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婚情游戏:爱上瘾》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8:48:17 来源:网络 []

小说:婚情游戏:爱上瘾

第1章 天堂和地狱

“不要!你别碰我,别……”

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的宁静。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也彻底的,将男人的激情浇灭……

柔软的大床上,两具光/裸的躯体相叠在一起,男人甚至把女孩修长的腿都分开至最大,他的欲/望就差那么一点就要攻入堡垒。

然,她却在这一刻像被强奸一样,哭着喊不要?

男人英气逼人的五官罩上阴霾,大手重重的捏着她的腰,语气低沉,“沈小溪!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妻子,别搞得我要强奸你一样!”

结婚一个月了,她死守着她最后防线,又想留给谁?

沈小溪摇头,“给我点时间行吗?我不行,我真的不行!”

她没有办法,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和他亲密,如果他要了她,就会发现她的那层膜早已不在了……

如果他知道,他会怎么想她?

“时间?好!我给你时间,你留着这些时间好好的守着你这性冷淡的身子,从今往后,你不要再想我会碰你!”

语毕,男人翻身下床,围着浴巾走向浴室,只听一声重重的摔门声,震的沈小溪的心都碎了。

他的手机,在一旁滴滴滴的响起。

小溪忍着眼泪,本想把手机拿给他,可不料,他那触屏的手机,她一动,信息便自动的点开。

映入眼帘的是: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才和她离婚?你才刚走我就控制不住的想你,好想每天都陪在你身边,越想我就越难过,爱你的丫头。”

丫头……

是谁?

手机,从沈小溪的手里滑落,掉落在地板上。

有时候,天堂和地狱,其实挨的很近!

只是,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结婚一个月,她的丈夫却有了外遇。阅读163nvren.com

她明白,是她不好,不能满足他……

如果,她没有被强//暴,或许她能坦然的接受自己的老公,可是她没有勇气让他发现自己的不贞,所以她拒绝和他亲热,所以他有了别的女人。

名义上的出差,其实他是去别的女人那里了。

要不然,他的西装上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头发,女人的香气?甚至是他的衬衣上有着女人火红的口红印记。

这一次,他外面的女人都给他发了这么暧昧的短信,她还能自我欺骗到什么时候?

沈小溪闭上眸子,记忆倒退到一个月前,那改变她一生的夜晚……

*********

一个月前。

香格里拉大酒店。

酒店前台员沈小溪,抬手看了眼时间,该下班了。

“小溪!”

林晓丽走到前台,可怜兮兮的看着沈小溪,做着求人的手势,“小溪,帮帮忙好不好?帮我把客人的衣服送到1009号房间。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说着,将袋子递给沈小溪,“这是客人要我们干洗的衣服,说好了今天要送过去,我的好小溪,你帮我送去啦?我弟弟在学校跟别人打架了,他们班主任让我马上过去。”

小溪嫣然一笑,爽快的答应,“好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多走几步路而已。”

朋友之间,举手之劳而已。

***

来到1009号房门前,沈小溪的脸蛋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她按了门铃,可是半天都没有反应,她试着敲门,这才发现门没有锁。

小溪推开门,屋内一片漆黑。

墙壁上,就连控制整个房间电源的房卡都没有插上,难道客人已经退房了?

沈小溪走了进去,借着窗帘那微弱的光亮,她才能看清楚屋内,本就有夜盲症的她,一旦陷入了黑暗,在心底里潜伏的恐惧和慌乱便会窜出来。

她想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让整个房间都明亮起来。推荐163nvren.com

可是……

‘砰’的一声,身后传来关门声。

沈小溪的心一紧,还来不及转身去看清楚对方,一阵强烈的酒味从身后而来,强劲而有力的手臂突然揽上她的腰际。

“来了?”男人粗重而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沈小溪惊吓的张开唇想要尖叫,下一秒,却遭到男性热唇的封堵,男人有力的手臂揽住她的腰际,让她动弹不得,所有恐惧的呼喊声在他的唇里变得细小又破碎,这间VIP套房,绝对不会有任何人闯进来。

小溪吓傻了,在这一片黑暗中就好像彻底的失去了向导,慌乱、害怕,就像是失去视觉的盲人,不知所措。

她皱眉,“唔,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是……”

她不是他要等的人!

