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我死后的事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9:12: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我死后的事
章一 死亡仅仅是开始
  我叫陈俊,我死了,不过也可以说我还活着。无删节我死后的事免费阅读全文   我不是在说胡话,我也情愿我现在是在发疯,不过这一切都是真的,真实的让我战栗,让我恐惧。   此时的我正在参加追悼会,我自己的追悼会。   这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三天前的晚上,我跟我的好朋友高鹏喝酒,因为我要结婚了,比较高兴,虽然筹备婚礼挺累的,不过高鹏找我喝酒,我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对了,高鹏还是我的伴郎。   我们找了个小饭店,喝了不少,从那里离开之前,我是已经醉了,之后我的记忆便断了。   等到我醒过来,已经是一天之后了,我惊讶的发现,我变成了高鹏,而陈俊在一天前死了,因为饮酒过度急性心肌梗塞而死。   我一下子迷茫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到底算是什么事情。   我死了,我变成了高鹏,这是小说中才会出现的事情好不好。163女人网   不过我的追悼会还是要去的,不管是作为陈俊还是高鹏,我都有非到不可的理由。   看着我自己的黑白照片,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才二十五岁啊。   灵堂里弥漫着淡淡的忧伤,很安静,这是对死者的尊重,不过有个老太太特别的悲伤,她是我的母亲。   我心里跟针扎一样,我是单亲家庭,我走了,我不敢想象我母亲会怎么生活下去。   我很想告诉她我还活着,不过我现在怕吓到她,暂缓几天吧,我这样跟自己说。   站在老太太旁边的是一个年轻女人,她长得很漂亮,眼眶红红的,她是苏苏,我的未婚妻,我的死对她的打击一定也很大吧,想想,没有几天,她便是我的妻子了,好生活刚刚要开始,便戛然而止,这便是命吧。   苏苏是一个极好的女人,我很幸运遇到了她,她不仅仅长得漂亮,性格也很好,温柔贤惠。推荐163nvren.com   看到这两个人,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们是为我而悲伤,可是我却无能为力。   不一会老太太向我走了过来。   “阿姨,你节哀!”我缓缓的说道,这一句话没有几个字,可是让我说得分外艰难。   “高鹏,阿姨过来想说,阿姨并没有怪你。”   我知道我母亲说的是什么,我死的那天晚上,我回家之后又自己喝了一瓶白酒,虽然我对此一点印象也没有,但是我知道,大概就是这一瓶白酒要了我的命,可是,我不是嗜酒如命的人,为什么本来已经醉了,回去后还喝了一瓶酒呢,我实在想不通。   不过,看到我母亲憔悴的样子,我的眼泪不断线的往下落,大家都在看我,可是在场的谁能够想到,他们所哀悼那个人正站在眼前他们的眼前,多么有趣的一件事情啊,可惜只有我知道。无删节我死后的事免费阅读全文   我越哭越大声,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哭得这样失控,大概是看到老人悲痛欲绝的样子,我心里也拧着劲儿的难受。   我一哭,站在我面前的我妈也受不了,她也跟着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好孩子,别哭了,咱们喜丧,不行哭!”   我自觉失态,擦了擦眼泪。   追悼会结束,接下来是酒席,我没有去,我怕我自己再一次失控。   我坐在沙发上,这里是高鹏的家,我来过许多次,不过这一次来却让我觉得很陌生,平时来还好,现在来却是当成自己以后的安身之所,感觉是不一样的。   从冰箱里找出来啤酒,我一个人喝了起来,我很想喝酒来麻醉自己,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喝都喝不醉,我又找出来两瓶白酒,可是灌下去之后还是很清醒,按理来说,我早就应该醉了。   对了,我现在的身体不是陈俊,而是高鹏,高鹏的酒量很好,从来没有见过他喝醉,我就不行了,喝这种混酒,肯定早就醉得找不到北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大门传来了响声,我一下子警觉起来,有人?   这时,天已经黑了,我小心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尽量不发出来声响,不过我的心跳得厉害。来自163nvren.com   刚刚走到门口,我还没来得及看猫眼,门便被打开了。   谁会有高鹏家的钥匙?   据我所知,高鹏是孤儿,没有父母和亲戚,他也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如果有的话,我应该知道,他有什么事情都会跟我说。   