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朕的花样厨后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4:42:38 来源:网络 []

书名:朕的花样厨后

第十一章 镇北王来了

“红香,你去把银耳泡开。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红意,你去挑几个雪梨,用温水去皮。”

苏阮阮镇定的吩咐着各人去做事,自己则去取了薏仁,放入温水中。这道银耳雪梨薏仁汤,实则并不难做,但是时间和火候十分重要,但是这汤祛痰止咳的功效十分之好。

以前苏阮阮学厨艺的师傅,一到初秋就经常咳嗽,她就经常炖这银耳雪梨薏仁汤给他喝。说起来,竟是许久未见师傅了,也不知道现代的她死去后,师傅是否会特别悲痛。

“公主,公主?”红意看着苏阮阮拿着薏仁呆站在原地,有些疑惑的喊了她两声。苏阮阮被这两声叫声,喊得回过神来,将之前想的事抛在脑后,继续忙起来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将薏仁也浸泡在温水中,忙好这一切,额头上已有细碎的汗珠。

不到半个时辰,银耳就被捞了起来,又过了两个时辰,才将薏仁也捞了出来。锅内放适量水,水开后,放入浸泡好的薏仁,一炷香后加入雪梨、银耳。

再煮一刻钟即可出锅,待用冷水降温,放凉后在上面淋上几滴蜂蜜,这银耳雪梨薏仁汤便做好了。

“高公公,你便把这汤带回给皇上吧。”

高公公在一旁一直瞧着,神色间有些疲乏,想不到一碗汤,竟然用去两个时辰多。

“公主不随奴才一同去嘛?”

苏阮阮看了下外面的黑乎乎的样子,心里约摸估算了一下时间,然后缓缓的摇了下头:“时辰也不早了,我就不去了,你代我向皇兄问好吧。版权163nvren.com

“遮。”知道多说无益,高公公也不再劝说,接过银耳雪梨薏仁汤,出了公主殿,往尚书阁而去。

苏衍墨在殿里已是等的有些乏了,正在烦闷,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到了门口慢了下来,透过烛光看见外面的人似在整理衣着。

“高德祥,还不快进来?”

高公公听了这话,急忙推门走了进去。“拜见万岁。”

“怎的去了这么久?”苏衍墨沉着脸,瞥了高公公一眼。高公公急忙将食盒端了上去。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公主殿下知道万岁一直咳嗽,就嚷着要过来看圣上,奴才说圣上怕过了病气与她,公主甚为感动,特意做了这碗汤给圣上祛痰止咳。”

苏衍墨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些。饶有兴趣的打开食盒,一股清香便传了出来,他猛的吸了一口,只感觉整个身子都舒爽多了。

“此汤为银耳雪梨薏仁汤,是公主殿下做了两个多时辰才炖出来了。”

“那她为何没来看朕?”

“实在是天色已晚,不过公主对陛下的一片心意,奴才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苏衍墨眼角微微一眼,俯身尝了一口,甜甜的带着清凉的感觉瞬间征服了口腔,本些难受的喉咙也舒服了许多。

高公公见苏衍墨心情不错,心里也自然松了口气:“皇上和公主的兄妹之情,真叫奴才感动呢。163女人网公主一片赤子之心,可谓难得。”

“出去!”苏衍墨脸色一沉,吓得高公公眉头猛的一跳,唯唯诺诺的退出去了,不知又是什么惹怒了他,整个人又阴沉下来。

苏衍墨盯着眼前小巧可爱的如意碗,长袖一摔,将案桌上的东西都扫落在地上,汤水撒了一地。

殿外的高公公听了这声音,猛的一哆嗦,看着外面黑压压的天空,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可不就是这个理嘛。

这日天色尚早,苏阮阮便起了床,照旧在院里跑了五圈,活动了下筋骨。跑了一段时间以后,身体比之前好了不少,至少不是跑几步就喘气的样子了。163女人网

只是这肥肉还在身上久居不动,苏阮阮可是操碎了心埃

“公主,”红香在院外停下了脚步:“镇北王来了,在殿外求见。”

苏阮阮惊喜的回道:“快请他进来,直接到院里找我就好。”

不过片刻,便听见向臣调侃的声音:“拜见公主殿下。”

苏阮阮摆了摆手,让一旁的宫女退下,吩咐不要随意来院中,转头就奔向了向臣:“师傅!你今日可是来兑现承诺的?”

“什么承诺啊?我可是不记得了。”向臣咧开嘴,故意说道。苏阮阮着急的跺了两下脚:“师傅,你前日不是答应了我,教我学习太极嘛。”

向臣看苏阮阮急迫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我也想教你啊,可我这肚子尚且空空,恐怕没有精力教你埃”

“那还不简单。我这就与你做吃食去,可好?”

