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驴友诡事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8:52: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驴友诡事

第一章 老槐树下的诡影
  以前我一直是一个无神论者,从来不相信有什么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以为这些个东西无非都是人们编造出来骗人的。无删节驴友诡事免费阅读全文但是自从我迷上了徒步和骑车锻炼,去了几次山区以后,我身边儿诡异的事儿就接连不断……   先讲讲我第一次遇见的诡异事儿。   那是在12年六月的一天,那是我刚刚参加我们这里的徒步俱乐部,就是一个驴友的组织,里面的人很杂,从十八岁的学生到五六十的老人都有。这一次是去市郊的一座土山,两天一夜就能来回,去的时候是徒步走过去,回来的时候俱乐部的老板会包车在山下等我们。   本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儿,但是我却没有想到会遇见那么恐怖的事儿……   因为去的人年龄不一样,所以在路上很快就拉开了距离,体力好的走在前面,后面的就是一些体力不怎么好的人。这次一共就去了八个人,但是走的却稀稀拉拉的。   前面领队和最后一个差有一里地了都,我刚刚参加俱乐部,身上还背着水袋帐篷,几十斤重,体力跟不上,所以就走在队伍的后面位置,好在带队的人是个老驴子,外号叫大熊,人也长的虎背熊腰的比较有经验,一路上不停的折回来帮落后的我们打气,还帮几个人背了点东西,减轻重量。   这样走走停停,原本到中午就能到山脚下的一个农家院,但是磨蹭到下午两点多才到,到了农家院以后,我们简单的吃了个饭,休整了一下就向山上进发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诡异的事情从这里开始……   山是野山,基本上是没有被开发过的,上山的路很是崎岖,基本上是靠大熊在前面带路才知道走那里,要说这大熊还真的是热心,一边儿前面开路,一边儿还要照顾后面的人,六月的天山里面还是很凉爽的,但是他的衣服早就被汗水给弄湿透了。   “熊哥,抽烟不……”走了一个多小时的野路,大熊找了个宽敞的地方,让我们大家休息了一下,我凑了过去,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盒黄鹤楼出来,递过去了一根。   大熊对我摆了摆手,“我不抽烟,一会儿你抽完烟把烟头放在地上弄灭了啊!别引起火灾啊!”我点了点头,他说的话很有道理,这荒山野岭的,要是有明火很容易就引起火灾的。   就在这时候,远处忽然间响起了一阵残烈的叫声,“啊……啊啊……”   我被吓了一跳,手上的烟头也掉落在了地上,熊哥立刻就站了起来,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了过去,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妈的,出门就遇见报丧的……操……”熊哥骂了一句,弯腰在地上捡起了一个小石头,狠狠的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面扔了过去。   这颗石头砸在了枝叶繁茂的一颗槐树上面,几片树叶从树上落了下来,树上响起了一阵翅膀扑棱的声响,几只乌鸦从树上飞了起来,一边儿叫着一边儿向远处飞了出去。   “都别在这儿休息了,赶紧走……”熊哥见乌鸦飞走了,立刻就对我们几个人吆喝道,听他的语气里面透露着一丝的不安。无删节驴友诡事免费阅读全文   领队实际上就是一个队伍的灵魂,要求经验必须丰富,对于山区的地形要熟悉,而且能处理一些突发的时间,不是谁不谁都能当领队的。   对于熊哥的话,他们应该都是跟熊哥出来过,所以熊哥一说这话,都立刻站起了身体,要出发了,我虽然心里面有些疑惑,但是也站了起来。   大槐树下面明显有一条被人踩出来的模糊小路,但是熊哥却没有带我们走这里,而是向上面走了十来米,他用手上的开山刀砍着荆棘,弄出了一条路出来,绕了一个小圈。   我有些奇怪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还要费事儿从远处开一条路出来,从哪里走过去不就行了吗?   虽然有些质疑,但是我没有说出来,安奈住了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很快就过了大槐树,我回头看了一眼,我心里面猛的一抽,身上也打了个寒战,因为我看见大槐树下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小孩,都两三岁的模样,其中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抱着树干正往上面爬,我这一回头正好和他对视在了一起,我当时感觉我的头皮都要炸了,身上顿时一身的鸡皮疙瘩。   眨了一眼,槐树下的小孩竟然消失了,我使劲儿的眨了几眼,小孩子真的消失了。   