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2017/12/29 10:43:1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

第3章 家破人亡

老公是她们母女的天,是她们的依靠,也是她们最爱的人。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要是有个闪失,还让人怎么活?

子熏身体抖个不停,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妈咪,爹地呢?”

温夫人两眼红肿,面色惨白如纸,“他在里面做手术,我……”

她天性柔弱,以夫为天,没有什么主见,跟老公感情深厚,极为恩爱。

子熏如被刀子捅了好几下,面无人色,“怎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司机呢?怎么会这么大意?”

父亲是她头顶的天,只要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怕。

田秘书支支吾吾,面有难色,“董事长得知……大小姐的事情,心急如焚……亲自开的车,车速过快,所以……”

他吞吞吐吐,半含半露,但话里的意思,子熏全听明白了,心神俱裂。

爹地是来找她的路上出的车祸?

是她不好,是她害了爹地!

要是爹地地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

她痛苦的直吸气,呆若木鸡,整个人都不好了。

手术室的灯暗了,身着白色大褂的医生走出来,面露歉意。

“温夫人,温小姐,我们尽了全力,很抱歉。”

如一道晴天霹雳砸在温家母女的头顶,肝胆皆丧,痛不欲生。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一向温柔贤良的温夫人扑过去,抓着主治医生的胳膊,拼命摇晃,毫无形象可言。

“医生,救救我老公,救救他啊,我们不能没有他。”

她歇斯底里的嘶吼,整个人都崩溃了,泪如决堤的黄河水绵绵不绝。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在空荡的长廊回响,悲伤至极。

温子熏脑袋一片空白,像是傻了。

医生轻轻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们不是神,无力回天。”

见多了生离死别,一颗心早就麻木了,有什么办法呢。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子熏双手捂着忽忽乱跳的脑门,快要疯了,“不不不,我爹地不会死的,求求你们,救我爹地。”

一定是他们胡说八道,一定是搞错了!

爹地那么强大,那么健康,几乎无所不能,怎么可能会死?

医生很是同情,却无能为力,他们只是人,而不是神!

“两位节哀顺变。”

“不!”温夫人脸色涨的通红,忽然之间,她发出一声尖锐而又高亢的尖叫声,身体倒了下去。

子熏第一时间扶住妈咪,惊见她发紫的嘴唇,脑袋一懵。

“妈咪,妈咪,快来人,医生快救救我妈咪,妈咪,你不能有事,求你了,不可以扔下我……”

她妈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

医生也吓到了,连忙施救起来,但半个小时后,对着子熏无奈的表示,“温小姐,温夫人心脏病忽然发作,我们无能为力,救不了她。”

他挺同情这位温大小姐的,一夕之间,父母双亡,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女,如此柔弱的女子,能扛得住家破人亡的打击吗?

昨天还是威风显赫的温家主人,如今相继走上了黄泉路,可悲可叹!

人生无常,生命太过脆弱了!

“啊啊啊!”子熏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三天后,灵堂。

素白的灵堂,透着一股冰冷的死寂。

身着黑色丧服的子熏呆呆的跪坐在父母遗照前,整个人瘦的脱了形,眼晴红肿,憔悴不堪,眼神呆滞。

她在灵堂呆了一天,没有一个人上门祭奠,平时走动的很勤快的亲戚朋友一个都没当场,也没有商场的合作伙伴。

因为温家垮了,公司被人收购了,连这房子都要被银行收回去。

短短三天,她尝尽了世态炎凉,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娇小姐,四处奔波,为父母发丧,处理后事,全是她一个人打理的。

受人白眼,被人嘲讽,被人鄙视,她都咬牙忍了下来。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她的一颗心痛的麻木了,至今没法从父母双亡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她无法相信疼她爱她的父母离开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看着遗照里父母的笑脸,她的鼻子一酸,眼眶涩涩的,却没有了眼泪,她的泪水都哭干了。

爹地妈咪,很快女儿就去陪你们,到时我们一家人在地下团聚,你们等等我!

世情的冰冷,心家男人的绝情,对父母的歉疚,时时刻刻折磨着她的心,让她了无生趣,再也不想活了。

处理完父母的后事,她就能安安心心的去陪他们了,一家人永远也不分开!

