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婚情游戏:爱上瘾》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8:48:17 来源:网络 []

小说:婚情游戏:爱上瘾

第1章 天堂和地狱

“不要!你别碰我,别……”

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的宁静。最新最热小说《婚情游戏:爱上瘾》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也彻底的,将男人的激情浇灭……

柔软的大床上,两具光/裸的躯体相叠在一起,男人甚至把女孩修长的腿都分开至最大,他的欲/望就差那么一点就要攻入堡垒。

然,她却在这一刻像被强奸一样,哭着喊不要?

男人英气逼人的五官罩上阴霾,大手重重的捏着她的腰,语气低沉,“沈小溪!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妻子,别搞得我要强奸你一样!”

结婚一个月了,她死守着她最后防线,又想留给谁?

沈小溪摇头,“给我点时间行吗?我不行,我真的不行!”

她没有办法,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和他亲密,如果他要了她,就会发现她的那层膜早已不在了……

如果他知道,他会怎么想她?

“时间?好!我给你时间,你留着这些时间好好的守着你这性冷淡的身子,从今往后,你不要再想我会碰你!”

语毕,男人翻身下床,围着浴巾走向浴室,只听一声重重的摔门声,震的沈小溪的心都碎了。

他的手机,在一旁滴滴滴的响起。

小溪忍着眼泪,本想把手机拿给他,可不料,他那触屏的手机,她一动,信息便自动的点开。

映入眼帘的是: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才和她离婚?你才刚走我就控制不住的想你,好想每天都陪在你身边,越想我就越难过,爱你的丫头。”

丫头……

是谁?

手机,从沈小溪的手里滑落,掉落在地板上。

有时候,天堂和地狱,其实挨的很近!

只是,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结婚一个月,她的丈夫却有了外遇。网站163nvren.com

她明白,是她不好,不能满足他……

如果,她没有被强//暴,或许她能坦然的接受自己的老公,可是她没有勇气让他发现自己的不贞,所以她拒绝和他亲热,所以他有了别的女人。

名义上的出差,其实他是去别的女人那里了。

要不然,他的西装上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头发,女人的香气?甚至是他的衬衣上有着女人火红的口红印记。

这一次,他外面的女人都给他发了这么暧昧的短信,她还能自我欺骗到什么时候?

沈小溪闭上眸子,记忆倒退到一个月前,那改变她一生的夜晚……

*********

一个月前。

香格里拉大酒店。

酒店前台员沈小溪,抬手看了眼时间,该下班了。

“小溪!”

林晓丽走到前台,可怜兮兮的看着沈小溪,做着求人的手势,“小溪,帮帮忙好不好?帮我把客人的衣服送到1009号房间。阅读163nvren.com

说着,将袋子递给沈小溪,“这是客人要我们干洗的衣服,说好了今天要送过去,我的好小溪,你帮我送去啦?我弟弟在学校跟别人打架了,他们班主任让我马上过去。”

小溪嫣然一笑,爽快的答应,“好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多走几步路而已。”

朋友之间,举手之劳而已。

***

来到1009号房门前,沈小溪的脸蛋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她按了门铃,可是半天都没有反应,她试着敲门,这才发现门没有锁。

小溪推开门,屋内一片漆黑。

墙壁上,就连控制整个房间电源的房卡都没有插上,难道客人已经退房了?

沈小溪走了进去,借着窗帘那微弱的光亮,她才能看清楚屋内,本就有夜盲症的她,一旦陷入了黑暗,在心底里潜伏的恐惧和慌乱便会窜出来。

她想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让整个房间都明亮起来。163女人网

可是……

‘砰’的一声,身后传来关门声。

沈小溪的心一紧,还来不及转身去看清楚对方,一阵强烈的酒味从身后而来,强劲而有力的手臂突然揽上她的腰际。

“来了?”男人粗重而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沈小溪惊吓的张开唇想要尖叫,下一秒,却遭到男性热唇的封堵,男人有力的手臂揽住她的腰际,让她动弹不得,所有恐惧的呼喊声在他的唇里变得细小又破碎,这间VIP套房,绝对不会有任何人闯进来。

小溪吓傻了,在这一片黑暗中就好像彻底的失去了向导,慌乱、害怕,就像是失去视觉的盲人,不知所措。

她皱眉,“唔,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是……”

她不是他要等的人!

