮的姑娘,保证让您喜欢,作为我疏忽的弥补,今晚上你们所有的消费都算在我的账上,不知这样您可还满意?”

她的态度不卑不亢,应对的措施也很合理,男人玩味的目光在她高挑的身材上流连了几秒钟,然后看向她无可挑剔的精致小脸,语气略带一丝轻佻,“自罚三杯,当请罪了,如何?”

季子晴微笑着点头,“没问题。163女人网”说完,男人挡着门的手臂放了下来,双手插兜的往里走,“进来吧。”

季子晴款款的跟在他身后,帝宫的包厢装潢的很豪华,吊顶是施华洛世奇的水晶打造,旋转的彩灯在偌大的空间里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她有些不适应这刺目的灯光,下意识的遮了遮眼。

“今天可是少皇做东,说帝宫的公主美如仙,我本来还打算大开眼界呢,结果...啧啧,大失所望!”男人一边倒酒一边感慨。

殊不知,季子晴在听到‘少皇’二字后顿时整个人都僵硬了,浑身的血液顷刻间聚集在头顶,大脑充血的她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挡住视线的手慢慢的放下来,一点一点的扬起长长的眼睫毛,呆滞的眸光撞进一双深不见底的幽暗深瞳里,她僵直的脊背更加硬邦邦了,几乎迈不开步子。

邢少皇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骨节修长的手指握着一杯红酒,褪去了西装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一大片小麦色的肌肤,散发着无声的诱惑。

“喝。来自163nvren.com”倒好了酒的男人把被子塞到她手中,言简意赅的吐出一个字。

第二章 什么关系?

他的声音打断了季子晴的呆滞,她勉强笑了笑,几次呼气吸气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她接过递过来的红酒。

冲沙发上的邢少皇嘲弄的一撇嘴,“想不到在商界有着五好男人的权总裁竟然会屈尊降贵的来帝宫这种声色场所,果然你在业界的好名声都是浪得虚名的么?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我今天算是领教到了。”

季子晴的语气充满了火药味,和邢少皇呛声的味道浓郁,屋内的气氛一下子降至冰点,那个陌生男人讶异的吹了一声口哨,“美女,你胆儿很大嘛,在帝都敢和少皇作对的人屈指可数呢,有勇气!”

“权九公子,我好心奉劝你一句话,少和这种人面兽心的男人交朋友!当心你哪天被人卖了还帮着他数钱呢。”季子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邢少皇,被他无视自己的态度瞬间激起了怒火,言语越发尖锐刻保

“你认识我?”权九戏谑的眼神在邢少皇和季子晴的脸上来回的穿梭,脸上赤裸裸的写了几个字‘你两有奸情’。

“权氏的小公子嘛,大名鼎鼎,谁不知道呢。”季子晴讽刺的笑了笑。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季经理,你好像忘了你进来的目的吧?”突然,沉默不语的邢少皇幽幽的开口,他的声音偏低沉,很有辨识度。

他冷淡疏离的称呼瞬间就把季子晴高昂的气焰压了下去,唇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

邢少皇总能轻而易举的挑起她的火焰,又总能不费力气的浇灭她的怒火,他就像一个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君主,高高在上的俯瞰众生,杀伐果断,不给任何人留情面。

果真是凉薄无情的男人,除了在家里,不管在任何场合,他看见自己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不曾有丝毫的假以辞色。

她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苦苦的坚持,痴痴的等待,能换来等价值的回报吗?

季子晴绷紧的脸扬起颓然的笑,她仰脖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又从权九的手里夺来另外两杯,半点也不墨迹的喝完了。

冰冷辛辣的酒水从喉咙缓缓流入,心脏仿佛都被刺激的凉透了,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持起码的清醒。

权九兴味盎然的盯着季子晴,颠倒众生的俊脸上带着魅惑的笑。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如花,我们走!”季子晴把空酒杯放在桌面上,拉起角落里的如花就往门外走去,临出门前,她听到身后响起邢少皇清冷的声音,“麻烦季经理找两个上的了台面的人过来。”

“是,邢总。”季子晴脚步一顿,唇畔蔓延开来的冷笑越发幽凉。

006包厢的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隔绝了那道审视冷漠的目光,她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双腿慢慢瘫软,后背贴着冰凉的墙壁,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季经理,你怎么了?”如花有些不知所措的询问。

察觉到还有旁人在场,季子晴擦了擦眼泪,故作坚强的撑起一丝笑容,“没事,你去009吧,按照我之前对你吩咐,不用害怕!”

