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女老师别过来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8/1/9 9:22:16 来源:网络 []

书名:女老师别过来

第三章凹凸有致

我弯腰去捡地上的卡,一道影子却落在我的眼前。说明163nvren.com

我偏头,看见餐馆门口一道凸凹有致的倩影,修长高挑的身材,紧致的双腿,以及一直扣到最上一扣的衬衣。正是不久前被我救出狼穴的美丽女人。

只见她亲启红唇,笑语嫣嫣:“小弟弟,我们又见面喽。”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会来这种小餐馆的上流人物,突然出现在这里完全不合情理。

我的心不禁狂跳起来,难道她是故意来找我麻烦的?

她却无视我的紧张,大大方方的走进来,身材高挑,衣着华贵,气质超群。

站到我身侧,她伸手轻轻挽住我的手臂,右手点了点我的额头,娇俏的道:“傻了?”

鼻端充斥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我自动脑补出她在浴缸里喷薄欲出的圆润线条,真的是傻了!

“你,你们什么关系?”

张伟结结巴巴站起来,食指在她和我之间晃悠几遍。

张伟一向好色,我知道,这个女人让他惊艳到了。163女人网

她闻声偏头,狭长的桃花眼流光盈盈:“他是我的……好弟弟。”

她说得很媚,说到好弟弟时,右手不经意的在我腰间一捏。

我只觉得一股电流蹿过身体,浑身僵硬得无法动弹。

她流光溢彩的眼眸一转,落在地上那张卡上,不屑一顾的转头问我:“这种卡也值得你弯腰去捡?”

我一愣,却见她从包包里掏出一张金灿灿的卡递过来:“以后看到这种都不许弯腰。”

看到这个美丽女人拿出来的金卡,张伟却嗞的一声像被谁踩了尾巴,我看到他眼底的惊恐,很显然这张金卡不同寻常。

“咦?你也认得这卡?”她将卡凑到张伟面前,狭长的眼底带着坏笑,语气中的轻蔑却显而易见。

张伟目光在她胸前流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倒是一旁的诗笑笑却捂住自己因为惊讶而张大的嘴忍不住道:“天!至尊VIP金卡,全市都不超过一百张。推荐163nvren.com

听到诗笑笑的回答,她赞许的看了诗笑笑一眼,走到只会点头的张伟跟前,波涛汹涌逼得张伟一退再退。

“既然知道,以后就给我收敛点儿。”她的声音忽然冷肃下来,整个人的气势凌厉:“我弟弟是涵养好,我可没他的好脾气。”

张伟被她的气势逼到角落,扑通一声瘫倒在座位上,脸上很是不好看。

然后她若无其事的朝众人一笑:“忘了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林澜,是这小子的姐姐。”

我分明看见她眼底分明的戏弄,一瞬间心慌起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女人突然冒出来,不知道想干嘛!

“今天算我请客,你们敞开了吃,海鲜鱼翅没问题,让张伟小弟弟去对面买。版权163nvren.com

她拿出一叠红色毛爷爷丢给夏师傅,右手再度将我勾了过去。

她下颌搭在我的肩头笑道:“不过,林峰我要借走。”

说毕,也不等众人反应扯着我就出了餐馆。

刚出餐馆,我连忙甩开她的手,警惕的说道:“你要干嘛?”

我瞪着她,此时夜幕刚降,霓虹初起。

映着霓虹,她狭长的桃花眼里像含了一汪水,楚楚动人。

“替你出口气啊。”她点燃一支烟,朝我吐了口烟雾,理所当然的说道:“怎么样,刚才痛快吧?”