谜底很快便展示在了我眼前。   借着楼梯间的灯光我看清楚了来人。   我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个人。   来的人竟然是苏苏,我的女朋友,我的新娘,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看到她,我的心里一阵阵的抽搐,我感觉我似乎要接触到了一个真相,而这个真相会将我伤得很彻底。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我一动不动,苏苏却进来了,眯着眼睛笑着说你怎么不开灯啊!   随后,苏苏娴熟的关上了门,房间又恢复了黑暗。   我的心越发的慌乱起来,因为我感觉苏苏她在缓缓的靠近我,抱住了我,嘴唇印在了我的嘴唇上,持续三秒钟。   那嘴唇的触感依旧,还是那么软,不过我的心却陡然发冷起来。   “高鹏!我想你了!”   苏苏如是说。   我很想控制自己,但是我的身体还是不可抑制的发抖,虽然我面无表情,但是心却已经千疮百孔,我的心在滴血。   我没有想到,我的准新娘跟我的好朋友背着我好上了。   如果我真的死了该多好,我就不用知道这残酷的事实了。   他们好上了多久?背着我有多久?他们有多少次在这里约会?   这些问题困扰着我,好像万千蚂蚁在撕咬着我的身体。   我轻轻推开了苏苏,转过了身子,打开了灯。   “高鹏,怎么了啊!”苏苏问道。   我开了口,喉咙却好像被灼烧了一样,火辣辣的疼,我声音变得沙哑,“没事,刚刚喝了点酒。”   苏苏看了看桌子,上面摆着一排酒瓶,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都说了让你少喝酒,你怎么还喝这么多,你看你,身体抖得那么厉害。”   我的心在滴血,苏苏啊,你可知道,我抖得那么厉害并不是因为喝酒的原因,而是你背叛了我啊!   我没说话,静静的看着苏苏,我想我的眼神一定很冰冷。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我现在的真实写照。   虽然心里还有不甘,很想问问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为什么,可是一切在想到我是个死人之后便烟消云散了。   我只是个死人那,还争什么呢。   看我没说话,苏苏叹了一口气,说:“算了,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饭。”   苏苏放下了包,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冰箱前面,打开了冰箱,她叹气道:“高鹏,你怎么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呢,我几天没来,你一点东西都不买,天天吃外边的东西多不卫生啊!”   一句话,又让我心里多根刺。   一直以来,都是我给苏苏做饭,因为我觉得她下嫁于我,是我莫大的幸运,我对苏苏是极为宠爱的,没想到在高鹏这里,反过来了。   我好想大声的笑一笑,什么朋友,什么爱人,都他妈的是狗屎啊!   极端的情绪之下是极端的冷静,纵然我内心如火,不过脸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苏苏麻利的去了楼下买了菜,然后她上楼做起饭来,不过做饭的时候她抱怨我的态度为什么这样冷淡,我很想从苏苏的口里知道,她和高鹏的过往,可是我说不出话来。   菜的味道很好,可是我如同嚼蜡,吃了几口,我便放下了筷子。   苏苏没说什么收拾起来。   忙完之后,她妖娆的扭动着蜂腰,缠在我的身上,把我弄上了床。   我心如刀割,对比之前,她要热情多得多,作为陈俊时候的我要求着她才行,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主动的。   我此时思绪乱如麻,不过在苏苏的挑逗之下,我们开始了,苏苏放得很开,大概是出于报复的心理,我很用力,看着苏苏在我身下叫喊,我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我没有丝毫一丝一毫的快感,有的只是愤怒,我的手卡在苏苏的脖子上,我想,要不要稍微使点劲儿。   可是,我没有。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杀死这个背叛我的女人,虽然我心中恨意滔天,但是毕竟这个女人我爱过。   完事之后,苏苏趴在我身上,腻声说道你真棒!   我望着天花板,没说话。   我是这天底下最傻的人,我的未婚妻和好朋友搞在一起,我竟然死后才知道。   苏苏的手指头在我身上画着圈圈,她说高鹏你知道吗?我今天才发现你是个演员,你今天哭得把我都吓一跳,如果不知道的人真以为你多悲伤呢。   我低头看向怀里的尤物,苏苏看了我一眼,惊讶说高鹏你今天哭不会是真的吧。   我依旧没有说话,然后苏苏说了一句让我全身战栗的话。   高鹏,你不会忘了吧,是你杀了陈俊啊!
