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谁家风景旧曾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9 1:20: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谁家风景旧曾谙

第七章 父母慕儒姐妹情深
岑安被他看得心头慌慌,假装凶神恶煞地瞪了他一眼,忙不迭转身,快步走向马车。原文163nvren.com心道,这人好生奇怪,竟直直盯着人看,莫不是在图谋什么?
只消一眼,封璟便看清了楼下人的模样,大约十岁的稚龄,秀美的瓜子脸上稚气未脱,一双黑泠泠的眸子似会说话,玫瑰色的樱唇显得娇嫩欲滴。配上她那伪怒的小模样,尤显得娇俏可人。只是他不知,这小姑娘正在心里腹语编排着自己。
玩了一天,欧阳淼淼便让马车将岑安送回岑府。马车很快到了岑府。
“大姑娘好,今日可玩得尽兴?”门房大爷眼尖地看见了岑安,笑着问道。
岑安点点头,“可开心了,还去天香楼吃了香酥鸡,”思索了片刻又道,“父亲可回府了?”
“回姑娘的话,老爷已回府,估计现在正在书房。原文163nvren.com”老门房回想了一番。
岑安点点头,对萼绿竹绯道,“你们给祖母和悄悄各送只香酥鸡去,然后去明皓阁给小厮传个话,就说大姑娘请老爷来祈安院一趟。”
“是,姑娘。”二人拿着酥鸡向熙和院和清宁小筑方向走去。
当听到下人来报说大女儿有事请自己走一趟,岑茂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文书,来到了祈安院。
提到大女儿,岑茂不禁想到了早逝的爱妻。一晃多年,那个啼哭不止的婴儿现已长成了娇滴滴的小姑娘。版权163nvren.com一双明媚深幽的眼睛,像极了妻子。故此,在岑茂心中,即使小女儿容貌过人,也不如大女儿惹人怜爱。更何况,大女儿尤为贴心,令人略增疼惜。
如今外面的流言蜚语,皆是针对杳杳的,看来是要好好收拾一番这些不安分的人了!岑茂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这幕后之人必是想借此让杳杳与悄悄反目,以此警戒自己。唉,只希望两个女儿不要令自己失望……
岑茂现年三十有二,形貌儒雅,气质风流。多有闺中女子钦慕,但因对乔氏一片热忱,又疼爱两个嫡女,故不愿再娶,只一心教养两姐妹,岑安的聪慧,岑宁的才名都是其费心教养的结果。原文163nvren.com
当看到岑茂走进了院子,岑安便迎了上去,“爹爹来啦!”
“嗯,杳杳使人唤爹爹前来,所谓何事?”似是受她的情绪的感染,岑茂语气愉悦地问道。
“女儿给您带好吃的了,快跟我来。”说着便挽着岑茂的手臂,走进屋内。
桌上放着的正是自己从天香楼带回来的香酥鸡。岑安用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入岑茂的碗里,“女儿今日在天香楼请淼姐姐吃香酥鸡,看见美味,不禁想起了正在劳累的父亲,便带回了这美味酥鸡,慰劳您~”
“哦~杳杳这般贴心,为父心中宽慰不已啊,那你祖母她们呢?”岑茂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岑安并不知自己自己父亲的小心思,“放心吧爹爹,女儿早让人给熙和院和清宁小筑送去了,明日她们该好好夸我了。”
听她已经命人给母亲和小女儿送去了酥鸡,便知道这孩子是纯良之人,不因外人的恶语而行拈酸吃醋之事。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满意地点点头,开始享用女儿的一片孝心。
饭后,岑安亲自给岑茂泡了一杯岷山云雾,让岑茂心里美滋滋的。
岑安暗暗观察着父亲的神情,发现他神情愉悦,便思索着可以和他商量下课业的事了。
“那个,爹爹,女儿有个事想和您商量。”
岑茂看着女儿那小心翼翼的小模样,心头暗笑,脸上却不显,“嗯,何事?”