男人好似凶猛的猎豹,势必掠夺撕碎怀中的猎物,霸道的吻不给她任何抗议和喘息的机会,温热的舌长驱而入,疯狂掠夺。

第2章 屈辱的误会

终于,她有了喘息的机会,男人的热唇却游移到她敏感的耳垂,张口一含,邪肆的低语,“宝贝儿,你真甜……”

“不要!你、你放开我,救命……”

他身上浓烈的酒味让沈小溪慌乱,天旋地转之间,她被压入身后柔软的大床上,炙热坚硬的胸膛紧紧抵着她,让她种无力的窒息感,他禁锢着她,再次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大手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那力气很大,带着一种至死方休的沉重感。最新最热小说《婚情游戏:爱上瘾》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她用力的挣扎,手脚并用,她推他、打他,踢他,却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

这一刻,沈小溪才明白,男人和女人的力量如此悬殊。

男人那修长的手指,好似带着魔力,所到之处引起她的颤栗,沈小溪恐惧的扭动身子,想要避开他的‘折磨’,却惹的身上的男人气息愈加浑浊炙热。

小溪始终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当身下传来撕裂的疼痛,女孩儿所有的尖叫声都咔在喉咙里,她咬紧牙关,承受着毫无怜惜的掠夺,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染湿了两鬓的发丝……

那一双含泪的眼睛失去焦距,被强//暴的事实让她浑身坚硬。

黑暗的屋内,柔软的大床上,女孩躺在洁白凌乱的床单上,潋滟水眸里盛满了绝望,她睁大眼睛,望着匍匐在她身上的男人,想要看清楚他的样貌,可她眼前不断尹升的雾气和黑暗让她没有办法看清楚对方。

男人俊逸的唇形紧抿着,带着一丝凉薄的味道。

那一双摄人心魄的锐利黑眸,如深不见底的漩涡,闪烁着迷离之色,他并没兴趣去看身下女人的容貌,他的手臂撑在她的两侧,将她的双腿分至最大的限度,下身愈加猛烈的掠夺着从未被开苞的处/女境地。

男人狂烈的索取,不带任何怜香惜玉,酒醉的他丝毫没察觉到身下的小女人是第一次。163女人网

渐渐地,房间里的温度逐渐白热化,沈小溪的身体里也窜起了某些生理上的变化,破碎的吟哦从她紧咬的唇瓣里,流泻而出。

似乎察觉到她的变化,他俯下身,棱角分明的脸如钻石般精致,漆黑深幽的眸子,透着无边的邪恶,他哑着嗓子道,“舒服吗?嗯?”

小溪闭上眼睛,泪如雨下,拼命的摇头,她只想能够快一点结束……

可身上的男人却不知所倦,速度越来越快。

小溪不知道,这场噩梦进行了多久才结束的,她只记得,自己仓惶的从房间里逃出来之时,连看对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

尽管,沈小溪有多不想去承认这个事情,可它已成了事实。

她想过报警!

可她若报警了,置沈家的面子放哪里?身为市长的父亲,那张老脸又搁在哪里去?沈小溪还是缺少了面对流言蜚语的勇气,所以,她只能把这个事实独自咽下去。

小溪是一个保守的女人,她认为自己的第一次,应该属于丈夫。

她不敢任何人说起那件事,甚至郁郁寡欢的认为自己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就在她绝望之时,顾铭俊出现了,那天相亲饭局上,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就她吧,我要她……”

他在相亲饭局上,点名要娶她……

顾铭俊的母亲和沈小溪的母亲是初中同学,便安排了那场相亲会,小溪本不不抱任何的希望,对方甚至迟到了许久,可是……

当顾铭俊出现在她的眼前,小溪觉得自己的生活再次点燃了亮光。

他朝她伸出修长干净,骨节分明的手,面色清冷,声音如冷玉珠盘跌落,掷地有声,“我是顾铭俊……”

那一刹……

小溪完全失态的盯着对方那轮廓清隽的脸庞,心里的雀喜无人知晓。

也许,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

沈小溪暗恋了一个影子,整整三年!

三年前,她在海边救过一个男人,他浑身是血,意识浑浊,她在宾馆照顾了他一天一夜!

后来,她不得不回校参加期末考试,临走之时,她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可他却从未联系过她!

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记得那张足以让女人神魂颠倒的俊容。

为了一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她一直在等,等着他出现。

然而,命运很眷顾她,让他如此出现在她的面前……

可,转念一想,她还有什么脸面再成为他未来的妻子?

