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阴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0:38: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阴棺

第一章棺椁

毕业的前一天我还窝在寝室打游戏,简历投了一家又一家公司,如同石沉大海,毫无音信,走出校园时,心中充满了迷茫,不知道今后路该怎么走。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摸着兜里仅剩了几十块钱,又听闻母亲病重的消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我返回了家乡照顾生病的老母亲,母亲需要钱医治,我没有收入来源,听到同村老人说最近沧河捞尸来钱快。

捞尸也是晦气活,不少捞尸人都死在沧海上,这沧河也是越传越邪乎,基本没几个人敢去,我好歹也是知识分子,怎么能封建迷信,一狠心干起了捞尸人的行当,我的搭档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身埋半截黄土,他也就不在乎生死了。

那天河面上刮着大风,十分阴沉的天气,尸体没见几具,老邪眼神倒是不错,河面上飘过来一个大家伙,我和老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上来,这一弄上来,比死人还要晦气,竟然是一具大红棺材。

老邪说这叫棺椁,又是红馆,老邪提议丢掉,这老邪看上去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我问了几句,老邪说这棺椁十分值钱,里头的东西够我们下半辈子花了。

我想起躺在病床上的老母亲,贪欲大起,也不管老邪的劝说,拿着铁棍撬开了大红棺材,这一开棺,我和老邪都惊呆了,里头躺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脸上还有一些红晕,简直就跟睡着了一样。

可能是接触到了空气,那美女竟然开始发黑,风一吹,一阵黑雾,我是弯着身子盯着那个美女的,这一吹,黑雾大部分都进了我的眼睛,我眼睛特别疼,我也不知道哪个时候是疼昏过去的,还是被这黑雾弄昏的。

我是从医院里面醒过来的,老邪让我什么都不要说,等我出了医院我才知道,老邪独自一个人将棺材里面的东西都处理掉了,但老邪看上去特别的担心,他给了我二十万,就离开了。《阴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拿着这二十万,我的手都在发抖,没想到就是开了个棺材就有这么多钱,我赶紧跑回家,进入院子,原本那即将枯死大槐树竟然长了不少的新芽,我这一喜,肯定是老天爷开眼,这可是秋天啊。

可我家唯一的那条大黑狗,一见到我就狂吼,简直就跟不认识我一样,我也懒得理踏,骂了它一句,大黑吓坏了,跑了出去,我将我妈送进了医院,安排好母亲之后,我给那槐树浇水施肥。

可没几天医院就给我打了电话,说我妈病重,救不了了,让我准备后事,我当时又伤心又气,看着院子里面一把斧头,提起它就冲到槐树面前,砍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我幻听了还是伤心过度,我竟然听到女人的哀叫声,那斧头上竟有不少红色的液体,我吓了一大跳,松开斧头就冲了出去。

我先是到医院将母亲接了出来,一开始我还不敢回去,可这母亲的后事也要处理啊,再怕也不能当不孝子啊,回去之后,大槐树周围的地已经被染红了,那新芽也枯萎了,我一心处理母亲的后事,也没有再管。

现在跟我唯一亲的就是那条大黑狗了,我有好几次看到那条大黑狗站在门口,它见到我就跑,跟见了鬼似的。

邻居他们也来帮忙,到了头七那天我是要守夜的,老人们说这是鬼魂在人世的最后一天,我当然是不信这些的,可依旧还是要守夜。网站163nvren.com

这天晚上可不怎么太平,村子里的猫几乎全部都跑到我家,将整个房子都围了起来,一个个呲牙咧嘴,不管我怎么赶都赶不走,一只特别大的黑猫不知道从哪到了屋子里面,站在棺材上,对着我嘶叫。

那黑猫身上的毛都竖了起来,我提起棍子想要打它的时候,房子周围的那些猫都叫了起来,那声音特别的刺耳。

我将那只猫赶走后,其它的猫也都离开了,我跪在灵堂中,感觉今天右眼特别的不舒服,有什么异物进了眼睛一样,我找到家里唯一的一块镜子,撑开眼睛,也没什么东西啊,怎么会这么不舒服,就在奇怪的时候,我从镜子里看到我身后竟然多了一个人,吓的我手中的镜子都摔坏了。

回头一看,根本什么人都没有,我可能是眼睛不舒服才造成了幻觉吧,总而言之这不太平的一天总算是过去了。

守完灵就是出殡了,这天没几个人过来,之前说好的几个人都有事不能来了,其实一个一个看到那么多的黑猫,都吓坏了,谁敢过来,我只能花大价钱请了几个人,起棺的时候,那四个年轻人都感觉特别的吃力。

他们都问我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重,本来邻居不来我都比较气愤,还问这种事,我也就随随便便敷衍了一下,生怕这几个家伙跑掉。

