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现言小说《直到我终于放弃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9 11:13:01 来源:网络 []

小说:直到我终于放弃你

第一章陆哥 邵嘉树找到了

盛夏的江丰市燥热无比,法国梧桐庞大的树荫丝毫没有起到遮盖阳光的作用。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八点多的辰光早已热的不行,街上的人早已穿得清凉,来去匆匆并不想在着炎热的阳光底下多待。

陆离无疑是个另类。他里面穿了件军绿色的迷彩背心,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冲锋衣,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和一副口罩,形色匆匆地站在路边,手里拿着一根未点燃的雪茄,时不时拿到鼻间嗅着。

买家要求陆离亲自出马才同意进行交易,陆离的人在江丰市大大小小的角落分散着,两年前的亏使他疑心更加的深重,之后的交易都是他亲自去谈,这次也不例外。

陆离很久都没有接触到现代都市的气息了,藏在那隐秘的金三角不见天日,这一次在江丰市的交易倒是让他阔别两年再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不知不觉快走到了地铁口,正是上班的时候,高峰期间人潮涌动,时不时陆离就被人撞到了一边,他没有抬头,反而拿出打火机,想要点燃那根雪茄。

正当“噌”的一声点了火,一个焦急的身影撞到了他,撞掉了打火机。现言小说《直到我终于放弃你》在线免费阅读

“对不起对不起,我上班要迟到了,不好意思....”那人没回头,嘴里吃着东西说话含糊不清地,抱着包急匆匆跑进了地铁站。

恍惚间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陆离猛地抬头,寻觅了一会,因为站在地铁口,放眼望去满是流动的人群,只看到一个短头发的背影消失在电梯上。

短发....

陆离觉得自己魔怔了,只是差不多的味道而已,记忆中的那个女人有一头乌黑亮丽长到腰间的秀发。

没多想,捡起了打火机揣进兜里,随着人群进了地铁站。

邵嘉树匆匆忙忙地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面包,背着包跑着麻烦她索性就抱着包小跑了起来,没看清还撞到了一个人,打火机掉到了地上她来不及捡匆忙道了歉便跑下了电梯。

她住的公寓离花店有点远,所以她不得不早起一个小时来赶地铁。

霍夕洲给她这份花店的工作她很感激,她没有什么可回报的,只能勤奋工作。阅读163nvren.com

邵嘉树是个温柔懂得感恩的姑娘,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如果不是两年前的那次事情......她想她现在应该还是和那个毒蛇一般的男人生活在满是荆棘的金三角。

她突然又猛地摇摇头,怎么还会想到那个男人,两年时间还不够自己忘的吗?

不想了不想了,地铁门滴滴地响了起来,她跑了进去,直喘气儿。

不知是自己神经敏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邵嘉树敏锐的第六感总觉得这几天有人在不远处盯着她看。

盯得邵嘉树后脊发凉。

回过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只有地铁上看不到尽头的人群。

可能真的是敏感了,都相安无事地过了那么久了,邵嘉树自嘲地笑笑,单肩包的带子掉下了肩膀,她扶了扶。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邵嘉树下了地铁,江丰市正值盛夏,八点多时候,她就忍不住撑起了遮阳桑两年的时间,不长不短,却让她对阳光产生了抗拒,曾经的她可以肆意在阳光下奔跑。而现在,她迫不及待地撑起了伞,她的皮肤现在白的靓丽。

陆离上了地铁,找了一个角落站着,低头看着脚上的皮靴发呆。

“您是孕妇您坐吧。我站着就行。”

一道清脆的女声传入陆离的耳边,他的心几乎是窒了窒,差点忘记了呼吸。

抬头。说明163nvren.com

他一眼就瞧见了不远处站在地铁门边的邵嘉树。她笑盈盈地扶着一位大肚便便的年轻孕妇坐下。

是邵嘉树吗?

陆离站直了身体,拉了拉帽檐让自己看的更真切些。

是她。

令他梦萦回绕的女人。

她剪了短发,以前的乌黑亮丽的长发早已不见。

曾几何时,她曾撒娇地拉着他的臂膀,欢喜地叫着“陆哥,陆哥,帮我编头发吧!我最喜欢你给我编头发了,你编的特别的好看,我不会把它剪掉的,我要留的很长,你可以一直给我编......”

