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哥几个,混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30: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哥几个,混着
第1章躁动

2005年的时候,我当时正在高三,那是一个烦躁的时期,堆积如山的作业和家长们殷勤的期盼像一座山一样的压了过来。哥几个,混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那时候很多人都已经恋爱了,虽然我心中也有对恋爱的渴求,也有心仪的对象,但是我还是恪守住这一丝的悸动,压制住了自己身体内荷尔蒙的分泌。

因为我想上大学,上一个全国排在前面的大学,我不能辜负父母对我期盼,而且像我这种家里没有背景的学生,上学也许就是唯一的一条出路。

但是高考前三天的一个的夜晚,却改变了我规划好的人生道路。

天气十分的闷热,整个城市都好像是在火炉的上方一样,考前的压力和这闷热的天气不断的侵蚀着我的神经和身体。

我从床上爬了下来,胡乱的穿上了一件衣服就从自己的屋子里面走了出来,院子里很静,到处都能听见夜虫的鸣叫声,轻轻的打开了院子里的铁门。

大街上明亮的霓虹灯不断的闪烁着,昏暗的街灯照射在一个个开始夜生活的红男绿女的身上,他们欢笑着,但是欢笑面具的下面又是什么呢!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扭脸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被人粗暴的拉向在路边停放的一辆奥迪A6上面。

女孩不住的挣扎,但是无济于事,她的嘴已经被紧紧的捂住,只能含糊不清的传出几声呜呜的求救声音。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我有些奇怪的向前走了两步,往车里面看去,那女孩被拉进车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间不在挣扎了,里面的男人已经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

那个年代,在我们这个地方,能开上(AODI)A6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我一个学生能管的了的。

我刚想要离开,车子里的男人发出一声惨叫声,接着就是几声粗鲁的骂声,还有几个响亮的耳光。

女孩从车门里探出个头来,但是她的下半身好像正在被人撕扯着,怎么也出不来,她的头发披散着,遮住了整个脸庞,不过看她消瘦的两肩就可以猜得到这女孩长的不错。

我看了两眼,虽然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但是也只能这样,报警,我可没有哪种兴趣,万一惹上不该惹的人,连累的不但是我还有家人。

正当我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那女孩忽然叫了一声我的名字:“秦风……秦风快来救我……呜呜……”

我身体猛然间一震,并不是因为她叫出了我的名字,而是我听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一个我一直暗恋的隔壁班的女生。

女孩又被拉进了车里面,随后就是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音,车里面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忽然一股热血在我身上蔓延起来。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那是我喜欢的女人,她正在被人欺负,我又怎么能无动于衷呢!鬼使神差的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半截砖头,我飞快的跑了过去。

另一边的车门被打开了,一个男人从里面钻了出来,他的脸上有很明显的几道抓痕,其中有一道深的抓痕还在不住的向外面渗着血。

我愣住了,震惊让我差点拿不住手里的半截砖头。

这个男人我也认识,也是我学校的,叫王帅,不过低我一届,在学校里十分的有名,好像家里有些背景,俱了解的同学讲,他的老爸是86年死在战场上的战斗英雄,他被他爸爸的下属也就是我呆的这个城市的一把手收养的。

所以他在这里基本上属于横着走没有人敢动的那种人。

我的心猛的一沉,这样的人我根本惹不起,以家里的背景他想要玩死我,就跟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两样,我还记的不久前他的同班同学被他打的满身是血,最后还被拘留的情形。

半截砖头从我的手中慢慢滑落,在这昏暗的大街上响起一声微弱的响声。网站163nvren.com

“秦风?高三的吧!我见过你,今天的事情你最好当做没有看见,不然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撂下了一句狠话,向我摆了摆手,拉开车门又向车里面钻了进去,从咖啡色的车窗还能看见他对着我轻蔑的冷笑了一下,好像是故意刺激我一样,他的手狠狠的塞进了女孩的衣领里面,从衣服外面看能想象的到他那双脏手在不断的揉捏着。

我想看见这样的情形,这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情形,脑子里乱的像一团麻一样,转身向街道的远处快速的跑了过去。

跑了十几步,我停下了脚步,心里好像是锋利的刀割过一样,不停的在流血,我喜欢的女人接下来就要被人糟蹋了,回头向车看了一眼,昏暗的路灯,看的不怎么真切,但是却能真真切切的看着那辆丑陋的奥迪不住的晃动。

