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一世绝宠:皇后太妖孽》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20:21: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一世绝宠:皇后太妖孽

第1章绝色男子

和风洒雨露,会人天地春,一场温润的细雨后,天空是沉碧的,如水般柔和的阳光轻轻的亲吻着大地,春天的江南是美丽的。163女人网

阜阳城内极负盛名的凤华街上,和风煦暖,桃花飘飞,花香徐徐而来,淡淡的风华醉了人的心。

大街上走来一年轻男子,身着紫袍,袍子的下方有着淡淡的水印银色的云纹图案,行走间飘逸之极,如水的波光让人移不开眼睛

待得慢慢靠近,众人看清了男子的脸,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此人……是人是妖?

天下间早有传闻,大烨帝国太子端木玄乃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众人虽未曾领略到第一美男的风华,可眼前这一位,比之应丝毫不会逊色吧。

此人身形纤长,俊美绝伦的脸上,那双眸子犹如黑夜里最闪耀的星辰,散发着点点荧光,嘴角弯起来的弧度恰到好处,全身散发着令人迷醉的气息,这是一个撼人心弦的男子,仿佛刹那间,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男子淡雅如雾的眸光里带着一丝清冷的气息,眼波流转间淡淡的冷漠显露无疑,似乎一切在他眼里都不复存在。

可偏偏是这股子淡漠的气息更让人移不开眼,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知道,“风华绝代”不仅仅是女人的专用词,也有男人担得起。

众人迷失在了这灼灼的风华里,久久不愿回神。

男子似乎毫不在意周围沉醉在自己身上的众人,微微侧目,对身旁的人低声道:“程安,我这般她会满意吗?”

“夫人定会满意的,主子请宽心!”程安闻言,额头上的冷汗慢慢渗了下来。最新最热小说《一世绝宠:皇后太妖孽》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今儿个,主子已这般问了不下百次了,弄得原本很镇定的他也格外的紧张。

“嗯……”男子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微微颔首,正欲说什么,却猛地停下了脚步,他身后的程安险些撞了上去,吓得脸都白了。

“程安,我听父皇……我爹说,她不喜欢男人长的太……嗯,程安我吩咐你准备的东西呢?”男子低声道。

“主子,都在包袱里呢!”程安立即放下包袱开始找。

就在男子快要失去耐心之时程安终于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下,将压扁了的假胡子拿了出来。

男子看着程安手里的东西,心道,虽有些难看,但也只能将就了,他看着程安低声道:“还愣着作甚,还不快替我戴上,如此,她便不会觉得我不够成熟稳重了!”

“是,主子!”程安哭丧着脸将手里的假胡子弄到了男子脸上。

男子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周围那一道道错愕的目光,摸着假胡子笑道:“程安,现在我看上去可成熟稳重许多?”

“是,主子!”程安哪里敢反驳,一个劲的点头,心道,主子这哪里是成熟稳重,简直是毁容了。163女人网

原本傻傻愣愣跟在男子身后垂涎美色的众人,个个都呆住了,这才些许功夫,原本谪仙般存在的人一下子就变成了胡子邋遢的大叔,这实在是……令人心碎。

特别是那些姑娘和大婶们,一个个尖叫着跑开了。

“程安,我这身衣服?”男子似乎还有些忐忑不安。

“主子这身衣服恰到好处!”可怜程安的小心肝,被他折磨的不成样子了,心道,主子身为一国储君,见过不知多少大场面,从未如此失态过,实在是令人担忧啊,最倒霉的自然是他这个做奴才的。

男子闻言笑了,他正是天下传闻中的第一美男子,大烨帝国的太子端木玄,他此番来到云诏国京城阜阳城是为办了一件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

