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越过谎言拥抱你14章

2018/1/11 16:58: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越过谎言拥抱你

第十四章 薄荷深吻

“所以……”

“所以?”

他望过来的眼神过于专注深邃,心一窜一窜的,根本没法儿好好思考——

一时半刻,去哪里找条比国民男星出轨还轰动的新闻?

不知什么时候亦下了楼的菊姐拉开淡黄色大门,外面骤然沸腾起来,闪光灯咔擦咔擦,炫得眼睛压根睁不开。说明163nvren.com

“秦先生,欢迎您和何小姐下次光临。我们绿裙子承诺,只要您二位光临,必定一概谢绝其它客人。”

轰乱嘈杂中,菊姐故意拔高声音。

秦纵遥略颔首,算是回应,牵着何尽欢走到围堵得水泄不通的门口。

“秦纵遥?”

率先有人喊出来,紧跟着是争先恐后的提问和继续晃眼的拍照:

“秦先生今晚是和TY一起用餐吗?”

“秦先生,TY在里面吗?”

“这位是您女朋友吗?秦先生。”

“对于TY偷吃,秦先生怎么看?”

……

已有几分了然的何尽欢紧张得呼吸不匀,忽然腰间一紧,身体紧紧贴上旁边的男人。

揽住她的秦纵遥转眸,体贴询问:

“没事吧?”

脸颊像春风拂过的三月桃花般嫣红,她懵逼着摇头。网站163nvren.com

呜,真的吗?这么近这么温柔的秦纵遥,做梦都不敢去想哇。

眼前一闪的刹那,他再度垂首,准确无误的吻住她欲张未张樱红色唇瓣。胡窜乱跑的思维霎时全部消失,世界宛若空白,再没有任何嘈杂和灯光,清凉沁透的薄荷味儿从他唇齿间铺天盖地般度来,何尽欢全身僵硬,只有天生敏锐的味觉在欢迎突然强势闯入的薄荷味道,它带来一种类似触电般的快乐感觉,瞬间传遍四肢百骸。

——*——*——

回到城东面临抚琴河的高层公寓时,正好十一点。

换上棉布拖鞋,解开外套往沙发一扔,秦纵遥走到与墙同高、用来间隔客厅饭厅的整面白色流光木架旁,随意抽出一瓶红酒启开,慢慢往高脚杯中倒。房子装修风格极度简约,以黑白灰三色为主,曾被Jack戏谑完全一派禁欲系风格,此刻从瓶流入杯的猩红色液体是唯一的鲜亮颜色。想起临走前在反光镜里瞥见何尽欢久久站在宿舍门口眺望的模样,几丝莫名的烦躁无声潜入胸腔。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端起酒杯来到阳台,整座城市的旖旎夜色尽收眼底。

皎洁月色和灿烂星辉两两相映,夏日夜空,呈现出幽幽的孔雀蓝,美得深邃而纯粹。视线所及的远方是黑黢黢的山峦线条,往近一点,高高低低的建筑勾勒出城市的大致线条。晚风轻轻吹,拂面微凉,再无白天的灼热。河流两岸灯火连缀,俯瞰下去,犹如两条奢华璀璨的项链镶嵌在大地,亮闪闪的游轮或缓慢前行,或安静停靠。

“有什么想问?”

下车前,他问何尽欢。

她低头沉默,垂在耳旁的发丝微微卷成一个俏皮的弧度,令他蓦然想起六年前她脱口而出那句:校医先生,你有点三观不正吧。163女人网

半晌,就在他以为听不到什么时,女孩儿突然抬头,眼神类似羞赧,又有点奇怪,咬唇道:

“你说那句‘很会挑’,是讽刺吧?”

饶是见惯形形色.色的人事,他也为这个问题呆了一秒——

在自己没有任何征兆当众深吻,又和媒体言明两人是在约会,想问的居然就是这个?

他不答反问:“何以见得?”

“阿圆忠心机灵,可是临场应变还不够,我呢,菜鸟一只。带两愣头青出来吃饭,没事倒好,有事就完蛋,帮不到什么。”

心思倒灵巧!

露出一丝稍纵即逝的浅笑,他施施然又问:“如果我说不是,你信么?”

