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现言小说《直到我终于放弃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9 11:13:01 来源:网络 []

小说:直到我终于放弃你

第一章陆哥 邵嘉树找到了

盛夏的江丰市燥热无比,法国梧桐庞大的树荫丝毫没有起到遮盖阳光的作用。现言小说《直到我终于放弃你》在线免费阅读八点多的辰光早已热的不行,街上的人早已穿得清凉,来去匆匆并不想在着炎热的阳光底下多待。

陆离无疑是个另类。他里面穿了件军绿色的迷彩背心,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冲锋衣,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和一副口罩,形色匆匆地站在路边,手里拿着一根未点燃的雪茄,时不时拿到鼻间嗅着。

买家要求陆离亲自出马才同意进行交易,陆离的人在江丰市大大小小的角落分散着,两年前的亏使他疑心更加的深重,之后的交易都是他亲自去谈,这次也不例外。

陆离很久都没有接触到现代都市的气息了,藏在那隐秘的金三角不见天日,这一次在江丰市的交易倒是让他阔别两年再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不知不觉快走到了地铁口,正是上班的时候,高峰期间人潮涌动,时不时陆离就被人撞到了一边,他没有抬头,反而拿出打火机,想要点燃那根雪茄。

正当“噌”的一声点了火,一个焦急的身影撞到了他,撞掉了打火机。现言小说《直到我终于放弃你》在线免费阅读

“对不起对不起,我上班要迟到了,不好意思....”那人没回头,嘴里吃着东西说话含糊不清地,抱着包急匆匆跑进了地铁站。

恍惚间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陆离猛地抬头,寻觅了一会,因为站在地铁口,放眼望去满是流动的人群,只看到一个短头发的背影消失在电梯上。

短发....

陆离觉得自己魔怔了,只是差不多的味道而已,记忆中的那个女人有一头乌黑亮丽长到腰间的秀发。

没多想,捡起了打火机揣进兜里,随着人群进了地铁站。

邵嘉树匆匆忙忙地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面包,背着包跑着麻烦她索性就抱着包小跑了起来,没看清还撞到了一个人,打火机掉到了地上她来不及捡匆忙道了歉便跑下了电梯。

她住的公寓离花店有点远,所以她不得不早起一个小时来赶地铁。

霍夕洲给她这份花店的工作她很感激,她没有什么可回报的,只能勤奋工作。推荐163nvren.com

邵嘉树是个温柔懂得感恩的姑娘,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如果不是两年前的那次事情......她想她现在应该还是和那个毒蛇一般的男人生活在满是荆棘的金三角。

她突然又猛地摇摇头,怎么还会想到那个男人,两年时间还不够自己忘的吗?

不想了不想了,地铁门滴滴地响了起来,她跑了进去,直喘气儿。

不知是自己神经敏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邵嘉树敏锐的第六感总觉得这几天有人在不远处盯着她看。

盯得邵嘉树后脊发凉。

回过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只有地铁上看不到尽头的人群。

可能真的是敏感了,都相安无事地过了那么久了,邵嘉树自嘲地笑笑,单肩包的带子掉下了肩膀,她扶了扶。阅读163nvren.com

邵嘉树下了地铁,江丰市正值盛夏,八点多时候,她就忍不住撑起了遮阳桑两年的时间,不长不短,却让她对阳光产生了抗拒,曾经的她可以肆意在阳光下奔跑。而现在,她迫不及待地撑起了伞,她的皮肤现在白的靓丽。

陆离上了地铁,找了一个角落站着,低头看着脚上的皮靴发呆。

“您是孕妇您坐吧。我站着就行。”

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入陆离的耳边,他的心几乎是窒了窒,差点忘记了呼吸。

抬头。现言小说《直到我终于放弃你》在线免费阅读

他一眼就瞧见了不远处站在地铁门边的邵嘉树。她笑盈盈地扶着一位大肚便便的年轻孕妇坐下。

是邵嘉树吗?

陆离站直了身体,拉了拉帽檐让自己看的更真切些。

是她。

令他梦萦回绕的女人。

她剪了短发,以前的乌黑亮丽的长发早已不见。

曾几何时,她曾撒娇地拉着他的臂膀,欢喜地叫着“陆哥,陆哥,帮我编头发吧!我最喜欢你给我编头发了,你编的特别的好看,我不会把它剪掉的,我要留的很长,你可以一直给我编......”