这世上已经没有她留恋的人了!

“子熏。”熟悉的声音在耳畔猛的响起。

温子熏猛的回头,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他来了?

第4章 残酷的真相

天阳和彩儿并肩站在她面前,郎才女貌,很是般配。原文163nvren.com

天阳看着憔悴的不成人形的女孩子,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怜惜,飞快的一闪而过。

子熏傻了半响,忽然清醒了几分,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心爱的男子,泣不成声。

“天阳,天阳,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恶梦,梦到你不要我了,梦到爹地妈咪出事了,我好害怕,天阳……”

沙哑破碎的声音,很是难听,却字字泣血,让人不忍卒听。

天阳的身体一僵,没有抱住她,但也没有推开她。

彩儿眼中闪过一丝妒恨,上前一把扯开子熏,冰冰冷冷的开口,“不是梦,是真实的。”

明煦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彩儿。”

彩儿的神情一瑟,柔柔的劝道,“天阳,长痛不如短痛,她总会知道的。”

子熏脑袋乱糟糟的,他们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

“什么?”

“不要再说了。”天阳断然喝止,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子熏,“这是一百万,你拿了钱找个小城市,好好的生活,忘了以前的事情,重新开始。”

子熏眼晴瞪的大大的,心神大乱,“我不要钱,天阳,我只要你,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

对她来说,他非常的重要,是她最爱的男人,只要他还要她,她就能撑下去。

他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仅剩的希望,没有父母,没有家,她一无所有了。

姜彩儿冷哼一声,“残花败柳还想缠着滕家继承人不放,真不要脸。”

子熏猛的抬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彩儿,你说什么?”

姜彩儿冷嘲热讽,大力打压对方,“做出那样的事情,还有脸装可怜?天阳又不是收破烂的,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只配去死。”

一声声指责,深深的刺痛了子熏的心,“你怎么这么对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姜彩儿冷笑一声,嗤之以鼻。“朋友?居高临下的施舍,我不稀罕。”

子熏像是第一次见到她,整个人都傻住了。

以前跟情同姐妹的人,也变脸了?这到底是一个世道?

她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惊叫起来,“是你,对,那一天是你给我下了药,是你做了手脚,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姜彩儿脸上浮起一丝奇怪的笑意,“是我干的,因为……”

“彩儿。”天阳的声音猛的响起。

姜彩儿的神情一僵,声音顿住了。

子熏的心扑突一声,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答案或许是她不能承受的。

但是,她想知道!“为什么?”

彩儿歉然的看了天阳一眼,转过头面对子熏时,神色变的冰冷,“因为滕家不能输,只能赢。”

子熏如挨了一道闷棍,眼前闪过无数小星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彩儿亲昵的挽上天阳的胳膊,脑袋靠他肩膀上,笑的甜蜜,“怎么会跟我没关系呢?我怎么舍得心爱的男人受一点委屈?”

如一道惊雷砸下来,子熏的身体一晃,差点过去,“你说什么?”

姜彩儿嘴角轻扬,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们早就在一起了,这还要感谢你啊,没有你,我们不会认识,更不会相爱。”

子熏看着他们相握的双手,第一次希望自己的眼晴是瞎的,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她?

“相爱?你们相爱?那我算什么?”

她以前居然一点都没发现,眼晴怎么长的?

姜彩儿摆出一副冷傲状,“如果你不是温家大小姐,我们不会多看你一眼。”

以前捧着她,不过是看在温家的面子上,如今哪来的温家?轮到她得意了!

她等这一刻,等很久很久了!

子熏万万没想到自己引狼入室,不禁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她含着热泪,痴痴的看着心爱的男人,“是吗?真的是这样?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曾经那么温柔的待她,宠她爱她,如果那不是爱,那算是什么?

她不相信啊!

天阳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百般思绪。

彩儿的心里一急,连忙挡在天阳面前,气势汹汹的怒斥,“你怎么这么麻烦?死缠烂打也没用,你没有利用价值了。”

子熏咬破了嘴唇,涩涩的血腥味在嘴里化开,尝到了绝望的味道。

“我只要一个答案,是?不是?”

天阳抬起头,面色恢复了平静,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是。”

彩儿心满意足的笑了,笑的那么甜美,那么开心,她赢了!

