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这个杀手不高冷】少爷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2/29 9:35:5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这个杀手不高冷

作者:少爷天下

第一章大户人家出殡

深秋的泰州,已是寒气逼人,大街上枯叶散落,来往行人都将身子裹得严严实实,深怕秋寒入体。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一个书生身背行囊在川流的人群中左顾右盼,看他面如冠玉,眼若星辰,鼻润齿玉,做派温文尔雅,手持油纸伞,不时地驻足欣赏路旁画摊画作,口中啧啧声不断。

忽地,大街上人头涌动,人们纷纷朝大街两侧让去,但见前方不远处,四个壮汉正抬着一口棺木缓步而来,棺椁后两队蜿蜒的人群声势浩荡,一看便知是大户人家出殡。棺木前一男子披麻戴孝,眼神空洞,呆呆地抱着灵位踱步前行。书生好奇,朝那灵牌上看了一眼,灵牌上刻有字样:先父罗通海之灵位。

书生向身旁字画老板询问:“老板,这罗通海是什么人?为何出殡会如此阵仗?”

字画老板道:“公子你初来乍到,有所不知,罗通海乃罗家堡堡主,此人在江湖中颇具声望,武林中人谁不卖他个人情,这泰州城的老百姓谁没受过他的恩惠,罗堡主是个好人呐,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把他给害死了。”

“原来如此。”书生微微点头。【这个杀手不高冷】少爷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殡葬队缓慢地从书生面前走过,他发现不少路人都暗自垂泪,心道:这罗堡主深得人心,看来平日里他的确做了不少善事。

待殡葬队行过,人群渐散,书生正欲行路,忽然他发现人群中有一袭黑衣束身的男子格外显眼。此人剑眉环眼,鬓发垂肩,下巴布满胡渣,略显邋遢。男子身背一个硕大的长形之物,以布包裹,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渐渐远去的殡葬队。书生正好奇,眼前被路人一挡,等那路人走过之时再看去,哪还有人,书生揉了揉眼,还是没有人,他口中嘀咕道:“莫不是我眼花了?方才明明见到有人,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踪影?”他又四下环顾,还是一无所获,摇了摇头,这才自顾离去。

入夜时分,因盘缠有限,书生能省则省,他在城中偏僻之处找了间荒宅住下,随意地给自己腾出了一个就寝的地方。躺下后没多久,一天的疲惫席卷而来,沉沉睡去……

朦胧间,一阵悠扬的琴声传入耳际,他迷迷糊糊睁开双眼从地上爬了起来,琴音撩拨心弦,格外动人,他像中了邪一般,顺着琴声的方向晃晃悠悠地走去。【这个杀手不高冷】少爷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伴月居?”书生来到一座雅苑外,看着门上的匾额念道。伴月居大门轻掩,书生轻叩门环,雅苑内无人应答,书生不觉失望地摇了摇头,转生便要离去,忽闻耳边传来如天籁仙音般的声音:“公子,既然来了,何不进来一叙?”

书生忙四下张望,并没有看到人影,忙拱手道:“小生方螓,只因主人家琴声实在悦耳,故而深夜道访,唐突之处还请主人家勿怪。”

只听那声音道:“难得公子也是精通音律之人,小女子岂会责怪知音呢。”那动人的话音刚停住,雅苑大门缓缓打开……

伴月居内,小桥流水衬亭台,雕梁玉砌绕楼阁,素雅别致,自有一番超脱世俗之感。书生没有想到在这闹市之中居然还有如此雅致之所。亭台内,有一女子对月而坐,十指纤纤轻抚琴弦,趁着月光看去,只见她柳眉杏眼,睫毛弯长,红唇轻启,似张非张,如一尊仙女雕像端坐亭台正中。方螓仿若置身仙境,不禁看地如痴如醉。163女人网

“方公子?”女子轻唤道。

“啊?姑娘,小生失礼了。”方螓这才回过神,还好是深夜,不至于让这女子看清他的窘样。

女子指着自己对面的石凳道:“方公子请坐。”

方螓儒雅地与女子面对而坐,问道:“姑娘的琴声绵长轻扬,如溪涧流水叮咚,又如林间莺雀啼鸣,小生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琴音,姑娘的琴艺堪比伯牙。”

女子掩嘴娇笑道:“呵呵,没看出来,公子外表老实,却也是油嘴滑舌之徒,哪有你说得那么好。”

方螓道:“姑娘不必妄自菲薄,小生所言字字发自肺腑。【这个杀手不高冷】少爷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不过恕小生直言,姑娘的琴声中似乎透着一丝凄婉,不知是何故?莫非姑娘心中有所牵挂?”

女子道:“小女子只是对过往之事有些感慨而已,公子多想了。小女子今夜抚琴能得遇公子这样的知音人,也算是有缘。”

方螓道:“千金易得知音难求,的确是种缘分,对了,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蓝月仙。”

“蓝月仙?好名字,人如其名,姑娘容貌出众如同月中仙子,真是恰如其分。”

“呵呵,方公子,过奖了。”

“梆梆梆……”院墙外打更声响起,一抹月色洒在方螓俊俏的面庞,蓝月仙也趁着这抹月光看清了眼前的书生,忽地她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光,脸上神情复杂,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说:“像,太像了,简直像极了他。【这个杀手不高冷】少爷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蓝姑娘、蓝姑娘。”方螓轻唤两声。

蓝月仙这才回过神,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心中忐忑,她面色一冷道:“夜已深,小女子就不多留方公子了。”

方螓诧异,眼前佳人前后判若两人,是不是自己说错什么了?他歉然道:“夜色已深,小生留在此间的确多有不便,就不打扰姑娘了,告辞。”说着方螓微微一礼,转身便走。

“哈哈…走什么,既然都来了,就留下吧。”空中响起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奸笑。

方螓听得全身汗毛直竖,只觉得后背被人轻轻一点,他整个人再也动弹不得。身后衣袂飘飘,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嘿嘿…好一个俊俏的书生。”

蓝月仙娇躯轻飘,将方螓挡在身后,娇笑道:“呵呵,师兄,你不会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都不肯放过吧?”

