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流萤岁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9:46: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流萤岁月

第1章 我是一只狐狸精

1990年,我妈十六岁,貌美如花,因为耐不住村里穷,跟着她青梅竹马的老相好大锤私奔了。说明163nvren.com

后来才知道,大锤不是要跟她去城里过好日子,而是把她给卖了。

卖给了一个杀猪的屠夫。

我妈抵不过命运,被买她的屠夫给强奸了。

这个强奸她的男人,是我亲爹,但我从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因为他强奸了我妈以后,就因为杀人被判了无期徒刑。

16岁我妈自己还是个孩子,又大着肚子身无分文,走投无路只能又回到大山。

那时候的广东窝里乡,民风最嫉恨不守贞洁的女人,更何况她还大着肚子回来。

外公外婆对她冷嘲热讽怨她给家里丢人,让她带着肚子里的野种要多远滚多远。《流萤岁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当时我妈遭受白眼谩骂,简直活不下去,最后被村里一个出了名的三十岁男人捡回去。

他叫辛苦。

人如其名,家里一贫如洗,打了一辈子光棍,可他有间歇性精神病,一发病就暴打我妈,好几次差点把她打死。

1992年我妈被打到早产,生下了我,给我取名辛笙。愿我能够成为她重生的希望,可我一出生就体弱多病,是个赔钱货,家里穷的饭都吃不上,但我不知道,我其实不是她的希望却是她一生的耻辱。

从此,我们一家三口成了全村,乃至整个窝里乡的笑话。

我妈在外面偷汉子很出名。《流萤岁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她偷了汉子换了钱回来我爸就把她往死里打,打完抢了她的钱出去赌,我爸嗜酒好堵又顶着天底下最大的绿帽子,而我,就是他们口口相传,又为人唾弃的小野种。

98年,我妈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子,跟村里一个汉子跑了,这次再也没回来。

这个汉子有钱,可把家里的钱都卷跑了,抛家弃子,全村人把责任都怪在我头上,骂我们娘俩是一对骚狐狸,怎么不早死,祸害的全村都跟着抬不起头来。

我爸看着我更跟看眼中钉一样。

恨不得扒了我的皮,喝了我的血。

但我太小了,只能躲在草窝子里挨打,哭着喊疼,那时候的记忆最深刻,恨不得就被他打死算了。

2002年,我爸的精神病越来越严重,发疯的时候祸害的全村人不得安宁。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有一次,他跑到陆家把陆家给砸了,骂那家的娘们不知道管着自己男人,害得我妈跟她男人跑了。

姓陆的一家原本就对我和我爸恨之入骨,我爸砸了他们家又赔不起,就把我扣在他们家给他抵债。

其实是想变着法的折磨我,打心眼里瞧不起我。

姓陆的老婆叫王翠花,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儿子叫陆沉。

因为我妈把她的男人拐跑了,他们对我恨之入骨。

让我给他们端茶倒尿,伺候他们饮食起居,做不好就打我,我的一只耳朵,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陆沉一巴掌给扇聋的。

……

那是2004年冬天,我端着热水给陆沉洗脚。推荐163nvren.com

因为水太热,他一脚瞪在我脸上,然后紧接着踹翻了那盆热水,水淋到我头上,火辣辣皮肉都要翻开了。

我护住自己蹲在墙根,忍着疼不敢哭出声,我能感觉到陆沉的眼睛一直盯着我,让我毛骨悚然。

“死过来。”他坐在床上,虎视眈眈望着我。

我不敢不从。

忍着疼低头慢吞吞挪步过去,视线所及之处,是一地的水渍和被打翻的洗脚盆,我害怕的直哆嗦,心如死灰,感觉陆沉一定会让我把地上的水舔干净,亦或者直接打死我。

可我太天真,他非但没怪我,反而开口道:“衣服湿透了,脱下来!”

我不知他为何忽然这么关心我,一时楞在当常

我的眼睛是那种勾人心魂的美丽,从前因为自卑我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此时我在错愕中抬头,眼里蒙上一层水雾,楚楚可怜望着他。阅读163nvren.com

可他却仿若怒极,骂我是只小妖精。

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勾搭他!

