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迷离档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1/9 10:20: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迷离档案

卷一 隐形人第二章 刑警邓琨

张丽是我大学同学,毕业后进了报社,是晚报的记者兼编辑。推荐163nvren.com她和我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后来我结婚了她和我老婆的关系比和我的更好。因为她们都有很多共同的爱好。

张丽已经离婚了的,所以她尽情的享受着单身的小资生活。我们大学里几个要好的同学经常会聚聚,一般都是由她发起,她是一个很有组织能力的女人,精明,干练,热情,她的朋友很多,这和她的个性有很大的关系。她的老公,应该说是前夫是一个刑警,叫邓琨。邓琨是一个事业型的男人,比张丽大三岁,他的工作本来就没有正常的作息时间,加上他对工作的狂热,几乎没有时间顾及家庭,为此张丽没少发脾气,后来两个人开始冷战,到最后终于离婚了。

张丽打电话约我下午在“昨日重现”见面,她特别嘱咐我说是邓琨有事找我。网站http://www.163nvren.com/记忆中我和邓琨并没有多少交集,除了张丽结婚的时候有过接触,更多只是在他们离婚前听张丽的絮叨。

上午的工作并不多,咨询中心的主任梁平,也就是我的执业督导,组织中心的几个咨询师开了个会,对近期的咨询工作进行了解,并提出一些建议。梁平原来是精神病医院的精神科医生,心理咨询行业刚刚出现的时候他就辞职创办了“心雅心理咨询中心”。中心的咨询师一共五人,大家平时的关系都很融洽,虽然各自带着各自的助手忙着自己的工作,但也经常就一些比较特殊的案例进行交流。

梁平也是我的老师,四年前我在医学院接受心理咨询师培训的时候他教我们“变态心理学”,那时候我学习很认真,经常向他请教一些问题,慢慢地熟悉了,在我取得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后,在他那又实习了半年,他便正式邀请我加入了他的中心。

下午三点我准时去了富水路的“昨日重现”咖啡厅,张丽和邓琨已经到了。

大家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坐了下来,我仔细打量着邓琨,他和结婚的时候有很大的变化,原来白净的脸上露出了胡茬,精神很差,让人感觉很憔悴,但眼睛里有着刚毅。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邓琨点了一壶“极品南山”咖啡,给大家倒上。然后开始了交谈:“朱哥,听小丽说黄玉在死之前曾经去找过你做咨询?”我点点头回答道:“是的,来过两次,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结案了吗?”邓琨摇了摇头说:“是的,结案了,但我不相信黄玉会自杀。”他说完咬了咬嘴唇,我感觉到他的情绪有些激动,同时也有些紧张与不安。我疑惑的看了看张丽,张丽说:“黄玉自杀前一个月,去找过邓琨,告诉邓琨有人要害她。”我问道:“邓琨和黄玉之前就认识的?”张丽无奈的说:“我也才知道,黄玉和邓琨是高中同学。”邓琨接着说:“是的,我们是高中同学,三月初的时候黄玉来找我,说总是感觉有人在跟踪她,有人要害她,但我怎么问她都说只是感觉,强烈的感觉,当时我怀疑是不是她精神有问题。并没有把她的话当真。推荐163nvren.com直到她出事,我才感觉这件事并不那么简单。”我说:“你为什么说她不是自杀?”他说:“黄玉死后的一个多月,我收到一个邮件。”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忙问他:“邮件里是什么?”他从身后的包里拿出几张照片,我接过来看了下,居然就是我收到的那几张。我心里充满了疑惑,还有一些恐惧。但我还是说:“这几许只是哪个好事的家伙搞的恶作剧。”邓琨说:“不会的,你再看看这个。”随手将一张纸片递了过来。网站163nvren.com