“哎呀,那怎么好,你可是堂堂公主。”

向臣笑眯眯的说道,苏阮阮知道他这是推脱,直接拽过他的衣袖:“扯那劳什子身份作甚,随我来小厨房,我做给你吃!”

向臣性子豪爽,笑了两声:“看不出你这般豪爽。听太后说你做的吃食甚是好吃,今日我便来尝尝。”

“哼,川鲁粤扬,点心零嘴,只要你说的出,我便能做出来!”

“那些东西,有何好吃,我最爱的就是吃肉!”

“那好,今日我便给你做道胭脂鹅脯

尝尝可好?”

“哦?胭脂鹅脯?听起来倒挺有意思,便做这个给我瞧瞧。”

两人谈话间,已到了小厨房。“今日倒是有你的口福,早上御膳房刚送来一只鲜鹅,还放在冰桶里镇着呢。”

苏阮阮也没喊宫女,自己去拿起那只拔了毛的鹅,将它放于板上,从背部用刀开膛取出内脏,洗净后用刀从脖颈处割下,将鹅体剖为两半。

“嗬,你这手技术倒是挺厉害的。”向臣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苏阮阮干脆指使他去点火烧水。

“你去点火烧水吧。”

“嗨,我可是镇北王,你竟然嚷我帮你起火?”

苏阮阮不客气的丢了个白眼:“我一公主说什么了嘛,还想不想吃了?想吃就去起火。”

向臣被苏阮阮的白眼逗笑了,也不矜持,直接撸起袖子,到坑上起火。

将处理好的鹅,入锅内加水烧开,煮尽血水,捞出后,另起一锅加水、盐、黄酒、葱段、姜片、桂叶、苹果等煮至脱骨,然后将骨取出。

第十二章 孺子可教

“这个就是鹅脯。”苏阮阮将它们放入一个干净的碟子中,喜滋滋的跟向臣介绍着。向臣见她这个模样倒也好笑,带着一种炫耀的姿态,心下暗笑,也没戳穿她,其实他是认得鹅脯的。

将鹅脯置锅中,加入适量清汤、白糖、蜂蜜、盐、红曲粉入味,待一炷香后,汤汁浓时淋入少许香油即成。

苏阮阮鼻尖已有汗珠,向臣下意识帮她擦了一下,倒是让苏阮阮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手下改刀装盘的速度稍稍一顿。

“咳咳,我再加点蓑衣,王瓜围在旁边,这菜便可以了。”

“加这些作甚?”向臣拿了一片王瓜放进嘴里咀嚼,有些饶有兴趣。苏阮阮理所当然的说道:“自然是为了好看了,好看的东西吃起来才更香嘛。”

“强词夺理。”向臣弯了弯眼,往前走了两步,用手拎起一块鹅脯,放入嘴中。嚼之筋道,唇齿留香。

“咳咳,我告诉你这鹅肉可还有益气补虚的作用呢,你可要多吃一点哦。”

“哦?你这是变着法儿说我体虚咯?”

向臣眯了眯眼,噙着一抹笑意看向苏阮阮,苏阮阮看他这个笑面虎的样子,浑身的汗毛都快起来了。

“你别这么笑了,看得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现在你吃也吃过了,可以教我打太极了吧?”

“自然可以。”向臣心满意足的吃下最后一口胭脂鹅脯,拍了拍手,打了个饱嗝。

两人回到院中,向臣朝树上一坐,看着苏阮阮一脸羡慕的盯着自己。

“你这个就是轻功吧?要是我也会就好了。”

“别,就你这体重,轻功也使不上来埃”

苏阮阮对向臣有事没事的嘲讽早就免疫了,反正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好了好了,快教我那套太极吧。”

“急什么?”向臣摘了片树叶衔在嘴里:“你这体格太胖了,下盘也不稳,会扎马步吧?”

苏阮阮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曾经看过那么多穿越剧,古装剧,扎个马步还不简单。想着大喝一声,扎了个马步。

“啧啧,你这马步只有形,不得神,一点用也没有。”

“啊?那该怎么做啊?”苏阮阮有些头疼。

“两臂向两侧平拉伸直,两手成柳叶掌,手臂与肩平齐,腕部屈立挺直,两肘微屈!”