十五岁的少年,浑身都炸开了似的,不等我反应,像饿狼般张牙舞爪朝我扑过来。

我瘦弱又惊慌失措,躲不过他全身迸发出来的蛮力,片刻就被他压在床上。

陆沉撕开我破旧的花袄,又要去撕我的棉裤。

昏暗的烛灯倒影出他阴森恐怖的身体轮廓,在漆黑一片的夜里,不知为何,我被他眼底不同以往的猩红刺激到,拼了命似的开始反抗他。

阴风冷嗖嗖的吹打在窗户上,夜晚罪孽深重,铺天盖地的黑暗笼罩在我的世界里。

“别碰我,你别碰我!”

我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抑制不住的委屈和害怕,让我极尽崩溃。

第2章 我杀了陆沉

大概是哭声吵醒了王翠花,她在另一间屋子里把门摔得噼啪响,随即便传来她破口大骂的声音。

“死丫头!讨债鬼!再哭把你撕了喂狗!”

陆沉紧绷着脸按着我的嘴阻止我呼救,可我知道我就算呼救也不会有人同情我。

王翠花不会管我的死活,她甚至会怂恿自己的儿子折磨我,我越生不如死,她就越高兴。

陆沉已经把我的上身扒光,冬夜的温度冻得我麻木不堪。

他高瘦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手在我身上一通乱摸之后要往我的秋裤里伸,我不想让他碰,发了疯似的撕缠着不肯让他得逞,可我太瘦弱了,力气根本跟他没法比。

我曾经在六岁的时候,就见过我爸把我妈脱光了压在身下很久很久,也是这样的姿势,也是这种阴森恐怖的眼神,我妈也曾声嘶力竭的反抗,可等我爸提了裤子起来,我看到我妈身下躺了一滩血水。

她的脸色鬼一样惨白,动都不能动了,那是我内心最可怕的记忆,比任何一次谩骂和毒打都要印象深刻。

所以,我不能让陆沉压着我,就算是死,我也不能死的这么惨。

我发了疯似的,一口咬在陆沉的耳朵上,他痛苦的尖叫一声,毫无防备拼命的想把我扯下来,可是越扯,越鲜血淋漓。

他忍无可忍随即狠狠地一巴掌,扇在我脸上!

直接把我的耳朵和嘴角打出了血,我忘了当时到底有多痛,可那份痛,这辈子都藏在我心底,无法被抹去。

就是那一巴掌让我左耳耳膜穿孔,再加精神刺激和不及时的治疗,我的耳朵这辈子都没再听到过声音。

“骚蹄子!你敢咬我!我打死你!你妈是个狐狸精你也是个狐狸精,她把我爸拐跑了,你就得老老实实让我玩儿!”

他打了我一巴掌还不解恨,作势就要找东西抽我,“贱货,这是你欠我的,本大爷今天非办了你不可!我让你躲,我让你咬我,我让你还敢反抗!”

陆沉咬牙切齿的怒骂,青涩的少年容颜有血迹滚落,格外狰狞,我知道如果我此时认了命,今晚就只有等死的结果。

可我不想死,我还没过过好日子,我也不知道自己身体里哪里来的力量,闭着眼睛摸起搁在身下的手电筒,狠狠地抡了出去!

咣当!

伴随着陆沉的闷哼,他整个人都趴在了我身上,沉的如同死尸一般。

我哆哆嗦嗦的睁开眼睛,拼了命把他从身上推下来,看到他满头是血我吓坏了,那时候的我太小了,只有十岁,又没有上过学,看到他这样,我吓得全身都不敢动了,我杀人了,他死了!

