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妖孽狂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3:38:45 来源:网络 []

小说:妖孽狂妃

第3章 奇女子

 

 “我、我对他动心?还非他不嫁?”乔允珊直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版权163nvren.com真的假的,要知道这时候可是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社会啊,婚姻大事行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特别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怎么还出了个奇女子不成?

 “可不是吗,自从去年小姐清明踏青去灵佛寺上香,半路上遇了强人得九王爷相救之后,小姐就一直对九王爷念念不忘,还想方设法的打听跟九王爷有关的一切事情,逼着老爷夫人推辞了多少求亲的人家,听到九王爷新没了刚成亲的王妃。

 

 小姐就哭着闹着非逼着老爷来九王爷府上求亲,之前小姐是多么听话守礼的人啊,为着这位九王爷,在家里闹得是鸡犬不宁的,先前老爷夫人不肯答应,小姐就天天哭着不肯吃饭,跟着又大病一场,要不是老爷没了法子答应了下来,只怕小姐那个时候就已经去了呢!”

 一旁的秋儿掩着嘴一笑,似乎对乔允珊为了嫁九王爷在府上闹的那一段日子相当的有印象。

 “是啊,不过说来也奇怪,明明当时小姐你病得那样重,可是老爷刚松了口答应了来九王爷府上提亲,小姐就立马好了很多,老爷前脚还没有踏出房门,小姐就嚷嚷着饿了要东西吃,前后不到四天,小姐就能下床天天去催着让老爷过来跟九王爷提亲的事情,那精神头跟倔强劲儿,当真是跟中了邪似的。”月儿也是噗嗤一笑,眼泪都还没有干。

 这么执着?乔允珊心下倒是有些暗暗佩服了。真是想不到,在这种封建社会里,一个足不出户从小就受着男女授受不亲这种教育的女孩子竟然还会对爱情有着这样的执着与勇气,“那,九王爷这边也是这个意思吗?”乔允珊问着,觉着两个人你有情我有意也是件值得追求的事情。

 “这个嘛,奴婢就不太清楚了。163女人网”月儿不安的看看乔允珊,见自家小姐正盯着自己,只得又接着道:“只是奴婢觉着,九王爷对小姐的这一番痴情也还是很有些感动的吧?”

 这是什么话?感情,这事儿还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难不成竟然是乔府里的千金小姐单相思看上了这边的九王爷轩辕翔,而人家却只是感动点而已?不是男的主动追女孩子也就罢了,至少也要两个人妹有情郎有意啊!真是太没有面子了,那回头要是两个人见着了,她岂不是很被动很没有面子?

 “好了,还是说说拜堂成亲那晚的事吧。”乔允珊不想再听花痴的“自己”那些丢份的事了,虽然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性,但是说到恋爱这回事情,乔允珊还是觉得应该是男孩子主动追女孩子才比较理所应当一些。这种她都觉得出格的事情,还是不听了吧,免得等两个人见了面,自己会觉得更加的不好意思有负担。

 眼下,还是自己的安全才是最为主要的。

 前面的四位王妃再加上自己,一共是五个。五个女人嫁的是同一个男人,一个有着皇家血脉及尊贵地位的男人,受着当今纪国皇帝的器重与宠爱的男人的王妃,竟然都死于相同的时间段相同的死状,这说明了什么?外面对于她们的死传言是九王爷半夜发病掐死的,月儿说得对,她也不相信。

 再仔细的看一眼铜镜中自己的脖颈位置,细长白皙的颈,没有一点被掐过的伤痕。网站http://www.163nvren.com/要知道,就连一个对医学一无所知的人也会知道,要将一个人掐死得用到很大的劲,那么在死者的脖颈位置必然会留下掐过的印痕伤痕之类的痕迹,怎么可能会像这样一丁点都没有呢?

 所以,乔允珊也在心里排除了是九王爷轩辕翔所为。更何况,那九王爷轩辕翔既然是当今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又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的府上把自己的王妃给掐死呢?还都选在新婚的当天晚上半夜时分?要真是有病造成的,又怎么可能不请医医治呢?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轩辕翔真的有病,那他第一次在新婚当夜发病掐死了人,第二次还是在新婚当夜掐死新娘,那怎么还会听之任之不采取措失的接连发生第三起第四起第五起呢?

 

 要知道这种事情对他只有百弊而无一利,传出去只会坏了他的名声,再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那就更对他不利了,这不明摆着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这种损已不利已的傻事,他又怎么会算不清想不到?