纸片上写着几句话:“我挣扎着,却总是感觉死亡的临近,我要活下去,那个我完全陌生的人必须死,必须。”没有开头,没有落款。我问邓琨:“你确定是黄玉的笔迹?”他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这样有着求生的欲望的人怎么可能自杀?”我将东西交还给他,他说:“一直查不出来是谁寄来的,这个寄件人的目的又是什么?”我没有回答他,但我把黄玉两次到咨询中心的咨询内容全部都说了出来,我知道这是他找我的原因。这时,我感觉有张无形的网,把我们网住了,而拉动这张网的绳结就是黄玉的案件。我没有告诉邓琨我也接到这样的邮件,我不想过多的陷入这个案子,毕竟,黄玉于我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况且,警方已经很明确的结案了。但我没有忍住我的好奇心,我指着那几张风景照问邓琨:“你知道照片上这个地方是哪吗?”邓琨回答说:“那是34号公墓。推荐163nvren.com从城南方向出城34公里处,黄玉就葬在那儿。”我劝邓琨别想太多,事情已经过了,可邓琨却很自责,他认为如果当时他相信黄玉的话,努力的调查并给予黄玉适当的保护,也许黄玉就不会死了。他说他想查下去,虽然警方已经结案,但他自己却要追查下去。我知道他下了决心,同时我感觉到这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说不清为什么,只是事情太古怪,太不符合情理。

分手之前我留下一张我的名片给他,对他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打电话我,不用再经过张丽来预约的。

晚饭后老婆陪着孩子看动画片,我泡了壶浓茶就钻进了书房。我总是会想起黄玉的案子,有太多的不明白,太多的为什么。是谁会在黄玉死后把她和公墓的照片发给我和邓琨?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般不外乎两种目的,一是为黄玉伸冤,二是对我们的挑衅。可为什么在给邓琨的邮件中会多一张纸片?

手机响了,我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朱哥,我是邓琨。”我忙问:“是邓琨啊,有什么事吗?”他过了一小会,才说:“你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我问他去哪,他回答道:“黄玉家。”我拒绝了他,我不希望因为黄玉的事影响我的生活,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失望。

挂掉他的电话,我不禁也有点难过,邓琨对黄玉的死充满了内疚,可我呢?当黄玉和我诉说一切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把她的话当真,我也没能够真正帮助到她。我在想我这样置身事外的做法到底对不对,是不是也应该象邓琨一样,努力的去查明这一切。

我在等待着,我想邓琨一定还会给我打电话,不管他去黄玉家得到的结果如何,他都会告诉我,因为现在他能够诉说这件事的只有我。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邓琨才给我打来电话。他告诉我在黄玉家里找到一些线索,想让我帮着看看,我让他明天早上带到咨询中心去。其实我想再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真的要参与到这个案子里边去。

第二天一大早邓琨就来了。把他让进办公室,随手关了上门。

邓琨带来的东西是两本经书,一本《般若波罗密心经》,另一本是《大悲咒》。两本书看上去很新,但打开却发现纸页已经磨损了很多,应该翻看了无数次。邓琨告诉我黄玉从来不信鬼神,每次同学们出去游玩遇见寺庙都会去烧香敬佛,黄玉却很不屑,她常常说我命由我不由天。由此看来她应该是个自信的人。可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她,她为什么开始对佛经感兴趣?

邓琨说要去查一查经书的来源,我也觉得这应该是个突破口,经书怎么来的,黄玉什么时候开始研究佛经的,还有她为什么会对佛经感兴趣,我想应该能在佛经的出处得到一些答案。我不知道参与到案件中去到底对不对,但我觉得有必要把黄玉的事情搞清楚,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好奇心,更多的是作为黄玉的咨询师的一种职业责任。邓琨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他对黄玉一案调查的所有资料,因为警察局已经对这个案件结案了,他的所有调查只能私下进行。我有些替他担心,他的调查缺少警方的支持,很容易超越法律的界限。