“你妈逼,拼了……”当时我狠狠的骂了一句,转身就向车的方向又跑了过去。

我不住的喘息着,好像是围着学校的操场上跑了几十圈一样。捡起地上的半截砖头狠狠的就砸在了车前面的挡风玻璃上面。

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这半块砖头卡在了挡风玻璃上面,一个巨型的蜘蛛网样子的裂纹布满了整个玻璃。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里面正在享受着滑腻的王帅心头也是一惊,明显的看见他飞快的从女孩的衣领里面抽出手来,挡住了飞溅的玻璃碎片。

“操你妈……你敢砸我的车……”王帅拉开车门吼了一声,可能从来没有人这么不给他所谓的面子,他吼的同时脖子上的青筋也想蚯蚓一样在扭动着。

他赤裸着上半身,年青的身体上却到处都是赘肉,正在风中不住的抖动着,他双手把裤子上的皮带紧了紧,恼怒的看了我一眼,就向后备箱走去。

一阵风从我的面前吹过,虽然当时的天气很闷热,但是这一阵风还是吹起了我裸露在外边皮肤上面的一层鸡皮疙瘩。

当时的我什么也不愿意多想,只有一个念头,救下车里面我暗恋了很久的女孩,如果这一次我不救,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王帅狠狠的掀起了车子的后备箱,一阵捣鼓以后,从后备箱里面竟然提出了一把长长的砍刀出来。

猛然见到这种只有在古惑仔中见到的长刀,我的心猛的一惊,好像是有无数的蚂蚁正在啃噬着我的身体。网站163nvren.com

“秦风是吧!你妈B,砍死你……”王帅举着那把明亮的砍刀就向我怒冲冲的跑了过来。

我第一个意识就是要跑,赶快跑,对这种东西的恐惧支配着我的身体往后微微的退着,但是车里面女孩的呼唤声又仿佛在我的耳朵边儿上回荡着,促使我要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挺胸而出,去保护她。

微微后腿的脚后跟碰上了一个活动的硬物,我低头一看,是另外的一块半截的砖头,一个人受到生命的威胁的时候,本能的就会防御,我自然也是一样。

弯腰从地上捡起了这半块砖头,我一边后退一边儿叫嚷着:“你别过来,我会砸出去的……”

王帅脚下明显的一个停顿,但是他好像已经看透了我的外强中干,把那把明晃晃的刀指向我轻蔑的道:“小子儿,你还挺有种,好,今天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英雄救美是吧!我让你救个鸡巴……”

他忽然变了脸,身体猛然间向我窜了过来,砍刀也狠狠的向我脖子上砍了过来。这分明是想要我的命,根本就不是吓我。

我往后撤了一下身体,砍刀从我贴着我的肩膀落了下去,感觉好像有一阵小风不断的吹拂着我的肩膀。

胳膊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裸露在短袖外边的胳膊上血流入注。

“啊……”我像疯了一样,把手里的半截砖头狠狠的向王帅砸了过去,距离很近,他根本没有时间去闪躲,砖头旋转着狠狠的砸在了王帅的头上。

“当啷”砍刀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突兀的声响,王帅跟喝醉酒的醉汉一样,不断的左右摇晃着身体,脑袋上面不住的向下面滴落着鲜血,手也晃悠着指着我说:“你有种,你……一定弄……弄死我,不然我就他妈……就弄死你……”

他的身体好像是一个破布口袋一样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我慌了神,突如其来的这一场事情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我觉的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的久。

我脱下身上的衣服,紧紧的缠在了受伤的手臂上面,踢了踢地上的王帅,他却没有一点的声响。

学着电视上用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面,真的是一点呼吸都没有了。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不断的后退,没有想到我竟然杀人了,后面街边的下水甬道把我绊倒,我一屁股坐在了这上面,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头发,心里面满是慌张。

“不要……”车子里面忽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叫声,里面的女孩不紧紧的用手抱住自己的裸露的胸部,忽然清醒了过来。

她先是在自己的身上看了几眼,发觉自己的下半身的衣服还好好的,这才向车子外边看去。

“啊……”她一声惊呼,她见了满地的血,也看见了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的王帅,更看见了正蹲坐在路边上不断的抓自己头发的我。

第2章逃离这个城市

“秦风……你……”她把身上凌乱的衣服三下五去二就整理好了,慢慢的从车厢里面钻了出来。

“你把王帅打死了?”