苏阮阮立马照做,自己调整了几下姿势,又根据现代的太极做了一些调整。

“嗯,孺子可教也。你这个姿势不动,先练半个时辰吧。”

说完这句话,向臣就闭上眼假寐去了,苏阮阮撅了噘嘴,轻轻的哼了一声,不就半个时辰,这有什么难得。

结果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苏阮阮的身子就开始左摇右晃了,她咬着牙尽力稳住身体,可是脚底的麻意慢慢的到达全身,头上的汗珠已经顺着鼻梁低落下来,她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一样。

身子猛的一晃,脚步不稳,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哎哟,真疼。”苏阮阮揉了揉发疼的屁股,全身感觉酸得不行。

向臣眼睛睁开一条细缝,似乎对眼前的情况已经了然于心。“今天就歇息吧,你太过肥胖,身体虚浮,半个时辰是坚持不了的。”

苏阮阮抿了抿唇,掸了掸衣裳的灰尘,继续爬了起来扎马步。

向臣眉头渐渐皱起,终于睁开眼睛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少女。

虽然身形肥胖,五官挤在一起,可是那咬牙不放弃的决心和毅力倒是让向臣大吃一惊,少女微微发抖的身子,和逐渐嫣红的双颊,以及那偶尔扫过来的明亮的眼神,向臣不禁有些愣神了。

现在才发现,苏阮阮的眼睛很漂亮,像是他最喜欢吃的葡萄一样,突然心底微微一软,再也没有了戏弄这个女子的心思。

“好了,你已经做的很棒了,以后每日只要扎一炷香就好了,这个要循序渐进,你现在陡然这样会伤了身子的。”向臣轻飘飘的从树上跳下,将苏阮阮颤抖的快跌倒的身子扶好。

苏阮阮呆呆的看着向臣,向臣伸手擦去她鼻尖上的汗珠:“你可以休息一会儿了,每日饭后到练一炷香即可。过几日我来看你的成果。”

苏阮阮用力的点了点头,向臣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便离去了,突然发现这个胖子公主,有些意外的可爱呢。

这日苏阮阮又扎了一炷香的马步,接过红香递过的毛巾,将脸上的汗水擦去,走到一旁的石亭中休息片刻。

向臣抓着一手花生米,悠哉哉的走了过来。

“几天没见,这马步扎的稳多了呀,看来果然没有偷懒。”

苏阮阮撑着头看向他,意兴阑珊的叹了口气:“我都练了快十天了,什么时候你才开始教我太极啊?”

向臣挑了下眉头,丢了一个花生米给苏阮阮,苏阮阮伸手一接往嘴里放去,咀嚼了两口:“啧,又去我小厨房偷的?”

向臣拍了拍手,将最后一口咽下:“我是你师傅,这些都是你这个徒弟应该孝敬的,你这些日子很用心,今日我便教你太极,怎么样?”

苏阮阮立马喜笑颜开的跑了过去:“师傅最好了,快教我吧!”

“首先,你一开始练的那套不适合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下盘不稳,身体虚浮,若是年纪大骨骼不好的人练习或许会更合适。”

苏阮阮不由得点了点头,想不到向臣竟然看问题如此透彻,看来古人的智慧,不无道理。

“我在里面融合了一些拳法,你是女子,身子骨禁不住那么强大的力量,所以我这几天特意给你改了一下。”

说着向臣便给苏阮阮打了一套,苏阮阮只觉无比精妙,前处缓柔带刚,后者竟是快中带柔。

“你跟着我这套练习,可以在适当时候借力打力,你先来做第一个动作。首先马步蹲好,身子放轻,用腰腹和手臂的力量打出去。”

苏阮阮依着他的话做了几遍,只觉得身子无比酸麻,竟是比跑步流的汗水还要之多。

“这套下来,所需要的力量很大,你勤加练习,不出一月,身形必然会有所调整。但是你要记着,这个做的时候会异常劳累痛苦,切不可操之过急,或者早早放弃。”

第十三章 再展厨艺

苏阮阮略一沉思,调整了呼吸,自己又打了几下,像是有些不太满意,重新扎了马步。

向臣站在一旁面露赞赏,这公主心性坚毅,虽不是习武的苗子,但是胜在肯吃苦努力,倒是跟兵营里那些兵有些像了。

想起兵营,向臣脸色一沉,不过转瞬间却挥之而去。此次皇上突然召他回京,撤了他的兵权,他是知晓这其中弯弯曲曲的意思的。

无非是怕他功高盖主,起了谋逆之心。只是他有些失望,曾经他与苏衍墨幼年之时,何曾要好,如今也变成了这番模样。

漫不经心的看了会儿旁边种植的牡丹,手指拨弄了几下,牡丹花摇晃几下,落下几瓣花瓣。

“王爷,”向臣带着的侍卫匆匆赶了过来:“皇上召见您去尚书阁。”

向臣收回思绪,又嘱咐了苏阮阮几句,便领着侍卫去了尚书阁。

“奴才拜见王爷。”门口的高公公不卑不亢的让开一条道来,示意向臣直接进去。

殿内烛火通明,虽是白日,但还是点了烛火,苏衍墨正坐在案桌旁,应是在处理政务。

“微臣,拜见皇上。”向臣拂开衣袍,单膝跪下,眼神胶在地上那一处阴影。

“爱卿何必如此多礼,朕与爱卿是多年好友,不当这么客气。”苏衍墨噙着一抹笑,像是与朋友聊天一样,语气甚为熟稔:“朕听说你现在与公主相处甚好埃”