棺材抬到半路上的时候,那几个年轻人汗水都透湿了衣服,他们赶紧有什么不对劲,放下了棺材,我说了他们几句,那几个年轻人也有脾气,让我自己去抬一抬,我还真不信他们说的话,自己试着和三个人抬了一下,第一下竟然没起来,真的特别的重。163女人网

我妈因为长期卧病,身子早就消瘦不堪了,怎么会这么重,几个年轻人怂恿我开馆,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我怎么能做这么不孝的事情,当场就骂了他们四个,可是我也有疑惑,最终还是找了个东西,将棺材打开了。

这一打开,好家伙,一直硕大的黑猫从棺材里面跳了出来,那几个年轻人,吓的跑掉了,我也是吓的瘫软了,那猫跑掉后,我赶紧去看我妈,我妈没什么事,我又重新将棺材盖上,好言相劝将那几个年轻人劝了回来。

这一次棺材一点的都不重,下了墓之后,我回到村子里面,村子里面的人一个个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实在是受不了,带着十几万到了市里,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十几万说多不多,说少不说,自己开个店还是找工作。

我想起老邪卖出去的那具棺材,就这么一件死人东西,竟然有这么多钱,我当时想了想,干脆开一个古董店吧,这个想法下来后,就找了个店面,租好了房子。

做这种生意不能太过招人耳目,店面就一个巷子里面,很偏僻,交通也不怎么好,唯一的好处就是便宜,古董店开张还得需要收一些古董才行,这个我想找老邪商量一下,他算是一个行家,有他帮我倒也不怕什么。

最近右眼特别的不舒服,看东西都有些模糊,租房基本什么东西都没有,镜子还是有的,我洗了一把脸,打算睡觉,可是眼睛很痛,看着镜子的时候,我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子,我吓的后退了好几步,回头一看,根本就没什么人,又扭头看着镜子,镜子里面除了我自己也没有其他人。

虽然刚才看的特别的模糊,但我很确信那个女孩就是棺材里面的那个美女,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她了,每次眼睛疼的时候我都能看到她。版权163nvren.com

老邪会不会跟我是一样的情况,我会不会中了什么毒,可我从医院出来医生也没说什么,我知道我必须要找老邪看看。

那天晚上我都没有合眼,第二天清晨,我去了捞尸队,老邪并没有出现,自从那天后,老邪就再也没有在捞尸队中待过了,可能是拿到了不少钱,不想干了吧!。

我在捞尸队打听了一下,老邪家就在沧河下西村,这个村子也挺破旧的,老邪家在最西边,老邪平常疯疯癫癫的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理他,他的子女也都搬走了,难怪老邪会一个人去捞尸,老邪家就是一块土坯房,周围就这一个房子。

我在门外叫了几声,没有回答,难不成老邪出去了,我得不到答案是不会离开的,就在门边等着,等到了下午老邪也没有出现。

我感觉不太对劲,这老邪难不成去过好生活去了,老邪家的门很容易推开,我再考虑要不要进去,我想老邪是不会怪我闯进去的。

我推开老邪家的门,还没跨进去半只脚,我就被眼前吓到了,脚尖撞在门栏,我摔了进去,吃了一地灰,抬头一看,差点没哭出来,我喊着老邪,滚到墙角,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断气的老邪,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我对面的墙壁上,那一面墙的血字。

第二章老邪

我哪里能够受的了这种惊吓,当时脑袋一片空白,直接跑了出去,直到我完全跑不动才坐在田野上,想着老邪那双充满血丝的大眼睛,脸上扭曲的表情,还有那十个手指头都血肉模糊了,我当时就一个念头老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报警。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当我拿出手机的时候,转头又想,警察肯定会将老邪的死怪在我身上,问我为什么来这里,我总不能说我跟老邪开了一个棺材,还私自买掉了,那我肯定要去局子里面喝茶了。

我一想起老邪后背就一阵发寒,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我一样,走着走着,我想起老邪视线,好像是看着某个地方,那手指头也指着一个地方,老邪难不成想要告诉我什么吗,他肯定跟我一样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

这老邪有点本事,肯定是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得回去一趟,我非常不愿意回去,可我更加不想变成老邪那个样子,我最终还是回到了老邪家中,我站在不远处观望,说来也是奇怪,老邪应该是死透了才对,可是原来死透的老邪不见了。

老邪的家就巴掌大的地方,一眼就能看完,难不成凶手将老邪带走了,这偏僻的地方哪里有什么人啊,尸体反正不在了,也没什么能够吓到我了,我溜进老邪家,那面墙全都是逃字,老邪这是让我赶紧离开啊,老邪的目光是盯着一个柜子前的。

那矮小的柜子上有一张纸,一张写满东西的纸,这便是老邪想要交给我的,我不敢继续留在这里,老邪的尸体都不知道去哪了,我哪里敢留下来啊,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晚上了,我打开老邪的信。