“好的,季经理。”如花点点头,迈着两条短粗的小腿走向走廊的尽头。网站163nvren.com

季子晴理了理头发,又拿出化妆镜补了补妆容,确认看不出哭过的痕迹后,才重新恢复成那个款款风情又妖媚撩人的季经理。

包厢里,权九翘着二郎腿,手臂懒懒的搭在沙发扶手上,斜睨着晃动着杯中酒液的邢少皇,眨了眨潋滟的眼眸,“你和那个季经理是怎么回事儿?她怎么一看到你就跟吃了炸药一样?跟刚进门的时候判若两人。”

邢少皇注视着红酒的水面荡开的圈圈涟漪,薄薄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深邃的黑眸泛着冰冷的色泽,“你知道她是谁吗?”

“你一夜情的床伴?”权九兴致勃勃的猜想。

“她是季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季子墨的妹妹。”邢少皇嗤笑了一声,抿了一口红酒,慢条斯理的回答。

权九顿时睁大眼睛,俊美的脸上一片不可置信之色,大惊失色的反问,“她就是季家的那个小公主?可是以她的身份怎么会来帝宫这种声色犬马的场所当一个什么狗屁经理?季家人难道就不管她吗?”

“管?季家人现在把烂摊子甩给我了。”邢少皇眯了眯眼睛,漆黑的瞳孔在彩灯的折射下闪着危险的光,右手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沙发扶手,造成一股逼人的压迫。

余光瞥见权九一脸茫然的表情,他狠狠的灌下一大口红酒,几个字儿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她叫季子晴,你确定你没印象?!”

第三章 他的老婆

“我该有印象吗?”权九喝下一口酒,突然脑海中掠过一个熟悉的名字。

季子晴...天呐!季子晴?

权九刚喝进嘴里的红酒噗的一下喷了出来,他却顾不上去擦脸上的酒渍,他浑身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因为太过惊骇,他连话都说不完整了,结结巴巴的道,“我记得几个月前...你...跟我说,你结婚的对象就叫季...季子晴....没错吧?”

邢少皇优雅的点头,清冷的笑意凝结在单薄的唇角,抿成了一线冷凝的弧度。

“卧槽!...”权九站起来走来走去,完全消化不了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指着邢少皇,脸上的惊愕一压再压也压不下去,“当时我还以为你是逗我玩儿的,没想到...他妈的!你怎么不早说!”

“你什么时候见我开过玩笑?”邢少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风轻云淡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冷意。

权九愤愤的瞪了他一眼,邢少皇!你就不能早点提醒我吗!害的他竟然对季家的小公主口不择言,还强迫性的逼她喝下了三杯酒!

可是,季家的小公主,邢氏集团的少夫人为什么会跑到帝宫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还当起了一个负责拉皮条的‘妈咪’。

一眼就猜出了他的疑惑,邢少皇顺口解释了一句,“她爸爸对我家老头子有过一次救命之恩...”

“你不会告诉我,你是被被逼迫才娶的季小公主吧?”权九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不可思议的问,“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用婚姻报答救命之恩的说法?这算什么?挟恩情以令后辈?难怪你对季子晴不感冒,原本是硬塞给你的。”

邢少皇不置可否,“季家的嫁妆很丰厚,我不吃亏。”

“合着你是因为这个才答应娶她的?”权九摇摇头,一脸替季子晴打抱不平的表情,“她嫁给你这样的人渣算是白瞎了,我得赶紧去把她从火坑里拉出来。”

“别去了,就算你再努力劝说她也不会搭理你。”邢少皇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漆黑的烟瞳里,是一片的漠然,“对于不识好歹的女人,好心规劝只是浪费唇舌罢了。”

而刚刚走至包厢门口的季子晴,顿了下来,双唇抿的紧紧的,脸部肌肉也怪异的崩了起来,清澈的水眸带着倔强。

这桩婚事是她恬不知耻求来的,她也知道这样不择手段会引起邢少皇的反感,但她不在乎,她爱了他十几年,爱到粉碎碎骨也在所不惜!

“乐曦...”突然,她听到邢少皇呢喃的叫了一个女人的名字,她呼吸蓦然加重,手心里攥着的对讲机几乎被捏的变形,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他还在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她苦涩的笑了笑,听见权九惊讶的询问声,“乐曦都出国了,这两年不会回来,你怎么还忘不了她?”