我抬起头看了看这张熟悉而又美丽的脸,咬住嘴唇狠狠的点了点头,她吓了一跳,赶快向死一样的王帅的身体胸口上摸了摸,脸色顿时变成了惨白。

“怎么办?怎么办?”她焦急的嘟囔着,身体也和我一样不住的颤抖,甚至抖的连站立都很难。

“快快快,我们擦掉我们的指纹,然后赶快逃,警察肯定不会查到我们的……我们快走……”她开始无语轮次起来。

颤抖着从衣服上撕下一片布片出来,在王帅的车窗上擦了擦,甚至连挡风玻璃上的半截砖头也轻轻的抹了一遍儿。

那时候我还年轻,甚至还没有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主见,默默的看她弄完这一些,我狠狠的锤了一下还在不由自主正在发抖的腿,想要站起来,可是腿却一阵阵的发软,怎么也站不起来……

最终,在她的搀扶下,我站立起了身体,努力的向这条街道的最里面走去……

这条街离我家不是太远,但是我不敢回去,一是身上弄成这样子,回家以后肯定会被父母骂死,二是我也不能回家,按照我父母的性格,他们肯定是要把我送走,以后万一查到我,肯定会给父母在增加一条包庇的罪名。

张艳艳一直在我身边儿,她也吓的不轻,刚才是提着胆子把我拉扯走,现在到了安全的地方,她反而瘫软在地上,再也起不了身了。

这个废弃的水泥管厂离我家并不是太远,小时候我和伙伴们常常来这里捉迷藏,曾经这里是我们的天堂,到处都可以看见我们的秘密“军事基地”。

我的胳膊不再流血了,但是不能动,一动就钻心的疼,而且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流血过多,我感觉身上一阵阵的发冷。

废弃的水泥管里面不知道被谁铺了很多的麦秸,我们两个就坐在这水泥管子里面,相对看着,默默无语。

我忽然间有些后悔,如果今天晚上没有出来的话,就不会看到这一幕,也不会把王帅打死,但是也有一丝的庆幸,如果不是出来,我的女神可能真的就被王帅那个畜生糟蹋了。

“秦风,你逃吧!逃到广东去,那里乱,肯定不会被抓起来的,如果不逃,万一被抓起来,还会连累你爸妈……”张艳艳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挥舞了一下锤子,一下一下的锤在我的心中。

“我还要参加高考……”忽然间我才意识过来,我杀了人,都已经成了犯人,这高考肯定是参加不成了,就在这一刻,父母的殷切还有我这些年的努力都化成一个七彩的肥皂泡泡,就在刚才,我亲手用砖头,狠狠的砸破了……

又是相对无言,心被狠狠的揪了起来,又狠狠的摔在地面上,我把食指放在手里狠狠的咬了上去。

张艳艳忽然哭了起来,先是小声的抽泣,然后双手捂住脸,再也没有声音了,只能听见泪水滴落在干燥的麦秸上面的声音。

“你别哭了,我烦死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秦风,我知道……你……喜欢我,我……我知道,但……是我害了你,我害……了你……”张艳艳一边儿哭着一边断断续续的对我说道。

我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我脑袋一热,双手抓住她的肩膀,紧紧的把她涌进我的怀里,死死的搂住,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震,连抽泣都停止了一下,然后她迟疑的双手也狠狠的搂住我……

“秦风,你要了我吧!”她忽然间在我耳朵边上突兀的说道,我楞了一下,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警车呼啸着从街道上过去了,我和她两个人正站在院子里,从院字铁门的缝隙中可以看见红白蓝的车灯闪过去的一瞬间。

这时候已经是夜里四点多了,轻轻的打开房子的门,我们两个悄悄的溜了进去,握住张艳艳的手有些潮湿,正要向我房间走的时候,忽然间客厅的灯亮了起来。

我们两个暴露在这一片的光明之中,父亲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明显吓了一跳,但是看清是我的时候,他的嘴扇动着肯定是想骂出两句脏话,但是他眉头忽然又一皱,看见了我身后正要躲藏起来的张艳艳。

“爸……你……”

