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2017/12/29 10:43:1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

第3章 家破人亡

老公是她们母女的天,是她们的依靠,也是她们最爱的人。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要是有个闪失,还让人怎么活?

子熏身体抖个不停,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妈咪,爹地呢?”

温夫人两眼红肿,面色惨白如纸,“他在里面做手术,我……”

她天性柔弱,以夫为天,没有什么主见,跟老公感情深厚,极为恩爱。

子熏如被刀子捅了好几下,面无人色,“怎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司机呢?怎么会这么大意?”

父亲是她头顶的天,只要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怕。

田秘书支支吾吾,面有难色,“董事长得知……大小姐的事情,心急如焚……亲自开的车,车速过快,所以……”

他吞吞吐吐,半含半露,但话里的意思,子熏全听明白了,心神俱裂。

爹地是来找她的路上出的车祸?

是她不好,是她害了爹地!

要是爹地地有个三长两短,她也不活了!

她痛苦的直吸气,呆若木鸡,整个人都不好了。

手术室的灯暗了,身着白色大褂的医生走出来,面露歉意。

“温夫人,温小姐,我们尽了全力,很抱歉。”

如一道晴天霹雳砸在温家母女的头顶,肝胆皆丧,痛不欲生。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一向温柔贤良的温夫人扑过去,抓着主治医生的胳膊,拼命摇晃,毫无形象可言。

“医生,救救我老公,救救他啊,我们不能没有他。”

她歇斯底里的嘶吼,整个人都崩溃了,泪如决堤的黄河水绵绵不绝。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在空荡的长廊回响,悲伤至极。

温子熏脑袋一片空白,像是傻了。

医生轻轻叹了口气,“对不起,我们不是神,无力回天。”

见多了生离死别,一颗心早就麻木了,有什么办法呢。小说: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在线阅读

子熏双手捂着忽忽乱跳的脑门,快要疯了,“不不不,我爹地不会死的,求求你们,救我爹地。”

一定是他们胡说八道,一定是搞错了!

爹地那么强大,那么健康,几乎无所不能,怎么可能会死?

医生很是同情,却无能为力,他们只是人,而不是神!

“两位节哀顺变。”

“不!”温夫人脸色涨的通红,忽然之间,她发出一声尖锐而又高亢的尖叫声,身体倒了下去。

子熏第一时间扶住妈咪,惊见她发紫的嘴唇,脑袋一懵。

“妈咪,妈咪,快来人,医生快救救我妈咪,妈咪,你不能有事,求你了,不可以扔下我……”

她妈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

医生也吓到了,连忙施救起来,但半个小时后,对着子熏无奈的表示,“温小姐,温夫人心脏病忽然发作,我们无能为力,救不了她。”

他挺同情这位温大小姐的,一夕之间,父母双亡,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女,如此柔弱的女子,能扛得住家破人亡的打击吗?

昨天还是威风显赫的温家主人,如今相继走上了黄泉路,可悲可叹!

人生无常,生命太过脆弱了!

“啊啊啊!”子熏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163女人网

三天后,灵堂。

素白的灵堂,透着一股冰冷的死寂。

身着黑色丧服的子熏呆呆的跪坐在父母遗照前,整个人瘦的脱了形,眼晴红肿,憔悴不堪,眼神呆滞。

她在灵堂呆了一天,没有一个人上门祭奠,平时走动的很勤快的亲戚朋友一个都没当场,也没有商场的合作伙伴。

因为温家垮了,公司被人收购了,连这房子都要被银行收回去。

短短三天,她尝尽了世态炎凉,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娇小姐,四处奔波,为父母发丧,处理后事,全是她一个人打理的。

受人白眼,被人嘲讽,被人鄙视,她都咬牙忍了下来。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她的一颗心痛的麻木了,至今没法从父母双亡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她无法相信疼她爱她的父母离开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看着遗照里父母的笑脸,她的鼻子一酸,眼眶涩涩的,却没有了眼泪,她的泪水都哭干了。

爹地妈咪,很快女儿就去陪你们,到时我们一家人在地下团聚,你们等等我!