17岁之前的邵嘉树,是他的掌中宝。163女人网

而现在19岁的邵嘉树,是他恨之入骨的女人。

他直愣愣地盯着邵嘉树,眼神里像是要将她烧为灰烬。

与此同时,兜里的手机震了震,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他掏了出来,扯下了口罩,露出些许青色的胡渣,声音低沉沙哑。

“喂。”

“陆哥,邵嘉树找到了,她逃到了江丰市,改名叫邵和玲,难怪我们一直找不到她。”

陆离听不见电话里头后面讲了些什么,握着手机的手紧紧攥地指节发白。他的表情终于有一丝龟裂,嘴角勾了一个没有感情额弧度,似是嘲讽,又似是满足地叹了一口气,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知道了。”挂了电话,他的眼睛依旧没有离开不远处女人的视线,良久,竟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口罩下的嘴唇咧了咧,舌尖抵了抵牙后槽,喃喃自语。

你销声匿迹了两年,可不又被我逮到了么...邵嘉树...你这个叛徒。

第二章邵和玲 我怎么记得你叫邵嘉树呢

陆离一路跟着邵嘉树来到了江丰大道,站在马路对面,他看见邵嘉树进了一家花店。帽子底下是看不清情绪的眼眸,盯着那个牌子看了很久,突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开始打字。

他搜了这个花店。

首页便跳出了花店的牌面,他往下拉了拉,手指顿祝

“江丰市连锁花店老板钻石王老五霍夕洲公开与其神秘女友邵和玲订婚!”没有公开女友的正面照,只有一张模糊的侧影照片。

是邵嘉树,化成灰他都认识的邵嘉树。

“真厉害啊,都知道傍上大款了。难怪要改名字.......”陆离不屑。

他转头看了看车流量,又看见人行道对面的红灯变成了绿色行走的小人,他大步迈向了对面的花店。

夏天是花店的淡季,销售其实没有特别好。

邵嘉树落个清闲,没顾客的时候,就在店里学习插花,将那些快谢了的花给自己练手。

过了一会,邵嘉树拿着喷壶走了出去,弯腰打算在玫瑰上喷点清水,突然感受到马路对面走过来的一道凌厉地目光。

邵嘉树抬头,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向她走了过来。她没多想只当是来买花的顾客,她起身笑盈盈地说道:“你好先生,买花吗?”

男人一直低着头,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便进了店里。环顾了好一会都没有决定下来。

“先生,你可以和我说说你要送给谁吗?送给女朋友的话我推荐你买我们这边新到的双枝蓝色妖姬......”

“就这个吧。”男人冷不丁地开口,让邵嘉树突然噎在了当场,这个声音,她听着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一时间愣着没说话。

知道店员碰了碰她的手,她才反应过来,失神地抱起面前的蓝色妖姬开始包扎了起来。她皱眉,强压住心中的不适,眼睛瞄向了站在门口的男人。他把自己包裹着很严实,在炎热的夏天算是一个另类,尤其是听到他的嗓音,她竟差点打了一个寒颤,可转念一想,陆离的声音似乎比他更清亮一点,她逃了两年,怎么还会被找到呢。

这么想着,花束扎好了,她无奈自嘲地笑了笑,起身递给了那个高大的男人。

“先生,一共两百二.....”

男人丢给她三张一百,邵嘉树想找钱给他,出门时却发现男人早已不见身影。

“怎么连钱都不要了......”邵嘉树嘀咕道又反身进了花店,却在转身那一瞬间,她看见了不远处垃圾桶边上那一束蓝的耀眼的妖姬。

陆离站在转角口,直勾勾盯着站在门口发呆的邵嘉树。

两年的变化,邵嘉树更美了。

美的滴血。

也让他恨得滴血。

养了她那么多年,到最后却反咬他一口。

当初就差没把她捧在心尖上了。他干的是掉脑袋的生意,可陆离却不舍得邵嘉树沾上一丁点那些要命的玩意儿。

在满是荆棘,肮脏不堪的金三角。他的邵嘉树是最干净,最纯洁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子,却让他差点,死在警察的包围圈中。

而她,却逃之夭夭,和另一个男人,竟然要订婚,还能笑得那么开心。

陆离不会允许邵嘉树就这么轻松的活下去。

站在刀尖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允许背叛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么想着,他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嘟嘟响了几声,对方接起,“喂?你好。这里是橘子洲头江丰大道店,我是店长邵和玲。”

陆离握紧了拳头,喉咙中似乎有东西卡着他,咕隆几声竟说不出话。

“喂?还在吗?”