夜里父亲身上并没有多穿衣服,他尴尬把身体又缩回屋子里,但眨眼间他又出来了,狠狠的抓住我的胳膊,他的脸上透露出一丝的暴怒,连呼吸都粗重起来。

“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出去的?跟谁打架了?谁把你伤成这样子……”他对我吼道,我的心震动一下,鼻子泛起了酸味,喉头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哽住了一样,说话都说不出来,眼中的泪水不要钱似的就向外涌了出来。

听见父亲吼叫的母亲也披上衣服从房间走了进来,她一眼就看见了偎依在我的身边的张艳艳,赶紧从屋里拿了件我爸的衣服出来,给我爸批上。

父母的脸上有生气,有担心,更有难过,我和她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把事情说清楚,我想当时艳艳比我更加的不知所措,因为她抓住我手臂的手,指甲都已经狠狠的扎进了我的肉里她却浑然不知。

当我把一切讲出来后,我身上顿时轻松了不少,但是父母脸上却写满了震惊,忧虑和悲伤……

“艳艳说的对,你快逃,去……广东,广东,对了,对了,杨超不是在广东吗?你去找你表哥去,别回来了……”

人都是自私的,我的父母没有劝我自首,两个人先是埋怨后来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现金去了。

我找出家里的医药箱子,艳艳从里面取出纱布碘酒和剪刀,轻轻的胡乱把胳膊上的短袖剪开,我明显的感觉一疼,她赶快用嘴轻轻的吹着。

伤口上面传来了一阵舒舒麻麻的感觉,跟许多蚂蚁在上面爬一样,我不敢看自己的伤口,扭过头,牙齿咬的紧紧的。

艳艳默默的用碘酒把我的伤口消了毒,再用纱布一圈一圈的缠绕在我的伤口上面,我则是默默的看着她在做这一切。

父母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们的脸上挂着忧伤和担心,但是我知道他们的心中现在已经被失落占满了,忽然的变故让他们都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马上就要高考的我忽然变成了逃犯,天下任何的父母遇到这样的事情,或许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我忽然间哽咽起来,连话都说不出来,母亲看了看我手臂上缠绕我纱布,轻轻的对张艳艳说道:“姑娘,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要给你说……”

张艳艳看了我一眼,低着头跟着母亲的脚步向里屋走了进去。而父亲却坐在了我的身边,屋子里的气氛迅速的凝固了起来,相对无语。

父亲最先打开沉默:“大半夜你怎么就出去了……”

“我…”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也许最了解我的就是父亲了,他叹了口气,又道:“好了,你也大了,本来我还希望你能上个好点的大学,找个好点的工作,但是现在什么都晚了,警察可能很快就会查到这里,你快走,先打个车到邻县,然后明天一早就走,记住儿子,不管任何的时间都要学会坚强,我们是男人,不要被困难打倒,等这事情平息了,如果有可能再给家里联系,到广东以后,找到你杨超哥,唉……还是最好不要找他,但是你一个人从小到大又没有出过门,这……”

父亲忽然间变的变成了话唠,我知道他是担心我,我想表现的不让他们担心,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表现,毕竟那年我才18岁……

“把你的烟拿出来,我抽一根……”

我楞了楞,我从来不在父母的面前抽烟,我还以为父亲不知道我已经染上了这一恶习,但是没有想到他早就知道,只是没有说出来。

我起身,到自己的屋子里面,拿出一盒廉价的沙河烟出来,从里面拿出了两根,一根给父亲,一根放在了自己的嘴巴中,齿轮打火机轻微的发出一声嗤响,火苗冒了出来,给从来不抽烟的父亲点上,我自己也点上烟,深深的吸上一口,吐了一口烟雾出来。

“咳咳……”从来不抽烟的父亲咳嗽起来,不知道是烟呛的,还是因为对我的担心,他的眼圈忽然间红了起来,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以后出了门,父母就再也照顾不到你了,以后要圆滑,不要再那么的倔,火爆脾气不好……”

说道这里,我一样哽咽了起来,我狠狠的咬住自己的牙齿,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在自己的胸口激荡着,眼泪止不住的就从脸颊上滑落。

那年代出租车在我们老家还是很不好打,我们两个上了出租车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六点了,这时候的天已经大亮,为了遮掩身上的伤,我身上穿着父亲的白色衬衣,把手臂上的伤遮掩的严严实实。

