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爱的漩涡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3:36: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爱的漩涡

第3章 受伤

 叶舟山没有看阳致远的表情,自顾自的坐在大床的中央,用双手抱住膝盖,像个小女孩儿一般的用下巴顶在膝盖上,喃喃自语道:“小时候,我记得每次都会和一个跟屁虫一般的跟在你的后面,你酷酷的姿态总是吸引着我,要我总想着和你在一起玩耍,觉得只要有你在,我便什么也不会害怕。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叶舟山转过身,眼睛盯着阳致远,看着他的那张脸,像是要将阳致远的全部形象都融进自己的记忆里面。

 “你还记得那个小棕熊吗,那是我小时候最喜爱的玩具,那次,它掉进了水里,我很害怕,害怕失去他,可是,我又不敢去拿,那个水沟对于我来讲,太深了,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我真的很无助,我当时在想,如果神仙说有一个愿望可以实现,那我一定会说要把我的小棕熊拿上来。那个时候,你出现了,阳致远,你很容易的就帮我拿回了我的小棕熊,那时候,你就是我的一个神奇的愿望啊。”叶舟山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流了下来。

 用手背擦擦泪痕,叶舟山猛地抬起头,那张娇容满是泪水,看着阳致远,道:“你说过,你会保护我一辈子的,那是你的诺言,对吗?”

 阳致远的心微微的颤动着,他不知道叶舟山为何今天的表现会如此的异常,为何会对自已说小时候的事情。

 “睡吧。”阳致远的简单的两个字将叶舟山的情感的火焰顿时浇灭,独自一人朝着阳台走去,点燃一根烟,独自抽着。爱的漩涡小说txt全文阅读

 寂寞的男人在抽烟,那寂寞的女人该怎么做?

 第二天,阳致远的一个电话打来,依然是要加班,一个星期,阳致远有三天至四天的时间在加班。

 今天的叶舟山,换上了一身休闲的红色运动装,将那头长发简单的扎成一束马尾,一双白色旅游鞋,更有一番别样的韵味。

 出门,叶舟山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阳氏集团。昨天一夜的倾诉和发泄,让自己显得理智了很多,将自己的情感更多的埋藏了起来。

 她仍然希望相信阳致远,但是,她需要去验证。叶舟山知道在阳氏集团的对面,就有一个规模颇大的健身房,在枫叶市也算是首屈一指,全部的钢化玻璃建筑,里面的健身器材应有尽有,而且,健身教练也是一流的,最重要的是,从健身房里,可以直接看到对面阳氏集团的一些情况,最重要的是可以看到阳氏的大门,以及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

 阳氏集团,位于枫叶市最为喧闹的商业街,这里寸土寸金,是枫叶市商业高度集中的地方,而一栋整整有五十多层高的现代化办公商业楼,便是阳氏集团的总部,而阳氏集团的分部,遍布全国各地。163女人网

 一进门,是一个巨大的旋转玻璃门,整个一楼是接待厅,高约二十几米,有上千平米的面积,抬头仰望屋顶,是一个巨大的玻璃水晶吊灯,周围点缀着各式的装饰灯。大厅的四周分布着十二根巨大的大理石石柱,撑起了整栋大厦的主体结构,大理石光彩照人,而地面也是全部采用高端技术,无缝瓷板铺砌而成。

 大厅的左右两侧是十几排座椅,用来供人们休息,正对面是前台接待,整个淡蓝色风格,几名接待小姐笔直的站在台后,每人一部电话机,没事的时候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电话打来,便用甜美而标准的女声问道:“您好,阳氏集团总部,很高兴为您服务——”

 在后面,是两部全封闭式电梯,不断的有人进进出出。

 叶舟山走到一位前台接待跟前,问道:“阳致远副董在吗?”阳致远现在的职位是公司副董,而他的父亲阳为民是董事。

 “在的,请问您找阳副董有什么事情吗?”