洛三,我们之前捞上来的棺材不是普通的棺材,那是阴棺,特意用来封印某个东西,如今我们打开了它,它会来找我们的,我时日无多了,我不怕死,你还年轻,你必须要重新找到棺材,重新封印,去找龙爷,棺材在他手里。

老邪的信到此为止,我不确定老邪说的那个东西是不是我从镜子里面看到的,恐怕跟她脱不了干系吧,她已经找上我了,老邪说的那个龙爷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找,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我哪里敢睡觉啊,就连照镜子都不敢,生怕又看到那个女的。

我昨天就没有睡觉,今天又累了一天,早就非常疲惫,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我被一些嘎吱嘎吱的声音弄醒了,起初我还以为是老鼠,可那声音是从窗户边传过来的,我睁着朦胧的双眼,这一看,我直接清醒过来了。

由于天寒,窗户上有不少的水汽,可我还是能够看清,在窗户上有一张红色的脸,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在床上抱着被子吓的我都不敢动,那脸很熟悉,那不是老邪吗,难不成这老头还没死,我掀开被子跑到窗边。

老邪不见了,可窗户上确实有一张红色模糊的血色痕迹,我打开窗户,一阵冷风钻进衣服中,外面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我这人胆子还算大,可这三天两头见到这些,胆子再大也受不住啊,我将灯打开,这一晚都没睡,那老邪也没有在出现了,我想这既然是脏东西,那找几个算命先生看看,这算命先生好找,天桥底下一大堆,可这一测,那些老家伙个个把我往好里说。

老子这几天都快被折磨死了,你们还说老子生意兴隆,我古董店都还没开张,哪里来的兴隆,天桥底下一个一个都是神棍,信不得。

我买了一些黄纸,香烛,晚上烧一烧,让那老邪不要再缠着我了,这不我刚从店里出来,对面一个瞎子老头正在摆摊,神棍我遇到不少,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我就找那瞎子算了算。

瞎子也是有模有样,拿到生辰八字后,掐着手指,这瞎子眉头突然拧在一起,停下的手指又动了起来,这瞎子的眉头都快要合在一块了,我就问到底有什么问题,瞎子连忙跟我说不算了不算了,还把钱塞给了我。

我看这瞎子态度有点不对劲,肯定是知道点什么,有这么一个救命的人在这里,我怎么肯放他离开,拉住他跪在地上求他,让他一定要救我,这瞎子起初一直都在拒绝,说自己招惹不起,不要连累了他。

这瞎子都这么说了我更加都不会放他离开了,一番死缠烂打,那瞎子总算说可以试试,瞎子给了我一串红线,三枚铜钱,让我睡觉的时候将红线绑在四个床脚下,手中握好两枚铜钱,额头上放在一枚,要是没用,就不用再来找他了。

回到家我就将绳子绑好,铜钱时时刻刻放在身上,黄纸香烛都放在床前,做好这些,还是大白天,老邪也不会来,趁着这点时间,我就在街上闲逛,偶尔跟人打听一个龙爷,我也不知道这龙爷叫什么,我问起这龙爷也没人认识。

可能的是老邪那道上的人这么称呼他的,这老邪也真是,干嘛不告诉我去哪里找龙爷,这大冷天也没几个人在街上走,实在是找不到人问,我只能回家啊,每次路过邻居家门口时,邻居家的那条狗就一直冲着我吼,直到我关上门,那条狗才安静下来。

按照那瞎子的吩咐,我先烧了黄纸,点上了香烛,一边念叨着这是给老邪送行的,一边让老邪不要再来找他了,黄纸烧了,香烛也点了,要是今天老邪还来,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我坐在床上,等着老邪,实在是太困了,我就将铜钱放在额头上,睡了过去,在我睡觉的时候,香烛的火焰原本的红色的,可是突然变得了幽蓝色,整个房间都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我感觉脸上有点痒,想去抓,手动不了。

我就睁开眼,老邪那张扭曲的脸就在我眼前,我想尖叫,想逃走,可我的嗓子眼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而且身体特别特别的重,怎么也站不起来,老邪头吹着我额头上铜钱,他吹出来的空气都是冰冷的,这老邪还真是不大算放过我了吗?。

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额头上的铜钱慢慢的滑落了,那铜钱从我额头上落下去后,我的身子变得十分轻松,老邪头突然掐住我的脖子,力气大的惊人,老邪头嘴边挂着诡异的笑容,这老邪头是真想我死啊。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手中的那枚铜钱直接被我砸在老邪头的头上,这铜钱碰上老邪头,竟然冒出了一丝的黑烟,我见有用,赶紧找另外两枚铜钱,老邪像是看出我的想法,推了我一掌,我从床上滚了下来,铜钱那么小,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啊,老邪可就近在眼前了。

老邪越走越近,可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鸡叫声响起,老邪头突然从房间里面消失了,门口冲进来一个中年男人,手上捧着一只大公鸡,想必刚才就是他出手相救吧!。