我手忙脚乱的从床上滚下来,我得走,我要跑,如果被王翠花发现我杀了她儿子她会把我打死的。

临走之前我摸了陆沉藏在枕头底下的私房钱,趁着王翠花还没起来,我疯狂的逃离了陆家,逃离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的窝里乡。

那一夜,下了很大的暴雨,我年纪小又害怕,生怕陆沉化成厉鬼来找我,大雨砸在我摇摇欲坠的小身板上,几乎去了我的半条命。

可我跑出来就不能回头,我只能勇往直前。

我曾经偷偷听过王翠花和陆沉的对话,他们说我妈和陆沉他爸是私奔去了广州。

可我不能去找他们,陆沉他爸要是知道我打死了他儿子,肯定也不会放过我的,那时候的我没有法律观念和医学常识,不知道陆沉只是被我砸晕了,也不知道杀了人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更不知道我的行为只是正当防卫,我只知道我不能被他们抓回去,我也不想回到地狱里。

电闪雷鸣,荒郊野外,空旷荒芜的乡村山路。

暴雨淹没过我的小腿,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刺痛的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害怕,恐慌,我心力交瘁,意识飘散,最后终于昏倒在一片漂泊大雨中。

昏倒之前,我似乎看到了一道刺目的车灯呼啸着朝我狂奔而来……

那一刹那,我以为我会陪着陆沉一起死,那是陆沉来找我偿命了。

……

再醒来,我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身下再不是一转身就会搁到骨头的木板床。

我躺在一张软的不可思议的大床上,鼻翼间是松木的清香,身上盖着天蓝色的太空被,头顶一片白色,吊灯金碧辉煌在我的视线里洒下一片碎金。

我想,早知道天堂这么舒服这么美,我就早一点死了。

“醒了?醒了就离开我家……”一道极好听的少年之音划过,仿佛敲打在精致瓷器上的优美旋律。

第3章 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我从未听过这么干净又有质感的声音,即便他是在冷漠的赶我走,我也觉得暖洋洋。

我从被窝里钻出小脑袋,看到了说话的少年,他居高临下站在我的床前,满脸鄙夷望着我,他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全都写在脸上。

可他长的真好看,高高瘦瘦,肤色白皙,五官青涩但却每一个线条都如同上帝的精心雕琢。

他冷冰冰的望着我,不屑的冷哼一声:“乡巴佬!土包子!”

他骂我,瞧不起我。我知道我面黄肌瘦,皮包骨头,明明已经十岁了却还没有长个头,一看就是个不讨人喜欢又没见过世面的讨债鬼。

但至少他不会动手打我,至少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生。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唐莫宁,我在的地方不是天堂,我也没有死,是他的叔叔唐富贵救了我。

在我昏倒之后,那辆疾驰的轿车硬生生的刹车在我面前,车主唐富贵把我捡了回来,我发了高烧,受伤的耳朵感染了,经历了一场鬼门关才被救回来,唐富贵把我带到了广州,把我带到了他的家里。

从此,我把唐富贵当成了救命恩人,他是我见过的对我最好的人,可从未想过,正是因为唐富贵,我走向了另一段诡秘又痛苦的人生。

他把我带回去的目的,不是看我可怜,而是想要把我当成他的玩具,好任他为所欲为。

唐富贵大约有三十多岁,他长得就像年画上的大明星,他很高,很健壮,一身肌肉衬得整个人高大魁梧,满脸胡渣,他把我和唐莫宁叫到客厅,然后问我从哪里来,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

我自卑的低着头,手揪紧身上的新棉衣,小声道:“我不知道。”

我选择逃避,选择忘记过去,只有这样我才能留下来,才不会被他们捉回去给陆沉偿命。

唐莫宁冷嗤一声,长手长脚懒散的靠在沙发上,“装……别以为你装不知道你就能留下来。”

“唐莫宁!不准你胡说八道!”唐富贵凝眉警告他,然后转身安慰我:“小姑娘,既然你没地方去以后就跟着叔叔还是哥哥一起过好不好?我就缺一个女儿……”

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拼命的点头。

可就在这时,忽然唐莫宁黑着脸站起身,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几,茶几上唐富贵给我倒得热水被他踹翻,他走到唐富贵面前,指着我的鼻子吼道。

“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看着办!”说完,他凶神恶煞用眼神警告我,然后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去。

那一刻,他全身笼罩着霸道决绝的光,那是一种对领地入侵者的强烈排斥。

我一动也不敢动,可怜兮兮的抬头去看唐富贵,我怕他也把我赶出去,但唐富贵没有,反倒看着我,蹲下身把我抱起来,“别怕,他不敢把你怎么样!以后你跟唐叔叔睡……”

