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疯狂神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9 14:55: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疯狂神医

第1章 混世小魔王

“老头,我来了!”

哐!

叶小白一头冲进了小木屋,眼睛登时一亮,嘴角掀起了一抹坏笑,一下子窜到了叶咲的面前,“老头,丫丫的,你的手里,是嘛东西?”

“没什么。【疯狂神医】小说在线阅读

叶咲将手从怀里飞快的抽了出来,目光闪烁,有些心虚的说道。

“说吧,找我干嘛呢!”

叶小白的目光在老头的胸前扫了一眼,继而一屁股坐在了一木凳上,翘起二郎腿。

“准备让你去中海一趟,我有一位故人快病死了,你去看看是否还有救。”

见叶小白没追究自己怀里的东西,叶咲暗暗松了一口气,顺手拉了一条板凳坐下,继而从腰间掏出一杆烟枪,点上火,吧唧吧唧的抽了起来。

“不去不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超过咱们小羊村十公里的范围,我是不会出诊的,中海也太远了吧!听说还要坐火车呢!”叶小白连忙摆手道。

“我那位故人,有个孙女,自己开了家公司,做了女总裁,最重要的是还很漂亮……”

叶咲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续道。

“等等,你说啥漂亮?”叶小白精神一振。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当然是我那位故人的孙女漂亮咯,按照我年轻时候泡妞无数的阅历来看,那个女孩,绝对的大美女一个,怎么样,有兴趣跑这一趟不?”

叶咲的眼中,飞快的掠过了一道狡黠之光。

“切,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叶小白撇了撇嘴,就你也能泡妞无数,你砸不吹上天呢!

“当然是真的,我还指望你这一趟,顺带搞定那个女孩,我也好早日抱孙子。”叶咲一副正儿八经的口吻。

“呃……你不是抱过我了吗?”

叶小白暗暗汗颜,难道我不是孙子?

“咳咳,那就抱重孙,这是那女孩去年的照片,背面有她家的住址信息。”

叶咲老脸微微一红,连忙从怀里,将一张照片递了过来。

“啊……这个女孩……除了可爱,还真没看出来哪里漂亮了。网站163nvren.com

叶小白接过了照片,顿时眼睛瞪大,尼玛的,竟然是一个婴孩的照片。

就算是去年的照片,现在也还穿开裆裤吧!叶小白在风中凌乱了。

“噢,的确是这个女孩,不过那是她小时候的照片,这张才是。”

叶咲看到叶小白手中的照片,差点没呛了一口烟,连忙换了一张照片。

叶小白眼睛陡然一亮,擦!极品啊!

照片上的女孩,模样应该在二十岁出头,不低于一米六五的身高,身腿比例极佳,典型的黄金比例。腰肢纤细。她的脸蛋更是漂亮得不像话,皮肤白皙,细眉大眼,只看照片,都能感受得到,这女孩的一种妩媚高贵的风情。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既然你不愿意去,那就留在家里吧!这一趟我亲自去。”

叶咲将照片从叶小白的手里抽了回来。

“谁说我不去的,为了老头你早日抱重孙,所以我决定做一个伟大的牺牲,离开我最舍不得的家乡,好了,别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再说我跟你急。”叶小白连忙抢回了照片。

“嗯,那好吧,你就去吧!还有,十天后,中海市有一场中医交流会,你顺便代替我去参加。”

叶咲暗暗高兴,这个小羊村的混世小魔王,终于肯离开小羊村了啊,再不离开,老子活着还有个屁的意思。

对于叶小白这个孙子,叶咲那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这小子天赋极高,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短短十几年,就把自己一身绝学,全部学会,教无可教。【疯狂神医】小说在线阅读

这小子超级喜欢整人,这几年,叶咲被整得几近疯狂。

而这一年,叶咲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让这小子离开小羊村,难得这小子松口答应出远门,叶咲能不高兴才怪,要不是叶小白在现场,他都想大哭一场,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之情。

“时间不等人,我这就先出发了。”

“嗯,去吧去吧!”