 既然如此,那就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可能,这种可能也让乔允珊感觉相当的靠谱。乔允珊判断,这事十有八九,还有有人设了圈套陷害轩辕翔的。至于原因嘛,既然是皇家的儿子,又正得着皇帝的宠爱与倚重,事关皇权,这种争斗中出现这种局,实在是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意外。

 皇权,皇上的龙椅,这是多么大的诱惑,这种诱惑可以促使对这些感兴趣并有意占为已有的人做出任何阴险的圈套来嫁祸于自己的竞争对手,为了击败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有什么事情都只有大家想不到的,却没有人家做不出来的。

 不要说是牺牲几个女人了,自古为了皇位,多少父子反目,兄弟相残的,杀兄弑父的惨剧,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对了,问了这么多,也听了这么多,乔允珊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弄得清自己究竟这是穿越到了古时的哪一个朝代。原文163nvren.com虽然她的历史学得不是太好,这些年也差不多都交回给老师们了,可大致的朝代什么的她也还是能记得的,说不定再多想一想,记起一些细节或者发生在这个年代的重大事件来,那对自己更多的掌握一点主动权来说还是相当有益处的。

 “那月儿,你说我们现在这是叫什么国?纪国?还有什么别的名称年号没有?我怎么没有印象啊?”

 “是啊,纪国啊,我们这儿就是纪国,没有什么别的啊,哦,对了,我们现在也叫正阳十四年,到正阳帝这里,已经建国七十多年了。”月儿脸上又有了光彩:“要是再传位给我们九王爷的话,那我们纪国将来一定会千秋万代,越来越昌盛的!”

 “嘘!”乔允珊赶紧示意月儿噤声,四处看了看才说:“以后这种话可千万不许乱说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是,月儿疏忽了。”月儿也白了脸,她当然知道这种话要是传了出去会给九王爷带来多大的祸事忙掩了嘴。

  乔允珊拍拍月儿的手,又转过了身子。纪国?正阳十四年? 这几个关键字眼她很明白,从第一堂历史课开始,自己就从来没有在课本上见到过。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时候还有一个叫做纪国的国家,也没有正阳这个年号能对应上的。163女人网

 这样看来,不是电视剧里最爱演的大清朝,也不是再早一些的明朝或者唐宋时期,自己竟然是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连记录都没有过的年代与国家,这应该属于异时空?

 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可思议,那样的不真实,可自己却又活生生的确确实实的置身于其中。无从选择,无从抉择。

 “那,我们府上那边,我还有什么亲人呢?”乔允珊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问出这个问题,尽管月儿的眼神告诉她她所担心的已经发生了。

 月儿一脸的不敢置信与伤心,太可怜了,小姐这一起死回生,脑子竟然坏成了这个样子,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连自己的亲人都没有了印象!“小、小姐,你当真是一点都记不得了?唉……!”月儿长长的叹一声,虽然年纪才十六七岁,听起来却有一种很老成的沧桑在里面。“也罢,那月儿就一点一点的给小姐来说说吧,要不然过几天回乔府去,老爷跟夫人见不还不定会有多伤心呢!”

 月儿看一眼秋儿,后者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与伤感。

 “小姐是老爷跟夫人的掌上明珠,也是咱们乔府里的大小姐,下面还有一位妹妹,叫做乔以菲,是三夫人所出,哦对了,老爷一共有三个如夫人,二夫人早年就去世了,也没有所出,膝下只有小姐你跟二小姐两人,但老爷向来偏心大小姐,把大小姐捧在手心里养大,从小便为大小姐延师设席,大小姐你又天资聪慧,虽然只是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女子,却也是饱读诗书的。

 又因着大小姐喜好众多,老爷也是从小就由着大小姐的喜好四处的请来名士对大小姐加以指点,什么古筝啊笛子啊,就连水墨山水大小姐也是相当的得意的。推荐http://www.163nvren.com/而二小姐却不成了,虽然模样儿也算是长得齐整,奈何有大小姐在上面比着,总是逊了一等,再加上三夫人的出身为人,跟大小姐就更没得比了。

 本来老爷对大小姐的期望是很高的,总说要为大小姐择一个乘龙快婿如意郎君,要不是因为大小姐要死要活的执意要嫁九王爷,老爷是根本就不会舍得让大小姐来这里受这份死去活来的险的!”