还没等我松一口气,我房间里面的门就关上了,那道门看起来越来越模糊,中年男人大喊一声不好,他跑过去的时候,门已经不见了,窗户也消失不见了。

绿幽幽的烛火滚到床单下面,熊熊大火在一瞬间就烧了起来,只不过那火是绿色的,我都能感到那火的高温,火势越来越大,中年男人也变得着急起来。

他突然问我是不是处男,这一问又提起我的伤心事,老子是处男怎么了,老子谈的是纯洁的恋爱,而这恋爱死在了纯洁当中。

中年男人大喜,让我赶紧对着门口撒尿,见我不动,就跟我随便解释了一下,说这能救命,我脱下裤子走到那消失的门前,哗啦啦的一泡骚尿流了出来,我这一尿,那门竟然又出现了,中年男人拉着我出去了,我一边提着裤子,一边问他。

我回头一看,我那屋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火,只有那昏黄的烛火,中年男人说,那是鬼打墙,刚才的火虽然也是幻觉,可要是我们不逃出来,我们就会被那火烧死,多亏了我还是处男,两人才幸免于难。

老邪头没有在追过来,可能是知道中年男人的厉害,可这中年男人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我有危险,看他冲进来的架势,应该是对这方面比较了解的人。

我这一问,他给了我一个令人震惊的回答,他的那个我要找的龙爷的人,他们知道我在找他,这个男人知道我有危险就来找我了,幸亏他来的及时,而现在我要去见老邪头说的龙爷了。

第三章怨鬼

龙爷是一个三十多岁白净小生,他手下的几个壮汉都比他看上去有威望的多,龙爷说可以帮我,不过同样我也要帮他,具体做什么以后再谈,现在先帮我解决当前的危机。

自从老邪头给他那具棺材的时候,他就知道会出这档子的事,一直跟龙爷身边的也就是昨天救我那个男人,大家都叫他六哥,龙爷让我留在四合院当中,等六哥帮我除掉老邪头,剩下的事,以后再说。

龙爷并不是什么直爽的人,每次见到我他都有一种深深的提防,生怕我会对他做出什么来,我跟他们说老邪死了,龙爷和六哥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惊讶。

其实就在我要找龙爷的时候,六哥就先去了一趟老邪头家里,六哥只看见一面墙的血字,又听说有人在找龙爷,想都不用想肯定跟老邪头的事有关。

六哥私低下跟我说,这老邪头死前虽然给我写了一封信,可他还是有很重的怨气,被那东西害死之后,就一直认定是我开了棺害死了他,又加上我到他家中,留下了生气,老邪头才一直穷追不舍,被老邪掐过的脖子现在都还疼。

要是他们不说我还不知道我的脖子已经变成乌青一片,六哥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这房间被一圈红线给围住了,六哥说我可以安心睡觉。

六哥离开之后就到了龙爷的房间里,龙爷脸上露出一些喜色,“这孩子应该是阴种,不然早就死在那女鬼手上。”

在龙爷的房间里面还有一具大红棺材,这棺材边缘还有一些凿痕,这棺材明明就是当初我捞起了那具棺材,可龙爷为什么要欺骗我说棺材已经出手了。

而六哥说的阴种我也是一点都不清楚,这两人明显是另有所图,我还蒙在鼓里,想着竟然会遇上龙爷这样的好人,六哥说话客客气气,等我睡醒后又给我送了不少吃的,我对他们也没什么戒备,他们问起我的身世的时候,我也如实的回答了。

我三岁的时候,我爸就离开了,我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考了一个垃圾大学还是因为国家政策好,我才勉强上了大学,毕业之后又重新回到这穷乡僻壤,干起了捞尸人的行当。

六哥也没有问我阴种的事,他也没有跟我说这方面的事情,只跟我说今天晚上老邪头肯定会来的,让我放宽心,有他在,老邪头伤不了我,六哥还让人在我房间当中烧了一盆火,正好这天气冷,这盆火来的太及时了。

六哥说这盆火可不只是给我暖身子用的,我这几天邪气入体,身上的阳火小了不少,这才让老邪头有机可乘,这盆火是让我重新烧燃身上的三团阳火的。

六哥又在乡下给我找了两个杀猪的,这杀猪的还觉得那么奇怪,大白天让他们过来守门,要不是六哥给的钱多,那两个杀猪的还不给这个面子。

这两个杀猪的身上还围着一块白布,白布上面大多数都属猪血,六哥还让他们俩带上了杀猪刀,这脏东西最怕的就是这种手中沾满鲜血的人,这种身上的煞气很重,所有有一句不是这样说吗,好人活不长久,坏人活的最久。

这杀猪的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还有那杀猪刀,这两位一体,普通的鬼根本就不敢近身,六哥把这两位请过来,那是用来压制老邪头的凶气,还可以保护一下手无寸铁的我。