就在沈小溪感到沮丧时,她听到他富饶磁性的声音,“就她!我要她……”

◎◎◎

咯吱……

开门声,将沈小溪的思绪拉回现实中。

她赶紧将短信删除,把他的手机放在一旁,顾铭俊围着浴巾,走了出来,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毫无感情波澜,沉闷的坐在床边。

“铭俊,我们谈谈,好吗?”

她看着他冷漠的背影,鼓起勇气说道。

第3章 我补偿你好不好

她不想看见他们的婚姻就这么结束了,她也不想他一直误会她,或许他们该敞开心扉好好谈谈。

顾铭俊拿起大毛巾随意的擦了下头上的水珠,躺在床边,背对着她,声音没有温度,“睡吧,我明天要出差。”

出差!

又是出差?

还是,受不了在她这里的空虚,去找另外一个女人?

不等小溪说话,他已经闭上了双眸,倨傲的脸庞上写满了拒绝。

小溪怎么也睡不着,她坐在他的身边,久久未能入睡,她不明白,如果对她没有半点意思,他为什么要娶她?

当初,他点名要娶她……

给了她希望和感动。

她带着感激的心,嫁给他。

除了在床上,未能满足他,任何事情她都任由他差遣。

她并不想失去这一段难得可贵的婚姻。

沈小溪躺下,主动的靠在他的背上,环抱住他,“老公,是我不好,你明天可不可以不去出差?”

他每次出差,都是去找那个女人的借口。

顾铭俊拧起眉头,似不理解她的话。

小溪抱的更紧,“我补偿你好不好?我不要你出差,咱们结婚才半个月,你出差好多次。”

“不要无理取闹!”

“铭俊,你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娶我吗?”

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娶她的理由。

可是,久久,都得不到他的回应。

“铭俊?”

“你睡了吗?”

她轻轻的推了他一下,本以为他睡着了,却不料他暴怒的甩开她的手,翻身坐了起来,“沈小溪!你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小溪被吼的一愣,他冷漠的态度,好像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她噎住,不等她说话,他已拿起自己的衣服,大步离开,砰的一声摔上门。

◎◎◎

翌日清晨。

顾铭俊一下楼,便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小女人。

她就像个辛勤忙碌的小蜜蜂,只是她做的饭菜实在不敢恭维。

“我走了。”

他走向玄关处,准备穿鞋离开,小溪赶紧上前,拉住他,“又要出差?老公,能不去吗?”

她保证,这一次他想怎么对她,她都不拒绝了!

顾铭俊扳开她的手,那斜飞入鬓的剑眉拧起,几分不耐烦,“你这是发什么疯?”

怎么突然反常的不要他出差?

小溪不依不饶的上前抱住他,钻入他的怀里,“我就是想让你在家陪我,不要你走。”

“沈小溪!我是去忙公事!”他的口气很不好。

“我不管!”

“沈小溪,你松手!”

“不松!”

她的小脾气在他这里完全不顶用,他用力的扳开她,可小溪却抱的死紧,她只要一想到他要去那个女人那里,就死都不愿意松手。

可是……

两人这样用力的拉扯,必定有一方受伤。

顾铭俊没想过要伤害她,可他心烦意乱的用力一扯,便将她整个人都摔了出去,小溪猛地撞到了鞋柜的棱角上。

突然的疼痛,让她有一瞬间的晕眩,趴在那儿良久没动……

他看着她跪在那儿没动静,几丝愧疚爬上心头,让他心烦意乱,可他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决然的迈步离开,砰的一声摔上门。

一阵锥心的疼从额头处传来,温热的血虫嘀嗒嘀嗒的掉落在高档的木质地板上。

小溪抬手一摸,满手心的血,刺痛了眼睛。

****

从医院出来,总觉得刺眼的阳光让人昏眩。

沈小溪的额头上,包扎着纱布,这算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受伤。

前脚刚踏出医院门口,放眼望去,便看见顾铭俊的身影,只见他快速的坐上驾驶位,准备离开。

透过车玻璃,隐约看见车副座上有人,还是娇弱的女人。

小溪跟了上去,开着车紧跟其后,一路抵达濠江花园小区,她将车停放于远处,亲眼看见顾铭俊下车,继而将车里的女人打横抱了出来,走入D栋楼房。

小溪没看见女人的脸蛋,因为此刻她正趴在自己丈夫的胸口上。

那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他却从未让她靠过,更别说这样抱过自己?

