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那年的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14:00:14 来源:网络 []

书名:那年的爱情

第1章 不得不离开

 郑菲是英峰集团的千金小姐,而谁在她身边的顾羽是翔羽集团的总裁,然而翔羽集团和英峰集团却不太和睦,顾羽的父亲一直都阻碍着两人的感情。推荐163nvren.com

 一年之前,郑菲跟顾羽由于家庭的原因分开了,然而他们之间的感情却一直没有了断。一年之后的今天,顾羽出差偶遇了郑菲,情人见面自然有许多话要说,这也正是两人紧紧相拥入睡的一幕的原因。

 动了动脖子,菲有些别扭地想要抬起身子。

 她的头刚动了一下,顾羽便又把她的脸转到了刚才的位置。

 他醒了?

 菲瞪大了眼睛,注视了他许久后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还在睡着,长长的眼睫微闭,他的睡颜很安静很美好,没有了平常的嚣张气焰。

 菲垂下眼睫,昨夜的话一遍一遍地在耳畔里回响。

 她知道自己离不开他了,既然离不开,她也不打算再离开。163女人网就这样死皮赖脸地赖在他的身边吧,哪怕一分一秒也好。

 “顾羽,我想起床了。”不把他弄醒,菲根本就动不了。现在已经日晒三杆,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睡瘫了。

 顾羽慢慢地睁开眼睛,一双眼眸红得厉害。

 他怎么这个德性了?

 菲有些傻傻地人盯着他通红的眼睛,“你不会一夜没睡觉吧?”

 “菲,你昨天晚上哭了一夜。”顾羽有些头疼地盯着她,就算睡着了,这女人也还在哭,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她那么能哭。网站163nvren.com

 菲怔了一下,她哭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过今天早上起来眼睛的确肿肿的。

 “从现在开始,以后不能哭了好不好。”顾羽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认真地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哭。”

 哭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菲抬起头,看着他英气逼人的脸,双手紧紧地抱着他,不松开,“我答应你,以后都不会再哭,相信我。”

 “嗯,乖。”顾羽轻轻吻了吻她的唇,在唇落在她的唇上瞬间,什么火焰被点燃,他的唇舌有些不受控制地想要探入,内线突然响了起来。163女人网

 顾羽眉头一蹙,按了内线,“什么事?”

 “少爷,欧洲那边有人打电话过来。”

 顾羽咬了咬牙,眼眶里泛着明显的通红,“挂断。”

 “刚才那边的人打电话过来说,老爷吩咐让三天内回去!”

 菲双手不由得握紧,他们之间相聚的时间竟然那样的短暂?她虽然早就猜到顾羽在这里的日子绝对不可能会很长,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可以短成这样。

 半年的分别到最后竟然只换来三天相聚的时间。

 菲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指尖刺入肉里,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疼。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时间就停滞在这个时刻,她不用再想他会不会离开他,她也不会担心他会弃她而去。

 顾羽的目光已经望了过来,一只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脸,指尖擦去了她眼角的泪水,“菲,你待会还想去哪里玩,我陪你去。那年的爱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菲头重重地点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现在知道为什么他昨天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昨天会那么顺从她的心意。

 原来,是因为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长。

 三天后,他就会离她而去。

 “我哪里都不想去,顾羽,我想就在这里和你在一起。”菲开口,突然觉得这句话有歧义,赶紧摇头说,“我只是想在这三天里好好地跟你待在一起,我哪里都不想去。”

 有别人的地方难免会有别人的影响,她愿意跟他一直坐在花园里看花也不想到外面去。推荐163nvren.com

 顾羽深邃的明眸一直死死地瞪着她,两只长指突然划过了她的眉头,轻轻地将她紧蹙着的眉头松开了一点,让她的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菲,我不喜欢看到你皱眉头的样子。”

 “可是人都会有烦恼对不对?顾羽,我会把愁苦的一面表露出来,就代表我很坚强,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闷不作声的承受,这半年里我有一套我自己排忧解难的方法。”

 这个女人。

 顾羽看着她强颜欢笑的样子,心莫名的痛得更加厉害。

 他真的很不想看到她悲伤的样子,他宁愿现在痛的是自己!