世情的冰冷,心家男人的绝情,对父母的歉疚,时时刻刻折磨着她的心,让她了无生趣,再也不想活了。

处理完父母的后事,她就能安安心心的去陪他们了,一家人永远也不分开!

这世上已经没有她留恋的人了!

“子熏。”熟悉的声音在耳畔猛的响起。

温子熏猛的回头,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他来了?

第4章 残酷的真相

天阳和彩儿并肩站在她面前,郎才女貌,很是般配。网站163nvren.com

天阳看着憔悴的不成人形的女孩子,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怜惜,飞快的一闪而过。

子熏傻了半响,忽然清醒了几分,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心爱的男子,泣不成声。

“天阳,天阳,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恶梦,梦到你不要我了,梦到爹地妈咪出事了,我好害怕,天阳……”

沙哑破碎的声音,很是难听,却字字泣血,让人不忍卒听。

天阳的身体一僵,没有抱住她,但也没有推开她。

彩儿眼中闪过一丝妒恨,上前一把扯开子熏,冰冰冷冷的开口,“不是梦,是真实的。”

明煦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彩儿。”

彩儿的神情一瑟,柔柔的劝道,“天阳,长痛不如短痛,她总会知道的。”

子熏脑袋乱糟糟的,他们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

“什么?”

“不要再说了。”天阳断然喝止,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子熏,“这是一百万,你拿了钱找个小城市,好好的生活,忘了以前的事情,重新开始。”

子熏眼晴瞪的大大的,心神大乱,“我不要钱,天阳,我只要你,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

对她来说,他非常的重要,是她最爱的男人,只要他还要她,她就能撑下去。

他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仅剩的希望,没有父母,没有家,她一无所有了。

姜彩儿冷哼一声,“残花败柳还想缠着滕家继承人不放,真不要脸。”

子熏猛的抬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彩儿,你说什么?”

姜彩儿冷嘲热讽,大力打压对方,“做出那样的事情,还有脸装可怜?天阳又不是收破烂的,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只配去死。”

一声声指责,深深的刺痛了子熏的心,“你怎么这么对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姜彩儿冷笑一声,嗤之以鼻。“朋友?居高临下的施舍,我不稀罕。”

子熏像是第一次见到她,整个人都傻住了。

以前跟情同姐妹的人,也变脸了?这到底是一个世道?

她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惊叫起来,“是你,对,那一天是你给我下了药,是你做了手脚,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姜彩儿脸上浮起一丝奇怪的笑意,“是我干的,因为……”

“彩儿。”天阳的声音猛的响起。

姜彩儿的神情一僵,声音顿住了。

子熏的心扑突一声,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答案或许是她不能承受的。

但是,她想知道!“为什么?”

彩儿歉然的看了天阳一眼,转过头面对子熏时,神色变的冰冷,“因为滕家不能输,只能赢。”

子熏如挨了一道闷棍,眼前闪过无数小星星,“这是我们两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彩儿亲昵的挽上天阳的胳膊,脑袋靠他肩膀上,笑的甜蜜,“怎么会跟我没关系呢?我怎么舍得心爱的男人受一点委屈?”

如一道惊雷砸下来,子熏的身体一晃,差点过去,“你说什么?”

姜彩儿嘴角轻扬,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们早就在一起了,这还要感谢你啊,没有你,我们不会认识,更不会相爱。”

子熏看着他们相握的双手,第一次希望自己的眼晴是瞎的,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她?

“相爱?你们相爱?那我算什么?”

她以前居然一点都没发现,眼晴怎么长的?

姜彩儿摆出一副冷傲状,“如果你不是温家大小姐,我们不会多看你一眼。”

以前捧着她,不过是看在温家的面子上,如今哪来的温家?轮到她得意了!

她等这一刻,等很久很久了!

子熏万万没想到自己引狼入室,不禁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她含着热泪,痴痴的看着心爱的男人,“是吗?真的是这样?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曾经那么温柔的待她,宠她爱她,如果那不是爱,那算是什么?

她不相信啊!

天阳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百般思绪。

彩儿的心里一急,连忙挡在天阳面前,气势汹汹的怒斥,“你怎么这么麻烦?死缠烂打也没用,你没有利用价值了。”

子熏咬破了嘴唇,涩涩的血腥味在嘴里化开,尝到了绝望的味道。

“我只要一个答案,是?不是?”