片刻功夫两人已走到了凤华街尽头,一抬头便看见了“绝色坊”三个鎏金大字。

主仆二人此番的目的地便是这绝色坊。网站163nvren.com

说起绝色坊,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乃是闻名天下的第一大妓院,且各国京城都有,规模甚大,令天下的达官贵人趋之若鹜,妓院开到了这个份上,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两人还未踏进门,管事嬷嬷月娘便迎了出来,见端木玄衣着不凡,伸手便欲拉着他,端木玄不留痕迹的闪开了。

“哟,两位爷是头一次来我们这儿吧,里面请!”月娘愣了一下,但她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顿时明白眼前这位大爷似乎是头一次来妓院玩,娇俏的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

“我们是……”程安正欲说些什么,却猛地呆住了。

只见一名身着红衣的艳丽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来,她一撅屁股便将月娘挤到了一旁,挽住了端木玄的手臂娇声道:“大爷看着很面生,是头一次来咱们绝色坊吧,进来玩玩啊!”

月娘被人挤了过去,正欲发火,待看清挤自己的人时,一脸尴尬的退到了一边。

这艳丽女子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浑身珠光宝气,金光闪闪,且浓妆艳抹,脸上的粉不住往下掉,那嗲嗲的声音让程安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一看主子,程安愣住了,主子素来不喜生人靠近,且有洁癖,可他竟然未将这个老女人推开,实在是匪夷所思。

更可怕的是,主子竟然还呆呆的看着那老女人,眼都不眨,难不成?主子有特殊癖好?怪不得都及冠了还不愿意娶太子妃呢!程安心中如此想到。原文163nvren.com

片刻,主仆二人便被这艳丽女人给拉到了绝色坊里面,一群姑娘立即上来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去去去……你们这些小丫头,都给老娘滚开,老娘看上的男人你们也敢来抢,反了……。”艳丽女子双手叉腰怒吼道。

听到这声怒吼,原本有些喧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连楼上的姑娘们也都跑到走道上看热闹了。

“苏大娘,哟,别这么凶嘛……。”姑娘们个个捂住嘴笑了起来。

“去去去,闪一边去!”女人吼道。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大娘怎么总喜欢这种男人啊……”

“大……大娘……您能不能先……放开……我。”端木玄忍不住开口了,她那长指甲抓的他手背疼啊。

“大娘?你叫我大娘”女人先是一呆,继而尖叫起来,震得端木玄耳朵都疼了。

他微微一愣,有些懵了,心道,难道不是大娘吗?还是直接叫娘?又或者是母后?

没错,只是一眼,端木玄便认出眼前的女人是他的母后,即使她浓妆艳抹,可他也了出来。

五岁那年,母后离开了大烨帝国,记忆中,父皇常常捧着母后的画像,端木玄对其长相并不陌生,更何况自己和眼前这女子眉眼之间确实有几分相似。

“你哪只眼睛看见老娘是大娘了,老娘很老吗?”女人被端木玄气的都快跳起来了,若一个翩翩少年叫她大娘也就罢了,可眼前这胡子邋遢的大叔竟然也如此叫她,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不不……老。”端木玄使劲摇头,心中却道,母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啊,只是脸上敷了一层厚厚的粉,有没有老,现在不敢太确定,但脾气一如既往的火爆,十年未见,一点也未曾改变。

“不不不……我呸!姑娘们,这个老男人让给你们了!”此时此刻,她心都快碎了,一个老男人竟然叫她大娘,呜呜……看来她以后不能这么打扮了。

“苏大娘别走啊……。”大厅中哄笑声一片。

可女子却没有回头,气呼呼的跑了,心中的火气真是前所未有的旺。

想她苏诺,二十年前可是闻名天下的第一大美人呢,这才二十年……就被人叫大娘了,她不要当大娘啦。

“小小……你娘被人欺负了……快去给老娘报仇!”想到这里,苏诺一边往后院子走,一边夸张的喊道。

第2章小气

“小姐,不得了啦,夫人又在前面闹起来了!”绝色坊后院一处阁楼内,小丫头一边将她的小姐往外拽,一边喊道。

“随她去吧!”女子静静的看着手里的书,头也不抬的说道,似乎见怪不怪了。

“可是小姐……”