向臣不动声色的看了那人一眼,那人虽是在笑,却不到眼底。“微臣与公主也是多年未见,如今自然有许多聊的东西,这也自然走近了许多。”

苏衍墨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将手中的笔放到一旁:“阮阮胡闹,你莫不可陪着她胡闹,教着东西玩玩可以,但是不要认真了。”

“微臣明白。”

“阮阮生性单纯,小时生过一场病,才会如此之胖,你切不可让她为了瘦下来,累坏了身体。”

向臣眉头紧锁,没有说话,座上的人似是不想多说,便挥手让他出去了。

向臣走出尚书阁,走了几步回头看向紧闭的门口,心头的疑惑更甚。

这旁人说皇上宠爱公主,他是不相信的,毕竟儿时好友多年。无数个日子里,他都要负责倾听苏衍墨对这个妹妹刁蛮任性的无可奈何。

直到苏阮阮好像生了一场大病,然后从那儿开始莫名其妙的越来越胖,导致性子越加不好。苏衍墨一直很不喜欢她的,毕竟有那样一个母后,只宠爱自己的女儿。

没胖之前的苏阮阮,向臣是见过一次的,模模糊糊记得扎两个小辫,特别闹腾的说。想了半天,又想到现在的苏阮阮身上。

所以他不在的这些年,苏阮阮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性子简直天翻地覆不说,就连苏衍墨,竟是真的那般宠爱她了。

想起那个胖子笑眯眯的喊自己师傅的样子,向臣忽然觉得心里开始痒了起来,说不出来为什么,像是很多小蚂蚁一样,痒得有些发慌。

苏阮阮对改良的太极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每天吃饭以后都要到院里去打一套,原本一套下来就会腰酸背痛,现在已经能游刃有余了。

甚至感觉跑步的时候,身体都轻盈了很多,当某一天换上衣裙,发现有些宽大时,苏阮阮才惊觉,自己似乎是瘦了一些。

这是她练习太极的第二十五天。

可惜古代没有体重秤,苏阮阮没法知道自己得实际体重,也没有立体的大镜子,所以她只能通过每天晚上用手把量自己得肥肉,来推测自己瘦了多少。

向臣来的时候,刚好是一月以后,刚到公主殿,便见里面的宫女忙忙碌碌的。

“你们这是怎么了,公主呢?”逮着一个小宫女,向臣疑惑的问道。

宫女急忙跪了下来:“拜见王爷,公主是在小厨房准备吃食呢。”

向臣听了这话便往小厨房而去,还未靠近,便闻到一股甘甜的清香,香得人口水都忍不住流下来。

走的近了,便听见苏阮阮清脆得声音,带着一丝愉悦。

“红香,上次熬得花生油还有吗?”

“公主,还多的多呢!”

“那就好,你去帮我取三勺来,红意,把昨日送来的几个马蹄,都拿过来,我这边要准备用呢。”

听着里面忙碌的声音,向臣忍不住走近几步,只看见烟雾缭绕的,苏阮阮的样貌有些看不真切。

“先将这猪肉放入碗中,加入料酒,捻手一点精盐,然后将刚刚我剁碎的葱姜末,混着香油搅拌。”

“红意,你去拿半勺的玉米粉放进去,然后把它们都搅拌均匀。”

嘴上吩咐着,苏阮阮拿过五个新鲜的马蹄,将它们通通剁碎,然后一并放入红意搅拌的肉馅中。

那边的小宫女,已经把调成稀糊的面粉端了上来,苏阮阮拿手捻了一点,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鸡蛋砸入碗内,手捻一点精盐、少许的玉米粉搅拌均匀。然后坐煸锅,烧热,用油刷子擦一下,倒入一半鸡蛋液,转动煸锅,吊成鸡蛋皮。在重复上面步骤将另一半鸡蛋液也吊成鸡蛋皮。

鸡蛋皮的香味十分浓郁,几个小宫女都忍不住猛的嗅了几口,然后又像是被自己的行为给羞着了,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饶是向臣也不由吸了一口,愈发好奇的看了起来,这种做法倒是没有见过呢。

苏阮阮也不含糊,迅速得将两张鸡蛋皮分别切开,热乎乎的鸡蛋皮上还冒着热气,她将刚刚端上的面糊,在每个半张的鸡蛋皮边上分别都抹上,然后中间用筷子放入一份肉馅。

快速卷起,成为一个长条,再拿刀依着手节的距离切开,切上四小刀以后,在第五刀切断。

这便有了四个漂亮的佛手卷,剩下的鸡蛋皮也按照上面的做法,依次进行,全部完成以后,苏阮阮才有空闲将额头的细汗抹去。

瘦下来果然有好处,连做菜也没有以往累了。

这边花生油已经取来,坐煸锅,放入花生油,当油有些热度时,将佛手卷放入,待炸成金黄色时,即可捞出,然后摆入盘中。

第十四章 佛手金卷

“哎,可惜没有花椒盐。”