天阳抬起头,面色恢复了平静,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是。”

彩儿心满意足的笑了,笑的那么甜美,那么开心,她赢了!

第5章 爱情如烟花

“哈哈哈。”子熏万箭穿心,一颗心被硬生生的撕裂,仰头大笑,笑的眼泪狂流,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

最好的朋友跟未婚夫联手背叛她,把她当成傻子般耍的团团转,设下圈套暗算她,害的她身败名裂,害死了她的父母。

这一切全是他们算计好的!

啊啊啊,这对贱人!去死!

“原来感情是假的,信任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无边无际的恨意奔腾而出,恨意燃烧,直冲脑门,她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仇恨的滋味。

好恨,恨的想杀人!

欺骗她的人,去死!

害死她父母的人,去死!

这一瞬间,她打消了死念,一心只想复仇,只想让他们痛哭流涕的跪倒在父母的墓碑前认错,只想灭了这对狗男女!

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后悔!

天阳云淡风轻,好像什么都没看到,“走,走的越远越好,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

听着绝情的话语,子熏冷笑一声。

“我是不是还要感激你不杀之恩?滕天阳。”

她的语气嘲讽而又冰冷,难掩那刻骨的恨意。

知人知面不知心,认识他十几年,终于看到他的真面目!

只是付出的代价,太过惨烈!

滕天阳愣住了,仿佛不认识眼前的女孩子,她变了!

这一刻,他的心刺痛,明明是他想要的结果,为什么像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般疼呢?

彩儿心里一紧,气势汹汹的怒斥,“别给脸不要脸,惹毛了我们,你的父母就是你的下场……”

“啪啪。”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她的话。

彩儿的眼瞳猛的瞪大,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你打我?天阳,你看看,她居然这么对我。”

要知道以温子熏柔弱的性子,别说打人了,就是骂人也不曾有过。

子熏仰起尖尖的下巴,倨傲冰冷,“你们可以滚了,狗男女。”

她像变个人,从娇娇软软的大小姐,一下子变的尖锐犀利,瞬间成熟了。

生活的苦难是一种催长剂,催人成长,也让人变了心性,变了模样。

滕天阳浑身一颤,心口堵的慌,呆了两秒,他转身就走。

后面传来含恨的声音,“今天不杀我,不要后悔!”

子熏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再也找不到半点心动的感受,只剩下满满的厌烦和恨意。

今日的种种,他日必百倍奉还。

滕天阳的脚步一顿,沉默了一会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彩儿狠狠瞪了她一眼,急急的追了上去。

“天阳,你真的要放过她?斩草不除根,野火吹又生……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她暗自心惊,脸色变了变。

滕天阳冷冷的看着她,“她待你不薄,可你做了什么?”

连最好的朋友都能伤害,这样的人品,不足以信任。

彩儿心中有些着慌,急急的辩解。

“她对我没有什么真心,只是拿我当她发善心的标榜对象,我不欠她什么,天阳,我对你是真心的,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了你,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做……”

她在心里骂了子熏几百遍,恨不得除之以快,但男人阴沉的眼神,让她暗自心惊,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滕天阳冷若冰霜,脸色阴沉的如风雪夜,掺着丝丝寒意。

“所以你安排了那一夜?”

彩儿打了个冷战,“那是她自己自甘堕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走开一会儿……”

虽然中间出了点错,但结果是她想要的,她表示很满意,但这种话打死不敢说出来。

她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心!

滕天阳冷冷的打断她的话,“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

彩儿看着冰冷的男子,心慌意乱,“不是的,真的不是我干的,我可以发誓……”

滕天阳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誓言是世间最可笑的东西。”

彩儿嫉妒的不行,全是因为那个没用的女人,“天阳,你……后悔了?别忘了他们是怎么对你的,那是他们的报应……”

死了也不冤!