章二 蛇蝎女人
  高鹏杀了我?   我的心仿佛被匕首插了一刀,真他妈的痛,痛得我身子弓了起来。   苏苏在一旁问我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脑袋里面想的都是高鹏为什么杀我,高鹏怎么杀了我这些问题。   这种感觉说实话糟透了,被人背叛的滋味太不好受了,尤其是被这个世界上我最亲密的两个人背叛。   但是,我想不明白高鹏为什么要杀我,我自认为我对待朋友掏心掏肺,足够真诚,高鹏到底为了什么?难道他想把苏苏从我身边带走,带走就带走要我的命干什么。   我想不通!   “高鹏,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怎么了,我感觉你不对劲儿。”   苏苏在我耳边说,喷出来的热气弄得我痒痒的,这本来是增加情趣的一件事情,不过现在却让我感觉很心寒。   我转了个身,我说我没事。   苏苏又缠上了我,她腻声道,高鹏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还是说杀了陈俊让你很不安呢。   我斟酌了一下,我跟苏苏说我心里是有点不舒服,毕竟陈俊是我的朋友。   事实上,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情,高鹏跟我相处的时候我能感觉他真心当我是哥们来的,是他演得太像?还是我太傻?   苏苏说高鹏你别心里不舒服啊,你要不舒服我就舒服不了了,别忘了,咱们图得是什么。   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咱俩图得是什么?   苏苏一下子坐了起来,我也跟着坐了起来。   苏苏看着我,她的脸一下子变得很恐怖,她缓缓说道,高鹏你是跟我在这儿装傻呢,你还是故意的,我告诉你,没有你我自己也可以,新房的名字是我的。   原来图得是家产。   我心里面泛起来苦涩。   高鹏,我在你眼里只是一个生财的渠道而已吗?   苏苏看我没说话,靠了过来。   “高鹏,你怎么这么不对劲儿,你难道忘了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了吗?你要现在退出的话,我们损失就大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那天跟陈俊喝完酒之后,我有一些事情就想不起来了。”   苏苏一下子尖叫起来,她说高鹏你别告诉我你也喝了那酒。   我看着苏苏,问道那酒怎么了。   苏苏说完了完了,你一定是喝那个酒了。   我一下子抓住苏苏的头,她那完美又精致的脸蛋一直是我的最爱,可是现在,我只想知道真相。   “那酒怎么了?”   我的声音连我自己听到也感觉可怕,大概苏苏的注意力都放在我喝了那酒上,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况且我也不知道高鹏私底下是什么样的人,没准很冷酷呢。   苏苏告诉我,那酒是高鹏特意弄来的,可以伪造成心肌梗塞,但是要喝够量,喝少的话没有效果,但是会有一些副作用。   比如我失忆的说法,苏苏就很相信。   我说那天晚上高鹏怎么一个劲儿的灌我,还说什么今天高兴,我当时还以为好兄弟因为我马上结婚所以替我高兴,没想到他是在要我的命。   我放开了苏苏,颓然的坐在了床上。   我大概知道了事件的过程,高鹏和苏苏怎么可以这样残酷,我死死的盯着苏苏,我想杀了她。   从小到大,我不是一个出色的人。   但是所有人都说我老实,善良。   不过,这样的我,现在想杀人,反正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我的双手颤抖起来,我想掐住苏苏的脖子,我想看她睁着她那漂亮的大眼睛绝望的看着我,我想深入她的身体却不给她呼吸的权利,我想看到她这朵鲜艳的花在我手里面凋零。   不是我残忍,只是他们太过分了。   苏苏惊悚的看着我,难道说她感觉到了我身上散发出来无以伦比的杀意了?   “高鹏,你答应过你要娶我的。”   苏苏挺着胸膛说。   她不说这个还好,说了这个我更想掐死她,她这个婊子,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苏苏继续说:“还有高鹏,你忘啦,新房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你要接近陈俊他妈,她妈孤苦伶仃一个人,陈俊是她无法割舍的一块肉,你只要接近她,关心她,将她当母亲一样对待,我们就成功了,到时候我会说咱们两个自由恋爱,陈俊的当儿子的义务我们来履行,陈俊那个窝囊废没什么本事,他妈手里倒有不少钱,只要我们乖巧,这些不全都是我们的,还有,你想想看,他妈还能活几年,等我们生个宝宝,喊她奶奶,她还不是心甘情愿把财产都给咱们。”   我承认,我从来没有了解过苏苏,亏我一直觉得她温柔可人,原来她内心如此的歹毒,并且她想得很对,我妈很悲痛,如果这个时候高鹏和苏苏有意为之,我妈肯定会中了圈套,如果再有了下一代,我妈一定会按照苏苏预料的那样,倾尽所有。   苏苏嘿嘿的笑了,她贴了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高鹏,还有一件事情我没跟你说,我怀孕了,是你的,不过,我可以说是陈俊的,这样的话,陈俊他妈更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   我已经被苏苏这个女人折服。   只不过之前,她是用她的美丽,她的温柔,而现在,她是用她隐藏极深的歹毒。   我恨不得现在就杀死她。   但我动不了手。   我不想进监狱,我更不想我妈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我要陪着她,照顾她,所以苏苏现在还不能死,起码不能死在这里,死在我的床上。   还有,那新房苏苏要还回来,那是我的。   我冷静了下来。   苏苏问我,高鹏,你是不是生气啦,原谅我一直没有跟你说。   我说,你怀上陈俊的孩子不是更好,DNA也一致。   苏苏轻笑了一声,她说我才不想给那个废物生孩子呢,一点情趣都没有,我只想给你生,高鹏。   苏苏说完还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这只能让我更加恶心。   我轻轻的推开了她,说道:“好了,不早了,睡吧!”   