“公主,花椒盐是何物啊?”红意闻着香味,忍不住问道,苏阮阮急忙摆了摆手,跳过了这个话题。

刚转身就看见向臣眉眼带笑,靠在门旁边看着自己。

“师傅,你怎么来了?”少女惊喜的声音传来,有一个身影快速的跑了过来,然后在向臣的眼中渐渐清晰。

少女的脸有了一些棱角,五官不再挤在一起,有些舒展开来,虽然脸上还有有些肉,看上去圆圆的,但是此刻红彤彤的样子,煞是可爱。

以往肥胖的身躯也瘦了一些,只是还是有些圆润罢了。

直到苏阮阮跑到向臣跟前,叽叽喳喳的说自己这些日子多么刻苦练习时,向臣才猛然意识到,这个丫头是真的瘦了很多。

手轻轻的拍了拍了苏阮阮的头,仿佛带着一丝奖赏的味道:“恭喜你啊,从大胖子变成小胖子了。”

一句普普通通还带着调笑的话,苏阮阮想抬头理论,却在撞见向臣微微弯起的眼睛时,脸上猛的嫣红起来。

快速低头,手紧紧抓住胸前得衣领,仿佛不这样,那颗心脏就会跳了出来。

这人,真是长了一副好相貌,如今朝她笑的样子,竟是出奇的好看。

小麦色的健康肤色,高挺的鼻梁,目光清朗,剑眉斜飞,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跟苏衍墨完全不同的感觉,可是却仿佛如一团火一样,烧的苏阮阮有些慌乱此刻的反应。

“胖子,你这是怎么了?脸这么红,不会是不舒服吧?”

见苏阮阮呆呆的看着地面,一动不动的,让向臣有些着急起来。

苏阮阮被他这声声音叫的回过神来,勉强定住了心神:“我没事。可能待久了厨房,被闷到了吧。”

“那你可要注意一点。对了,你这做的是什么,我好像从没见过呢。”

“这叫佛手金卷,怎么样尝一块?”

向臣也不推辞,用手拿起一块,黄灿灿的外表甚是好看,“佛手金卷,倒是个好名字。”

放入嘴中,口感先是松脆然后软糯,一点也不腻口,嘴中的香味像是要传遍整个身子似的,吃的竟是唇齿留香。

“好吃!”向臣肯定的点了几下头,眼中全是满足,苏阮阮得意的晃了几下头:“你要是喜欢吃,我下次还能给你做佛手观音莲,佛手白菜,菊花虾仁呢。不过菊花虾仁得等个把月,这个季节菊花还没开呢。”

光听菜名,向臣就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你这个小脑袋,怎么能想出这么多千奇百怪的东西,这种做东西好吃的天赋,可真厉害埃”

苏阮阮偷笑两声,转身将佛手金卷放入食盒中。

“诶?你这是要去哪儿?不给我吃吗?”

苏阮阮丢了个白眼:“你刚刚都吃了四个了!我这是要拿给太后的。”

向臣怎么甘心放弃眼前的美食,这下更是也要一起同去了。

两人斗了几句嘴,很快便到了祥瑞宫。

邹宫女见着两人过来了,急忙将二人迎了进去,太后正在凉亭中赏花,两人直奔凉亭而去。

“母后!”苏阮阮一手拎着食盒,一手拎着裙摆,在石子路上跑的飞快,向臣在她身后不疾不徐的走来。

太后听见苏阮阮的声音,就立马笑了出来,转身看见苏阮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竟是有些愣住了。

眼前还是她的胖丫头不错,可是精神气儿比以前好了许多,脸颊得肉也少了很多,五官慢慢能看出一些来了。

整个人透出一种喜气儿,跟平明百姓家里贴的那种福娃倒是很像了。

“母后!你看儿臣可是瘦了!”苏阮阮像讨糖吃的孩子一样晃着太后的手,太后被晃的转来转去,头都有些晕了。

“哀家的阮阮瘦了,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

苏阮阮甜甜的笑出来,带着一股子女儿家的娇憨,倒是让向臣看的有些恍神。

“母后,都是镇北王教儿臣健身的方法,儿臣现在不仅瘦了,身体也好了很多呢。”

太后终于能移开视线看向向臣,眼中流露出赞赏和宠爱。

“叫什么镇北王,人家是你向臣哥哥呢。”

苏阮阮不满的撅起嘴:“儿臣可叫不出口,多害臊啊!”

向臣被苏阮阮纠结的小模样逗笑了:“哈哈,你小时候可是一口一个哥哥跟着我跑呢!”