“闭嘴。”滕天阳脸色大变,眼神犀利如刀,彩儿后背一阵发凉,捂着嘴,眼眶红红的,却不敢哭出来。

六年后,纽约,时尚之都。

一缕阳光照进来,晒在女子沉睡的脸上,小脸白里透红,粉粉嫩嫩,神情极为恬静。

闹铃不停的响起,她皱了皱眉头,闭着眼晴伸手乱摸,不一会儿,闹钟被砸出去,迅速阵亡了。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进来,蹭着小短腿爬上床,白白嫩嫩的小手轻推熟睡中的女子。

“妈咪,快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

第6章 六年后

女子苦着脸,不肯睁眼,可怜兮兮的撒娇。

“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她像个贪睡的小女孩,死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小家伙也不生气,粉嘟嘟的小嘴凑过来,在她耳边大叫,“妈咪,宝宝煮了八宝粥,加了你最爱的红豆、血糯米哦,煮的稠稠的,好好喝,好香啊。”

女子咽了咽口水,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眼晴,在小家伙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亲,“真乖,宝宝真棒。”

小家伙得意的笑了,妈咪挺好哄的,迷糊又爱吃的小吃货。

“妈咪快起来,给你五分钟哦,要是不出来,我就送给隔壁的小盆友喝。”

女子不由的急了,翻身坐起来,“别呀,是我的。”

在儿子的监督下,女子无奈的爬起来漱洗换衣服,不一会儿,坐在餐桌面前,喝着热气腾腾的八宝粥。

软糯的八宝粥一落肚,整个人都萌萌哒,女子心情大好,“再来一碗。”

小家伙很自然的给她盛了一碗,笑眯眯的问,“好吃吗?”

女子翘起大拇指,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好好吃,宝宝的手艺越来越好。”

说来有点丢脸,家里是六岁的儿子作主,家里的一切全部由他搞定,而她负责赚钱就行了。

小家伙稚气的脸上浮起一丝得意之色,“没办法,谁让我有一个笨蛋妈咪呢。”

女子被儿子亏习惯了,不在意的捏捏儿子粉嘟嘟的小脸,真滑啊。

“有你这样说自家妈咪的儿子吗?”

小家伙下巴抬的高高的,别提有骄傲了。

“有我这样可爱聪明懂事乖巧的儿子,妈咪,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哦。”

这倒是真的,女子忍不住笑了,亲了亲儿子的脸,“好吧,我儿子棒棒哒。”

小家伙眉开眼笑,粉嘟嘟的小脸笑开了花,又萌又可爱。

温子熏看着儿子明亮的笑脸,心中一片柔软。

当年的她心死如灰,被全世界抛弃的绝望,把她打击的一蹶不振。

纵有报复之心,但一无钱,二无势,她拿什么来跟那两个贱人斗?

但是,从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的那一刻起,她满血复活了,重新振作起来,开心的欢迎新生命的到来。

虽然孩子的到来出乎她的意料,但她从来没想过不要孩子,孩子的到来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也成了她的精神支柱。

这是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血脉,有了他不再彷徨害怕。

她给儿子取名温星宇,寓意她生命中的光亮。

小家伙将一个粉色的便当拎袋递过来,像个小大人般提醒。“妈咪,这是你的中饭,你放微波炉转三分钟,记得把出气孔打开。”

妈咪是个生活白痴,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也是木有办法。

不过呢,照顾妈咪是一件超有成就感的事,他很喜欢。

温子熏乖乖点头,“好。”

不就是上次忘了打开出气孔,把微波炉炸了吗?至于次次叮嘱吗?

星宇送妈咪到门口,不放心的叮嘱,“千万不要忘记了,上下班路上开着导航仪。”

温子熏一头黑线,“儿子,我坐地铁和公交车。”

偶尔迷路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

温星宇撇了撇小嘴,懒的吐槽她,坐交通工具也迷路过十几次。

“要是哪里不懂,你就打电话给我。”

温子熏是标准的电白,对电子设备一窍不通,全是儿子给她准备的。

“好好,你好罗嗦,我走了,你乖乖在家里,不要放陌生人进来。”

小家伙不肯上幼儿园,嫌那些小孩子太幼稚,跟不上他的脚步,宁愿一个人在家里玩电脑。

不得不说,她的宝贝儿子是个小天才,智商高达180,四岁就会玩电脑,五岁就能翻墙到处逛,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都逛过来了,打游戏打的超级棒。

六岁会炒股炒期货会投资,前段时间缠着她,让她给开了个户头,也不知是赚是亏。

反正只要宝贝儿子要做的事,她举双手赞成!

