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那一眼生情》在线免费阅读

2018/1/9 10:56: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那一眼生情

第一章 家破人亡

 季怀然蜷缩在漆黑的房间一个幽暗的角落里,窗户开着,月光铺在她面前,但是照不到她身上。推荐163nvren.com

 从远处看,只能看见黑黑的一小团,颤抖着,大大的眼睛眨也不眨,好像黑暗中会有什么东西窜出来要了她的命一样,紧紧裹着被子,靠在墙角,拼命想要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头发上的水顺着脸滴到被子上,洇出一圈水渍,窗外传来震耳欲聋的打雷声。

 琴叔曾经说,她是个命好的。琴叔说错了。

 那时候琴叔是季家的管家,只看见季家大小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春风得意,却没有预见到季家一夕之间覆灭,当父亲的吊死在自己阳台上,当母亲的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打了120急救。

 那天晚上,琴叔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站在季家的大门口,看着屋子里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坐在沙发上的季怀然,无奈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走了。

 曾经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来不及面对家毁人亡,刚刚拿着大学毕业证书从学校毕业,半分积蓄也没有,就得出去大半夜求爷爷告奶奶挨家挨户借钱凑母亲的医药费。都市小说《那一眼生情》在线免费阅读

 可,树倒猢狲散。

 出了事方知人心险恶,平日里见面都很亲热的叔叔阿姨,此时此刻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副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的样子,有好心一点点的阿姨说:“小然啊,不是阿姨不帮你,你爸做假账这事你也知道,公司都已经被他亏空完了,我真的是一分钱也没有。”说完不等季怀然吱声,大门一关,直接将人挡在门外。

 季怀然茫然无措地站在大雨里,她想说,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那些人说她爸做假账,说他挪用公款,说他骗钱,这些她通通都不信。

 穆严华找到她的时候,她蜷缩在阴暗巷子里的墙角,并不能规避风雨,全身湿透,抬起眼来看他的时候,眼神里满是与年龄不相称的绝望。

 是穆严华将她接回的家,帮她垫付了母亲的医药费,给了她一个干净的落脚地,让她不至于在雨夜里做一条丧家之犬。163女人网

 富丽堂皇的客厅里,穆严华的眼神很深,论辈分,季怀然当叫他叔叔,他说:“小然啊,你父亲这件事情我非常遗憾,毕竟我们也是很多年的朋友,他的人品我清楚,一定是被人冤枉,这件事我一定不会轻易放下,你这段时间就好好地住在这里吧,就当是自己家一样,你放心,我们穆家不是落井下石的人,你跟子析的婚礼,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穆婶婶也在一旁帮腔:“是啊,你别怕,婶婶会照顾好你。”

 只有穆子析一个人,坐在沙发的另一端,与整个客厅的热络格格不入,听到父亲谈到自己的婚事,猛地抬起头,好像是想说几句反驳的话,到底还是忍住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季怀然,脸色铁青。

 季怀然这个时候也抬起头来,朝着穆子析的方向看了一眼。

 

第二章 我曾经喜欢你

 所有人都知道,季怀然喜欢穆子析。

 然而所有人也都知道,穆子析烦透了季怀然,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

 很久没见了,他还是曾经那样,见到季怀然的时候,势必先是一偏头,然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同时翻个白眼,嚣张跋扈的臭表情一点没改,要在往常,季怀然一定已经张牙舞爪地与他打起来。都市小说《那一眼生情》在线免费阅读

 可是如今,季怀然低下头想,她再没有那个资本,动这个她在风雨飘摇的时候收留她的穆家长子。

 她也没有力气计较什么,她甚至没有力气再去关注穆子析的目光,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借口自己已经困了,上了楼。

 原本是想洗个澡,洗洗身上的雨水,洗洗自己糟糕透顶的心情,水流调到微烫,刺得皮肤有些微微发烫,顺着头发滑落到锁骨,稀稀落落,迷了眼,朦胧的水光里,季怀然的眼前突然浮现出父亲死亡的脸,苍白的,透着灰色,一点点生气也没有,那双凝固着死亡的眼睛,盯着她。

 她大叫一声,连头发都来不及擦干,冲出来三步两步跳上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然后专心致志地发抖。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家,没有爸爸,妈妈昏迷不醒,寄人篱下,穆叔叔穆婶婶非常客气,也非常疏离,穆子析不喜欢她,讨厌之情溢于言表,一个可以给她做伴陪她说话的人都没有。

 一个都没有,非常非常孤单。

 季怀然抹了把脸,手上的湿润不知道是洗澡水还是泪水,她想起穆叔叔的话,爸爸绝对没有做过哪些龌龊事,一定是人陷害的,不查出真凶,决不罢休!

