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强宠成瘾: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

2018/1/8 23:57:35 来源:网络 []

小说:强宠成瘾:娇妻有点甜

第001章 娇妻有点甜

“没想到,我们这些人里面,最先结束单身的人竟然是你,天舞。强宠成瘾:娇妻有点甜在线阅读”左怡端着两杯酒放到吧台前,然后在尹天舞身边落座。

“怡姐?”尹天舞有些诧异,没想到一向高冷的她会跟自己搭话,她抿嘴一笑,“我只是觉得,贺朝浚会是我的良人。”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会选择更好的发展,没想到却这么早选择了结婚。”左怡笑着端起酒杯向尹天舞举起红酒,“不管怎么样,明天是你的大日子,干杯!”

“谢谢。”提起明天,尹天舞感觉脑子被幸福填满,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来吧,跳舞去,今天你的最后一个单身之夜!”,说完,左怡拿过尹天舞空荡荡的酒杯往吧台一放,拉起天舞的手往舞池拥挤的人群里冲去。

十几分钟过后,尹天舞觉得舞池里实在太热,不知为何头晕,朝左怡罢了罢手,“怡姐,你们先玩着,我有些累了,先去趟一会儿。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舞池人声嘈杂,左怡附耳过去,大声道,“你说什么?”

“我有些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

“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喝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听左怡这么说尹天舞也开始觉得自己是酒劲上来了,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左怡要扶自己也没有拒绝。没有想到一沾到沙发,就睡着了。

左怡拍了拍尹天舞的脸,见尹天舞已经睡死过去了,环视一圈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掏出手机打通了一串号码。

“你们都上来吧,动手的时候都隐蔽点,别太惹人注意。”

挂上电话,左怡又像一个没事人一样钻进了舞池。

 

这座城市正处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时段,一辆幻影撕裂这靡靡的景象停在酒店跟前。说明163nvren.com

车上的男人陷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模样和神情。

匆匆赶来的大堂经理立在一侧,控制住自己尚未平复的气息,拉开车门。

“霍总,您的住处已经为您安排好了!”

男人扫了大堂经理一眼,从车上下来,亦不侧目,直直地朝着酒店走进去。

大堂经理还有身后的两名女服务员立马跟上去。

男人反倒停下来了,侧过头,侧脸轮廓鲜明,更显冷厉,“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身后两个女人呼吸一窒,怕有怠慢。

经理愣了一下,额头出现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惴惴不安地将房卡递上去。

看着男人离开时修长笔直的身影,经理身后的两个女人一下子松了口气,接着立马兴奋起来。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好帅,好帅!”

“经理,请让我们负责顶层吧,无以为报来生定当做牛做马!”一名服务员激动地拉住了经理的手。

顶层是这家酒店的vip客房区。

经理把那只搭在自己身上的手给扒拉来,“你们懂个屁!”

说完拂袖而去,留下两个女人莫名其妙。

霍逸南推开门,平日里工作繁忙,每到了晚上一个人休息的时候,算是他最自在的时候。

他脱下外套,随手丢在沙发上。拽了拽领带,一脸倦容地赤着脚向浴室走去。

路过卧室门口的时候,霍逸南听到一声难受的闷哼。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他住了脚,正在解衬衣袖口的手也跟着停了下来,往卧室看了看。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躺在他的床、上,看她那娇喘连连媚态十足的样子,好像还吃了一点燃情的东西。

这不会是这家酒店为了收购案而送的午夜点心,这个酒店就够这样一个女人的身价?

霍逸南脸上是嘲讽又轻佻的笑容,正准备伸手将她丢下床去让她好好清醒一下,没有想到他的手指刚触到那女人的肌肤,她口中传来了一声小声的宛如猫儿一样的嘤咛。

女人像是贪恋他手指的冰凉,身体禁不住的收缩蠕动,一张清丽的脸蛋露了出来,她眉头微皱,可人儿像是正难受的不得了呢。

“难受!”