 “哦,没事。”叶舟山转身便走。

 前台接待奇怪的看了叶舟山一眼,但是,见叶舟山漂亮大方,气质非凡,摇摇头,也没有多想什么。网站163nvren.com

 健身房里,叶舟山将白色运动衣脱下,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健身装,一件黑色的极其性感的清凉胸衣和短裤,在一台可以清晰的看到阳氏集团的跑步机上慢跑起来,逐渐的,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叶舟山挥汗如雨,汗水顺着那白皙的皮肤淌下,性感的腰肢,脖颈,胸前满是汗水,显得充满了诱惑的气息,不时的引来旁人的偷瞄。

 远远的看到阳致远从阳氏集团的门出来,叶舟山便出了健身房,上了一辆出租车,跟在了阳致远的宝马3351后面。

 叶舟山的心里很彷徨,也很纠结,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啊,可是,阳致远那衣服上的香水味道,在叶舟山的脑海里不断的徘徊缭绕,经久不散,叶舟山知道,如果不亲自去印证,自己是说服不了自己的,而且,自己也过不了自己的这一关。

 眼看着3351在加速,叶舟山也只得催促司机跟紧了,老司机把心一横,运用自己娴熟的技术在车海里左转右转,还好没有跟丢,毕竟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流量太大,车辆也太多,阳致远车子的性能也难以发挥出来。

 最后,阳致远的车子在一个名字叫做“粉黛”的咖啡厅前听了下来,阳致远下车,看看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左右张望了一下,便走了进去,在一个靠近边角的桌子前坐了下来。

 叶舟山也跟着下了车,付了司机钱后,便跟着进了咖啡厅,在距离阳致远很远的一个地方背对着阳致远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黑色摇摆裙,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了进来,径直来到阳致远的桌子前,坐了下来,而阳致远,作了这样的一个动作,起身,在美女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非常绅士。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眼前的一幕,让叶舟山惊呆了,其实,她已经预感到了一些,但是,却没有想到,阳致远这么快会——

 结婚还不到一个月啊,叶舟山明白了,这一定是阳致远在和自己结婚之前,便与这个女孩儿认识了,而且,两人的关系并不一般。

 阳致远,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给我一个妻子的名分,却在背地里和其他的女孩儿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

 叶舟山想不明白,看着阳致远和那个女孩儿卿卿我我暧昧的神情,自己觉得心目中有个什么东西轰然倒塌了。

 默默的起身,离开这个叫做‘粉黛’的咖啡厅,六宫粉黛无颜色,这是用来描述杨贵妃的美貌的,可是,现在的叶舟山看来,这个‘粉黛’咖啡厅却是一个绝妙的讽刺,自己即便是阳致远的妻子,但是,他在外面却有着别的女孩儿,或许,会更多。

 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中,叶舟山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自己和阳致远的结合,本来就是一个错误,或者说,本来就是一场为了挽救叶家的曲线救国的行动。

 而自己,就是一个棋子,而不是妻子。脑海中满是阳致远和那个女孩儿亲昵的情景,叶舟山觉得自己心目中的那个影子离自己越来越远了,阳致远,你怎么会这样。

 作为一个女人,叶舟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晚上的时候,自己的妈妈又打来了电话,询问今天阳致远是否在家,自己要不要过去吃饭,如果过去,他们便派车来接叶舟山。版权163nvren.com

 听着电话那头妈妈刘宛如的关心的话语,叶舟山鼻子一酸,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大滴大滴的滴落下来。

 也不敢和妈妈多说话,怕电话那头的妈妈听出了什么端倪,叶舟山害怕妈妈担心,只是强忍着伤痛,说了句,自己吃过了,便挂断了电话。

 叶舟山脱掉衣服,冲进浴室,想要把这一切的痛苦统统的都冲刷干净,哗哗哗,水汽氤氲的缭绕在叶舟山的四周,若隐若现可以看到一具几乎完美的酮体,可是,叶舟山的婚姻却不完美,因为,阳致远不爱自己。

 第二天的下午,阳致远回来了,到了家里,一开门,阳致远吓了一跳,地上扔的到处是叶舟山的衣物,而叶舟山,仅穿着一身白色内衣身子朝下躺在床上,周围四处乱扔着几十个啤酒罐儿,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酒气。

 阳致远的神色一动,紧走几步,来到卧室跟前,将叶舟山翻过来,抱到床的正中央,叶舟山这是要闹哪样?阳致远不知道,自从前天起,叶舟山的表现就不是很正常,着怎么能够喝这么多呢。

 迷迷糊糊中,叶舟山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和一对强有力的臂膀将自己抱起,放下,自己的内心,忽然间就没有了那种意兴阑珊的惊悸感,本能的就抱住了阳致远的一只手臂,死死的抓住不放,力气好大,好像一挣脱开这只手臂,自己就要烟硝玉损了一般。