今天早上没有预约,我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办公室,仔细研究着邓琨留下来的资料。黄玉二十九岁离婚的,到现在有三年多了,一直独处,期间没有交过男朋友,也没发现有男人和她有过密的接触。那黄玉两次咨询中提到的他是谁?资料中详细的记录着黄玉的生活习惯,她的生活很简单,每天大多是十一点多钟去酒吧,凌晨一点左右回家。喜欢和朋友一起旅游,偶尔也打打麻将。可最近半年来她几乎没有过什么活动,天天都在酒吧与家之间两点一线。我有种直觉,这半年中一定发生过一些不平常的事,而酒吧里应该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卷一 隐形人 第三章 厌胜之术

下午下班的时候接到邓琨的电话,他约我一起吃晚饭,就在我们中心附近的一家小餐馆。

我点好菜邓琨才到,他总是那么性急,一见面就问我看过资料没有,有没有什么发现。我笑了笑说:“先把你调查的情况说来听听吧,看样子你应该有收获。”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这两本书是黔灵寺的绝尘法师送给她的。”我疑惑的看了看他,他又接着说:“我拿着书在市里几家佛教用品商店问了问,他们都说不是他们出售的版本,让我去找寺庙问问,应该是寺里自己印制发给香客的。市里唯一大一点的寺庙就是黔灵寺,所以我就去了。我带着黄玉的照片,问寺里的执事有没有见过黄玉,都说没见过,我很失望正准备下山的时候有个小和尚告诉我见过照片上的人,还说有一段时间经常来找绝尘法师。我找到了绝尘法师,他告诉我书是他送给黄玉的,大概半年前黄玉去黔灵寺上香,还抽了支签问吉凶,当时就是绝尘法师给她解的签。”说到这他停了停,又喝了口水。我问道:“那一定是支下下签吧?”他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如果不是下下签,不是大凶之兆,她后面就不会经常去寺里找绝尘了。”我说。他想了想,点了点头。我示意他继续说。他说:“绝尘法师告诉我她求到的的确是下下签,大凶,有血光之灾。当然,我是不相信这些的,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鬼神?凡事都要有科学依据。”他顿了顿又说:“绝尘法师就送了她两本经书,让她没事的时候就读读。后来她又去过几次,绝尘法师给她讲了很多佛理。对了,她还从寺里请了一尊观音像。”听完他的叙说,我觉得中间好象少了什么,再次追问,他说就是这些了。我原本想吃完饭后让他陪我一起去黄玉的酒吧,但现在我改变了主意。我对他说:“邓琨,你慢慢吃,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一会我给你电话。”他问我去哪,我没说,急忙的就出了餐馆。

打了个车,我去了黔灵寺,径直就去了绝尘的禅房。

其实我和绝尘很熟,他是少数知道我是佛门俗家弟子的人之一。

绝尘看到我的时候先是一愣,而后说:“这个时候来找我不只是为了喝茶吧?”我笑而不语。他慢吞吞的打理着桌上的茶具,对我说:“如果我没猜错,白天来的那个警察应该和你有关系吧?”我说:“你说呢?”他抿了抿嘴:“你也是为了黄玉的事来的?”我点点头,说:“是的,白天你没有告诉那个警察的事情,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绝尘苦笑道:“我不告诉他,是因为他不信。”“你是说黄玉中了邪?”“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中了厌胜之术,所以我让她请了尊观音,还是我给开的光。”我知道所谓厌胜之术,是古代方士的一种巫术,传说能以诅咒制服人或物,一般要通过媒物,也就是厌胜物来实现,比如写着生辰的小人,头发,钱币等等。

我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虽然我的职业具有较高的科学性,但我并不是泛无神论者,相反,曾经在西藏的一些经历,我知道世上的很多事情暂时是科学不能解释的。我望着绝尘问道:“你能肯定吗?”他笑了:“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怀疑你会来找我吗?你是藏传佛教的俗家弟子,这些浅显的东西你不应该看不到吧。”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我也怀疑过,但刚开始不想在这个案子只陷得太深,就没多想。”他说:“凡事有因就有果,你遇上了想躲是躲不过的。”

绝尘泡茶的功夫是很高的,特别是他总是能够搞到一些上好的茶叶。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大概快到十点钟,我才离开。

