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本王让你消停点在线阅读

2017/12/29 10:35:04 来源:网络 []

书名:本王让你消停点

第3章 玩的一手好计谋

把她当作玩意儿送来送去的,有没有问过她本人的意见?

可还未等楚瑜发话,就听南宫珏又道:“只不过八弟前些日子把修建水库的差事搞砸了,要是在这节骨眼上让父皇听到了你玩弄娈童的事情,只怕你不好交待,如此,六哥就不成人之美了。说明163nvren.com

什么叫杀人不见血,什么叫玩的一手好计谋,楚瑜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心里不由的对南宫珏点了32个赞。

被南宫珏当众奚落,南宫锦的面上有些挂不住,脸上的笑容更加阴沉起来,悻悻的放下酒杯,干笑了两声。

“六哥说的极是,极是。”

楚瑜缩在南宫珏的怀里,身子缩成了一团,还要忍受着他大半个身子的重量,几乎都快被压扁了。

她不自在的动了动压麻了的腿,想要离南宫珏远一些,却突然看到他的衣服下面,浸出了一丝血迹。

他的身上有伤?而且还在一直流血?

楚瑜诧异的抬头,想要从南宫珏的脸上寻找些什么,可是除了那张面瘫脸,什么表情也没有。

一时间,她有些明白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为什么南宫珏不肯让那些青楼女子近身,为什么在这么多人给他庆贺的酒宴上,酒一直不离唇,为什么他要把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楚瑜的身上。

原来,他的身上有伤,男宠什么的都是在遮人耳目。

想到这儿的时候,楚瑜的身上也冒出了一层细汗,如此谨慎的男人,连面对自己的亲兄弟都如此小心。

要是被他知道,她发现了他身上的秘密,还有活命的可能吗?

就在楚瑜想着怎么逃脱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喧哗:“就剩下这最后一间了,来人,给我把门踢开,如果找不到我的女儿,我也不活了。”

还以为吕氏找不到人,便会自行离去,没有想到她居然还不死心,竟然闹到了这里。

今天被她这么一闹,明天整个京城都会知道楚国公家的七小姐被人卖到妓.院的事。

到时候,她的人生就只剩下悲催俩字了。原文163nvren.com

“吕夫人,不可啊,不可啊……”门外传来花姐苦苦哀求的声音,想要阻拦吕氏闯入。

“国公夫人,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呀。”

“滚开。”门外传来吕氏的喝斥:“我是国公夫人,我想去的地方,谁敢拦?给我撞。”

吕氏抬出了自己的身份,向来官大能压死人,更何况是楚国公夫人的身份。

楚瑜暗搓搓的想,赶紧进来吧,她实在期待看到吕氏进入房内时,那张惊讶惊慌的脸,一定非常好看。

咣当一声,大门被人打开,大批的侍卫涌了进来,楚瑜急忙低下了头去。163女人网

座上的南宫珏没有一丝表情,在看到楚瑜的小动作时,也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他身边的侍卫冷九早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身形一晃,已经移到了吕氏的面前。

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掏出怀里的令牌,在她的眼前一晃。

一瞬间,吕氏像看到了鬼一般,眼眸倏然瞪大,要不是旁边的桃红扶住了她颤抖的身子,只怕会晕过去。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除了这几个字,吕氏再也不会说第二句话,跪在地上拼命磕头。

其实,在吕氏进入房门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这里的气氛不寻常,可是她实在没有想到,南宫珏会出现在青楼里。

南宫珏被她呱噪的声音惹的眉头拧起,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滚。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冰冷的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几乎所有的人都被南宫珏的杀气给震慑的说不出话来。

最先回过神来的,还是那些呆在房间里的青楼女子,见惯了各种形形色色的客人,心思当然比常人活泛一些。

个个屏住了呼吸,有序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吕氏也紧随其后,跟着退了出去,只是在退出房门时,不经意间看到坐在南宫珏身旁边的那个龟奴,总感觉那个身影很熟悉。

待到她再想仔细看时,冷九已经挡住了她的视线,声音跟他家主子一样平淡的没有任何调调:“我家爷脾气不太好,夫人见谅。”

吕氏毕竟是国公夫人,就算不给她面子,看在镇国公的面儿上,也该给她几分薄面。

“是,是我唐突了,还请王爷见谅。网站163nvren.com”吕氏满脸堆笑,能从晋王的眼皮子底下全身而退,简直是祖上积了大德了。

没有想到他的侍卫还这么体贴,吕氏的心里乐开了花,要是能够攀上晋王这个高枝儿,说不定她宝贝女儿的后半生,就有了着落了。

“不知王爷什么时候有空,楚国公府好设宴向王爷赔不是。”

第4章 闷骚王爷

冷九的眉头微微蹙起,这个女人怎么有点儿蹬鼻子上脸呢?主子明明说让她滚,难道她听不懂?