 月儿一边说着,一边撅起了嘴。在乔府里,她家大小姐虽然不能跟皇家的金枝玉叶相比,但那也是明珠金宝一般的养着的,何况乔大小姐才貌双全名满京城,满京城的名士贵胄,有哪一个不倾心仰慕的?可是这大小姐偏偏认准了这条道,瞧当初那三夫人跟二小姐看着大小姐出嫁时那幸灾乐祸的得意样子,真真是想都不能想!

 “以菲?乔以菲?”乔允珊对别的听得倒不是太仔细,对这个二小姐她的妹妹乔以菲却有着相当大的兴趣:“跟我说说三夫人跟以菲的事情吧。”

 

第4章 使手段

 

 “三夫人?”月儿的面部表情里包含了不少的东西,乔允珊最先从上面读到了不以为然和不屑:“咱们这位三夫人名字就叫做如意,从来也没人知道她到底姓什么,是哪里人,原因嘛,是因为三夫人出身低微,唉,说白了,就是一个唱戏的,老爷也不知道是哪个念头错了,竟然会把她买回了家。

 原说是留着给夫人解闷的——夫人最喜欢听昆曲儿,老爷跟夫人感情一向好得很,那一段时间公务烦重,不能时时陪伴夫人,便将三夫人从戏班中买了出来养在府上陪着夫人。”

 “戏子?”乔允珊脑中一闪而过这个名词,又连连责怪自己的轻视。在古时候,唱戏的人大多也都是出身于贫寒穷苦人家,只因家境贫苦,不得已才将年幼的孩子卖给了戏班子,所以说,那些个戏子身份的人也都是封建社会的牺牲品,这要是换回到二十一世纪,那还不都变成了艺术家明星之类的?

 “那三夫人刚进府的时候也还好,人长得娇弱,性格温柔又会来事儿,戏唱得也不错,天天哄得夫人开开心心的很是喜欢她,渐渐在府里也有了一点身份。

 

 夫人成日家说,将来要帮她寻一个可靠老实本分的人家嫁了,也好平平安安的这上平安的日子,可谁想到她却只是一心的暗自盘算着要飞上高枝儿当主子呢,有一次她趁夫人回娘家老爷先回来醉酒的当儿,使了手段怀上了二小姐。老爷愿不想留下她的,说是其人心术太过诡恶,且无妇人之德,也是夫人心太善,一再的求着老爷这才让她留了下来,纳了三夫人。”

 “使手段?”乔允珊点点头,看来,这三夫人还真是个不太省事的人呢,听着月儿这话,仿佛她的那个女儿二小姐乔以菲也跟自己不太合得来?“那个以菲,又怎么样?”三夫人就不用再打听她的为人了,基本上,也是一个为了名利不择手段的人。只不知道那个以菲,会不会也是那样的人呢?她嫁入九王府当夜就离奇死去,两边的嫌疑现在还都不能排除。

 “二小姐嘛,唉,只能说,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了。”月儿撇撇嘴,“因着大小姐处处都比二小姐好,出身高贵,才貌双全,哪样都是她不能比的,所以背地里对大小姐你的嫉妒那可是海了去了,要不是在乔府里她们娘儿两个还没有说话的份儿,只怕早就恨透了夫人跟小姐你了!”

 

 月儿看看秋儿:“在咱们乔府里,上上下下的都只认大小姐你,所以奴婢们也只是称呼大小姐为‘小姐’,省去了那一个大字,就是不拿她当二小姐呢!”秋儿在一边上猛可着劲的点头,连连称是:“是啊是啊,在乔府上咱们从来就不真正拿她当小姐来看待,不是咱们没尊卑大小,实在是二小姐的那个行事,着实让咱们看不上!”

 “你们两个小丫头,也不怕她们背地里为难你们?”乔允珊不由得一笑,这母女两人没地位也就罢了,怎么还真这么受排挤?

 “其实也是老爷的意思,老爷当年是要赶三夫人出府的,说她心术太过不正,留之恐有后患。后来经不住夫人一再相求答应留了下来,一多半也是看在她怀了孩子的份上,为了防止她在府中兴什么风浪,从一开始就吩咐了三夫人不得对府中下人任意吩咐使唤,更不能干涉家事,只单拨了后院里的一个处所给她居住,派了两个丫头子伺候着,每月里供银二两,后来有了二小姐,每月里供银又添了一两,所以,到现在那三夫人跟二小姐也还算是安份。”

 这样听起来,那三夫人跟二小姐也确实在乔府上受着不太公平的待遇,这样心有不平,也是情有可原的。只是不知这心中的不平是否满到足以另她们对自己下毒手这一步,这都得等自己回乔府里好好的观察查究才能知道。

 乔允珊决定,要尽早的回一趟乔府。嫌疑要一个一个的排除。

  “那,四夫人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想了想,乔允珊想起月儿说乔家老爷是有三个如夫人的,前面只说了已死的二夫人跟优伶出身的三夫人,顺带出一个跟自己关系并不怎么融洽的妹妹乔以菲,不知道这四夫人究竟如何呢?