六哥给了我几枚铜钱,让我挂在脖子上,昨天我就见到这铜钱的作用,也就不跟这六哥客气,六哥在四合院当中摆了一个桌子,一张八仙桌,这八仙桌上有贡品,有香烛,有黄纸,还有一跟黑色的烧火棍,这八仙桌也算是一种通灵之物。

要是老邪头吃了贡品,那他自会离去,要是不肯,那六哥只能送他一程了,龙爷就站在我身后,我是必须要站在四合院当中的,至于那两个杀猪的,他们二人各自站在大门边上。

属龙,属蛇,属猪都回到了屋子里,剩下的都是几位命硬的,阳气够重的,一股一股的阴风吹来,院子里面的人都感觉到一股阴冷,六哥眉头紧锁,那龙爷倒是一脸轻松,我是挺害怕的,我看着六哥站在我前面,我才安心几分。

一股寒风吹来,八仙桌上的香烛燃起了幽幽绿火,门口出现一团黑雾,老邪头从那黑雾当中走了出来,老邪头看见守在门口杀猪的,先是愣了一愣,又看着我,老邪头虽然害怕,但依旧还是朝我走了过来,这老邪头对我怨恨还真是够深的。

那两个杀猪的,只感觉更加的冷,却看不见老邪头走了进来,站在院子里面的其余人都被那幽幽绿火吸引了,其他的人看来都看不见老邪头。

六哥看着那幽幽绿火,手指在一个盛满水的碗中点了两下,接着抹在眼皮上,睁开眼睛,老邪头就站在八仙桌前,他看着八仙桌上的贡品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六哥拿着烧火棍在八仙桌上一敲,老邪头后退了几步,吓了一大跳。

六哥大喝:“若你执迷不悟,定要你灰飞烟灭。”

六哥这一喝,院子里面的人都知道那鬼东西来了,一个个到处张望,可惜他们根本就看不见,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能够看见老邪头,可能是因为老邪头是来找我的缘故吧!。

站在门口的杀猪的听见六哥这一喝,赶紧挺直身子,身上的凶气也随着阳火的壮大变得强大,老邪头进退不能,又不吃贡品,显然是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六哥拿着烧火棍在地上一打,他每走几步都要敲打几下,老邪头看起来情况不怎么好。

看着老邪头吃瘪,我心里暗暗叫好,胆子也大了几分,冲着那六哥喊了几声,谁知道这一喊坏了事,老邪头听到了我的声音,突然就变的凶神恶煞,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六哥摇摇头,手持烧火棍,敲在老邪头身上,我只看见老邪脸变得更加的扭曲,看起来非常的痛苦,老邪头很快就消失在黑夜当中,八仙桌上的烛火也恢复了之前的颜色,六哥本不想杀生,可老邪头执迷不悟,要取走洛三的性命,若不除掉老邪头,他就危险了。

我看着老邪头消失,心中还是有些伤感,这老邪头变成这个样多半还是我害死的,六哥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六哥和龙爷对我还算是不错的,我挺感谢他们的,甚至有种想为他们当牛做马的想法。

六哥本想送我回家,可我拒绝了,因为除了老邪头,还有一个更令我害怕的东西,那个我镜子里面看到的女鬼,要是我回去那个女鬼要害我,没有六哥我可对付不了她啊。

龙爷也让我留下,让我有个照应,龙爷虽然说话的时候都不笑,感觉特别的冷,可我不觉得龙爷这人难相处,看他的手下,六哥的态度就能知道。

我在龙爷这里呆了几天,第一次安心下来了,起床后有个人说话,不再有人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看,龙爷也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没事的时候龙爷也会将这种看东西的手艺交给我,我这几天还真是受益良多。

龙爷的其中一个手下,黑子,年纪跟我差不多大,他最近家里出了点事,好几天没过来了,我跟他关系来不错,有时龙爷也会跟我提起他,黑子跟他的时间不长,但比较机灵,爷龙也比较喜欢这孩子。

最后黑子跟龙爷通了个气,家里出事了,找了好几个医生都没用,想让六哥看看,让六哥看看,这件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龙爷打算亲自去一趟,黑子跟我也有些交情,我当然也要跟着去,六哥本来不让,可我恳求龙爷,他还是让我去了。

六哥大晚上带着几个兄弟外出了,准备东西去了,龙爷站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特别模糊的月亮,六哥才出现没多久,抬头一看天空,说了一声毛月亮,脸色大变,赶紧往回赶。

当六哥推开门,他听到院子里面传出一阵撕心裂肺惨叫声,那惨叫声是从洛三房中传出来的,推开门,眼前的洛三躺在地上,一手捂着脸,满地打滚,六哥叫了我几声,拉开我的手,他差点松开手,洛三的右脸都腐烂的看不出人样,冒着黑气,六哥拿出黄符贴在我额头上,那份痛苦瞬间消失,我昏厥了过去。