等叶小白的身影彻底的从视线中消失,叶咲忍不住奸笑起来,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终于把这小子给送走了,老子终于自由了,终于不担心被人整了,哈哈……今晚可以去王寡妇家串门咯,嘿嘿!”

高兴之余,叶咲顺手摸了摸胸口,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连忙冲出门,喊道,“臭小子,快把我的东西给还回来。”

然而,哪里还能看得见叶小白的身影,没想到,这小子临走了,还要摆自己一道,只气得叶咲吹胡子瞪眼睛。

飞奔在乡村的山路上,直到确定老爷子无法追上之后,叶小白才放缓了脚步,继而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用牛津布缝的包包,贼贼笑了起来,“玛蛋,竟然敢骗我,说没啥,让我看看你这包里藏着什么好东西,摸着挺厚实的嘛!嘎嘎!”

当这牛津包包打开之后,只有几张卫生纸,只见卫生纸里面,竟然还夹着一个……一个……嗯,一个安全套。

叶小白忍不住爆了句粗:卧槽!

……

一列名为和谐号的白色动车,飞快的穿梭在崇山峻岭之中。网站163nvren.com

叶小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只在眼眶中,滴溜溜乱转。

他的目光大胆的在那些身材火爆的动姐身上扫过,充满弹性的翘臀,洁白的玉腿,只让这小子连连暗吞口水,心中暗忖:他奶奶的,这火车上的妹子,竟然穿那么短的裙子,比小羊村里的那些婆娘奔放得多了啊!

“喂,那个……那个服务员……”

叶小白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便是对刚走过去的那名身材窈窕的动姐,大声喊道。

而他这么一声吆喝,便是引来了数十道目光,一看是个土鳖小子,有人就忍不住皱眉低声道:乡下人就是没素质!

“你是在叫我吗?”那身穿紫色短裙工作服的女孩,转过脸来,望向叶小白,声音很是温柔。

“对对对,就是叫你。”

这货目光,在对方那双套着黑丝的大腿上,狠狠的剐了一眼。

第2章 最美动姐

叶小白的这一番话,只让周围的人皆是无语。

“人家叫动姐,不叫服务员好吗?真是个土包子啊!”有人在心里吐槽道。

对于叶小白叫自己服务员,动姐虽然不悦,黛眉微微一皱之后,她还是很礼貌的说道,“这位先生,有事,您请说。”

“那个,这车厢里太热,能不能将这车窗打开,让我吹吹风。”

叶小白的目光,顺着对方的大腿,一路往上,真是波涛汹涌,秀色可餐。

“先生,这是动车,车窗是全封闭的,不能打开,再说,这车里开着空调的,不热吧!”

动姐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是哪个山旮旯里跑出来的极品呀!

周围的乘客,则是被叶小白这番话,雷得里嫩外焦。

不过,很快大家都明白了过来,这小子是用这种方式搭讪那位动姐呢!看来是想泡妞啊!

的确,这位动姐在这趟列车中,那是身材最好,脸蛋最漂亮的一位,乃是这趟火车的动花,名叫林诗诗。

很多人,选择这辆列车,都是为了看一眼她,当然更希望有机会邂逅认识一番。

“噢!那好吧!没事了,谢谢你啊!”叶小白撇了撇嘴巴。

“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们。”

动姐礼貌性的微微一笑,转身便走。

“喂,小兄弟,我看你也不热呀!是想搭讪那个动姐吧!可是,我不明白,为啥你不要个号码了?”

坐在叶小白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他们的确不明白,这小子都搭讪成功了,为什么连对方的QQ号,微信,手机号码都没有要,都猜中了开头,却没看懂结局。

“呃,我没有要搭讪她呀!你搞错了吧!”

叶小白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道。

“没搭讪?你还真的是想吹风呀!”