 “四夫人?四夫人也不在了。”月儿低了一会儿头,听得出声音里还有着一丝的难过:“大前年四夫人在生小少爷的时候难产去了,说起这位四夫人来,还真的是一个好人,只是福薄,怪可惜的。”

 “也死了?”乔允珊的心底也漫上了一种悲伤。只这么一会儿功夫,接二连三的听到这个字眼,虽然自己与她们都并不相识,但物伤其类,唇亡齿寒。这些死亡,不明不白的也好,已经有了定论的也罢,一个生命的逝去,是那么的轻易,又是那么的无可挽回。包括,这个其实已经死去了的,古代的乔允珊。

 “四夫人出身贫寒人家,是夫人为了老爷的香火劝着老爷买回来添房做妾室的。这四夫人人长得水灵,心眼儿也好,心地善良的很,最见不得有人受苦受罪,常常肯体恤我们这些做奴婢的下人,对夫人那也是真心的尊敬遵从。

 

 四夫人与小姐你也是相当的投缘,两人年纪又相仿佛,时常在一起说笑相伴,加上夫人对四夫人也很看顾照拂,说是本都是好人家的女儿,只因家中贫困才给人做了妾室,既入了我们乔府,便不可薄待了她再让她受苦,所以合府倒也都爱戴的很。”月儿的眼圈儿一红:“只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人,却偏偏……唉!”

 “你说四夫人是难产致死,那生下来的孩子……?”

 “哦,四夫人人那么好,老天父总算还是开了开眼,在最后关头让四夫人顺利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老爷夫人感念四夫人的好性德,特特的为孩子取了名字叫尔康。现在尔康少爷已经四岁了,夫人亲自带在身边抚养,一向懂事的很,对小姐你也依恋的很。大家常常笑说,小姐跟少爷在一起,两人相待着不象是姐弟两个,倒更象是母子两个一样的情重呢!”

 尔康?乔允珊听了这个名字可当真是如雷贯耳,那一部经典古装清宫电视剧红透了半边天,也让尔康这个名字跟着响透了半边天。不知道,眼下这个只有四岁的小公子,将来长大了是否也跟那个尔康一样的倜傥帅气呢?

 不过,光是听听这个名字,听听月儿的话,乔允珊就对这个未见过面的小男孩子充满了一种母性的慈爱与牵挂。“不知道,这几日有了我这边的事情闹着,乔府里尔康怎么样了。”

 月儿一直说乔夫人听了乔允珊猝死的消息后伤痛过度一病不起,那尔康,又是谁照顾着呢?她可不相信那个三夫人如意跟二小姐以菲会主动担起这个责任。而且,隐隐的,说不上为了什么,她总觉得当年四夫人的死并没有月儿所说的那么简单。

 “小姐不用担心,我昨日回府上的时候已经看过了,原本夫人一病倒,三夫人就提出来带了尔康少爷去照顾的,好在一来老爷并没有那个意思,二来小少爷根本就不喜欢三夫人跟二小姐。

 

 一听说要带他到三夫人那里去,哭的是声嘶力竭,抱着夫人不肯撒手,说什么也不肯去,所以现下,是夫人那边的春东跟夏西两个并惯常跟着的两个乳母照顾着的,小少爷懂事的很,日日都陪侍在夫人的身边,也幸亏有小少爷在一旁分解着,要不然,夫人只怕早就……

 月儿没有说完,乔允珊已经明白她的意思。看来这位乔允珊大小姐是真的很幸福,父母对她爱重如此,好吧,以后的日子里,她会代替她,帮她好好的照顾好乔家的父母的。乔允珊暗暗的下了决心。

 她在那世里虽然也还活得不错,可是自小失去双亲的童年却过得也很是心酸灰暗。没有了父母的孩子只是一根草,来了这个古代,上天也算是补偿式的又赐给了她一对双亲,还有一个可爱懂事的弟弟,她愿意,好好的拥有他们,甚至,去爱他们。

 “我,什么时候能回乔府?”乔允珊对于这些礼节还真的是不太清楚,好像在民间是习惯在结婚的第二天就回门的,可是一来不知道古代是不是也是这么个规矩。

 二来,这嫁的可是个九王爷,皇家的礼仪规矩,那自然是要放在第一位上的,想来未必会跟平民老百姓们是一个样子的,再者,她刚嫁过来的第一夜洞房花烛夜就又是死又是活的,这一番死去活来的大折腾,回门的行程也早就耽误过去了,所以要想再回乔府去,恐怕不是说去就去那么容易的。

 “小姐想老爷夫人跟尔康小少爷了?”