蓝月仙面前之人,眼影深红,浓妆艳抹,风骚无限,若不是喉间微微凸起还真会让人误以为是个俏佳人,此人乃蓝月仙同门师兄花千媚。方螓虽然背对着花千媚,但在月光的照射下,花千媚的身影在他脚下留了长长的身影,方螓眼角斜瞟那人影,那身影体态婀娜,若不是蓝月仙先前喊了一声师兄,方螓死都不信这如此妩媚的身影居然会是个男人。

花千媚看了眼蓝月仙身后的方螓,阴阳怪气道:“嘿嘿,师妹,好雅兴。”

“不必顾左右而言他,有话直说。”

花千媚仰面而笑道:“我来此的目的想必师妹应该很清楚吧。快把《玄月神篇》交出来。”

“痴心妄想,如果交给你武林中不知又会死多少人。我蓝月仙不想做玄月门的罪人。”

花千媚道:“哦?是么?那罗家堡堡主罗通海之死,天龙门掌门林野之死,丐帮帮主萧廷尉之死,巨鲸帮帮主海翻天之死以及昆仑派掌门冯成子之死,这些你又做何解释?你每杀一个人便在尸体旁留下一方血锦帕,手法跟当年的他如出一辙,看来你还想着他。你为了引他现身造的孽可一点都不比我少,亏你还能说出如此大义凛然的话来,在我看来你我无异。”

花千媚这番话刚说完,蓝月仙眼中便泛出凛凛寒光,浓烈的杀意顷刻间向四周蔓延。

第二章心术不正

亭台内杀气逼人,方螓只觉后背生凉,莫名的恐惧席卷而来。

“我的事与你无关。”蓝月仙道。

花千媚冷笑道:“呵呵,师妹,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没兴趣管,也不想管,我只关心老家伙留下的那本秘籍。”

蓝月仙道:“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死心,师父当年没把秘籍传给你就是因为师父知道你心术不正,未免你将来为祸武林,这才没有将秘籍传给你,师父果然没有说错,这些年你在江湖中的所作所为简直辱没了我玄月门,亏你还想着师父的《玄月神篇》。”

“我呸,那老东西向来对我就有偏见,临死还把《玄月神篇》传给了你,到底我做错了什么?”花千媚激动道。

蓝月仙道:“师兄,别再执迷不悟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自从修炼了《百媚真经》后,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难道你就从来没有后悔过么?”

花千媚道:“要我放弃修炼《百媚真经》也行,那你就把《玄月神篇》交给我。”

“这不可能,我不可能让你这样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去修炼《玄月神篇》的,除非我死,否则绝无可能。我说过了,我不想做玄月门的罪人。”蓝月仙斩钉截铁道。

“好,那我就成全你,去死吧。”花千媚一声怪吼,飞身探掌直取蓝月仙咽喉,来势之猛雷霆万钧。

蓝月仙一脸从容,只见她举起手轻描淡写地一挥,一道无形的气劲直奔迎面扑来的花千媚而去。高手过招只是瞬间便已分出胜负,就在花千媚回身落地的那一刹,他的面庞处赫然多了一道极细的血口,一滴鲜血从血口中缓缓渗出。花千媚整张脸泛白,脸庞不停地抽搐着,不甘、怨恨、痛苦,复杂的表情涌上了他的面庞,原本志在必得,可没想到自己潜心苦练了这么多年的《百媚真经》,到头来居然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师妹。

花千媚颤声道:“没、没想到你竟然已经练成了玄月破虚的境界。”

蓝月仙道:“花千媚,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师父临终前嘱咐过我,他让我给你留一条生路,毕竟你是他一手带大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师父就会原谅你的所作所为,今日你自己送上门来,我就要替师父清理门户,废了你一身的修为,也好让你不再为祸武林。”

花千媚闻言,仰头狂笑,他的笑声尖刺入耳,听得方螓双耳阵痛。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只听他阴阳怪气道:“蓝月仙,你觉得配跟我说这些话么?别忘了你手上的鲜血都还没干,你就想来教训我?实在是太可笑太笑了,哈哈……”

蓝月仙不屑道:“哼,花千媚,不错,我心中的确对他念念不忘,可你以为我杀五大派掌门就是为了引他出来?那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告诉你罗海通、林野、萧廷尉、海翻天、马成子这五个人都死有余辜。十五年前仙灵岛灭岛惨案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五人,他们为了抢夺仙灵岛的龟灵石,竟然不惜将全岛一百八十六口人全部杀死,哼,他们以为这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仙灵岛岛主蓝海天的女儿偏偏在那次屠杀中活了下来,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个女孩子几经辛苦终于拜得名师,并且学了一身神功,终于等到了杀这五个畜生的机会。”

花千媚怔怔道:“难、难道,你就是蓝海天的女儿?”