龙爷也被震惊了,六哥回头看着龙爷:“煞。”

第四章招魂

等我开始转醒的时候已经是在一辆大卡车上,龙爷和六哥还有几个手下也同窝在这卡车里,关于昨天的记忆我没有多少,我只看见六哥冲了进来,之后我就昏了过来。

六哥看着我醒了,问了我一些情况,我也不知道昨天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样子,就是突如其来的疼痛,那个时候我都有种想要把眼睛挖出来的冲动,不只是眼睛,右脸都疼,六哥没有在问什么,就让我一直跟着他,要是又疼了一定要告诉他。

我听着六哥的话,那是一阵感动啊,对于一个认识不久的人,都这么好心,我当时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的帮助他们。

煞是什么,煞是由怨气凝结而成,量的积累,就形成的质的飞跃,六哥他们并没有提到关于煞的事,问都没有问过我,显然他们应该是知道这煞到底是从何而来,经过昨天的疼痛,我的眼睛现在虽然不疼,可是看眼前东西的时候变得有些模糊了。

就跟得了近视眼一样,可能是我大学的时候不太注意用眼,现在有点表现出来了吧,卡车在三里村停了下来,这也就是我们的目的地,黑子家就在这里。

六哥在走进村子的时候就到处观望起来,他眉头紧锁,看到这三里村竟然会有心事,龙爷叫他快点跟上,两人在后面窃窃私语,这三里村跟我家那边同样落后,国家的温饱计划并没有延续到每一个角落,在一些不为人知的地方,吃饱饭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三里村大多数都是木房子,只有唯一几所砖房,黑子家就是其中一座砖房,黑子在屋子外等龙爷,见到我们来了,赶紧拉着我们进屋,黑子跟着龙爷这么久了,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眼前这情况确实不是他能够处理的。

那是一个双眼充满血丝,嘴边上还有很多血迹,张牙舞爪扑向我们的女人,这女人被绳子绑在柱子上,被捆住的手臂都有些发青了,应该有些时日,黑子的父母见到家里来了外人,刚开始感觉还是挺奇怪的,家里头有人变成这个样子还有谁会上门啊。

见到黑子恭恭敬敬的样子,他们就知道眼前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平凡人,赶紧上前招待他们,龙爷对他们也算是客气,说自己是黑子请来帮忙的,这黑子的父母听到女儿有救了,差点没给龙爷跪下来。

六哥突然捏住女人的下巴,那女子直冲着六哥呲牙咧嘴,差点没咬中六哥的手指,六哥让黑子跟他说说具体的情况。

这个女人是黑子的大姐,最近几天回乡下探亲,刚好打算回去的那天,她准备去山上采点野菜,做点糍粑带回家,可是当她回来的时候手上什么也没有,当天晚上就听到鸡舍里面传来鸡叫的声音,黑子的父母还以为是小偷,赶紧抄着家伙,这一走出去,看见自己的大女儿正蹲在鸡舍里面,那几只老母鸡血淋林的躺在一边,他们俩叫了几声,女子回过头,嘴边满是鸡毛,手里还拿着一只还没有断气的母鸡。

就因为这事他们就将黑子叫了回来,黑子还以为是得了什么病,带到医院看了好几次,医生也检查不出来,这不黑子突然想起了六哥,这六哥神通广大,说不定有什么办法。

六哥安抚两位长者,他说自己有办法,让他们不要担心,这女人不过就是丢了个魂,在山上的时候肯定是撞见了什么脏东西,现在这个身体里面住的并不是他们的女儿,好在黑子通知的及时,要是过了七天,这魂就叫不回来了。

黑子在村子里面找了一个杀猪的,黑子家跟他算是有点交情,他也乐意帮忙,更重要的事黑子出了一笔钱,这杀猪的还真是一个模样,个个都是大汉,一脸的横肉,看起来有几分凶狠,他手上拿着尖刀,他还在疑惑为什么要拿着刀帮忙。

这杀猪的一走进房子里面,那个原本嘶叫的女子竟然闭嘴了,连眼睛都不敢直视他,六哥让杀猪的还有几个手下都守在这里,千万不要让这女子跑了,为了保证安全,我们将那女子转移到了一个小房子当中,杀猪的还有几个手下都坐在门边上。

六哥就带着我,龙爷,还有黑子三个人,上了山,这山比较崎岖,算是比较难走了,黑子也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到底去了哪里也只能估摸着地方,六哥从山下走来上的时候,每走一段路都会插一只点好火的香烛,同时也会留下一张纸钱。

六哥说这钱是我们的买路钱,这山可不是什么善地,四周依山傍水,本是气运极佳之地,更加不应该出现丢魂和上身这种怪事,若是出现了,怕是这里的风水坏掉了,黑子到了一个山坳口,这里野菜茂盛,应该就是这里了。