 月儿了解的点点头:“也是,从前小姐在家的时候老爷夫人天天把小姐明珠也似的捧着,这几日伤心欲绝呢,现在小姐你又好好儿的坐在了这里,自然挂念着父母的,加上小少爷跟小姐也情重的很,再说小姐打小儿也没有离开老爷夫人这么久的,那边府里还不定怎么记挂着呢!那等回头见了王爷,小姐就跟王爷商量一下吧。王爷向来对小姐都是以礼相待的,从来也没有摆王爷的架子,想来是很好说话的,小姐只要提了出来,王爷那儿是没有不从的。”

 

第5章 臭男人

 

 这丫头,好话儿倒都是让她说尽了,人却是远远的躲了开去。“我说?”乔允珊看一眼月儿:“我不太有把握怎么说才好。”

 

 谁知道那个王爷究竟是不是很好说话啊?她以前又不认识他,跟一个从来就没有见过面的陌生男人一下子竟然就成了拜过堂成过亲的夫妻,她恐怕见了面以后别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吧?学术辩论什么的她是从来都不是会发怵,伶牙利齿的从不会落于人后,可是这跟异性的交往相处,对于她来说还实在真的是一个弱项。

 “其实,小姐,也不是月儿不肯帮小姐说话,只是一来月儿只是一个奴婢,到了王爷面前实在是说不上什么话儿,再者,再者……”月儿看一眼乔允珊,看她的眼神里很有些怀疑的成份,只得实话实说了:“再者,咱们这九王爷长得也实在是太……奴婢一跟王爷说话,这嘴就不利落……”期期艾艾的,月儿总算是把话说完了。

 看着月儿那红得跟块布一样的脸,乔允珊真要怀疑自己的眼神是不是有了什么问题。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啊,至不至于啊,这小丫头感情竟然还是花痴的很呢,这么小就对一个男人的美色抵挡不住了?

 那好吧,既然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也不能再说什么了,自己说就自己说吧,不就是一个王爷吗?再怎么尊贵怎么不同,不也就是一个臭男人吗?有什么好害怕的。

 害怕?是的,自己其实对于这个未曾见过面的丈夫,是存了一种畏惧的心理的。不过想想这也没什么,试问这普天下的女人,又有哪一个会在自己的这种情况下对于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且无从更改逃避的“丈夫”不在心里存着有那么一道坎呢?

 

 这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乔允珊这么一想,心里的不安这才好了一些。没什么,自己有这种障碍很正常,非常正常,所以,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满大,就是他不同意呗!真要是那样蛮不讲理的一个男人,自己不理会他就好了,大不了再暗中找一个机会罢了,反正又不是坐监狱,凭什么就一点自由就没有了呢!

  “小姐,你怎么了?以前你不是总爱跟九王爷说话儿吗?还总是要奴婢们少插嘴有事留着你亲自来跟王爷说,今儿怎么感觉是有点怵着跟王爷说话儿了呢?”平儿不愧是跟久了的贴身丫头,乔允珊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多琢磨了那么一会儿,多给自己打了一会儿的气,她就看出了不同于平常来,慌得乔允珊连忙解释:“不是,我只是觉和自己这么一番的折腾,又是死又是活的,再见着王爷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怎么着了。”

 “以前,小姐可不是王爷王爷这么的叫的,小姐向来都叫九王爷“九爷”的,奴婢也觉着这个九爷比王爷要亲热的多。”

 秋儿这么一帮腔,乔允珊是彻底的败了。看来,以前的那个乔允珊对轩辕翔可不是一般的痴情啊,问题是她的那份浓情,要乔允珊从哪里来啊?

