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爱的欲望》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20:30:1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爱的欲望
第1章   退婚

痛,极痛……

身体像是遭受了很严重的辗压,让秦云霏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163女人网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停地被摇晃着,像快被撕裂了。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站起身来,莫无表情地穿起衣服。

整齐的领口,镶钻的袖口,干净的白衬衣的颜色,整个都与这片屋子的某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人看了她一眼,她似乎晕过去了。

“生日快乐……秦……云霏?”男人绯薄诱惑的唇角轻笑了下,带着目空一切的蔑视。一双犀利的黑瞳孔里飘忽出一缕阴谋的味道,那层黑仿佛可以吞噬一切。极其俊美的轮廓更带着丝近乎妖孽般的轻狂与放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他没有再多停留一分一秒,很快套上笔挺的黑色西装,拉开了包房的门,走了出去,消逝在这片环境里。

不知过了多久,“砰”地。

一阵剧烈的开门声音划破了这片空气。接着就是一阵乱七八糟的嘈杂声音。

蜂涌而至的记者看到这一幕时更是嗅到了上头条的节奏。立即闪光灯像星光一样闪烁在这片昏暗的包房里。

吵,好吵……

秦云霏拧死了眉头,被迫苏醒过来的时候,直接就被闪光灯给晃了眼睛,她下意识地用左手挡住了自己的面庞。说明163nvren.com

忽而,都还没待秦云霏有更多的反映,一阵震耳欲聋的霸气声音炸响在这屋子里,“秦云霏,你真对得起我啊!!”

秦云霏看清眼前男人的一张愤怒的俊脸时,整个脑子都空白起来,“嘉凯…”但是刚喊一声,她突然意识到,被褥下自己未着寸缕,身体的痛楚,她……失身了……

秦云霏用被子将身体裹得更紧,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闪光灯晃痛了眼睛,眼泪突然无声无息滑落。

李嘉俊冷酷如冰刀的俊脸上全是凛冽的寒光,昔日的那般似水柔情都几乎全部结成了冰,从他那立体俊削的脸庞上再也看不到了。有的只是那无比的愤怒与绝情!

一道冰冷的强大气场笼罩在这片包厢里,让空气都冻得丝丝凝固了起来。

闪光灯再次打在秦云霏狼狈无比的脸上,她的心更是像是被万箭穿透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嘉俊,你相信我,我……”秦云霏苍白的唇,微微颤抖。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没有?哼!”李嘉俊冷笑了声,目光越加地冰凉,望着她,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道,“像你这样不知脸耻的女人真不值得我这样待你!秦云霏,我要跟你解除婚约!!”

解除婚约?!秦云霏脑子被震得嗡嗡一响。“不,嘉凯………”

李嘉俊没再看她,仿佛看一眼都会脏了眼,愤怒转身,推开了人群,快步地离开了这里。163女人网

秦云霏看着他远去的无情背影,那一刻简直心痛欲裂。交往四年,对自己呵护备至的男朋友竟然会狠心撇她而去?

那晃眼的闪光灯和大批的记者仍然在继续不顾人感受地狂拍着,秦云霏看着这些人,赤红了双眼,猛然抓起身边的两个大枕头,朝着他们扔了过去。

一阵痛彻心扉的愤怒呼喊再次划破了这片空气层,“别再拍了,滚!别!再!拍了!!”

记者们像是被她这副有些狰狞的表情给怔住了,退出屋子里仍有人复诽,“真没想到堂堂秦氏的名媛千金竟然这副德性?”

人全走了。

砰地,秦云霏捂着被子跳下床,冲到门处,重重关上了房门。

她的整个人靠着房门蹲坐了下来,整个身体都簌簌发抖,让她不得不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可却仍然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宴,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这样?

秦云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份裂痛是真实地从某处传来,很清晰地提醒着她已经失去了最珍贵的第一次。

再次努力地回想那份经过,可却仍然是一片模糊……她根本就记不得那个男人的脸孔。版权163nvren.com

“谁来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秦云霏将头深深埋在了双膝间,痛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秦云霏渐渐止住了哭声,头脑里的那份冷静也渐渐回来。哭有什么用,她不能就这样被打倒!不能!!

这时,包包里的电话铃声音响了,秦云霏吸了吸鼻翼,掏出了包包里的手机。

“爸,是你啊?”