“乐曦她...”声音越来越远。

不想再从他嘴里听到任何诛心之言,在心脏鲜血淋漓之千,季子晴飞快的敲了敲门,口里喊着,“打扰了。”顺势推开门,“2号,3号你们进去好好伺候权九公子和邢总裁。”

帝宫的公主牌号按照长相排名,越靠前的越漂亮,这2号3号是从首都大学刚刚毕业的,前段时间还出演过一部电视剧的女配角。

一个清纯如百合,一个美艳似妖精。

两个女人袅袅婷婷的走了进去,季子晴也不看包厢里的情况,直接一弯腰,客气的道,“请两位玩的开心,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季经理也进来坐坐吧,毕竟初次见面,想和你多聊聊。”此刻权九对季子晴抱着强烈的好奇心,拉住她的手将她拖了进来,然后一指2号3号,“你们去伺候少皇。”

邢少皇的名字在首都无人不知,2号3号一听她们的服务对象竟然是邢式的总裁,顿时激动难忍。

连忙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边,柔若无骨的娇躯主动的贴了上去,“邢总裁的名字我们可是如雷贯耳啊,没想到邢总长得比电视上还要好看。”

邢少皇微微一笑,对两人的投怀送抱来者不拒,揽住她们纤细的水蛇腰,脸颊偏向其中一个的耳朵,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2号3号顿时笑的花枝乱颤。

媚眼如丝的捶打了一下他精壮的胸膛,嘴里不依不饶的叫着,“坏死了,讨厌...”

眼前的一幕暧昧且撩人,季子晴目不转睛的盯着邢少皇的脸,连权九把她拉紧包厢都浑然不觉。

她知道,邢少皇这是故意做给她看的!他是在报复她!

第四章 如此兄妹

帝宫的公主都是训练有素的,只陪酒陪唱从来不会出卖身体,但一看到邢少皇,就连平日里装清高的2号3号也迫不及待的想主动献身,毕竟邢少皇有钱有权,年纪轻轻已式跨国公司的总裁,巴上了他,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看着三人打情骂俏,季子晴心上的肉仿若被活生生的撕扯开了一块,血肉模糊,贝齿紧咬着,有血丝从唇瓣上渗出,她保持着原地不动的姿势,死死的盯着沙发上面色柔和的邢少皇!

他从来都没有用这么温柔的目光看过自己!

在自己眼皮子下勾搭她季子晴的男人?还敢明目张胆的在她的地盘上和她的男人你侬我侬?那就做好被扫地出门的准备!

权九一直注意着季子晴的脸色,被她眼里的恨意惊住了,他忙不迭的开口,“季小公主,少皇他...”

一句话还未说完,季子晴突然挣脱了他的手,直直的冲过去,一把扯开赖在邢少皇身上的两个女人,高高的挥起巴掌,不由分说的给2号3号赏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包厢每个角落,2号3号被打懵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齐齐发出一声尖叫0你干什么!你个疯婆子!”

“给我马上滚!”季子晴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她怕下一秒她会忍不住的把这两个该死的女人千刀万剐!

也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骇人了,涉世未深的2号和3号对视一眼,然后捂着脸呜咽着跑了出去。

季子晴平复着急促的胡须,眼尾的余光瞥见邢少皇双手抱臂的靠在沙发背上,先前温和的脸色被一片冷漠所取代。

他用淡淡嘲讽的目光看着她,对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半点也不惊讶,似乎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心口燃烧的熊熊烈火犹如被一盆凉水浇下,她感觉浑身上下都是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她下意识的咬唇,尝到了腥甜的血腥味,这才发现下唇被她咬破了。

“你...”满腔的愤怒找不到一个宣泄口,季子晴高耸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积压了太多的委屈不知道该怎么出口,她想问什么?

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为什么对她的付出视而不见?又为什么如此不遗余力的羞辱她?

“你刚刚出手的时间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了半分钟。”邢少皇面无表情,深暗的眸子是彻骨的寒冷,声音没有一丝的起伏,就好像在四平八稳的在叙述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实,“下次你可以再快些。”

他平静无波的话比世界上最锋利的刀子都要伤人!季子晴身子一颤,如一片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落叶,她倔强的抬了抬下巴,不让眼里的泪水滚落,她以为这半年她已经习惯了他的不近人情,可每次面对,她的心依旧痛的难以呼吸。

权九感觉这两人古怪极了,想凑过来打圆场,包厢门却突然被人推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闯了进来,脸色焦急,“经理,009的客人吵起来了!您赶快去处理吧。”

季子晴这才想起她还有一场硬仗等着去打的,她收拾了一下脸上难堪的表情,目光从邢少皇波澜不惊的脸上掠过,红唇无声的一开一合,表达出她的意思,“我不会放弃的!”