不想和这个女人扯上太多关系的我冷着脸:“我不用你帮。163女人网

“那你就当帮我呗。”她也不在意我刻意的疏远,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跟我回家一趟。”

打开车门,她朝我招了招手。

我犹豫了一下,琢磨着她是不是真的要我去帮忙,想到自己这种穷屌丝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让对方打主意的,终究还是忐忑的上了车。

车子飚的很快,路灯次第亮起,晦暗不明的天色,使得整个世界都显得暧昧起来。

车厢里流淌着悠缓的旋律,歌手呢喃的声音像是谁撩拨的手。

我的脑子里再次就蹦出她在浴缸里的画面,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女老师别过来小说txt全文阅读

她斜睨了一眼我,唇边的笑意更浓,一打方向,车子停在了路边一个不大的停车场里。

她的手像游鱼一样滑过来,轻轻落在我的腿上。

“我不能告诉家里人我被下药了,需要个时间证人,而我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我闻言点头,却不敢看她。

“不过,你真的没对我怎么样?”

她话锋一转,人也凑过来,湿热的呼吸就在耳边,一起一落间,我的神经也跟一紧一松。

“我怎么就不信呢?”

她的身子越过中间的档杆,半个人都挂在了我的身上。

“你说,我到底是哪里不吸引你?”

如此近的距离,让我本就燥热的血再次沸腾起来,我噌的一下就红了脸。

“我没碰你,真的没碰你。”

我闭着双眼摇手示意,双手却不经意到触碰到海绵一般的东西。

“小弟弟真坏。”

我还未来得及思考刚才碰到到底是什么东西,她便娇笑着朝我靠了过来,双手更是好死不死的按在我的胸膛上。

柔荑似水,软若无骨,在我胸前游走,温热的掌心熨帖舒服。

我忍不住‘嗯’了一声。

她咯咯笑着就胯坐到我身上。

我豁然睁眼,她的唇却已经吻上了我的唇。

甜!

真甜!

我的心底酥酥软软,鼻端满是馨香,只觉得身体如同发烧般的滚烫起来,而我的理智在这样的火热里逐渐消散。

我想要推开她,可双手触摸到她的娇躯时,却又舍不得放手。

“好弟弟,我这么漂亮性感,在那种状态下你都能坐怀不乱。可以啊,是个君子,姐姐喜欢你。”

她轻微的喘息在我耳边回荡,魅惑十足的声音同时传入我的耳中:“你喜欢姐姐吗?”

我点头,双手不自觉地抚上了她的后背。

她的肌肤滑不溜手,我顺着她完美圆润的线条往下,扶住她纤细的腰肢,再从腰肢处喷薄向下,停留在她紧致的大腿。

她整个人都脱力般的靠在我身上,微带喘息的道:“好弟弟,跟着姐姐混吧,姐姐早晚让你前程似锦。”

我狐疑的看着她,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升官发财,出人头地,美人在怀都是最大的梦想。

“别这么看着我,姐姐说到做到,到时候张伟也只配给你提鞋。”

她口气很大,却自信满满,我不由得揣测起她的身份来。

而这时,她又伏在我耳边对我说道:“别想了,你终归会知道的。”

她双手灵巧的撮揉着我胸膛,我的脑袋里此时也瞬间一片空白,只觉得全身所有热量都随着她的动作开始澎湃起来。

第四章我很担心你

“怕吗?”

她看着我问。

我想,都到这程度了,怕个毛!

我正要挺身,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暴呵!

该死!这关键时刻怎么有人这么不识趣,随着几声急促的敲打车窗的声音,林澜摇下了车窗。

“你们在干什么...他是谁!”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车窗前,他满脸通红,瞪大了那两颗金鱼眼气得快要掉下来。

林澜不慌不忙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伸手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男子二话不说,拉开车门把我拽下了车。

“澜澜...你告诉我他是谁!”

男子那眼睛瞪得溜圆,明显看得出他和林澜的关系不一般,或者说他自认为和林澜的关系不一般。

“他是谁?和你什么关系?”男子伸手抓住了我的衣领,不论分说抡起沙包一样大的拳头就要揍我。

“你住手!你要是敢打他,以后就休想要见到我!”林澜站在一旁阻拦呵斥道。

“敢勾引老子的女人,你小子行,今天算你走狗屎运,滚!”他愤怒的脸几乎扭曲到了一起,犹如暴怒的狮子,却因为林澜的话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将我扔到一边。

“咳咳...我...我是她弟弟,你误会了!”我站在一旁有些心虚的解释道,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她男朋友还是老公,自己就这么做了小白脸?同时向林澜投去求救的目光,姑奶奶你倒是吱个声啊!