17岁之前的邵嘉树,是他的掌中宝。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而现在19岁的邵嘉树,是他恨之入骨的女人。

他直愣愣地盯着邵嘉树,眼神里像是要将她烧为灰烬。

与此同时,兜里的手机震了震,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他掏了出来,扯下了口罩,露出些许青色的胡渣,声音低沉沙哑。

“喂。”

“陆哥,邵嘉树找到了,她逃到了江丰市,改名叫邵和玲,难怪我们一直找不到她。”

陆离听不见电话里头后面讲了些什么,握着手机的手紧紧攥地指节发白。他的表情终于有一丝龟裂,嘴角勾了一个没有感情额弧度,似是嘲讽,又似是满足地叹了一口气,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知道了。”挂了电话,他的眼睛依旧没有离开不远处女人的视线,良久,竟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口罩下的嘴唇咧了咧,舌尖抵了抵牙后槽,喃喃自语。

你销声匿迹了两年,可不又被我逮到了么...邵嘉树...你这个叛徒。

第二章邵和玲 我怎么记得你叫邵嘉树呢

陆离一路跟着邵嘉树来到了江丰大道,站在马路对面,他看见邵嘉树进了一家花店。帽子底下是看不清情绪的眼眸,盯着那个牌子看了很久,突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开始打字。

他搜了这个花店。

首页便跳出了花店的牌面,他往下拉了拉,手指顿祝

“江丰市连锁花店老板钻石王老五霍夕洲公开与其神秘女友邵和玲订婚!”没有公开女友的正面照,只有一张模糊的侧影照片。

是邵嘉树,化成灰他都认识的邵嘉树。

“真厉害啊,都知道傍上大款了。难怪要改名字.......”陆离不屑。

他转头看了看车流量,又看见人行道对面的红灯变成了绿色行走的小人,他大步迈向了对面的花店。

夏天是花店的淡季,销售其实没有特别好。

邵嘉树落个清闲,没顾客的时候,就在店里学习插花,将那些快谢了的花给自己练手。

过了一会,邵嘉树拿着喷壶走了出去,弯腰打算在玫瑰上喷点清水,突然感受到马路对面走过来的一道凌厉地目光。

邵嘉树抬头,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向她走了过来。她没多想只当是来买花的顾客,她起身笑盈盈地说道:“你好先生,买花吗?”

男人一直低着头,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便进了店里。环顾了好一会都没有决定下来。

“先生,你可以和我说说你要送给谁吗?送给女朋友的话我推荐你买我们这边新到的双枝蓝色妖姬......”

“就这个吧。”男人冷不丁地开口,让邵嘉树突然噎在了当场,这个声音,她听着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一时间愣着没说话。

知道店员碰了碰她的手,她才反应过来,失神地抱起面前的蓝色妖姬开始包扎了起来。她皱眉,强压住心中的不适,眼睛瞄向了站在门口的男人。他把自己包裹着很严实,在炎热的夏天算是一个另类,尤其是听到他的嗓音,她竟差点打了一个寒颤,可转念一想,陆离的声音似乎比他更清亮一点,她逃了两年,怎么还会被找到呢。

这么想着,花束扎好了,她无奈自嘲地笑了笑,起身递给了那个高大的男人。

“先生,一共两百二.....”

男人丢给她三张一百,邵嘉树想找钱给他,出门时却发现男人早已不见身影。

“怎么连钱都不要了......”邵嘉树嘀咕道又反身进了花店,却在转身那一瞬间,她看见了不远处垃圾桶边上那一束蓝的耀眼的妖姬。

陆离站在转角口,直勾勾盯着站在门口发呆的邵嘉树。

两年的变化,邵嘉树更美了。

美的滴血。

也让他恨得滴血。

养了她那么多年,到最后却反咬他一口。

当初就差没把她捧在心尖上了。他干的是掉脑袋的生意,可陆离却不舍得邵嘉树沾上一丁点那些要命的玩意儿。

在满是荆棘,肮脏不堪的金三角。他的邵嘉树是最干净,最纯洁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子,却让他差点,死在警察的包围圈中。

而她,却逃之夭夭,和另一个男人,竟然要订婚,还能笑得那么开心。

陆离不会允许邵嘉树就这么轻松的活下去。

站在刀尖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允许背叛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么想着,他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嘟嘟响了几声,对方接起,“喂?你好。这里是橘子洲头江丰大道店,我是店长邵和玲。”

陆离握紧了拳头,喉咙中似乎有东西卡着他,咕隆几声竟说不出话。

“喂?还在吗?”