小溪咬着发白的唇瓣,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泛着苍白,他不是口口声声是去办公事吗?

这就是他的公事?!

小溪从车里下来,坐在花园小区的石凳上,等了良久,均不见顾铭俊出来。

她没有勇气跟上去,因为她明白,一旦她公然闯了进去,撕破了脸,这段仅仅维持了一月的婚姻,将会到此结束。

突然,包包掉在地上。

小溪弯下身去捡,伸出手,却看见无名指上那闪烁耀眼的钻石戒指。

婚情游戏:爱上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情游戏 或 爱上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一世新娘1章(第1章 成为拍卖品)

    原标题:一世新娘1章(第1章成为拍卖品)小说名:一世新娘第1章成为拍卖品苏浅被强行扒光推出幕布之外。心中虽然愤怒,却紧咬下唇没有叫出声来。因为她知道,上了这贼船,即使叫破喉咙也无济于事,盲目抵抗只会让自己像那些女人一样受到更多的虐打。双手尽量护住身体,利用长发的掩饰,想让自己的暴光程度尽量降低。然而她赤着的脚还没有站稳,一道强光便直直打到她身上,聚光灯的热量顿时让满身外沁的冷汗被蒸发。苏浅反射地抬手挡了挡强光,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她不知道将要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但却确信绝对不会是好事!“这是今晚

  • 明月江南1章(第一卷第1章 拍照,我可以)

    原标题:明月江南1章(第一卷第1章拍照,我可以)小说名:明月江南第一卷第1章拍照,我可以入夜。邮轮上举行的舞会还在继续,衣香鬓影间是起伏的莺声燕语,调笑呢喃。穿着一身绯红抹胸长裙的顾非衣,双手环胸瑟缩站在东舱门口。心中的愤怒和焦灼,让她白皙的小脸泛红,呼吸不畅。一个小时前,顾依涵轻蔑的话语似乎还响在耳前……“我说是你推了战夫人下海,就只能是你推的。”“顾非衣,看看这些,都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妈和男人鬼混的照片,只要我交出去,她就没活路了。”“是我设计你妈的又怎么样?”“哼,我劝你还是乖乖去陪曹老板一

  • 你的爱太烫1章(第1章 她的味道让他想睡觉)

    原标题:你的爱太烫1章(第1章她的味道让他想睡觉)书名:你的爱太烫第1章她的味道让他想睡觉凌晨两点,东华西郊、汤池别苑。点点灯火掩盖住的黑暗中,一抹娇俏纤细的身影从墙头跳落。“嘶,好疼。”跳下来时崴着了脚,俞桑婉皱着眉、忍着疼站起来,猫着身子往里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是条短信。婉婉,我们谈谈,看到短信给我回电话。落款:安子皓。“嘁!”俞桑婉冷笑一声,眼神暗淡,稳稳心神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继续往里走。她肩上背着背包、手里拿着相机,标准‘狗仔队’的装备,脚上很痛,每走一步都困难。不

  • 阔少的宝贝1章(第1章 谁给你下的药)

    原标题:阔少的宝贝1章(第1章谁给你下的药)小说名字:阔少的宝贝第1章谁给你下的药“砰!”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门被重重合上。凝欢只觉得浑身上下滚烫不已,那双美眸渐渐迷离,因为害怕,她蜷缩着身子坐在角落里。只听见外面的交谈声……“干净么?我们少主有洁癖。”“干净干净,我知道权少有洁癖,我养了二十年的女儿,绝对干净!”权少?洁癖?干净?就在凝欢困惑不已的时候,忽然一股外力将她从角落里狠狠的拽起,让她的头脑保持暂时的清醒。而后,凝欢跌入了铺满天鹅绒的kingsize大床。一张妖冶的俊美脸庞映入眼帘,男人

  • 强宠娇妻生包子1章(第一章 被男人那个了)