眼镜男的面皮微微一抽,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嘿嘿,告诉你也无妨,我其实是想这风吹大点,把她的裙子吹开来我瞧瞧。”

叶小白压低了声音,一脸坏笑的说道。

“噗……你……这想法还真是够猥琐的,哈哈,不过我喜欢,小兄弟,叫什么名字,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我叫李家豪。”

眼镜男旋即伸出了手,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知己难寻的味道。

“叶小白。”

嘿嘿一笑,叶小白也伸出了手,与之握了一下。

周围的乘客,均是被叶小白的思维带动,他们的脑海中,很快自动的脑补了一下动姐裙子被吹开的画面,嗯,的确是挺让人向往的啊!

而一些女乘客则是羞红了脸蛋,望向叶小白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和警惕。

“哎唷!”

一个娇滴滴,令人怦然心动的声音,忽然传来。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看见林诗诗跌坐在走道上,另外一名年纪稍大的动姐同事连忙跑过来,将其扶起,“诗诗你没事吧!”

“我……我的脚断了,站不起来了……”

林诗诗面色酡红,额头上,渗出密集稀罕,因为疼痛,使得她咬了咬那性感的薄唇。

这个动作,只让在场的男同胞,我见犹怜的同时,眼睛也变得火热起来,不得不说,此时林诗诗的那副姿态,当真是媚态万千,颠倒众生。

“什么?断了,别乱动,让我来看看,我是医生。”

叶小白率先反应过来,如同离弦之箭,从座位上弹射了过去,那速度,快得惊人。

而叶小白的这番动作,就像是一个根火柴,丢进了炸药库,轰然炸响,让在场的男同胞们都反应了过来。

卧槽,这也行?

然后,无比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我是医生,让我来。”

“我也是医生,别和我抢,谁抢我和谁急!”

“……”

数十名男同胞,瞬间化身医生,争先恐后的冲了过去。

这一幕,将林诗诗,以及她的同事都吓了一跳。

一个个,急得像是来投胎。

“小子,不许你动她。”

看到叶小白第一个冲到了林诗诗的跟前,就要蹲下去摸林诗诗的腿,后面来到的一个胖子,连忙大声喝止道。

“你丫的有病吧!”

叶小白皱了皱眉,在小羊村,还没人敢和老子这么说话呢!

“哼哼,林诗诗小姐,我给你说,这个小子,就是个混蛋,他不是什么医生,你别相信他,他这是想趁机占你便宜呢!”

胖子义愤填膺的说道,搞得自己像是侠义的化身,并不是来占便宜似地。

林诗诗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看叶小白,又看了看大家,她并不傻,知道这些冲过来的男的,大部分都对自己有想法。

似乎为了更有说服力,胖子又继续开口说道,“林诗诗小姐,你可知道,刚才这小子,为什么要说他热,想要开车窗吗?”

脚腕传来的疼痛,让林诗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但她的眼中,还是掠过了一道好奇之光,莫非这小子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他刚才偷偷的说出来,他其实是想打开车窗,让风吹开你的裙子,你说他龌蹉不龌蹉?”

胖子说完这番话,洋洋得意的望着叶小白。

“就是,我们可以作证,我们都听见了。”

紧接着,其他男同胞,也纷纷吆喝起来。

此时的叶小白,俨然成为了大众情敌。

林诗诗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本来酡红的脸蛋,显得更加的红润,更是娇艳欲滴,诱人无比。

与此同时,林诗诗的双腿不由得微微并拢,裙摆刚好盖住大腿,似乎担心叶小白会忽然掀开自己的裙子似地。

“哼,简直就是个小色鬼。”

一旁的女同事,狠狠的瞪了一眼叶小白。

“林诗诗小姐,在下是一名医生,让我来为你看看脚。”

胖子大步向前,蹲下来,准备给林诗诗看脚,眼看着那双美足,就在眼前,这货的眼神中,不由得炽热起来,女神的脚啊,老子终于可以摸一下了。

“我们也是医生,让我们来……”

眼看那胖子就要碰到林诗诗的美足,身后的一群男同胞,嗷嗷直叫,似乎胖子敢碰一下,就会将他撕成碎片。

第3章 我是神医

“哼哼,你们是医生,你们不吹牛,会死人吗?”

胖子似乎感应到了大众敌意,站起身来,哼哼说道。

“艹,你这个死胖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都能是医生,老子为什么就不能是医生了?”