沙哑难听的声音仿佛是一记重拳,刺痛了邵嘉树的耳膜。

“邵和玲?我怎么记得你叫邵嘉树呢?该回来了。”

第三章毁 是你毁了我

邵嘉树只觉得手机像一只滚烫的山芋,她差点拿不住手。

将手机扔了出去。

邵嘉树?

她不是邵嘉树,她是邵和玲。

脸色苍白的她,竟双手颤抖着拧断了刚送到的鲜花。

她想到了刚刚的男人,那个古里古怪付了钱又扔掉花的男人,熟悉的身影。后知后觉她突然是想明白了什么,猛地冲了出去,虽然早就不见那人的身影,可邵嘉树却固执地绕着花店走了好几圈。

最终只见被她扔出去的手机。

是陆离。

她相信,是陆离。他终究是找到了她。

为什么啊......明明是陆离狠狠毁了她,她拼命逃出了金三角,他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邵嘉树无力地蹲在地上,嘤嘤啜泣了起来。

直到店员过来拉她,她才回过神。

“和玲?你还好吧?”

邵嘉树倏地起身,进店拿了包,边走边说,“我先回去了,你帮我看一下店.....”说完,她也不管花店离自己住的公寓有多远,沿路拦了一辆的士,坐了上去。

她有点害怕,她想回家躲起来。

见邵嘉树上了车,陆离从暗处走了出来,紧跟着拦了出租车,“帮我跟上前面那辆出租车。”

快到公寓的时候,司机师傅不时瞥后视镜和反光镜,不确定地开口,“姑娘,后面有辆车,跟我们很久了。”

邵嘉树慌张地往后看,确实,因为这条路上几乎没什么车,一眼望去一目了然。一辆黄色的出租车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这辆车后面。

“姑娘,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仇家了?要不要报警?”司机师傅好心问道。

邵嘉树回了头,心脏不可控制地狂跳着,报警?谁能耐得了陆离呢?她还是扯出了一丝笑容,“没关系师傅,你就在前边给我停下吧。谢谢。”

“真的不用吗?”

邵嘉树依旧摇摇头。

下了车,邵嘉树没有回头急急忙忙走上了楼梯。

老式的公寓楼不高,没有电梯。楼道上都是堆起的杂物,还有人在楼道上架起了晾衣架晒起了衣服。

她租在顶楼,因为顶楼最便宜。

老师公寓楼像是现代化城市里特立独行的存在,彼此间挨得很近,却又有一番别样的味道,听说是民国的建筑了,但因为真的有些老,所以房租也不高。

这会正是上班上学的时间,公寓楼里很安静,没有往常晚上和周末的吵闹。

只不过现在,除了她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另外一双脚的声音,沉稳有力,不紧不慢,却一步步砸在邵嘉树的心上。

是一双男人的脚,声音越来越近。

拿钥匙的手几乎拿不稳,对了好几次都对不准钥匙孔,邵嘉树急得想哭。终于插了进去,她快速开门闪了进去。

关上门那一刻,却被一只大手挡住了,邵嘉树没站稳往后倒去。

站稳后便感觉到一片阴影压了下来,随着门重重关上,邵嘉树的心也为之一沉。

“跑什么?”沙哑的声音一起,邵嘉树抬头,看见了她梦里无数次吓醒的男人。

他清亮的嗓音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沙哑刺耳的声音。像是生锈的金属球在地上摩擦,让人听得着实的难受。

她倒退了几步,撞翻了桌上的玻璃杯,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把邵嘉树吓了一跳。她咽了咽口水,没开口。

“跑了两年,还想跑到哪里去?真让我好找啊,邵嘉树。”

“你找我干什么?”

“干什么?”陆离气笑,他扯了一个讽刺的笑容,“你忘了吗?两年前你干了什么缺德事?你个白眼狼。”他上前一步抓住了邵嘉树的手,重重捏着她的手腕,想要把她折断。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邵嘉树想挣脱,另一只手想要扯陆离的手,可无奈力气实在是悬殊,她低头便咬了下去。

陆离却没有感觉到疼痛似的,就让她咬着,他的声音在邵嘉树头顶响起,“邵嘉树,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难道不清楚背叛我的下场?”