沙哑难听的声音仿佛是一记重拳,刺痛了邵嘉树的耳膜。

“邵和玲?我怎么记得你叫邵嘉树呢?该回来了。”

第三章毁 是你毁了我

邵嘉树只觉得手机像一只滚烫的山芋,她差点拿不住手。

将手机扔了出去。

邵嘉树?

她不是邵嘉树,她是邵和玲。

脸色苍白的她,竟双手颤抖着拧断了刚送到的鲜花。

她想到了刚刚的男人,那个古里古怪付了钱又扔掉花的男人,熟悉的身影。后知后觉她突然是想明白了什么,猛地冲了出去,虽然早就不见那人的身影,可邵嘉树却固执地绕着花店走了好几圈。

最终只见被她扔出去的手机。

是陆离。

她相信,是陆离。他终究是找到了她。

为什么啊......明明是陆离狠狠毁了她,她拼命逃出了金三角,他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邵嘉树无力地蹲在地上,嘤嘤啜泣了起来。

直到店员过来拉她,她才回过神。

“和玲?你还好吧?”

邵嘉树倏地起身,进店拿了包,边走边说,“我先回去了,你帮我看一下店.....”说完,她也不管花店离自己住的公寓有多远,沿路拦了一辆的士,坐了上去。

她有点害怕,她想回家躲起来。

见邵嘉树上了车,陆离从暗处走了出来,紧跟着拦了出租车,“帮我跟上前面那辆出租车。”

快到公寓的时候,司机师傅不时瞥后视镜和反光镜,不确定地开口,“姑娘,后面有辆车,跟我们很久了。”

邵嘉树慌张地往后看,确实,因为这条路上几乎没什么车,一眼望去一目了然。一辆黄色的出租车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这辆车后面。

“姑娘,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仇家了?要不要报警?”司机师傅好心问道。

邵嘉树回了头,心脏不可控制地狂跳着,报警?谁能耐得了陆离呢?她还是扯出了一丝笑容,“没关系师傅,你就在前边给我停下吧。谢谢。”

“真的不用吗?”

邵嘉树依旧摇摇头。

下了车,邵嘉树没有回头急急忙忙走上了楼梯。

老式的公寓楼不高,没有电梯。楼道上都是堆起的杂物,还有人在楼道上架起了晾衣架晒起了衣服。

她租在顶楼,因为顶楼最便宜。

老师公寓楼像是现代化城市里特立独行的存在,彼此间挨得很近,却又有一番别样的味道,听说是民国的建筑了,但因为真的有些老,所以房租也不高。

这会正是上班上学的时间,公寓楼里很安静,没有往常晚上和周末的吵闹。

只不过现在,除了她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另外一双脚的声音,沉稳有力,不紧不慢,却一步步砸在邵嘉树的心上。

是一双男人的脚,声音越来越近。

拿钥匙的手几乎拿不稳,对了好几次都对不准钥匙孔,邵嘉树急得想哭。终于插了进去,她快速开门闪了进去。

关上门那一刻,却被一只大手挡住了,邵嘉树没站稳往后倒去。

站稳后便感觉到一片阴影压了下来,随着门重重关上,邵嘉树的心也为之一沉。

“跑什么?”沙哑的声音一起,邵嘉树抬头,看见了她梦里无数次吓醒的男人。

他清亮的嗓音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沙哑刺耳的声音。像是生锈的金属球在地上摩擦,让人听得着实的难受。

她倒退了几步,撞翻了桌上的玻璃杯,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把邵嘉树吓了一跳。她咽了咽口水,没开口。

“跑了两年,还想跑到哪里去?真让我好找啊,邵嘉树。”

“你找我干什么?”