 “顾羽,我会画画你知道吗?这半年来我的画艺精湛了许多,你坐下,我帮你画画。”菲伸出手想把他拉起来。

 顾羽脸上的表情骤然冷到了极点,一只手任由她拉着,力量却若有若无地阻止她前行。画画?这半年来她的画技的确精湛了许多,那一天画罗啸海的画画得那么的精美逼真。

顾羽的心里泛起了一些莫名的吃味。

 他是个男人,虽然他知道她的那幅画也许只是随意画的,但是想到她曾经那么专注地盯着罗啸海,为他画那么精美的画顾羽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你先去洗漱,我很快就把你画下来。”菲见他没有动,以为是他嫌弃自己还没有洗漱,赶紧对他挤出了一张笑脸。

 他没有看到她,能把她画得那么逼真?

 顾羽微微皱了眉头,转身去洗漱。他比半年前更加成熟,五官更加的俊美,不过却夹了一抹经历世事的沧桑。这半年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要不是因为她,他也许早已经放弃了挣扎。

 打开门,顾羽还是裹着白色的浴袍从里面走出来,菲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旁边放着画架,神情专注,长长的眼睫微垂着,显得异常的精致美好。

 她的画……

 顾羽有些吃惊地盯着她画夹上的自己,是他洗漱时候的表情,跟他平时的一模一样。

 这女人别的不画,偏偏画了他洗漱时候的样子,这不是明显在找抽么?

 “你怎么不画我洗澡的样子!”顾羽从身后搂住了她,她没有照着他便把她画得那么相似,这能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她的心里装了一个满满当当的他。

 只要有这一点,他就什么都不祈求了。

 “我又没有见过你洗澡的样子。”菲回嘴着,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了他的肩膀,把他的头轻轻地拉到自己的面前,唇贴着他的耳垂笑着说,“顾羽,你放心的走吧,就算你不在我的身边,我也依旧能够记得你的样子。”

 

 顾羽有些僵硬地保持着弯腰的作,眸光望向她,看着她脸上那抹明媚的笑意,突然长臂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的后脑勺,“你在想什么呢?我不会让你只活在我们的记忆中,相信我,我们会有很美好的未来。”

 “我相信你,你别打我好不好,暴力男!”菲被他那一下打得有些怨言,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暴力又怎么了?”顾羽鼻子哼了一声,“我暴力我乐意,死女人,你以后嫁给了我,我会对你更暴力!”

 “那你现在对夏云亭是不是也是这样?”菲的脸上还是在笑。

 顾羽再一次沉默下来,无论她表现得多么的漫不经心多么的不在意,他都能够感觉出来,她的心里是痛的,不舍的。

 “把画笔给我!”顾羽从她的手里蛮横地抢过了画笔,长腿很强势地插入了她刚才坐立的地方,菲被他的身子挤到了旁边,有些无语地盯着他说,“喂,顾羽,你会不会画画,你别弄坏了我的画笔!”

 “小气!”这女人怎么小气成这样了!

 顾羽眉头不悦地挑了一下,下巴轻轻地往前努了努,“去对面坐过去!”

 “啊,你不会真的打算画我吧!”

 菲看到他拿着画笔准备落笔的样子,有些呆了。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顾羽他会画画的。

 “坐好,小心我把你画成丑八怪。”顾羽得意地勾了勾唇角,右手拿起笔快速地在画板上画着,他的长指很长,很适合那种艺术家的手指,菲呆呆地望着他的手指,目光不由得望向了他微垂在旁

 边的左手。

 他的左手真的恢复不了了吗?

 想到他的左手,菲心里一痛,眼神里明显流露出了悲伤。

 “笑一下!菲,把眼睛抬起来,我都快看不到你的眼睛了!”菲隔着画夹低吼。

 她的眼睛哪里小成那样,她的眼睛就算再耷拉下来也还是很晶莹透彻大如玛瑙的。

 菲把眼睛瞪大,双眼直直地盯着他。

 她和他之间,虽然隔着一个画夹,但她依旧能够猜出来他此时在做什么样的动作拥有着什么样的表情,她真的很喜欢看到他为她专注的样子。

 什么温暖的花朵在心里绽开。

 “好了。”顾羽并没有画多久,菲迟疑地看着他收笔的动作。刚才看他动笔的驾式,她能够看出来他以肯定是学过的。

 她倒想看看堂堂的顾羽顾家大少爷能够把她画成什么样。

 顾羽修长的手指快速地转动着画夹,菲抬头一看,眉眼突然都皱在一起,什么都笑不出来。搞什么东西,这画夹上面的大肥婆、老太婆弯腰妇人是谁?