 而正要起身的阳致远也是一把被叶舟山抓住,感觉到叶舟山的整个身子的重量都挂在了自己的一只胳膊上,试着挣脱了一下,叶舟山抱得反而更紧了。

 无奈,阳致远只得侧身坐在叶舟山的身边,而叶舟山的嘴里却喃喃的道:“水水,我要喝水。”还好,因为自己经常喝酒的缘故,在卧室的傍边,叶舟山就放了一只饮水机,阳致远臂展伸长,用一只手接了一杯凉开水,递到了叶舟山的跟前,抬起手臂,叶舟山的上身也跟着上倾,“张嘴,喝水。”

 阳致远下命令般的说道,叶舟山本能的张开樱桃小嘴,将一杯凉开水喝了下去,而后又重重的躺下。

 阳致远现在才发现,以前自己喝醉的时候,叶舟山这个女人照顾他一个醉酒的大男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况且,现在还是反过来的,阳致远的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看着叶舟山那朦胧的醉眼,阳致远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叶舟山睡的很不安稳,睡梦中一直在紧蹙着额头,好像是在梦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忽然,叶舟山的头左右摇摆,异常的痛苦,嘴里说着,“阳致远,为什么要找别的女人,阳致远,为什么要骗我?”

第4章 只为圆一个梦

 阳致远明显的身子一顿,叶舟山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吗?这时的阳致远显然也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冷酷和沉凝了,看着叶舟山那即便是在睡梦中,仍然很不安静的神情,阳致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重重的呼了出来,,社会,并不是像叶舟山想的这么简单的。

 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叶舟山才悠悠的转醒,揉揉自己生疼的脑袋,即便是这样,她的脑子里仍然是在嗡嗡嗡的作响,在自己的肚子里面有一种想吐的冲动,我再也不喝醉了,喝醉是这样的难受。

 可是,可是,人们又为什么这般喜欢喝醉呢,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消愁愁更愁。但是,想要忘记当时的痛苦,酒精确是最好的良好。

 酒,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东西。

 卧室里面紧拉着窗帘,叶舟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只是感觉到外面的光线很足,揉揉脑袋,嘴里嗓子干的像要冒烟了,准备起身去找一杯水喝,而这个时候,一杯凉开水,被一只大手端着,递到了自己的眼前。

 叶舟山下意识的要去接,可是,在下一刻便回过神来,顿时整个身子便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一双美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大手的主人,“欧,阳致远!”

 “先喝了他。”阳致远的语气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见到阳致远的那一瞬间,叶舟山本能的反应便是阳致远回来了,准备给他放洗澡水,可是,下一刻,叶舟山便想起,自己醉酒的原因,自己为什么会喝的伶仃大醉,自己为什么会这般的不顾及形象,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痛苦。

 这个痛苦的根源便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已经娶了自己当作妻子的男人,这个和其他的女人仍然搞暧昧的男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样,缓过神来的叶舟山并没有去接那杯水,用来表达此时此刻自己内心的悲哀和抗拒。

 良久,叶舟山一动不动,阳致远将手中的杯子放下,眼神中没有任何丝毫波动的盯着叶舟山有些憔悴的脸颊,“你跟踪我?”

 叶舟山本来是要说我不是故意的,等等之类她作为一个温柔的女人该说的话,可是,望着阳致远的那副俊朗的脸颊,叶舟山的内心的悲痛感更加的强烈了,反而一改往日的常态,螓首轻点,语气同样的不含任何的感情,“对。”

 阳致远并没有多说什么,沉默良久,才开口道:“想知道真相吗?”

 真相?难道搞婚外情还需要真相?真是天大的笑话,叶舟山觉得自己有些悲哀,自己的生活真的很可悲。

 就这样叶舟山盯着阳致远,想看看他到底会说出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来。然而,下一刻,阳致远的一句话便让叶舟山觉得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不娶你,你就会坐牢。”阳致远那富有磁性的声音这时候传来的不是什么诱惑,确是犹如霹雳一般,威力极大。

 “你说什么?”叶舟山不敢相信阳致远所说的话,这和自己坐不坐牢有关系吗?

 “先把这杯水喝了。”阳致远将那杯水再次的端到叶舟山的嘴边。

 无奈,叶舟山将那杯水一饮而尽,她想要尽快的知道事情的真相。

 “你知道你们叶家公司的具体情况吗?”阳致远反问道。

 “具体知道一些。”叶舟山不明白阳致远为什么会这样的问,但是,还是回答道,毕竟,自己之前也一直是在爸爸的公司担任财务这一块儿,对于资金,用自己人算是最为放心的做法了,当然,叶舟山也确实有这个能力来担当此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财会专业毕业,海外留学生。