“不碍事!”女子伸了个懒腰,丢掉了手里的书,躺到了床上,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睡觉,她才没有那个闲工夫去管苏诺的事情呢,

可是躺倒床上后,她却睡不着,一连叹了几口气,只觉得里憋得慌,按理说苏诺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她的师父,还将她养大,也算是她的半个娘亲了,她应该管管苏诺才是,可是……只有师父教训徒弟,哪有徒弟教训师父的,为了不被人说她不会尊师重教,她还是老实点吧。

十五年前,由于一场意外,她落入了这个陌生的时空,成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与爹爹凌逍相依为命,五岁那一年,家中遭逢变故,爹爹凌逍失踪,生死未卜,阴差阳错下,她被苏诺救了下来,便留在了苏诺身边,随苏诺改性苏,虽然那时她不过五岁,但两世为人的她岂会忘记过去的种种。

两世为人的苏小小本就和一般人不一样,接连的变故,让她连装孩子的心都没有了,为了找到爹爹凌逍,苏小小勤学好问,虚心向苏诺为她请的先生们请教,她帮助完全不懂经营的苏诺扩大了绝色坊,并将其开遍天下,为的就是方便找人。

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个的师父苏诺实在是太恐怖了,因为苏诺有个特殊的癖好,那就是非常喜爱老男人,而且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曾几何时,苏小小也怀疑苏诺和她一样,来自未来,但几番试探以后才完全肯定苏诺的确是这个时空土生土长的奇葩。

而她,不得已之下,成了苏诺的“御用画师”,专门给苏诺画那些老男人。

“小小……娘被人欺负了,你娘我还年轻貌美,不要当老大娘……。”就在苏小小万分憋屈时,苏诺冲了进来。

“师父,麻烦您先把脸上的东西洗干净,我会过敏起疹子!还有,请您记住,我不是你女儿,我只是你徒弟!”苏小小真是怕了她,上次她就是沾到了那些粉脸上起了疹子呢,而且她才不要当苏诺的女儿,哪有娘亲这样为老不尊的?

“徒弟?女儿?有什么区别吗?不管怎么样,你都是老娘的,老娘辛辛苦苦养了你十年,把你拉扯大,做我女儿而已,怎么,不愿意?”苏诺微微挑眉,随即面色一变捂着脸哭了起来:“苏小小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老娘当初为了救你丢了半条命,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不能动弹,让你做我的女儿你还挑三拣四,我不活了我……”

苏小小瞬间石化,好吧,她又被点了死穴了,谁让她欠苏诺的,救命之恩啊!一辈子都还不清的玩意。

只不过,不是躺了三天吗?上次她还说三十天,现在更恐怖了,三个月,下次不会变成三年吧?

不过现在首要任务是安抚苏诺,否则她今日休想耳根清净。

“好,我的好师父,我的好娘亲,我是您女儿,我保证以后有人在的时候我会当您的乖女儿!”苏小小投降了。

苏诺闻言,露出脸来,脸上哪里有一滴泪水,她就是故意糊弄苏小小的。

“你!”见自己又被戏弄了,苏小小心中郁闷不已。

苏诺见自家宝贝脸色变了,连忙笑道:“宝贝啊,快跟我走,方才一个老男人竟然叫我大娘,你说他该不该死?老娘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你去把他给老娘扒光了画下来,老娘要将他没穿衣服的画满街贴,让他以后不敢见人,看他还敢不敢得罪老娘,跟老娘玩阴的,没门!”苏诺拉着苏小小就往外跑。

苏小小只差没有晕过去了,向来只有师父阴别人的份儿,谁敢和她斗啊。

“师父,谁让你总是打扮成这样,人家当然叫你大娘!”苏小小忍不住笑道。

“那还不是因为老娘太美了嘛,我怕有我在,那些小丫头们没客人了,你知道不,红颜祸水啊!”