六哥给了黑子一根长香并让黑子叫他姐姐的名字,黑子要一直带着这根长香一边喊着名字一边下山,这香是安魂香,这火是引路火。

六哥看向山坳更深处,本来就开始接近天黑,那山坳深处竟是无尽的黑暗,六哥看着那黑暗竟然会感到一丝的害怕,黑子一边喊着名字一边下山,我跟在他身后也不知道能够做点什么,龙爷也感觉六哥有点不太对劲。

不过现在黑子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都解决了黑子的事情再来考虑其他的,原本无风的天气,突然吹起了一阵阴风,引路火都被吹灭了几盏,六哥大喝一声,“你们既已收下买路钱,何必要阻拦,莫不成要斗个你死我活不成。”

六哥几张黄符,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那阴风有骤停,即将熄灭的烛火也慢慢重新烧旺,黑子整个人都特别的紧张,步子都不敢跨的太大,这只是当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接下来的事才是重头戏,就在我们即将快要下山的时候,我们前面出现了一双又一双绿幽幽的眼睛。

借助路边的烛火才看清那东西竟然是一地的黄皮子,密密麻麻,我看着头发都发麻,黄皮子完全挡住了我们下山的路,六哥起初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上了女子的身,现在倒是一清二楚了,那成了精的黄皮子肯定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特地让自己的小弟来挡着我们。

要是过了安魂的时间,那黄皮子就可以一直呆在人的身体当中,龙爷脱下外套,跳到了那黄皮子当中,一只一只凶神恶煞的黄皮子一点都不害怕,龙爷一过来,它们就往他身上爬,龙爷手中的外套有大扫八合之势,冲过来的黄皮子都被扫开了。

龙爷让黑子快点走,被扫开的黄皮子又一次不畏惧生死,我跟六哥也都将外套脱了下来,给黑子扫出了一条路来,黑子跑着下了山,我们三被这黄皮子缠住了,这黄皮子缠了我们一会儿也就离开了,拦住我们已经没什么意义。

黑子已经下山了,现在他姐姐应该恢复过来了,我们三可算是灰头土脸回到了黑子家,黑子坐在门边上,手上还拿着安魂香,龙爷的几个手下都耷拉着脑袋,我们知道出事了,地上的尘土有着密密麻麻的小脚印。

那群黄皮子竟然追到这里来了,黑子拿着香回来的时候,一大群的黄皮子也回来了,那群黄皮子全部都冲进那个小房间当中,这么大一群的黄皮子,他们都吓了一跳,黑子的姐姐趁着混乱的时候跟着黄皮子离开了。

龙爷将那群手下全部都骂了一顿,六哥拿上家伙,让兄弟们都准备上山,将黑子姐姐抢回来,犯了大错的几个兄弟,一个个都战意高昂。

六哥叫上黑子让他重新带上安魂香,跟着他们在上一次山,一个兄弟背上了一个很大的包,我看到里面还有一捆炸药几把枪,六哥这次可是做足了准备,要是这黄皮子碍事,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六哥本不打算让我去了,我虽然帮不上忙,但我留在这里还不是一样,或许有用到我的地方呢,六哥说不过我最终还是带上了我。

这黄皮子上了山也就失去了踪迹,可黑子的姐姐还是一个人啊,走那些黄皮子的路可就不怎么顺利了,一路上只要有尖刺的地方都会留下的一些破衣服。

阴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各省的人口和面积排名对比,面积越大人口越少

    首先看各省人口排名:其次再看各省面积排名:

  • 北野武:我用尽一生与母亲较量,最终满盘皆输

    ◆◆◆文北野武小学时,母亲是如何逼我读书,而我又是如何不肯读书、老想着打棒球,一直是我最深的记忆,也是我们母子之间的较量。邻居大婶看我那么爱打棒球却没有手套,觉得我可怜,于是在我生日时偷偷帮我买了棒球手套。但母亲根本就不准我打棒球,就连拥有手套也会惹她生气。我家只有两个房间加一个厨房,一个房间四叠半,另一个房间六叠。根本没有“自己的房间”这类时髦玩意,没处藏手套。不过走廊尽头,有个勉强算是院子的地方,种着一棵低矮的银杏树。于是我把手套包在塑料袋里,偷偷埋在银杏树下,假装没事的样子。每逢打棒球时才

  • 今日,雨水!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今日01:17迎来雨水节气。雨水一到,春回大地,田野一片生机,正是九九歌中的“七九河开、八九雁来”时节。在春雨脉脉含情中,柳丝开始含烟,待柳烟成阵,便春色撩人了。立春之后,第二个节气便是雨水。其实,在3000多年前节气刚诞生时,雨水还是排行老三;后来,汉景帝刘启时把雨水调换到了第二位。这是为什么呢?到了雨水时节,我们是不是就能迎来温暖的春天了呢?来看《手绘节气·雨水》。中国气象局气象宣传与科普中心制作从小寒到谷雨,共八个节气,一百二十日。每气十五天,一气三候,每候五天