第5章 爱情如烟花

“哈哈哈。”子熏万箭穿心,一颗心被硬生生的撕裂,仰头大笑,笑的眼泪狂流,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

最好的朋友跟未婚夫联手背叛她,把她当成傻子般耍的团团转,设下圈套暗算她,害的她身败名裂,害死了她的父母。

这一切全是他们算计好的!

啊啊啊,这对贱人!去死!

“原来感情是假的,信任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无边无际的恨意奔腾而出,恨意燃烧,直冲脑门,她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仇恨的滋味。

好恨,恨的想杀人!

欺骗她的人,去死!

害死她父母的人,去死!

这一瞬间,她打消了死念,一心只想复仇,只想让他们痛哭流涕的跪倒在父母的墓碑前认错,只想灭了这对狗男女!

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后悔!

天阳云淡风轻,好像什么都没看到,“走,走的越远越好,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

听着绝情的话语,子熏冷笑一声。

“我是不是还要感激你不杀之恩?滕天阳。”

她的语气嘲讽而又冰冷,难掩那刻骨的恨意。

知人知面不知心,认识他十几年,终于看到他的真面目!

只是付出的代价,太过惨烈!

滕天阳愣住了,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女孩子,她变了!

这一刻,他的心刺痛,明明是他想要的结果,为什么像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般疼呢?

彩儿心里一紧,气势汹汹的怒斥,“别给脸不要脸,惹毛了我们,你的父母就是你的下场……”

“啪啪。”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她的话。

彩儿的眼瞳猛的瞪大,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你打我?天阳,你看看,她居然这么对我。”

要知道以温子熏柔弱的性子,别说打人了,就是骂人也不曾有过。

子熏仰起尖尖的下巴,倨傲冰冷,“你们可以滚了,狗男女。”

她像变个人,从娇娇软软的大小姐,一下子变的尖锐犀利,瞬间成熟了。

生活的苦难是一种催长剂,催人成长,也让人变了心性,变了模样。

滕天阳浑身一颤,心口堵的慌,呆了两秒,他转身就走。

后面传来含恨的声音,“今天不杀我,不要后悔!”

子熏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再也找不到半点心动的感受,只剩下满满的厌烦和恨意。

今日的种种,他日必百倍奉还。

滕天阳的脚步一顿,沉默了一会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彩儿狠狠瞪了她一眼,急急的追了上去。

“天阳,你真的要放过她?斩草不除根,野火吹又生……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她暗自心惊,脸色变了变。

滕天阳冷冷的看着她,“她待你不薄,可你做了什么?”

连最好的朋友都能伤害,这样的人品,不足以信任。

彩儿心中有些着慌,急急的辩解。

“她对我没有什么真心,只是拿我当她发善心的标榜对象,我不欠她什么,天阳,我对你是真心的,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了你,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

她在心里骂了子熏几百遍,恨不得除之以快,但男人阴沉的眼神,让她暗自心惊,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滕天阳冷若冰霜,脸色阴沉的如风雪夜,掺着丝丝寒意。

“所以你安排了那一夜?”

彩儿打了个冷战,“那是她自己自甘堕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走开一会儿……”

虽然中间出了点错,但结果是她想要的,她表示很满意,但这种话打死不敢说出来。

她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心!

滕天阳冷冷的打断她的话,“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

彩儿看着冰冷的男子,心慌意乱,“不是的,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可以发誓……”

滕天阳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誓言是世间最可笑的东西。”

彩儿嫉妒的不行,全是因为那个没用的女人,“天阳,你……后悔了?别忘了他们是怎么对你的,那是他们的报应……”

死了也不冤!