男人好似凶猛的猎豹,势必掠夺撕碎怀中的猎物,霸道的吻不给她任何抗议和喘息的机会,温热的舌长驱而入,疯狂掠夺。

第2章 屈辱的误会

终于,她有了喘息的机会,男人的热唇却游移到她敏感的耳垂,张口一含,邪肆的低语,“宝贝儿,你真甜……”

“不要!你、你放开我,救命……”

他身上浓烈的酒味让沈小溪慌乱,天旋地转之间,她被压入身后柔软的大床上,炙热坚硬的胸膛紧紧抵着她,让她种无力的窒息感,他禁锢着她,再次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大手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那力气很大,带着一种至死方休的沉重感。163女人网

她用力的挣扎,手脚并用,她推他、打他,踢他,却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

这一刻,沈小溪才明白,男人和女人的力量如此悬殊。

男人那修长的手指,好似带着魔力,所到之处引起她的颤栗,沈小溪恐惧的扭动身子,想要避开他的‘折磨’,却惹的身上的男人气息愈加浑浊炙热。

小溪始终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当身下传来撕裂的疼痛,女孩儿所有的尖叫声都咔在喉咙里,她咬紧牙关,承受着毫无怜惜的掠夺,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染湿了两鬓的发丝……

那一双含泪的眼睛失去焦距,被强//暴的事实让她浑身坚硬。

黑暗的屋内,柔软的大床上,女孩躺在洁白凌乱的床单上,潋滟水眸里盛满了绝望,她睁大眼睛,望着匍匐在她身上的男人,想要看清楚他的样貌,可她眼前不断尹升的雾气和黑暗让她没有办法看清楚对方。

男人俊逸的唇形紧抿着,带着一丝凉薄的味道。

那一双摄人心魄的锐利黑眸,如深不见底的漩涡,闪烁着迷离之色,他并没兴趣去看身下女人的容貌,他的手臂撑在她的两侧,将她的双腿分至最大的限度,下身愈加猛烈的掠夺着从未被开苞的处/女境地。

男人狂烈的索取,不带任何怜香惜玉,酒醉的他丝毫没察觉到身下的小女人是第一次。163女人网

渐渐地,房间里的温度逐渐白热化,沈小溪的身体里也窜起了某些生理上的变化,破碎的吟哦从她紧咬的唇瓣里,流泻而出。

似乎察觉到她的变化,他俯下身,棱角分明的脸如钻石般精致,漆黑深幽的眸子,透着无边的邪恶,他哑着嗓子道,“舒服吗?嗯?”

小溪闭上眼睛,泪如雨下,拼命的摇头,她只想能够快一点结束……

可身上的男人却不知所倦,速度越来越快。

小溪不知道,这场噩梦进行了多久才结束的,她只记得,自己仓惶的从房间里逃出来之时,连看对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

尽管,沈小溪有多不想去承认这个事情,可它已成了事实。

她想过报警!

可她若报警了,置沈家的面子放哪里?身为市长的父亲,那张老脸又搁在哪里去?沈小溪还是缺少了面对流言蜚语的勇气,所以,她只能把这个事实独自咽下去。

小溪是一个保守的女人,她认为自己的第一次,应该属于丈夫。

她不敢任何人说起那件事,甚至郁郁寡欢的认为自己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就在她绝望之时,顾铭俊出现了,那天相亲饭局上,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就她吧,我要她……”

他在相亲饭局上,点名要娶她……

顾铭俊的母亲和沈小溪的母亲是初中同学,便安排了那场相亲会,小溪本不不抱任何的希望,对方甚至迟到了许久,可是……

当顾铭俊出现在她的眼前,小溪觉得自己的生活再次点燃了亮光。

他朝她伸出修长干净,骨节分明的手,面色清冷,声音如冷玉珠盘跌落,掷地有声,“我是顾铭俊……”

那一刹……

小溪完全失态的盯着对方那轮廓清隽的脸庞,心里的雀喜无人知晓。

也许,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

沈小溪暗恋了一个影子,整整三年!

三年前,她在海边救过一个男人,他浑身是血,意识浑浊,她在宾馆照顾了他一天一夜!

后来,她不得不回校参加期末考试,临走之时,她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可他却从未联系过她!

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记得那张足以让女人神魂颠倒的俊容。

为了一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她一直在等,等着他出现。

然而,命运很眷顾她,让他如此出现在她的面前……

可,转念一想,她还有什么脸面再成为他未来的妻子?