“没错,蓝海天就是我爹,所以我告诉你,我杀那五个畜生是为了报灭门之仇,至于留下那块血锦帕,我的确藏有私心,我是想引他现身,这又有何不可?”蓝月仙说着,缓缓朝花千媚走去,一脸地死寂,只听她冷冷道:“现在该轮到跟你清算了,花千媚,你醒悟吧。”话音未落,只见两道寒光在花千媚眼前一闪,后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再看那花千媚瞪大了双眼,整张脸都扭成了一团。

蓝月仙蹲下身子,看着全身抽搐地花千媚道:“师兄,你放心,我答应过师父不会杀你,但是我决不能再让你去危害武林,所以今天我一定要废了你的武功。”说着蓝月仙举起单掌对着花千媚狠狠地拍了下去……

方螓身后劲风呼呼,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得那怪人发出了一声惨叫,便再也没了声音。忽然有人在他身上轻轻一拍,他的身体又恢复了知觉,他忙转身看去,一张冰冷柔美而又死寂一般的脸浮现在他面前。

“蓝、蓝姑娘。。”不知为何,方螓心头一阵后怕,支支吾吾地叫着蓝月仙,而他的目光则落在了蓝月仙身后,只见一个装扮怪异之人正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

蓝月仙回首看了眼地上之人道:“他死不了,我只是废了他的武功,他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祸人间了。”

“蓝姑娘……”

蓝月仙愣愣地盯着方螓,目光中时而温柔时而怨恨,可见蓝月仙心中此时百般滋味。“你不是他,不是。。。”蓝月仙口中不停地重复着同一句,痴痴呆呆地自顾离去……

“蓝姑娘、蓝姑娘。”方螓连着呼唤了两遍,她都没有理会,依旧自顾而去。

“哼,不用喊了,她不会理你。”花千媚从地上挣扎着坐了起来。方螓不自觉地倒退了几步。花千媚苦笑道:“不用怕我,现在的我连碾死一只蚂蚁的本事都没有。”

方螓定了定神道:“花兄,为什么蓝姑娘对着我说”。你不是他…

花千媚瞟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师妹会看着你说这样的话?”

方螓点了点头,花千媚仔细地看了他几眼,目光幽然道:“你和他的确长得很像,可你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那个男人和你不同,他冷酷无情,强烈的杀气,让人连靠近他的勇气都没有……”

方螓好奇道:“那他究竟是谁?”

花千媚道:“书生,你不是江湖中人,有些事你就别问了,快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说完他起身就要离去。

“你想去哪儿?”方螓见花千媚朝着蓝月仙离去的方向走去,心中不由紧张起来。

花千媚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不用紧张,我从小便在这伴月居长大,这里便是我的家,如今我一身修为被废,我只能留在这里,倘若离开这里,外面不知有多少仇家等着杀我,所以只有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师妹既然肯放我一条生路,相信她也会念及同门之谊来保护我。”

方螓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花千媚又道:“方公子,倘若我一身修为还在,我一定杀了你,但你很幸运,因为师妹不是我。所以我恳请方公子能将今夜之事藏于腹中,莫让他人知晓,此事你知、我知、师妹知便可,我死不足惜,但是你要知道,倘若让我仇家知道此事,又或者是五大派弟子知道此事,那师妹就处境堪舆了。当然,我说这些话并不是为了师妹,我是为我自己,以后的日子,师妹没事我就没事,师妹若有事我也就跟着有事了。相信方公子是个聪明人,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方螓突然间觉得其实花千媚也并不是那么讨厌,他这样的真小人远比这世间的伪君子要好很多。只不过那花千媚实在是不了解他方螓,他岂会是个长舌之人,况且,他一介书生也不想卷入复杂地江湖争斗之中,方螓无奈地摇了摇头,花千媚的确惜命。

方螓拱手道:“花兄请放心,方螓知道怎么做,时候不早了,小生也该告辞了,请。”

离开伴月居,方螓回到了废宅,他辗转难眠,无意间闯入玄月门,无意间听到了江湖秘闻,无意间更得知了这世上还有人与自己长得如此相像,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因为未知所以好奇,方螓也是如此,未知的江湖世界对他而言充满了神秘感,他想去了解它,去触碰它,但江湖真的是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易进出的么?

第三章报仇

九峰山

江湖中人视之为武林圣地,它并不特别,也不神秘,除了风景秀丽之外,与其他名山大川也无太大差别,可就这么个地方却能让江湖中人肃然起敬,为什么?因为名震天下的九天楼便在这九峰山中的九天峰上,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九天峰也因此名闻天下。

九天楼,武林中最公正不阿的门派,因此得到武林各派的一致认同,楼主宗太炎更是被众人推举为武林盟主,由他来主持大局,解决武林中各派之间的矛盾。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九天楼也不太平,丐帮、天龙门、巨鲸帮、昆仑派先后上山来找宗太炎,可这四派的事还没了,罗家堡又找了上来。

又是一起命案,又是一派之首被杀,杀人者却是五年前就已在江湖中销声匿迹的那个人。

英雄殿上,宗太炎一言不发,沉思凝想,下首坐着五大派新任掌门,也都沉默不语,愁眉紧锁。一时间大殿上静地出奇,每个人都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各位,本座思前想后,总觉得有些蹊跷,有些问题还望各位开释。”宗太炎打破沉寂。

“盟主但说无妨。”座下五人齐声道。

宗太炎道:“其一,据各位所言,五位前掌门均被人一剑封喉,却又发现心脉尽断,这是何故?其二,各位带来的血锦帕是否被女子沾过?”

天龙门掌门陈奇道:“这血锦帕自始自终都在我手中,未曾被女子碰过,盟主为何会有此疑问?”