回到市区我立刻给邓琨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想去黄玉家看看。他小小的鄙视了我一下,说昨天请我去我都不去。但他还是开着车过来接上我一起去了黄玉家。

黄玉的家并不大,一个小两室一厅,但装修得很豪华,色调也很温馨。在客厅的东北角,我看到了供奉的观音像。我对着观音像揖了一揖,然后拿起来仔细的看着。邓琨不明白我在做什么,不过他没有问,就默默地站在我旁边。我在观音像的底座下面发现一些血迹,我把观音递给邓琨:“你想办法搞清楚这是什么血。”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需要科学证实我的猜测。他点点头,把观音像放进了他的背包里。我没有在客厅多逗留,径直走向了黄玉的卧室。我把床上狠狠地翻了一遍,但一无所获。我钻进了床底下,仔细的寻找,我想找一样东西,就是厌胜物。终于,当我抬头看着头顶着的床垫时,我发现床垫上像是贴着一个小小的白色的纸人,上面写着些数字,应该就是黄玉的生辰,纸人是让人用大头钉在床垫下面的,很平整,我轻轻地取了下来,放进了荷包。

邓琨把一切看在眼里,“这是巫术。你不会觉得是巫术害死了黄玉吧?”我没有回答他,其实我知道厌胜之术,但却并不真正相信黄玉是死于巫术,一切都得慢慢的调查才能够有结果。于是我催促着离开了这里。

两天后邓琨打电话告诉我观音像上的血查出来了,是人血,确切的说,是女人的经血。

我的猜测没有错,开光的观音像让经血给污了,看来黄玉案件的背后,有更多的谜团需要解开。我的好奇心驱使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梁平转介了个求助者给我,他告诉我这个女孩原来是精神病医院收治的,但入院以后通过检查及测试并不像她的家长说的那么严重,不属于精神病,只是有些神经衰弱和抑郁。我仔细的看了看精神病医院的检查和测试结果,女孩叫汪清涵,25岁,在一家私营企业做人力资源。她的自述是这样写的:“我这两个月来,总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有问题,特别是大脑,我觉得好象里面长了个瘤,但去了很多医院检查都没查出来,我怀疑医生的诊断水平,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故意不告诉我真实的情况。”于是她总是焦虑不安,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对所有人的话都不相信,总是说大家合伙骗她,常常夜里起来唉声叹气的,有时候还扔东西,家人被折腾得没办法昨天把她送到了精神病医院。精神病院的检查结果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大多数工作压力大,神经衰弱的人都会有一些疑病的情况,情绪波动也会相对的大一些。我决定接手汪清涵的案子。

我让李晴打电话给她,通知她明天早上到中心来,大家聊聊。

第二天早上我因为送女儿上幼儿园,到中心已经九点多了,李晴说汪清涵在我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看见一个女孩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她听到我的脚步声立刻站了起来,我微笑着示意她坐下,我也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穿了一条淡紫色的连衣裙,剪了个学生头,流海很整齐。人长得并不算漂亮,但五官很清秀,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左右。面容很憔悴,那种忧伤的感觉在她的眉宇间流露。她看见我很紧张,两只手捏着裙摆揉搓着。

我习惯性的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喝一点,舒缓一下情绪。她一只手放在胸前,另一只手拿起水杯,然后突然望向我说:“医生,我没精神病,真的,我没有。”我微微的笑着对她说:“我知道,我也相信你没有精神病,还有我不是医生,我只是心理咨询师。”她的情绪稍微的缓和一点,我继续说:“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心理问题的,只是严重的程度不同,只要不影响你的正常生活和工作,问题都不算很大。”

她没有说话,把杯子放在嘴边。我不再说什么,静静地看着她,我知道她的情绪需要得到平静。

她的目光从杯子上移开,但没有看我,而是看着墙壁上的一幅画,画上是举着陶罐的少女,她凝视了几秒钟,又转向另一幅,那是一幅风景画,画面上是秋天,落叶飘飞。她的眉头时而拧起,时而舒展开来,脸上闪现过淡淡的笑意,但瞬间又布满了忧伤。这时我开口说话了:“是的,人生是很脆弱也很短暂的,特别是女人,再美丽的容貌也经不住岁月的蹉跎。”她惊讶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笑了,回答她:“我是猜的。”很多问题无法向她解释的,人的微表情有时候最能够反应真实的内心世界。我刚才不过对她进行了行为心理的分析而已。