太后听了也不由笑了起来,脸上透露出愉悦的神情。

“母后,儿臣还特意给您做了吃食呢。”苏阮阮迫不及待的打开食盒,献宝一样的拿给太后,太后盯着眼前金灿灿的佛手卷,拿起尝了一口,立即满足的嗯了一声。

“阮阮,这个可真好吃啊,比那些御膳房里的厨子做的好吃多了,哀家的阮阮就是厉害!”

“太后,不如也给我尝尝吧?”向臣嬉皮笑脸的坐下来,太后笑着同意了。向臣拿起一个满足的放进嘴里,给了苏阮阮一个得意的笑容。

苏阮阮心里不由对他呸了一声。两人眼神正斗的厉害,就听太监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皇上驾到——”

一道明黄的身影走了过来,周围的宫女都纷纷跪下拜见:“奴婢拜见皇上。”苏阮阮和向臣正要跪下,苏衍墨衣袍一挥,示意苏阮阮和向臣免礼了。

这应该是第一次苏阮阮看见苏衍墨穿朝服的样子。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被风带着高高飘起,飞扬的长眉微挑,带着一种王者的威仪和高贵。

“阮阮和向臣也在太后这儿嘛?”苏衍墨和煦的笑着,向前走了过去。高公公垂着头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悄悄地喘了几口气。

也不知道皇上怎么了,知道公主和镇北王都来了太后这儿,竟是还没换朝服,就直奔太后寝宫而来。

这会儿竟是丝毫不知两人在这儿一样,帝王之心,真难琢磨埃

“儿臣参见母后。”苏衍墨恭敬的向太后行了礼,太后却是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怎么突然来了?”

第十五章 果然是瘦了

“多日不见母后,番邦上供了新鲜的荔枝,特意过来看望母后。”

“哀家知道了。”太后转头拿起桌上的佛手金卷继续吃了起来。苏阮阮有些讶异于太后对皇上的冷淡,但是也知道此时不该问出来。

苏衍墨像是对太后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自觉的往桌边一坐:“哦?阮阮,这桌上吃食可是你做的?”

苏阮阮紧张的点了点头,苏衍墨忽然咦了一声:“阮阮,你是不是瘦了?”

说完眉头展开,唇角扬了上去:“果然是瘦了,朕的阮阮可是好看的紧了。”

似是被这般直白的夸奖羞的脸红了,苏阮阮绕着手指头不知该做何表示:“哎呀!皇兄这么说多不好意思!我先回去了。”

苏阮阮像只小鸟一样,跑了出去。殿内融洽的氛围一下变得有些冷淡。

向臣知晓这母子二人实则是面和心不和的,此刻只能一声不吭的吃几口佛手金卷。

“皇上倒是有空来我这祥瑞宫,不如多处理一些政务为好。”

苏衍墨瞧了太后一眼,声音已带了冷意:“母后这是不愿见我的意思了?”

太后也不回答,只是轻轻的闭上眼睛:“哀家只是觉得,皇上应该心系后宫和朝廷的多。”

“够了!”苏衍墨一挥衣袍,像是有些无法忍受一般转过了身:“母后恐怕身体欠安,才会这般,还是多在宫中修养吧!”

“高德祥,还不快走!”

高公公诺了一声,急忙跟着去了。

良久,亭内恢复了平静。太后终于睁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也许哀家当初不该扶持皇上。”

向臣停下手中得动作,下意识摩挲了两下手指头:“太后,木已成舟,为何不能好好相处呢。”

太后苦笑一声,又带了无尽的嘲讽:“韩式一族满门遭屠,哀家被困在这祥瑞宫不得外出,如何能好好相处,只怪哀家没早点认清,他是一匹恶狼。”

向臣下意识叹了口气,不做多说,起身告辞,身后是太后状若癫狂的笑声,夹杂着说不清的哭音。

前朝旧事,谁对谁错,谁又说的清呢。只是太后有一点没说错,苏衍墨他本身就是一匹恶狼。

从苏衍墨知晓自己不是太后亲生孩子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是一匹恶狼了。

苏衍墨一路直接回了尚书阁,高公公一直低着头跟着,刚进殿内,就见一个雕花牡丹瓶直接砸了过来,高公公没敢躲过去,硬着头扛了过去。

只听彭的一声,雕花牡丹瓶摔碎在地上。高公公痛的蜷缩在地上,可也咬着牙不敢叫出声。鲜血从额头流下来,糊住了眼睛,他硬撑着疼痛爬起来跪在地上磕头。

“圣上,保重龙体啊!”