苏苏点了点头,躺了下来,她悠悠的说道:“晚安,不过高鹏,别忘了我们的计划,我虽然我很爱你。”   苏苏说完,房间内安静下来。   我听着苏苏的均匀的呼吸声,无法入睡。   我想,谁能够笃定的说,睡在身边的那个人就是熟悉的那个人。   我就不敢。   比如睡在我身边的苏苏,我从来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一个人,而睡在苏苏旁边的我,也不是苏苏熟知的高鹏。   一晚上我几乎没有睡,等到快天亮的时候我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苏苏起来买回来早饭,今天,苏苏要回去装作好儿媳,而我也要过去看看老人,这是商量好的计划。   苏苏为了避嫌,让我去晚一点,她先走了。   等她离开这个房子,我开始在高鹏的房子里寻找起来,高鹏的房子八十多平方米,两室一厅。   房间算干净,主要没有多少东西,我翻动高鹏的东西,抽屉里,衣柜中,我也不知道我在找什么东西,我只是觉得,高鹏如果要杀我,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准备吧,或许会在这个房间内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比如酒里面的药是哪里来的?   找了二个多小时,我一无所获,然后我又打开了电脑,查看高鹏电脑里面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高鹏清理过的关系,我也没有找到有用的讯息,我试着按照网上的方法,恢复硬盘数据,同样没有,我有一些挫败感,现在支撑我活下去的只有真相。   现在我已经清楚的知道,高鹏和苏苏谋杀了我,但是,为什么我会变成了高鹏呢,这个问题困扰着我。   看了看时间,我换好黑色西装走出了门。   下了楼,我想了想,买了一个果篮,然后回了家。   走到门口,我的心跳得极为厉害,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敲了门,苏苏给我开的,不过她此时的表情很淡然,就跟不认识我一样,难得的好演技。   进了屋,我看到了大厅里设了一个小灵堂,我的黑白照片摆在中央。   不知为什么,我的身体一阵阵的发冷。   母亲在屋里面躺着,听到我来了,她起来接待我,看着我的母亲我心里面一阵阵的怒意。   高鹏和苏苏,这两个人不光杀了我,还伤害了我的母亲,昨天,我母亲应该是最悲痛的时刻,可苏苏这个女人还跑去找高鹏求欢,她难道没有心吗?她难道做这些事情不怕报应吗?   我的拳头捏得紧紧的。   “高鹏,你来啦!”我母亲的眼里没有什么神采,她有气无力的说着,而苏苏站在一旁照看着她。   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说道:“阿姨,您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太悲伤了。”   我母亲点了点头,不过我知道我的话她没有听进去,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心情不是当事人很难体会的到。   我想了想,又说道:“阿姨,我跟陈俊是好朋友,您要不嫌弃的话,您就把我当你的儿子,我会好好孝敬你的。”   说完,我没法再压抑了,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往下掉。   我母亲拍着我,一个劲儿的说:“好孩子,别哭了,你也是有心了,不过,阿姨不好认你当干儿子,你有空来看看就行。”   我能感觉到,虽然我的母亲挺激动的,不过她对我还有所防备,我想她对我还是怨恨的,毕竟陈俊是跟高鹏喝酒死掉的。   接下来,一整天我都在陪我妈说话,老人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吃完了晚饭,我就告辞了,苏苏晚上陪着我母亲。   我觉得在苏苏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不会伤害到我母亲,我也就放心的离开了。   刚走下楼,我便收到了苏苏的短信。   “高鹏,演得不错。”   我心中一阵冷笑,我的感情是真的,那是我妈,苏苏,你才是演技不错呢。   走着走着,我感觉有些异样,为什么街道上没有人,路灯也一闪一闪的跟磕了药一样。   难道说有鬼?   不过我自己就算是鬼吧,怕什么。   就在我摇头苦笑的时候,我的面前跳出来一个人。   他指着我说:“何方妖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章三 道士
  我打量了一下来人,头发很乱,穿着一件破道袍,眼睛很有神,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   这大晚上的,哪个动物园跑出来的,我心里面烦躁没搭理他。   那道士打扮的人来劲了,他手指成剑,指着我怪叫道:“不理道爷我是吧,来,看招。”   说着,道士另外一只手伸进了他背着的破布包,掏出来什么东西,他手一扬,不知道什么东西噼里啪啦的打在我身上,还有点疼。   借着光线,我往地面上一看,在地上作响的好像是豆子,还有一股怪味,就是那种陈年的霉味。   “你有病吧!”我控制不住了,骂道。   道士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他嘴里面念念有词,我正准备离开,毕竟看他这样子不太正常,可是我没想到这道士一下子跳了过来,动作还很快,我几乎没有反应,他已经伸出了手,在我脑门上一拍,一张黄纸条贴在我脑门上了。   我能看见是因为那纸条在我脑门上随风飘荡。   那道士背手哈哈大笑道:“我这符箓材料上乘,用得笔法也是别具一格,一个附身孤魂还不是手到擒来,猖狂到你家道爷眼前,你真是有眼无珠啊!”   我一把抓下来脑门上的黄纸,那道士身子哆嗦起来,脸上露出惊呆之色,他指着我,嘴唇上下翻飞,可就是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你...你...你...”   我瞪了他一眼,我说:“你他妈的有病吧,我告诉你,你再这样的话,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那道士狐疑的看着我,然后他走过来,捏了捏我的脸,说道:“你是人?”   