“干什么?”陆离气笑,他扯了一个讽刺的笑容,“你忘了吗?两年前你干了什么缺德事?你个白眼狼。”他上前一步抓住了邵嘉树的手,重重捏着她的手腕,想要把她折断。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邵嘉树想挣脱,另一只手想要扯陆离的手,可无奈力气实在是悬殊,她低头便咬了下去。

陆离却没有感觉到疼痛似的,就让她咬着,他的声音在邵嘉树头顶响起,“邵嘉树,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难道不清楚背叛我的下场?”

邵嘉树松了口,嘴里沾染着鲜血,眼里满是疑问,“什么背叛?你难道你忘了对我做过的事吗?”

“还装傻?那我就让你想起来!”

话音落下,陆离拉着邵嘉树进了卧室,一把把她甩在了地上。

邵嘉树一见他的动作,两年前的噩梦突然跳进了她的脑海,她惊声尖叫了起来,“你滚!你滚!你滚啊!”

陆离却好似没有看见她的惊恐,将她拉至身前。

邵嘉树崩溃,她哭着挣扎,为什么他还要用这种屈辱的方式对待自己?两年前那一次还不够吗,都逼她离开他了,他为何依旧还不放过她。

尘封的回忆似潮水般涌来,她感觉快要被可怕的梦魇吞噬。

“陆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都被你毁了你还不满意吗....”小腿依旧奋力踢蹬着,脸上早已泪痕遍布。

“毁?是你毁了我!邵嘉树!”陆离几乎是吼出声,“你两年前一走了之,这是给你的惩罚。”

第四章他是魔鬼

“陆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不是....”邵嘉树哭的开始语无伦次,下一秒硬生生接下了陆离扇过来的一巴掌。

“你有资格跟我谈以前?邵嘉树,你既然记得我以前怎么对你的可你拿什么回报的我?把你养那么大,你却要我死!”

邵嘉树一直在摇头,她真的没听懂陆离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要他死?她想不了那么多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她要摆脱陆离的魔掌。

正当陆离要脱下裤子时,门被人撞开。

邵嘉树望去,是眼睛发红的霍夕洲。

霍夕洲接到店员的电话后便极速赶了过来,走到楼梯口便听见了邵嘉树的哭喊声,心里像是被扯开了一道口子。

“夕洲,救命!”邵嘉树呼喊道。

陆离一下子松了手,极速系好了皮带,没回头耳边却听到了拳头扫过来的风声,一手抓住了霍夕洲砸过来的手,反手一拧,霍夕洲顿时落在了下风。

“你敢伤害他,我不会原谅你的!”

陆离偏头冷笑了一声,“你的原谅无足轻重。”他又抬脚将霍夕洲踢到了门边,霍夕洲一下子疼的站不起身,“和玲...快跑.....”

陆离走到霍夕洲面前,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用力拧了拧,只见霍夕洲脖子上的青筋凸显了出来,看样子难以呼吸。

邵嘉树滚下床,跪在陆离跟前,双手去拉他的裤腿,哭喊着:“你放开他...我求求你放开他.....”

陆离被这一幕刺痛了眼,邵嘉树为其他男人在向他求饶。不知怎的,他放开了脚,漠然盯着眼前的两人。

好久,他说:“邵嘉树,我不会再放过你。我们走着瞧。”

邵嘉树带着霍夕洲去了医院。

路上霍夕洲报了警。

到了医院后,警察也随即赶到,邵嘉树做了简单的笔录,但对她和陆离之间的关系只字未提,就连警察问她陆离的名字,她也没有回答。

这让警察犯了难。

霍夕洲看她状态依旧不怎么好,便让警察先找他做笔录,他将陆离的身高大致身形说了一下,问到具体长什么样,霍夕洲也摇摇头,“他戴着棒球帽戴着口罩没有看清他的脸。年纪不大,大概三十岁左右。还有,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警察走后,邵嘉树沉默地将霍夕洲扶回了床上,想给他倒点开水,却被霍夕洲拉住,他眼里有着邵嘉树不可拒绝的坚定。“和玲,他是谁?”