“不是?”她看起来既开心,又苦恼。

“不是。阿圆为根本不值得的雇主辩护,这是忠心,也是勇气。至于你,不要以为我没看到你偷偷拉她想阻止,这证明你看出TY会不高兴,或者说,你知道他是什么人。”慢条斯理的讲完,秦纵遥才发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说过这么多字,他的生活确实忙碌,只是,很多时候不需要说太多的话,而且,他本身也是沉默如山的人。网站163nvren.com

车灯晦暗,何尽欢两枚水银丸似的眼睛却晶亮晶亮的,里面隐约含着他不愿意直视的倾慕。

是的,倾慕。

“怎么回事?要不要马上联系封锁消息?”

伴随密码锁嘀嗒一声,身后传来徐唐焦急的询问。

这房子,除开自己,只有徐唐的指纹被允许,而且知道密码。

他回过身来,微风扬起发梢,潇洒倚在阳台栏杆上,平淡复述出某天在网上扫到的标题:

“秦氏掌权人不近女色,疑是同性恋。辟谣。”

“这种时候,还有心思玩笑,明天……”私底下两人关系非常要好,徐唐懒得客气,解开黑色西装外套搁沙发,径直给自己倒了一杯,走到波澜不惊,胸有成竹的男子身旁,“不,不要明天,今晚你和女人约会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潭城,明天见报又是一轮高.潮。163女人网媒体,股市,商联,曾氏,梁氏,统统随之会有各种反应,最重要的是,老爷子只怕明天大早就会召我回宅子问话。”

“我知道。”秦纵遥了解徐唐的担忧。

“全想好了?”

月色皎洁,落到酒杯里,红色液体越发潋滟。

秦纵遥沉默良久,沐浴在清亮月华中的五官少了一份冷峻,多了一份寂寥。

徐唐不作声,俯瞰眼前大好城市夜景,临近午夜,风中携裹凉意,心头忽然记起念书时背诵过的五个字:高处不胜寒。每晚独自在城市高处遥望车水马龙万家烟火,纵遥内心深处,何止是寂寥?如果一个女人能让他稍稍开怀,即使掀起惊天风浪,又怎么样呢?横竖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么多年,他太累了。

“是。”秦纵遥举杯,和徐唐碰了碰,“来之前,查过她的资料?”

“没时间深挖,秘书弄到一份简单履历,我注意到一条:姓何,父母双亡。”

“是她。”

红酒缓缓滑入喉管,细腻绵长,早有猜想的徐唐还是有些小小惊讶,旋即严肃指出:

“纵遥,老爷子会第一时间查清楚她是谁。曾氏梁氏同样会,而且不会放过大做文章的机会。”

深深望向好友兼助手,秦纵遥露出难得的浅笑,清俊眉眼间全是早已想好的了然。他将自己在绿裙子几乎是刹那间做好的决定、想好的棋局慢慢道出,听得徐唐时不时面露惊异,最后表情停留在满心满意的佩服。认识多年,自然见识过多次秦纵遥的谋略及手段,而刚刚所听到的让他的见识又上升到一次层次——

聪明人行事布局,自然比普通人快,若聪明人还极会逢势借势,并短时间内想至深远谋设为局,那么,足以掌控局势。

这就好比下棋,走一步想三步,甚至是接下来对手和自己的十步,胜算必定大于走一步想一步的人。

难怪连一向眼高于顶的父亲都说,秦纵遥是他见过心思最深的学生,只有他想做或不想做的事,大抵没有他做不成的事。

“你说的,我大概明白。”徐唐摇动所剩不多的酒,几经斟酌还是问出来:

“不过,为什么?”

问题似乎触碰到了什么,秦纵遥仰头,一饮而尽。

优雅走到吧台,换杯倒上俄罗斯空运来的高纯威士忌,秦纵遥往高脚凳上一坐,望向阳台的眼神仿佛透过徐唐看到了远处:

“下车时接到于叔代发的消息,慕清即将回来,命我亲自去接。”

秦慕清……

有时候吧,徐唐真心觉得一个家庭基因太好也令人头疼,像秦家,个个聪明绝顶出类拔萃,应付老爷子已有难度,又回来个秦慕清。

秦慕清是秦纵遥的堂兄,父亲秦任重已故,母亲林咏尚在世。

据说,秦任重其人,仪表堂堂,温文尔雅,一门心思扑在学术与科研上,颇有君子之风,而且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用现在的话来讲,年轻时就是一超级学霸,特别向往清华大学,可惜最后还是失之交臂。这是秦任重的人生遗憾,为此,他给儿子取名慕清。不过,对消息查找追踪尤其厉害的徐唐还知道另一个版本,说“慕清”二字并不单是仰慕清华大学的意思,而是他深爱过一个名叫清的女子,两人未成眷属,以至于抱憾终身。