我前面说过,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于那些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我都是嗤之以鼻,感觉都是忽悠人的,根本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超自然现象,网上流传的那些个东西也都是人吓人的东西。版权163nvren.com   但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一幕却是那么的真实。   我安耐住了心里面的慌张,平复了一下的快速跳动的心脏,对自己说肯定是看花眼了,忽然间我感觉到肩膀上一凉,一只冰凉的手就攀在了我肩膀上面……   “我操……”这句脏话脱口而出,肩膀一甩想把这只冰凉的手就甩掉了。   回头这么一看,竟然是熊哥,“发什么楞呢!赶紧的,走了……”熊哥收回了他的手,对我说了一句,“赶紧跟上,别掉队,你对着地方不熟悉,落了单怎么办,我要对你们的安全负责的……”   我连忙点头,硬着头皮向前面已经走了很远的队伍跟了过去,我心里面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我不敢肯定刚才看到的是否是真实的,想着熊哥经验丰富,或许给他说说……   但是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熊哥就已经赶上了前面的队伍,一路小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带起路来了,我只好把这些疑问都放到肚子里面,想着等到大家休息的时候,我再问他,大师没有想到还没有到休息的时候,就出事儿了……   我说过,我是刚加入这俱乐部的,所以里面的人我都还不怎么熟悉,只是认识个脸儿,但是名字我都还不知道,走在最前面的是熊哥,领队,第二个是长着大胡子的人,第三个是个女人,身材很好,脸蛋也不错,刚才在农家院的时候,她还介绍过自己,但是我给忘记,第四个也是个女的,但是长的一般,但是身体很壮士,背的装备比我还多,但是健步如飞。   接下来就是俩小孩,好像是刚刚高考完,出来玩的,俩小孩的后面是一个六十来岁的大叔,一头的白发,手上拿着两个登山杖,精神很矍铄,最后一个就是我了。   往前面走了五六里的路,我基本就不行了,喘的厉害,平常我都是骑车出去,徒步这还是第一次,这比骑车消耗的体力大的多的多。骑车都是在公路上面,起码路边儿上有买水的,身上带的水随便喝,但是徒步就不行了,特别是走野路的,水要省着喝,因为荒山野岭的根本没有地方让你补充水。   要说这六月的天真的像书上说的那样,就是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天气预报上面说这几天我们这儿基本上都是晴天,但是就这一转眼的功夫,天竟然暗了下来,而且起风了……   我后背上早就被汗水给弄湿透了,这山风从衣服和登山包的缝隙里面吹了进去,爽的要命,我把快干衣掀开,让风彻底的灌进了我的衣服里面,那一种贴着皮肤的凉爽差点让我呻吟出来。163女人网   就在这时候,前面的熊哥却吼叫了起来:“都赶紧走,马上要下雨了,在山上一会儿下雨危险的要命,都赶紧走,前面两三公里的地方有个地方能避雨,都赶紧走啊……”   领队的话没有不服,我也是一样,骑车的时候就知道领队的重要性,既然熊哥说话了,我们当然就加快了脚步。   但是天色却越来越暗,可以看见头顶的乌云好像万马奔腾一样,从南向北铺天盖地,就那么十来分钟,这天色竟然跟到了傍晚一样,远处的山石都模糊了起来……   这时候队伍里面肯定有人开始抱怨了,抱怨怎么就这么倒霉,出来爬个山怎么就遇见这鬼天气之类的云云。   天色这么一暗,我们都有些慌了,这时候熊哥又扯着嗓子叫了起来:“都赶紧的,一会儿下雨的话,都跟近一些,一分钟看一下前面和后面的人,千万不要掉队,还有万一掉队了不要乱走,站在原地叫……”   后面的我就没有听清楚了,因为风实在是太大了,大的把他的话都吞没了,我只能模糊的听见几个字:“泥石……快……跟……”   我当时想着我就跟着老爷爷就行了,反正是一个跟着一个,怎么样我也不会掉队的。   接下来当然是赶紧走了,但是天上却落下了零星的小雨滴下来,落在脸上凉凉的,我仰头还接了几滴。   但是一会儿我就没有这性质了,雨越下越大,转眼间就成了瓢泼一样的大,我们都成了落汤鸡,好在背包是防水的,里面装的东西肯定湿不了。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我抬头一看,前面的爷爷竟然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背影了,我心里面一惊,心里面还暗暗的骂了一句,自己怎么连个老人的体力都不如。
第二章 石壁魂惊