可惜的是我不说话还好,这种侮辱人智商的解释反而让眼前这个大汉刚刚稍微平复的怒火再次猛地窜了起来。拳头捏的咯吱作响,眼看就要再次拿我出气。

“你有完没完?”林澜冷漠的语言从一旁传过来,也让大汉的动作为之一滞。

“澜澜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男子松开了手,原本狰狞的脸,转眼挂满了强挤出来的笑容。

林澜依旧冷冰冰地说:“我还要回家吃饭,你要是没事就请让开。”

男子顿时被憋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干瞪着眼睛,如果眼神能杀人,我估计自己已经死了不下十次了。

“走啊,还看什么看!”我内心有些忐忑不安,但还是乖乖的跟着她走出了停车场,坐着电梯到了酒店一楼大堂。

“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不会是要带我开房吧,上次没得逞,这次我可不会再做柳下惠了!”脱离了危险,我又免不了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事?”刚一走进大堂,林澜便一脸心疼的转过身来,伸手抚摸着我脸颊。

被她柔软而芳香的玉手抚摸着脸颊,免不了一时面红耳赤,我一时语塞,在她面前我真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弟弟,脸上写满了无辜。

“那个男的是你男朋友?”

“这件事情一会再说,先帮我个忙!”她巧妙的避开了我的问题,伸手挽着我的胳膊,把我带到了一间VIP包房门前,随着服务人员轻轻推开了房门,“林小姐请...”

“没你事了,你先下去吧!”服务人员识趣的走了出去,随手关上了门。

我微微一愣,房间里还坐着两位中年夫妇,我不知道林澜是什么意思,顿时愣在当场。

“快叫人啊!”她右手在我胳膊上用力的掐了一把,痛的我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我这才反应过来,感情是拿我当挡箭牌,让我见家长啊!

“叔叔...阿姨你们好!”眼前这张饭桌前的中年夫妇,身着华丽,西装革履,光看气质就知道是某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可惜我的心思并不在于二老,而是盯着那满桌的山珍海味。

“爸!这是我男朋友。”

“咳咳...咳...”林澜的话让猝不及防的我被口水呛了个满肺,男朋友?不只是我诧异,两位长辈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们俩个。

“坐吧...”听到自家闺女的话,林父面色一沉,伸手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点燃了一支叼在了嘴上。

我伸手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心里有些不安,时不时瞟向林父,从我走进这间包房,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一个纵横多年的老江湖,在他的面前,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会无所遁形。

“快吃吧,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林澜拿起筷子为我夹了一口菜,放到了碗里。林父缓缓吐出了一口烟圈,声音深沉地问:“小伙子,看你的岁数不大,在哪高就啊?”

“我...”我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塞进了一口菜,再次把我呛得连着咳嗽了几下。

“他在一家公司当副总,那天晚上我和他在一起,他一直照顾我。”

“是...是啊!”我连忙点头,为了应付这两位看起来就无比精明的父母,美味的菜肴都无法细细品味,好似嚼蜡般机械的咀嚼着随后咽进自己的肚子。

“妈...您也多吃点。”林澜起身盛了一碗汤,递给了母亲。

林母面色颇为和蔼,不像林父那样严肃,满面笑容的冲我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和澜澜是朋友,澜澜平时很任性,你就多照顾她一点。”

“妈...你说这些干什么。”林澜露出娇嗔的神情,低头吃了一口菜,“他叫林峰。”

“你今年多大了?”很显然林母不满足仅仅只知道这点信息。

“我...我今年多大了?”我吱吱呜呜的看向了林澜,拼命的给她使眼色,问题是之前也没对好台词啊,这要是哪句话说错了,回头她还不得掐死我啊。

“往大了些说啊...”林澜笑了笑伸手在我的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痛的我硬是从口中挤出了几个字,“阿姨,我今年28了。”