事关秦家长辈,而且早已逝去,这件事徐唐从未跟秦纵遥求证过。

至于秦慕清本人,知书达理,进退有度,深得秦道远喜爱,比对儿子秦纵遥还要亲上几分。

“我代你去吧。”他同样走回吧台,暗叹真是命苦,不得不又多出一分警戒。

摇摇头,有心入醉的秦纵遥灌了两口酒,轻描淡写道:

“几年不见,他或许变了。”

“少喝点,明天还有不少事要面对。”徐唐笑笑,不做任何评论,故意转换话题:

“老爷子要是明天叫我去问话,怎么答?”

“就说,她和我,正在热恋。”

越过谎言拥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越过谎言拥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吻安昨夜爱人5章(第5章)

    原标题:吻安昨夜爱人5章(第5章)小说名字:吻安昨夜爱人第5章自杀?聂连图眉峰紧蹙,握着电话的手用力收紧。这个女人,想干什么?!也不问问他到底折磨她折磨够了没有,竟然想死?哪有这么简单!想也不想的开门走出去,顿时卧室内一片空荡。穆欢还在卫生间里憧憬着一会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她迎着水龙头把自己冲的干干净净,两只手在脸上抹着水。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太久了!整整两年时间,她无时无刻不想着能和聂连图在一起的时光。为了这个计划她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而那个妹妹不过是个替身而已,她回来了,她就必须要谢幕了!从今天

  • 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5章(第5章 不好惹的男人)

    原标题: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5章(第5章不好惹的男人)小说书名: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5章不好惹的男人“别跟我提那个家!我早就没有家人了。早在两年前,你选择跟景蓉在一起,我爸连夜把我丢出国后,就没有了!”景兮怒声喝道。贺旭尧全身一震,冷冽的表情,终于出现了裂缝,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好半晌后,才沙哑的道:“景兮,这两年来,大家都非常关心你,特别是景蓉……”“闭嘴!你永远就只会护着景蓉那贱人。”景兮情绪暴躁的打断他:“贺旭尧,你也不必在这惺惺作态的为她说好话。你是什么德行,我也算看清了。哈哈

  • 恰逢爱你,情深不渝5章(005 囚禁)

    原标题:恰逢爱你,情深不渝5章(005囚禁)小说名:恰逢爱你,情深不渝005囚禁温念瓷离开医院后,就直接回了家。她准备和父亲谈谈,只要他能治疗好妹妹,她就会心甘情愿的嫁进季家,毫无怨言。可是,她才刚推门而进,就听到一段让她彻底心寒的对话……大厅里,沈素琴漫不经心的品着下午茶,一边对温立国道:“老爷,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想让念瓷乖乖嫁到季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忆瓷还在医院里呢,这事儿就是她的软肋,由不得她不同意……再说了,就算最后季家知道了,咱们也可以先预防一下啊。”“预防?怎么预防?”温立国不

  • 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5章(第五章 反唇相讥)

    原标题: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5章(第五章反唇相讥)小说:重生医女:邪王轻点宠第五章反唇相讥不久之后四皇子选妃,各家的嫡女都有参与的权利。全国上下,都是一片热闹的景象。秦风坐在自己的院落里面,喝着下人送来的茶水,听着丫鬟汇报关于选妃的事情。因为秦风也有可能成为王妃,所以将军也不再向以前一样不重视她,府上的人对她也开始客气了起来。秦风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她要不别人欺负,就要成为王妃。在古代这种封闭的国家里,地位决定身份,要想不被人欺负,就要有无上的身份。“还有三日,你们两人就要进宫了。”饭桌上,将军

  • 余生有你不寂寞5章(第五章 要不要去勾搭)