邵嘉树松了口,嘴里沾染着鲜血,眼里满是疑问,“什么背叛?你难道你忘了对我做过的事吗?”

“还装傻?那我就让你想起来!”

话音落下,陆离拉着邵嘉树进了卧室,一把把她甩在了地上。

邵嘉树一见他的动作,两年前的噩梦突然跳进了她的脑海,她惊声尖叫了起来,“你滚!你滚!你滚啊!”

陆离却好似没有看见她的惊恐,将她拉至身前。

邵嘉树崩溃,她哭着挣扎,为什么他还要用这种屈辱的方式对待自己?两年前那一次还不够吗,都逼她离开他了,他为何依旧还不放过她。

尘封的回忆似潮水般涌来,她感觉快要被可怕的梦魇吞噬。

“陆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都被你毁了你还不满意吗....”小腿依旧奋力踢蹬着,脸上早已泪痕遍布。

“毁?是你毁了我!邵嘉树!”陆离几乎是吼出声,“你两年前一走了之,这是给你的惩罚。”

第四章他是魔鬼

“陆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不是....”邵嘉树哭的开始语无伦次,下一秒硬生生接下了陆离扇过来的一巴掌。

“你有资格跟我谈以前?邵嘉树,你既然记得我以前怎么对你的可你拿什么回报的我?把你养那么大,你却要我死!”

邵嘉树一直在摇头,她真的没听懂陆离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要他死?她想不了那么多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她要摆脱陆离的魔掌。

正当陆离要脱下裤子时,门被人撞开。

邵嘉树望去,是眼睛发红的霍夕洲。

霍夕洲接到店员的电话后便极速赶了过来,走到楼梯口便听见了邵嘉树的哭喊声,心里像是被扯开了一道口子。

“夕洲,救命!”邵嘉树呼喊道。

陆离一下子松了手,极速系好了皮带,没回头耳边却听到了拳头扫过来的风声,一手抓住了霍夕洲砸过来的手,反手一拧,霍夕洲顿时落在了下风。

“你敢伤害他,我不会原谅你的!”

陆离偏头冷笑了一声,“你的原谅无足轻重。”他又抬脚将霍夕洲踢到了门边,霍夕洲一下子疼的站不起身,“和玲...快跑.....”

陆离走到霍夕洲面前,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用力拧了拧,只见霍夕洲脖子上的青筋凸显了出来,看样子难以呼吸。

邵嘉树滚下床,跪在陆离跟前,双手去拉他的裤腿,哭喊着:“你放开他...我求求你放开他.....”

陆离被这一幕刺痛了眼,邵嘉树为其他男人在向他求饶。不知怎的,他放开了脚,漠然盯着眼前的两人。

好久,他说:“邵嘉树,我不会再放过你。我们走着瞧。”

邵嘉树带着霍夕洲去了医院。

路上霍夕洲报了警。

到了医院后,警察也随即赶到,邵嘉树做了简单的笔录,但对她和陆离之间的关系只字未提,就连警察问她陆离的名字,她也没有回答。

这让警察犯了难。

霍夕洲看她状态依旧不怎么好,便让警察先找他做笔录,他将陆离的身高大致身形说了一下,问到具体长什么样,霍夕洲也摇摇头,“他戴着棒球帽戴着口罩没有看清他的脸。年纪不大,大概三十岁左右。还有,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警察走后,邵嘉树沉默地将霍夕洲扶回了床上,想给他倒点开水,却被霍夕洲拉住,他眼里有着邵嘉树不可拒绝的坚定。“和玲,他是谁?”

邵嘉树不易察觉地挣开了他的手,坐在了床边,霍夕洲眼里闪过一丝黯然。

“他是魔鬼。”邵嘉树过了好久才开口。

霍夕洲哑然,他盯着眼前年轻的女孩儿,才十九岁的年纪,本该是在大学里过着青春生活的女孩儿,而邵嘉树却在这个年纪仿佛经历了所有。

他两年前救了昏倒在马路边的邵和玲,当时的她还叫邵嘉树。她浑身是伤,满脸鲜血,送到医院后医生和他说,这个女孩儿严重脱水,身上都是刮伤刺伤,而且,她被严重性侵过。这让霍夕洲更加心疼这个女孩儿。