“霏霏,你赶快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哦……怎么了?爸?出什么事了吗?”秦云霏刚想问清楚时,可惜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秦云霏心底沉了沉,爸爸一般不会这样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顾不得多想什么,秦云霏很快整理了下身上的凌乱就出了酒店。

第2章  替父顶罪

这时外面正飘起了雨。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秦云霏用包包遮住了头,朝着马路上跑去,正准备去取自己停在马路对面的车子时。

岂料。一道疾驰而过的豪车朝着这边开了过来,大灯晃了眼睛,秦云霏惊得赶快退步。

但是似乎还是慢了一步,当车子开过来的时候,她跌倒在了地上。

“碍…”一阵惊叫声音响在了这片空气中。

黑色的豪车布加迪威龙停了。

车后排一位俊美非凡的男人此时眼都微微一兮,一阵黑雾似乎布在眼底深处,但只那么一秒,轻轻地便又散了开去。

“老板……好像撞到人了,我去处理下。”驾驶室里的一位绑着长发马尾的男子说道。

后排的男人没说话,一双看不到底的黑瞳却是冰冷的。

很快那长发男子下了车子,朝着那个女人看了一眼,“小姐,你没事吧?”

秦云霏抬起了头来,一张娇媚精致脸庞上带着丝苍白。

但是就那么惊鸿一睹。

车子后排的男人的眼神都整个凛冽了起来。

是她?

不过,殷天昊只是阴冷地挑了下唇角,却是坐在车上不动声色。

“我,我没事。”秦云霏的话刚说完。

那长发男也不再等她说什么,很快从怀里掏出一把红色钞票,直接就扔在了她的面前,

“给你的拿好了。”

秦云霏愣了下,想要拒绝,可是那钱却已经掉在了地上。很快就被雨水给打湿。

秦云霏没有说话,瞪着那人的背影,直到看到这辆豪车从身边簌地长驰而去。一排水渍毫不客气地再次飞溅了她一身。

秦云霏望着这地上的这些红票,心塞,不是个滋味。

不过,这些钱不拿还真白不拿!虽然生活在秦家,衣食无忧,可是母亲从小的良好教育便让她知道金钱的可贵和做人的准则。所以从她的身上是很难看出那些千金小姐的娇贵脾性和坏脾气的。

秦云霏很快将这些湿票子都拾了起来,随便往袖子上擦了一把后塞进了包包里面。

接着秦云霏很快便过了马路,上了自己的车子,朝着爸爸的公司快速而去。

秦海南办公室。

秦云霏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爸爸秦海南正在踌躇。

沙发的另一边躺着一个男人。男人一手垂落,一缕缕鲜血正从手背上涌出来,沙发地上聚积一片,看起来分外恐怖!

“爸!”秦云霏惊叫一声,吓得身体剧烈颤动。

“别喊啊!霏霏,爸爸不是故意要杀死他的,顾木文实在是太可恶了,是他逼我!都是他逼我的!!”秦海南低声咆哮,神色慌乱。

秦云霏脑子懵了。顾木文?那个一直疼爱自己的顾叔叔死了!被爸爸杀死了!天啊!为什么会这样的?

秦氏贸易公司是爸爸和顾叔叔一起合股开的,他们的两人的关系亲如兄弟,从创业打拼一直到现在,可却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会……

可是秦海南接下来的话更让她震惊。

原来顾叔叔和妈妈在背地里好上了,他们两人都背叛了爸爸,一直隐忍的爸爸遭到顾叔叔的再一次的威胁……

秦云霏此时此刻震撼得每个细胞都在簌簌颤抖。

忽然,秦海南猛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霏霏,现在只有你能帮爸爸了,只有你替爸爸认了这罪,秦家才会没事的。”秦海南说着,眼神忐忑不安地看着女儿。

秦云霏惊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爸爸竟然让自己替他认罪?这可是杀人啊!怎么让自己认罪?!

这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他为什么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秦海南抓紧秦云霏的双肩,拼命摇晃,“霏霏,只要你说,顾木文他想要非礼你,你反抗,你坚决不从,然后正当防卫将他给刺死,这样的话就会没事的!也判不了几年的!”