就在沈小溪感到沮丧时,她听到他富饶磁性的声音,“就她!我要她……”

◎◎◎

咯吱……

开门声,将沈小溪的思绪拉回现实中。

她赶紧将短信删除,把他的手机放在一旁,顾铭俊围着浴巾,走了出来,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毫无感情波澜,沉闷的坐在床边。

“铭俊,我们谈谈,好吗?”

她看着他冷漠的背影,鼓起勇气说道。

第3章 我补偿你好不好

她不想看见他们的婚姻就这么结束了,她也不想他一直误会她,或许他们该敞开心扉好好谈谈。

顾铭俊拿起大毛巾随意的擦了下头上的水珠,躺在床边,背对着她,声音没有温度,“睡吧,我明天要出差。”

出差!

又是出差?

还是,受不了在她这里的空虚,去找另外一个女人?

不等小溪说话,他已经闭上了双眸,倨傲的脸庞上写满了拒绝。

小溪怎么也睡不着,她坐在他的身边,久久未能入睡,她不明白,如果对她没有半点意思,他为什么要娶她?

当初,他点名要娶她……

给了她希望和感动。

她带着感激的心,嫁给他。

除了在床上,未能满足他,任何事情她都任由他差遣。

她并不想失去这一段难得可贵的婚姻。

沈小溪躺下,主动的靠在他的背上,环抱住他,“老公,是我不好,你明天可不可以不去出差?”

他每次出差,都是去找那个女人的借口。

顾铭俊拧起眉头,似不理解她的话。

小溪抱的更紧,“我补偿你好不好?我不要你出差,咱们结婚才半个月,你出差好多次。”

“不要无理取闹!”

“铭俊,你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娶我吗?”

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娶她的理由。

可是,久久,都得不到他的回应。

“铭俊?”

“你睡了吗?”

她轻轻的推了他一下,本以为他睡着了,却不料他暴怒的甩开她的手,翻身坐了起来,“沈小溪!你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小溪被吼的一愣,他冷漠的态度,好像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她噎住,不等她说话,他已拿起自己的衣服,大步离开,砰的一声摔上门。

◎◎◎

翌日清晨。

顾铭俊一下楼,便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小女人。

她就像个辛勤忙碌的小蜜蜂,只是她做的饭菜实在不敢恭维。

“我走了。”

他走向玄关处,准备穿鞋离开,小溪赶紧上前,拉住他,“又要出差?老公,能不去吗?”

她保证,这一次他想怎么对她,她都不拒绝了!

顾铭俊扳开她的手,那斜飞入鬓的剑眉拧起,几分不耐烦,“你这是发什么疯?”

怎么突然反常的不要他出差?

小溪不依不饶的上前抱住他,钻入他的怀里,“我就是想让你在家陪我,不要你走。”

“沈小溪!我是去忙公事!”他的口气很不好。

“我不管!”

“沈小溪,你松手!”

“不松!”

她的小脾气在他这里完全不顶用,他用力的扳开她,可小溪却抱的死紧,她只要一想到他要去那个女人那里,就死都不愿意松手。

可是……

两人这样用力的拉扯,必定有一方受伤。

顾铭俊没想过要伤害她,可他心烦意乱的用力一扯,便将她整个人都摔了出去,小溪猛地撞到了鞋柜的棱角上。

突然的疼痛,让她有一瞬间的晕眩,趴在那儿良久没动……

他看着她跪在那儿没动静,几丝愧疚爬上心头,让他心烦意乱,可他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决然的迈步离开,砰的一声摔上门。

一阵锥心的疼从额头处传来,温热的血虫嘀嗒嘀嗒的掉落在高档的木质地板上。

小溪抬手一摸,满手心的血,刺痛了眼睛。

****

从医院出来,总觉得刺眼的阳光让人昏眩。

沈小溪的额头上,包扎着纱布,这算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受伤。

前脚刚踏出医院门口,放眼望去,便看见顾铭俊的身影,只见他快速的坐上驾驶位,准备离开。

透过车玻璃,隐约看见车副座上有人,还是娇弱的女人。

小溪跟了上去,开着车紧跟其后,一路抵达濠江花园小区,她将车停放于远处,亲眼看见顾铭俊下车,继而将车里的女人打横抱了出来,走入D栋楼房。

小溪没看见女人的脸蛋,因为此刻她正趴在自己丈夫的胸口上。

那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他却从未让她靠过,更别说这样抱过自己?