小家伙白白嫩嫩的小脸露出嫌弃的表情,“我比你聪明多了,妈咪,你就这么走了?”

温子熏换好了鞋,拿起包包,就要往外走,听到儿子的呼唤,回过头好声好气的开口,“对啊,怎么了?”

对待自己的宝贝,她向来耐心满满。

小家伙双手抱胸,露出一个很鄙视的表情,“你的手机呢?”

子熏一呆,摸了摸口袋,又翻了翻包包,木有手机,擦,跑哪里去了?

“呃?宝宝,你知道在哪里吗?”

第7章 擦肩而过

小家伙习惯了她时不时的脱线行为,撇了撇小嘴,肉乎乎的小手指着鞋柜,“在鞋柜的抽屉里,给你充好电了。”

子熏拿着手机,狠狠啃了儿子一口,笑的心满意足,“谢谢宝贝儿子,我会早点回家的。”

小家伙软软的身体在她怀里扭了扭,露出甜甜的笑容,却小小声的吐槽,“只要你不把自己搞丢了,我就很开心了。”

子熏的脸黑了下来,一点都不可爱,轻拍小家伙的脑门,“臭小子。”

这么精明能干又爱吐槽的小家伙,到底像谁啊?难道是像他亲生爹地?

看着儿子粉雕玉琢的小脸,她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也不知那个男人是谁?她至今都不知道,幸好儿子很懂事,从来不问这个问题,否则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儿子没有爹地疼爱,有些遗憾,不过呢,会尽她所有,将所有的爱都给宝宝,让他快乐幸福的成长。

温子熏身着白衬衫,黑色的短裙,样式简单大方,却勾勒出完美的身形,雪白的肌肤、巴掌大的脸蛋,小巧精致的五官,脸上略施脂粉,绝净而又无暇的气质,吸引了许多路人的目光。

她虽然打扮的很平庸,却掩不住那份与生俱来的美丽和高贵的气质,如一道风景线,让人忍不住驻足观看。

她从地铁站走出来,像往常那样准备坐23路车去公司。

走到一半,她看到不远处有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躺在地上,来来往往的路人视而不见,主动避开这个区域。

温子熏一愣,快步上前蹲在地上看着老人,只见老人脸色苍白,额头全是冷汗,不禁吓了一跳,“老婆婆,老婆婆,你还好吗?哪里不舒服?”

她不知道老人是什么病,不敢擅自扶老人起来,万一是中风,就麻烦了。

老人看到她眼晴一亮,“好心的姑娘,我被人撞了,麻烦你扶我起来。”

子熏上下打量了,几眼,伸出双手扶老人起来,关心的问道,“能站稳吗?”

老人倚在她身上,皱着眉头,一脸的痛苦状。“我头好晕,好难受。”

子熏不禁急了,老人骨头脆弱,经不起摔,“我马上送你去医院,等一下,我去拦车。”

她刚想推开老人,却被老人一把拽住不放,气势汹汹的怒问,“你不能跑,你把我撞了,还想逃?”

子熏神情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什么?你再说一遍。”

老人一反刚才的脆弱,恶狠狠的瞪大眼晴,“年轻人,做人要厚道,老师没教你要尊老爱幼吗?”

子熏又气又恼,经常在报道上看到类似的事情,但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她遇上。

她耐着性子劝道,“不是我撞的,老婆婆,你好好想想……”

老人不但不收敛,反而一口咬定,“就是你,我记得很清楚,我还没有老糊涂,就是你撞的。”

子熏轻轻叹了口气,“你想怎么样?”

老人喜笑颜开,真好骗啊,也对,柔弱的女人最好对付。

她直接开出条件,“赔钱。”

子熏嘴唇紧抿,脸色很不好看,“赔钱?多少?”

“精神损失费、住院的费用、人工费、护工费,加起来……”老人眼珠飞转,犹豫了半响,报出一个数字,“二十万。”

子熏倒抽一口冷气,好大的胃口,“老婆婆,你不能这样,我只是好心扶你,你却要讹诈我?”

这年头做好事有风险,让人怎么活?