  真的是吓尿了,因为我看见前面一个熟悉的背影,竟然是在我身后的老头的,一瞬间,我心头居震,打了一个机灵,头皮越发的麻了起来,虽然刮着风下着雨,但是我的身上却跟过电了一样,一阵阵的冷汗直冒。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老头在前面,那后面的人是谁,我不敢回头,站在了泥泞里面,走也不是,回头也不是,恐惧到了极点。   我这时候距离后面的老头已经很远了,差不多有二十来米,雨下大,只能模糊的看个大概身影,但是确实实实在在的人,前面的我也只能模糊的看个背影,但是也是实实在在的,老头身上穿的是一件灰色的快干衣,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俩人穿的衣服是一模一样。   当时我就傻逼了,那是我第一次遇见这么灵异的事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脑袋里面也是一片的空白,只是傻愣的站在原地,任凭天上的雨水浇灌在我的脸上。   眼看后面的老头就要跟上来,我这时候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想直接就往边儿上的跑,不管那个方向,反正只要立刻离开这里就行,什么掉队之类的事儿,我已经放在了脑后面了。   就在我抬腿向边儿上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墨迹什么呢!都掉队了你,赶紧的,前面不远就是能休息避雨的地方……”我赶紧回头一看,前面老头的背影消失了,而领队熊哥正一边儿抹着脸上的雨水,一边儿对我叫道,   可算是见到亲人了,我当时那个欣喜啊!都快哭出来了,恨不得当时就上前抱住熊哥狠狠的亲上几口。   没有敢在往后面看,我嗷嗷叫的就向大熊冲了过去。   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大熊的身边儿,一手就抓住了大熊的手,牙齿打着颤语无伦次的就叫了起来:“熊哥……后面……老头……前面……一样……”   我向后面指了指,回头这么一看,刚才还跟在我后面的老头竟然消失在风雨中了,后面什么都没有,只有雨水冲刷着矮草还有我们走过去的泥泞。   我深深的松了口气,回头想跟熊哥好好解释,但是这一回头,我直接闪电一般甩开了手,妈的,这那里是熊哥,分明就是跟在我后面的老头。   他这会儿头发还是贴在头上,脸上还是带着一股的笑意,嘴巴微微的露出了一点,一嘴的黑牙全部都露了出来,我的亲娘,条件反射一样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就跟踹在一捆稻草样一样,空荡荡的。   没有踹到东西,反而自己差点没有摔倒,这时候顾不上别的了,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跑,飞快的跑,跑的越快越好。   刚才泥泞的路上我两腿跟灌铅了一样,这一会儿我身轻如燕,在泥泞的路上跑的飞快,背后一阵阵的发冷,就跟有人趴在我的背后一样,我甚至能感觉到一双老手就要抓住了我背后的登山包。   “妈呀……”我越跑越快,脸上的雨水都顾不上抹了上一下,一直跑了十来分钟,我才敢回头看上一眼,看清楚背后没有人的时候,我全身的力气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也顾不上许多,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心跳的跟一面鸣冤的鼓一样,砰砰砰一直不停……   我心慌的要命,因为雨越下越大了,四周又是荒山,我肯定是掉队了,不知道大熊知道不知道我掉队了,如果他知道的话,肯定会回来找我的,我心里面有燃起了一点希望。   但是又一想,一会真的有人回来找我,那我怎么分辨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草,刚才那个大熊就跟真的一样,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   忽然间我脑袋又一闪,既然有东西能冒充老头,那我走在最后面,那东西会不会冒充我呢?如果那东西冒充了我,那大熊他们会知道我掉队了吗?   忽然间意识到了这一点,我无比的恐惧,心里面一阵阵的而后悔,早知道是这样打死我我也不来……   在地上坐了好大一会儿,向四周看了看,刚才跑的飞快,现在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去了,地上除了我的脚印没有别人的脚印,我肯定是从队伍走过的路上跑散了,妈的,这是要我死吗?   考虑了好大一会儿,实际上也没有多大一会儿,也就一两分钟,我心里面一横,拼了,管他什么牛鬼蛇神,老子拼了,在这荒山上自己走,还下着雨,安全性肯定没有和六七个人一起走安全,还有就是如果真的像我想的那样,大熊他们就危险了,而且我很想弄明白,刚才的那个老头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或许每一个徒步的驴友都有一颗探秘的心,最终我决定还是回到刚才的地方,追上大部队,如果在遇见那个老头的话,我就一直向前面跑。   敢这么做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刚才和那个冒充的老头接触了两次,我除了受了一点的惊吓以外,根本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回去的路又艰难了起来,顺着我跑回来的脚印往前面走着,走了好久,我忽然间看见地上杂乱的脚印,我明白我终于回来了,不放心的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老头以后,我才顺着脚印又向前走了起来。   