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小手无助的捏紧他的衣衫,嘤嘤的哭出声。

多年来积郁在心底的恐惧和委屈,让我在这一刻几近崩溃,我小声的告诉他我叫辛笙,我选择毫无保留的相信他。

我觉得唐叔叔的怀抱温暖坚定的像一座高山,从此以后就能为我挡风遮雨了。

但很快,他的真面目便露了出来。

唐富贵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游泳教练,也是一所学校的体育老师,在我眼里,他无所不能顶天立地,因为每天都会有很多女学生给他打电话,他们会相约着一起出去做运动。

每次跟女学生去做运动之前,他都要精心打扮一番,然后一整夜都不会回来,我常觉得他的工作辛苦,可每次他工作完回来,神清气爽丝毫不见疲 惫,所以我便更加崇拜他。

我想以后我也要找一个这样的男人嫁了,他有超强的工作能力,不辞辛劳,事业有成,甚至能给我无敌的安全感。

在我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之前,我确实是睡在唐富贵的房间里,但他从没回来睡过,每天晚上,都只有我和唐莫宁两个人在家。

他每次都把房门关的紧紧的,一句话都不会跟我说。

所以我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讨好唐莫宁,让他不要赶我走,不要不喜欢我,不要总是对我避如蛇蝎。

这一天,唐莫宁放学回来,一进门就把书包扔在了地上,我乖乖的走过去帮他捡起来,他像往常一样准备换拖鞋,我赶紧把他的拖鞋摆在他的脚下,蹲在地上想要给他解鞋带。

可他一看到我,脸色顿时就沉下来,那双黑亮的眼睛比墨色还要深。

第4章 我渴望上帝垂怜

他弯腰,抬手一把挥开我,“别碰我!脏死了!”他年轻的朝气蓬勃的汗水滚落在地板上,自己动手脱了鞋换上,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要往楼上走。

可我不能让他走,我蹲在那里直接从后面抱紧了他的大腿,小脸贴在他有力的腿弯处,软软的祈求。

“莫宁哥哥!你别赶我走好不好,我会做饭,我会洗衣服,我也能帮你打扫房间,只要你让我留下来,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谁是你哥!!恶心死了……”他恼羞成怒,侧眸想要把我踢开,白皙的侧脸上有一抹隐约的红,可我缺执拗的不肯松开他,我想他一定会心软,因为在我眼里他不是坏人。

对于我的死缠烂打,他忍无可忍,低头拎小鸡仔一样把我拎起来,然后打开大门直接把我扔了出去!

砰!

无情的关门声,他进门之前站在台阶上望着我:“从哪里来的就给我滚回哪里去!”

我被摔得差点断了气,站不起来也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是上帝想渲染气氛,还是真的那么巧,很久没下雨的广州,那天晚上居然下雨了。

雨夜里,我蜷缩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屋里的灯光,期盼着那扇门会忽然打开,把我放进去。

可偏偏一直到关灯,那扇门也没有再打开过,我觉得我被抛弃了,又一次的抛弃。绝望,痛苦,惶恐无助,各种负面悲观的情绪,都慢慢涌了上来。

我在心里暗暗地发誓,告诉自己,只要能保住现在的生活,只要可以住进温暖、舒适的房间,吃上美味的食物,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不知究竟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困,脑子也越来越沉,我甚至怀疑自己快死了。在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听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我觉得,我的那一夜,和她是那么的相似。

不过我觉得,我比那个小女孩幸运的多,至少,后来唐富贵回来了,虽然很晚,但至少回来了。

我想或许是上帝眷怜吧,平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夜不归宿的唐富贵,那一夜的下半夜,竟然微醺着回来了!

看见蜷缩在门口,已经瑟瑟发抖的我,唐富贵有些急了,他脱掉外套披在我的身上,对着我问:“告诉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唐莫宁呢?”

我有点委屈,我想诉苦,我想告诉他我是被赶出来的,被唐莫宁赶出来的,可我不敢。我其实还是知道自己是什么地位的,我知道他还不至于因为一个捡来的野丫头,去对自家孩子怎么样。

于是我选择了沉默,我瞪着眼睛,看着唐富贵,不开口,只是呜呜咽咽地哭着,把衣服裹的紧紧的。

多年以后,想起那时的我,我还是觉得有些可笑,虽然当时的我没想过示弱挑拨,可这行为,却已经在无声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了。

看我不说话,唐富贵拉着我的胳膊,走进屋里,一进去,就开始大声地嚷了起来。

“唐莫宁!你给老子滚出来!看看你做的好事!”