“呵呵,爹爹,你是知道女儿的,最不喜那刺绣之流的,让女儿那绣花针,不如让女儿去默那孔孟之义吧。”岑安期待地看向自己的父亲。
岑茂轻睨了她一眼道:“女孩子家家,不将这必备技能学好,今后如何安身?纵然我允了,你祖母那会同意?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学吧。版权163nvren.com”他就搞不懂了,两个女儿同胞而生,怎么大女儿的性子这般活泼,全然不似一般闺阁女子。
“爹爹~这‘岑大人’的女儿不学那技能,亦可以安身立命。您就看在我满手伤痕的份上帮帮我吧!”实在不行,便开始撒娇。
岑茂并不吭声,继续喝着手中的茶水,过了片刻,说道,“看在你还算用功德份上,我便与你祖母一说,免了你的刺绣的课业了。”
太好了,终于搞定了!岑安顿时心头一松,轻快不少。
是夜,月色正好。
清宁小筑中,岑宁正卧坐在美人榻上,一头黑发如瀑般铺散在榻边,姣好的容颜,在轻摇的烛光下莹莹生辉。
院外响起丫鬟的声音,“请大姑娘安。”
“嗯,你们姑娘在作甚,还未睡吧?”房中烛火还未灭。
“姑娘在看书呢。”那小丫鬟恭敬地回她。
岑安点头走进屋中。
“悄悄怎还在看书?夜幕已临,切不可多看,重则双目失明。”
“哪有杳杳你说的那般夸张,只一小会儿,不碍事的,”岑宁放下手中的书,看向岑安,“对了,还未谢你今日的酥鸡呢。”
岑宁就是这样,只在人前唤自己姐姐,私下里便是直呼自己的小名。对此,岑安最喜与她争辩, “不许叫杳杳,唤我姐姐。”
“哼,不过是比我早出生那么一瞬,不值为姐。”
“何来值与不值一说?你我一母同胞,感情甚笃,我又交真心与你,怎不值为姐?”岑安故作严肃地说道。
岑宁不由一笑,“杳杳你真逗,我在逗你呢,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姐姐了,任谁都比不上的。”
“那是,只有咱们才是最亲近的,以后无论遇见什么事,都将相互扶持,共同走下去的。即使外人再怎么抹黑我们的关系,我们也不可放弃对方。”岑安衷心道。
岑宁看着自己的胞姐,心头微热。自己从小丧母,受父亲姐姐的关爱,却惯来清高,不愿与他们交心。思及此心中已觉惭愧。如今又听岑安如此一说,心里更是激动万分,不由得流下了泪滴。
“悄悄,莫哭,不然别人还以为姐姐欺负你了,那我可真说不清了。”见她突破落泪,岑安也有些无措了。
“哼,谁哭了,是风太大了,伤眼,”岑宁瞋怒道,“你说话可要算数!”
“算,算。”岑安被她逗笑了,这屋里哪来的风啊。不过也不说破,然后看天色不早了,又道,“那你早些休息,别再看书了。”
岑宁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第八章 姐妹齐乐苏淼初见
这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托岑茂的福,在绣足了几块手帕被岑老夫人肯定之后,终于允了岑安不再上绣艺课一事。故而今日,趁着风光正好,将家中姐妹齐集起来,在家中的花园里赋诗作乐。
花园位于岑府的西北方,有两个园子。中间由一座青石板乔衔接,桥下溪水潺潺,如鸣佩环。南园是各色花草茶树,现在正是花开的佳节,故园中香气袭人。北园则略显单薄,只栽种了些许果树,如石榴枇杷青枣之类,秋收之时果香十里。
岑安为了这日的小宴,早早地吩咐了婢女采买来了各色新鲜蔬果,摆上了花几。
最先到来的便是四姑娘岑雅,现今九岁。她穿着葱绿织金短衫儿,杏白湖罗裙,头上梳着花包髻,她生得玲珑可爱,细一打扮更是莹然如玉,光洁剔透。府中众女孩中,她与岑安关系最为亲密。
“恭喜大姐姐‘出狱’~”岑雅看着岑安调笑道。
“可不是‘出狱’嘛,快看我的手,疤痕遍生,痛意难耐啊!”岑安伸出双手夸张的说道。
岑雅被她这副苦不堪言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正准备说些什么的,听见身后传来一女声,便住了声,不再嬉笑。