苏小小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愣是没有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老实说,苏诺确实很美,洗掉脸上的妆容,看上去只不过二十出头,像是她姐姐一般。

苏诺明明是个大美人,皮肤水的不得了,可她偏偏要化个女鬼装,而且她还放着幕后大老板不做,硬是要去扮老鸨吓人,美其名曰,看美男,实则,为老不尊!

更恐怖的是,苏诺看见老帅哥就会巴上去,常常上演千里寻夫的老戏码,追男人也就罢了,每次还带着苏小小,真叫她苦不堪言。

这五年来,苏小小跟着她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了,连极北的沙漠都去过了,结果男人没追到,倒是抱了两匹汗血马仔回来。

当然,苦力肯定是她了,苏小小现在回想起来都有流泪的冲动,往事不堪回首啊!

更绝的是,苏诺追男人就算追不到,她也会想法子将人家弄晕了、扒光了让苏小小画下来,还发誓要凑足一百副美男图,当然是没穿衣服的那种。

用苏诺的话说,吃不着可以看看嘛。

苏小小一直被苏诺这个活宝折磨着,弄得她现在看见胡子邋遢的老男人就想吐,看见中年大叔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唯一让苏小小欣慰的是,还差一副她以后便不用再继续看那些令她作呕的大叔了。

……

大厅中,端木玄还在四处张望着,甚至有些着急,因为他的母后一眨眼就没人影了。

他已经吩咐程安让手下的暗卫悄悄寻了,可是至今还未有消息传来。

“主子……。”程安轻轻拉了拉端木玄的衣袖,指了指下巴。

“嗯……”端木玄会意,立即摸了摸下巴,让那摇摇欲坠的假胡子不至于掉下去。

就在此时,端木玄的目光突然落到了他们不远处的一名男子身上,那男子约莫二十来岁,身着银色锦袍,端木玄当然认识,那是出产自殷兆王朝的流云锦缎,是殷兆王朝皇室的贡品,千金难求。

男子静静的坐在那里,虽然身边只有一个小厮,但竟然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如同众星拱月般,周围的一切都是陪衬了。

这样的气势,端木玄只在一个人身上看见过,那就是他的父皇,端木睿。

向来眼毒的他,也发现那男子身后站着的小厮打扮的人,很显然和他的程安一样都是太监。

能带着太监出来的,自然是皇室中人了,端木玄不禁有些好奇这男子的身份,心中也感叹这绝色坊吸引力果然强。

那男子显然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转过头来。

端木玄微微点头,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颔首,便转过头去看着台上奋力跳着的姑娘们。

……

绝色坊二楼那个大盆景后,苏小小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下面,打量着一众男人们。

苏诺有些急切的问道:“女儿,看清楚了吗?”

“嗯嗯,这次这个还勉强啦,虽然是个大叔,不过看上去皮肤蛮不错的!还有,离他不远处那个穿着银色锦袍的小白脸长得其实更好看!”苏小小笑道。

苏诺闻言有些急切的将苏小小推开,自个抢占了好位置,望了过去,那是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男子,身着银色锦袍,那袍子一看便不是一般的货色,苏诺眼尖,一眼便看出那是出产自殷兆王朝的流云锦缎。

男子长的也甚是刺眼,用苏诺的话来说,漂亮男人就是刺眼,向来喜欢老男人的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男子确实不错。

男子五官生的极好,宛如雕刻,那双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很是自信,似乎……掌控着一切似地,那是长期高居上位的人才会散发出来的气质。