“闭嘴。”滕天阳脸色大变,眼神犀利如刀,彩儿后背一阵发凉,捂着嘴,眼眶红红的,却不敢哭出来。

六年后,纽约,时尚之都。

一缕阳光照进来,晒在女子沉睡的脸上,小脸白里透红,粉粉嫩嫩,神情极为恬静。

闹铃不停的响起,她皱了皱眉头,闭着眼晴伸手乱摸,不一会儿,闹钟被砸出去,迅速阵亡了。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来,蹭着小短腿爬上床,白白嫩嫩的小手轻推熟睡中的女子。

“妈咪,快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

第6章 六年后

女子苦着脸,不肯睁眼,可怜兮兮的撒娇。

“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她像个贪睡的小女孩,死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小家伙也不生气,粉嘟嘟的小嘴凑过来,在她耳边大叫,“妈咪,宝宝煮了八宝粥,加了你最爱的红豆、血糯米哦,煮的稠稠的,好好喝,好香啊。”

女子咽了咽口水,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眼晴,在小家伙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亲,“真乖,宝宝真棒。”

小家伙得意的笑了,妈咪挺好哄的,迷糊又爱吃的小吃货。

“妈咪快起来,给你五分钟哦,要是不出来,我就送给隔壁的小盆友喝。”

女子不由的急了,翻身坐起来,“别呀,是我的。”

在儿子的监督下,女子无奈的爬起来漱洗换衣服,不一会儿,坐在餐桌面前,喝着热气腾腾的八宝粥。

软糯的八宝粥一落肚,整个人都萌萌哒,女子心情大好,“再来一碗。”

小家伙很自然的给她盛了一碗,笑眯眯的问,“好吃吗?”

女子翘起大拇指,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好好吃,宝宝的手艺越来越好。”

说来有点丢脸,家里是六岁的儿子作主,家里的一切全部由他搞定,而她负责赚钱就行了。

小家伙稚气的脸上浮起一丝得意之色,“没办法,谁让我有一个笨蛋妈咪呢。”

女子被儿子亏习惯了,不在意的捏捏儿子粉嘟嘟的小脸,真滑啊。

“有你这样说自家妈咪的儿子吗?”

小家伙下巴抬的高高的,别提有骄傲了。

“有我这样可爱聪明懂事乖巧的儿子,妈咪,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哦。”

这倒是真的,女子忍不住笑了,亲了亲儿子的脸,“好吧,我儿子棒棒哒。”

小家伙眉开眼笑,粉嘟嘟的小脸笑开了花,又萌又可爱。

温子熏看着儿子明亮的笑脸,心中一片柔软。

当年的她心死如灰,被全世界抛弃的绝望,把她打击的一蹶不振。

纵有报复之心,但一无钱,二无势,她拿什么来跟那两个贱人斗?

但是,从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的那一刻起,她满血复活了,重新振作起来,开心的欢迎新生命的到来。

虽然孩子的到来出乎她的意料,但她从来没想过不要孩子,孩子的到来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也成了她的精神支柱。

这是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血脉,有了他不再彷徨害怕。

她给儿子取名温星宇,寓意她生命中的光亮。

小家伙将一个粉色的便当拎袋递过来,像个小大人般提醒。“妈咪,这是你的中饭,你放微波炉转三分钟,记得把出气孔打开。”

妈咪是个生活白痴,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也是木有办法。

不过呢,照顾妈咪是一件超有成就感的事,他很喜欢。

温子熏乖乖点头,“好。”

不就是上次忘了打开出气孔,把微波炉炸了吗?至于次次叮嘱吗?

星宇送妈咪到门口,不放心的叮嘱,“千万不要忘记了,上下班路上开着导航仪。”

温子熏一头黑线,“儿子,我坐地铁和公交车。”

偶尔迷路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

温星宇撇了撇小嘴,懒的吐槽她,坐交通工具也迷路过十几次。

“要是哪里不懂,你就打电话给我。”

温子熏是标准的电白,对电子设备一窍不通,全是儿子给她准备的。

“好好,你好罗嗦,我走了,你乖乖在家里,不要放陌生人进来。”

小家伙不肯上幼儿园,嫌那些小孩子太幼稚,跟不上他的脚步,宁愿一个人在家里玩电脑。

不得不说,她的宝贝儿子是个小天才,智商高达180,四岁就会玩电脑,五岁就能翻墙到处逛,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都逛过来了,打游戏打的超级棒。

六岁会炒股炒期货会投资,前段时间缠着她,让她给开了个户头,也不知是赚是亏。

反正只要宝贝儿子要做的事,她举双手赞成!

小家伙白白嫩嫩的小脸露出嫌弃的表情,“我比你聪明多了,妈咪,你就这么走了?”