卷一 隐形人 第四章 九三年(插叙)

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我在新兵连迎来了到西藏后的第一个春节,那天晚上看完春节联欢晚会才熄灯睡觉。我们以为大过年的不会再有紧急集合了,所以精神上很松懈,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原本应该整理有序的装备也摆放得乱七八糟。半夜三点过钟,一阵急促的哨音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大家乱作了一团,时不时还听见有人悄悄地咒骂声:“妈的,大过年还紧急集合,还让不让人活了。”骂归骂,我们还是很快的便到了操场,但比平时慢了整整一分钟。

新兵连长拉长着脸,咆哮着说:“你们是军人,任何时候都应该保持高度的警惕,今天的紧急集合慢了整整一分钟,一分钟意味着什么?对于军人来说,意味着流血和牺牲。各排,检查装备。”装备检查的结果,很大一部分战士的装备不齐,或者是背包打得不规范。连长气呼呼地,用他那纯正的云南口音骂道:“你们这些新兵火卵子,过个节就不晓得自己姓哪样了,稍息,立正。全部都有,五公里越野,跑步,走。”半夜三点跑五公里越野,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过大年初一这样度过还是头一回。

那天晚上很黑,天空没有月亮,依稀有几颗星星挂在天上。西藏的天空很近,星星也仿佛伸手可摘。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渐渐的落在了队伍的后面,排长在前面叫我的名字,然后用力的吼着,但我已经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了。我的双脚像是灌了铅一样,重得几乎抬不起来,我不由的放慢了脚步。反正每次五公里我都垫底,也习惯了,大不了回去又听他们咆哮。

一阵寒风吹过,原本一身的汗水贴身的变得冰冷,耳边满是风声,前面的队伍已经看不见了。

这里叫仁青岗,就一条小路通往新兵连,四周是一米多高的灌木丛。我干脆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反正离新兵连不到一公里的路程,休息一下再赶回去。我摸出香烟,点上慢慢享受着。这时我听到有脚步声,从我们来时的路上传来的。我确定我们的队伍都已经过去了,可快四点了,谁还会在这样的路上行走?我壮着胆子大声的问:“谁?”没听到回应。脚步声近了,但怪事发生了,我听见脚步声从我面前经过,却没看到一点人影。我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这时我却非常的害怕,心仿佛到了嗓子眼。我要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心里充满恐惧,我还是循着快步声向前追去。我知道前面不远处有个道班,如果出现什么情况就跑那去,那里住着道班班长嘎松一家。

当我觉得快接近了的时候脚步声突然消失了,只有风在我耳边呼啸着。

我平生第一次觉得夜是这样的恐怖、狰狞,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前奔跑。我跑到道班,居然亮着灯的,

我用力的拍着门,叫着:“嘎松,开门。”门开了,嘎松一边掀起毡帘把我让进了屋里,一边用很不流利的汉语问我:“那么晚,有什么事?”这时我才注意到屋里有一个年青人,看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我从炉子上提起壶,拿过碗给自己倒了一碗酥油茶,喝了一大口说:“紧急集合,五公里拉练。”

那个年青人穿得很时尚,但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也是藏族。黑色的羽绒服,牛仔裤,高统皮靴,还戴着一顶鸭舌帽,手里拿着一个“爱国者”的随身听。不过他的目光却注视着我,他的汉语比嘎松流利得多:“你很紧张?是不是遇见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我看了看他,以看了看嘎松,点了点头,把刚才的经验告诉了他们。嘎松对着年青苦笑了一下用藏语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年青人站起来对我说:“带我去你刚才听到脚步声的地方看看。”我问嘎松这个年青人是谁,嘎松说他是个珠毕古,我并不知道珠毕古是什么意思,但也不好问,他拿了支手电,示意我带路。我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还是按照他说的话,带他去了。嘎松紧紧地跟在后面,手里拿着一串佛珠,嘴里嘟囔着。