当然,来了绝色坊,就算你是皇帝老子,那就得按照她苏诺的规矩办事,更何况天下几分,四国并立,皇帝老子也有好几个,她还不放在眼里呢。

虽然这小白脸是不错的,但是苏诺还是对那长着大胡子的老男人感兴趣。

“怎么样?”苏小小问道,她自认看人的眼光是很不错的。

“小白脸不好,不成熟不稳重,还是老男人好啊,不过……那个老男人竟然敢骂我,这次老娘就和他玩大的!”苏诺不怀好意的笑道。

“你要干什么?”苏小小顿时觉得事情不妙了。

“我看这小白脸不是常人,非富即贵,好事成双嘛,嘿嘿,月娘,快去让姑娘们好好招待他们,老男人还有小白脸,两个都给我放倒了!就用小小特制的迷药!”苏诺说罢看着苏小小伸出了手。

苏小小有些无奈的伸出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递给了苏诺,可惜她少有人能及的医术啊,就只能用来助纣为虐了。

第3章助纣为虐

午后,天空下起了一阵小雨。

雨湿桃花,层林笼烟。绝色坊内,漫天的桃花在细雨微风中尽情的飞舞着,迷乱了众人的眼。

苏小小轻轻弹了弹衣袖,沾染在上面的桃花瓣顿时往地方飞去,她掀起水晶帘子,走进了屋里,粉色的纱帐随风轻轻飞舞着,隔着纱帐,她依稀看见里面的汉白玉浴池和浴池边的男人。

苏小小穿过纱帐走了进去,现在的她,对光着身子的男人丝毫没有感觉,连最开始的好奇都消失殆尽了,拜苏诺所赐,第一百次画没穿衣服的男人了,她实在是看得太多了。

径自走到了椅子上坐了下来,苏小小拿起画笔不经意间瞟了一眼浴池边的男人,顿时愣住了。

这个男人……脱了衣服后,好像和她以前看的不一样呢。

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苏小小不愧是极品苏诺调教出来的孩子,虽然大多数时候脑子很正常,但她也是个好奇宝宝。

将手里的画笔丢掉,苏小小快步走了过去打量着浴池里的男子。

嗯……皮肤真不错,很光滑啊,还有……肌肉一点也不夸张,当然也没有松弛,和以前那些老男人完全不一样啊,怎么会这样呢?男人也可以驻颜有方?还效果如此之好?到底用了什么药?身为一个合格的医者,苏小小忍不住沉思起来,半响后,她忍不住蹲下身去,想再瞧个仔细,没曾想和正好和醒来的端木玄四目相对。

端木玄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迷药放倒,而且现在还被点穴了,连动一下都是奢望,还有,现在是什么状况,眼前这女子是谁?

更让他心惊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一丝不挂。

苏小小将他从上到下都打量了一遍,得出的结论是,这大叔保养的不错,挺好看的,起码比起以前的那些老男人养眼多了,等下师父看见了肯定流口水。

想到此,苏小小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端木玄不禁看呆了,身着月白色纱衣的苏小小,一头青丝随风轻舞,犹如坠入凡间的仙子,美的令人心醉,如玉般光滑细致的肌肤在烛光中显得格外的耀眼。

端木玄身为大烨帝国太子,打小就是在美人堆里长大的,比苏小小美的女子,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魔,竟然觉得眼前的女子美得如诗如画,仿佛是从天边走来的仙子一样,眼神纯净的犹如冰上的雪莲,眉角又娇媚如最艳丽的牡丹,煞是诱人。

苏小小看着他,久了便觉得有些奇怪,便伸出手去,玉手落到了端木玄脸上,她实在是瞧着这大胡子不顺眼了,潜意识了觉得这是多出来之物,想要拿掉一般。

端木玄呢,尴尬的不得了,生平第一次在女子面前这么无礼,可是他又没穿衣服,而且他该死的觉得她太美了。

“流氓——。”苏小小尖叫一声将他一脚踹到了水里。

“小姐,出什么事了?”丫鬟蓓儿听到苏小小的叫声,立即跑了进来,长期跟在苏小小身边,没穿衣服的男人她也见多了。

“流氓!”苏小小的脸红的都快滴血了,前世的她死的时候也只是个未经人事的大姑娘,到了这时空,也未见过这样的阵仗啊。

“小姐,出了什么事?咦……那个男人怎么到池子里了?池子里还未曾放热水呢!”蓓儿指着浴池道。

“放什么热水,死流氓,正好给他清醒清醒,还有,给我从冰窖里多拿些冰块丢进去!”苏小小郁闷的不得了,师父这次真是害死她了,以前画那些人,都是昏迷过去的,可这次这个竟然鬼使神差醒了过来,难道她的无敌迷药不起作用了,不会吧!