温子熏换好了鞋,拿起包包,就要往外走,听到儿子的呼唤,回过头好声好气的开口,“对啊,怎么了?”

对待自己的宝贝,她向来耐心满满。

小家伙双手抱胸,露出一个很鄙视的表情,“你的手机呢?”

子熏一呆,摸了摸口袋,又翻了翻包包,木有手机,擦,跑哪里去了?

“呃?宝宝,你知道在哪里吗?”

第7章 擦肩而过

小家伙习惯了她时不时的脱线行为,撇了撇小嘴,肉乎乎的小手指着鞋柜,“在鞋柜的抽屉里,给你充好电了。”

子熏拿着手机,狠狠啃了儿子一口,笑的心满意足,“谢谢宝贝儿子,我会早点回家的。”

小家伙软软的身体在她怀里扭了扭,露出甜甜的笑容,却小小声的吐槽,“只要你不把自己搞丢了,我就很开心了。”

子熏的脸黑了下来,一点都不可爱,轻拍小家伙的脑门,“臭小子。”

这么精明能干又爱吐槽的小家伙,到底像谁啊?难道是像他亲生爹地?

看着儿子粉雕玉琢的小脸,她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也不知那个男人是谁?她至今都不知道,幸好儿子很懂事,从来不问这个问题,否则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儿子没有爹地疼爱,有些遗憾,不过呢,会尽她所有,将所有的爱都给宝宝,让他快乐幸福的成长。

温子熏身着白衬衫,黑色的短裙,样式简单大方,却勾勒出完美的身形,雪白的肌肤、巴掌大的脸蛋,小巧精致的五官,脸上略施脂粉,绝净而又无暇的气质,吸引了许多路人的目光。

她虽然打扮的很平庸,却掩不住那份与生俱来的美丽和高贵的气质,如一道风景线,让人忍不住驻足观看。

她从地铁站走出来,像往常那样准备坐23路车去公司。

走到一半,她看到不远处有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躺在地上,来来往往的路人视而不见,主动避开这个区域。

温子熏一愣,快步上前蹲在地上看着老人,只见老人脸色苍白,额头全是冷汗,不禁吓了一跳,“老婆婆,老婆婆,你还好吗?哪里不舒服?”

她不知道老人是什么病,不敢擅自扶老人起来,万一是中风,就麻烦了。

老人看到她眼晴一亮,“好心的姑娘,我被人撞了,麻烦你扶我起来。”

子熏上下打量了,几眼,伸出双手扶老人起来,关心的问道,“能站稳吗?”

老人倚在她身上,皱着眉头,一脸的痛苦状。“我头好晕,好难受。”

子熏不禁急了,老人骨头脆弱,经不起摔,“我马上送你去医院,等一下,我去拦车。”

她刚想推开老人,却被老人一把拽住不放,气势汹汹的怒问,“你不能跑,你把我撞了,还想逃?”

子熏神情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什么?你再说一遍。”

老人一反刚才的脆弱,恶狠狠的瞪大眼晴,“年轻人,做人要厚道,老师没教你要尊老爱幼吗?”

子熏又气又恼,经常在报道上看到类似的事情,但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她遇上。

她耐着性子劝道,“不是我撞的,老婆婆,你好好想想……”

老人不但不收敛,反而一口咬定,“就是你,我记得很清楚,我还没有老糊涂,就是你撞的。”

子熏轻轻叹了口气,“你想怎么样?”

老人喜笑颜开,真好骗啊,也对,柔弱的女人最好对付。

她直接开出条件,“赔钱。”

子熏嘴唇紧抿,脸色很不好看,“赔钱?多少?”

“精神损失费、住院的费用、人工费、护工费,加起来……”老人眼珠飞转,犹豫了半响,报出一个数字,“二十万。”

子熏倒抽一口冷气,好大的胃口,“老婆婆,你不能这样,我只是好心扶你,你却要讹诈我?”

这年头做好事有风险,让人怎么活?

老人死拽着她的胳膊不放,凶巴巴的怒吼,“什么讹诈?明明是你撞我,我老胳膊老腿的,都断了,你要赔。”

这番动静引的好多行人看过来,却没有停下脚步,上班时间,分分钟钟都很宝贵。

子熏愁眉苦脸,“你确定要这样吗?”