邵嘉树不易察觉地挣开了他的手,坐在了床边,霍夕洲眼里闪过一丝黯然。

“他是魔鬼。”邵嘉树过了好久才开口。

霍夕洲哑然,他盯着眼前年轻的女孩儿,才十九岁的年纪,本该是在大学里过着青春生活的女孩儿,而邵嘉树却在这个年纪仿佛经历了所有。

他两年前救了昏倒在马路边的邵和玲,当时的她还叫邵嘉树。她浑身是伤,满脸鲜血,送到医院后医生和他说,这个女孩儿严重脱水,身上都是刮伤刺伤,而且,她被严重性侵过。这让霍夕洲更加心疼这个女孩儿。

邵嘉树是一个温柔又坚强的女孩,她醒来后没有大哭大闹,很冷静,霍夕洲看见了她漂亮的眼睛。

他爱上了邵嘉树。

霍夕洲一直都知道邵嘉树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年龄很小,可她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邵嘉树总是柔柔地和他说话,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点,温如入水的女子。虽然她说她不知道自己哪里人,可霍夕洲觉得,邵嘉树像是南方人,江南女子有的柔情似水,小鸟依人,她都有。

邵嘉树在他“橘子洲头”名下一家花店做起了店员。她很感谢霍夕洲,当霍夕洲和她告白时,她吓了一跳,随后又被这个被暖意包围的男人给感动了,要不是他,邵嘉树想她早就死了。

“我答应你可以,不过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你说。”

“帮我改个名字好吗,我想换个名字。”

霍夕洲低头看见了一束洁白的铃兰,浅浅一笑,“叫和玲好吗?邵和玲。”

直到我终于放弃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直到我终于放弃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只做校草的娇俏妞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只做校草的娇俏妞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只做校草的娇俏妞第15章以前的时候,小雪还没跟韩孝在一起的时候,没表时心意的时候。只要是见到韩孝了,心里有的时候也都有些紧张。“我还没跟他说,不过,我这么一讲,我想小天也应该知道的,他这么聪明。”韩孝笑了笑说道。“那等一下,你不要偷偷的看着小天吗?”小雪看着诗诗问道。“我,我也不知道啦。”诗诗真不知道等一下要不要按照原来的计划,偷偷的看一眼小天就好。“阿孝,在这里。”诗诗的话刚讲完,结果,小天就看到韩孝叫着了。这时,诗诗即使是想着偷偷的看一眼

  • 小说黑帝宠妻成瘾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黑帝宠妻成瘾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黑帝宠妻成瘾第十五章迅速离开“白青!”云轻从梦中惊醒,明亮的阳光透过窗帘铺满了双人床上,身边的小白紧闭着眼睛,嘴里不停的吐着泡泡,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云轻忍不住笑了笑,轻轻的抚摸着小白,心中的阴霾一闪而过,无论多苦多累,只要有小白的地方,就是幸福的。伸了个懒腰,走到了窗前,轻轻的拉开窗帘,街道上已经有人在走动,有背着书包去上学的,也有去上班的,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了!当小白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妈咪站在窗前,凝神的望着窗外,久久不曾移动,即使他自己起了床

  • 小说污力总裁,求放过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污力总裁,求放过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污力总裁,求放过第十五章小有名气“证据呢?”林以娜问道。莫楠一下子就愣住了,她的确没有办法任何的证据来证明这是她的作品:“为什么你说是我抄袭你的?为什么不是你抄袭我的呢?”莫楠的话顿时就引来了许多人的嘻笑与不屑:“她说林以娜抄她的?你们听到了吗?人家林以娜在设计界已经小有名气了,何苦去抄她的啊?”给了那些人充足的时间议论一会儿之后,林以娜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我想你还没搞清楚吧?我是你的上司,当我已经在设计界取得一定成就的时候,你可能还在学校

  • 小说深爱游戏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深爱游戏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深爱游戏第十五章:虚伪的慰问陈星动作很快,麻溜的跳下床,躲进了衣柜里,我无语的看着这一切,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却要担负起背着老公偷人的惊慌。我慌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门口站着的是公公,他拿着一盒药还有一杯水,在见到我后说道:“媳妇,我来看看你病好点没?顺便给你拿了一点药,生病光睡可不行,得吃药才能好。”也不管我似乎同意,他径直挤过我进入了房间。我看到他放下杯子后,就扭着头不经意的四处打量着,好像在找什么人似的,这让我不由得有点心慌,