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似的,唐莫宁并没有真的睡觉,而是关了灯,在屋里等着。

唐富贵的话音未落,灯就亮了起来,接着唐莫宁冷冷的目光就进入了我的视线。

我觉得那眼神像是能杀人,冷冷地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

“我说过,有她没我!这是我家,我赶一个不喜欢的人离开,有什么错!”

不知道是为了遮盖自己的情绪,还是真的已经到了不想理我们的地步,说完这句,唐莫宁居然直接向着楼上走了过去。

“唐莫宁你给老子站住!”

唐富贵在酒精的刺激下,情绪似乎不大稳定,看着唐莫宁要离开,声音都显得有些歇斯底里了。

或许是辛苦和陆沉他们给我留下的记忆在影响我,听见唐富贵的吼叫,我整个人再次陷入的惶恐。

可对面,还在继续走向房间的唐莫宁却毫不在意,他忽然站住,背对着唐富贵说:“我能丢她出去一次,就能第二次。你能不能次次捡回来,就不知道了!”

像是为了挑衅,说完了,他再次向着房间迈出步子,这一次直到关门,也没有片刻停留,可他那句话,却像是魔咒一样,镌刻在了我的心里,和恐惧一起挥之不去。

流萤岁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流萤岁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第019章酒壮怂人胆洗浴间挂着一件崭新的浴袍,正红色的上等丝绸,团花簇拥,跟叶擎的那件黑色浴袍款式相近,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东西。他从不沉迷时下的时尚,总是偏爱这种耐看精美的中国风,品味很独特。柔软的丝绸披上身,质感微凉,昨晚的限制级画面历历在目,她不由得打了个颤栗。但毕竟是学心理学的,她很快调整心态,镇定自如地走入了卧室。水晶茶几上有一对高脚杯,叶擎倾倒着红酒,缓缓摇晃着透明酒杯。身上的黑色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

  • 小说妖妃有毒:王爷请自重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妖妃有毒:王爷请自重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妖妃有毒:王爷请自重第十九章:王爷,来啊!快活啊!船家上了酒菜,江荆浩无心与菜色上,他频频往外看去,那一艘停在湖面上的庞大画舫,一想到一万两银两就此没了,他的心在滴血。他好几次看向洛向萱,想想如何从一万两中扣一点下来。毕竟他们并未坐多久。奈何洛向萱无动于衷,拉着冯如雪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就算如此,她手中的酒杯,杯中酒见底甚快。一旁的倩儿反倒是热情为洛向萱倒酒。这酒醇厚,酒烈,也许并不是上等好酒,可喝多了却仿佛上瘾一般。古御礼平淡的看了

  • 小说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闪婚强爱:霍少的心尖宠妻第19章半路夫妻一出门,门口就躺着一具‘尸体’。苏婉吓得一动都不敢动,惊叫一声就往后退去,文舒雅还在厨房呢,就冲了出来,“这……”“妈,你看看这人活着还是死了?”文舒雅看这身影越看越熟悉,眉头不由越皱越深,最后一拍大腿,“小婉,这,这不是斯城吗……你这孩子连人都认不出?”苏婉一听。面上不由有些尴尬。她和冷斯城本来就是半路夫妻。相处的时间又不长,而且大多都是晚上关了灯后进行某项运动才会亲密接触……“哦。”她用脚尖

  • 小说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第十九章狭路相逢狗男女“顾锦昕,你要不要嫁给我,跟我结婚?”“所以……你现在考虑的如何?要不要和我结婚?”要不要嫁给我?要不要和我结婚?结婚。嫁给我。结婚……嫁给我……“啊——”顾锦昕生生从自己的梦里吓醒过来。床畔的闹钟此时嘀嘀嘀地指向数字三,窗外的天空还披着一层浓墨,厚重的模糊了远方,令人看不真切,只能依稀分辨出几个大致的轮廓。现在才凌晨的三点多。她伸手虚虚的拂去额际的汗渍,掀开被子坐起来,拿过一旁的水杯一饮