 她抬起头,眼神一片漆黑的空洞,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凌晨零点零三分,季怀然有点渴,穆家人都已经睡了,她于是摸索着去厨房找水喝,刚拿出一个杯子准备接点水,蓦然看到沙发上一个黑漆漆的影子正对着这边,她没有防备,后脑勺的头发根根竖起,一个不稳,手里的杯子掉到地上——碎了。

 季怀然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影子,她不是不想尖叫,只是因为枯坐了太久,嗓子很干,根本叫不出来。

 良久,倒是影子先开口:“你又跑出来干什么?”又字咬得很重,带着浓重的不满意,大少爷就是这样,开心与不开心,全在脸上。

 是穆子析的声音,季怀然放心了。

 “跑出来在我面前刷存在感?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季怀然,我说过我不可能喜欢你的,你为什么非要拽着我不撒手?我喜欢谁难道你不知道吗?你现在又死乞白赖在我家赖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季怀然,曾经我只觉得你是喜欢我,也能理解,可是你这样步步紧逼,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穆子析大约也是憋久了心情格外的不好,连珠炮一样朝着季怀然发火。

 “季怀然,不是我说你,作为一位女士你能不能要点脸?从小你就喜欢粘着我,跟个狗皮膏药似的,分不出眉眼高低,烦死你了还往上贴,现在长大了还是这样,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有点长进?”

 一句一个季怀然,三个字,字字落在心上,季怀然不说话,站在原地,静默地听着。

 原本她也是个泼辣性子,跟穆子析打得鸡飞狗跳。163女人网可如今不一样了,她再也没有资格说他一句不是,再也没有资格动手动脚,只能低着头,垂着眼,一切都往肚里咽。

 穆子析可能骂累了,停下来喝一口水,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看她一言不发的样子,反倒觉得不正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实了?这不像你啊,你真的是季怀然?”

 “当然,我就是季怀然。”声音平静无波澜,听不出情绪。

 “往日你早就扑上来要打我了。”

 “如今不敢了。”

 黑暗中穆子析摸着下巴乐:“你也有今天啊?骂不还口,那么打你还不还手呢?”

 

第三章 也只是曾经而已

 “不还。”季怀然垂着头,低眉顺眼,还是那个语气,穆子析觉得有趣,站起身就走过来,黑暗里一个轮廓,季怀然觉得气息里都是压迫感,等他在她面前站定,先是用了五分力气推了下她的肩膀。

 季怀然跑了一整天,很累,而且躲闪不及,被他一推一个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才没有倒下去,晃了几下之后站定,然后平静地看着穆子析。

 也许是这种波澜不惊的态度让穆子析生气,也许是因为他就单纯地不想娶她为妻,下一秒,穆子析抬起脚,狠狠地踹上她的膝盖。

 这一下子不轻,皮鞋的鞋跟砸在膝盖上,说不出的痛。

 穆子析有很多坏毛病,其中之一就是不喜欢穿拖鞋,非得穿着皮鞋或者靴子在光亮的地板上走来走去,皮鞋的鞋跟再加上男人不小的力道,季怀然再次一个踉跄,终于是没有站稳,跪坐在了地上。

 地上是方才她没拿稳掉在地上摔碎的杯子,玻璃碴穿透薄薄的裤子直接扎进肉里,瞬间见血,一直一直强迫自己稳住的季怀然终于稳不住了,惊呼出声:“啊!”