到了那个地方,年青人四下看了看,然后示意我们坐下。我想问嘎松珠毕古是什么意思,但嘎松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别说话。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脚步声又响起来了,还是那个方向,由远及近,但手电射去依然没有一个人影。这时年青人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象是一只很小笛子,白如璞玉,他放在唇边,轻轻吹起,声音不大,并不刺耳,轻柔而舒缓。不到一分钟,他放下了笛子,转过头用藏语对嘎松说了几句,嘎松一个劲的点头,然后他看着我微笑着说:“去道班坐坐吧,我们聊聊。我可以回答你心中的疑惑。”我想了想,虽然回去晚了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处罚,但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这种恐惧会让我的心里笼罩阴影。

回到道班,嘎松又给大家倒上酥油茶,我拿出香烟,一人一支,然后忍不住问年青人:“刚才嘎松说你的珠毕古,珠毕古是什么意思啊?”年青人笑了,望着嘎松,嘎松说:“在我们藏传佛教中对修行有成绩,能够根据自己的意愿而转世的人称为‘珠毕古’,用你们汉人的话说也可以叫‘活佛’。”这下轮到我吃惊了,我面前的年青人居然是一位转世的活佛。我好奇的问道:“这么年青的活佛?”年青人笑着对我说:“你还是叫我但增吧,相识是一种缘分,我们年纪差不多,应该可以成为朋友。”我尴尬的笑笑,心里有几分激动,能够有个活佛做朋友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但我马上想到了刚才的经历,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他的那只小笛子,又是个什么宝贝。他看着我说:“能告诉我你的出生时间吗?”我愣住了,但还是把我的出生年月告诉了他,他听了微微皱眉想了一会说:“难怪你看不见。原来你的八字纯阳。”

接着他把烟灭了,缓缓地说:“你听到的脚步声是阴魂,嘎松家里的孩子不仅听到脚步声,还看到了鬼影,所以才把我找来。”我原本是不太信鬼神之说的,但我实在无法解释自己所经历的,我问他:“你那小笛子是个什么物件啊,就那样吹吹管用吗?让我看看。”他掏出小笛,递到我手上:“这是骨笛,一些高僧圆寂后火化留下的一块未能让火化掉的骨头做的,是密宗的法器。当然,不镂成笛也行,那就是骨玉。”我一听是人骨做成差点没吓得扔在地上。我赶紧还给了他。他接过去接着说:“我吹的不过是安魂曲,以后它就不会再出来吓人了。”我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来之前你不去施法?”他挤了挤眼睛说:“我也刚到,我早上接到嘎松的电话就从康布的折马寺赶过来了,在帕里车坏了,走路下来的,我进门还没十分钟你就到了。”

我点了点头说:“原来你是折马寺的喇嘛啊。”他说:“我不是喇嘛,我不驻寺的,只是偶尔去讲讲经。”然后他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心里一阵发毛:“看什么看啊,我身上有花啊?”他笑了笑说:“其实你与佛蛮有缘的,不如学些佛法做个居士吧。”我听了连忙摇头,如果部队知道我学藏传佛教,不开除军籍才怪。他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说:“没事的,没真叫你做喇嘛,做个俗家弟子吧,自己修自己悟。”我嘿嘿笑了:“这佛学都能够自学成才?”他问我道:“佛有常形吗?”我想了想,摇了摇头,他又问:“法有常态吗?”我又摇了摇头,他说:“那不就对了,拘于形便失其义,拘于态便失其真。”我好象懂了,但又好象没懂。我说:“总得经常有人指点教化吧?”他说:“最近一段时间我都住在离这不远的嘎久寺,有时间可以来找我。”我摇摇头:“我可不到寺庙里找你,让领导看见就完了。”他说:“好吧,周末我都会到嘎松这坐坐,有时间你过来吧。不过你我只是朋友哈,指点教化我是谈不上的。”我应承了。