“王爷很忙,恐怕没有时间赴宴。”交待完后,冷九做了一个请的手示。

吕氏就算再不甘心,可也只能压下心里的恼火,在桃红的搀扶下走下楼去。

回头看了看青楼,明明楚瑜就在这里,可是没有捉到那个小贱人,还真是不甘心啊!

“老爷那边怎么样了?”出了红花楼的大门,吕氏伸手抚了抚鬓边的金钗,又端出了国公夫人的架子。

知道吕氏的心情不好,桃红回话很是小心:“夫人放心,那边已经安排好了,现在老爷已经全都知道了。”

听到桃红的话,吕氏的心情才微微舒缓一些,掀了掀眼皮对着她道:“走,回府。”

眼看着吕氏的轿子渐渐远去,围在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也渐渐的散了,可是花姐却还是一脸苦色。

虽然送走了吕氏,可是她这楼里还有两位煞神,这该如何是好哟,最主要的是。

因为有晋王在,那些侍卫把她的红花楼围的跟铁桶似的,还有哪个客人敢进门啊?

吕氏的这一番闹腾,南宫珏突然没有了兴致,挥了挥手道:“今天就到这儿吧,散了。”

说罢,拿眼神示意楚瑜,给他的杯里填上酒。

楚瑜强忍着内心的烦躁,往杯子里添满了酒,推到了南宫珏的手边,见他一饮而尽,只得认命的又添上一杯。

在座的众人都是朝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见到晋王殿下不再与他们搭话,只顾闷头喝酒,便全都纷纷站了起来,向他告辞。

南宫珏依旧是一副祖宗的模样,对任何人都视而不见,更加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

冷九好脾气的将诸位大臣一一送走,替南宫珏做足了面子上的工作,诸位大臣似乎也习惯了南宫珏的倨傲,非但没有表现出不快来,反而还跟没事人似的,乐呵呵的走了。

楚瑜缩着身子,偷偷的瞄了一眼还在自顾饮酒的南宫珏,不由的叹息一声。

什么时候,她也能像个大爷似的,这么牛逼一回。

不多时,送客回来的冷九又回到了房里,看向南宫珏的眸子里,明显的有了一分担忧。

“爷……”瞄了眼楚瑜,冷九欲言又止,眸中却多了一丝杀机。

楚瑜的眼皮子一跳,怎么地,这就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了?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冷九带着杀意的声音:“请爷回府,余下的事,属下来安排。”

一直沉默没有作声的南宫珏,终于淡淡的出了声:“嗯。”

随即就推开了跪坐在一边的楚瑜,拿起桌案上的丝娟擦了擦手,站起了身来,冷漠的道:“利索点。”

利索你妹啊,楚瑜简直是欲哭无泪了,白给你做了半天挡箭牌了?不说一句谢谢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她的小命儿。

她招谁惹谁了,刚死过一回,这还不到小半天的功夫,就又要死回去?

“王爷请慢。”在冷九快要出手时,楚瑜急忙跪坐在了南宫珏的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都说酒壮怂人胆儿,但现在刀子都架在了脖子上了,哪里还管得了这些。

“肋下与腹脐处,长七寸,肉外翻,深一寸,伤口已有数日,现在已经发炎红肿,带脓血,伤口始终不见愈合,如果再不治疗,只怕会危及生命,小人不才却懂医术,能治好王爷。”

生怕南宫珏没有耐性听她说完,楚瑜这番话说的又快又急,但吐字清晰,她不信,南宫珏会无动于衷。

果然,静默了两秒后,站在她身前的南宫珏终于开了口:“如若治不好呢?”