“而且你是我的女儿,你出来了,你一样是千金大小姐,谁也不会把你怎样的。霏霏,你一定帮爸爸啊!我们秦家可全靠爸爸啊!爸爸一旦坐牢,我们秦家可全完了!”秦海南双眼盯在秦云霏的脸上。仿佛要把她的脸给盯个洞出来才好。

“爸……”秦云霏错愕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内心悲愤交加,她是他的亲生女儿啊!他是怎么能忍心让她去替他坐牢呢?

秦云霏嘲讽地笑了,今天,注定让她终身难忘。

好好的生日宴,她失去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被相恋四年的未婚夫退婚。显然命运不打算放过她!父亲要她顶替杀人罪去坐牢。

一夕之间,她从天堂坠入地狱,从一个衣食无忧的大小姐沦为阶下囚。她失去了一切,爱情,亲情,她一无所有。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她只觉得似有一张阴谋的巨网向她撒来,可她无从躲避,也不知道原因。

过了半响,她才开口,“爸,我相信妈妈也是一时糊涂才会和顾叔叔在一起的。爸爸,如果你原谅妈妈,和妈妈好好地过日子,好好地照顾弟弟和妹妹,那么我……”

秦云霏吸了一口气,眼眶里的泪忍了忍,好一会才继续了下去,“我愿意为爸顶罪坐牢!这也算是我报答爸的抚育之恩!”

第3章  他到底是谁?

她知道答应下来,将会意味着什么。可是看到面前人那不在年轻的容颜,她就有些不忍心让父亲再受这份牢狱之灾。今天她失去了太多,也不在乎更多了。

“好孩子……”秦海南感激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心底却划过阴狠。

……

殷氏纵横国际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

一阵淡淡的烟草味儿弥漫在这片环境中。

大坂椅上坐着一位俊美如斯的男人,他双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视线看着这份文件,这份文件右上角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那女孩熟悉的脸孔。

眼看着这份资料,思绪却早已飘浮了出去。

旁边站着的绑着马尾发的男人方辰东看向殷天昊说道,“老板,秦海南的女儿秦云霏认了这罪,真是没想到,秦海南还真是匹老强巨猾的狼!”

忽而,殷天昊冷哼了声,手指弹了弹烟灰,声音淡得就如飘浮在空气中的一缕烟雾,“他不是狼,他是匹虎,只是过虎毒都不食子,可是他这匹虎却是唯恐咬不死自己的子!”

方辰东看向对方,想了想说道,“老板,根据我找到的这份资料上来看,那秦云霏只怕不是秦海南的亲生女儿。”

殷天昊再次笑了,“这就是有趣的地方呢!”

方辰东沉下了俊脸,看向殷天昊,“顾木文收到了我们所给的秘密资料,去找秦海南摊牌发难,可却没想到最后顾木文居然死在他的总裁办公室里了?而这被抓的人却不是秦海南,而是秦云霏?足已可见,这只老狐狸可真够高明的了。”

殷天昊瞟了他一眼,淡冷地说道,“不管秦云霏是不是秦海南的亲生女儿,想要借这招金蝉脱壳,他秦海南的算盘是打错了!”

说到这里时,殷天昊那一双黑不见底的深瞳里透映着如深渊般的黑暗。

很快,殷天昊从马坂椅子上霍地站了起来,含着磁性的声音压了下来,“辰东,备车,去警局!”

“是,老板!”方辰东眼神有一丝凛冽,很快便随着殷天昊一道去了关押秦云霏的警局。

一间不大的监禁室里,殷天昊再次见到了秦云霏!

面前的女孩那披散的长发被扎了起来,露出了那光亮大气的额头和轮廓,那削瘦的椎子脸上的五官越加地显得清晰和立体了。

同时一份纯美脱俗的气质更从她的那双咖啡色的美瞳子里散逸了出来。 标准的韩范一字眉更有着遮掩不住的风采。

这是一个相当干净清爽的女人脸孔,让人都不得不被其吸引。

即使穿着一身灰色的牢服,可冥冥中,她眼瞳里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一份倔强和贵气却是让人无法忽视。

“你是谁?”秦云霏冷冷地开口问道。就在这西装俊男打量自己的同时,她也很快地将对方全身上下扫描似地看了个遍。

一身剪裁利落的黑色西装衬托出男人的优雅,那微长的棕发搭在眼角,一双犀利的如钻石般漂亮的黑色瞳孔里透出商人的本质,眸梢轻眯间,整张脸庞更映着一种俊美妖娆的魅惑。

“你不须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来救你的,就行了。”殷天昊淡冷地勾勒着绯薄的唇角,那犀利眼瞳里透着幽冷的暗光。

秦云霏愣了下,立即问道,“什么?你是来救我的?什么意思?你是爸爸请的律师?”