我一巴掌把他的手打掉,我没好气的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真是莫名其妙。   可是,他能看出来我是附身孤魂?   要不要问一问,我身上发生的稀奇事是怎么回事?   转念一想,我觉得算了,这家伙本事不知道怎么样,看起来神经不太正常,还是不跟他闲扯了,怎么跟我妈相认还有解决掉苏苏才是我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   看我要走,道士连忙拉住我,他说:“哥们,别着急走,刚才对不住啊,你给我的感觉不太一般,我还以为你被鬼魂附了身,所以唐突了,不过这事也不怨我,怨我师父。”   “怨你师父?”我下意识的问。   道士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啊,师父就是传道授业解惑,可是他专业不精,自己也是半吊子,所以也没教好我,让我没有认出来你是人。”   虽然道士态度挺诚恳的,不过我觉得他好像是在拐着弯的骂我。   我摆了摆手,说:“算了,都过去了。”   道士拉着我说:“不能就这样算了,这样吧,我请你喝酒,当做我赔礼道歉,如何?”   我挣脱了道士,我说:“不好!我要回去了。”   道士说:“别忙回啊,我是真的很有诚心的,你看我刚才又是扔豆子又是贴符箓的,我这心里着实过意不去啊,再说,你看着天多黑,遇到鬼怎么办,我虽然学艺不精,不过寻常的小鬼还是可以对付的,喝完酒我送你回家,保你平安。”   这道士还真是烦啊!   我说:“你平时话也这么多吗?”   道士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要不然我师父也不能把我赶下山来。”   我心说我要是你师父也把你赶下山。   道士没等我说话,接着又说:“但是我下山的原因主要是我和我师父的理念不合,我觉得我辈男儿应当快意恩仇,斩妖除魔,要搏出一个大的成就...”   我打断道士的话,我说:“我同意了。”   左右也没什么事情,跟他喝酒就喝酒吧,正好我想问问我自己身上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然我肯定不会直接问,而是旁敲侧击的问。   道士一挑大拇指,说道:“哥们,痛快...”   我说:“你别忙,我跟你走可以,不过有个要求。”   道士拍着胸脯说:“你说吧,别说一个要求,十个要求我也答应。”   我说:“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闭嘴!”   道士,“……”   找了一家小饭店,我和道士坐了下来,一路上他还真的没说话,不过他一直幽怨的望着我,用生动的表情表达他的不满。   我坐了下来说:“你可以说话了。”   道士呼出了一口气,说:“可憋死我了。”   说完,他看了看我说:“哥们,我少说话行不,别让我不说话。”   我点了点头,道士像变魔术一样倒上了酒,他给我推过来一杯,然后他举起了酒杯,说:“哥们,对不住啊!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我拿起了酒杯,抿了一小口,酒是最便宜的二锅头,可是喝起来怎么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说不上来的感觉,有些发酸。   我放下了酒杯,喊老板,“老板,你这是假酒吧,什么味啊,也差得太离谱了。”   老板挺胖的,呼哧呼哧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说:“等等,我尝尝,我这没有假酒啊!”   还没等老板过来,道士开了口,他说:“哥们,别喊了,不是假酒,真的,我敢以人头担保。”   随后道士转过身对老板说:“老板,没事了,你回去吧。”   老板转过了身,小声的嘀咕道:“真是的,我要是卖假酒,也不能让你们喝出来啊!”   老板卖不卖假酒,跟我关系不大,我发现道士不太对劲,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刚刚的嬉皮笑脸一下子不见了。   道士对我拱了拱手,正色道:“这位朋友,刚才真是对不住了。”   这是怎么了。   “刚刚在酒里面我下了东西,确定你不是那种东西,刚才试探你真的抱歉,希望你能谅解。”   原来如此,听到道士的话,我懂了,还是不放心我所以下了药。   “那么,你给我下了什么药呢。”我缓缓说道。   对药我现在很敏感,高鹏就是给我下药害死了我。   道士说:“这药叫做鬼见愁,但是具体是什么东西你不会想要知道。”   得,一听这名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么,我喝了没有什么副作用吧。”   道士笑了笑,说道:“当然没有,顶多拉个稀什么的,不伤身。”   说着,道士麻利的将酒杯里面的酒倒在了一个碗里,然后又重新倒了两杯酒。   “哥们,我诚心的说一声对不起。”道士将酒一口灌了下去。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只是单纯的想喝酒吧。”   道士笑了笑,说道:“被你看穿了。”   我说:“可是我要真的是一个死人的话,你怎么办?”   道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说道:“哥们,玩笑开大了,不带拿我寻开心的。”   我缓缓说道:“你没有看错,我说得是真的。”   我豁出去了,我准备把发生在我身上的奇怪事情告诉这个道士,他虽然话多,不过为人看起来颇有正气,他的第一感觉也很准,我确实不是活人。   当下,在道士全身戒备之下,我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道士不紧张了,他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一边点一边说:“我就说看你怎么这么奇怪呢,总有一种违和感,后到一起的就是跟初恋不一样。”   我说:“你说什么呢,能给我解释解释吗?”   道士说:“我是说你的魂,不是原装的,所以就算你的魂跟你朋友的身体结合的再完美,还是有一丝的不对劲儿,我果然天生奇才,这一丝的不对劲也让我把握到了。”   我问:“那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道士摇着头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从没遇见过你这种情况。”   