苏衍墨烦心的揉了揉额角,俯身将案桌上的东西挥扫到地上,噼里啪啦得声音过后,只听见苏衍墨极力忍耐的嘶哑声响起:“没朕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高公公急忙出了殿外,听见里面传出的玉器砸毁的声音,整个心颤抖了起来。

苏衍墨站在殿内,眼里翻滚着怒火,面色愈加阴沉。他自然不是因为太后的态度生气,那不过是他名义上的母后罢了,他真正生气得是如今苏阮阮与那向臣关系得密切。

他进祥瑞宫得时候,就看见两人嬉戏打闹,苏阮阮一脸娇羞的模样,三个人和乐融融的样子,仿佛他们三人才是自家人一样。

苏衍墨慢慢坐下来,看着殿内的阴影处发呆,半响轻轻的低喃了一声:“阮阮,你可不要喜欢上向臣埃不然朕,可能会疯的哦。”

突然殿外传出吵闹的声音,吵的让人心烦。

“你们这些狗奴才!都给本宫让开!”

慕容晓燕站在殿门口,金黄色的云烟衫绣着秀雅的兰花,逶迤拖地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手挽碧霞罗牡丹薄雾纱。云髻峨峨,戴着一支镂空兰花珠钗,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但是此刻脸上的怒气深深的破坏了这番美感。

“本宫是皇后。你们是疯了不成!敢拦着本宫!”

高公公简直叫苦不迭,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皇后娘娘,实在不是奴才们拦着,陛下今日大动肝火,说明了任何人不许进去的!”

慕容晓燕恼恨的揪着手绢,贝齿咬住唇侧:“皇上,是臣妾啊!臣妾特意来看望皇上的!”

不过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一声冷漠的回复:“进来吧。”

慕容晓燕听了此话,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些奴才们,整理了一下仪表,便走了进去。

皇上已有两月没有宠幸后宫,她实在是坐不住了才能寻皇上的,此次一定要让皇上去她的宫殿。

殿内黑漆漆的,慕容晓燕忽然有些不安起来:“皇上?”

话音刚落,一只手大力掐住自己的脖子向后拽去,一瞬间连呼吸也喘不上来,只能猛烈的咳嗽起来。

“朕告诉你,再有下一次,朕就掐断你的脖子,滚出去。”

慕容晓燕狼狈的跑了出去,苏衍墨掀了掀眼皮吩咐道:“高德祥,去请公主过来。”

还未走远的慕容晓燕听了这话,内心对苏阮阮的厌恶和恨意到达了顶点。

凭什么苏阮阮就可以,两个人明明就是没有血缘得兄妹好嘛!凭什么,她一个皇后还不如那个蠢笨不堪的胖子!

这次丢这么大的脸,她必要在苏阮阮身上讨回来!