回头看了看父母,我的嘴巴颤抖了几下,看着他们的面孔,两张为了我操碎了心的脸,我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泪水拼命的向外涌了出来,父亲轻轻的把车门关上,隔着开了的车窗说道:“儿子,以后的路自己要走了,好好走……”

母亲紧紧的抓住父亲的胳膊,虽然没有哭出来,但是眼泪已经在她的脸上在施虐,我的心口好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我别过头去,艳艳也跟我一样,强忍住脸上的泪水。

“爸妈,我走了,你们保重……”

说完最后一句话,我没有再看上他们一眼,我怕我看了最后一眼,就没有勇气离开他们,离开我最亲的亲人。

车上的司机踩了一下油门,出租车慢慢的前行了一段,两边的建筑和树木都飞快的向后跑去,我回头看了看他们两个有些模糊的身影,用袖子抹了一下眼睛,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平明的压制着哭声,身体不住的抽动着,艳艳轻轻地抱住了我的头,把我的头头埋在她的怀里面。

我第一次哭的像个孩子。

哥几个,混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哥几个 或 混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偷爱迷情17章(第17章 男人真坏)

    原标题:偷爱迷情17章(第17章男人真坏)小说名字:偷爱迷情第17章男人真坏黄局长又端着酒杯,想去敬苏雅。我赶紧端了苏雅面前的酒杯,去抵挡住黄局长。“黄局长,让我代姐喝一杯吧,她喝醉了。”“小苏还没有醉,她还能喝。”“黄局长,我是真诚的想敬你一杯,来,我先干为敬。”说完,我一咕噜干了下去。黄局长犹豫了一下,只好硬着头皮把这杯酒喝了下去。“谢谢黄局。”他放下酒杯,没有理会我说的话,只顾着去跟苏雅献殷勤。“小苏,我在楼上开了房间,喝醉了就去上面休息。”操你的,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了吧。也不看看你那副德

  • 总裁保镖17章(第0017章:喝烈酒的女人)

    原标题:总裁保镖17章(第0017章:喝烈酒的女人)小说:总裁保镖第0017章:喝烈酒的女人江洹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相反,十几年在国外的生活让他在那方面很放纵。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跑去酒吧放纵的时候,好像才十三岁的样子,进的还是黑酒吧。只不过这最近一年时间,他为了从那段黑暗的往事中挣脱出来,努力追求平淡安静的生活,才没去碰过女人。不过他内心的躁动告诉他,他的本性并没有改变,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总有生理上的需求,而昨晚到现在一连碰上了好几个美女,更是让他的忍耐限度达到了极限。或许,是时候放纵一下了

  • 谁的风景谁的心17章(第17章 荡然无存)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17章(第17章荡然无存)小说名称:谁的风景谁的心第17章荡然无存“就像你从来不吃肉包子一样。”明明那天刚刚吃了自己好几口,还吃的很香甜。现在就装出看到肉包子就吐的表情,装纯给谁看,鄙视这样不要脸的大总裁。她就觉得大总裁就是一个超级大变,态,以后自己一定要离这变,态远点。“你说什么?”李衍禹眸子都快冷成冰了,直直的看着莫小菲。莫小菲感觉到莫大的压力,但还是挺了挺胸脯,不怕死道:“大总裁不能欺负新来的女员工,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咳咳咳。”好几个人被莫小菲的言论给呛到了。大总

  • 特战荣耀17章(第十七章 恶犬凶猛!)

    原标题:特战荣耀17章(第十七章恶犬凶猛!)小说名称:特战荣耀第十七章恶犬凶猛!兔崽子!还给你发锦旗?你知道你给我惹了多大麻烦吗?周平的脸都气绿了。雷豹在周平的眼皮子底下被打成了废人,雷龙和雷虎气得差点一把火少了天西警局。要不是周平极力斡旋,表示一定要找机会让哥俩灭了罗非,这哥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周平怒气冲天,正找不到人发泄呢!“是啊,是该给你一面锦旗。”周平压抑着怒火说道。“那麻烦你们定做一面吧,做好了给我送到公司来吧!”罗非继续在他是伤口上撒盐。“行,你放心,这几天马上做好!”周平咬着