楚瑜的心咚咚的狂跳着,看着眼前的银丝绣的麒麟长靴,抬起头对上了南宫珏讳莫如深的眼睛,挺直了身板道:“再杀也不迟。”

她竟然猜到了他动了杀念。

南宫珏的眼眸微缩,小腹上的刀伤是前几日被刺客刺伤的,一直未愈,为了不让世人知道他受了伤,方才一直忍着。

没有想到,竟被这个龟奴发现了。

半响,南宫珏勾了勾唇,在楚瑜的头顶轻轻敲击了几下,声音低沉却带着瘆人的凉意:“楚国公的七小姐,真是有意思。”

世人都道七小姐胆小如鼠,见人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可是在南宫珏看来,那些人都是有眼无珠了。

“带小奴儿回府。”

南宫珏的声音传来,楚瑜才感觉提在嗓子眼里的心放了下来,同时却又对这个晋王爷恨的有些牙痒痒。

怎么个意思,戳穿别人的伪装很有意思是吗?

第5章 不近女色,喜欢男宠

冷九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到南宫珏非但没有杀楚瑜,竟然还要把她带回府里,顿时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爷,不可。”看了眼楚瑜,冷九下定了决心一般:“此人的话信不得。”

即然知道她是国公府的七小姐,就更加难以让人信服,随便糊弄两句就冒充神医,当真是可恨。

楚瑜的心里也着实窝火,对上冷九那张讨人厌的脸,声音也冷了几分:“如果不是刚刚我替你家主子止了血,你觉得他还有力气站在这儿吗?”

止血?冷九有些蒙圈。

看向南宫珏的脸,带着不解的疑惑,难道主子的伤口,又一次裂开了?

目光往南宫珏的腹部探去,果然在上面发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冷九的眸子倏然放大:“主子,你的伤?”

“不碍事。”南宫珏出声打断他的问话,眼眸警惕的望向四周,这里鱼龙混杂,谁知道是不是隔墙有耳。

刚刚这个小奴儿在他伤口的附近按了几下,血竟然止住了,这也是南宫珏感到惊讶的地方。

冷九会意,缄了口,将楚瑜带出了红花楼,一行人出了门之后,花姐差点儿高兴哭了。

马车隆隆的响,楚瑜自然是无缘坐在那么高贵奢华的马车内,她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一样,缩在车头前,与冷九坐在一起。

最为可恨的是,她的身上还穿着红花楼里龟奴的衣服,不知道南宫珏是不是有意,马车竟然绕着京城走了一大圈,才回到了晋王府。

这一路上,几乎全城的百姓都睁大着眼睛看着楚瑜,害得她把脑袋差点儿扎到马车轮子底下去。

当然百姓不是在看她,而是看到晋王爷的马车上,竟然坐着一个龟奴,这才是让人心生恐惧的地方。

难道说战神晋王爷,真的是不近女色,喜欢男宠?

如此一来,不知道要碎了多少富家千金的心了。

回到晋王府后,按照楚瑜的吩咐,冷九拿来了缝合伤口用的银针,蚕丝,还有烈酒等物,便又退出了房,在门外守护。

南宫珏躺在了软榻上,微微闭上了眼睛,楚瑜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忙上前小心的解开了他的腰带。

腰带很精致,银丝绣的龙纹图案,中间镶嵌着一块羊脂玉,摸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知道这块玉的价值肯定不菲,楚瑜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随后将南宫珏的外衣,中衣都一一解开了来,待她的手摸向南宫珏最后的衣服时,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手上一个用力,就将楚瑜的手腕给握住了:“你干什么?”

楚瑜惊呼一声,手腕上传来的疼痛感几乎让她飙泪,心里却把南宫珏给骂死了。

要是她的手被掰折了,还怎么给他看病啊,忙喊道。

“王爷,我给你处理伤口,疼,松开啊……”

听到楚瑜的呼喊,南宫珏微微回神,手上的力道小了一些,看到楚瑜那张因痛而扭曲的脸,终于松开了手。

楚瑜揉着酸痛的手腕,看着又重新闭上眼睛的南宫珏,真想把手上的银针狠狠的扎到他的脑袋里去。

可这时,似乎有感应一般,南宫珏突然睁开了眼睛,阴恻恻的看了眼楚瑜手上的银针道:“怎么还不动手?”