林父点了点头沉声说;“嗯,和我家澜澜同岁,还算匹配。”

我暗自松了口气,明显感觉自己的后勃颈在不停的往外冒着冷汗,这样下去迟早穿帮,为了不露馅,我还是先出去躲一躲吧。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我歉意的冲二老微笑道,来不及等到二老的回应就急忙转身走出了包房,站在包房外,如释重负般伸手摸了一下额头,这才发现如雨下的冷汗早已浸湿了我的衣衫。

我走进洗手间痛痛快快的放松了一下,刚一走出来却发现林澜正双手叉着腰,媚眼如丝般的在外面等着我,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样子,不知道在心底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过来...快点!”她冲我勾了勾手指,我微微有些脸红,不过还是听话的低着头走了过去,却被她猝不及防的挽住了我的脖子。

“表现的不错,姐姐赏你一口,作为奖励!”她踮起脚脸靠的很近,我清晰的可以闻到她身上的淡淡香气。

我的呼吸有些变得灼热,她的唇很薄很软略带湿润,我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她的脸泛起潮红,眼神妩媚迷离。

“咳咳...”不过一声不合时宜的咳嗽,打断了这香艳的时刻,这一次又是哪个该死的,偏偏在这个时候,打扰我的美事。

林澜急忙松开手,转过身才发现是自己父亲的咳嗽声,柔声说;“爸...您怎么出来了?”

“我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就先和你妈先回去了。”林父看了我一眼,眼底带着一丝不知名的神色,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等有时间到家里来做客!”

“好...好的!”我连忙点头不敢抬起头看他,刚才我被弄得面红耳赤,这会儿灼热感还没有退下去。

二老又交代了几句,转身便走出了酒店。

“爸...妈...我去送送你们。”林澜娇笑着准备跟上去,我本也想表示一下尊敬之意送送二老,却不想林澜突然转过身冲我妩媚的一笑,在恍惚之间面上一热,我刚要开口说话,便被两片温热的唇瓣堵住了。

第五章造孽啊

“好软啊!”嘴上柔软的触感让我欲罢不能,不禁闭上了眼睛,仔细体会着这种来之不易的温柔。

良久,两唇分离,“好弟弟,明天我再去找你。”林澜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回荡,而她却已匆匆离去,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还在细细回味着刚刚的那份甜蜜,我的心激动地碰碰直跳,许久都不曾平静下来,我知道我的春天来了。

走出了酒店时天色已晚,早已过了小饭馆经营的时间,就不用回店里了,今晚的风有些凉飕飕的,我不禁用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来到一条狭长而黑暗的小巷,为了能够尽快的回到宿舍,也尽可能的提起自己的胆气,一咬牙快步走入其中,街道没有路灯,昏暗一片,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自己的影子,我提心吊胆的准备快步穿过这条小巷,却没想到长巷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两道人影。

我心中一凛,隐隐有些不安,下意识的再往后面瞧瞧,可惜在长巷的另一头同样也出现了几个人影。

我意识到不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准备快步冲过这条小巷,但在巷口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拦住了我的去路。

“哥!不知道小弟是惹到你们了,还是怎的,我在这里赔礼道歉,希望几位能够高抬贵手!”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大汉的对手,我立马陪着笑脸点头哈腰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躲过了这劫再说。

“你没得罪我,但是得罪我老板,今晚免不了挨揍!”

老板?我一瞬间便想到,这群人应该就是今天那个男的找来报复我的。

“我们只管打人,弟兄们给我狠狠揍这小子!”我还来不及开口拖延时间,迎面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就把我打倒在地。

“别打...有话好好说!”我还妄图狡辩几句,可惜这群打手丝毫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身后的三个人从腰间拿出了铁管,对着我就是一顿猛砸,我双手紧紧的护住头部,身体蜷缩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我浑身上下早已失去了知觉,整个人近乎休克,在他们打的筋疲力尽的时刻总算放过了我。一个个肆无忌惮的从我的头上跨过,还不忘做出极尽羞辱的动作。我好似路边死去的野狗,除了无能的用眼睛记下他们嚣张的面孔外毫无作为。

......