小溪咬着发白的唇瓣,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泛着苍白,他不是口口声声是去办公事吗?

这就是他的公事?!

小溪从车里下来,坐在花园小区的石凳上,等了良久,均不见顾铭俊出来。

她没有勇气跟上去,因为她明白,一旦她公然闯了进去,撕破了脸,这段仅仅维持了一月的婚姻,将会到此结束。

突然,包包掉在地上。

小溪弯下身去捡,伸出手,却看见无名指上那闪烁耀眼的钻石戒指。

婚情游戏:爱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情游戏 或 爱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错入豪门》《错入豪门》

    原标题:《错入豪门》《错入豪门》小说书名:错入豪门第一章强吻透明针筒中点点液体落下,通过长长的输液管道到床上一只干瘪的手,清脆的“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寂静昏暗的室内尤为的清晰,却像一个无形的鬼魅,随时随刻地掐着温情暖的脉搏,把她吊得喘不过起来。“爸爸……妈妈……”细碎的两声从白皙病床上趴着的娇小身子唇瓣中呢喃出,蓦然令人痛彻心扉,却独独为了这个声音。皎洁的月光静静地洒入室内,浅浅地照耀到床上那一方小小的人影,精致的面容,吹弹可破白皙的肌肤,齐肩的短发让她看起来,特别的可爱。可那张姣好的小脸上此刻

  • 《偷心游戏》《偷心游戏》

    原标题:《偷心游戏》《偷心游戏》小说书名:偷心游戏第一章亲爱的你真调皮黑夜如同给这个城市蒙上了一个神秘的面纱,让A市这个神秘的城市,散发着别样的光彩。此刻,在A市最大最豪华酒店式别墅——耀华别墅前,一个穿着白色褶子晚礼服的女孩正在门口不远处焦急走动着。“呜……”手机的震动让少女如同蝉翼地睫毛一颤,她眼里闪过欣喜。赶紧接通了电话:“请帖带来了吗?”只是话音刚落几秒钟,也不知道电话那头到底说了什么,她一张瓜子小巧的脸上一下苍白了几分。“什么?虎哥,不带你这样的啊!你……成成成,来不及了,我自己想办法

  • 《前夫大人请滚开》《前夫大人请滚开》

    原标题:《前夫大人请滚开》《前夫大人请滚开》小说书名:前夫大人请滚开第01章小三登门B市的夜,灯火辉煌,五彩霓虹令人迷醉,繁华的大都市处处洋溢着欢声笑语,但在这一片热闹的背后,却沉睡着不为人知的沉寂和落寞。“开门!康乔,快给我开门!”响亮的女声携带着震耳欲聋的拍门声回荡在空旷的别墅花园里,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突兀而尖锐。康乔放下手中正描绘的线稿,有些心烦意乱地拿铅笔戳了下桌子,才起身拖着拖鞋朝客厅走去。家里的佣人张妈已经前去开门,冷风灌进,仅穿着一件薄薄睡裙的康乔打了个哆嗦,连忙坐在沙发上,抱着软

  • 《闪婚老公太凶猛》《闪婚老公太凶猛》

    原标题:《闪婚老公太凶猛》《闪婚老公太凶猛》小说名:闪婚老公太凶猛第1章再傻也懂了电梯缓缓的上升,一想到半个月没见的邵正飞,夏筱筱的心里充满了期待和甜蜜!他说有好事要告诉她,今天他不会向她求婚吧?她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了。夏筱筱手中提着小笼包,是她凌晨三点就起来专门给邵正飞做的,怕他吃的口干,她还特别打了黑豆豆浆。只要邵正飞喜欢,让她做再多,她也是开心的。顶层到了,夏筱筱就迫不及待的踏出电梯,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现在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整条走廊上静悄悄的!夏筱筱想给邵正飞一个惊喜,所以特