女人嗫嚅着,双颊泛红,伸出的手拽住了霍逸南的裤子。

这样一来,整个卧室的空气都变得潮热起来,霍逸南干脆将领带扯掉随手丢在了一边。

那是一张绝对素净清纯的脸蛋,紧锁着的黛眉下是颤抖着的纤长睫毛,秀气的鼻梁和轻抿的双唇都如此的吸引着霍逸南的注意。阅读163nvren.com

   霍逸南冰凉的双手触碰到了女人莹白的双肩,女人瑟缩了一下便毫无意识的将脸蹭了过来。

    “呜,好热……”床、上的女人难受的哼出来,“帮我……”

   霍逸南的眉头刚舒展开,女人的手沿着他的腿一路攀升,手指所经却也让霍逸南感觉到发紧和难受。

“难受吗?”他挑开她凌乱头发,低头吮干她眼角晶莹的液体。

身下的人儿因为突然而来的冰凉,浑身逸颤,伸出手紧紧的搂住霍逸南的脖子。

一向厌恶近距离身体接触的霍逸南,竟然没有觉得恶心,倒是将下面着娇俏的人儿搂进怀里抱起来。

虽然他不厌恶和这个女人接触,可是跟吃饭前要洗手是一个道理,他要先把这个女人给洗干净。

这女人被霍逸南丢到水里的时候,仍然眼神迷离,没有太大的反映。被温水包裹着,似乎比刚才要舒服了不少,她的眉宇舒展开来。

霍逸南也随之跨了进去,剥开她的头发,正在想如何解决送上门的点心,没有想到这女人却突然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她主动超自己进攻了,霍逸南被一个女人抵在身下,女人娇小柔软的唇瓣覆盖上了自己的,女人粗重而又湿热的呼吸在耳边流窜。

而且她的腿好像抵上了某个地方……

这样一来霍逸南也顾不上自己的耐心了,好像在目前看来,这个点心还对的上他的胃口。

他一下子翻身过来,女人落到了他的身下,他的手粗鲁地扯开女人身上被水湿的衣服。

霍逸南冰凉精悍的躯体覆盖在这个娇小可人的昏睡者身上。

女人的脊背抵在冰凉的浴缸边上,一阵哼,“凉~”

这里的确不是一个好地方,霍逸南不得不又耐着性子将她放到床、上,随着他的身体覆上,可人儿就这样被他桎梏在身下。

女人低吟了一声,昏昏沉沉的半眯起双眼主动伸手环抱着霍逸南的脖子,“疼……

第001章 娇妻有点甜

“没想到,我们这些人里面,最先结束单身的人竟然是你,天舞。”左怡端着两杯酒放到吧台前,然后在尹天舞身边落座。

“怡姐?”尹天舞有些诧异,没想到一向高冷的她会跟自己搭话,她抿嘴一笑,“我只是觉得,贺朝浚会是我的良人。”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会选择更好的发展,没想到却这么早选择了结婚。”左怡笑着端起酒杯向尹天舞举起红酒,“不管怎么样,明天是你的大日子,干杯!”

“谢谢。”提起明天,尹天舞感觉脑子被幸福填满,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来吧,跳舞去,今天你的最后一个单身之夜!”,说完,左怡拿过尹天舞空荡荡的酒杯往吧台一放,拉起天舞的手往舞池拥挤的人群里冲去。

十几分钟过后,尹天舞觉得舞池里实在太热,不知为何头晕,朝左怡罢了罢手,“怡姐,你们先玩着,我有些累了,先去趟一会儿。”

舞池人声嘈杂,左怡附耳过去,大声道,“你说什么?”

“我有些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

“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喝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听左怡这么说尹天舞也开始觉得自己是酒劲上来了,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左怡要扶自己也没有拒绝。没有想到一沾到沙发,就睡着了。

左怡拍了拍尹天舞的脸,见尹天舞已经睡死过去了,环视一圈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掏出手机打通了一串号码。

“你们都上来吧,动手的时候都隐蔽点,别太惹人注意。”

挂上电话,左怡又像一个没事人一样钻进了舞池。

 

这座城市正处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时段,一辆幻影撕裂这靡靡的景象停在酒店跟前。

车上的男人陷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模样和神情。

匆匆赶来的大堂经理立在一侧,控制住自己尚未平复的气息,拉开车门。

“霍总,您的住处已经为您安排好了!”

男人扫了大堂经理一眼,从车上下来,亦不侧目,直直地朝着酒店走进去。

大堂经理还有身后的两名女服务员立马跟上去。

男人反倒停下来了,侧过头,侧脸轮廓鲜明,更显冷厉,“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身后两个女人呼吸一窒,怕有怠慢。

经理愣了一下,额头出现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惴惴不安地将房卡递上去。

看着男人离开时修长笔直的身影,经理身后的两个女人一下子松了口气,接着立马兴奋起来。

“好帅,好帅!”