第2章 丑画

 她菲再不济也不会丑成这样吧。

 “顾羽,你……”他是故意的,他的画工明明还不错,结果却偏偏把她画得那么丑。

 顾羽一只手很轻松地握住了她伸出来的手掌,修薄的唇微微抿成一条线,声音温暖,“菲,我刚才在画的时候就在想,如果你长成这样我会不会还喜欢你!”

 菲的动作滞了滞,盯着他,等待着他的答案。

 她以为他最起码肯定会说,就算你长成这样我还是会喜欢你类类,疏不知他突然蹙起眉头来,摇头摇得厉害,“说真的,你长成这样我还真喜欢不起来!”

 “你讨厌!”菲真想把他踹飞,他这不是故意在气她么。

 顾羽的长臂抓住了她伸过来的掌,递到唇前轻轻地吻了一下,“不过爱都爱了,就算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我也会永远爱下去!”

 他说过,他爱的人他就会一辈子守护。

 哪怕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

 他不想再让她的心左右摇摆不定,他也不想再让她离开自己,也许他们还会分隔两地,也许他们两个在几年内还是不能在一起,但他相信,肯定会有重新在一起的那一天。

 如果那一天,她变成了画相中的样子,他还是会爱她,永远爱下去。

 菲看着顾羽严肃认真专注的表情,伸出手从他的手里接过了画笔,把画笔插在画夹的旁边,低头问,“想吃水果吗?我帮你削。”

 “我带你去射击。”顾羽突然站起来,把她拽着往外走。

 他带她射击干什么?

 她又不需要用枪保护自己。

 菲被他拉着到了后院宽敞的射击场,她以前并不经常来这里,以前她对顾羽恨之入骨,巴不得他射击场里出点小事故他一枪好射中自己。

 看到他麻利的装子弹的动作,菲的眸光黯下来,他的左手不方便,所有事情都是用右手进行的,在别人看来那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可是他却做得得心应心。

 “顾羽,我玩不了这么危险的东西。”菲有些想躲,她看出来了那里面的都是真枪。

 “你放心,有我在,不会伤着你!”顾羽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温柔。

 将枪放在旁边,顾羽拿起了旁边他的那把枪,很详细地跟他说着怎么拿枪,怎么开枪。

 只是一个普通的开枪而已,顾羽却说出了很多门道,就连怎么一枪见血他都说了个清清楚楚。

 菲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却没有打断他的话,她知道之前的事情让他怕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他要教会她怎么保护自己。

 “我可不可以不学这个!”菲现在无比头大,她是女孩子,根本就没有那么领悟能力。

 “不可以!”顾羽很直接拒绝了她的提议,慢慢地说,“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保护你自己,所以想要伤害你的人你都拿起枪,直接把他们给灭了!”

 菲像看怪物一样抬对看他,她没有听错吧,这个男人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这里又不是欧洲,而且她又不是跟他一样,有无数多的光环包绕着自己,她要是稍微动一下手,估计就会被人抓起来处以死刑。

 而且,她不是一个噬杀的人。

 “有我在,谁敢碰你!”顾羽大拇指指向自己,有些强势蛮横地强调,“所以菲,如果你再让我听到你被别的人欺负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知道了,我学习不行么!”菲投降地盯着他,拿起旁边的手枪,学着他的样子拿起枪来,连续开了十枪,有十枪没有靶子上。

 看着对面用看怪物表情看着她的家仆们,菲顿时有些无语地拍了拍脑袋。

 她真是猪!

 真是笨得离谱!