  • 小说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第19章冰棺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莫名的有些感动。不管这个男鬼想要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在此之前,他为我所做的一切真的让我有些动心了。我想我是疯了。我发现在这个冰棺里面,我居然可以呼吸,可以活动。轻轻地动了一下,萧子墨却微微皱眉。“你想死?”他的声音多了一丝温怒。我连忙停止了动作,有些委屈的说:“这里很窄,我躺着不舒服。”“你想要怎么舒服?这棺材本来就是单人棺,要不是你长得还不胖,你以为我乐意和你挤?”被他这么一说,我

  • 小说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第十九章奇葩兄妹洛水镇是和阳县最大的镇子,和县城里也近,所以洛水镇也还算繁华。此时,镇子里多是起早来赶集的人,所以十分热闹嘈杂。赶车的老爹将车停好了以后,几个人便下了车。他坐在牛车上抽着旱烟休息,悠闲的等待着这些人回来。因为卖的东西不同,红雪姐妹也只能和孙菊青分道扬镳,不过两人约定在一个茶棚会合。红雪几步跟上陈鹏飞,问道:“你平常的猎物都卖给谁的?”陈鹏飞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伸手道:“我帮你带过去,一会把钱给你。”“

  • 小说山里汉宠妻有道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山里汉宠妻有道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山里汉宠妻有道第十九章:老人很不错既然老人都那么说了,罗玲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好的奶奶,明天早些时候我就过来。”罗玲低着头,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乖顺。虽然胡氏总感觉这个孙女有些不一样了,不过仔细看看,人还是那个人,还是那么的木讷、害羞。可能是她的错觉吧。胡氏心里想着,又道:“晚饭就在爷奶这里吃,一会儿让你大生哥送你回去。”孙女自己不争气,她这个做奶奶的也没有多少法子。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就是把玲子嫁出去了,至于她那个爹娘,还是不要指望了。

  • 小说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19.玩套路,谁不会童熙不耐烦的抬起手腕,盯了一眼手表。已经八点,公司主要几个部门的经理还未到场。长桌首位是总裁席,空空如也。视线掠过座位前名牌上鎏金的“总裁”二字,童熙双眸危险的轻眯,浮现一层势在必得的决绝。一直到十点半,陆川才姗姗来迟。四五个穿着干练的助理和秘书簇拥着他进来,陆川低着头,皱眉倾听着身旁那位助理对他汇报今日工作的流程。一抬眼,瞧见童熙站在门边。他立即抬手,示意秘书闭嘴。童熙就站在距离他一米开外

  • 小说暖暧缠情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暖暧缠情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暖暧缠情第19章您瞅着般配吗话筒中,无声几秒,阮凝开口了,声音柔软。“苏队长,早饭吃了吗?”“吃了。”“吃的什么?”“……”苏峥抽了口烟,眉心轻蹙,声音冷硬,“你问这干嘛?”阮凝搅着粥,嘴角带着笑。“问问呗。”苏峥正坐在车里,夹着烟的手肘拄在车窗上,抬眼就能看到阮凝住的那幢楼。“你有事没?”苏峥弹弹烟灰,态度很抵触。阮凝小口抿了勺粥,漫不经心。“没事啊。”“没事就挂了。”“有事。”“什么事?”“你早饭吃的什么?”‘啧’苏峥皱眉,“你到底有没有正经事?

  • 小说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第19章他在沐浴!男子道:“请姑娘上马车,随我走一趟。”“好吧。”君离苏应着,转过头朝银杏道,“你先回府去,若是有人问你我在何处,你就推说不知道。”银杏望着马车上那男子冷酷的神色,面上隐隐浮现担忧,“三小姐,你要去见谁?”“没事的,不必担心,见一位朋友,你先回吧。”君离苏说着,便转身上了马车。……马车一路驶到了齐王府外,君离苏下了马车,抬眼望着眼前王府的牌匾,微微一怔。王府。变态睡美男竟是个王爷?她很快回过了神,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