邵嘉树是一个温柔又坚强的女孩,她醒来后没有大哭大闹,很冷静,霍夕洲看见了她漂亮的眼睛。

他爱上了邵嘉树。

霍夕洲一直都知道邵嘉树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年龄很小,可她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邵嘉树总是柔柔地和他说话,这也是他最喜欢的一点,温如入水的女子。虽然她说她不知道自己哪里人,可霍夕洲觉得,邵嘉树像是南方人,江南女子有的柔情似水,小鸟依人,她都有。

邵嘉树在他“橘子洲头”名下一家花店做起了店员。她很感谢霍夕洲,当霍夕洲和她告白时,她吓了一跳,随后又被这个被暖意包围的男人给感动了,要不是他,邵嘉树想她早就死了。

“我答应你可以,不过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你说。”

“帮我改个名字好吗,我想换个名字。”

霍夕洲低头看见了一束洁白的铃兰,浅浅一笑,“叫和玲好吗?邵和玲。”

直到我终于放弃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直到我终于放弃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贴身绝强至尊11章(第十一章 干净利落)

    原标题:贴身绝强至尊11章(第十一章干净利落)书名:贴身绝强至尊第十一章干净利落“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需要如何处理的吧?”林川看着旁边愣住了神的陆雨漫说道。陆雨漫毕竟是靠着自己的实力摸爬滚打起来的女强人,经历了这种事情之后没多长的时间便恢复了镇定。纪明泽不是普通的人,纪明泽父亲所掌控的纪世集团是本市的领头企业,可以说本市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够与纪世集团分庭抗争。而纪世集团的大公子纪明泽在大明集团被人殴打的面目全非,这件事情就算是纪明泽自己不来追求,其他的人也会为了讨好纪世集团来大明集团找麻烦

  • 耀世高强猛人11章(第11章 狙击手)

    原标题:耀世高强猛人11章(第11章狙击手)小说:耀世高强猛人第11章狙击手看来之前那个李浩说的没错,夏星彤果然是被人给盯上了。思量了一番,林凡还是担心夏星彤会出什么意外。他掏出手机,再一次拨通了暗影的号码。“喂,暗影,我之前给你的直播间地址,你给我定位一下,然后把地址发给我,速度!”“靠!林凡,你小子,不会真看上这妞了吧?居然还要人家地址?你想干嘛!”“……”林凡着实无语,暗影这小子,满嘴跑火车的功夫真是越来越强势啊。“去去去,你差不多得了啊,快点去给我查,我有急事,就这么说定了,给你三分钟!

  • 不屈强都花者11章(第十一章 针灸术之三花聚顶)

    原标题:不屈强都花者11章(第十一章针灸术之三花聚顶)小说名字:不屈强都花者第十一章针灸术之三花聚顶“怎么又是心脏病?”观察到病人心脏的位置又是一片漆黑,李枫就知道,这个人患的也是一种心脏病。“吴管家,救护车怎么还没来啊!”这个医生看上去也很急了!“救护车还没来,云医生,你老实说,老爷他现在到底是怎么的一种情况?”此时吴管家也忍不住问道。吴管家,是周家的一位管家,专门侍候周老的,对周家忠心耿耿。此时,周老忽然晕倒,在这里最担心的就是他。“唉!周老现在的身体非常糟糕,如果十分钟救护车还没来,恐怕·

  • 妖国帝王妻11章(第十一章 神秘女子)

    原标题:妖国帝王妻11章(第十一章神秘女子)小说名字:妖国帝王妻第十一章神秘女子最重要的是,昨夜冒险施展的“魔极噬天功”,想来妖国中并没有人能够认得出来,这对赵立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蒙烈因为是这次选拔事件的主持者,还有着许多事情在等着他,所以并不能一直待在这里。离开赵立这里之后,蒙烈就又开始了他的工作,按照妖国的规矩,赵立这些赘婿,要是选拔失败了的话,那么妖国的贵族是能够用一些财物来换取他们的。妖国的女子大多都喜欢人族,可想而知,上百个选拔失败的人,能够为妖国的国库增添多少财富。同时那些个选

  • 道惊鬼神11章(第11章 真相现)