 “继续!”顾羽没有说什么,只是快速给她上了子弹,一遍一遍让她开枪。

 看到她的手抬起来,家仆们个个闪了几百米远,生怕菲郑大小姐一个手抖,把他们这些无辜的小百姓们射了一个千里远。

 “我……我不学了!”这一箭又偏了。

 菲无比气馁的放下了手里的枪,好就没有这方面的天份,她还是乖乖地回去睡觉好了。

 “回来。”顾羽的眼眸深沉得厉害,长臂直接把她抓住,语气凌厉得厉害,“菲,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有一天有人对你动手,你怎么办?”

 菲被他此时的冷峻吓了一跳,有些呆滞地看着他的唇一开一阖。

 “这世上又不是只有这个办法能够解决事情,而且顾羽,杀人不是最好的法子!”

 “不是最好的法子,那你告诉我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很轻易地解决事情?当年有人想要射杀我,我的身边一个保镖都没有,要不是因为我的射艺好,我早就死了!”顾羽伸出手把她按在旁边,不让她离

 开半步,“在你眼里,这样的手段的确很有肮脏,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这些手段,我们可能早已经天人相隔!”

菲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心里跟着他的话快速地跳动起来。

 她知道他的生活方式跟人不同,但是她没有想到原来他的身边竟然会有那么多人想要杀他。

 她以为,像他这样的男人,肯定是过得众星捧月的日子,除了顾老爷子……

 “我学,我学还不行吗?你别生气!”菲妥协地点了点头,手再一次过了手枪。

 顾羽紧紧地蹙着眉头,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那么深深地望着她,似乎要将她的脸瞪出一个很大的窟窿。

 好久,他的唇才慢慢地开启,有些感叹地道,“菲,在我不能保护你的时候,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菲眨了眨眼睛,将眼泪掩下,勉强露出了一个笑脸,她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逃避的。

 就好比有的时候她明知道喜欢他是不对的,却还是厚颜无耻地想要留在他的身边。

 为了他,她要好好地保护自己。

 事实证明,教女人开枪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顾羽教了一上午菲才稍微有了一丁点的准确性,看着家仆们匆匆忙忙地换了靶心然后飞一般逃离的样子,菲有些无语地苦笑起来。

 下午再练,菲的准确度高了很多。

 菲也明显比之前有了兴趣,快速地安好子弹,对着靶心一阵狂打。

 十颗有八颗打在了靶子上,虽然没有一颗正中靶心,但,已经是她最好的成绩了。

 “不错,我换一个东西让你打。”顾羽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下巴,很悠然地朝她笑了笑,手指一动,便有几个家仆抱着一块大木板过来,而木板上面是满满的气球。

 “菲,你要是打中了上面的气球,这气球后面的愿望我就会替你实现。”顾羽走到木板前面,伸出手晃了晃最旁边的一个中等气球,那个气球不是最小的,打起来应该不难。

 “我怎么知道这些气球后面的东西是我想要的?”万一是什么让我亲你一口吧这类的,她还是不要了!

 “相信我,你会喜欢的。”顾羽眨了眨眼睛,笑声有些邪气,“你也可以不打,然后今天明天后天你都在这里练枪!”

 无耻!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菲快速地拿起枪,顾羽却已经把她手里的枪夺过来,取下里面的子弹,换了一些假的小弹珠。

 这个木板说不定会反弹,到时候出事就不好了。

 菲不想这三天的时间都耗在练枪上面,只好硬着头皮去打气球。万事开头难,所以菲很有自知之明的选择了最大的一个气球。

 砰的一声,弹珠射到了气球旁边的木板上,就跟气球擦身而过,根本就没有挤破气球。

 “继续。”有家仆给顾羽搬来了老爷椅,他现在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两只手很随意地搭在旁边,笑得那个阴阳怪气。

 “讨厌!”菲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她就不信自己射不中一个气球,再衰的人也不会衰成她这样吧。

 枪眼依旧对准了那个气球,菲一气呵成,子弹射出,不偏不倚地打中了那个超级大气球。

 看到气球炸开了无数多的碎片,菲眉眼绽开,目光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气球后面的大字,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菲,我爱你!”