一个青年很不爽的说道,接着,众人附和,此时的胖子,成了叶小白之后的另外一个公敌。

“我是医生,我是有行医资格证的,你们有吗?”

胖子的脸上充满自信,然后从裤兜里,将一本行医资格证拿了出来,在众人的眼前一晃。

而这么一晃,本来犹如菜市场般吵闹的动车车厢,变得鸦雀无声。

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因为他们没有行医资格证,只是看见叶小白说自己是医生,以为叶小白是在冒充医生,目的是为了接近林诗诗这个大美女,所以一个个都纷纷效仿叶小白,冲了过来。

哪里知道,这个胖子,竟然真的是医生。

“你们这些都是色狼,不是医生,却冒充医生,简直是不要脸。”

林诗诗的女同事,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不客气的说道。

“林诗诗小姐,现在我可以给你看看脚吗?”

胖子露出了一抹自认为和蔼可亲,超级有魅力的微笑,却不知,这脸上的肥肉,堆了起来,却很恶心。

“嗯!那就麻烦医生了。”

林诗诗站不起来,只能这么坐在地上,见对方是有行医资格证的,所以点了点头,同意了。

听见林诗诗那温柔的声音,胖子心花怒放。

而那些男同胞,则是不甘的望着胖子,妈的,医生了不起呀!

此时,大家怎么看胖子都不顺眼。

真是好菜都让猪给拱了,这个胖子,长得比猪还磕碜,简直是有辱林诗诗这样的大美女呀!

就在胖子,想要再次去抓林诗诗的脚的时候,一个冷淡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她的脚不是断了,而是严重脱臼,而且错位得很厉害,你如果不会接骨,就不要乱碰,否则,这位林小姐要是因为这样终身残疾,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说话的正是叶小白,他本来不知道林诗诗的名字,但刚才人家都喊出了名字,若是还不知道,那就太傻比了。

胖子的手距离林诗诗的脚,只有一公分,听见叶小白这么一说,手指头微微一抖。

被叶小白这么一说,林诗诗小心的问道,“医生,你会接骨吗?”

“这个……我不是骨科医生。”

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他很想吹个大牛皮,但却不敢吹,因为,一吹就破,这脸就丢大了。

“切,不是骨科医生,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呀!”

有人忍不住嘲笑起来,众人见胖子吃了个瘪,一个个的心中、莫名高兴起来。

“哼,我就算不会接骨,你搞得像你会一样。”

胖子没敢动手,摸不成美女的脚,将一切罪过都归结在叶小白的身上,他恨啊!

“我当然会。”叶小白淡淡笑道。

“吹牛,谁不会?”胖子医生嗤笑一声。

“我可以表演给你看看。”

叶小白忽然抓住了胖子的手腕,暗劲一吐,便是“咔”的一声脆响。

“啊!”

胖子爆发出一声犹如杀猪般的惨叫,看着自己的手腕,竟然被叶小白一把给掰断了,不,确切的说,是弄脱臼了。

“看好了。”

叶小白闪电般出手,又是“咔”的一声,胖子的手又复了原。

而这一幕,就像是变魔术似地,给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接下来,叶小白正眼都不瞧胖子一眼,转过头,望着林诗诗,开口说道,“林小姐,需要我的帮助吗?”

“那……就麻烦你了。”

抿了抿嘴巴,林诗诗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真有点本事呢!

“喂,小子,你接骨是接骨,可别乱看,乱摸啊,否则,我就叫乘警将你抓起来,当色狼处理。”

一旁的女同事连忙开口提醒道。

叶小白只是淡淡一笑,继而抓起了林诗诗的左脚,虽然被丝袜包裹,但握在手里,依然是温润如玉,那手感,简直无法用笔墨形容。

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而这么一双美腿,就在眼前,叶小白不由得心神一荡。

看到叶小白抓起了那只美足,在场的人,无不是羡慕嫉妒恨,暗暗捶胸顿足,早知道,就应该去学习接骨,今天抓着美人足的人,就是老子了呀!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叶小白将心中升腾起来绮念压了下去,有些口干舌燥的说道。

“嗯!”