“经理,请让我们负责顶层吧,无以为报来生定当做牛做马!”一名服务员激动地拉住了经理的手。

顶层是这家酒店的vip客房区。

经理把那只搭在自己身上的手给扒拉来,“你们懂个屁!”

说完拂袖而去,留下两个女人莫名其妙。

霍逸南推开门,平日里工作繁忙,每到了晚上一个人休息的时候,算是他最自在的时候。

他脱下外套,随手丢在沙发上。拽了拽领带,一脸倦容地赤着脚向浴室走去。

路过卧室门口的时候,霍逸南听到一声难受的闷哼。

   他住了脚,正在解衬衣袖口的手也跟着停了下来,往卧室看了看。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躺在他的床、上,看她那娇喘连连媚态十足的样子,好像还吃了一点燃情的东西。

这不会是这家酒店为了收购案而送的午夜点心,这个酒店就够这样一个女人的身价?

霍逸南脸上是嘲讽又轻佻的笑容,正准备伸手将她丢下床去让她好好清醒一下,没有想到他的手指刚触到那女人的肌肤,她口中传来了一声小声的宛如猫儿一样的嘤咛。

女人像是贪恋他手指的冰凉,身体禁不住的收缩蠕动,一张清丽的脸蛋露了出来,她眉头微皱,可人儿像是正难受的不得了呢。

“难受!”

女人嗫嚅着,双颊泛红,伸出的手拽住了霍逸南的裤子。

这样一来,整个卧室的空气都变得潮热起来,霍逸南干脆将领带扯掉随手丢在了一边。

那是一张绝对素净清纯的脸蛋,紧锁着的黛眉下是颤抖着的纤长睫毛,秀气的鼻梁和轻抿的双唇都如此的吸引着霍逸南的注意。

   霍逸南冰凉的双手触碰到了女人莹白的双肩,女人瑟缩了一下便毫无意识的将脸蹭了过来。

    “呜,好热……”床、上的女人难受的哼出来,“帮我……”

   霍逸南的眉头刚舒展开,女人的手沿着他的腿一路攀升,手指所经却也让霍逸南感觉到发紧和难受。

“难受吗?”他挑开她凌乱头发,低头吮干她眼角晶莹的液体。

身下的人儿因为突然而来的冰凉,浑身逸颤,伸出手紧紧的搂住霍逸南的脖子。

一向厌恶近距离身体接触的霍逸南,竟然没有觉得恶心,倒是将下面着娇俏的人儿搂进怀里抱起来。

虽然他不厌恶和这个女人接触,可是跟吃饭前要洗手是一个道理,他要先把这个女人给洗干净。

这女人被霍逸南丢到水里的时候,仍然眼神迷离,没有太大的反映。被温水包裹着,似乎比刚才要舒服了不少,她的眉宇舒展开来。

霍逸南也随之跨了进去,剥开她的头发,正在想如何解决送上门的点心,没有想到这女人却突然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她主动超自己进攻了,霍逸南被一个女人抵在身下,女人娇小柔软的唇瓣覆盖上了自己的,女人粗重而又湿热的呼吸在耳边流窜。

而且她的腿好像抵上了某个地方……

这样一来霍逸南也顾不上自己的耐心了,好像在目前看来,这个点心还对的上他的胃口。

他一下子翻身过来,女人落到了他的身下,他的手粗鲁地扯开女人身上被水湿的衣服。

霍逸南冰凉精悍的躯体覆盖在这个娇小可人的昏睡者身上。

女人的脊背抵在冰凉的浴缸边上,一阵哼,“凉~”

这里的确不是一个好地方,霍逸南不得不又耐着性子将她放到床、上,随着他的身体覆上,可人儿就这样被他桎梏在身下。

女人低吟了一声,昏昏沉沉的半眯起双眼主动伸手环抱着霍逸南的脖子,“疼……

“很快就不疼了”霍逸南原本清冷的嗓音变得沙哑。

   

   霍逸南原始的兽性觉醒,他低下头叼住女人柔软的唇瓣。

   女人只感觉到有一双温柔冰凉的大手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游走,她半眯着眼想要看清楚是谁,但是药性让她的视线模糊,无论如何都看不清来人是谁。

  她不清楚她在哪里,在干什么,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很热,热的像要烧起来一样。而这双冰凉的手能解她体内的燥热。