 “你知道有一段时间,叔叔的公司资金大量的流入转出吗?”阳致远接着问道。

 “知道啊,其中还有一部分是我签了字的。”叶舟山觉得事情有些复杂。

 “对,就是你的这部分签字,很可能会将你送往监狱的大门。”阳致远的一句话,惊起层浪。

 “什么?怎么会这样,难道,爸爸的公司,有不正当的利益往来?”叶舟山并不傻,阳致远这般说,自然是意识到了事情很可能牵扯到了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很多的大公司在账目上,资金往来上都会有一些漏洞,只要不是太大就好。

 “叔叔为了躲避这次大金融风暴,用现有资金套取银行巨款,想要力挽狂澜,可是,自己公司的资金本身并没有那么多,是在资产报备上面做了手脚,等到银行和统计部门一核对,便会露出马脚,这样做无疑是玩火自焚,风险极大,如果在一定的时间里还不了所欠银行的钱,那么,叔叔,连同你就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阳致远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些话,本来是不应该和叶舟山说的,会影响到她对亲人的看法,阳致远想要将这些个真相一辈子烂在肚子里面,可是,眼下的情况,如果不将真相告诉叶舟山,她会这么一直自暴自弃下去,搞不好会弄出什么毛病来。

 叶舟山怔怔的呆在那里,良久缓不过神来,她知道,着只是阳致远很轻描淡写的说了,也是为了尽量让自己容易接受一些,在账目上做手脚,那时属于金融犯罪,数额大的枪毙的可能性都会有,而爸爸的公司,资产庞大到足以枪毙他了,而自己,也会因此受到法律的严惩。

 “是你救了我爸爸,救了我们叶家,救了我?”叶舟山喃喃道。

 “这就是我和你结婚的理由。”阳致远淡淡的道。

 “那你为什么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叶舟山也无需在隐瞒什么了。

 “因为,我没有爱上你,而洁雅,我们很久便已经认识了。”阳致远的话让叶舟山一阵眩晕。

 “或许,是我们太过的熟悉,在我的心里,你一直是一个小妹妹的形象。”阳致远摸摸鼻子,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把握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叶舟山忍受不了了,眼泪哗哗哗的往下落,整个卧室里弥漫着悲恸的气氛。

 “因为我小时候的一个承诺。”阳致远回答道。

 “承诺?”叶舟山停止了哭泣,她不明白。

 “你还记得你的小棕熊吗?”阳致远道。

 “记得,当然记得,那是我最喜爱的玩具了,可这又和你的承诺有什么关系?”叶舟山仍然 不明白。

 “那次,帮你从水沟里拿起小棕熊的时候,我便答允你,要保护你,不要让你受到伤害。”阳致远淡淡的回答道。

 叶舟山猛地直起了身子,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阳致远,没有想到,阳致远十二岁那年的一句话,他竟然还记得。

 阳致远啊,阳致远,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叶舟山自以为很了解阳致远,可是,现在,叶舟山却是有些迷惑了。阳致远仍在清楚的记着小时候的事情。

 那样的一句话,或许在自己小的时候,会将它当成是一种承诺,一种阳致远对自己的承诺,并且,甚至可以因此而将阳致远敬若天神。

 可是,可是那毕竟只是小孩子过家家般的话语,即便是现在的叶舟山,也不会去记得自己小时候说过的什么承诺的话,更不要说去实现自己的诺言了。

 可是,可是眼前的这个外表冰冷的大男生,却依然记得多年前的那句话,那句说要保护自己的话。

 对啊,如果阳致远不这样做,那么,他们叶家将会彻底的完蛋,极大可能会家破人亡,这样的惨剧叶舟山是绝对不希望看到发生的,所以,听到阳致远如是这般说,叶舟山沉默了。

 谅解,抬起额头,用那双红肿的眼睛望着阳致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道:“阳致远,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吗,一点儿的感觉都没有。”

 “唔,我只是把你当成是一个幌子,你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工具。”阳致远的话不夹杂任何的思想感情。

 “哦,我明白了,阳致远,我收拾一下家,你还没有吃早餐吧,我去给你做。”说罢,叶舟山便要起身,但是,因为长时间的沉睡,再加上酒精的余威,叶舟山的脑袋霎那间天旋地转,又重新的蹲坐在大床上。

 “我不吃了,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愿意的话,明天我给请个保姆。”说罢,阳致远转身离去。

 叶舟山怔怔的望着阳致远的离去的身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的生活,怎么会这样的,但是,我不能够离开阳致远,他不爱我,但是,我不能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和往常一样,叶舟山仍然每天给阳致远打电话,询问他是否回家,那为数不多的回家天数里,叶舟山会做好可口的饭菜,将阳致远回家后所需要的一切,都准备的妥妥当当的。