 她可没那么高的情商,活了二十多岁了,从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开始,到上大学,再到读研,从一个小城市到首都,她见过的各种各样的男人基本上也接近数不胜数了,帅的,个性的,形形色色的男人她都见过了,就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让她来上个一见钟情的。

 所以现在她也不敢指望自己对这个九王爷轩辕翔有什么个别的感觉,想必是这些女孩子们平日里都总是被窝在府里家里困坏了,极少见着陌生男人的缘故,不然也不至于对那个轩辕翔这样的花痴样了。

 “是啊小姐,我看你也还是按原来的称呼叫吧,省得让九王爷起疑。”月儿紧张的看看乔允珊,什么都忘了,唉,连这个也都忘了!

 “知道了。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不要这么担心。”乔允珊看出了月儿的担忧,安慰的说。不顺其自然又能怎么样呢,只能听天由命吧。但愿这是个否极泰来的好开端,那个死去了乔允珊就已经够不幸的了,她可不想也落得那么个下场。

 相对于死亡来说,能够穿越的活下来也已经算是格外幸运的一件事情了。这几率估计比在大海里捞一根针也大不了哪去,这么不容易的事情都让她遇上了,总不至于只为了来这个历史里面连记载都没有的年代里送死吧。

 是福是祸,都不是她这一个莫名其妙被穿越过来的二十一世纪的人能说得准的。但是,她却绝对不会像上一个乔允珊那样坐以待毙的!她好歹也当了二十二年的现代人,好歹也是一个医学研究生,她可不同意自己任人宰割任人揉捏,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来什么,她都接着就是了!

 月儿早就边说着话边手脚麻利的帮乔允珊收拾妥当,头上的首饰一取下来,立马就觉着轻松了好些,那些金灿灿明晃晃的金银珠宝在烛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宝光,但看在乔允珊的眼里,却是冷的,没有温暖的与她有着深深隔膜的光。

 从此,自己就要以另一个完全陌生的身份,去过完全陌生的生活了。她无从选择,也无力改变,却,又要在夹缝中求得一息生存的地方。这样的生活就连想一想就会觉着可怕,却,又有一些挑战的刺激。

 “小姐,还是早点歇着吧。九王爷那边也不知道崔总管有没有派人过去禀告,天也快亮了,有什么事情,还是等天亮了再说吧。”月儿扶着乔允珊上了床,服侍她睡下了,放下帐子合衣坐在外间守着。

 正是黎明前最最黑暗的时刻吧,四处那样的黑,重重的帷帐之外,唯有月儿所在的外间隐隐的透着一线光进来,却也是那样的昏黄微弱。

 乔允珊大概是真的累着了,迷蒙着眼睛只刚合计了那么一小会儿,就不知天南海北的睡过去了。

 这一觉,再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就已经是日上三竿的中午了。

 这黑甜的一觉,再次醒来后乔允珊只觉得神清气爽,浑身的精神力气都回来了。屋子里静悄悄的,明亮的日光透过窗纸漏了进来,有风轻轻的拂动着纱幔,古色古香的陈设,熏香用的也是很名贵的香料,闻着格外的清甜静心。

 乔允珊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薄薄的锦纱,触目皆是绫罗绸缎的富贵奢华。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生活,如此的锦衣玉食富贵荣华,这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前,对于她这样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里出身普通身世可怜的女孩子来说,那真是不可想象的。刚刚从睡梦中醒过来的乔允珊仍然有着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可是,从心底里,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其实,这种古代的生活,对于乔允珊来说,却也是充满了好奇与诱惑的。

 又多躺了一会儿,乔允珊听到外面隐隐约约的传来月儿的声音:“崔总管?哪阵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您这大架光临,奴婢还真是不知道该怎生相迎才好呢!”

 “呵呵呵呵,月儿你这个小丫头可当真是伶牙利嘴的不饶人!我这确确是来得晚了,不过今日上大早我就已经让于六儿先拨了六个丫头过来服侍王妃,她们来了自然都得听月儿你的调遣,可有不得用的,只管告诉了我,我再换了好的来。”

 崔总管笑得有些尴尬,他也是个老于人情事故的老人精了,从昨天晚上起,他是亲眼见着这府里的九王妃从一个已经停了两三天灵的死人又变成一个大活人的,这种事情,他这一辈子是只当鬼故事听过,却真真实实的是打从娘胎里出来第一回遇上了。

 再说了,这古人大多都迷信,奉行鬼神之说,要说他不怕不多想,那可真的全都是假的。他怕,怕的要命,即使是此刻他撇下了于六儿一个人跑了过来,也只是利益权衡之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他在这九王爷府里当差,从一个最低等的仆从开始,一步一步的靠着自己的实力与努力登上了总管这个宝座,自然不全凭的是运气。