  • 《北凉悍刀行》《北凉悍刀行》

    原标题:《北凉悍刀行》《北凉悍刀行》小说名称:北凉悍刀行第一章引子观音座。莲花峰。浮尘洞天前。陈白帝一身布衣,昂然而立,虽满身血迹,脸色苍白,可眼中却也没有了往日半点的谄媚谦卑,反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坚决。在他身后,是一身黑色盔甲,手持长枪,身高九尺的奇伟女子,正是原为师姐弟,现为主仆的谢石叽。“陈白帝,你果真要一意孤行,强闯我莲花峰禁地?”身前不远处,是一位身着白裙,气质雅致的妇人,却是当初将陈白帝从琉璃坊带到莲花峰的范妇人,范玄鸟。范玄鸟身旁,一众白莲高手漠然而立,看向陈白帝和谢石叽的眼中都充

  • 《爱你身不由己》《爱你身不由己》

    原标题:《爱你身不由己》《爱你身不由己》书名:爱你身不由己第一章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有一种毒,叫第一眼爱上你。于雅琴对周慕安便是中了这毒。人人都知道,周慕安要与于雅琴离婚,娶于家真正的小姐于佳欣。于雅琴也知道。此时的她正蜷缩在卧室窗边的沙发上,等着她爱了十年的这个男人,回来给她补上最后的一刀。没有人同情于雅琴,因为在众人的眼里,她不过是个卑劣的偷窃者。若不是二十五年前,她的母亲自私的交换了两个婴儿,此时的周慕安原本就该是于佳欣的丈夫。而她于雅琴,代替于佳欣做了二十五年的于家小姐,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

  • 《少将前妻莫要逃》《少将前妻莫要逃》

    原标题:《少将前妻莫要逃》《少将前妻莫要逃》小说名字:少将前妻莫要逃第一章逢场作戏酒吧。嘈杂的金属器乐相互碰撞,舞池中形形色色的男女在不断地扭动着腰肢,彼此贴近,处处充斥着纸醉金迷的奢靡气息。黎晚凝踩着高跟鞋,一路避过想要上前搭讪的醉酒男人,径直朝着酒吧最深处的私人包厢走去。隔着黑色沉重的房门,黎晚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原本有些柔软的眼神在推门的一瞬间变得毫无温度。包厢内的人正暧昧嬉闹,冷不丁的看到房间里闯进来这样一个陌生的丫头,一个个都停住了。“喂,妞儿,我们没叫服务员,你走错房间了。”一个看上

  • 《少爷碗里来》《少爷碗里来》

    原标题:《少爷碗里来》《少爷碗里来》小说书名:少爷碗里来第一章优异的潜质“刷刷”的水声从浴室里传来,水从花洒上喷洒出来,萧亚明站在赤身果体站在花洒下淋浴。铜褐色的肤色,健硕的身材,再加上一张酷俊的脸庞与一般人无法比拟的权利,他拥有足以让大部分女人疯狂的资本。他狠狠的甩头,水珠随着他头发的晃动杂乱无章地四散开来,一如他的心情。萧亚明的养父肝出了问题,只能换肝,便是将他的亲生女儿蓝雨馨带进了萧家。明知道她蓝雨馨是萧家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定在什么时间久会吧萧家炸得面目全非,可是他就是无法放心她一个人生活

  • 《婚妻》《婚妻》

    原标题:《婚妻》《婚妻》书名:婚妻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我生长在繁华都市,与自由恋爱的老公结婚三年有余。老公为人勤恳,对我又呵护有加,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完一生,却从未料到我亲爱的老公,竟会将我拱手送人。那天,凌风一反常态,一回到家就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贴在我耳边道:“老婆,我今天想跟你玩点不太一样的。”灼热的气体缓缓进入我的耳道里,引得我腰部有点发酥。没等我说话,他将手中粉色袋子一摊,一件黑色网点情趣内衣就钻入我的眼中。我心里一紧,一阵粘稠的心血翻上来,顿时面红心跳。我跟老公相识相恋五

  • 《为你满城花开》《为你满城花开》

    原标题:《为你满城花开》《为你满城花开》小说名称:为你满城花开第1章:跪下学狗叫!房间里,叶诗琪浑身颤抖着呆坐在房间,她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是一场怎样的厄运。嘎吱一声,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男人急促的呼吸声闯了进来。如果不是为了替父亲凑买命钱,叶诗琪这一辈子都不想出现在这种房间里。叶诗琪不敢抬头去看那人的脸,她只是默默地低着头伸手去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怎么,这么着急?”男人看着叶诗琪看见自己走进来后就迫不及待的给自己脱衣服后就是一阵冷笑,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鄙弃。叶诗琪的心忽然猛地一揪,五年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