后来我才知道但增属于宁玛教派的密宗分支阿巴,也叫咒士,他的修行并不影响他其他的社会活动,不驻寺的。后来他又带我认识了他今生的师傅格桑那措活佛,三年的时间里我对藏传佛教的见解也从最初的因果轮回到中观的空性的认识,最后提高到对光明如来藏和密宗的证悟有了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并学会一些密宗的咒术。格桑活佛收我做了俗家弟子,并赐了个法号该隐居士。

退伍时格桑活佛把手上一串佛珠赠予了我,而但增也终于把他那只骨笛送给我。以后但增来过两次贵阳,绝尘曾经到西藏去听他说法,是他的故人,也是他使我和绝尘成了朋友。

迷离档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迷离档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诏安非遗:传承初心 续写未来

    台海网5月21日讯据福建日报报道至今年,距离诏安县铁枝木偶戏成为第一批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转眼过去了13年。此后,几批次的非遗名录,诏安剪瓷雕工艺、黄金兴、彩扎技艺等项目先后入选。如今的诏安,不只对非遗,更是将县域的诸多传统文化项目都加以保护和传承,并不断创新,走出一条良性的传承和发展的路子。传承虽有阵痛,初心不改诏安气候炎热,多雨潮湿,很多诏安人有喝凉茶的习惯。其中,白眉凉茶驻足者众。白眉凉茶是诏安的百年老字号,漳州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已传承至第四代。传承人沈周松自小跟随父亲学习凉茶的

  • 葱油拌面

    聊得正在兴头,天色已晚。友人留饭,说葱油拌面。这是上海小吃,在此当作正餐。回到本文开头,茅塞顿开,饮食只是聊天的移步。显然此面不简单,家母常做,图的是简便,在此就是文化。葱油拌面撰文/颜光明友人招待客人是葱油拌面。我以为这是最高礼遇。能感知文化的魅力和交流的真挚。首先是礼遇。我们进餐的地方不是在酒店,也不是在饭馆,而是在自家的食宅。友人说,这是我们大家用餐的地方,也不叫食堂,或是饭厅,是用来品尝佳肴的地方。环顾四周,书香代替了烟火,还有戏台。名为食宅,其实就是切磋厨艺的地方。简单的条桌板凳,青砖

  • 陶瓷大师景德镇刘继祥作品赏析

    刘继祥;艺名:湖城子,鄱阳县人,1969年出生,先后毕业于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和中央美院美术系高研班,师承陶瓷世家,工艺美术大师蔡忠顺先生。刘继祥老师现为;中国国家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家,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国家一级技师,中国国画院院士,中国国家陶瓷工艺美术家,江西国画院签约画家,中国书画艺术交流协会江西分会会员,中国陶瓷学会会员,全国文联艺术品促进委员会中国陶瓷艺术发展中心会员。著名画家湖子先生擅长国画、文人画和版画,凭借个人的艺术天赋和造旨独创“凸画技法”在陶瓷艺术作品中的表现,从而体现

  • 仙家 身不由己 (出马仙文化) 七

    在没有灵体打扰之前,正常来说每个人都有工作,为了生存四处奔波,都有自己的生活。有很大部分通灵者在知道自己是通灵媒介,知道自己已经通灵之后就不再工作,他们就变成专业的巫医和灵媒,只从事与通灵有关的事情。我在这里劝这些人,其实我无权干涉他人的生活方式,只是劝告。做人要靠自己。何况灵力不是人类所能撑握的力量。靠外力就会被外力所牵制,如果外力离开,就会遗留下一大堆无法解决的问题,是你自己当初选择的时候没有给自己留后路。既然该来的一定会来,就让他们来吧,但在做事上一定不要被他们牵制,要自强自立,要做个堂堂