 而在叶舟山醉酒醉的一塌糊涂的第二天,阳致远便给叶舟山找来一个保姆,枫叶市最好的家政公司的金牌家政服务人员,现在的保姆和人们概念中的传统的保姆是不一样的,现在的高端的保姆,是专门为像叶舟山这样的少妇服务的。

 这名家政人员是一位叫做婷婷的女孩儿,女孩儿正儿八经的大学本科毕业,酒店管理专业,人长得也是高挑秀丽,一张鹅蛋形的脸蛋,面容姣好。

 来到叶舟山别墅的第一天起,便把叶舟山的卧室打扫的干干净净,收拾的井井有条。当然,这位婷婷的工资也高的吓人,每个月三万元,也就是年薪三十多万,将近可以比拟一些中型企业的中高层领导的薪资水平了。

 而且,婷婷还是坐班制,每天只来两个小时,然后,就回到家政公司做深入培训了。

 当然,这一切对于阳氏家族来讲,简直是不值得一提,婷婷的到来,总算是让叶舟山的心情微微转好了一些。

第5章 内心煎熬

 本来之前叶舟山是想要好好的和阳致远享受一下浪漫的婚后二人世界的,可是,既然阳致远是这种状态,那自己也只能是照样过二人世界了,但是,却是和一个保姆。

 “婷婷,有男朋友了吗?”一次,叶舟山见婷婷正在给叶舟山做科学的食谱计划表的时候,问道。

 “哦,还没有,我去年才从学校毕业的,还没来得及找。”婷婷一看便是涉世未深,提及这个话题时,俏丽的脸颊竟然有些微微发红,看来是不好意思了。

 但是,婷婷的素质和气质,还有工作能力确是绝对没的说,对叶舟山的每一个生活细节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让叶舟山这几天觉得好了很多。

 “哦,你这么漂亮优秀,一年时间就成了公司的金牌家政人员,追求你的男生一定很多吧。”叶舟山红着脸点点头。

 然后好奇的看着叶舟山,道:“舟山姐,”是叶舟山要求婷婷这么叫的,叫着比较舒服,“你这么漂亮,老公一定很优秀,而且很爱你吧,他工作很忙吗,我来了这些天,一直没有见过他啊。”

 听到婷婷这么问,叶舟山心里苦笑一下,点点头,道:“他很忙,而且经常加班,而且,不加班的时候,总是晚上才回来,你当然见不到他了。”

 “嗯,有机会我一定要看看舟山姐老公的庐山真面目,话说,你们家真大啊,是我见到过的最大的别墅了。”婷婷有些羡慕的看着这所宏伟的别墅。

 叶舟山心道,再大有什么用,现在的自己只当是报恩了。

 得知了阳致远的事情以后,叶舟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每天对阳致远照顾的更加无微不至了。

 婷婷照顾叶舟山,叶舟山照顾阳致远,很好笑的链接。

 之前的叶舟山是在父亲的公司上班的,而这样的事情发生以后,叶舟山也觉得自己不能够一直待在家里了,应该重新回到公司去上班了,或许,只有在工作中,才可以忘记现在的一切吧,即便是暂时的忘记也好。

 于是,叶舟山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想要回到公司上班。之前父亲所做的事情,叶舟山也没办法多说什么,而且,她也知道父亲是为了自己的家族企业着想,才那样的铤而走险的,叶舟山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只要他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而这也是叶舟山从内心很感激阳致远的原因,他不仅是救了自己,还救了叶氏企业,救了自己的一个完整的家。

 叶舟山不敢相信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那自己的妈妈,李翠玉该怎么办,她一定伤心欲绝吧。

 电话那头的叶一平很是奇怪,当然不是阻碍叶舟山来公司上班,只是觉得女儿和阳致远,应该多在一起一段时间,毕竟是刚刚结婚,虽然叶一平也知道阳致远经常加班,但是,如果两个人同时上班,那见面的机会便更加的少了。

 但是,叶舟山却是一再的要求,说阳致远工作太忙,自己即便是在家,也见面不多,而且,自己习惯了工作,现在坐的已经有些无聊了。

 叶舟山用起了自己的必杀技,撒娇,“爸爸,我待在家里好无聊啊,你不愿意看到你的得力助手,哈弗名校高材生的脑子给坐傻了吧。”