殷天昊看着他,不紧不慢地回道,“你认为……你父亲现在还会给你请律师吗?”

秦云霏沉默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说话。

是啊,他是替父认罪的,父亲就算是请律师这牢也是坐定了。

秦云霏心里复杂地如翻了五味瓶,可是爸爸说得也没错,爸爸若是坐牢,秦家就完了。

秦家只要有爸爸在,自己就算坐几牢出来,一样还是秦家大小姐。

“秦小姐,现在机会摆在你的眼前了,我的到来,便是对你的救赎!”殷天昊说罢,从一旁的文件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夹放在了她的面前。

“秦小姐,看看这个,相信你会很有兴趣。”殷天昊话语很慢,声音也不大,可是这每一个字似乎都透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气常

这份文件被推到了秦云霏的面前,秦云霏看着这份文件,眼底透着疑惑。

这面前的男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对她的救赎?什么意思?

他难道不是爸爸请的律师吗?

“这到底是什么?”秦云霏没有翻开那文件夹,视线却直接盯在这男人的脸上。

爱的欲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的欲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谁的风景谁的心14章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14章小说书名:谁的风景谁的心第14章口是心非莫小菲刚想说:我当然没有错,但看到那近在咫尺的俊脸,立即像打了霜的茄子,小声道:“总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改。”“你错哪里了?”李衍禹再度挪动角度。“啊,不要……总裁你离我有点近。”莫小菲讨好的昂起脸,只希望这货赶紧离自己远点。李衍禹不由得嘴角抽搐。该死的,从来都是女人一个个恨不得扑在他身上,可现在,这个女人的表情分明在说:滚开,滚开,别碰我,离我远点。换作以前,她一定早已经死过千万遍。不过,现在他到很有兴趣继续逗引逗引她。

  • 特战荣耀14章

    原标题:特战荣耀14章小说书名:特战荣耀第十四章麻辣女警天州是美食之都,也是繁华和市井共生共荣的城市。白天还是白领丽人的几个美女,晚上齐刷刷的抛去了工作装,换上了T恤、小短裙、皮凉鞋,一起围坐在了天河街。天河,天州的母亲河。天河河畔有一条“撸串专用街”。天一热,整条街上的烤肉、烤海鲜和啤酒花的香味四散开来,就连方圆一公里外都能闻到,让很多行人都忍不住调转方向,走进去大吃一番。今天,罗非陪着五个秀色可餐的美女一起,坐在最火的一家摊位前,从黄昏吃到了晚上九点多。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吃到几点都没关系

  • 岐黄仁心隐于世14章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14章小说:岐黄仁心隐于世第十四章老子不干了“你要搞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常院长见叶晨走出来,冷冷的说道。叶晨没有理会常院长,盯着青年继续说道:“你爷爷的病我能治。”青年感激的看了一眼叶晨,只是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可是….我没有钱…..”说着,低下了头。“没有钱就不能治疗,这是我们医院的规定,小伙子,你还是先去取钱吧。”常院长站在一旁嫌弃的说道。“医者仁心,难道你要见死不救?”叶晨实在有些受不了常院长的嘴脸,冷眼看着他说道。常院长看着叶晨仿佛像看白痴一样冷笑一声:“小小实

  • 女神佳期14章

    原标题:女神佳期14章小说名字:女神佳期第14章:暴打董学海“草泥马!”短暂的沉默之后,李文握紧拳头,一拳砸在董学海的脸上,董学海怪叫一声,瞬间被揍得飞撞到墙壁上,最后滑落在地。李文冲上去双手提起他,举高双手狠狠的朝坚硬的地板上砸去!蓬!咔嚓!肉体与地板发出厚实的响声,与骨头的断裂声同时响起,董学海竟然还没晕死过去,满嘴是血的他连忙双手抱住李文的脚,央求道:“兄弟,绕我一命,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求你,求……”“饶你妈!”他的话还没说完,李文抡起拳头不要钱似的朝他头上砸去。“老子李文看上的女人

