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天亮时说分手6章

2018/1/8 20:07:4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天亮时说分手

第六章 报告

就在他们两个人对峙的时候,163女人网有同事送来了DNA检测结果。祁白拿着纸张的手,都是颤抖的。他不傻,怎么会看不明白苏苑有多爱左煜。

怎么可能,这根本不可能!结果一定出了问题!

苏苑看着两个人的表情,心里生出不详的预感,挣开了左煜的牵制,连滚带爬的到了祁白身边。

纸张上,鲜红的印章,上面刻着,确认无血缘关系。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苏苑慌了,除了左煜,她根本没有别的男人,这不可能!嗓子涌上一股腥甜,张开嘴,喷到了地上。

孩子没了,羊水也没了,再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那孩子是左煜的!

眼前一黑,苏苑晕了过去。

“苏苑!苏苑!”祁白抱着她,死死的揪着她的衣袖。

不知道为什么,163女人网左煜的心里,竟然有半分空落。孩子,竟然真的不是自己。他以为苏苑只是恶毒,但是会是真心喜欢他的。可是现在,这种空落,让他抓狂。

苏苑被送进了急救室,出乎意料的,左煜并没有离开医院。手里拿着一张旧照片,呆呆的发愣。163女人网

陆灿在旁边看了很久,可她没有勇气打扰。照片里面的人,是陆毓。这应该是仅剩的一张了。

祁白因为情绪问题,已经无法站到手术台上去了,只能焦急的等在门外。

“我知道她抽了羊水去化验。”左煜突然出声,仔细的收好了照片。

“所以呢?任由她伤害自己,来给你一个答案,你很骄傲?”祁白对他有很严重的偏见。163女人网

左煜依然还是那个冷血无情的人,自然不会认为自己有错,“是她的错!难道不该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吗!”

祁白对他们之间的故事并不了解,但是作为医生,他本能的同情弱者,“无论是什么样的错误,要以一个孩子的生命做代价去承担。左少,您还真是大身家,大手笔!我们普罗小民的人性,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左煜皱起眉头,“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太多,才会纵容她,一次次犯错,一次次不承认还要推脱给别人。你明明知道,她身体太弱,就算我不决定打掉这个孩子,她一样留不住!”

“这都是你的借口!明明错的那个人你,你不一样推脱给苏苑!”

祁白的话还没说完,就急救室推门出来的医生打断了,“祁白,这里是医院,你是医生,怎么还大呼小叫的!”

“病人怎么样!”

“身体状况太差了,又患上了精神衰弱。病人流产,小月子比生产的大月子注意的还要多一些。你们多照顾一点吧,不要再出现今天这种事情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医生上了年纪,头发都是花白的,眉宇语气间也都是可怜苏苑的。

苏苑醒过来的时候,平静的像一张白纸。她害怕陌生人的接近,尤其左煜和陆灿走到她身边,就会产生剧烈的反抗!

整个人缩成一团,嘴里不住的念叨着的,只有一句话:“孩子是他的。”

左煜皱起了眉头,眼前的这个人,和从前那个云淡风轻,却内心强大的女人,相差的太远。他看了一会儿,“为什么,你从来不会说你错了。事实都摆在那里了,只要你低头承认错误,可能一切都不一样了。”

天亮时说分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天亮时说分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网站163nvren.com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情掠一世错爱4章

    原标题:情掠一世错爱4章小说书名:情掠一世错爱第4章学习照顾自己“恩恩,小赐,你们喜欢这里吗?”以宁拿着毛巾替两个小灰猫擦脸,“不过你们放心,以后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何以宁翻了翻钱袋,“儿子,你在家里看着妹妹,我去买菜给你们煮饭。”“好,妈妈你小心点,早点回来。”天赐很懂事的说。一路上,何以宁仔细留意了一下四周的地势,这里都是外来人口住得比较多,最让她高兴的是,附近还有学校,等她有钱了,就可以让他们进幼稚园,让他们可以跟普通的孩子一样正常的生活。踏着晚霞回来,还没有进

  • 颜倾九天:凰之舞4章

    原标题:颜倾九天:凰之舞4章书名:颜倾九天:凰之舞第一卷第4章龙宫散心在得知西子不久将痊愈的消息后,众天家子女都大大地松了口气,只盼望那个时候早点到来,接着,就各忙各的朝各方奔去。老大回了婆家,老二继续着他九天太子的功课,老三也准备去未婚夫那里聚聚,这老四嘛,自然是也想去玩的,但是她知道现在是夜西子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必须时刻都陪着她。哎,听说东海可是很好玩的嗫,伦家都木有去过。去栖梧宫成了她每天必做的事,在告诉了夜西子好消息之后,也“很不小心”地跟她提到了三姐去东海的事,“三姐下午就要去东海了,

  • 再世为妖4章

    原标题:再世为妖4章小说名字:再世为妖第4章穿越时空青山绿水间,绿油油的草地上,木鱼被身上爬行的蚂蚁给痒醒了,脸上干涸的血迹让皮肤有紧绷的感觉,很不舒服,他仰躺在草地上,阳光有些刺眼,他回忆着昏迷前的画面,自己竟然还活着。不用掐自己来证明,因为身上的伤口很疼。他微微侧过头打量四周,除了满眼的绿树绿草,没有一个人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甩到山下了。他抬头看着没入云端的山顶,无力地叹了口气,现在是没有力气再爬上去找人了,希望路过的人能发现他们。身后传来溪水流淌的声音,木鱼翻了个身,浑身的伤口被牵扯得