老人死拽着她的胳膊不放,凶巴巴的怒吼,“什么讹诈?明明是你撞我,我老胳膊老腿的,都断了,你要赔。”

这番动静引的好多行人看过来,却没有停下脚步,上班时间,分分钟钟都很宝贵。

子熏愁眉苦脸,“你确定要这样吗?”

老人蛮模无礼,很是难缠,“年轻人,你怎么说话的?不要仗着年轻,就欺负老人家,大家过来评评理啊,这到底是怎么世道?做错事情的人还这么凶。”

几个行人停下脚步,忍不住劝道,“这位小姐,给她几个钱打发算了。”

“是啊,跟这种老人说不清楚,破财免灾吧。”

“就当吃一次亏,算了,认了吧。”

这样事情看多了,一颗心也凉了,没人敢再扶老人起来,这个社会也越来越越冷漠。

子熏小脸涨的通红,眼睛圆睁,身体微微颤抖。

不远处一部豪车稳稳的停在路口,坐在后座的男子俊美无俦,面色清冷,薄薄的嘴唇微勾,露出一抹凉薄的冷笑。

“愚蠢的女人。”

蜜战100天:冷枭宠妻如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蜜战100天 或 冷枭宠妻如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完整版【遇见你,着了魔】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遇见你,着了魔】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遇见你,着了魔目录预览:第九章诬陷第十章贼喊捉贼第十一章禽兽第十二章上药第十三章泼冷水第十四章自杀第九章诬陷林清听见客厅里有动静,怕李婶吃亏,一出来,就见唐婉儿正对李婶动粗,急忙下楼,抓住了唐婉儿的手,推了她一把。唐婉儿猝不及防,忙捂着肚子,堪堪站稳,竟出了一身冷汗,等反应过来,指着林清的鼻子骂:“你敢推我,裴煜让你好好伺候我,你竟然还对我动手,信不信……”林清觉得聒噪,拉着李婶回了房间。“少奶奶,你不用这么护着我的……”李婶怕连累林清,

  • 完整版【总裁老公太危险】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总裁老公太危险】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总裁老公太危险目录预览:第八章、成为笑柄第九章、必须见他第十章、有求于他第十一章、拿出诚意第十二章、要取悦我第十三章、装纯洁吗第八章、成为笑柄海云整个人僵在当场,众目睽睽之下,只觉得阵阵凉意袭遍全身。“萧太太,你怎么不说话?该不会……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吧?”见海云不回答,一些记者等不及了,继续追问。话音未落便马上有人跟着附和,“怎么会呢?新婚夜丈夫一夜未归,而且留宿女明星家里的照片又上了头条,她怎么会不知道?除非……是不想知道。”他们的话

  • 完整版【甜宠腻人:总裁的绝世小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甜宠腻人:总裁的绝世小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书名:甜宠腻人:总裁的绝世小妻目录预览:第九章领证了第十章搬到新家第十一章好友来访第十二章既然他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第十三章那个男人是谁?第十四章我以后不会对你客气第九章领证了北冥御寒看到她脸红的样子,不打算调侃她了,他可不想迟到,他想做今天的第一个结婚的人。转身从衣帽间里拿出来一件香槟色的连衣裙递给她,林芊芊看着这条裙子,拒绝了:“这条肯定不能穿。”“相信我,可以。”说着转身就出去了。林芊芊拿着衣服进了浴室,拿出手中的裙子套上,没想刚刚

  • 完整版【花心王爷太专情】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花心王爷太专情】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花心王爷太专情目录预览:第九章:仙灵被打第十章:姐打你了第十一章:看不透他第十二章:如此证明第十三章:付出代价第十四章:帮你夺回第九章:仙灵被打“回禀仙妃,好像是优夫人和王妃打起来了。”一个小妾弱弱的出声,眼前这个女人虽然看似和善,可是她们都知道,她和王爷的关系颇为微妙。听说她自从进了王府,王爷就没有进过她的房间。不过,却把王府的一切事宜都教给她全权处理,这种感觉真是说不上来的怪。“是么,本妃进去看看。”仙灵穿着一件淡蓝色曳地长裙,罩着件月