我想了想,说道:“那我还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吗?”   道士说:“你死了有好几天了吧。”   我点了点头。   道士摇头说:“那晚了,你的身体已经损坏了,回不去了,就是一潭死水,你附身上去没准还伤你的魂。”   我低下头不说话。   那道士说:“哎,既然遇上了我就帮帮你,你附在这身体上并不是长久之策,虽然你跟身体的融合很好,但是时间久了,这具身体还是会丧失活力的,因为魂魄属阴,你没有阳气,说白了,你现在就是附着在尸体上,时间短还可以,时间长尸体会发臭腐烂,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我有几个养鬼的朋友,你会得到很好的照顾。”   我摇了摇头,说:“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些,我只想知道我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道士点了点头,说:“可以理解,这样吧,我帮你一把,招你朋友的魂,你当面问问清楚就知道怎么一回事情了。”
章四 招魂
  招魂这件事情听起来挺靠谱的,我当下狂点头,道士看了看时间,喊来老板结了账,结果他兜里面的钱不够。   他不好意思的笑着,告诉我,他从山上跑下来很匆忙,兜里面没有多少钱,本来他是想找个冤大头说说风水赚点钱的,结果没想到碰到了我。   没办法,我掏了钱,小饭店的消费也不高,我们两个人四盘菜一瓶酒也就一张毛爷爷。   不过出了饭店,道士又管我要了五百,说是材料费,他说他用得都是好东西,所以比较贵,并且帮我招魂,不能他往里面搭钱。   对此我持有怀疑态度,他往我身上扔得黄豆一看就是过期食品,那一股子霉味,现在还萦绕在鼻子前呢。   结果道士偏说那黄豆可大有来头,越老越陈的越好,就跟酒一样,年份越久越好喝越醇香。   反正道士是专业人士,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也不懂。   我现在真的是没办法,但凡我要有点办法,我才不找这个道士呢,他看起来实在不靠谱。   在路上,我们交换了姓名和电话,道士告诉我他叫做林彬,我说我叫高鹏。   没办法,我现在只能是高鹏。   林彬太能说了,他一边走一边告诉我,我现在不算是人,最好白天别出来,伤我的身,还有尽量减少跟人的接触,尤其是我母亲,老太太身体不好,加上悲伤过度,我在她旁边,更容易让她生病。   林彬这个说得煞有其事,我觉得也靠谱,我现在应该不算人,过多接触活人,或许真的产生不太好的后果。   我想了想,问林彬,如果跟人亲密接触呢。   林彬看着我,表情很严肃,他说,高鹏,你跟人亲密接触到何种程度。   我尴尬了一下,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那天晚上,一方面苏苏很主动,另外一方面,我心里有气,对待苏苏很是疯狂,我没想到苏苏似乎有受虐倾向,没让她感觉到痛快,反而让她爽歪歪了,这样的话,我们接触的实在是够深入。   林彬说,男的女的?   我一下子急了,说,当然是女的了。   林彬指着我,恨铁不成钢的说,哥们啊,你怎么这么没有心呢,你都什么样了,还有心情跟人发生关系,你不知道你自己什么状况啊,你现在就指着这身体活着呢,本来这身体内的阳气就不多,你还浪费,你射出去的可都是纯阳啊,没有你这么败家的。   我不由得下意识的问,有这么夸张吗?   林彬说,可太有了,你没听说一滴精十滴血吗?还有你现在是这么一个状态,你这一炮打得好,得少活十几天。   我斟酌了一下,开口问道,林彬,你跟我说实话,我还能活多久。   林彬思考了一下,说,高鹏,从你给我的讯息,再结合我的经验,你这具身体最多也就半个月,现在的话,也就再活几天而已了。   听到林彬的话,我心里不太好受,其实我不是怕死,已经死过一回了,我还有啥怕的,我是怕我母亲以后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没有人照顾,终日以泪洗面,我这个当儿子心里自然不舒服。   况且,还有一个苏苏在我母亲身边,想着分薄我母亲的财产,看来,对付苏苏要加快了,我不能在我母亲身边留下这样一个蛇蝎女人。   林彬拍了怕我说:“虽然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我不想骗你,还有,跟你发生关系的那个女人,让她这几天多多注意身体,女人本来就属阴,阳气不足,与你发生关系,阴邪入体,伤身啊!”   我听到之后,心里一阵狂跳,“那她会死吗?”   林彬回答说:“一次的话估计不会,多次的话肯定会,就算不死,也会对身体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   这样说来,我可以用这个方法铲除苏苏,不过,苏苏肚子里还有个孩子,这让我有些坐蜡,但是谁知道苏苏说得是真是假。   林彬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说:“高鹏,跟你发生关系的那个女人,不会就是你的未婚妻吧,你不会是想要用这种方法杀了她吧,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这是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冷笑了一声,我感觉我的身体都跟着颤抖了,我说:“她和高鹏联合起来害我就不伤天害理了?她算计我妈就不伤天害理了?”   林彬说:“哥们,我懂你的心情,但是你应该听过那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你看,高鹏要害你,结果把自己也拉进去了,你那个未婚妻也好不了。”   我不为所动,依旧森然笑道:“那我妈呢,我妈从来没有害过人,相反还常做好事,她是善人,为什么没有好报,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死了,还有人惦记着她的财产,她的善报在哪里?你来告诉我!”   我很愤怒,几乎是吼出来的,还好街上的人少,没人听到我和林彬的对话。   林彬摆了摆手,说:“哥们,你情绪太激动了,我不跟你说,不过你要想想,你怎么报复啊,你是用自己的命来报复,别多说,你在多一次跟那个女人发生关系,你就玩完了,这样你甘心吗?”   