其余四派掌门也纷纷表示同样的疑惑。

宗太炎道:“各位难道没有发现?这血锦帕上除了血腥的气味,还有另一种幽香,似乎是女子的胭脂水粉味。”

“这…”五人忙从怀中掏出锦帕置于鼻前仔细地嗅了嗅,果然一股清幽的香气从锦帕上传来。

丐帮帮主林墨生,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宗太炎道:“各位,本座认为凶手或许不是十三郎,应该另有其人,而且此人极有可能是个女子,以本座对十三郎的了解,他杀人的手法向来一剑封喉,死者身上从来不会出现第二处致命伤,再加上这锦帕的香味,所以我看这次恐怕是有人故意将此事嫁祸给十三郎的身上,以此来掩人耳目。只是本座还没想明白,凶手为何要杀五位掌门,他究竟意欲何为?当然本座也不排除是十三郎所为,或许这五年间他杀人的手法发生了改变也说不定。”

罗家堡新任堡主罗玉道:“不管凶手是谁,我罗玉一定要为我爹报仇,还望盟主能帮罗某查出真凶。”

宗太炎道:“各位掌门,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凶手留下的线索实在太少,追查起来恐怕会费一番周折,所以还请各位容本座一点时间去彻查此事,本座也绝不会让五位掌门枉死。”

五派掌门起身抱拳道:“此事还请盟主多多费心了。”

宗太炎道:“各位掌门客气了,五位前掌门在江湖中德高望重,此番遇害是中原武林的一大损失,本座也是痛心疾首,即便各位不来找本座,本座也定当全力施为,定叫那凶手无所遁形。”

下首五人齐声道:“多谢盟主。”

待那五人退下后,宗太炎靠在椅子上单手托着脑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露出了些许疲惫之态。口中轻轻念叨着:“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五派掌门遇害一事在江湖中早已传得沸沸扬扬,而关于十三郎重现江湖的传闻更是甚嚣尘上,每个人的心态都不尽相同,有人害怕,有人期望,有人高兴,也有人落寞。这就是江湖,五味杂陈皆在其中,人生百态尽显于内。

泰州之行让方螓无意间看到了一些事,也知道了一些真相,尽管泰州城内的百姓依然对死去的罗海通歌功颂德,但在方螓的耳中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虚伪,那么的令人厌恶,华丽的外表在真相面前变得那么得丑陋不堪。

方螓背着行囊在人群中穿梭着,不知不觉间路过了伴月居的门前,他抬头看了眼雅苑,长长地叹了口气。蓝月仙此刻虽然已手刃仇人,可她心里真的释然了么?应该不会,那一百八十六条人命已然成为了她心中永恒的痛,即便是她再杀罗海通等人一百八十六次,结果还是一样,过往的惨事就像是印记一样深深地烙在了她的心中,永远都挥之不去,而她心中的痛也将永远持续下去周而复始直至百年。此外,还有蓝月仙口中的他究竟是谁?为何会让她如此念念不忘,这或许也是她心中的另一个痛吧……

方螓看着伴月居的牌匾,落寞地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忽然大门轻启,从里面走出一个五官俊秀,貌胜潘安的男子。

“方兄,请留步。”那男子冲他喊道。

方螓好奇地看着那男子,觉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拱手道:“这位兄台是……”

那男子笑道:“呵呵,认不出我了?我是仙儿的师兄花千媚啊。”

“啊?你是花兄?”方螓眼睛瞪地溜圆,诧异地看着眼前之人。

花千媚道:“先前由于我偷练了《百媚真经》,所以才会性情大变,如今我的一身功力被师妹废去,脾性也自然回到了从前。以后就叫我花千峰吧,这才是我的本名。”

方螓拱手道:“那可真要恭喜花兄了,能重拾自我,重新开始。”

花千峰道:“多谢方兄,这次回来虽然被师妹废了一身修为,但却让我重头做人,还能与师妹重修同门之谊,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如今师妹已经认回我这个师兄了。”

方螓道:“确实值得恭喜。”

“对了,方兄,师妹知道你路经门外,特地让我出来传一句话。”花千峰道。

方螓道:“哦?蓝姑娘有何事吩咐?”

花千峰道:“师妹说,方兄游走于四方,倘若他日有机会遇到一个与方兄长相相似且右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烦劳方兄代为传一句话。”

“请讲。”

“师妹的话是:‘花间月下酒,肝肠寸断人。比翼双飞鸟,难结连理枝。天无二日天,人无两心人。夜夜泪枕梦,日日盼君还。’”

方螓叹惋道:“没想到蓝姑娘用情如此之深,难怪她的琴声充满了凄婉之情,对了,花兄,不知这人到底是谁?”

花千峰道:“方兄,我说过了你非江湖中人,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否则会给你带来杀生之祸,我们也是为你好,还望方兄别往心里去。”

方螓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过问了,不过烦劳花兄转告蓝姑娘,倘若小生有缘得见蓝姑娘要找的人,定会将这句话带到,还请她放心。”

花千峰抱拳道:“好,千峰就先替师妹谢过方兄了,那我们就后悔有期了。”

“后会有期。”方螓拱手回礼,转身而去。

此时身后的雅苑内传来阵阵琴音,悠扬而清雅,如同一杯淡淡地苦丁茶,听了不免让人心中生出些许苦涩。方螓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爽快地答应了蓝月仙,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帮她。琴声戚戚,蓝月仙抚琴相送,正如同他们因这琴音相识。方螓在这琴音中渐渐远去,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城门外……

第四章遇到抢劫

离开了泰州,方螓没了前行的方向,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他忽然想起这次远行他本就没有目的地,他踏上远行的路就是为了离开桃源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想到这儿,他不禁笑了,他笑自己太傻,傻到连自己为何离开桃源村都不记得了,可随后他又笑不起来了,他反问着自己,现在的我还真的可以像先前那样可以漫无目的地想去哪就去哪了么?那蓝姑娘的托付之事又算什么呢?