虽然此时已是春天了,但水还是有些刺骨的,特别是端木玄刚刚身体某些地方本来有些冲动,一下子掉入了水池中,那滋味,一辈子都不会忘了。

见男子竟然渐渐沉入水底,苏小小心中一惊,为了避免他被淹死,苏小小对身边的蓓儿道:“真是便宜他了,把他拉上来!”

“是,小姐!”蓓儿低声应道。

就在此时,水晶帘子又被掀开了,龟公们在月娘的指挥下将昏迷过去的另一男子抬了进来。

端木玄惊惧的发现,那男子正是他在大厅中所见到的那一位。

这些人要作甚?端木玄心中满是疑问。

“把他们两个放一起!”苏小小低声吩咐道。

“是,小姐!”龟公们立即将两人放在一起,退了出去。

男人和男人光着身子抱在一起,苏小小还是头一次看见呢……还真是新奇,怪不得师父要这么玩了。

师父果然是惹不得的,只不过叫了一声大娘,就被她这么捉弄,当然,老男人活该,最可怜的还是小白脸,给人当垫背了还不知道呢。

不过……这与她无关,她所要做的,就是将这两人画下来。

拿起手中的笔和纸,苏小小飞快的画了起来,只是偶尔看看浴池边的两人。

但是她还是觉得不满意,随即对蓓儿道:“把他们放入浴池里,尽量靠边让他们抱在一起!头不能侵入水里,不然淹死了!”

“是!”蓓儿笑着应道。

可蓓儿力气太小,一个人是不行的,苏小小不得不去帮忙,两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定了。

端木玄再次被冷水泡了,心中不禁对苏小小升起了一丝不满,甚至有点愤恨了,他可不是存心耍流氓的,更何况照目前的情形看,耍流氓的是她不是吗。

而那男子被踢到水里后,也慢慢苏醒了,只不过他和端木玄一样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弹,只能瞪着苏小小主仆,眼中除了震惊就是无尽的愤怒,好似要将她们碎尸万段一般。

苏小小才不管这些,将椅子拉到浴池边便开始作画,蓓儿则是出去给她倒茶了。

约莫半个时辰,苏小小便画好了,她拿起手中的画卷,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可是杰作啊,叫什么名字好呢?二美男戏水图?不好听,还是让师傅自己取吧!

终于凑够了一百副美男图了,师父以后不会再烦她了吧。

看看天色不早,苏小小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爬上床,午睡是她的习惯,现在准备补眠。

“砰……。”随着一声巨响,房门被粗暴的踢开了,苏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死小孩,出大事了,别睡了,快穿衣服,准备逃跑!”苏诺黑着一张脸,一把拽起了床上的苏小小,将她的衣服丢了过来。

“师父,你又招惹了谁?出了何事?”苏小小有些无奈的问道,心道,难不成师父这次看上的老男人家里正好有个母夜叉,如今那母夜叉追来了?

“快点起来逃命,大祸临头了!”苏诺脸上一阵发白,脸上那层厚厚的白粉开始往下掉,呛得苏小小直咳嗽,眼泪都出来了。

苏小小从未见苏诺如此失态过,此时她也不敢再说什么,立即穿上衣服,顺手拿过刚刚画的画递了上去:“师父,这是您今儿个让我画的!”