我在学校附近旁边出租了一间小居室,为的是离学校方便,可以来回上下学方便些。我拖着几乎要散架的身体走回到了家,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来不及换洗衣服,疲惫痛苦的我走进卧室倒在了床上。

........

第二天一早,我撑着破败不堪的身体来到了学校,把书包随手扔到了椅子上。

“呦呵...这是谁啊,怎么被打得像个猪头一样。”不久之后,好似苍蝇的张伟不出所料的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只要能够看我笑话的场合,他总是如期而至。身体痛得厉害,我懒得搭理他。

“林峰你没事吧,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刚进教室的诗笑笑立马就发现了我狼狈不堪的墨阳,一脸担心的走了过来却被张伟给挡住。

“笑笑不用管他,我看他一定是抢人家女朋友,让人家给揍了!”张伟眼底的笑意与语气的蔑视都毫不掩饰,诗笑笑气愤的正准备反驳,一声悦耳响亮的声音打断了她。

“同学们上课了!”一道靓丽的身影从教室门外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黑色套裙,棕色的长发挽在了脑后,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她那白褶的脸颊上涂抹着淡淡的红粉,一双修长的美腿穿着肉色丝袜,配着一双黑色高筒靴,是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女人。

“我是你们的新任班主任,我姓林,大家可以叫我林老师。”

此刻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想让她看到我如此窝囊狼狈的时刻,一节课过的心惊胆战,我低着头埋在书本中,一股淡淡的香味却钻入我的鼻翼。教室里安静了下来,我缓缓抬起头只见她手里拿着书,正站在书桌前。

“你上课时候不认真听课,一会下课跟我去办公室。”她的声冰冷,眼中却流露出无尽的温柔与关心。

我的脸唰的一下便红了,低着头不敢与她直视。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随着铃声响起,我不敢久留,正准备一股劲跑出教室。

“站住...跟我过来!”林澜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让我失去了逃跑的想法,我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我就在其他同学诧异的眼中,乖乖的和她走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空无一人,林澜迅速的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药箱,心痛的伸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你的脸是怎么弄的,和别人打架了?”她脸上升起怜爱之意,拿过棉球沾着碘酒,轻轻为我擦拭肿起的脸颊。

“还能怎样?!就是让你的男朋友报复了呗!”我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没有说,我不想让她担心,更不想让她觉得我就是个窝囊废,只能故作轻松的说道:“没事,只是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让人打了一闷棍。”

“是谁?敢这么欺负你,我替你出气!”因为我的受伤,她似乎异常的生气,银牙紧咬,弯眉微蹙,酥胸因为恼火而起伏不定,让我眼睛不自觉的就瞟向了那处高耸。

林澜本在那自顾自的生气,因为没有得到我的回应,这才发现我眼睛此刻直勾勾的盯着她的酥胸,脸上气愤的神色尽去,然后竟然莞尔一笑,凑到我的眼前戏谑道:“好弟弟,你在看什么啊?”

我被她戏谑的言语惊醒,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正准备解释一番眼角却不受控制的瞟到她白衬衫掩盖下的那么春光。我咽了口吐沫,脑中早已一片空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春光,双手下意识的攀上了她的腰间。林澜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双手同样迅速的抚摸上我的身体,红唇毫不犹豫的凑过来,那份熟悉的柔软再次占据了我所有的感官。

“咚咚...咚咚!”正准备激烈回应她的我再次被敲门声打断。

“林老师...校长找您。”在一个女老师推开门走了进来之前,林澜猛的回过神,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而后脸不红气不喘的对我说道。

“你先回教室吧,放学再来找我!”