 听着电话这头娇滴滴的声音,叶一平只得缴械投降,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些天,女儿叶舟山不在,手头里的好多工作进展的多很缓慢,女儿的工作能力,在全公司上下是有目共睹的,这也是叶一平敢大胆的用人唯亲的原因。

 “好好,那宝贝女儿就来上班吧,公司需要你。”叶一平一本正经的说道。

 叶舟山又上班了,可是,上班以后,所有人都发现叶舟山变了,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的叶舟山虽然很有工作能力,但是,工作有张有弛,很有规划,而结婚之后,来到单位,叶舟山却像是一个小巨人般,整天没日没夜的工作,加班,整个一女汉子,同事都很担心这样下去,叶舟山那身体会吃不消。

 又是一天,下班了,同事们陆续的走了,而叶舟山却仍然一头埋在一大推的材料里面做金融分析。

 “李姐,还不走啊,都下班了,这来了之后,你怎么成了工作狂了,难道婚姻让你更加的精神充沛了吗。”财务部的下属小莲打趣道。

 小莲是财务科班出身,南开大学毕业,平日里性子活泼。

 “哪有,这不是结婚之后思想境界提高了么。”叶舟山抬头笑着看了小莲一眼,“你先走吧,我一会儿的。”说罢,又把头埋到了资料里面。

 小莲只好打了一声招呼,转身离去,一边走,嘴里还一般嘟囔着,“加班的美女不过,加班的高管美女更加不多,明明是家族企业仍然加班的高管美女更加更加的不多。。。。。。”

 良久,叶舟山终于呼出一口气,抬起头,露出那有些憔悴但很迷人的微笑的眼神,伸了一个懒腰,道:“终于弄完了。回家。”

 给了自己一个必胜的手势,便穿好衣服,拿上包包,准备下班回家。

 紧绷的心弦终于得放松了下来,叶舟山望着下午的阳光,将自己的身影投射在马路上,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寂寥,刺眼的阳光晃得自己睁不开眼。

 叶舟山没有给司机打电话,也没有坐出租车,就这样从公司走出来,慢慢的在马路上走着。

 “你就是叶舟山吧。”忽然,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传了过来,叶舟山回头一看,不禁脱口而出,“是你。”

 “你认识我?”这是一个及其美丽的女人,她有些诧异的看着叶舟山,自己这算是第一次来找她吧,她怎么会认识自己呢?

 叶舟山当然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她就是那次在‘粉黛’咖啡馆看到的和阳致远在一起的女人,也就是阳致远嘴里所说的,他一直的女朋友。

 叶舟山也没哟多说,更懒的去解释,“看错人了。找我有事?”

 “当然有事了。”女人双手抱臂,傲然的挺起了那对傲人的胸脯。

 “你是阳致远的妻子?”女人用盛气凌人的姿态望着叶舟山。

 “对,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在这个女人出现的时候,叶舟山已经意识到今天出门自己没有看黄历,碰到小鬼儿了,可是,叶舟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主动的找到自己,而且,看样子,并不是来请自己喝咖啡的。

 “当然有关系了,你抢走了我的阳致远。”女人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

 “小姐请问贵姓?”叶舟山的语气中没有一丝的感情波动。

 “洁雅。”女人高傲的抬起了尖尖的下巴,用挑衅的姿态望着叶舟山。

 “洁雅小姐,不管你和阳致远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也不管你们有多恩爱,可是,你要知道,我现在才是阳致远的合法妻子,我们的婚姻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叶舟山皱皱眉头,你们在外面怎样,我管不着,可是,你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将我堵在大马路上,说我正牌的妻子夺走了你的男人,真是笑天下之大不为。

 “哈哈,”洁雅大声的笑了起来,好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花枝乱颤,好不容易才停下了小声,用手指着叶舟山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是阳致远的正牌妻子,哈哈哈,真是太有意思了,你们那也叫夫妻吗,只是领了两张结婚张而已,你只是阳致远利用的一个工具罢了,想要和我争阳致远,光靠那两张纸还远远的不够。”

 洁雅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是无忌惮的嘲笑着叶舟山,过往路人的目光纷纷的注意到了这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一场即将上演的闹剧。

 “不管怎样,我们是真正的夫妻。”想起自己的生活,想起阳致远,叶舟山的底气明显的虚了很多,说话的声音小了很多,就自己和阳致远的这种状况,明面上和平常的夫妻没什么两样,其实,说白了,还不如阳致远和洁雅来的实在,毕竟,阳致远是爱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的。