    原标题:余生有你不寂寞5章(第五章要不要去勾搭)小说名称:余生有你不寂寞第五章要不要去勾搭男人端过酒杯,血红的酒液映照他的脸全是人性最丑陋的一面。看着他一口喝下………看着肥猪般的男人昏睡过去,我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轻抿了一口,再点燃了一根烟,吐着烟圈,这才慢慢放松下来。我在酒里下了药,确实,这一个月我都是将男人弄晕才能逃脱虎口。否则不知道已经被多少男人上过了。一个月前,父母所在的医院打电话说李琛早欠了医院三个月的费用,如果不及时给,就要断药。甚至强行转院。我被逼无奈,白天

  • 邪医狂妃5章(第五章 妹妹为难)

    原标题:邪医狂妃5章(第五章妹妹为难)小说名:邪医狂妃第五章妹妹为难更何况,若是没有辰王的放纵,醉酒的冷子夜也不会……“离儿,不要哭了,都是爹爹没用,没有能力保护你,让你受了委屈!”箫忠卫的声音充满后悔无奈。“不!”箫离松开箫忠卫,连连摇头,乱七八糟的抹干眼泪,笑容中带着庆幸:“爹爹,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如果我昨日真的和冷辛辰洞房,那我才真的会痛苦而死!”她恨他入骨,又怎么能够忍受他触碰自己?如今状况,阴差阳错,却深得自己的心思!箫忠卫惊讶,不解的看着箫离,刚想开口询问,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

  • 神医弃妃5章(第五章 痛苦的滋味)

    原标题:神医弃妃5章(第五章痛苦的滋味)小说名称:神医弃妃第五章痛苦的滋味“是要喝水吗?”两个丫头的脸上都露着担忧的神色,东篱的眼中竟然还有未干的眼泪。两个丫鬟都是真心实意对原主的,原主竟然不知道。“东篱……咳咳……”林染想说一句完整的话,但是胸口太疼了。采菊连忙倒来热水递到她唇边说:“王妃喝口水。”林染不想喝,喝水更疼。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喝水,强提起力气说:“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这两个傻丫头,以为亲人就可以解决夫妻间吵架的事情?可能暂时会缓解,不过那也只是片刻的时间,但是等他

  • 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5章(第五章 辞职风波)

    原标题: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5章(第五章辞职风波)小说名: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五章辞职风波“秦主任,您这边请。”陈校长很清楚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男人分量有多重要,他怎么能够不客套。现在虽然他只是一个主任,但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自己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他那么很有可能仕途就算是到头了。在陈校长的带领下,一行人朝着学术报告厅走去。朱蕊妍觉得更加的不自在,因为她似乎注意到秦亦钊时不时会有意无意地看她一眼,但是眼神里却并没有什么善意。秦亦钊的眼神带着无尽的讥讽,仿佛是在看一个低贱的小姐,这让朱蕊妍感到屈

  • 不负流年不负你5章(第五章 裴靖,你疯了)

    原标题:不负流年不负你5章(第五章裴靖,你疯了)小说名字:不负流年不负你第五章裴靖,你疯了“哗啦啦——”冰冷的谁自头顶冲刷下来,一道道顺着我的额头流至衣服里,让我瞬间清醒,环顾一圈,才发现我竟然回到了和裴靖的婚房。“嘶……”正值初秋,单薄的衣服因为被打湿和我的皮肤紧密相贴,寒意无孔不入渗透进我的皮肤,未等我惊呼,下巴便被裴靖肆意捏住,“清醒了?凌雅,你缺了男人就会死吗?竟然敢出没那种地方!”裴靖为什么这么动怒?我怔愣片刻,忍不住反唇相讥,“裴靖,我和你已经离婚了,就算我真的被男人上了,和你又有什

  • 看淡人生情无悔5章(第5章 我的女人)

    原标题:看淡人生情无悔5章(第5章我的女人)小说书名:看淡人生情无悔第5章我的女人在他还在思索的时候,身下的女人却因为呼吸困难而下意识动了动嘴唇。唐慕心头一震,顺势将舌头滑入她的口中,湿热柔软的诱惑,让他再也把控不住,舌头灵活翻转,搅住她的甜美吮吸。唔,好甜。“我靠,唐慕,你到底是让我过来看病,还是让我过来看活春宫啊!”正在唐慕吻得有些入迷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不可思议的打断了他。他没看错吧,唐慕竟然在压着一个女人强吻,还是一个昏迷得不省人事的女人?!唐慕募地被打断,本来就很不爽,看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