方螓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在山道上走着,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处山坳。就听耳边传来一声大叫:“嘿,来人留步。”

方螓被这声音冷不丁地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山林间蹿出了六条彪形大汉,只见为首一个手握钢刀的虬髯大汉朗声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方螓闻言脑袋一个激灵,暗道:完了,这下可好,闯进贼窝了。他下意识地将手攥了攥自己的行囊,他的这个动作可没逃过虬髯大汉的双眼,就听那虬髯大汉骂道:“奶奶的,臭书生包袱里是不是有什么好东西?快给爷爷交出来,否则今天就让死在这荒山野地。”

方螓毕竟是文弱书生,虽然他有着文人的骨气但他的双腿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他头皮发麻,颤声道:“各位大哥,子曰:君、君子爱财,取、取之有道。小生看、看各位英雄四肢健全,为何不、不自食其力,非、非要在、在此落草为寇,干、干这杀人越货的勾当呢。”

“大哥,这小子拐着弯骂咱们呢。”其中一个大汉喊道。

虬髯大汉勃然大怒,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方螓的领口,厉声喝道:“好你个酸秀才,居然敢骂你爷爷,老子告诉你,这条道是你爷爷开的,你不是说取之有道吗?现在你要过这条道,你就得给老子过路钱,否则别怪爷爷对你不客气。”说着拿起钢刀在方螓面前来回晃了几下。

方螓咽了咽口水,额前汗珠直下,他怯生生道:“英、英雄,你一会儿爷爷、一会儿老子,这、这辈分不、不对啊。”

“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实在看不下去了,你还真是个笨秀才。”忽然林中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虬髯大汉四下环视,怒道:“谁,是谁?臭丫头给我滚出来。”

林中一片死寂,偶尔传来风吹树叶的‘哗哗’声。忽然只听“啪啪啪”几声,虬髯大汉身后的几个壮汉纷纷倒地。还没等虬髯大汉回过神来,他就觉得身体一阵刺痛,紧接着便全身无力,瘫倒在地,在他们的身旁洒落着几颗黑白的围棋子。

“谁?到底是谁?竟然敢暗算你家大爷。”虬髯大汉躺在地上大声骂道。

忽然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盯着虬髯大汉直扑闪,黑色的瞳仁如同一汪纯洁的潭水,泛着丝丝精光,太美了,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

“臭大胡子,居然敢骂我。”一双粉嫩的玉手在虬髯大汉毛茸茸的脸上左右开弓。

“噼噼啪啪。”一阵令人发寒的掌掴之后,虬髯大汉的脸肿得跟两个包子似的,双唇也难以闭合,两颗洁白的门牙突兀在外。

方螓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口中不禁嘀咕着:“难怪孔圣人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今日一见只怕是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女子啊。”

忽然那女子转头向他看去,娇声道:“喂,我说书呆子,你瞎嘀咕什么,也不谢谢本姑娘救你一命。”

方螓这才看清眼前女子的模样,只见这女子扑扇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嘟着粉嫩的小嘴,乌黑的秀发扎成两个发髻,长辫自肩而下垂挂于胸前。如此可爱的女子方螓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翩翩一礼道:“小生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只是,姑娘如此手段也未免……”

那女子嘴角一撇道:“哼,我怎么了?谁让这个臭大胡子骂我,活该,我打得就是他。”

这时只听那虬髯大汉口齿含糊道:“女侠,饶命……”

神秘女子地突然出现,使情势发生了逆转,几名大汉还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那女子放倒在地,方螓也算是长松了一口气。

可怜那虬髯大汉,被那女子一阵掌掴,打得是面目全非,满口槽牙。

见那虬髯大汉求饶,女子笑道:“嘿嘿,你早那么乖就不用吃这苦头了,我且问你,以后还干不干坏事了?”

虬髯大汉含糊道:“不敢了不敢了。”

“哼,这还差不多。”说着,女子将虬髯大汉身上的穴道解开,又从怀中掏出几枚围棋子随手一甩,一旁其他几名大汉身上的穴道也被解开。

这女子光这一手认穴打穴,虬髯大汉便已知道她绝非善茬,双手捂着火辣辣的脸含糊道:“多谢女侠不杀之恩…”说完便要离去。

“且慢,谁让你们走了?”女子喝止道。

虬髯大汉和他的兄弟全都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两鬓的汗珠滚滚滑落,他们不知道这小夜叉又想干嘛。就听那女子道:“这书呆子刚才被你们吓得够呛,你们也不道个歉就这样走了?”

虬髯大汉忙带头抱拳道:“公子,方才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

方螓忙回礼道:“没事,没事,只要你们以后别再为恶便可。”

虬髯大汉道:“不敢了,以后可不敢了,若再碰到像女侠这样的高手,我们可就未必还能有命活着了。”

女子面露坏笑道:“嘿嘿,也对。这样吧,为了让你们好好的活着,我倒是有个好办法。”

虬髯大汉见女子一脸坏笑,支吾道:“什、什么办法?”

女子道:“很简单啊,为了不让你们以后再干坏事,也为了让你们好好活着,我决定让你们跟着这个书呆子好好学做人的道理。”

“什么?让我们跟着他?”几名大汉几乎同时扯着嗓子问道。

女子眉头微微一皱,目露凶光,冷冷道:“怎么?不愿意?”