   “嗯……”她本能的紧紧抱住了霍逸南的脖子。

   一场酣畅淋的欢合完毕后,霍逸南环抱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正准备入睡,却听见她一声模糊的喊声。

   “朝浚……”

   霍逸南面色一沉,可当他看见洁白的床单上一抹刺目的落、红,隐晦不明的笑了笑。

“上了我的床,哪有那么容易就又爬下去!!”说完,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眉眼。

   次日醒来,尹天舞浑身酸痛,待眼睛习惯了屋内的光线后,陌生的环境,吓得她从床、上坐起来。

   这一起来才又发现自己一丝不挂,颤颤巍巍地揭开被子,那床单上刺目的鲜红宛如晴天霹雳。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她什么也想不起来。

   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尹天舞突然没有了勇气再待在这里,她勾起散落在地上的这里,匆忙的穿上就往屋外逃。

   霍逸南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只看见了空荡荡的床铺,这一刻他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他正要找人查清楚此事,却踩到了一张质地坚硬的卡片。那是一张被匆忙落跑的女人遗漏的身份证。

   “尹天舞……”霍逸南低声的念了一句,他勾起一个笑容,“很快,我们会再见的。”

强宠成瘾:娇妻有点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强宠成瘾 或 娇妻有点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香江纵横之1982》《香江纵横之1982》

    原标题:《香江纵横之1982》《香江纵横之1982》小说名字:香江纵横之1982第一章缘灭缘起”据本台消息,首都时间今日下午十四点三十分,一架隶属于首都航空公司的波音737―800客机从首都起飞,在飞往英国途中,因天气恶劣,能见度很低等原因坠毁““据公安部门调查证实,失事飞机上的六十二人全部遇难,无一人幸免。遇难人员名单有...钟达,林志,莫轩...,有关部门已经通知家属.....”...一间老旧的房间,只有一张小床,一面镜子,以及一些简单的家具。莫轩躺在床上眼神涣散的看着雪白的屋顶,思绪万千,

  • 《强撩萌妹:哥哥轻点爱》《强撩萌妹:哥哥轻点爱》

    原标题:《强撩萌妹:哥哥轻点爱》《强撩萌妹:哥哥轻点爱》小说名字:强撩萌妹:哥哥轻点爱第1章一夜云雨的男人热,异常的热……身体内翻滚的燥动似乎要将她燃烧,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干渴难耐。她紧紧的抓着那副冰凉且庞大的身躯,求生的本能让她迷失自我。“救我……我要……”“女人,这可是你主动的!”男人声线暗哑,动作粗狂,强势而直接的满足她的**。――漫长的黑夜过去,夜夕夕睁开眼,漆黑的眼眸在茫然后呈现出一片慌乱。昨晚,养母让她去讨未婚夫欢心,可她完全没想到她竟然还对她下药。因为不想和未婚夫发生真实的关

  • 《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

    原标题:《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小说书名:婚内强欢:凶猛总裁契约妻第1章被亲妹妹设计陷害天上人间会所:清风透过上好的真丝窗帘吹拂进总统套房的主卧,只见偌大的床上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互相依偎在一起,画面很美好,很和谐。男人修长的身材,比例匀称、线条优美,简直比模特还好,特属于男人的喉结时不时动一下,让人遐想连篇,男人的脸上很沉静,上下两片薄唇显露着主人的薄情,高挺的鼻子,一双剑眉横在眉宇上方,虽然看不到眼睛,但可以想象,这样精致的面容,一定拥有一双有神而深邃的眼睛。女

  • 《我的路人女友》《我的路人女友》

    原标题:《我的路人女友》《我的路人女友》小说名:我的路人女友第一章女神的表白深秋的雨后,我把衣服里外加厚几层,米琪则是穿着一身职业装站在我的面前,整个陆家嘴的繁华犹如一张优美的画纸,而我们却在不经意中入了画。“我喜欢你!”“呵呵,你这玩笑可真是够冷的!”我用很认真的眼神看着米琪,道:“你感觉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米琪带着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静静的凝望着我,而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心慌,于是顶着冷冽的寒风,下意识给自己点燃了根烟。又是一阵冷风袭面而来,我掐灭手中的烟蒂,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米琪终于将那凝聚在黄