 而自己,却没有得到阳致远的额爱。

 洁雅见到叶舟山的这副表情,内心觉得暴爽,可是,这不是今天她来找叶舟山的目的,洁雅用一只涂满蓝指甲的手优雅的拂了一下她那头时尚的大波浪长发,看着叶舟山那不亚于她的容貌和身姿,眼睛里流露出一种鄙夷的神色,道:“啧啧,真是白长了这么一副好身材了,可是,这有什么用,你知道夫妻是怎样的吗,阳致远有大半的时间都和我在一起,我不知道这样的夫妻到底是怎么样的生活,但是,我却知道我们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说罢,洁雅从她的精致的米黄色的LV包包里面掏出一沓照片,用一种戏谑的动作递到了叶舟山的眼前,也不说话,就这样的看着叶舟山。

 “怎么样,阳夫人,拿着看看吧,看了以后,你一定会对什么才是真正的夫妻会有重新的认识的。”现在的洁雅是如此的美丽,但内心却是如此的阴毒。

 叶舟山的内心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事情已经是这样子了,为什么还不让自己苦苦的维护,为什么还要对自己苦苦的相逼,既然这样,那好吧,我倒要看看你给我看的是什么玩意儿。

 叶舟山接过洁雅手中的那一沓照片,看到第一张照片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彻底的惊呆了,照片拍摄的很清晰,很明显是用单反之类的相机拍摄的,照片中是一对男女在摆弄着一幕幕香艳的风情,那种尺度让人看了不禁面红心跳,而照片上的男女主人公,赫然就是阳致远和眼前的这个娇媚的女人,洁雅。

 叶舟山已经没有力气往下看了,脑子里瞬间冰凉冰凉,他们,他们竟然会这样,虽然,叶舟山知道阳致远和洁雅在一起后,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们都是成年人,不会每天待在一起探讨人生的。

爱的漩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的漩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 大结局

    原标题: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大结局小说名: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目录预览:第一章你就不想我吗第二章真会演戏第三章你弄痛我了第一章你就不想我吗c市赫赫有名的柴家,今天更是热闹非凡。只因柴家大少柴哲翰要订婚了,这c市出了名的翩翩贵公子,不仅人长的英俊潇洒,性格脾性温润如玉,还是家财万贯的土豪,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啊。可惜的是,人家名花有主了。柴家别墅三楼,身着白色西装的柴哲翰推开门,温柔的说:“音音,准备好了吗?”“哲翰,你怎么来啦?”萧千音正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化妆师给她补妆。“我来看看我

  • 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 大结局

    原标题: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大结局小说名字: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离婚第2章你是的我的女人第3章少夫人第1章我们离婚顾家大院的走廊里,被维腊木打磨过后的地板散发着翡翠一般的光泽,不远处那精致的欧式大门隐隐的敞开着,只开了一盏落地灯的房间有些昏暗,一个穿着真丝睡袍的女人半躺在藤椅上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书籍。她微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古式大钟。随后她从藤椅上起身,准备走到房门前将门关好。可她才刚走近房门,外面就传来不小的动静。苏南织微微蹙了蹙眉头,下意识的往外看了一眼。

  • 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 大结局

    原标题: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大结局小说名字: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目录预览:第1章夜店迷情第2章无爱的婚姻第3章职场潜规则第1章夜店迷情霓虹灯下,夜色迷离。上城东区一家酒吧内。彩色旋转灯在头顶上打转,闪现出一片色彩斑驳的颓废世界。台上,一位穿着低腰短裙的妖娆女人伴随着整耳欲聋的音乐,围着一根钢管,蛇样激烈的扭动着。台下的男人们更是欢声雷动,口哨声欢呼声响彻云霄。“我还要一杯!”在吧台的一处僻静地,一个女人醉眼朦胧的指着正在调酒的服务生,大声的嚷嚷着。在她的面前,已经摆着好几个啤

  • 爱在流年 大结局

    原标题:爱在流年大结局小说书名:爱在流年目录预览:第一章初次交集第二章打架事件第三章倒霉的贾阳第一章初次交集仲夏的黄昏,炎热中弥漫着一丝清爽。安静的荫间小道,是麻雀的天下,悠闲地啄食着地上的碎面包屑。耐不了寂寞的知了也不时地叫上几声……蓦地,放学的铃声惊扰了觅食地麻雀,扑腾着小翅膀快速地飞上枝头。跟前几座教学楼上陆续地有学生跑出来,三五成群的聚到一块,此起彼伏的向朋友诉说着班里的趣事……寂静的校园充满了活力,热闹的声音渐渐往校门口延伸。许多教室已经上了锁,显然,已经没人了。转弯,后面的教室里也一