林诗诗粉嫩的下巴,轻轻的点了点。

“咔!”

叶小白手一抖,一声脆响,林诗诗的脚便是复了位,但那一瞬间的疼痛,却是让林诗诗紧紧的咬住了嘴巴,香汗淋漓。

“复位了。”

叶小白很不舍的将那只美足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多谢了。”林诗诗忍痛说道,而她的女同事,则是赶紧将她扶起来,但她却又哎哟一声,“疼,我我还是站不起来。”

“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林小姐,最近应该是为了保持身材,节食,所以营养不是很跟得上,缺钙有些严重,加上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不小心崴一下,就很容易严重性脱臼,所以复位之后,需要几天的时间来恢复,疼痛在所难免。”

叶小白这番话一出口,林诗诗的眼中掠过了一抹讶色,这家伙,竟然连这个都知道,神了。

“我想,你一定也是一位医生吧!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林诗诗望向叶小白的眼神,很温柔。

“不,我不是医生。”叶小白摇头。

“切,我记得刚才你冲过来的时候,就说自己是医生了,现在,却又说自己不是,你装什么逼呀!”

胖子很不爽林诗诗对叶小白的态度,他也不去追问,叶小白是否有行医资格证。对方会接骨,而自己不会,一个有行医资格证的,还不如一个没有的?追问对方行医资格证的话,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啊!他还没脑残到如此地步。

“呵,刚才我说错了不可以?我不是医生,但我是神医!”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皆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小子的确有点本事,但竟然一点都不谦虚啊!

疯狂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疯狂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大格局是如何炼成的?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必有大格局。何为格局?格局既是心理空间,也是精神结构,还是生命容量,更是综合素养。常言道:再大的饼也大不过烙它的锅。对个人来说,如果事业是饼,格局就是烙饼的锅。决定一个人格局大小的常有以下维度。一是境界的高度。人的境界有高有低。有的人,自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自己,他们只为自己活着,谋的是一己之私,这种人局限于“自我”的羁绊;有的人,世界就是“圈子”,“圈子”就是世界,他们只为小团体活着,谋的是少数人的利益,这种人跳不出“小我”的束缚;有的人,世界就是他人,他人就是世界,他们

  • 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

    人生有三晃: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我们已经晃两下了,暂时不晃了,再晃就死啦。好好劝劝自己:好活赖活都得活,钱多钱少都得过。何不开心的活,乐呵的过,别等快死才琢磨,这辈子活得亏得慌。一生很短,一睁眼一愣神一叹息,就是一天;一个日一个月一忙碌,就是一年;一弹指一邂逅一奔波,就是一生。有些事,可以计较,但别过甚;有些人,可以在意,但别过执;有些痛,可以沉浸,但别太久。这一路走来,最不容易的是自己!累了,得扛着;烦了,得憋着。生容易,活容易,生活真的不容易;你不易,我不易,其实谁都不容易。成长是

  • 心情不好的时候,读一读!

    人生在世,像吃东西一样,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五味杂陈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原文中此处为链接,暂不支持采集酸的时候,是一种无奈;甜的时候,是一种快乐;苦的时候,是一种痛苦;辣的时候,是一种刺激;咸的时候,是一种踏实。任何的滋味,都是人所要经历的,所以遇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事儿,也要从容、淡定一些。有时,烦恼不是因为别人伤害了你,而是因为你太在意。有些事无需计较,时间会证明一切;有些人无需去看,道不同不相为谋。世间事,世人度;人间理,人自悟。面对伤害,微微一笑是豁达;面对诋毁,不去理会是一种超凡。忍耐不是懦