老人蛮模无礼,很是难缠,“年轻人,你怎么说话的?不要仗着年轻,就欺负老人家,大家过来评评理啊,这到底是怎么世道?做错事情的人还这么凶。”

几个行人停下脚步,忍不住劝道,“这位小姐,给她几个钱打发算了。”

“是啊,跟这种老人说不清楚,破财免灾吧。”

“就当吃一次亏,算了,认了吧。”

这样事情看多了,一颗心也凉了,没人敢再扶老人起来,这个社会也越来越越冷漠。

子熏小脸涨的通红,眼睛圆睁,身体微微颤抖。

不远处一部豪车稳稳的停在路口,坐在后座的男子俊美无俦,面色清冷,薄薄的嘴唇微勾,露出一抹凉薄的冷笑。

“愚蠢的女人。”

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蜜战100天 或 冷枭宠妻如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80个文化典故,读懂沧桑中华!

    中华历史,源远流长。读了这80个文学典故,便读懂了半个文学史,读懂了沧桑中华!1、斑竹:湘妃竹。舜死后,舜的妃子娥皇和女英在湘水上啼哭,眼泪洒在竹子上,竹竿上都生了斑纹。唐刘禹锡《泰娘歌》:“如何将此千行泪,更洒湘江斑竹枝。”2、比翼鸟:传说中鹣鹣只有一只眼、一只翅膀,所以一定要两只鸟在一起才能飞,比喻夫妻。唐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3、连理枝:连生在一起的两个树枝,比如恩爱夫妻。唐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4、碧血:常与“丹心”连用,歌

  • 演出资讯 | 即将终演的宽街/外宽街剧目盘点

    又到了百老汇与外百老汇的剧目轮换期,一批剧目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陆续迎来末场。我们按照时间顺序整理了将在2-4月完结的剧目,供大家参考。3月2日FIREANDAIR剧场:经典舞台(外宽街)编剧:TerrenceMcNally导演:JohnDoyle演员名单:DouglasHodge,JamesCusati-Moyer,JayArmstrongJohnson,JohnGlover,MarinMazzie以及MarshaMason等3月4日JOHNLITHGOW:STORIESBYHEART剧场:美

  • 冯友兰:存诚敬

    文丨冯友兰诚敬二字,宋明道学家讲得很多。这两个字的解释,可从两方面说。就一方面说,诚敬是一种立身处世的方法;就又一方面说,诚敬是一种超凡入圣的途径。我们于以下先就诚敬是一种立身处世的方法说。就这一方面说,诚的一意义是不欺。刘安世说:“某之学初无多言,旧所学于老先生者,只云由诚入。某平生所受用处,但是不欺耳。”此所谓老先生即司马光。刘安世《元城道护录》说:“安世从温公学,凡五年,得一语曰诚。安世问其目。公喜曰:‘此问甚善。当自不妄语入。’予初甚易之,及退而櫽栝日之所行,与凡所言,自相掣肘矛盾者多矣

  • 繁殖的二十条金科玉律(准则11-20)

    写给繁育者:这个职业没有门槛的同时,门槛真的很高!上一篇分享了原文中此处为链接,暂不支持采集。这里面没有一句关于几乘几繁殖最有效,用什么方法能让母犬多排卵,甚至可能和你奉行的繁殖理念相悖。但是,为什么叫它金科玉律,因为这是一个“高级繁育者养成计划”,一个繁育者用自己大半辈子的经验总结出来的。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更好的繁育者,那就读完吧,吃不了亏。太长不看版(准则11-20)11.减少重复搭配。12.单胎尽量避免。13.监控犬只健康指标。14.平衡“奠基者”效应。15.适当使用异系繁殖。16.监控种群

  • 著名词作家张俊以太孝顺陪伴老娘精彩图片暖热人心

    照片说明:《中国大爱万里行》团长、总导演张俊以走进新加坡驻华大使馆录制系列电视节目《相约世界·大使说》,图为张俊以和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在新加坡大使馆内祝福“吉米飘香”香飘世界照片说明:记者获悉:日前,《中国大爱万里行》团长、总导演张俊以携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等20余位艺术家赴吉林等地演出,图为李金斗和张俊以的母亲、姐姐共同祝福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劳动模范、人大代表、东艺集团董事长朱丙义旗下著名的品牌“吉米飘香”香飘世界照片说明:记者获悉:全国政协委员、著名青年歌唱家、中国时尚新民歌一姐陈思