  • 凡花蚀锦 大结局

    原标题:凡花蚀锦大结局书名:凡花蚀锦目录预览:第一章认祖归宗第二章嫡女应萱第三章嫡庶有别第一章认祖归宗“娘,女儿来祭拜你了。”阮祺萱泪眼朦胧地跪坐在阮湘悠的墓前,颤颤地伸出手,抚摸那崭新的碑文。在她身后,应齐、谢氏、应珙、飞盈都低头沉默。应国非哀伤地盯著那碑上的文字,双手紧紧攥住,浑身不自觉地颤抖,显然还是无法接受,眼前墓碑的所有者便是他渴望多年的生身母亲。阮湘悠并非在孟康国的玄郊城里去世,但应齐在取得了阮祺萱的同意后,在玄郊城外的风水宝地翠拥山为阮湘悠买了一个墓地,而且是合葬墓。能够给阮湘悠一

  • 娶个死人当老婆 大结局

    原标题:娶个死人当老婆大结局小说:娶个死人当老婆目录预览:第一章离棺出走第二章拒入祖坟第三章鬼异上身第一章离棺出走那是我回家奔丧的第二天,却在冷清的灵堂里,不知所措的面对着一口空空如也的棺材。我是在前天晚上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是我大爷爷去世了,让我回家,结果竟然出了这种事,大爷爷的尸体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偌大的灵堂里只有我和被我急匆匆叫来的老爹。面对着半掩的空荡棺材,我老爹的脸色很是难看,我爷爷奶奶死的早,那时候我老爹刚成家不久,大爷爷没少帮了我家,可以说两个人是情同父子

  • 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 大结局

    原标题: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大结局书名: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公出轨第二章床照都有了第三章厉靳琛回国了第一章老公出轨晚上七点,林舒雅准时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高级餐厅。司机刚把车子停下,守候在门口的服务员迎面走过来,帮她把车门打开。“顾夫人晚上好,顾总已经把餐厅包下来,就在里面等您,请您跟我过来。”服务员微弯腰,对着她伸出了手。“好的。”林舒雅踩着紫色的高跟鞋下了车,理了理裙摆,跟着服务员走进了餐厅里,迎面就嗅到了一个薰衣草的香熏味,柳眉不由轻蹙下。目光在餐厅的大厅里游走了一圈,发现

  • 精分撒旦求放过 大结局

    原标题:精分撒旦求放过大结局小说:精分撒旦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一路向西第二章被扑倒第三章一饭之恩第一章一路向西“……天王巨星秦以洛个人公演将三天后在小巨蛋进行,门票不要8888,不要888,只要88.8!够惊喜吧,哈哈,喜欢秦以洛的朋友到时候一定要捧场光临哦……”凌年昔手里拎着几条从商贩手中砍价得来的大鱼,漫不经心的走在回家的巷子中。广播声后是很长一段盲音,从某家商店中传出。凌年昔嘴里后知后觉的蹦出几个字:“谁是秦以洛啊?”夕阳西下,她踩着金色的余晖慢吞吞的往家的方向走。老远看见自家奶奶在街道

  • 婚妻如令 大结局

    原标题:婚妻如令大结局书名:婚妻如令目录预览:第一章360度无死角男人第二章你比我想像的卑鄙第三章引蛇出洞的美人计第一章360度无死角男人聂皓天来到M镇最著名的中医馆“安和堂”的门前,敏锐的眼睛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昨晚特种部队的“猎狼行动”,一举歼灭了“GD”组织在M县的秘密据点。但是,抓获的只是几个虾兵蟹将,大鱼孟少给游走了。孟少游到哪里?部队秘密审讯了一天一夜,唯一得到确切的消息,便是孟少近一个月来,频繁出现于县城知名的中医馆“安和堂”。孟少没伤没病,但却三天两头光顾这间小医馆,而医馆的主

  • 总裁先生求放过 大结局

    原标题:总裁先生求放过大结局小说名字:总裁先生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章:陪酒第2章:是你让我帮你的第3章:计划第1章:陪酒A大学校门口,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抱着书往学校门口走去。现在已经放学许久了。一个女孩也从学校门口出来,静静地想着下午的事,一张鹅蛋蛋精致白皙,长长的睫毛微微卷翘着,高挺的鼻梁,红唇微抿。一个电话把她的思维带了回来,“喂,妈?”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晴晴,在学校过的怎么样啊?”女孩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唔,挺好的,妈,你呢?”还没等电话那边说完,又响起另一个声音:“喂,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