“大姐姐与四妹妹说什么呢,这般高兴?”来人正是三姑娘岑宛,年方十岁。她今日身穿缠菊纹花玉兔短襦配素罗裙,容貌俏丽,声音清脆。与她姨娘董氏一般惯来是府中最会见风使舵之人。
随她而来的是其同母妹妹岑岚,今年也是九岁,府中行五。长得是玲珑可人,清秀妍丽。她今日穿了一套粉色缀花秀萝裙,身前戴着银点碧玉项圈,似有若无地添了几分贵气。她在府中最不爱说话,却与自己的庶妹岑柔相交甚好。
“正说到今日天气清朗,最适合与诸位小仙女一同畅游~”为舒缓氛围,岑安故意说道。
岑宛心知岑安有意转移话,也不计较,笑着说道:“是我们来得太早了才是,我们岑府的第一美人儿还未到呢……”
岑岚眼尖,一早看见了园口的岑宁,忙不迭笑道,“看,这不是来了吗~”
岑宁今日穿了一袭湖色长裙,如墨的长发梳成一个美人髻,尤显得风流婉转。
“大家来得好早啊,杳杳可是想好了今日要做什么?”
“当然了等六妹妹也来了,咱们便赋诗~”岑安大声宣布。
“大姐姐,赋诗有些枯燥啊,每次赴宴都有,并无新意~”岑雅经常陪着母亲游走于世家女眷之中,对这种女子活动异常无感。
岑安神秘一笑,“可不只是赋诗哦,今日姐姐命人给你们准备了岐山野味用来烤制,到时候赋诗拨得头筹者即可恣意享用,其余人皆垂涎而望~”
“大姐姐好生不公道,明知道众姐妹中唯你和二姐姐文采斐然,岂不是欺我等吗!”岑雅与岑安自幼交好,当然知道她们两姐妹腹中的墨水几分,当下反驳道。
“就是,就是,我的诗词最不行了,那我只能看着你们品尝,暗流口水,可不行。”岑岚心知自己的斤两。
岑安听此看了一眼众人,心中已是百转千回,正待说话,身后又来了一人。
这人正是岑安的庶妹,旧时母亲贴身侍婢素月,如今的月姨娘之女——岑柔。她今日穿了一袭水蓝色敛曲裙,小巧的心型脸上一双凤眼熠熠生辉。小小年纪便显得沉静过人,最是姐妹之中不喜说话之人。
岑宁淡笑着望了一眼岑柔,“六妹今日来得甚晚,不如由你决定今日的活动吧。”
“既如此,不如斗花笺吧。”岑柔清泠道。
斗花笺,即为行花令。用各色花牌进行抽取。取得花牌者,以花牌上的花名,即兴创作,或是表演一番,众人皆赞便过。
众女听后暗自点头,岑安唤来婢女,让她准备花牌。
花牌有杏花、桃花、梨花、菊花、梅花、芙蓉、玉兰、杜鹃、海棠、木樨、水仙、牡丹十二色花样。
第一回合,已琴声定选。众人依次上前行走于十二花牌之中,琴声暂停,即得花牌。
第一个出场的便是岑岚。由岑宁的贴身婢女蝶舞奏琴。岑岚行了一圈,正立于桃花牌前。蹙眉沉吟片刻,拿起笔来,素手提下一首诗词:
崦里桃花逢女冠,林间杏叶落仙坛。老人方授上清箓,夜听步虚山月寒。
众女嘻嘻品味一番,心中自有思量。
“诗词甚美,然这文风,略有陶公遗风。”岑宁口中虽如此说道,心中却不以为然。青山绿水不过消遣,怎比得过直上青云来得心舒神畅?
岑岚作罢,随之而来的便是众姐妹。
岑雅,岑安,岑宁等人皆赋诗,意喻各有不同。岑雅天真烂漫,其诗文风轻快欢脱;岑安淡然豁达,其诗风格恣意洒脱;唯岑宁之作,于众姊妹眼中,暗露出利欲之风。众人脸色不显,心间皆有计较。
另有岑宛及岑柔二人,不曾作诗,众人罚她俩素手扬琴,歌舞一场。
岑府宴会,即此作罢。
与此同时,欧阳府中热闹非凡,原因与它,皆因欧阳淼淼二表哥苏迨到来了……
太守府内宴客厅中,开了一桌席子。欧阳修坐于上首,依次而来的是继室杨氏、次子欧阳奕、次子媳妇儿王氏以及欧阳悛和欧阳淼淼。因欧阳修只是出任扬州太守,所以其他子孙只留在了都城。
苏迨这次来访,仅是以表侄的身份来探望姨母一家,故此不必遵守男女不同席之礼,与欧阳淼淼同坐一席。
欧阳淼淼内心的激动简直难以言表。一直以来,听父母念叨这位“俊才”表哥的英伟事迹,早已将他当作自己的偶像,顶礼膜拜。如今终于能够见到真人,心情早亢奋不已了。
厅中人都快到齐了,欧阳淼淼因得为苏迨准备见礼,故来得晚了些。当她步入前厅,便听见厅中人交谈的声音。其中,一道低沉磁性的声线飘入耳中,似一坛陈年老酒,独韵悠扬。
方抬眼,便被那俊美无双的容颜吸引住了目光。