  • 汀州人物|潘震欧,楹联里的诗意人生

    轻雷隐隐初惊蛰,万物萌动,草长莺飞,汀州城已进入一年新的开端。不知是这样的时节影响了心境,还是这一趟路途注定了难忘,初春的的午后,带着略有波澜的心,迎着别有一番清爽的春意,笔者拜访了潘震欧老先生。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步入潘老的客厅,几缕茶香袅袅地散,一副获全国大赛一等奖的楹联悬挂玄关好似略有年头,数册古籍置于实木书桌,简单朴素的空间,总在无意中有浓浓书香迎面。与年逾古稀的潘老聊天,说话依然条理清晰,张弛有度,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而这种气质来自其内心的诗意和生活深厚的底蕴。这一次专访,抛下拟好的题

  • 初三:肥猪拱门

    房天下北京特价房祝您新春快乐,阖家欢乐,吉祥如意!全国各地从年三十儿到初六,年俗各不相同,小编在此抛砖引玉,期待各位网友留言分享有趣的年俗活动!民俗习惯:“年初三,去拜丈母哉.姑爷带仔姑娘———同来,人得门.笑口开.拜见文人权道恭喜.拜见丈母说发财.茶又好,酒又好,隔壁伯婆含笑问姑娘.啥时候.踏月养个小宝宝”。这一天中国各地的汉族都有嫁出去的女儿要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的民俗。在全国大部分地方,“回娘家”的时间一般都安排在正月初二,但在山东等地,却是初三才“回娘家”。一些北方地区将初三称之为“

  • 行善,就是做好的自己

    小篆的“善”字,一羊居于中而双言于下,其本意做“吉”讲。《大学》中有云:“止于至善”。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追求一个“善”字:待人处事,强调心存善良、向善之美;与人交往,讲究与人为善、乐善好施;对己要求,主张独善其身、善心常驻。看起来似乎很复杂,想做个善人如此不易。但古人早有一帖“四善方”即心善、念善、行善、言善,引领我们达到“真善美慧”的人生最高境界。今天,我们来谈谈行善。有一次,我们班会讨论,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善良的人呢?孩子们众说纷纭。有的说,讲究秩序的人,很有道德,所以他一定善良;有的说,对人友

  • [小小说]杀生

    1那段日子真是多事之秋。他的父亲病倒了,很严重。真是祸不单行,那天,他收到那条短信。他点开看那条短信,但见:我们的缘份已尽,各自安好吧。是的,之前他极力挽留过。但是,这说明——无济于事。他的脑海里瞬间成了书里描写的那样,一片空白。老实说,他感到绝望。他腿一软,险些就瘫倒了。后来……后来,他又目睹了生命的消逝。那就是他的父亲的去世。那场大病如排山倒海。父亲脆弱的生命经不起折腾,如蜡烛遇上狂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2他变得畏惧生命。他觉得生之艰难,生之短暂,生之不易……而

  • 谈古论今

    2018年流行色美翻了色彩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它能带来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一位成功的设计师,往往能利用人们的色彩心理,通过色彩联想,实现品牌营销的目的。可以说,品牌设计的武器就是色彩。作为流行色风向标而存在的色彩权威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8年流行色,对于从事设计和时尚行业的人而言,都是相当值得借鉴和参考的。草木绿Celery&AvocadoGreen草木绿也是2017年Pantone公布的年度流行色彩,并因其明亮、自然、清新、干净的气质一直将流行延续到了2018年。它的饱和度没有纯绿色那

  • 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

    为权利而斗争[德]耶林著,胡宝海译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第五章为国民生活权利而斗争的重要性第六章现代罗马法与为权利而斗争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到此为止,我对前面提出的两个命题之中的第一个,即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其自身的义务这一命题详加论述。下面我开始对第二个命题,即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这一命题展开讨论。为了给这一命题立稳根据,无论如何有必要对客观意义上的法与主观意义上的法的关系,不管多少做些更深入的考察。这一关系的核心在何处呢?如果作如下判断,就是在忠实地传播广为人承认的见解,即

  • 穿越平行宇宙,你终于和你的挚爱在一起…

    一阵尖锐的火车汽笛声,你从梦境中惊醒。窗外,是疾驰倒退的绿地。坐在你对面的黑发美女疑惑地看着走神的你,又继续着话题,你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你不是这个女子口中的肖恩,也压根儿就不认识眼前这个叫做克里斯蒂娜的女子……上面是诺兰执导的电影《源代码》中开场的剧情。现在我将带你踏入一场穿越平行宇宙的旅行,请系好安全带,旅程即将开始。穿越《源代码》,在“源代码”中穿越回到电影《源代码》,眼前的一切让你十分陌生,你只记得醒来之前,自己正在阿富汗执行飞行任务,一枚火箭击毁了你乘坐的飞机。你意识到只有一种方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