几名大汉均心头一凛,不再做声,虬髯大汉道:“姑娘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女子鬼笑道:“嘿嘿,这还差不多。”

方螓苦笑道:“姑娘,何必为难他们,他们也无非是为了生活讨口饭吃。”

“你这个臭书呆子,本姑娘好心帮你出口恶气,你居然不领情。”女子气呼呼地往一旁坐下,不再做声。

虬髯大汉道:“公子,既然我们答应了姑娘就绝不反悔,以后鞍前马后任由公子驱策。”

方螓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好吧,那以后我们便以兄弟相称,在下方螓,不知几位。。”

虬髯大汉道:“在下雷豹,这五位是我的兄弟,陈武、张猛、王勇、林威、赵斌。”

五位大汉抱拳齐声道:“见过公子。”

方螓拱手回礼,而后他瞥了眼那女子,女子坐在一旁,托着下把嘟着嘴,也不理会他们。方螓走到她面前施礼道:“姑娘消消气,是小生辜负了姑娘的一番好意,既然雷兄他们愿意,就随他们了,还请姑娘莫要生气。对了,还未请教姑娘……”

“夏茵,叫我茵茵就好。”夏茵见他上前赔礼,这才消了气,扑闪着大眼问道:“书呆子,看你傻乎乎的,这是往哪儿赶路呢?”

方螓被她这一问还真是给问住了,是啊,自己这是要往哪儿走呢?虽然蓝姑娘有所托付,但毕竟连她自己都不知要找之人的下落,更何况他这个素未蒙面的人了。方螓应道:“小生此次远足,只是想独自出来游历一番,也好长长见识。”

“哦,原来是这样,我偷跑出来也是想到处走走看看。”夏茵嘟着小嘴嘀嘀咕咕,忽然她眼睛一亮,诡笑着对方螓道:“书呆子,反正你也不知道要去哪,我呢也正想四处逛逛,不如咱们结伴而行吧。”此言一出,方螓与那六个大汉额前均渗出了豆大般的汗珠。

第五章权宜之计

夏茵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方螓,水汪汪的大眼透着无比的真诚,如何教人拒绝,方螓现在才明白,有的时候拒绝人光有勇气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些铁石心肠,不过他方螓心肠软,又怎么做得出如此残忍之事,叹道:“唉,好吧,你想走就一起走吧,不过路上要听我的话,别到处惹事。”

夏茵乐呵呵地应着,心里却想着:嘿嘿,臭书呆子,等上路了还由得你么?夏茵眼中闪过一丝邪光。

方螓并没有看到夏茵的眼神,倒是让雷豹等人看到了,这兄弟六人心头顿时升起一股不祥之感…夏茵的决定让雷豹心里的盘算一下全落空了,原本雷豹答应方螓做跟班只是权宜之计,他想等夏茵离开之后,先教训一番方螓,把心里的这口窝囊气好好出一出,再抢了他的行礼走人,可现在倒好,这个小夜叉赖着不走了。

雷豹偷偷看了眼夏茵,只见她正瞪着一双大眼盯着他们几个,似乎像是在对他们说:你们几个给我老实点,别想打这个书呆子的主意,有我在你们想都别想。

雷豹六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苦着脸摇了摇头。

夏茵道:“书呆子你说,我们去哪儿?”

方螓道:“这个……不知茵茵姑娘可有好的去处?”

夏茵道:“恩,我倒是有个去处,不知你们想不想去?”

“哪里?”

“九峰山。”

“九峰山在何处?”

雷豹在一旁鼓着肿胀的腮帮子,瞪大了双眼道:“公子,你不会连九峰山都不知道吧?那可是武林盟主住的地方啊。”

方螓道:“啊?茵茵姑娘为何想去九峰山?”

夏茵道:“恩,也不怪你,你不是江湖中人不知道也正常,这段时间武林中传闻绝命十三郎重出江湖,并且杀了五大派掌门,现在五派掌门齐聚九峰山,请盟主宗太炎为他们处理此事。其余各派现在也都纷纷赶往九峰山,好像相约在下月初一齐聚九天楼,所以现在的九峰山一定很热闹,我就喜欢凑热闹,听说这次的声势堪比武林大会哦。”

雷豹在一旁激动道:“茵茵姑娘,真的能带我们上九峰山?”

夏茵道:“就看书呆子肯不肯咯,他不是让我听他的么,我也得听他的。”

方螓看了眼雷豹等人,又看了看夏茵,这几人均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心中暗道:蓝姑娘是武林中人,她要找的人应该也是武林中人,如果照茵茵姑娘所言这次武林各派齐聚九峰山,那说不定蓝姑娘的这位朋友也会去,那我去一趟又有何妨呢。想到这儿,他笑道:“呵呵,好吧,既然大家都想去,那我们就一起上九峰山,小生也从未见过什么大场面,去长长见识也好。”

“嘿嘿,太好了,没想到我们也有机会上九峰山了。”雷豹的弟兄们一阵雀跃。

方螓道:“不过我有个疑问,我们无门无派的,就这样上山恐怕进不去吧。”

夏茵大眼滴溜溜一转,看到方螓手中的油纸伞道:“有了,我们就叫纸伞帮,恩,你就是帮主,我就是副帮主,雷豹他们几个呢就是纸伞帮护法,到时候有人问起来我们就说是纸伞帮的人就行了,江湖中门派林立,人家没听过也正常,不会怀疑的,嘿嘿。”

方螓想了想,点头道:“好吧,权宜之计也只能这样了,那我们出发。”