  • 岐黄仁心隐于世17章(第十七章 苏老头死了?)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17章(第十七章苏老头死了?)书名:岐黄仁心隐于世第十七章苏老头死了?十几个人纷纷从树林中跳出来,他们目光犀利,身上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没错,就是杀气,身为保镖,他们时刻保持着警惕。尤其被叶晨发现以后,全身的神经紧绷。叶晨认识这些人。在这种偏僻的小县城,哪里会有穿着打扮统一的黑社会,自己只跟苏家有着一些往来,一定就是他们了。为首的一名保镖向叶晨走去,冷声说道:“先生,苏老的病情不容耽误,苏总请你回去一趟。”这些保镖虽然面色冷厉,但是说话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并不是很恶劣。果

  • 女神佳期17章(第17章 今非昔比)

    原标题:女神佳期17章(第17章今非昔比)书名:女神佳期第17章今非昔比“呀……”一蹦三尺高,刘佳佳像是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仓皇逃窜,并且一边跑还在一边尖叫着:“妈,李文对我耍流氓……”看着这一幕,李文满脸的懵逼,不就是欠了几十块钱么,麻辣烫怎么了?也能填饱肚子啊,怎么就成耍流氓了?脸上带着不解之色,他把手伸到裤兜里,嘴里哼着小曲就要返回出租屋。但瞬间,李文的神色也僵住了,又感受了一下,他终于明白刘佳佳到底为何会尖叫了。因为从他的裤兜里,可以很轻易的就摸到别在裤腰上的小手枪枪管。“靠……”忍不住骂

  • 都市易传录17章(第十七章 你喜欢他吗)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17章(第十七章你喜欢他吗)小说书名:都市易传录第十七章你喜欢他吗常鹏李潇潇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肖遥和莫成飞。他们内心都只有一个想法:疯了,这两个人疯了!现在能喝下三斤白酒的人其实也不少,李潇潇自己就见到了一些,不过都是从大东北过来谈生意的,海天市这边,她还真没见过几个,更别提能一口气喝掉三斤的了。这喝下去,会是什么后果啊?“肖遥,你不能喝了!”李潇潇见肖遥已经喝到了第三瓶,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肖遥的胳膊,“不要喝了,我们走吧!”“没事。”肖遥看了眼李潇潇,微笑着说道。“可是

  • 若我不曾爱过你17章(第17章 叫的可真亲热啊)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17章(第17章叫的可真亲热啊)小说书名:若我不曾爱过你第17章叫的可真亲热啊咎由自取?宴遇琛眸色阴沉,冷冷的扫过周小乔跟何铭安交缠的手,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愤怒压过了心疼。周小乔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跟他没有关系!宴遇琛在心中冷笑着,别过视线不想去看那边两人互诉衷肠的模样。女人都是这样三心二意么,之前对他一片痴心,现在又投入另一个男人怀中。这就是周小乔口中的爱?呵,真是廉价!“她现在需要静养,来人送客!”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不耐,宴遇琛冷声道。这边周小乔跟何铭安皆

  • 莫道春来早17章(第17章 唐莫宁的温柔)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17章(第17章唐莫宁的温柔)小说名:莫道春来早第17章唐莫宁的温柔我蜷曲在地上,眼泪鼻血混合在满脸,身上更是一动就疼,我真的不知道要叫他说我什么好。唐莫宁走上前,试探着拉着我的手臂将我扶起。“疼……”我忍不住喊疼。唐莫宁不由的放轻了动作。“好疼……”头发挡住我的眼镜,我只能透过头发缝隙去看唐莫宁,却意外发现,唐莫宁的脸上又出现了那天午后的表情。我的心不由的碰碰直跳,就连刚才唐富贵打我,也没有令我如此激动。唐莫宁也许是见扶着我很不方便,竟直接将我打横抱起,朝他的房间走去。我抱着

  • 轻歌曼舞彩蝶飞17章(第十七章:下药)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17章(第十七章:下药)小说书名:轻歌曼舞彩蝶飞第十七章:下药黎晏清心里有个地方被触动,他压制住心里那抹异样,抿嘴不语,神色莫测。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花样。先是玫瑰,再是照片。她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她以为这样做就能让他心软吗?可笑。黎晏清侧过身子不再看那堆东西。将掉落的照片夹在书里,起身,拿着书飞快的走出别墅。“其它的都扔掉。”他将书随意丢在角落,开着车,踩着油门朝叶家驶去。今天,是叶小荷的生日。他终于可以陪她过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生日。……叶小荷从医院出来后回了一趟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