    原标题:道惊鬼神11章(第11章真相现)小说:道惊鬼神第11章真相现等不及村民散完,一旁的陈父便拉着陈楷急匆匆的说:“娃啊,你这次回来变得让爹都不认识你了!”陈楷还没意识到父亲话中的意思,有些得意却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父亲说道:“哪有,爹,儿子只是长大了,能保护你们了!”陈父听完,把脸一沉,只是冷冷的说了回家两字,便也再沉默不语。陈楷被父亲这突如其来的沉默搞的摸不清头脑,但他也只是简单的以为父亲是被这大场面震惊罢了。于是父子两人便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在了回家的路上,穿梭在还没来得及散开的拥挤的人潮中。

  • 媳妇儿别跑11章(第11章 再狂一个)

    原标题:媳妇儿别跑11章(第11章再狂一个)小说名:媳妇儿别跑第11章再狂一个粗暴地一拳砸在墙壁上,卢君笙拳头顿时破皮,鲜血横流,卢君笙像狂暴的狮子,呼吸粗重,眼神圆睁,几乎快被折磨崩溃了。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砸在地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音,卢君笙豁然看去,是一本书,纸张半新半旧,上面赫然写着:《梵明经》。看到三个古朴的大字,卢君笙像在黑暗中突然找到了一道光线,呼吸粗重地将其捡起来,而后迫不及待地开始翻阅,不知道是已经急昏了头还是福至心灵,一页页在眼前翻过的时候,那些字体便像被烙印一样,迅速在脑海

  • 异界坏人逆袭11章(第11章 头号马仔鉴宝大师)

    原标题:异界坏人逆袭11章(第11章头号马仔鉴宝大师)小说名称:异界坏人逆袭第11章头号马仔鉴宝大师牛牝,一个富二代的马仔,本该不敢对其他的富二代怎样的,毕竟都是同等的汉阳富二代。但是,李浩然和韩晨却是完全没有想到,这牛牝当真是气死人的马仔,说的话比正主的还要气人,在他们四目怒怼牛牝的时候,牛牝仍旧是一副要死的样子。似乎在说:有本事你来打我啊!约莫十分钟的时间,只见到那一块十多斤重的原石,已经被剥落了一层又一层,现在只剩下最后鸡蛋大小而已了。王浩见到这情形,面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来,大反派剧情里,

  • 小楼昨夜又东风11章(第十一章 决定出席)

    原标题:小楼昨夜又东风11章(第十一章决定出席)小说名:小楼昨夜又东风第十一章决定出席曲云夏正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因为前台护士吴小芳的缘故,害的曲云夏现在看着这些病人的资料是一个头两个大,可正在这种时候,偏偏成浩轩召唤她。曲云夏恨恨的的看着来通知的那个人,怒声说道,“我正忙着呢,你家总裁有什么事过会再说。”“这...”下来通知的保镖犹犹豫豫的开口。“别给我说这有什么不好,你们总裁是人,病人就不是人了吗?况且是病人的命重要还是你们总裁的话重要。”保镖被说的哑口无言,只好上顶层去通报总裁。成浩轩听

  • 界星11章(第11章 再度突破!)

    原标题:界星11章(第11章再度突破!)书名:界星第11章再度突破!皎洁的月光透过纱窗,静静的投射到地面上,在小山一般灵石的辉映下,那柄短剑显得有些模糊。等叶名扬再三打量,才确定这不是幻觉。这是怎么回事?叶名扬不敢轻易触碰这把短剑,这件事显得有些诡异。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郑有财,此人今天的表现有点奇怪,他为什么要帮助自己?这把短剑是他放进去的吗?可是,这有有些说不通,与其这么做,那为什么白天不直接挑明呢?叶名扬左思右想,却并不敢将神识探到这把短剑上。多年的修行使他明白,只有谨慎,才可以活的久。紧接

  • 古武九阳神针11章(第11章 我想收你为徒)

    原标题:古武九阳神针11章(第11章我想收你为徒)小说:古武九阳神针第11章我想收你为徒这一道声音还是非常地充满着浓浓的威严之色。而听到了这一道声音,在场的不少的学生眼神之中,都充满了浓浓的尊敬之色,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大贵人一般。“很不错,年纪轻轻,就能又这样的见识,真的非常地难得!”听到了这个威严的声音,楚天寒转过头,一个有些道风仙骨的老人,也缓缓地走了过来。虽然楚天寒从上山开始,从来没有下过山,但是,不少的达官贵人,都来过山上,所以,那些有些威严的人,楚天寒也算是见过不少。有些人,是属于不怒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