雷豹等人一阵欢呼雀跃,上九峰山这在以前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九天峰

九天楼英雄殿内人头涌动,各大派均齐聚在此,各派掌门相互抱拳问候。人群中一个手拿油纸伞的书生也冲身旁的人不时地作揖问候,在他身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灵动地扑扇着,六名大汉紧跟其后,不用说这书生自然是方螓,那双大眼睛自然就是夏茵,六名大汉正是雷豹六兄弟。

原来方螓一行人一路漫游到了九峰山,来到九天峰时被九天楼弟子拦了下来,要他们出示拜帖,方螓不知拜帖为何物,正踌躇间,夏茵眼珠子一转,对着守山弟子喊了起来:“睁开你的大眼好好看清楚了,这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纸伞帮方帮主,你们竟然连他都不认识?好,不让我们进也行,我们现在就走,到时候你们师父查问起来我看你们怎么回答。帮主,我们走。”说着拉起方螓就要下山。

那守山的小头目被夏茵唬得是一愣一愣,心道:虽然说这书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派之首,可看那丫头说得有板有眼也不知道真假,不过如今这世道也太平,自立门户之事也时有发生,就像这次的确有很多门派连听都没听说过,可能他们也跟这些门派一样吧。守山小头目想到这儿,忙一把拉住方螓,满脸陪笑道:“原来是纸伞帮帮主,恕小的眼拙,怠慢了方帮主,还请帮主莫怪。”

夏茵上前一把打掉了小头目搭在方螓身上的手,翘着嘴道:“哼,你现在请我们去了,我们还不去了,帮主,我们走。”

小头目一听看他们来真的,这下可急了,一个劲的赔礼道:“方帮主留步,方才之事在下失礼了,请方帮主莫要往心里去。”

方螓侧过脸对夏茵小声嘀咕道:“茵茵姑娘,别为难他们了。”

夏茵这才容颜微舒,说道:“算了,看在宗盟主的面子上就不跟你计较了,快让我们上山。”

小头目忙转身对身后的弟子使了个眼色,那弟子忙让出一条道来,夏茵首当其冲,大摇大摆地朝山上走去,方螓见状哭笑不得,摇了摇头,冲那小头目微微一礼,带着雷豹等人也跟着上山了。上山后,几人被九天楼那宏伟的建筑深深地震撼了。九天楼雕栏玉砌,鳞次栉比,庄严肃穆,不禁让人心生敬畏。那八张嘴张得大大的,只听雷豹感叹道:“啊,不亏为武林中第一大派,我雷豹能在有生之日来到这里也算不枉此生了。”一旁的几个兄弟纷纷发出了赞同声。

夏茵瞥了他们几个一眼装腔作势道:“哼,大胡子你们可真是没出息,这样就满足了?”

方螓笑道:“呵呵,茵茵姑娘,方才小生看到你的嘴也张得不小啊。”

夏茵俏脸一红,嘟囔道:“臭书生要你管。”

方螓道:“好了,我们进去吧,记住,千万别露陷儿了,尤其是你茵茵姑娘,千万要忍住你的性子,可别闯祸了。”

夏茵不耐烦道:“行了行了,知道啦。走吧。。”

八人这才进入了九天楼。要说这作揖行礼可是方螓最拿手的,要他舞枪弄棍或许不行,这书生最懂礼数,逢人行礼作揖他可是练得如火纯青,一进大殿,方螓便一直双手抱拳,左一下,右一下,逢人便礼,笑脸迎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跟谁都认识,夏茵在后面看地咯咯直笑,她对身旁的雷豹道:“喂,大胡子,我说让这书呆子当帮主没错吧,还真像那么回事。”

雷豹也笑道:“嘿嘿,茵茵姑娘真是有先见之明,看公子这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正说着,忽然听到大殿上有人高喊:“盟主到。。。。。。”

雷豹六兄弟一听是武林盟主要出来,脸上均露出了无比激动之色,要知道在过去虽然没有追星这么一回事,但人的崇拜心理却是自古就有,按现在人的话来说,这六兄弟也可算是当时的追星族了,他们对宗太炎的崇敬之情自是不言而喻……

这个杀手不高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这个杀手不高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总裁的暗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的暗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的暗宠第14章:自取其辱原以为只有江铭晟会让我无能为力,却没想过,除他以外,还有很多事,也是我无能为力的。收起重重的失落,准备回律师所,刚一迈步,身后再次传来凄厉的哭声。我回头,看到的便是那一幅悲凉的画面,伤心欲绝的泪水纵横在张氏夫妇的脸上,法院的警卫正将他们往外面推,他们嘴里还在哭喊着:“你们不能判我儿子死罪呀,他死了我们也就不能活了……我儿子冤枉啊……公理何在啊……”那一句句凄血的哭喊声,让我的心仿佛被细针穿刺了进来,折回头跑到张氏夫妇

  • 小说爱似繁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似繁星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似繁星第14章绯闻满天飞一个月的时间,傅绍琛又回到了几年前的光景,绯闻满天飞。他这几年一直低调处事,没想到又重出江湖,各种名模明星的拥在怀里。眼看离他们的婚期只有一周多的时间,柳雪儿看着上面报道着傅绍琛绯闻的报纸,她气得将报纸直接扔到地上,整个人咬牙切齿的看上去十分的生气。柳雪儿来到傅绍琛的办公室找他,她抿着嘴唇,声音里尽是委屈和不满,“绍琛,今天的新闻报道你昨晚和一个嫩模在一起,你告诉我,新闻是不是假的?!”傅绍琛慢条斯理的翻着手上的文件,连脸都