    原标题:强宠娇妻生包子1章(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小说名字:强宠娇妻生包子第一章被男人那个了寂静的夜,男人强壮的身体紧紧覆在她身上,灼热的大掌一寸寸蹂躏着娇嫩的肌肤,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甚至还带有满满的发泄,皮肤上传来痛痛麻麻的感觉,不禁让段漠柔抑制不住地呻吟出声,而整个身体也如蛇般缠绕于男人精壮的身体上,想靠得更近,要得更多。如火般燥热的身体总想找到宣泄的出口,她不禁更抱紧了身上的男人,指甲几乎要抠入男人线条分明的肌理。男人粗暴的揉捏,一路从她胸前滑下,带出片片暧昧的斑点,大掌分开她的双腿,沉身

  • 余生之爱1章(第1章 雨夜惊魂)

    原标题:余生之爱1章(第1章雨夜惊魂)小说名:余生之爱第1章雨夜惊魂今日的天气异常闷热。晚上十一点左右,座落于紫竹山别墅区的凌家院门突然开了,凌沫雪头发凌乱,光着脚,穿着一条红白格学生裙就跑出了大门。她脸色绯红,呼吸急促,跑的步子有些凌乱。“妹妹,妹妹!”几分钟后,后面传来一道异常尖利的声音,“你回来,给我回来!”凌沫雪听了一个激灵,提起精神加快了速度。“轰隆……”突然,空中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啊……”凌沫雪怕打雷,非常的怕,她捂着耳朵,躲进了路边紫竹林里的一块大石头后面。闪电过后,

  • 倾城一恋1章(第一卷 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 一朝穿越)

    原标题:倾城一恋1章(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一朝穿越)书名:倾城一恋第一卷疑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一朝穿越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满心的不信任,不敢置信,无法置信,‘简直就是荒唐’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面不断的徘徊犹豫,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愿意接受就可以不接受的,很多现实不是你不愿意面对就可以不面对的,尽管我一直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但是还能怎么办,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我看着面前镜子里面的女孩儿,那一张清秀婉约的脸,白净清晰,秀美柔婉,红唇白齿,却是长满了红色的疹子,左半边脸色青色晦暗,

  • 阴缠阳错1章(第一卷 碟仙第1章 解剖古尸)

    原标题:阴缠阳错1章(第一卷碟仙第1章解剖古尸)小说名称:阴缠阳错第一卷碟仙第1章解剖古尸我叫苏芒,在警校的法医专业读大三。自从我摸了一具千年古尸以后,我的命运就发生了惊人的转折,我居然被一具棺材里的尸体霸王硬上弓了!那天从文物局运来一具从古墓里出土的尸体,连同一口沉重的石棺一起送来。让校内法医先做医学解剖鉴定,我作为副手站在一旁。旁边的工人戴着棉手套齐心协力地将石棺的棺盖推开,露出棺材里面的尸身。惊鸿一瞥,把我惊得呆立在原地。棺材里不是一具腐烂的发黑的尸体,而是个五官轮廓清秀如玉凿的少年,远山

  • 老婆乖一点1章(第一卷第1章 找了五年)

    原标题:老婆乖一点1章(第一卷第1章找了五年)小说:老婆乖一点第一卷第1章找了五年高耸入云的豪华大楼顶端办公室内,一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优雅地端着一杯红色的葡萄酒品着,他目光直直地望着远方的落地窗,望着这座城市,法国巴黎的全部面貌。曾经,有个女人对他说,她一定要来巴黎旅游,一定要登上那座最高的巴黎铁塔,将巴黎尽收眼底。可是夏夏,我已经建了一座比巴黎铁塔还高的楼,为何你却被我弄丢了。男人眼里尽是温热的水汽,手里的玻璃杯被紧紧地捏住。这时,咚咚的敲门声响起。男人瞬时恢复冰冷的目光,开口淡淡地道:“进来

  • 请再爱我一次1章(第1章 楔子)

    原标题:请再爱我一次1章(第1章楔子)小说:请再爱我一次第1章楔子清晨暖暖的阳光从落地窗前洒落下来,落在阳台上几棵偌大的宽叶盆栽上,形成斑驳朦胧的光影,咖啡浓郁的香气四溢,在这个初冬时分让人感觉到难以言喻的温暖。“小隽……”寂静中,一直安静挑弄咖啡的女人轻轻开口,及肩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羊毛短外套白色长裙勾勒出纤细的身段,相貌娴雅秀致,像是二十来岁的大学生,偏偏气质清冷成熟。对面一直埋头于公文中的男人总算是有了点反应,他放下公文,俊朗出色的眉眼紧紧拢起,多年商场历练让他全身满是不怒而威的气势,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