谁家风景旧曾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谁家风景旧曾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不伦之恋19章(第19章 做的太绝)

    原标题:不伦之恋19章(第19章做的太绝)小说:不伦之恋第19章做的太绝仿佛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我泪流满面,对着秦烽的舌头用力咬下,尝到了浓浓的铁锈味。他猛地推开我,手背擦过嘴角,低吼道,“你属狗的啊!”被他这么一搅和,我心情更差了,冷睨着他说:“请让开。”他面色铁青地打量我,嗤笑着,“呵,竟然哭了,觉得屈辱?”边说边向我步步逼近,把我压在车身上,眼神嘲弄,“现在倒会装贞烈,以前勾引我的时候怎么那么放荡?那叫声,啧啧真让人回味无穷,很期待你母亲看到视频时的反应啊。”我听得出,他又在威胁我。我泪

  • 沈总,不娶别撩19章(第19章 成为主管)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19章(第19章成为主管)小说:沈总,不娶别撩第19章成为主管“可以,批了。”沈司谨当场写了个财务部预支薪资的纸条,另外让林夕颜签了劳动合同。“那就,拭目以待了。”林夕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林夕颜接过纸条,并且在合同上签了字,按下手印。决定放手一搏之后,她反倒是变得坦然了很多,眉目间有自信,也有沉稳。林夕颜随后离开了办公室之后,她从小记者升级为部门主管的事情,也被副经理通知给了底下的同事们。在座位上正剪指甲的莉莉差点没剪到肉,几乎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夕颜站在副经理旁边。“怎么可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19章(第十九章 被遗忘的事儿)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19章(第十九章被遗忘的事儿)小说名称: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第十九章被遗忘的事儿凌近南吃着某人精心买的早餐,心满意足。洛惊澜在公司里,忙的那可是不可开交。原以为凌掣搬来的那些文件已是大部分工程了,结果,那只是个前菜而已。她忙的连喝口水,上厕所都没有功夫。到了这步田地,还有人前来打扰,似是觉得她还不够忙。洛惊澜埋头忙着看文件,吵闹的电话声弄得她烦躁。她干脆拿起话筒,靠着椅背,闭着眼睛,捏着人中接听电话,“您好,这里是总裁办公室,请问您哪位?”“是我!”狂妄的口气。这声音昨晚

  • 泡沫之夏19章(第19章 夫妻之道)

    原标题:泡沫之夏19章(第19章夫妻之道)书名:泡沫之夏第19章夫妻之道浴室内,于凝萱没有继续的欲.望,匆忙地冲澡后,便套上睡衣。她低头看着身上银色的真丝吊带睡裙,滑腻的丝绸贴着肌肤,身材一展无遗,不禁懊恼的顰起眉头。她的衣服全部夏梦蓉剪成碎片,睡衣是从公寓衣柜原有的女式服装里面挑选的,而且还是相对保守的一件。可他们刚才差点差枪走火,现在她穿成这样……很有欲擒故众的嫌疑。于凝萱环视四周,最终再外套一件乳白色浴袍,又在浴室滞留许久,才踱着步伐开门出去。房内安静如斯,于凝萱以为顾斯琛已经离开。可一抬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19章(第十九章 不堪的女人)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19章(第十九章不堪的女人)小说名字: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第十九章不堪的女人顾婉言从餐厅出来,在房间门口遇到了小满,她正一脸气愤的看着自己。“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我好像没有得罪你。”经过昨天的事情,顾婉言对这些人已经不想再敷衍了。小满将手里的抹布留给顾婉言,走近一步,压着声音说道,“你没得罪我,却碍了我的眼了。”“我能碍到你什么。”顾婉言接住抹布说道。“少爷的房间一直是我打扫的,你凭什么要抢过去。”顾婉言听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了,看了小满一眼笑着道,“你这么舍不

  • 妖孽狂兵19章(第19章 跟我女儿结婚)

    原标题:妖孽狂兵19章(第19章跟我女儿结婚)小说书名:妖孽狂兵第19章跟我女儿结婚“喂,这个小伙子,你干什么呢?”有人看到了姜淳一的动作,却不明白他是在做什么。“我在救她,她应该没事了。”“救她,唬谁呢?”“唔——”躺在地上的中年妇女的难受反应更为剧烈了,身体前后颤抖的厉害。“把他抓起来,是他刚才乱点造成的的。”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男人指着姜淳一说道。“小伙子,你要是不懂医术,就别乱点,如果这人真出问题了,你走不掉的。”好心的女乘客也狐疑的看向了姜淳一,连姜淳一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刚刚点那

  • 职场没有绝对的公平,请停止无效的抱怨

    1经常在职场上,听过同事发这样或那样的唠叨,比如:同工不同酬、同样的业绩不同的晋升、同样的职位不同的资源等,唠叨内容有关于薪酬、岗位、荣誉不满为主,总之,就是觉得自己的付出与收获不一致,感觉公司或老板太不公平了。小A刚从某知名211大学毕业,顺利应聘到某大型集团公司,担任市场部经理B的助理,工作两个星期后,就觉得非常厌倦,原因是每天都要为B经理处理一些杂事,比如拿饭盒、拿快递、打印资料等,工作毫无意义,认为自己名牌大学毕业,顶多做过初中毕业生就能做的事情,心里很委屈,认为经理对他太不公平了,自己

  • Q萌的卡通美少女

    插画师Mari的卡通美少女~~

  • 水彩手帐素材

    对于手帐新手,好奇是最多的,而坚持不下来也是最多的有兴趣做手帐的朋友们,这些手帐素材是否适合你的风格?

  • 小木桩上的手绘作品

    很细腻的手绘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