 但这一声很短促,被她自己用力地捂住了嘴,与此同时痛苦地躺倒在地。

 季怀然抬起头看着穆子析,后者似笑非笑抱着臂:“这是你自己摔的,可不怪我。”

 眼睛里有泪,她拼命忍回去,点点头,手摸索着伸向膝盖,用力将玻璃碎片拔出来,声音终于有点颤抖:“跟你没关系,是我太笨。”是啊,就是她自己太笨,才会平白无故喜欢他这么多年。其实细细想来穆子析浑身上下没一样好的,整个就是一个被全家上下惯坏了的混世小魔王。

 曾经季怀然是大小姐的时候,跟他地位相当,有钱任性,于是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也没觉得不好,被他刁难还可以刁难回去,总之与穆子析斗其乐无穷。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是喜欢穆子析的,只当是冤家路窄,只有旁边的大人们看得分明。

 意识到那其实是喜欢,已经是季怀然上了大学,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才蓦然发现,原来自己对这个一起长大的小冤家,其实是喜欢的。

 可是当角色发生变化之后,季怀然就突然觉得,自己当初,真他妈是瞎了眼睛。

 “穆子析,你说对了一件事,就是当初,我确实是喜欢你的。”

 穆子析哼了一声。

 “可是,也就只是曾经而已了,你放心,我以后再不纠缠,穆叔叔虽然让你娶我,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们彼此都不愿意的话,他也不会强迫的。”

 看到她的态度,穆子析终于满意了,坐回到沙发上,然后从身后掏出了一份文件,轻飘飘扔在茶几上:“你看看这个,没什么异议的话就签字吧。”然后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支笔甩过去。

 一看便是早就准备好的。季怀然强忍着疼痛爬起来,将那一块扎进膝盖的玻璃用力拔出来,带血的手翻开了文件的第一页。

 

第四章 你说了不算

 那是一份契约,借着稀薄的夜光,看得季怀然眼珠子疼。

 穆子析在旁边喋喋不休地解释:“我爸非得逼我娶你,我也没办法,反正娶你也行,他们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你将会从穆家的公司得到一份工作,而我负责每个月提供你母亲的医药费和你的生活费,结婚之后我们会搬出去住,条件就是你必须要听话,不能干涉我。”

 “我要是不签呢?其实你没必要费这么多力气,只要我跟穆叔叔说不想嫁给你就可以了。”

 “那不行,你必须得嫁给我。”

 “穆子析!”季怀然气急地瞪着他,对上穆子析无所顾忌又无所畏惧的目光,看着他优哉游哉地靠在沙发上,最终还是漠然地低下头。

 季怀然一条一条看下去,事实上,这份合约,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她心里难过,但更多的是自嘲,往下更多,没有兴趣再看了,索性草草翻到最后一页,在乙方签名那一栏,她盯着空白深吸了一口气,横下心,连笔都没有拿,就着手上的鲜血,直接按下了指印。

 一个红红的,血手印。

 然后她将文件扔回给穆子析,冷着眼看着他。

 已经很惨了,再惨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她的人生,到底还能糟糕到什么地步,季怀然突然恶趣味地想:她还真是想见识一下。

 穆子析将文件妥善收好,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站到季怀然面前。

 季怀然个子不算矮,但是穆子析实在是太高了,加上季怀然的腿受了伤,微微弯曲着,俯着身,不过是刚到他的前胸的高度。

 他站的很近,鼻息喷洒在她的头顶。季怀然没有抬头,依然面无表情地平视着,盯着他衬衫上胸前的一枚扣子,做好了再次被他奚落一番的准备。

 但是,预想的冷言冷语并没有砸过来,不过几秒钟之后,季怀然突然身体一轻,竟然被穆子析打横抱了起来,季怀然一下子乱了阵脚:“穆子析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穆子析抱着她穿过客厅:“你就大声喊吧,把人都喊出来,看你自己的脸往哪搁。”

 季怀然压低了声音,依旧是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干什么?契约都签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今天本来我要跟人家姑娘约会的,定金都付了,就因为你被我爸夺命连环call叫回来,你不觉得你应该赔偿我吗?”

 “你那叫约会吗?我头一次听说约会还给人家姑娘付定金的!”诚然,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找姑娘也是要先付定金的,当然,大概他穆大少爷找的姑娘都跟别家的不一样吧。

 眼看着穆子析已经推开了卧室的门,季怀然急了:“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干你啊。”

 “契约里说了,我们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是你自己亲自定下的!”