 

 菲心里闪过一阵温暖,鼻间有些酸涩,忍了许久这才没有让眼泪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我打得那么辛苦你才给这几个字?”菲咬牙切齿地转过头,装出一副不满意的表情。

 顾羽轻笑了一下,脸上划过了一阵玩笑的表情,“那你想看到什么?菲,我想要你!”

 无耻!

 菲面上很生气,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一只手快速换了弹珠,目光朝刚才那个气球旁边的气球望去,那个气球比之前的小了一号,难度应该也不会很大。

 有了刚才的经验,菲明显比之前的熟练多了。

 气球爆炸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瞬间,整个后院里全是被炸碎的气球碎片。

那年的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那年的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人欲的荒岛》《人欲的荒岛》

    原标题:《人欲的荒岛》《人欲的荒岛》书名:人欲的荒岛第一章飞机失事“妈的,倒霉透了!”这是我在昏迷前的最后一丝意识,紧接着便不省人事。直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视野里全是蓝蓝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大海,脑仁中说不出的痛楚和轰鸣。“呕!”我的喉咙里灌了海水,一醒来便忍不住地呛着。渐渐地意识逐渐清醒,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飞机失事了,各种焦糊的零件在海水里泡着,而我则是一名幸存者。检查了一遍身体,发现并没有断胳膊少腿,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完蛋了,巴厘岛之行泡汤了。恐怕现在连家都回不去了。”我有些沮丧,还好

  • 《我的青春很无赖》《我的青春很无赖》

    原标题:《我的青春很无赖》《我的青春很无赖》小说名:我的青春很无赖第1章我的结巴老婆初三那年,我们班级转来一个女孩,她叫陈天宁。陈天宁长的瘦瘦的,皮肤还有些黑,她还是个结巴,大家都不愿意和她成为同桌,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会选择和我坐在一起,更让我吃惊的是,我因为左耳先天性失聪,我老妈怕我长大娶不到媳妇,就在小时候给我订下一门娃娃亲,这个女孩就是陈天宁。陈天宁父母都去外省市闯荡了,她就暂住在我家,陈天宁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和我女神楚红雨差远了,反正我是不会娶她的!陈天宁总是接近我,她故意讨好

  • 《妖师鲲鹏传》《妖师鲲鹏传》

    原标题:《妖师鲲鹏传》《妖师鲲鹏传》小说名字:妖师鲲鹏传穿越洪荒张放本是一三流大学的学生,平时沉默寡言,不善与人交往,唯一的喜好就是看小说,昨晚他在回宿舍的途中一不小心掉进了下水道。当他从昏迷中醒来,感到全身酸痛,回神一看自己竟然面目全非,脑海中不断冒出一些奇怪的景象。他转眼四处打量一下,竟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心中不由地暗忖道:“我不是掉进了下水道中,莫非有人路过将我救了出来?”他仔细一想,觉得还是不对,从周围的环境看,四周云彩飘扬,空气清新自然,让人感觉身处仙境。而现世中的环境与之相差甚远,两

  • 《霸剑独尊》《霸剑独尊》

    原标题:《霸剑独尊》《霸剑独尊》小说:霸剑独尊第一章:七星聚会晴空万里之下太阳光透过层层的云彩照射整片大地之上,阳光不止是照射在大地之上也是映照在了农间耕作的老农们,滴滴的汗水挥洒在田间之中。在水田之旁有着一块空地,在空地之上有着不少光膀子的少年,看上去都是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他们数人在旁边捡来没有棱角的石头放在地上围坐一旁,而在他们的中间则是坐着一个约莫二三十岁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名叫曹刚是这个山林镇上面的护卫队队长,他是镇上为数不多的修真者之一,有着武者三阶的强大实力,可知道在这个大陆上也是有着

  • 《阎罗王重生光明法师》《阎罗王重生光明法师》

    原标题:《阎罗王重生光明法师》《阎罗王重生光明法师》书名:阎罗王重生光明法师开场白大家晚上好,很高兴你能看见我了,当然,这对于你来说,也许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虽然你是跑步来见我的,但是,我也不会给你什么特别的优待,我会一事同人的,不用激动,不用激动,有话可以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你说什么,不是你自愿来见我的,可是也不是我让你来的呀,那你倒霉了,你不属于我管了,该上哪儿上哪儿去吧,我让人送你。不用谢,不用谢!你我在这里见面,这一切都是缘分啊!送你上哪儿,当然是送你到专门管理你们这些什么都没有的盲流