  • 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4章

    原标题: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4章小说书名:先孕后婚:通缉在逃未婚妻第一卷黑老大第4章终于找到你了接下来的几天,经过网键组的抵御,总算是将黑客都消灭了,甚至还出动了人力,把查出IP地址的黑客都抓了起来,艳照的事情,总算是暂告一段落了。而禁军堂也出动了所有的人,下了江湖追杀令,将H市掘地三尺,誓要把那个女人挖出来,甚至,还将范围扩大到了邻市,但那个女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直没有她的任何消息。深夜,金熙彻坐在书房内,俊脸上,神情有些疲惫。除了被艳照的事困扰,还因这几天地毯式的搜查,他亲自出手,

  •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4章

    原标题: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4章小说书名: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第4章你们订婚了闻岸央一走进书店,就看到他的儿子眼睛红红地坐在阅读区的原木椅上,眼巴巴地盯着透明落地窗的另一边。顺着他的视线,闻岸央看到了书店对面有一家甜品店。他走上前去,坐到了儿子对面:“天昊,你怎么了?你在看什么?”闻天昊转过头,看到老爸出现,刚想兴奋地张口,眼神却瞄到跟在他老爸后面走进来的方琦雨,于是又撇了撇嘴,咽下了脱口而出的字眼,继续把视线转向落地窗外。“天昊想吃冰淇淋吗?阿姨去给你买,你喜欢什么口味的?”方琦雨巧笑倩兮,故

  • 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4章

    原标题: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4章小说名:三生三世:只宠小小妖妃第一卷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第4章不认账“再瞪我?再瞪我就把你吃掉!”一朵一手叉腰,气势汹汹。好吧,她承认盗用了某某广告词。谁让她倍外想念现代人类的正常生活!话说,穿越的人那么多,尼玛偏偏她穿越的如此变态。且不说她的父母是只兔子与狐狸,眼见着比她年数小的小妖们一个个出落得亭亭玉立,人模人样,唯独她以一千岁的高龄未嫁还整日拖着个狐狸尾巴被称为怪物。有时她也怀疑,可能穿越过来的,品种不纯吧。颜女吓得身子一突,美眸小心翼翼偷瞄一眼男人的反应

  • 美女的合租情人4章

    原标题:美女的合租情人4章小说书名:美女的合租情人第4章求合租方一鸣随即转身就离开了,莫豪这位到分公司来转转的展鸿集团董事长,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里面嘀咕道:“这个年轻人还有点意思,心地不错还这么能打十个人才!可是他是怎么知道有人要来找我的麻烦?看来下次遇到,得好好的问问了。”莫豪很奇怪,而方一鸣则更加的奇怪。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情况发生,要是一直都有的话,那么去年过过年的时候他老爸从梁上摔下来的时候他肯定能提前感应到的。走在街上方一鸣抓耳挠腮的愣是整不明白,不过也没多想可能也是一

  • 明星老公不太乖4章

    原标题:明星老公不太乖4章小说:明星老公不太乖第一卷注定的唯一,逝去的誓言第4章语不惊人死不休幸好斯皓及时将她抱住。“你喝醉了。”“谢谢,我还好。没有醉。走直线给你看看。”拍拍自己的胸膛,艾蜜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快速的甩开了他,指着前面的路,笑得迷迷糊糊的,然后像在那里踏步一般的继续走着。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就开始又东倒西歪了。她的举动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斯皓烦躁的看着她,最后上前将她打横抱起来。“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干什么,放我下来!”艾蜜儿极不习惯变成这样子,不停的拍打着斯皓的胸膛

  • 异界苍穹4章

    原标题:异界苍穹4章小说名称:异界苍穹第4章亚嘶的王后奔到眼前的精灵们再次跪了下来。亚嘶无奈的摆摆手:“你们回去吧,我想回去的话自然就会回去,不用你们在这里催促。”精灵们好奇地看着他怀里的心鱼,闷声说道:“王后的病正等着王回去医治,请王同我们一道回去吧。”亚嘶不再理会,搂着心鱼奔向了远方。看着王再次消失,这群精灵慌忙顺着他们飘过的方位奔去,在半空中时起时伏着。已被带到远处的心鱼也随着这一群精灵的起伏而振动着,脑海中不时的响起他们刚刚所说过的话语。亚嘶有些诧异,便问道:“这句话有那么重要吗,竟让你

  • 都市近身兵王4章

    原标题:都市近身兵王4章小说名称:都市近身兵王第一卷第4章向姑娘赔不是汉子的帮手赶来之前,傅恩奇跟着母亲来到住院部三楼的病房,里面只有父亲一个病人,还有张是空床,可以让母亲留夜照顾。父亲受伤以后精神很差,一天超过二十个小时都处于半昏迷的睡眠状态,即便醒了,神智也非常混乱。母亲泪眼婆娑道:“大夫说你爸的生命力顽强,但我知道,老头子临死前想再见一面儿子,他总念叨着小奇没有死……可我们明明听说,九年前那趟长途汽车被恐怖分子劫持,整个炸成了灰啊……”傅恩奇点点头:“当时车上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一个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