 穆子析将她扔到柔软的大床上,随后结结实实压下来,正对着她的脸:“我告诉你,契约条款解释权归我,我说了算,你说了不算。”说着,就伸手去扯季怀然身上的衣服。

 “穆子析,你就是一个混蛋!王八蛋!”

 “还有新词吗?从小到大你就这几个词没变过,一点新意也没有。”

 季怀然闭上眼睛,一番猛烈挣扎之后,她发现自己原来根本打不过穆子析,从前的小打小闹,或许是穆子析懒得跟她计较,也或许是,她真的拿不动刀了。

 她非常平静地躺在床上,肩膀已经露出大半,一滴眼泪缓缓从眼角滑下,她说:“穆子析,你知道吗,你是畜生。”

 

那一眼生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那一眼生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超级无敌升级系统》《超级无敌升级系统》

    原标题:《超级无敌升级系统》《超级无敌升级系统》小说名:超级无敌升级系统第1章“真是晦气,本以为是件美差事,竟是让老子来搬这该死的棺材。真是晦气”一片荒凉且人烟稀少的森林中,一道身影撑着身旁的木棺,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液,骂骂咧咧的喊道。在这道身影的不远处,还有一道身影正埋头挖着土坑,从土坑的大小来看,刚好能容纳一具木棺。“得了吧!天风少爷说了,只要我们处理好这小子的尸体,就能回去领五颗通神丹!这任务可简单得很!”听得木棺旁的胖男人的话后,挖着土坑的消瘦男子笑骂了一句,旋即有埋头苦干起来。那胖男人

  • 《总裁的小逃妻》《总裁的小逃妻》

    原标题:《总裁的小逃妻》《总裁的小逃妻》小说书名:总裁的小逃妻第1章深深地背叛苏念裹了裹羽绒服,北城的天气冷的特别快,寒风呼啸而来,不禁让她打了一个寒颤,缩了缩手。手中的盒子硌疼了她的手,垂眸,苍白的小脸上带了一丝笑意,“成志见了一定会高兴了吧。”这是她攒了一年的钱,才买的起的一块浪琴手表,虽然花了她一万块,但今天是成志的生日,她只想看到他的笑脸。以后晚饭就不吃好了,还能减肥,其实现在的她就瘦的可怜,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成志开心就好。看了看时间,不早了,这个时候成志应该还没下班,她要给他一个惊

  • 《保安也疯狂》《保安也疯狂》

    原标题:《保安也疯狂》《保安也疯狂》小说名:保安也疯狂第1章七月的海滨市炎热无比。这天晚上,罗军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长夜漫漫,格外寂寞无聊。小周拿着手机看着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谓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军哥,咱两一起看呀。这女的真带劲呢,太骚了。”小周邀请罗军。罗军不屑一顾,说道:“两个男的一起看有什么劲,你要是个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说道:“军哥,看不出你也是个贱人啊!”罗军说道:“你懂个毛线,你个小屁孩儿估计还不知道女人是撒滋味,也不怪你沉迷于这种东西。”小周

  • 《女神的贴身护卫》《女神的贴身护卫》

    原标题:《女神的贴身护卫》《女神的贴身护卫》书名:女神的贴身护卫第1章隔壁的晴姐八月,炎夏,滨海市。每天晚上十点是陈扬最期待的,因为这个时候,少妇苏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陈扬租的是廉价房,和苏晴共用一个卫生间。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陈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虽然这样做不太道德。但陈扬觉得要怪就怪苏晴实在是太漂亮,太有韵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发指。说起来,苏晴今年二十八岁,目前在一家手机专营店里做营业员。她是离异的少妇,独自带了六

  • 《极品偷香》《极品偷香》

    原标题:《极品偷香》《极品偷香》小说名称:极品偷香第001章偷看洗澡我叫穆木,小时候真挺木的,直到有一天跟张寡妇发生了点事,我的性情就变了。十一岁那年,我正在村口的老槐树上抓知了,张帅他们几个臭小子急咧咧的跑过来说,“木木,你爸被张寡妇家的狗咬了,快去看看吧!”张寡妇是我们村有名的浪女人,丈夫是出车祸死的,她长的很漂亮,今年只有二十七岁,喜欢穿露肩膀、后背的衣服,村里不少男人都对她有想法,其中就包括我爸。估计这次被狗咬,指定是又扒人家窗户,偷看张寡妇换衣服了。我从树上跳下,二话没说,就冲向张寡妇