说完,她转身潇洒的出了包厢,人前,她还是帝宫有手段有谋略的季经理,人后,她是高高在上的季家小公主,无论在任何时候,她的自尊和骄傲都不容人践踏!

冲进来的女人九十度鞠躬给权九和邢少皇再三致歉,权九摆摆手说没事,邢少皇深邃阴鸷的眼神直到季子晴转身消失了也没有收回来。

进了009,包厢的门大敞四开着,里面一片狼藉,酒瓶的碎片满地都是,高档定制的桌椅也被掀翻了。

季子晴才接近门口,冷不防一个红酒瓶就砸到了她脚下,她吓了一跳,然后镇定下来,环着胳膊看着正砸东西的男人,似笑非笑的开口,“季子墨,你还真有出息,撒泼撒到帝宫来了。”

“季子晴!?你怎么在这里?”季子墨一惊,停下了砸东西的动作,朝门口看去,他穿着白色的休闲裤,上身是天蓝色的衬衫,容貌和季子晴有三分相似,长相偏阴柔,但五官却很精致,气质有点儿像最近刚出名的某一个国民男神。

“你能来这里,我为什么不能来?”季子晴扫了包厢内一眼,里面还有三个看穿着打扮显得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她认出了那三个人都是富二代,靠家里的钱每天吃喝玩乐,和季子墨是同道中人。

无情总裁独宠野蛮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无情总裁独宠野蛮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国士无双15章(第15章 日内瓦公约)

    原标题:国士无双15章(第15章日内瓦公约)小说名称:国士无双第15章日内瓦公约回到基地内部,夜神和虚渊玄立刻就坐到了电脑前。夜神回头一看,见还少两个人,疑惑道,“咦,刚才还在后面的,人呢?”“在外面。”月淡淡的看了夜神一眼,走了进来。楼梯口,两个注定了今生今世要产生无数羁绊的人相遇了。“你在等我。”看见那个隐藏在黑暗当中的身影,叶凡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是的,我在等你。”“我猜你该不会是向我来道歉的吧?”乱露出迷人的微笑,“你很天真。”“呵呵,看来是我想多了。”“你很强。”乱放下了抱在胸前

  • 网游之天地浩劫15章(第15章 狗贼们沸腾了)

    原标题:网游之天地浩劫15章(第15章狗贼们沸腾了)小说名称:网游之天地浩劫第15章狗贼们沸腾了“方山兄弟,我的好兄弟,我终于把你盼来了!”李华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带着满腔的情感向方山跑了过去。方山被李华的热情吓了好一大跳,本能的就是菊花一紧,连连做出防备叫道:“你不要过来,你想干什么?”李华看到方山的动作,停下来,也有些尴尬的笑道:“太激动了,太激动了。”方山有些疑惑的问:“你怎么了?”李华愤慨地说:“还能怎么了,打不出这条狗!”方山看了看漫山遍野还在打狗贼的玩家们,有所悟的问李华:“掉落的几率

  • 鬼尊15章(第15章:无名女尸)

    原标题:鬼尊15章(第15章:无名女尸)小说名:鬼尊第15章:无名女尸烽火嘴角带着邪魅的笑,软腻的舌头舔着我的耳垂,声音略显沙哑:“不如为夫就流氓给娘子看看,如何?”我白了他一眼,用力推搡开,拿起衣服就逃到卫生间里头去了,即便是隔的老远,也能听到他在背后传来的轻笑声。今天是学校报道的日子,我本想尽快找份工作赚自己的生活费,可是现在看来也只能先回学校了。一路上,烽火都跟在我的后面,我有些不耐烦了:“你老是跟着我干嘛?”他笑的人畜无害,耸耸肩,问着:“为夫什么时候跟着你了?”我气愤不已,指着身边的路

  • 恋恋不忘15章(第十四章)

    原标题:恋恋不忘15章(第十四章)小说书名:恋恋不忘第十四章“先生你不要介意,她年轻时候头部受过伤,脑子不太清楚。”院长不好意思地向周彦召致歉。周彦召摇摇头,走到老太太的身边:“太太,你认错人了吧?”“你滚开——”那一瞬间,老太太几乎尖叫起来,“我就算化成灰,也不会认错你!你们周家人全都一样,全都是魔鬼!你们都该下地狱!全都该下地狱!”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周彦召缓缓直起身子,原本和煦的目光也一寸寸地、变得阴鸩。*****野蔓作品,请支持正版阅读*****接下来这几天,谭惜在以吻封缄渐渐如鱼得水。

  • 试婚15章(015 警告她)