这里可是古代,面前是杀人不眨眼的封建王爷,捏死自己简直就跟捏死蚂蚁似的。

楚瑜急忙收起心底的那点小邪恶,面上露出软软的笑容:“这就给王爷清洗伤口,会有点疼,王爷请忍耐一下。”

说完,便开始了手上的工作。

衣服拉开,露出了男人精壮的身躯,楚瑜本以为习武之人的肌肉一定会非常硬实。

可没有想到南宫珏的身体却完全跟楚瑜想象中的硬汉不一样,线条流畅却不生硬。

视线下移,在南宫珏肚脐三寸处停下,楚瑜不由的瞪了瞪眼。

看不出来啊,他的身材还挺有料的。

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再往下……楚瑜感觉自己的脸倏的一下烫了。

他伤的位置,只怕那杀手再往下几分,战神王爷就得变成瘸腿王爷了。

当然瘸的是他的第三条腿。

可是在看到南宫珏的伤口后,楚瑜立马回过了神来,在治病救人这方面,她可是无比专业。

伤口已经发炎有流脓有迹象,四周一片红肿,这么大的伤口如果不缝合就想让它自己愈合,简直是痴心妄想。

楚瑜看的直皱眉,真不知道这个闷骚王爷到底是不是肉做的,伤成这样居然跟没事人一样的。

南宫珏的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刚刚看这小丫头一副呆样儿,还以为她会治病只是胡编乱造的。

第6章 我有那么可怕吗?

但看她有条不紊的清洗伤口,剔除坏掉的烂肉,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没有个几年的功力,可做不来。

尤其是那双灵动的眸子,分明与她面上的软糯形成了反比,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王爷的身份,南宫珏相信,这个丫头绝不会像她表面上这么乖巧听话。

半响,楚瑜抬起头,擦了把额上的细汗,将手清洗干净后,仔细的用烈酒消了毒,才对南宫珏道:“伤口已经清理干净了,接下来我会为王爷缝合,会有点痛,王爷忍耐一下?”

南宫珏微眯着眸子,轻轻的哼了一声,面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看得楚瑜心里直窝火,这个男人的忍耐力也太好了吧。

换作一般人,早就痛的大喊大叫了。

即然他不嫌痛,忍耐力又这么好,倒是省了楚瑜不少麻烦,低下头去继续为南宫珏缝合。

针线刺入皮肉穿线而过,南宫珏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楚瑜不由的对这个晋王爷,生出一丝敬佩之情来。

待到最后一针结束,楚瑜看着缝合好的伤口,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又拿出一些金疮药来敷在伤口上,用纱布细细的包好。

“完成了,待过七天,就可以拆线了。”

楚瑜抬头轻浅一笑,本以为为换来南宫珏的一个笑脸,最起码也会赞美一下她的医术。

可是这个魂淡,只淡淡的扫了一眼伤口,眼睛微微眯起,抬手就掐住了楚瑜的喉咙。

“说,你到底是谁?”

脖子被人攥在手里的滋味儿不太好受,楚瑜的呼吸有点困难,迎上南宫珏充满危险的眸子,笑的比哭还难看。

“王爷,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不知道?”南宫珏倏然收紧了手指,冰凉的温度传递到楚瑜的身上,有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看来装傻充愣,他根本就不相信,任谁看到一个胆小如鼠的人突然变成了神医,都要怀疑。

更别提是南宫珏这种人精中的人精了。

楚瑜换上一副诚肯的表情,迎上了南宫珏冰冷的眸子:“生长在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家族,没有点自保的本事,我怎么可能活到今日?”