  • 完整版【一夜痴缠:千金娇妻休想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一夜痴缠:千金娇妻休想逃】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一夜痴缠:千金娇妻休想逃目录预览:第九章神经病一样的男人第十章莫家的秘密会议第十一章放荡不羁第十二章不是你能惹的第十三章两个女人,两个男人第十四章你不会对那个丫头有意思吧第九章神经病一样的男人“那个,我今天是生日,家里还有好多客人,我就先回去了。”艾梦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手心直冒汗。这男人怎么不说话,却一直看着她,心里一阵的发毛。莫言柯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个丫头,看她那种紧张的样子,心里顿时一阵高兴,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

  • 完整版【终不忘:总裁好像爱上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终不忘:总裁好像爱上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终不忘:总裁好像爱上我目录预览:第9章走投无路第10章我们结婚第11章走进了民政局第12章你女朋友?第13章明星的心机第14章收购第9章走投无路街道上,秦云霏走在十字路口,一筹莫展,银行下了最后通牒。秦云霏看着那来来往往车辆的路边,神情恍惚。世态的炎凉,人情的冷暖让秦云霏整张美脸上愁眉不展。那双琥珀琉璃色的眼神里全是一片阴暗,手心莫名地攥得都有些颤抖。此时已是黄昏,她不知道该去哪里,不该去哪里。看着前面的十字路口,仿佛哪里都是路,哪

  • 完整版【缠痴迭恋:酷少虐宠美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缠痴迭恋:酷少虐宠美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缠痴迭恋:酷少虐宠美妻目录预览:第9章咬人,你属狗的吗?第10章发烧,送医院第11章逃跑,那就死定了!第12章高空翻越,超刺激!第13章豪斯莱大酒店第14章福尔摩斯的祖师爷第9章咬人,你属狗的吗?“喂,你要带我去哪里?”“你个神经病,你快停车啊!”“你再不停车,我就跳下去了。”夏小洛在副驾驶位吼着,一副女汉子的模样。凌天翊皱了皱眉头,斜了一眼身边的小女人,“想跳车?怕是你没这个本事,我都锁了车门,你想跳也条不想去。不过,丫头,你

  • 完整版【危情契约:恶魔帝君缠上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危情契约:恶魔帝君缠上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危情契约:恶魔帝君缠上身目录预览:第9章:不自量力的女人第10章:吻死你第11章:侵犯第12章:她只能被我欺负第13章:取悦我第14章:他不见了第9章:不自量力的女人幽冥石花炼制成针剂注入风谣的体内后,她的伤势在迅速复原。肩头的枪伤也都已经结痂。只是丑陋的疤痕,看得煞是扎眼。此刻,慕凌枭靠在温泉里的石壁边,冷冷的看着对面未着寸缕的风谣。她依然还没醒过来,每天被他来此处泡温泉,就为了治疗她的病情。已经一个礼拜多了,风谣丝毫没有苏

  • 完整版【总裁大人的好孕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总裁大人的好孕娇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总裁大人的好孕娇妻目录预览:第九章亲子鉴定第十章他的儿子第十一章抓住那个多金的老公第十二章儿子生日第十三章出游第十四章:把他比下去第九章亲子鉴定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么?答案是否定的。排除所有的情况,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个孩子,是他的种。可是怎么会呢?他根本不记得有哪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而且这些年来,他每次都有做避孕工作,为的就是不想让谁有了宝宝,再以此来威胁他。难道是避孕失败?可他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并不深刻。而且这个女人,竟

  • 完整版【王者归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王者归来】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王者归来目录预览:第九章喝多了第十章正牌老婆第十一章另有隐情第十二章大哥大第十三章情谊第十四章苏小小第九章喝多了第九章喝多了虽然愤怒,但大疤瘌却没有发作。这里可是琴岛娱乐城,强哥的地盘,待会儿找个机会通知强哥,你小子就等着尝尝疤瘌爷的独门秘方吧。大疤瘌想好了报复计划,神经自然也就放开了,对于美女们的敬酒更是来者不拒。不就是几瓶啤酒吗,这样的小瓶子老子能喝二十个。于是大疤瘌左拥右抱的好不快活,小姐们也兴奋地哇哇尖叫,想尽一切方法灌大疤瘌喝酒,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