  • 云合镇传媒:百万双流人的回忆!老双流人的春节都怎么过?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小孩子娱乐活动非常丰富什么篮球、跆拳道、轮滑在家也有电脑、手机、电视但是在以前没有高清电视没有什么玩具也没有大型烟火那老双流人春节都玩些什么呢?老双流过年那些事↓↓↓除夕应天寺上子时香初一不动扫帚不动刀初二穿新衣“走人户”初五财神圣日方开市“活动1、杀年猪过去的双流,每年立冬后,家家户户杀过年猪。年猪杀好后,腌香肠,把香肠、鲜肉串绳从梁柱上悬垂下来,放在烧柴灶的灶门上方,利用烧火煮饭时的柴烟逐日熏制,直至色泽金黄,闻之甚香。2、碾汤圆粉进入腊月中旬,各家各户又开始推碾汤圆粉,为大

  • 传统过年方式变了吗? 年货年夜饭“一键”解决

    “‘萝卜’在台语发音类似‘菜头’,过年都要吃,代表‘好彩头’,鱼丸代表团圆。”李函儒说。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每年春节,人们不管在哪里,都会放下手中事情,赶在除夕前回到家中和亲人们一起话家常、吃团圆饭。不过,欢声笑语中,也有不少读者表示,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过年没意思……真的是年味淡了吗?其实不然。传统过年的内容和形式,与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相适应,但随着习惯的改变,这一切自然也会变。如今,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发达,从回家的方式,到网购年货、年夜饭

  • 牛羚破五(观人作品)

    《牛羚破五》大年初五,破五穷。牛羚要破五,狮子要破旧……沐菴堂原创出品@《沐菴堂文集.诗歌》节选@牛羚破五|观人作品@大年初五。牛羚要破五早前,动物园早有告示:放炮者,全园悬赏通缉牛羚在园区没发现一挂鞭却意外发现,狮子在牛棚悄悄蹲守它抓了个正着,问:你娃儿办事,哪一回不请我来放鞭?狮子涨红了脸,应:谁不知道“大年初五,放鞭炮迎财神”,但这……也是“乌龟的屁股——规定”!边说边扔下什么,溜了。是一挂鞭!牛羚还在生气:没有文化,比狮子这帮流氓还可怕还、还……@观人,又名木荷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人

  • 翟一名说龙韬:困难中,找出活路

    ——求途之路贿赂金品称之为金玉。古代都喜欢贿赂。不过,如果行贿而对方却不接受,又该怎么办呢?这可能是最可悲的事情,连为自已找条活路都很困难。卫国庄公蒯聩,就是想行贿,却遭到拒绝而被杀害的人物。其实,蒯聩是个很倒霉的人,他恨父王灵公的夫人南子,想要把他给杀了,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同伙的人却临时反悔,且将这个秘密泄漏了,不得已只好逃亡。不巧的是,就在逃亡期间,父王灵公死了,如果当时他没有逃,今天他可能就是侯了,而继承灵公地位的是,他的亲生子辄,即位后称为出公。由于儿子成为君王,因此他想返回卫国,可是

  • 洛江虹山举行传统民俗祈福 讨新年“好兆头”

    2月18日是大年初三,一场规模浩大的非遗民俗活动在洛江区虹山乡举行——来自各地的信众跟随着聚峰宫中的圣祖妈像一路巡境,最终到达莆田市仙游县圣泉宫祖殿谒祖进香,以讨个好兆头。巡境场面当天凌晨5点30分,天还未亮,聚峰宫前热闹不已,由信众自发组成的车队绵延六七公里,5000多名信众、800多辆车参与其中。当车队到达仙游圣泉宫的时候,传统的舞龙舞狮、闽南拍胸舞和惠女风情等民俗表演异彩纷呈,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观看。据称,聚峰宫中的圣祖妈是居住在虹山乡的彭氏先辈于1575年从仙游县的圣泉宫妈祖分炉过来,虹

  •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 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昨日,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继续开展,在中心市区西街肃清门广场大店铺举行的“非遗·匠人”展览,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参观者。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吸引不少市民和游客驻足欣赏见人,见物,见生活。在肃清门广场同时还举行《岁时节庆》新春影像志专题展,展出了一批泉州节庆影像志新作,这些作品记录下“年兜”的狂欢景象和“光明之城”的火种传递,参观者还可以感受泉州“敬天”“敬神”“拜祖先”等隆重的传统礼俗,感受泉州原汁原味的生活。“泉州历史悠久,有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