  • 小说爹地,妈咪又跑了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爹地,妈咪又跑了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爹地,妈咪又跑了第十四章;挣扎哦,哦,谢谢你了,我知道了。手机从苏暖手里滑落,学校说,不久前有一个自称是苏天钰父亲的人接走了孩子,苏暖明白,这个人一定是司少修。只是微微一呆,苏暖便起身赶忙穿衣服,她不敢有丝毫耽搁。她心里无比的清楚,既然司少修误会了她,以为苏天钰是她和别人的儿子,那么要是真的逼急了他,他是真的会对孩子下手的,而苏暖不允许她的儿子发生任何意外。苏暖急匆匆的赶向酒店的时候,楼下大厅里已经站着一个黑衣大汉了,一看到苏暖进了酒店,就径

  • 小说腹黑总裁的替身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总裁的替身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腹黑总裁的替身妻第十四章喂她轩衍懿见她不喝,冷冷的道:“不把它喝光不许吃饭。”“……”冰晓乔看着它都觉得辣,姜汤的分子在不停的做无规则运动,很快便散发到空气中。冰晓乔呼吸一不小心呼吸进去了,呛到了鼻,条件反射的猛打喷嚏。“喝碗姜汤就这么难喝?让你喝姜汤又不是让你服du。”这女人,怎么这么奇怪。“让我喝什么汤都行,唯独姜汤我不喝。”冰晓乔坚决不喝,宁愿饿死也不喝。见她倔强的模样,坚决不喝的样子,轩衍懿越发想让她喝,他的苦心不许她让他白费。于是他

  • 小说诡异怪谈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诡异怪谈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诡异怪谈第十四章配装备所以我说了个模棱两可的话:“有好点的吗?”老人呵呵一乐:“小友果然是个行家,外面这些都是仿的货色,好东西我可不会摆在外边。”说完老头回身往里走,我也跟了过去。八仙桌旁边是一个大屏风,看着应该是有些年头了。不知道是什么材料,要是紫檀就值了银子了,别说,我还真闻到了香味。转过屏风里面等于间壁出来一个小间,靠墙摆着一架多宝格,从地上顶到了棚上,看着就很大气。老人从多宝格地下的抽屉里掏出了一面红布包裹的扁圆形物体,打开后是一面八卦镜

  • 小说痴心不悔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痴心不悔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痴心不悔第14章看上你了“秦总裁,你找我有什么事?”“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白净露出疑惑的表情,他该不会是想讲那晚。“不是那晚的事。”秦亦封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直截了当地说。“那我就奇怪了?我们能有什么好聊的。”“白总裁,我们秦氏想入股你们苏氏。”她顿了顿:“我该不会是听错了吧?秦氏最近一直在扩张我知道,可秦总裁直接将注意打到苏氏股权上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我怎么可能将苏氏股权让给你。”他嘴角牵起意味不明的笑,高大的身形突然压过来,伸手环上她的腰:

  • 小说前妻,非你不爱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前妻,非你不爱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前妻,非你不爱第十四章与我无关好一个与我无关,覃文舒,你真的好狠心,将我的真心全部践踏在脚底下吗?很好,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要我想要的,绝对不会落到别人手中,你等着吧。“覃文舒,你会为你今天所说的话付出代价,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求我接受你,到时候你只有资格做我的情人,老婆二字,你不配,我想这一天不会太久了。”“你有神经病吧?薛富城,你以为你的威胁对我来说有用吗?用不了多久,我就会离开H市,这一次是永远的离开,咱们永别了。”永别二次

  • 小说总裁的甜心娇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甜心娇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总裁的甜心娇妻第十四章原来他们是亲戚林沐看了一眼王助理没有说道,看向了其他人。看看别人都有什么样的反应。贷款?有多少贷款知道吗?林沐显然对这句话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他还真不知道还有贷款这件事情呢。最少有五千万,李总这次玩的挺大的,其实是想指着这个订单翻身呢,但是没想到全部赔了进去,哎。李总监接着说道。我是这个意思,我也想收购这批货,他们的东西咱们之前也用过,也还不错,大家有意见吗?林沐看着下面说道,同时看了一眼王助理,发现王助理的眉头,总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