林彬说得有道理,我肯定不甘心,没弄死苏苏我先死了,这是我不能忍受的。   我看了看林彬,虽然他看起来脏兮兮的,不过我现在挺信任他的,因为从他的话中,我感觉到了淡淡的关心。   我说:“林彬,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傻的,我死了不要紧,但我觉得不会让那个女人好过的。”   林彬叹了一口气,说:“孽缘啊,走吧,咱们去招魂去,死也要死的明白。”   招魂的东西林彬都带着呢,他带着我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小桥旁边,他说这样的地方能够增加成功率。   我啥都不懂,在旁边观看林彬这个专业人士忙活,他拿出来不少东西,有符箓还有烛台,忙活一番之后,在隐晦未明的烛光之下,林彬脚踏奇怪步伐,嘴里嘀嘀咕咕起来,在他手里还有一柄木剑,看他神神叨叨的样子,还真是把我震住了。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变化。   连风也小了很多,虽然林彬嘀咕的声音在夜晚里有些吓人,不过仅此而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变。   我的神经绷得很紧,我在考虑我见到高鹏我应该说什么,质问他为什么杀了我?还是睡了我的未婚妻?   不管哪一个问题都让我心如刀割。   不过最重要的是我想知道,我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人不鬼的样子。   二十分钟过去了,林彬依旧没有招来魂,我明显的看到林彬满头都是汗,脸上的表情也不那么淡定,有些着急,他那道袍也出现了大片的汗渍。   我也跟着着急起来,因为我没有想到会遇到现在这种状况,最开始林彬说得很轻松,所以我觉得招魂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应该不太难,没想到现在难产了,亏我刚才紧张半天,一直想该如何跟高鹏交流。   毕竟,如果他出现他会以鬼魂的形态,我还没有跟鬼魂打过交道。   但是现在这样看来,我想得太多了。   林彬持续了三十分钟之后,终于停了下来,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尴尬。   “哥们,抱歉,对不住啊,露怯了,魂我没有给你招来。”   说实话,我当时挺失望的,招来高鹏的话,没准我便能知道真相了,而这个真相对我十分的重要,毕竟按照林彬的说法,我没有几天日子了。   我轻轻摇了摇头,微微一笑,说道:“没事!”   林彬收拾起东西来,很快他就收拾好了,然后他来到我面前,把刚刚那五百元钱掏了出来。   我看了他一眼,我说:“你什么意思啊!”   林彬说:“哥们,我刚才没成功,我不能占你便宜,这钱还你。”   我摆了摆手,说:“钱你收下吧,你这材料也用了,不能让你吃亏。”   林彬把钱往我手里面塞,他说:“没招来魂我怎么能让你掏钱呢。”   我没接,我说:“林彬,你就别跟我争了,也不多,这个时候也就你能帮我了,这是你应该拿的,还有我没几天活的了,留着钱也没有什么用。”   提到钱,我想起来,高鹏的钱包里没有银行卡,只有一张身份证,不过这小子现金不少,有两万元的现金放在家里的柜子里。   林彬正色道:“这怎么好意思!”   我说:“你收着吧。”   林彬叹了一口气,他说:“你就不怕我骗你?”   我说:“我相信你。”   林彬对着我点了点头,说道:“哥们,你这事我管定了,我联系联系我师父,看看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说行,反正也留下了电话。   本来我打算让林彬跟我回去住的,不过看林彬也没那个意思,况且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过多的跟人接触,所以我也没说,便跟林彬分开了。   结果没想到回家后出事了。

我死后的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死后的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情深不相忘第15章鳄鱼的眼泪“还没离婚呢,就急着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夏遇早知道你这么饥、渴,平时我怎么也得多喂饱你啊,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免得现在你像是没见过男人似的,让人嗤笑。”贺铭恩的声音,像是一道闪电,迅猛的朝她劈了过来。夏遇手忙脚乱的推开林子衡,低着头不去看他,林子衡站了起来,长腿向前一迈,挡在两人面前,“既然你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你也没有必要再对夏夏冷嘲热讽,你不懂得的珍惜的人,自然会有人珍惜。”贺铭恩墨色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十五章我要在婚礼那天惊艳全场。周晴仍然高傲得像一只孔雀。蓝小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目光有些漫不经心,手却已经悄悄握成了拳头,指甲扎入掌心。“周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她尽力地克制着语气,神色平淡地问。周晴摘掉墨镜,高高在上地看向蓝小暖,“听说你是杜嘉班纳的首席设计师?”“只是合作关系而已。”蓝小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要结婚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找你当然是希望你能够帮我设计一款婚纱,我要在婚礼那天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田野爱情生活第十五章柴刀大侠黄羿也知道,如果他不能解决这个麻烦,可能会失去紫玫瑰这个大金主。他精神力急速运转,在想对策。正如紫玫瑰所说,报警确实没用,黄金豪能在镇上混得开,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关系?