 于六儿眼下是屈居在自己之下,可也只是屈居在自己之下的。那于六儿还远比自己要年轻很多,为人更是圆滑鬼头了很多,野心也大的很多。九王爷虽然事事还是倚重着自己,可也不得不提防着。这九王府里虽然比不得皇宫里的倾轧厉害,却也不敢不步步小心谨慎着。

 今日一大早,他还没有完全从昨晚的惊骇恐惧中醒过神儿,那于六儿就急急的找到了自己,说是既然这新娶的九王妃已经死而复生了,眼下王爷又不在府上,不管怎么着,他们这两个身为管家的总得把主子照顾好了才行,所以要讨他的主意,先前因了这新王妃殡了的缘故把这边的丫头子们调去了别处,眼下这边还得先遣六个丫头过来服侍着才成。

 话虽然这样说了,可崔总管心里明白的很,这于六儿哪里是来讨自己的主意呢,完全就是一个两面光的角色,他在这边跟自己说是特意来讨自己主意的,这样也好让自己点头过了自己这一关,不至于落上一个擅自做主的名目,等回头到了那边,十成十的会说是他自己的主意,巴结讨好的招儿只怕不比哪个少一丁点儿。

  这都是玲珑人惯于用的伎俩,崔总管自然不会不明了,嘴里不说什么,心里明镜似的。只是这都是一些只可意会的事情,所以稍稍一考虑,崔总管也是二话不说就干脆爽利的答允了于六儿,还让他亲自带了那六个派去的丫头过去,于六儿这点伎俩他心里有数就成,这点好儿,他不介意让他去讨。

 这边于六儿一走,崔总管立马就派了心腹手下出了府。消息是要报到两处的,一处是九王爷处,一处,那就是这新王妃的母家,乔府上。两处都带有崔总管的亲笔书信,所要回禀的事情也都是同一件事情,无外是上天垂怜,而九王妃又福泽深厚死而复生等等,然而两封信的措词却大是不同的,不过目的也同要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凸显出自己的劳苦功高来。

 其实崔总管也知道,自三天前这新娶进门的第五位九王妃跟着前面四位已经升天的九王妃走了一模一样的道儿以后,九王爷轩辕翔看起来就相当的憔悴沉郁,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挫败感与愤怒无奈。要不是六王爷知道了消息以后亲自来府上不由分说的半请半架走了轩辕翔,这两天还不定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妖孽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妖孽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爱上村花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爱上村花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小说名:爱上村花姐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二傻子第二章姐姐你干啥第三章言语伤姐姐第四章再一次伤害姐姐第一章我是二傻子我爸是个傻子,娶了我妈也是傻子,后来生下了我,也是个傻子,但是我小姐姐不是傻子。据村里人说,我妈怀我小姐姐的那一年,村里逃进来一个杀人犯,然后我妈就怀上了我小姐姐,不过,我并没有见过我妈,生我的时候,我妈难产死了,七年后,我爸也因为喝醉酒掉进了河里,再也没有上来。从此以后,我和小姐姐相依为命。那一年,我七岁,她十二岁,她就像是我

  • 《首席娇妻太撩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首席娇妻太撩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书名:首席娇妻太撩人目录预览:第一章再见,前夫第二章亲情,可耻!第三章羞辱,心痛第四章阴谋,疑惑第一章再见,前夫“说吧,找我什么事?”五星级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内,阮瀚宇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慵懒随意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完美修长的双腿微跷着,尊贵如王者,俊美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问道。木清竹心底涩痛,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与疏离,只是心还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伤口般,痛得难受!她嘴角动了动,眸色暗沉,淡淡一笑,干脆利落的说道:“我同意离婚。”阮

  • 《女老板的致命诱惑》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女老板的致命诱惑》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小说名字:女老板的致命诱惑目录预览:第一章偷看晴姐第二章套近乎第三章美丽凶悍的主管第四章你特么倒是打我啊第一章偷看晴姐八月,炎夏,滨海市。每天晚上十点是陈扬最期待的,因为这个时候,少妇苏晴就要去公用卫生间里洗澡。陈扬租的是廉价房,和苏晴共用一个卫生间。那卫生间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一块碎砖头有些松动。陈扬这个家伙第一天来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便开始了无耻的偷窥。虽然这样做不太道德。但陈扬觉得要怪就怪苏晴实在是太漂亮,太有韵味了。她的身