  • 小说白蛇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白蛇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白蛇第十四章:鬼,有鬼啊!荒郊之上,饥肠辘辘的群狼望着腐臭的身体再也按耐不住冲了上去,然后一下秒,群狼嗷嗷嚎叫起来——就看一条条白蛇横空出现,张开蛇牙咬住群狼的脖颈。她们美得犹若仙物,却并非有心杀生。警告过后,她们松开了蛇牙,群狼嚎叫着往后转瞬退散……“仙子……白蛇仙子……”是谁在吟叫着她的名字……?腐败的身体睁不开眼睛,一条条白蛇蜂拥而至,将璇玑满目疮痍的身体密不透风的包裹起来,她们的银白色蛇鳞张开就像是天神词语的神丹妙药。布满璇玑从头到脚已经溃烂

  • 小说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曾爱过你,也会忘记你第14章傅寒初,你混蛋!还是现在,她都不喜欢容烟。“你闭嘴!”容烟尖叫着,她伸手捂住脸,尤其是看到容弯弯脸上的笑容,她说她可怜,她竟然说她可怜!!容弯弯不在理会容烟,淡淡一笑,然后打开车门上了车。————容烟疯狂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她快要疯了,容弯弯竟然回来了....那么,傅寒初很快就会发现,她根本不是容弯弯,那个男人要是知道她骗了他这么久,一定会一脚将她踹开。而且...容烟看着疗养院里面,容弯弯回来了,她去看了

  • 小说等一场暮雪白头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等一场暮雪白头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等一场暮雪白头第14章让我来结束这一切搬回孙家之后,王颀几乎每天都要往这边跑。订婚需要准备很多东西和细节,我不怎么上心,全权交给他处理。王颀嘴上答应,其实仍旧会不厌其烦的同我商量。有时候把我惹烦了,推着他往外走,“你再这样我不订婚了!”他就会立刻求饶。我还是很少和孙立平说话,没事就在房间里待着,偶尔会绕着这栋房子四处走走,孙立平看见会跟我聊聊,但每次的谈话都是悻悻结束。回家住不代表我原谅他,只能说明,家里有更吸引我的地方。一个是我的大计划,

  • 小说陪你到世界的终结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陪你到世界的终结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陪你到世界的终结第十四章不是我“诺雅!”顾承泽一看见她,就立刻走过去,亲手扶住了她,动作小心翼翼,像是扶着什么稀世珍宝。“不用这么小心,我没事啦。”林诺雅柔声说道。“小心点,没错的。我扶你进去。”顾承泽毫不犹豫地说道。苏沫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顾承泽扶着林诺雅离开。她以为自己多少会有些心情波动,但是她的心,却是一片麻木。原来,被伤的多了,心真的会一片死寂。第二天,就是心脏手术的日子。苏沫曾经逃过一次,这一次,看管地就格外严格。苏沫只是麻木地看

  • 小说慕我倾城颜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慕我倾城颜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慕我倾城颜第14章你的选择后宫中因林清婉毁了容貌之事几日无宁静。而慕若笙对这些事却是浑然不知的。那日从断崖归来她便染了极重的风寒,每日只在拘牢里浑浑噩噩的躺着,地牢阴寒,身子燥热,终日头眩如火烫。每到饭点慕以骁便对着放在她牢房地上的碗痴痴的流口水,她几次想拿起那馒头递给这唯一放心不下的小弟,试了几次,身子沉重不得动弹,手……竟无力抬起。铁链坠地的声音响起,牢房门打开,苏景盛拂着拂子站在门口自上而下的看着地上那副单薄的身子,掩着鼻子摇了摇头。“抬出去

  • 小说情到深处,缠绵入骨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到深处,缠绵入骨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情到深处,缠绵入骨第14章:是生是死婚礼中。席诺昀忽然捂住胸口,心很疼。他衣兜里的手机不见了,就借了身边人的手机,给尤雪漫打了电话。手机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于彤见婚礼中断,看到席诺昀那张英俊的面孔上焦虑不安,挽住席诺昀的手臂,轻柔的问,“诺昀,怎么了?”就在席诺昀以为没人接听,准备挂断手机时,有人接听了电话。席诺昀一把甩开于彤的手,焦急的问,“尤雪漫,你在哪里呢?为什么不接电话?”“你认识这个手机的主人吗?我刚才看到一个女人把手机扔了,

  • 小说10033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10033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10033第十四章总有人为难季子强起初还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一下子还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地方,现在听宋丽若一说,又见她的眼神飘到了自己那个地方,季子强就知道球了,刚才的梦里这弟兄还没消下去,他就一下的也脸红了起来,期期艾艾的半天没说出话来。宋丽若就嘿嘿的笑了几声,让季子强真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不过这一紧张,还好,下面也就耷拉下了脑袋,规矩了。季子强就问她:“今天又没什么事情,领导都过去开会了,你忙什么。”宋丽若撇撇嘴说:“你不是领导啊,你敢睡觉,我

  • 小说我愿陪你生死相依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愿陪你生死相依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我愿陪你生死相依第14章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姜焱在将姜莹送走以后猛然想起他离开前看到赵清诗的最后一眼,穿着蓝白条病服的赵清诗胸口的红色显得非常诡异!她也受伤了!姜焱将姜莹交给医生以后就直接转身飞奔着离开,就算姜莹在他的身后呼喊他也没有听到。姜莹望着姜焱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阵的嫉妒和愤怒!她原本可以在戒毒所的时候就直接弄死赵清诗的,但是那时候她还没有折磨够,后来她想了想必须要让姜焱亲眼看到赵清诗是个怎么样的人,这样姜焱才会彻底的死心!这个计划还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