  • 都市易传录14章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14章小说名字:都市易传录第十四章你的病,我不治!“咳咳……”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也就是那个警察口中的谷局长,剧烈的咳嗽了一声,一口鲜血吐出。“局……局长!你怎么了!?”男警察冲着谷局长着急的问道。肖遥倒是舒了一口气。身体一通则百通,一堵则百堵,这只要一处畅通,其他则都水到渠成。“我……我这是在哪?”可能是刚刚醒过来的原因,谷利兵的大脑还有些迷糊,眼神中写满了茫然。“局长,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看到谷利兵醒了过来,那两个警察也都松了口气。“恩……这不是小王吗?秦雪,你也在这啊

  • 若我不曾爱过你14章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14章小说名称:若我不曾爱过你第14章她要成为宴太太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你,是不是就不会有人对我构成威胁了,那遇琛就会是我一个人的了?周小乔,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命大,居然这样都没有死……可怕的想法疯狂的生长着,于落安的手已经触碰到了呼吸机的开关,却听了门把手转动的声响,她才猛地收回手。“你在干什么?”宴遇琛见于落安靠近周小乔的病床,凌厉的眸闪过一丝寒意。于落安刷的一下变白,但很快又恢复了自然。“刚刚小乔嘴角有根头发。”于落安滴水不漏的作答道。宴遇琛的视线落在于落安身上良久,

  • 莫道春来早14章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14章小说:莫道春来早第14章买新衣要知道,我所有的衣服都是唐富贵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旧衣服,浅颜色的衣服泛黄,深颜色的衣服泛白。我听着会买新衣服,心里自然是十分雀跃和高兴。但是我不明白,明明我和唐莫宁的关系已经不像从前那么恶劣,他却十分抗拒买衣服的事情。“我不会带这个丑八怪去买什么衣服!要买自己去!”唐莫宁红着脖子大喊。而唐富贵意外的一点脾气没有,反而好声好气的说,“莫宁,你不希望你妹妹漂漂亮亮的?她越来越大,总不能一直穿小孩子穿的难看衣服不是?而且也不远,步行街那有的是卖女孩

  • 轻歌曼舞彩蝶飞14章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14章小说名字:轻歌曼舞彩蝶飞第十四章:消失叶清歌在精神病院的日子过的十分痛苦。由于院长的“特殊优待”院里的人经常刁难她,对她非打即骂。她原本就极度不安。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时间久了,她就变得沉默寡言。直到某天,她们再想欺负她时,突然发现她不见了。是的,她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整个精神病院的人都找不到她。黎晏清得知此事时,正在公司,原本烦躁的心情瞬间变的大好。他薄唇微勾,从他娶她那日开始,他就厌她至极。虚伪,恶毒,无耻,这就是他对叶清歌的全部印象。叶清歌消失了,这意味着他再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14章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14章小说: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十四章李柏睿的伤情盛亦轩没食言,让人把30万支票给了她,可能觉得她下贱吧,他没有亲自把钱给她。看着手里的30万,莫晨曦觉得刺眼又烫手。不管怎么样,她的馨儿有救了。……“晨曦,你找他了。”坐在轮椅上的李柏睿气色好了很多,莫晨曦推着他在院子里走动。“嗯。”莫晨曦声音很平静,只是推着轮椅的手指关节却在发白。李柏睿看向远方,眼里被伤情溢满,他很想把她们护在羽翼的,可现实总是让他那么无力。她跟他说馨儿的手术费已经筹到时,他就知道她去找盛亦轩了,她得有痛

  • 光影交织此生无憾14章

    原标题:光影交织此生无憾14章小说:光影交织此生无憾第十四章离婚吧!我们叶丝夏换好衣服,和秦珏还有些距离。疏离感比原先更深,就像是两个陌生人,除了坐在一张带有双方温度的床上。上楼后秦珏又来了一次,要不是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恐怕今天叶丝夏很难再从床上起来,对方用最暴力的方式,想要叶丝夏怀上孩子。“和我去医院。”“我不去。”“我告诉你,你千万别想吃药,这次的事情和那个疯子有关,你不去的话,我保不齐会杀了他。”叶丝夏错愕的看着秦珏,已经说不出他可是你哥哥那样的劝解。对方反正是不会听的。再一次来到充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