“好,你拿着,我们赶紧走!”苏诺此时连画都顾不上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苏小小问道。

“宝贝你不知道啊,咱们闯大祸了,方才下人们把那两个男人身上贴身之物拿给我看,一看可不得,吓死我了,那个当垫背的小白脸竟然是云诏国的皇帝云皓勋,你说咱们继续留在他的地盘上,是不是会被抽筋剥皮?”苏诺很是郁闷的说道。

一世绝宠:皇后太妖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世绝宠 或 皇后太妖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天价首席的逃妻1章(第1章 燃情)

    原标题:天价首席的逃妻1章(第1章燃情)书名:天价首席的逃妻第1章燃情“云端,我回来了,放学后来公寓找我,我有话要跟你说。”课间的时候,上官云端收到了一条简讯,来自她的骏千哥哥。她撇了撇嘴,那诱人而精致地小脸上升起一阵赧然的红润,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却不回家,恐怕是又跟蓝伯伯吵架了吧。不过她还是欣然回复了一个字,“好。”傍晚放了学,上官云端便直接打车来到了蓝骏千的公寓。待她从电梯里出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先她一步走进了公寓……姐姐?她来这里做什么?怀揣着疑惑,她走到了门口,门是虚掩着的,姐姐那

  • 打破虚空1章(第一卷 平行空间第1章 命运多舛)

    原标题:打破虚空1章(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章命运多舛)书名:打破虚空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章命运多舛天空又下起了大雨,已经连续几天都是如此了!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只有大雨滂沱的声音!林青峰刚刚加完班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公司距离他的住处需要走半个小时,而这突然降至的大雨使得他浑身湿透,躲在一处屋檐下瑟瑟发抖!阴冷的风吹着他散乱微短的头发,林青峰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浸湿了外包装的烟,点上抽了两口,心里才微微舒服了一些。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把一个白色玩具熊拿了出来,仔细把上面的雨水擦掉,不由得抿嘴一笑!“今天是儿

  • 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1章(第1章 既穿之则安之)

    原标题: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1章(第1章既穿之则安之)小说名: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第1章既穿之则安之“啊……”墨锦儿一觉醒来,觉得头痛欲裂!昨天晚上解决了一个任务,就去酒吧多喝了几杯,怎想到最后昏昏沉沉的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不会……有一夜情!想到这里,墨锦儿赶紧睁开了眼睛,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居然是素日在电视里才可看到的古代装饰,木雕窗户,熏香袅袅。“我这是在哪里?”墨锦儿挣扎的坐了起来,身上竟然阵阵疼痛!“小姐,你醒了!”一阵清脆却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墨锦儿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圆脸

  • 媚者无双1章(第1章 被鄙视)

    原标题:媚者无双1章(第1章被鄙视)小说名:媚者无双第1章被鄙视除九百九十九害,就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凤浅为了这个目标,拼死拼活,成为香港最厉害的国际女刑警。她已经成功除去九百九十八害,再有一个,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很快凤浅接到新的任务,这次的对象是国际大毒枭,如果抓捕过程中遇上对方拒捕反抗,可以就地击毙。乐极生悲,就在她的子弹穿过对方脑门的时候,她也被对方的子弹击中胸口。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瞬,她觉得自己真倒霉,离她想要的只差了一步。眼前黑呼呼地看不见东西,脚步声,人声,汽车喇叭声乱轰轰地全挤

  • 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章(第1章 悲惨人生)

    原标题: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章(第1章悲惨人生)小说名: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第1章悲惨人生入夜,更凉几分……身穿红色抹胸长裙的千色站在酒店大堂,因太过紧张,造成呼吸不畅,双颊绯红。长裙的颜色与她略施淡妆的小脸极为相衬,紧致的包裹露出的那青涩若隐若现,足以令男人看得心神荡漾。手紧紧捏着一张铂金房卡,冷汗淋漓。一想到马上要失去十八年的贞洁,千色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想哭却哭不出来……“一个月内,如果再不替你舅舅还清八十万,就等着替他收尸吧!我警告你,要是敢报警的话,就等着被人强奸吧!”舅舅