我急忙低着头跑出了办公室,生怕被进门的女老师发现我们的苟且之事一般。

“你大爷的,又让人给破坏了,有没有搞错!”

我心里有些沮丧,走到厕所洗了几把脸,才让自己体内的浴火压制下去。

一天的课程如同神游虚空一般,只要一闭上眼睛,她那诱人的红唇便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迟迟不肯散去。随着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一天的课程乏味无趣,我背起书包急忙跑出了教室。刚走出学校门口,只见一辆跑车停在了我面前。

“你想去哪啊,还不快上车!”车里是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女人,我毫不客气的伸手拉开了车门跳上了车,林澜一脚油门车子便窜了出去。

女老师别过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女老师别过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1米8“大胡子糙汉”玩刺绣,还让杨幂穿在了身上!

    人要享受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Rexy与Ada身高一米八,满脸络腮胡,面对眼前这个体型颇丰、笑容腼腆的大男孩,你猜猜他的职业是什么?“通常我会给他们20次机会,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猜到。”Rexy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我是一位绣郎。”一个“糙爷们”刺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就在前不久,他还以唯一华人团身份,代表工作室在伦敦领取了刺绣届的“奥斯卡”金牌。然而,荣誉的背后,是整个团队夜以继日的付出。完成一件刺绣作品,少则一个月,多则一年。杨幂穿过他们的刺绣作品;芭蕾皇后谭元元慕名而来;为芭蕾舞蹈家

  • 苏东坡嫌紫砂壶太小巧,亲自动手做了把“东坡提梁壶”来泡茶

    “东坡提梁壶”,又称“提苏”,是宋代大学士苏东坡研制的一种茶壶。苏东坡喜好饮茶,也爱茶壶,他对紫砂壶很是爱不释手。在担任杭州通判时,曾经到阳羡,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宜兴,考察紫砂壶的制作工艺流程。苏东坡欣赏紫砂壶,但是觉得紫砂壶的个头过于小巧,容量很是有限,对于他这种爱茶的人来说,这种小壶根本满足不了他的饮茶需求。于是他决定自己设计一种比较大的茶壶,来满足自己的使用。苏东坡让书童买来制作紫砂壶的原料和工具,想要亲自动手设计与制作,。可是对于到底怎么做,做成什么样,他其实心里又没谱。或许是出于文人总想

  • 家风丨斯人虽已逝 精神血脉延

    家风,是一个家庭或家族长期以来形成的能影响家庭成员精神、品德及行为的德行传承古语有:“家风正则后代正,则源头正,则国正”大到国家,小到家庭,家风都极为重要因为它不仅代表了家庭的文化和传统更代表家庭的道德品质和精神追求家风建设与每个家庭息息相关而对党员家庭来说,则尤为重要家风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家风建设,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习近平强调: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时,严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习近平总书记撰写的文章《“潜绩

  • 重修金村、香山朱氏族谱:弘扬朱子文化,传承家族精神

    中国网东盟1月23日讯岁末寒冬时节,欣闻金村、香山朱氏宗族父老乡亲正紧锣密鼓启动重修族谱工程。作为一位远离桑梓,在异乡南宁寓居二十多年的宗族后裔,不禁别有一番感慨……族谱是家族的文化标志。修谱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续谱关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古人云:“礼莫大于尊祖敬宗,典莫大于续修宗谱。”先祖文公朱熹则告诫我们:“三代不修谱者,大为不孝也。”诚然,一国不可无史,一地不可无志,一族不可无谱。家有谱,犹水不失源,犹木不失根。所以修纂一部全面系统反映本族历史文化的优秀族谱,对我们广大族裔

  • 袁世凯PK张之洞之湖北新军PK北洋新军

    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新军黑马黎元洪彰德秋操,北军的对手是湖北新军。湖北新军是除北洋系之外,最强的一支新军。自袁世凯开始编练新军到辛亥年清帝逊位,全国共练成了新军24万人。袁世凯的北洋系总人数有14.5万人,占总人数的六成以上,据精锐新军的九成以上,在精锐新军里,非北洋系的只有湖北新军第八镇。湖北新军之强有赖于两个人,一个是张之洞,一个是黎元洪。张之洞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洋务派的领袖,著名的学者兼思想家,后期主张适度的维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其思想精髓。他的