朕的花样厨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朕的花样厨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从军行【7】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从军行【7】小说:相思君知否从军行更深露重,皇城延绵,如蛰伏于黑暗中的巨兽。陈国昌不远不近地跟着天子,走过寂静的乌衣巷,从孩提至如今,那背影挺拔如昔,却变得孤寂而落寞。他不再是鲜衣怒马,满楼红袖招的小王爷,越走越高,脚下尸骸遍野,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少,如今高处不胜寒,头顶唯有诸天神佛。陈国昌叹了口气。不知不觉,已走到凤鸣阁外,献帝脚步微微一顿,陈国昌垂头静立在侧,忽听见一阵乐声。那声音初时青涩,而后却悠扬辽阔,淡然又热烈,如同草原上飘过的云,和缓舒畅,又如大漠里扬起的黄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7章 怀孕【7】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7章怀孕【7】小说书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7章怀孕屋子里点着熏香,应雪桃觉得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鼻尖隐约闻到一股酒气,屋外有几个男人在大声交谈:“喝,咱们可是说好了。今天谁的酒量最好,就可以第一个上里面那位中原美人。”“喝就喝,谁怕你!嘿嘿,我只是担心小美人等急了。”另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不过这中原皇帝还真够意思,我在西域都没见过这么天仙般的美人!”“少说废话,干杯!”……原来这里就是西域使臣入住的驿殿。应雪桃猛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7章 离婚协议【7】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7章离婚协议【7】小说:先生,我们不约第7章离婚协议转眼,过去了两个小时。当她下床时,拿起手机一看,萧毅然已经打了十个电话。“混蛋!我妈又不是瘟疫,他至于厌烦成这样吗?”她气得丢下手机,直接跑进浴室去洗澡了。等她关上浴室门后,冷爵枭走下床,不动声色地拿起她的手机。看到未接来电的名称显示‘混蛋’二字,他的心莫名有丝顺畅。接着,他放下她的手机,不再理会。冷爵枭大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明明卧室有更大的浴室,他却偏偏要去客厅旁边的那间。扭转浴室的门把手,肆无忌惮的走进去,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7章 给小三腾位置【7】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7章给小三腾位置【7】小说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7章给小三腾位置“喂……”“小楠,你怎么了?”“我马上过来!”随着电话被挂断,陆温泽飞速的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的穿好,便要匆匆往外走。萧雅的心中像是被人生生挤了一个柠檬,酸得人眼泪都要掉了下来,她抓住陆温泽的手,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你要去哪儿?”“放开!”陆温泽毫不留情的甩开她的手,打开房门便冲了出去。又是为了江楠,哪怕她这样卑微的祈求,只要江楠的一个电话,他便可以立即抛下她,奔赴江楠的身边。房间里冷得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7章 摔进他怀里【7】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7章摔进他怀里【7】书名:相思满心间第007章摔进他怀里“我姓沐。”沐攸阳不想说全名,以前因为他的身份引出的不必要麻烦太多了,更何况眼前的女人今天过后,也不会再见了。“穆先生,今天真是谢谢你啊……”方小鱼不知道是哪个沐,只是直觉的选择了一个,开口道谢。沐攸阳淡淡的睨了她一眼,点点头:“嗯。”这也太惜字如金了吧,又冷场了……方小鱼一阵尴尬。幸好三人已经走到了吃麻辣烫的店,方小鱼先一步跨了进去,转身招呼那一大一小进来坐下。乐宝儿小脚蹬蹬蹬的,欢快地跟着妈咪进店。沐攸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7章 离婚协议【7】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7章离婚协议【7】小说名称:略过岁月去爱你第7章离婚协议转眼,过去了两个小时。当她下床时,拿起手机一看,萧毅然已经打了十个电话。“混蛋!我妈又不是瘟疫,他至于厌烦成这样吗?”她气得丢下手机,直接跑进浴室去洗澡了。等她关上浴室门后,冷爵枭走下床,不动声色地拿起她的手机。看到未接来电的名称显示‘混蛋’二字,他的心莫名有丝顺畅。接着,他放下她的手机,不再理会。冷爵枭大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明明卧室有更大的浴室,他却偏偏要去客厅旁边的那间。扭转浴室的门把手,肆无忌惮的走进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7章 毕竟是第一次【7】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7章毕竟是第一次【7】小说名字:倾城时光只与你第7章毕竟是第一次我拿起手机一看。是沈寒的号码。愣了好几秒,我才想起做婚检的时候留了个人信息存档。傅言殇见我晃神,眼眸一眯,淡淡地问我:“前男友?”“不是……”我苦苦地扯开唇角,想说实话,又觉得他只是个不怎么熟悉的人,没必要坦白一切,索性噤了声。傅言殇吸了口烟,似乎也没兴趣深究我的过去,“在我看来,婚姻和合作没什么分别。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我恍惚了好一会,有一刹那真以为他是个看破世俗情事的男人。大概是我哑口无言的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7章 带她来见我【7】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7章带她来见我【7】小说:爱无论早晚第7章带她来见我上官子轩的行动力很迅速,在冷婉言签下协议的第二天,冷婉君就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进行了将近八个小时。冷婉言默默不言守在手术室外八个小时,直至手术室的灯灭,医护人员成群走出来。主刀医生摘下手罩,原本凝重的神情露出一丁点宽慰的笑容:“手术成功了。”冷婉言喜极而泣,浑身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接下来医生又补充道:“不过,危险期还没有完全度过,还得多观察两天。”冷婉言点头之后,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如同坠进一个无底洞一

  • 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7章 毕竟是第一次【7】

    原标题: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7章毕竟是第一次【7】小说名: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第7章毕竟是第一次*****酒醒的时候,傅言殇倚在窗边打电话。凌晨四点,整座城市的灯火忽明忽暗,光影照得他的身影特别孤寂。我回想起自己放浪的一幕幕,不由得皱起眉头,一步步走过去。他正好摁掉电话丢到一边,衬衫领口没扣扣子,不但没有那种世俗的痞态,反而多了几分血性。很迷人。“我和我朋友……”我尴尬地开口。他没看我,声音里透出清冷的戏谑:“我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女人。”“我喝醉了,我朋友也是。所以我们说的话,你别当真…

  • 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7章 你赔我一个孩子【7】

    原标题: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7章你赔我一个孩子【7】小说书名:满心欢喜盼君来第7章你赔我一个孩子当黄诗蔓捂着肚子,在地上疼的直打滚,还有鲜红的血,从她的身下蔓延开来,纪晚就算再笨,也知道黄诗蔓想做什么了。黄诗蔓竟然舍弃了自己的孩子,来制造一场针对她的阴谋?!纪晚不过愣了几分钟,顾以勋就从门外冲了进来。“蔓蔓!”他万分紧张的将黄诗蔓抱了起来,那种惊慌,足以证明他对黄诗蔓的感情有多深了。当他抬起头,望着还坐在地上的纪晚,阴冷的眸光像最锐利的箭,直直的射进了她的心窝。“纪晚,你竟敢谋杀蔓蔓和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