楚瑜的话终于让南宫珏有了一丝动容,但指上的力道却不减,冷哼一声:“谅你也不敢说谎。”

“不敢不敢,我这条命一直都攥在王爷的手里呢。”

“油嘴滑舌。”南宫珏虽然不屑的冷嗤一声,但却松开了手指,显然他也认同了楚瑜的话。

胆小懦弱只怕是她的保护色,这一点上,跟自己倒有一些相似。

楚瑜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摸了摸脖子感觉那股瘆人的凉意还在,这才发现冷汗已经打湿了后背。

“即然王爷的伤口已经缝合好了,那我就告辞了。”

趁着南宫珏暂时放松了警惕,楚瑜急忙道出了自己离去的意思,这个王爷的反复无常,让她心里着实不安。

那边南宫珏已经站了起来,似乎没有听到楚瑜的话,摊开了双手,冰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伺候。”

你大爷,我伺候你大爷。

看着一副祖宗模样的南宫珏,楚瑜真的抓狂了,这算什么?不经过她的同意就擅自把她当成了丫鬟,还有没有人性了?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楚瑜握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起,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吐出,为了自己的自由,忍了。

不就是给他穿个衣服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乖巧的走过去,把衣服替南宫珏一一穿好,两人挨的如此之近,都能闻到他身上清冽的香气。

楚瑜不由的撇了撇嘴,大男人居然还熏香。

居高临下的南宫珏低头,便能看到楚瑜挺翘的鼻尖,和她微微嘟起的红唇。

明明是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偏还要强忍着,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最起码比起那些拼命讨好他的千金小姐强。

“王爷,穿好了。”楚瑜温顺的站在一边,等待着南宫珏发话。

这次南宫珏倒没有为难她,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去吧,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很清楚。”

楚瑜忙点头:“那是自然,毕竟我是惜命的人。”

从晋王府出来后,楚瑜有点抓瞎了,外面的天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这里离楚国公府还有一段路程,要等她走回家去,还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马月呢。

可若是让她再回去求南宫珏给她配辆马车,说不定那个冰山男一个不爽,就让她把小命交待在了这里。

楚瑜回头看了一眼深幽黑暗的晋王府,感觉这里阴森森的,把头一缩头也不回的跑了。

站在阁楼上的南宫珏,看着她仓皇逃跑的小身影,不由的有些纳闷儿:“我有那么可怕吗?”

第7章 蠢女人

对于这个问题,冷九细细的想了一下,不确定的说道:“有吧?”

任谁见了两次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的人,都会跑的吧?

这个楚姑娘没有被吓晕过去,已经算胆大的了。

知道自己的这个护卫心性耿直,南宫珏的眉头微微拧起,眼眸看向漆黑的夜色,心情竟莫名的好了起来。

“走吧,去看看。”

“爷?去哪儿啊?”外面已经黑透了,现在出门,实在是太危险了,更何况冷九根本没有听懂南宫珏说的去看看,是看谁。

就在冷九发愣的功夫,南宫珏已经越过冷九,径直下了楼:“去看戏。”

冷九挠了挠头,这大晚上的,哪儿有唱戏的啊:“哎,爷,等等我。”

夜色深深,街上的行人屈指可数。

楚瑜身为女子,又是一个不会武的女子,在深夜赶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她走的极快,警惕的听着四周的动静,指尖捏着一枚银针,以备不时之需。

突然,一只灰色的大老鼠从她的脚上踩了过去,吓得楚瑜尖叫一声,指尖的银针刺到了手指,鲜血流出,随后就听到了机械化的声音。

嘀嘀,嘀嘀……

药王启动认主程序,药王启动认主程序。

楚瑜的脚步猛的停了下来,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四下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来自她的脑海里。

药王,这可是研究所最新的研究成果。

里面囊括了从古至今几乎所有的病情案例,还有解决的方案,各种疑难杂症都在药王的系统里。

她崇尚中医,从事的工作也是医药研究,从药王研究之日起,整整三年,楚瑜都一直跟进。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药王不仅有中西医药的系统,还植入了许多制毒的方子。

向来医毒不分家,当初为了研究同时植入了两种系统。

没有想到,她穿过来时,竟然把药王也带了过来。

楚瑜欣喜的抬腕,果然看到腕上戴着一枚古老的镯子,与寻常的镯子没有什么两样,但现在认了主,只怕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有了药王,楚瑜更加的安心了。

转过了一条街后,楚瑜的脚步更加快了起来,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南宫珏,在看到楚瑜刚刚被老鼠吓到的模样,唇上不自觉的带了一丝笑意。

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竟然会怕一只小小的老鼠,真是可笑。

跟在南宫珏身后的冷九直觉得头皮发麻,主子这是怎么了?跟着人家姑娘不说,竟然还笑。

这简直是他二十年人生当中,见过最恐怖的画面了。

楚瑜快步疾走着,但总感觉她的身后有双眼睛在盯着,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可是猛然回头,却又看不见任何人。

偏偏这时候,一阵呜咽的哭声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楚瑜的身子一抖,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心都揪在了一起,难道她这么倒霉,走个夜路还能碰到鬼?