  • 《神龙皇者》《神龙皇者》

    原标题:《神龙皇者》《神龙皇者》小说书名:神龙皇者第1章吊丝女神陈九,一米七八,像貌堂堂,上身穿着灰色夹克,下身深蓝色牛仔裤,看起来也算是时尚潇洒。青天白日,走在绿树成荫的大学校园中,陈九光鲜的外表下,实乃藏着一颗苦逼的心!出身农村,家境贫苦,家族排行老九,要不是诸堂哥堂姐们的资助,他根本就上不起这名牌的大学。在这个金钱纵横的时代,陈九的学习即使再好,但他总是免不了自卑,他最受不了那些人拿着新款的手机、电脑、像机……等一系列产品,在他的面前炫耀!为了报答家族的厚爱,他是厚着脸皮忍受着各方的嘲讽,

  • 《我的鬼尸新娘》《我的鬼尸新娘》

    原标题:《我的鬼尸新娘》《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我的鬼尸新娘第一章违背遗愿我叫铭扬今年二十岁,是南屿大学艺术系大一的学生,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也是我的父亲死去一周年的忌日。我不知道他是有多么的恨我才会选择在我生日的那天跳楼自杀,让我原本就压抑的生活变得更加凝重。手中的相册被我用力的摔在了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相册里却滑落出了一封信,泛黄的信封尤为扎眼。我微微蹙眉捡起地上的信封,上面的寄信地址是“冥河村一百四十四号铭宅”收信人是铭老夫人。我知道所谓的铭老夫人就是我的奶奶,我自小跟父亲来到城里,

  • 《贴身兵王》《贴身兵王》

    原标题:《贴身兵王》《贴身兵王》小说名:贴身兵王第001章九天女神般的老婆阳光明媚。荆飞懒洋洋的睁开了双眼,整夜的疯狂让他感觉到疲惫,费力的揉了揉因为酒精而发涨的额头,然后一眼便看见了趴在怀里那张精致的脸蛋,脑中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昨晚的疯狂。这绝对是个让人疯狂的女人。荆飞睁着眼没有马上起身,而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跟自己疯狂了整夜现在正趴在自己身上睡的香甜的美女。昨晚他也喝了很多酒,再加上女人那一开始的挑-逗,两个人几乎是没有任何前戏就步入了最直接的步骤,此时清醒过来仔细一看,荆飞才发现这个跟自己

  • 《庶子风流》《庶子风流》

    原标题:《庶子风流》《庶子风流》小说:庶子风流第一章:私奔正德二年的初冬,宁波府意外的下了一场大雪。白雪纷纷,天地茫茫。孤零零的白色世界里,只有一辆牛车向着河西叶家的方向延伸着轮印。车上的叶景拼命地咳嗽了一声,他一脸颓废,显得有些寒酸,倒是衣服洗得桨白,一尘不染。一听到叶景咳嗽,坐在他身边的孩子连忙熟稔地从包袱里取出竹筒来,递到他的手上:“爹,喝水。”叶景摆了摆手,没有接过竹筒,注意到孩子脸上的忧心之色,疼爱地看着孩子道:“只是偶感风寒罢了,不碍事。就要到了,等见了大父,要守规矩,万不可胡闹。”

  • 《仙医妙手》《仙医妙手》

    原标题:《仙医妙手》《仙医妙手》书名:仙医妙手第一章美女校花来看我“打成这样真是怪可怜的,大家都是同学,那些人也真下得了狠手!”“这样的垃圾有什么好可怜的?早死早超生!”“可不是!学习成绩那么渣,家里穷得叮当响,还整天跟女生嘴贱,每天挨揍也改不了,到今天才被打死已经是奇迹了!”“哈哈哈”声音杂乱,飘飘忽忽,仿佛在梦境中一般。....林一航缓缓睁开了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都是奇怪的装束。正在对着他指指点点,脸上带着嘲笑。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是什么地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林一

  • 《养鬼》《养鬼》

    原标题:《养鬼》《养鬼》小说名称:养鬼第1章:神秘的祖屋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小时候村东头的娃无缘无故就发了高烧,然后住进县里的医院好长时间,医生都束手无策;比如,村西头的老婆子忽然就疯了,见人就砍。再比如说,我。我是一个早产儿,从我发出这个世界上第一声啼哭的时候,我母亲就撒手人寰了,在我出世的那一刻,整个村子也都笼罩在一片电闪雷鸣之中。村里人都说,我出生的时候,当时我的产房被一道霹雳给劈成了废墟,是我的爷爷从无数木屑和碎土堆里将我给挖出来的。当然,还有母亲的尸体。至于我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