  • 《豪门错爱:娇妻太甜》《豪门错爱:娇妻太甜》

    原标题:《豪门错爱:娇妻太甜》《豪门错爱:娇妻太甜》小说书名:豪门错爱:娇妻太甜第一章一场错乱的梦L国夏日清晨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袭向床上那两个隆起的身影……夏柠溪睡意惺忪的眯着眼看着房间里独有的宁静,好困呐……“醒了?”耳边一道低沉中带着男人独有的磁性声响起,她脑子猛然一僵,微微偏头一看……只见一张俊美到不似人类的脸正对着自己,五官深邃的轮廓,那双黑沉的眸子就这么慵懒的盯着她……“……早,”夏柠溪内心惊骇的把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来,昨夜的记忆似潮水般涌来。她的初夜没了!记得萨琳给自己在国华酒

  • 《无良房东俏佳人》《无良房东俏佳人》

    原标题:《无良房东俏佳人》《无良房东俏佳人》小说名:无良房东俏佳人苏醒(1)躺在床上的秦枫眉头一皱,轻轻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扇大大的落地窗,白色的窗帘在微风的轻抚之下轻轻摆动,那稍显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映照在身前的地面上,让房间看起来显得更为明亮!“这是什么地方?”他活动了一体,这才嗅着空气中飘荡的那种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秦枫,你醒了!”一阵轻柔的话语传到耳边,带着疑惑的他转头看去,这才发现一位女子正站在床头的落地窗前面!一袭白色的衣服在阳光的映照之下散发出圣洁的光芒,在稍长刘海掩盖之下的无瑕

  • 《穿越之病医侯妃》《穿越之病医侯妃》

    原标题:《穿越之病医侯妃》《穿越之病医侯妃》小说名称:穿越之病医侯妃第一章侍郎府的病千金?疼——那种疼就好像身子躺了太久生锈了似的疼痛,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五小姐,你醒啦。太好了,快来喝药。”叶素睁开眼,入目的是蓝灰色的帘子,红木纸糊的窗子,屋内摆设简陋,但惟独的几个花瓶看似价格不菲,像是古董。闹不清这是哪里,但像是古代……之前和好友结伴登山,结果到达山顶的时候太过于兴奋,所以脚一滑从山顶上滚落下来,昏迷前一刻看到的是朋友焦急,害怕,呼唤的脸,怎么一醒来就在这儿?是被救了,还是穿越了。“喝

  • 《极品天狼》《极品天狼》

    原标题:《极品天狼》《极品天狼》小说名:极品天狼大佛辞世话说在中国南方的一个非常小的山,山上有一座非常小的庙,庙里住着一位非常出名的老和尚,这位是真正的和尚,一个不是佛学院毕业的,没有文凭的,不被国家承认的野和尚,这个老和尚在当地非常有名,在当地要是问县长是谁,大部分不知道,可是要是问起五岭铁杈山,八宝灵光寺的无米浮屠佛来,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要说起这五岭铁杈山来,八宝灵光寺来,那可是大大地有名,灵光寺号称有八宝,东有千年的铁树,西有万年的苍松,南有夜里能发光的明石,北有水出成酒的酒井,另外还

  • 《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

    原标题:《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小说:婚宠撩人,老婆不要跑第1章他是谁?圣安娜大饭店二楼,水晶灯的灯光清晰明亮,宴会中的每一张心怀鬼胎的脸都被萧妍清楚的收入眼底。她高高的扬起下巴,水润的眸中一片寂冷,她高傲的站在众人面前,高级手工定制的艳红的长裙贴身,完美的勾勒出玲珑的身材曲线,衬得她整个人明艳照人。对比之下,雪白光洁的脖子就显得格外的单调。叶墨城凉薄的唇微微弯起,似笑非笑,鹰眸带着几分玩味的来到萧妍的身后,一颗45.42克拉深蓝宝石项链缓缓的出现在萧妍眼前,慢慢的,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