  • 老人被赶进猪圈,生病儿不闻不问,临死想吃蛋,猪肚下发现了一只

    涂大墙是个老木匠的儿子,他爹老涂专为人打棺材,从小见多了生死,练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性格。涂大墙死都不怕了,还能怕啥呢。老涂五十几岁这年,外出给人打棺材摔下悬崖成重伤,被人救回后已经是奄奄一息,跟老伴没说两句话就死了。有人说老涂打棺材缺木短料,故得了如此下场。可老涂的顾客都说涂木匠为人和善,从不多挣别人一纹银,也不会少一寸料。也有人说涂木匠是被打棺材那家不想给钱故推下山的。更有人说是同行木匠嫌他抢的生意多而下了黑手。具体详情?没人知道,被老涂带进棺材了。老涂死后,涂大墙从小不愿干这行,并百事无

  • 方城县致力建设生态宜居文明城市:规划建设并举 切实惠民利民

    (特约记者张中坡)方城县强力实施百城建设提质工程,以“三城联创”为动力,坚持“以文塑城、以绿染城、以水润城、以亮扮城”,不断完善城市功能,深化文明城市创建内涵,打造中等宜居宜业城市。至目前,该县中心城区面积达到30平方公里,人口30万人,绿地率34.25%,绿化覆盖率39.36%,获得国家园林县城、国家卫生县城和全国文明县城提名县三个国家级荣誉。该县坚持用科学规划引领城市发展,完成城市总体规划修编,确定了“双核引领、环廊相映、四点串联、五片联动”的整体布局,确立了到2030年中心城区面积达到50

  • 《无问西东》:感情里如何避免变成刘淑芬或许老师

    《无问西东》被各种高大上的光环包围着,影片中每个人物众多,每一个人物都展示了一段人生。在众人为陈鹏和王敏佳的错过而感慨唏嘘不已时,我却看到了婚姻生活里男女的抗衡。首先明确的是我并不觉得刘淑芬是坏人,这是一个可悲有值得同情的角色,许伯常遇上刘淑芬的死缠烂打式婚姻也算是可怜之人吧。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许伯常和刘淑芬身上,有太多我们需要吸取教训的地方。一、再相爱,一旦一方变心了,就该放手了刘淑芬和许伯常年少时也曾相爱过,花样年华廊下奏乐,琴瑟和谐,后来许伯常继续深造,读了大学,眼界和心胸也在

  • 王国维伟大在为追求真理而活

    王国维先生王国维先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学者。他之伟大,他之了不起,他之所以得到很多人的尊敬,是因为他所追求的东西跟我们当前一般所谓的“学者”所追求的东西有所不同——当前很多人之研究学问其实是出于一种功利的目的。像现在大学博士班里的有些学生,他们的目的是要得到一个博士学位,然后就可以得到比较好的工作、比较高的等级和比较高的待遇。所以,现在有很多人读书其实完全是出于功利的目的,这在中国内地的教育界、学术界,是很普遍的现象。而且现在很多读书人所追求的,其实还不是真正的学问,而只是一个学问的外表。但王国维

  • 34个省市狗年红包设计,谁家乡的最好看?

    2018年春节马上就要到了,过年红包是必不可少的。即使现在有了微信和支付宝,纸质红包作为中国一种传统特色的符号,一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来自家乡的红包》第二季,经过数月的征集创作,全新的三十四位一线设计师豪华团队,用他们独有的设计视角,为每一位漂泊异乡的人献上2018新年的祝福。【甘肃版】DESIGNER王荣亮Rlonwang来自甘肃省现居深圳Rlonart工作室主理人●THELUCKYPACKETSDESIGN甘肃版红包设计设计说明------◆------【北京版】DESIGNER剑辰J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