  • 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章(第1章 天昏地暗)

    原标题: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章(第1章天昏地暗)小说书名: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第1章天昏地暗北城戏剧学院,不得不说,这所学院是位列国内十大戏剧学院之一,排名仅次于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电影学院。能够考进这所北城戏剧学院实属不易之事啊,多少人想进来都难,里面汇集了演绎精英,不是有钱就能够来这里混的,而是需要重重的考核,和有一定的演绎水平。甄晓馨,一个大三的转学生,本来在上海艺术学院就读的好好的,但是因为妈妈与ADC影视公司的制片人C姐是好朋友,于是建议甄晓馨,来北城戏剧学院。甄晓馨也是个听话的孩子,

  • 乡野狂医1章(第1章 大青山上的事儿)

    原标题:乡野狂医1章(第1章大青山上的事儿)书名:乡野狂医第1章大青山上的事儿大青山脚下,有一座并不是很大的村子,名叫东临村。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东临村的村民们便也靠着这大青山过活。“哟,春生啊,又上山采药啊?”正在大青山上采药的吴春生忽然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他心里嘀咕,心想这大晌午的,这女人不在家里歇着,出来干啥?他扭头朝着身后看去,正好瞧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婆娘正气喘嘘嘘地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吴春生嘿嘿一笑,心想,这玉莲嫂子平时都是娇生惯养的,今个咋会想到来这大青山呢?李玉莲是村里书

  • 霸爱成瘾1章(第一卷 冷颜第1章 失控)

    原标题:霸爱成瘾1章(第一卷冷颜第1章失控)小说书名:霸爱成瘾第一卷冷颜第1章失控宽敞的大床上,一对只包裹着浴巾的男女正纠缠在一起。女人身材修长,曲线玲珑,那样魔鬼般诱人的身材,那迷离的眼神……面对这样的女人,只要是个男人,都会为之迷醉。男人深深地凝望着女人妩媚的脸,一个男人这样深深的凝望,很容易让一个女人娇羞、心动。尤其是,这个男人的五官那样的俊朗迷人,他的眼神是那样的魅惑深邃。他伸出了手,轻轻地梳理着女人的长发。女人的头发很长,但是烫成大波浪的发型,男人的手指梳到了一半便停了下来。女人有些疑

  • 剩女也疯狂1章(第1章 事有轻重缓急)

    原标题:剩女也疯狂1章(第1章事有轻重缓急)小说:剩女也疯狂第1章事有轻重缓急“林贝贝,你怎么都不看看你现在都已经多大了,都快三十了怎么还不赶紧去给我找个人嫁了算了!”可能不会有人相信这会是这个某人的老妈说的话,哎,可是这就是事实,李娇非常抓狂的看着自己那个一天到晚都在家写小说的女儿说道。可是林贝贝却一点都不在乎,在听到自己老妈的那一声狂嗥之时,她就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将耳塞塞好了,然后估计差不多说完了,反正每天都是这样一句话,于是说道:“妈,你每天都是一样的话是不是太无聊了,偶尔也换换吧,而且我现

  • 姐姐来自神棍局1章(第1章 神仙刘老六)

    原标题:姐姐来自神棍局1章(第1章神仙刘老六)小说名字:姐姐来自神棍局第1章神仙刘老六我叫王佳,是个一毕业就失业的典型90后女生。以前我总不能明白同宿舍的一群丫头为什么每天都要往自己脸上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保养品。直到我一次次因为形象问题被用人单位或委婉或直接拒绝以后才知道,女人,他娘的除了美貌什么都没有用。已经记不起这是我第几次打开某招聘网站的网址了,上面的职位成千上百,可几乎所有的应聘条件上都写明了要五官端正,形象气质佳。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在后面加上一条肤白貌美无配偶者优先呢?这到底是找工作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