  • 曹操一看此人相貌说:一定要将他杀掉,结果,多年后此人势不可挡

    “以貌取人”历来是中国人最摒弃的观念,但是,事实上这种观念还是有很多人买账的。虽然我们说“永不”,但,在现实生活中,仍然有许多人只通过外表来评论对方。今天,我们说,“长相”可以用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虽然中国人不钦佩形而上学,但大多数平民相信形而上学,甚至,一些热爱儒家教育的学者也热衷于玄学。《财富》很可能是从金代逐渐流行于唐代,有许多大师的面相。即使在现实的历史中,这些大师仍然充满了神秘感。因为我们和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年龄,所以,我们不知道这些神秘力量的主人是否真的那么好。传《晋书.宣帝》便记载了

  • 云南80后小伙刘顶峰书法鉴赏

    在云南,有这么一位平凡的80后青年。当同龄人都把业余时间奉献给了游戏、麻将、喝酒。而他却显得如此“非主流”,因为他的爱好与众不同——书法、乒乓、唱歌,水平怎么样?今天,侠客带大家一探究竟......平凡之人演绎精彩人生主人翁:刘顶峰,1981年生人不一样的刘顶峰▼这个爱唱歌,爱运动的小伙,写起字来一点不含糊,常常练起字来,就是几个小时,真应了那句:矫若惊龙,静若处子。上图为刘顶峰的有偿约字公告,他拒绝免费给人写字,千万别说他抠门,这其中的心酸,只有真正练书法的人才懂得!硬笔作品每字一元,行书七折

  • 紫砂壶“全手工”与“半手工”的主要区别,体现在哪?

    紫砂壶生产使用木模、石模或陶模等,古已有之。因为模件吸水性差,没能推而广之。随着社会和市场的发展,顾景舟为代表的技术人员,借鉴其他行业的成型方法,总结出了紫砂器用石膏模具挡坯整形的方法,模型包括内模和外模。是紫砂生产发展中的进步。“全手工成型”,无论是圆、是方,是花、是筋囊,先将泥块切成不同的泥料,再把这些泥料捶打成符合所制器型要求的泥条和泥片,然后用规车等工具划成适宜宽度的泥条,旋出口、底及围片。制圆器,则是把围片粘贴在转盘正中,把泥条沿着围片围好,圈接成筒状,再以一手衬托在筒内,以另一手执薄

  • 创意丨或许你用过沙画,但一定没见过她!

    沙画,用沙作画的表演艺术。作为企业宣传、品牌展示、新品推广的一种创意性节目,沙画在各类发布会、企业年会、婚礼宴会上大放异彩。最早的沙画出自匈牙利大师弗兰克·卡科之手。沙画引入中国后风靡一时,无论是昙花一现(源自日本)的光影画,还是偏重抽象艺术(源自土耳其)的水拓画,以及惊鸿一见(源自法国)的金粉画,都不能与沙画的活动观赏性相提并论。正文分界线下面说说可与沙画一决高下的“IPAD绘画”为视觉艺术家FernandoSica所发扬光大,来自《寻梦环游记》中那个色彩斑斓的墨西哥。IPAD绘画将平板电脑绘

  • 22岁女孩癌症去世,医生告诫:90后都有2个坏习惯

    2012年2月,22岁的上海女孩因胃癌去世,这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年轻的胃癌患者,让人痛心,近年来,胃癌的患者持续不断的增加,而且年龄呈现年轻化趋势,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日常饮食习惯所致。90后大多都有的2个坏习惯饮食不规律,早餐从来不好好吃,就凑合的吃点,一到中午,由于时间不足,就米皮、凉皮、麻辣烫、砂锅就等等,到了晚上又开始大鱼大肉,长期以往,对于身体的伤害十分大。工作太忙了,精神压力大,就容易抽烟喝酒不节制,吸烟使胃癌发病的相对风险增加了一倍,而既吸烟又喝酒的人群胃癌发病相对风险增加了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