  • 《极品猛男在都市》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极品猛男在都市》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小说名字:极品猛男在都市目录预览:第001章贼人进屋第002章离异美女第003章叫姐姐第004章立功第001章贼人进屋七月的海滨市炎热无比。这天晚上,罗军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长夜漫漫,格外寂寞无聊。小周拿着手机看着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谓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军哥,咱两一起看呀。这女的真带劲呢,太骚了。”小周邀请罗军。罗军不屑一顾,说道:“两个男的一起看有什么劲,你要是个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说道:“军

  • 《薄情总裁痴情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薄情总裁痴情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小说名:薄情总裁痴情爱目录预览:第1章天堂和地狱第2章屈辱的误会第3章我补偿你好不好第4章不要分享你第1章天堂和地狱“不要!你别碰我,别……”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的宁静。也彻底的,将男人的激情浇灭……柔软的大床上,两具光/裸的躯体相叠在一起,男人甚至把女孩修长的腿都分开至最大,他的欲/望就差那么一点就要攻入堡垒。然,她却在这一刻像被强奸一样,哭着喊不要?男人英气逼人的五官罩上阴霾,大手重重的捏着她的腰,语气低沉,“沈小溪!不要忘了你是我

  • 《假妻撩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假妻撩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小说名:假妻撩人目录预览:她只是个替身他恨她的虚伪她没有选择的权利她的委屈求全她只是个替身夜色深浓,秋天的夜,薄凉的月色,让人发寒。凯悦大酒店是A市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今晚,在这间酒店里被包了场,包场的主人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枭雄,在全球都能呼风唤雨的冷少,冷慕宸。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一间豪华包厢内,修长白净的指间夹着一根烟,袅袅的烟雾升起,迷蒙了他的视线。“冷哥,今天兄弟们可都喝得尽兴了,可这时候也不早了。”他身边的一名男人,皮肤黝黑,

  • 《阴婚盛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阴婚盛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小说书名:阴婚盛爱目录预览:第1章冥夫凶猛(1)第2章冥夫凶猛(2)第3章生人勿近(1)第4章生人勿近(2)第1章冥夫凶猛(1)午夜一点,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在梦里,总有一双手在轻抚我的身体,那双冰凉的大手顺着滑腻的肌肤一寸寸的抚摸,拂过脖颈和肩头、流连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一丝丝冰冷暧昧的气息在耳边拂过,那双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时,身体泛起可怕的酥麻……不管我多么害怕,身体都无法动弹,只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着这种异样的恐惧。那

  • 《总裁的天价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总裁的天价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小说名:总裁的天价萌妻目录预览:第1章冰冷的手术台第2章怀上双胞胎第3章五年以后第4章面瘫先生第1章冰冷的手术台顾欢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看着刺眼的手术灯。医生拿着长长的导管,伸进了她的身体。“推精/子进入。”“慢一点。”“很好,到达子/宫,顺利着床。”顾欢听完医生的话,心中五味杂陈。十八岁的她,没想过自己在花样的年华,会走上代/孕之路。代/孕女子万里挑一,她雀屏中眩不知该喜还是该悲。父亲被抓入狱,母亲命在旦夕,她需要钱,她没有退路……

  • 《限时蜜令:娇妻不太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限时蜜令:娇妻不太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书名:限时蜜令:娇妻不太乖目录预览:第1章流言蜚语第2章服务太好了第3章生个孩子吧第4章不是做梦第1章流言蜚语“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夏冬还是老处女?”“你是新来的,当然不知道,她是老处女这件事,在咱们公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夏冬刚走进洗手间,就听到这么火爆的话题。“你说,她这么大年纪了还不谈恋爱,是没人要,还是有什么问题?”夏冬眉头一跳,二十四岁,她很老么?另一人不屑地说道,“听说她最近在四处相亲,一副赶紧将自己嫁出去的样子,

  • 《你的余生,我来负责》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

    原标题:《你的余生,我来负责》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18】小说名字:你的余生,我来负责目录预览:第一章:堂姐把男友给睡了第二章:厕所里的冰山男第三章:不要脸的一家人第四章:新男友第一章:堂姐把男友给睡了今晚是平安夜,白晓月特地从英国赶回来,为的就是给她男朋友一个大大的惊喜。电话里,席泽说,等她回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白晓月期待着,该不会是席泽要和她求婚吧!十一点半,她掐准了时间带着满满的幸福和甜蜜来到席泽的家门口,精致的包装袋里,有她亲自给席泽织的围巾。小月正打算掏出钥匙,低头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