四周一片漆黑,楚瑜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双手抱臂低头猛走,嘴里嘀嘀咕咕:“魂淡……就知道欺负弱女子,这么晚小气的连个马车都不给,还王爷呢……”

楚瑜嘴里叨叨咕咕的,说话的声音不大,偏偏南宫珏的耳力不错,一字不落的全都听进了耳朵里,他眯起了眸子,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女子!

“回府。”南宫珏的心情突然不好起来,停下了脚步,看着南宫珏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冷九又摸不着头脑了。

主子这是怎么了?一会笑一会生气的?

说出府看戏的是他,戏没看着,就又要回去。

冷九下意识的哦了一声,便要往回走,却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一声惊呼。

哎呀……

正欲往回走的南宫珏循声望去,只见刚刚还咒他的那个混账女人,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势,趴在了地上。

南宫珏的嘴角有些抽搐,连走路都能摔成这样,真是够笨的。

脚不自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摇了摇头正欲上前把那个蠢女人扶起来,却看到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楚瑜的手腕。

南宫珏的脸顿时沉了下来,身上隐隐的透出一丝杀气,对于自家主子这种捉摸不定的脾性,冷九深深的感到了一种无力感。

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老农伸手抓住了楚瑜,两人不知道在交谈些什么。

因为离的远,听不太真切。

本王让你消停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本王让你消停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 花鸟画让家美得像世外桃源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越来越享受生活,布置家居更是一丝不苟,高档的室内装修必然会选择挂上一幅好的字画来装饰,这样不仅为空白的墙面上填充一丝空白还能提振居室风水,烘托极高的艺术品位,还能为高档的家居营造非同一般的艺术美感,定会受到相辅相成的效果。随着挂画成为装饰家居空间的时尚潮流,不过每个家居空间的功能不同,所需的挂画也有不同,比如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进门挂画是很有讲究的,俗话说“开门见山”,正对大门的地方打开之后,人们往往会被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吸引,所以正对大门的第一印象,

  • 独立的背后

    独立电影就是没市场?喜欢电影的我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拍个人的东西不挣钱,没人看。所以应该先拍商业,再用这些钱去拍个人的东西”。我想:拍商业的,是自己喜欢的吗?自己不动心,能成为作品吗?不成为作品,观众会买单吗?那除了被喷,消磨了对电影的热爱,还剩下什么?经常看电影的人,喜欢了解电影背景的人会发现:还是有很多不错的独立电影,因为它的成功让大家忽略了这是一部独立电影。而且,有些导演都未曾接触商业,从处女作开始就一直坚持独立。比如:大陆导演忻钰坤导演的处女作《心迷宫》这部电影甚至在开机前几个小时还

  • 什么,喝普洱茶也有境界之分?!

    喝茶就喝茶,竟然还有境界之分确定不是在逗我?!就像茶友也分小白和资深所以喝普洱茶讲境界,貌似也有一定道理如果你也在喝普洱茶你的“境界”是第几层呢?虽然爱喝茶的原因各种各样但喝普洱茶都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追求的是香气。当然,不该出现的工艺香和异杂气息,比如“焦糖香”“霉香”等除外。普洱茶具有的香气,通常包括品种香、地域香和陈香。▼然后追求的是滋味。浓强不走水,纯正无异味,这可是好茶的标配只有茶香没有茶味,那还叫喝茶吗?▼最后上升到触感层次。生津无涩感,不刺舌不锁喉,汤感粘稠,才可称

  • 农业部全面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计划

    本报讯(记者卢静)为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央1号文件和全国农业工作会议精神,围绕实施食品安全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掌握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状况,切实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根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食品安全法》《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管理办法》的规定,近日,农业部印发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作为2018年农业部“农业质量年”活动的重要措施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突出“三个重点”。一是突出重点指标。进一步调整完善