  • 景德镇艺术家程宝来陶瓷作品赏析

    程宝来,艺名:艺宝斋主,1963年出生,江西省鄱阳县人,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美术系,先后师从国家一级美术师,陶瓷大学教授史典林先生和王雍义(刘海粟学生)教授,艺术风格爱到两位思师悉心教诲。程宝来先生现为,中国书画艺术交流协会会员,中国国家工艺美术大师协会江西分会会员,全国文联艺术品促进委员会中国陶瓷艺术发展中心会员,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国家工艺美术家。程宝来老师擅长国画的表现形式,无论是纸上丹青还是陶瓷艺术特色,能完美的表现山水,花鸟从容淡定的情韵,在陶瓷创作中将青花五彩和高温颜色釉巧妙的结合

  • 打开幸福之门有四把钥匙 | 方圆生活禅

    打开幸福之门有四把钥匙口中有德口中有德,就是说话要留有余地,不对他人施加“软暴力”;目中有人目中有人,就是要走出自我的小天地,将心比心,坦诚相待;心中有爱心中有爱,就是要在心田种下爱的种子,并小心地呵护它成长;行中有善行中有善,就是人到哪里,就把爱带到哪里。

  • 小满 | 物至于此小得盈满

    戊戌年四月初七,2018年5月21日,10点14分,小满。小满,夏季的第二个节气。小满--其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小满三候一候苦菜秀。螻蟈开始聒噪著夏日的来临。二候靡草死。靡草,则至阴之所生也,故不胜至阳而死。三候麦秋至。秋者,百穀成熟之时,此於时虽夏,於麦则秋,故云麦秋也。此时,苔痕染碧,枇杷澄黄,桑葚深紫。小满民俗——祭車神——祭车神是一些农村地区古老的小满习俗。在相关的传说里二车神,是一条白

  • 给仙家送钱 (出马仙文化) 五

    以前我也遇到过,现在我也经常听到别人说过,很多的堂子很喜欢一句话,那就是,你这个事可是大事,你的仙家可是什么佛祖转世而来,什么玉皇大帝派来的,别人管不了你的事,只有我能帮助你。给香客看事没有大包大揽,走到你的门口是缘分,但是这个缘分到底有多大?要看香客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堂子的人说了算,本来香客和对方的堂子缘分不大,这家伙一个劲的揽过来,总觉得自己能耐多大一样,你要是真的有那个信心和本事也行,如果没有那个本事,把香客的事耽误了,你也是罪加一等。言归正传,本文章主题就是,给自己的仙家送钱,说到这个钱

  • 蜜蜂皇后被困车内 2万蜜蜂为救驾围攻汽车

    蜂后被困车内2万蜜蜂为救驾围攻汽车台媒称,豪沃思(CarolHowarth)是一名住在英国威尔斯的妇人,日前她驾车到哈佛威斯特(Haverfordwest)市中心购物,不料发现一群约2万只的蜜蜂紧紧贴在车尾,怎么赶都赶不走,引来路人围观拍照。前来帮忙的养蜂人猜测,或许是蜂后跑进车内,才让蜜蜂大军死缠不放。据台湾东森ETtoday新闻云5月26日援引《每日电讯报》的报道称,65岁的豪沃思开着银色三菱汽车到附近用餐购物,不到一会儿,车尾就被大量蜜蜂“覆盖”。41岁的国家公园职员摩西(TomMoses

  • 两个震撼心灵的故事!(深刻)

    这是两个真实的故事!01前些年,云南边境的一场战斗中,士兵老何以身体滚爆山坡上的一个地雷阵,上级决定授予他特等英雄的称号。但是,老何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我不是有意滚雷,是不小心摔下去,没办法,只能顺势滚下去。”记者说:“特等英雄的称号已经报了,你就顺着主动滚雷的说法说吧。”但是老何觉得不好意思,坚持说他是不小心摔下去的。结果,那次获得英雄称号的是另外两个战友。而他很快就复员了,回到四川农村,现在惠州淡水打工,仍然是个农民。一些人问他是否后悔,老何说:“我本来就是一个种地的,如果摔一跤就成了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