打架?村民们是不可能打的,先不说他们有没有这个胆量,打架之后造成的伤亡怎么办?所以黄羿是不可能让村民们帮他的。而且,黄金豪这种人就如狗皮膏药,你惹了他,他就会黏上你,给你和家人造成严重困扰,村民们不可能为了黄羿冒这个险。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逆凰医妃惊天下015赌命“别碰我。”凤轻尘冷眼扫向朝她走来的官差,在官差呆愣间,自己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有丝毫的恼羞,很平静的后退一步与苏文清平视:“苏公子,你这一摔我记下了。现在给我安静一点,我说了我要救人。”医者的立场与原则,让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那孩子,明明活着,却被仵作给分尸了。见死不救,也等同于杀人!她做不到!“你说什么?我弟弟真没死,你真能救他?”苏文清愣在当场,看着凤轻尘那清亮的双眼,一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混世神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混世神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混世神医第15章什么狗屁理论“你……你别过来!别过来!”光头强此时已经成了霜打的茄子,哪里有半分方才嚣张的样子。他真的是欲哭无泪,这小子还是人吗?他兄弟六个人啊!再怎么说也都是练过的,还人手一把家伙,竟然硬被这小子拿一双拖鞋给撂倒了!“哟,刚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萎了?”顾北双手环抱于胸,眼神戏虐。“噗通。”光头强双腿一软就跪在地上,再也绷不住,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呜!好汉饶命,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该死!我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超级强兵当奶爸》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超级强兵当奶爸第十五章:间接暧昧关了灯,躺在床上,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安静了,楚静瑶却如何也睡不着,除了宝贝儿子之外,她的床上可从来没躺过第二个男人。现在,这个男人和儿子一起响起了轻鼾,儿子在梦中呢喃的叫了一声爸爸,然后趴在了他的怀里,他也像一个父亲一样,轻轻的揽过了孩子……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和远处灯塔的光亮,楚静瑶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心里一阵难言的情绪,有对儿子的愧疚,也有被感动的成分。夜,越来越深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兵王卸甲》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兵王卸甲第15章手感还不错晚上七点钟,金色酒吧开始营业,陆陆续续有人涌进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随之响起。呆在酒吧内一个下午,如今酒吧开始营业,叶云曼有事要忙没空陪秦渊,酒吧的奢靡吵闹环境让他感觉十分不适应,秦渊顿时感觉索然无趣,于是没跟叶云曼打招呼就独自离开酒吧。夏城的夜晚处处灯火通明,相比于白天有另一番独特魅力,秦渊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如今夏城的变化让他感觉十分陌生,曾经熟悉的地方几乎看不到一处,快节奏的发展俨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放弃爱情放弃你第15章后悔“黎川,黎川?”秦若水看着发呆的江黎川连唤了几声,见江黎川终于回过神歉意道,“是不是最近陪我太累了?”“其实我没事的,我感觉过段时间我就可以出院了。”江黎川看着眼前渐渐恢复生气的秦若水脑中不自觉的想起同样在病床上的秦若欢,一个生气满满一个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么多天都没开口说一句话,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黎川?”秦若水见江黎川又开始走神心下疑惑,这些天江黎川虽然天天都来看她但总是在走神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你的心深不见底第15章如果她死了,他也就不活了雨依然很大,但即使透过厚重朦胧的层层雨雾,贺景行依然看到有鲜红的血,从那辆侧翻着的车子里流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万箭齐发,一瞬间,就扎的千疮百孔!他疯了似的跑过去,看到那几乎被撞成了废铁的车,血已经和着雨水一起往下水道的方向流了,他踩着那些血水冲到车边,就看到车里的叶苏和那个叫“远”的男人头上和身上都满是血,相对来说,叶苏的情况倒是稍微好一些。他忙跳上绿化带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愿此生不相逢第15章早知道结局沈云繁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只是一天不见,他的内心都用一种惶惶不安感,连子瑶回来的第一顿饭他都吃的心不在焉的。不好容易开车把子瑶送回家,他迫不及待的回到了那个他一直视为临时落脚的地方,只是漆黑的一片告诉他,那个女人没有回来。“你们在哪里?”沈云繁把语气放的轻缓了,然而那一股命令的语气还是挥之不去。“就不劳沈总你费心了,我和言言相谈甚欢正在吃晚茶,现下天色已经晚了,我会对言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