  • 幸福与好运的背后,是看不见的自律

    01清晨5点,我照例自然醒来,来到书房拉开窗帘一看,外面黑漆漆的一片昏暗。昨晚下了一夜的雨,小区里坑坑洼洼的地面积了深浅不一的水,呼呼的北风从阳台上吹过,声音好吓人,我被冻了一下,打了个喷嚏,怕吵醒家人,赶紧用衣袖捂住口。冬天不愧是冬天啊,还真冷。每天的这个时刻,我都会先出去晨跑一圈,再回来给孩子们做早餐,然后去上班。春、夏、秋三个季节还都挺舒服,可现在有点难熬了,冬季注定是不好受的,又阴又冷,尤其大清早的,能有动力钻出温暖的被窝就不错了,更别提这两天还都阴雨绵绵,雪上加霜。我开始犹豫了,好冷,

  • 画家陈焕强应邀参加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

    近日,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在北京星光影视基地隆重举行,画家陈焕强(中国画鸡强)应邀参加,并接受了CCTV中央电视台采访。陈焕强向与会的慈善家赠送国画作品“奔向好日子”及书法作品“海纳百川”。由于陈焕强老师的作品独特,主题鲜明。为传播正能量、宣扬中国精神、激励上进、增强企业凝聚力、促进家庭和谐,深受各界关注,为人类和谐作出了贡献。荣获《2017中国书画年度十大人物奖》,文化部领导现场为他颁奖。

  • 青少年篮球训练营-金杯之杰夏令营活动介绍

    金杯之杰篮球夏令营,金杯之杰羽毛球夏令营,金杯之杰乒乓球夏令营,金杯之杰运动夏令营,孩子在参加完夏令营活动之后,会在哪些方面有所提高?参加篮球冬夏令营能学到什么内容呢?通过参加各个年龄阶段的篮球夏令营,能让更多青少年接受正规篮球训练,树立青少年的团队合作精神,发掘中国篮球运动的后备人才,提高同学们的健康意识、挖掘潜能、培养团队的协作意识,增强兴趣爱好,快乐健身,快乐生活,充分发挥孩子的优势天赋,取长补短,增强同学的身体机能调整到良好状态,并提高身体素质,掌握篮球技能丰富同学的假期生活。篮球夏令营

  • 建盏是什么?教你识别建盏的7大瑕疵!

    高温与火烧的结合,诞生出人工与自然绘制的艺术精品,我们日常在市场上看到的建盏精美绝伦。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价格重重刷新最高拍卖价,让人们错觉地以为建盏每一个烧制成型或者出土的建盏文物都如此美轮美奂。事实上真的如此吗?从烧制的工艺上来说,建盏相比起其他的各大瓷器来说,烧制成型的几率和工艺过程都相当复杂,甚至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位成名已久的工艺师傅,相隔好几个月都无法烧制出优秀的建盏。一个建盏想要达到完美无瑕,那至少在胎土、釉料的配比上要精准,在烧制过程中时时刻刻都需要把控好温度和火候,以保证建盏整体受热

  • 齐白石画论妙语

    齐白石画论妙语‍1、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神形俱见,非偶然可得也。2、欲立艺者,先立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勿道人之短,勿说己之长。3、不叫一日闲过。4、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5、作画妙在于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不似之似,天趣自然,因曰神品。6、寿高未死羞为贼,不辞长安作恶饕。7、任君无厌千回剥,转觉临风遍体轻。8、作画先阅古人真迹过多,然后脱前人习气别造画格。乃前人所不为者,虽没齿无人知,自问无愧也。清逸,不慕名

  • 一眼看懂中国六大茶类产地分布,让你直观感受中国茶!

    我国是产茶大国,那么你知道哪些地方盛产什么茶吗?如果知道的不完全,那就跟着小沫一起来学吧~六大茶类产地分布之一:绿茶绿茶是六大茶类中唯一的不发酵茶,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茶类,各个茶产区几乎都生产绿茶。中国生产的茶叶约有70%是绿茶,北到山东、陕西、甘肃,南到海南,都生产绿茶。其余还包括:浙江、江苏、安徽、河南、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四川、重庆、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几乎涵盖了南方各省。1959年评选的“十大名茶”中,绿茶占了六席,分别是:西湖龙井、碧螺春、黄山毛峰、庐山云雾、信阳毛尖、六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