    原标题:试婚15章(015警告她)小说书名:试婚015警告她秦晗奕将她压在他与座椅之间,一双锐利的鹰眸,死死的盯视着她。“叶以沫,我再问你一次,天使嫁衣为什么会穿在你的身上?”秦晗奕寒了声,刚刚的柔情早就已经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副逼供的架势。“你说我身上这条裙子?”她不得不说,我很喜欢这条裙子的名字。“别跟我装糊涂。”秦晗奕伸出大掌,用力扣紧她的下颚,逼问道。“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是他好心,见我裙子脏了,才将这条裙子送给了我的。”叶以沫忍住下颚的疼痛,表情极为认真的回道。不是怕了秦晗奕,只是见他如

  • 御鬼师15章(第十五章 老道士)

    原标题:御鬼师15章(第十五章老道士)小说书名:御鬼师第十五章老道士“这次你的任务是跟踪一个人。你要跟踪的这个人名叫罗风,此人犯案无数,是我们警局的常客。我得到线报,罗风现在正准备犯一次大案。我很担心,想要派人去跟踪一下他。局里大部分人罗风都见过,一旦被他发现容易打草惊蛇。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你最为合适。”李正拿出了一份资料,放在了我的面前。“跟踪?这个,总队,不是我推脱,在这方面我并不擅长。”我有些为难的说道。我的确没有推脱,跟踪这种有耐心的事情,对于我这个比较懒散的人来说,肯定不适合。“这个没什

  • 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15章(第015章 幽会)

    原标题: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15章(第015章幽会)书名: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第015章幽会双双忙走到门边,低声问:“是谁?”“是我。”门外那个人提高了声音。乔璎珞浑身一震,这个声音好熟悉,好像是白天遇见的那个捕头连子城。双双也听出来了,她迅速打开门,一个黑影闪了进来。他一身夜行黑衣,脸上带着黑色面罩,只露出两只莹亮如星的眼睛。他望向乔璎珞,缓缓伸手摘下面罩,那张冷峻清秀的脸呈现在她面前,正是连子城。双双轻唤一声,“连捕头,你来了。”连子城嗯了一声,眼睛依然定定地看着乔璎珞,脸上又露出白天那种哀伤的

  • 紫金大道15章(第十五章 八百年风风雨雨)

    原标题:紫金大道15章(第十五章八百年风风雨雨)小说名称:紫金大道第十五章八百年风风雨雨凌凤台有灵修五百,分为五个大队,共十个小队,这些灵修最低的也是淬体境,小队长地灵境,统领天心境,凌凤台将军或许是整个临江城唯一能与城主比肩的人物。临江城凌凤台火麟将军――魏泽端。魏姓?这将军莫非来自皇族?石天扬心中想到。凌凤台有五百灵修,城主府有三百,也就是说散落在外的灵修只有两百左右。毕竟一个人收集资源肯定比不上一个圣族,所以很多灵修者都愿意加入凌凤台或者城主府。但也有些灵修天性自由,不爱拘束,因此在外自己

  • 色字头上有只鬼15章(第015章 七日必死)

    原标题:色字头上有只鬼15章(第015章七日必死)书名:色字头上有只鬼第015章七日必死“占卜演算?”我很是好奇的看着司徒雅说道:“小雅姐,这占卜算卦的我在马路边可是经常的看到,全都是一些老头和老太婆,年轻人可没有去学这玩意儿的,你……”“你什么意思?”司徒雅脸色一沉有些不悦的说道:“咋地,看不起本姑娘?如果是那样的话,现在扭头转身立刻滚出去。”“……”咳……咳……我咳嗽了两声,一脸无语之色的说道:“那个……小雅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感到好奇而已,占卜算命什么的一般都是年纪大的才精通,你这么

  • 不想修真15章(第十五章 笑?急!)

    原标题:不想修真15章(第十五章笑?急!)小说名称:不想修真第十五章笑?急!她们听到这话马上笑了起来!那个皮肤白皙的女孩子显得比较害羞,还有点不好意思一样低头捂着嘴吃吃的笑。另外一个虽然也笑得捂着嘴,却是那种豪放的抬着头哈哈哈大笑!张真无语的看着她...“姐姐你也太装了,干嘛不双手叉腰的来笑嘛,这和你的笑声比较搭...”然后对方又笑得趴在那个害羞女孩子的肩膀上,一只手居然还捂着肚子。张真的注意力却一点点转移到了一别地方...“姐姐你这也笑的太夸张了吧~给哥留点面子行不行?”两个人都笑的一颤一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