  • 《师娘,借个火》《师娘,借个火》

    原标题:《师娘,借个火》《师娘,借个火》小说名字:师娘,借个火001“开车了开车了,还有五分钟啊。”售票员象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李福根给她叫得晕了,闭上眼晴,却突然听到一声叫:“是到化县的吧。”那是个女声,特别的圆润好听,李福根忍不住半睁开眼晴。为什么只是半睁开呢,因为他有过经验,好多嗓子好听的,长得其实不怎么样,他打了几年工,见过不少妹子,这种当上过不少。“是咧是咧,马上就开了啊,还有五分钟。”售票员的表,永远差五分钟。随着话声,一个女子上了车。李福根眼晴刷的一下,整个儿睁开了。这是一个

  • 《情圣》《情圣》

    原标题:《情圣》《情圣》书名:情圣一章白富美老婆的奇葩征婚,情圣我有一个喜欢欣赏岛国艺术片的岳母,一个喜欢裸睡的老婆,她们都出身豪门,思想开放,没事就对我动手动脚,完事还不允许我碰她们。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老婆这种女神,会嫁给我这种吊丝?这完全是在两个频道上的人啊。其实这件事难以启齿,因为我俩在一起,并不是我娶她,而是她“娶”我,说白了就是倒插门。我能勾搭上我老婆,是婚姻介绍所的朋友帮忙,他有一天找到我,说有个女人在征婚,我的条件挺合适的。我开始很高兴,但一听征婚的条件,差点翻脸。因为条件太奇

  • 《终极高手》《终极高手》

    原标题:《终极高手》《终极高手》小说名字:终极高手第1章任性的女孩文直到现在,我仍旧很怀念那段惊心动魄的卧底生涯。怀念那段热血激情的时光,怀念那些为我无悔付出的各色美女们。她们当中,有美女老板,有警花,富家千金,有公关小妹,还有身怀绝技的女特工。唉,从哪说起呢?那就先从任性的富二代美女,张雅冰说起吧。说实话,想起她,我至今心里不是滋味儿。她曾经对我恨之入骨,但后来,为了我,她竟然……算了,一言难尽,还是容我慢慢道来吧。先自报一下姓名,我叫赵云龙,性别,男。表面上,我是一名保安。那天天很热,我驾驶

  • 《夜店保安》《夜店保安》

    原标题:《夜店保安》《夜店保安》小说名:夜店保安第一章狗一样的地位我叫曹哲,今年23岁,在一家夜店做保安。一个月3000来块钱的工资,对于既抽烟又喝酒的我来说,一个月下来也将将够,想省点钱攒着娶媳妇绝不可能。在店里,我认识了一个叫叶慧雅的妹子,她我小几岁,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慧雅家里穷,供不起她学,但是坚强的她不想辍学,所以,便会利用课余时间来我们夜店打工,做小蜜蜂,这一干是一年。我经常帮助她赶走一些苍蝇,当然,这妹子也经常会给我洗洗衣服什么的。久而久之,我便认她当了我的妹子,她也管我叫大哥,

  • 《我的极品小姨》《我的极品小姨》

    原标题:《我的极品小姨》《我的极品小姨》小说名字:我的极品小姨第1章闯进来一个美女泡在温度适中的浴缸内,叼上一颗烟,绝对是一种享受。当然了,如果再有个美女来帮着按摩一下就更好了,不管是谁给谁按摩。男人光着身子想到这种事时,那玩意都会起反应的,这很正常。“靠,就不能消停会儿,显得多没素质?”李南方骂了一句,就听外面客厅房门砰地一声大响,接着传来玻璃碎了的声音。李南方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反正这是在酒店,又不是在他自己家里,就算有捣乱分子冲进来,也有酒店保安顶着,他只是个住店的,没必要多管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