走着走着,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地上的泥土少了很多,本来就稀疏的草基本上没有了,地上的脚印也模糊了起来,因为没有了泥土再加上雨水的冲刷,地上只能隐约的看见翻起的泥土。   但是这是我顺着脚印走过来的,如果不走下去的话可能就遇不见熊哥了,正想着呢!我忽然间听到了人声儿,我心头一喜,应该就是熊哥他们了,哥们儿终于有救了,想到这儿我就加快了脚步,快速的向前面走了过去,这时候雨好像也小了很多,往前面走了几十米,我看见了火光,对,就是火光,我更加肯定是熊哥他们了。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一身都是劲儿,但是心里面也有些埋怨起来,这些个人真他妈不讲人,老子都走散了,他们也不说出来找我。   走近了了一眼,面前是一块巨大的石壁,在石壁下面凹进去了一些,熊哥他们都在石壁下面,几个人正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围着火堆烤干,而熊哥正对那两个刚考高完的学生说着什么。   看清楚人群里面的老头正坐在那里喝水,而坐在老头的身边儿的两个女孩也没有异样以后,我才放下了心,两个女孩坐在老头的身边儿,如果还是那个散发着恶臭的老头的话,两个女孩肯定能闻的出来。   心里面一放松,对熊哥他们也没有什么意见了,都是第一次出门,也不怎么熟悉,或许他们刚才才发现我丢了呢!也或许他们正要出来找我呢!   我心了里面为他们辩解着,慢慢的走了过去。   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觉,所以我走过去的时候,心还是悬着的,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儿的话,我立刻转头就跑……   “我草,你跑那儿去了,我们找你半天了,我正考虑是不是要报警呢……”大熊老远就看见了我,怒目对我吆喝道。   我这时候心里面的怀疑,还有刚才的埋怨在这一刻全部都融化了,看来我是误会了,别人还是很关心的,虽然熊哥在骂我,但是我不是笨蛋,我能听的出来。   “赶紧的,过来,烤烤火,把湿衣服烤干了,别感冒了……”熊哥又对我说道,他在这个石壁的凹洞里面对我招手叫道。   身上穿的是快干衣,还带着一点防水的工能,但是再防水的衣服,在你雨里面淋上一阵子也不行啊!我里面早就被汗水和雨水弄的湿透了,看着熊哥招呼我,我毫不怀疑的就要进到这个石壁下面的山凹里面……   我当时的警惕性基本为零了,我想是任何人遇到这情况到,到了这一步也不会再有什么警惕性了,只想着赶紧归队。   就在我吧脚踏进去的一瞬间,我分明看见大熊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的笑意出来。   而一双冰凉的手忽然从后面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肩膀……   我又打了个冷颤,心里面一沉,“老头又来了……”   我拼命的挣扎了起来,想把身后的这一双手挣脱开,但是这一双手好像是铁钳子一样紧紧的抓住了的肩膀,我肩膀上的肉都被抓的生疼,硬生生的疼……   “你他妈不要命了是不?我草……”熊哥的声音竟然从的身后传了过来,我赶紧回头看了一眼,真的是熊哥,他的脸因为用力都扭曲了起来,脸上都是雨水,短发上面还可以看见沾着的一个个明亮的水珠。   “草你大爷的,出来的时候真的该要你们签免责书,一个个都他妈不省心,一个摔瘸了腿,你他妈掉了队让我找了半天,草你大爷的,你是要跳崖是吗?妈的你没有想过你跳崖了,老子有多大的责任……”   熊哥的一声怒吼把我彻底的给弄糊涂了,楞了两三秒以后,我这才意识到,熊哥正抓住我的肩膀,那石洞里面的熊哥是谁?里面的人又是谁?   
第三章 多出来的人
  再一转头,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前那里还有熊哥,那里还有火堆,那里还有那些个一起来的人,面前整个是一个悬崖,我的一只脚正悬在半空中,如果不是熊哥在后面拉住了我,我这一脚踏空,真的要摔下去了,虽然这悬崖并不是很高,也就二十来米的落差,但是看下面的一堆堆的乱石头,如果摔下去,不死也要掉层皮……   这一次我真的吓到了,彻底的吓到了,吓的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熊哥把我拉了上来以后,又骂了我几句好像气也消了,这才对我说道:“你是怎么了?感情受创伤了?感情受创伤也不能寻思啊!还他妈是老爷们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如果我把刚才的事儿全部都说出来,他会相信吗?“熊哥我……”   “算了算了,我算是记住你了,下次你再出来,老子不和你出来了,操,没有一个省心的,老子带了这么多年的队了,就今天倒霉,还有你要死的话,就回去再死啊!要不然我他么责任大了去了,老子名声都被你败坏……”   “对不起……”我满怀歉意的对熊哥说道,熊哥说的是真的,一个地方的驴友圈子很小,要是领队带着人出了事儿,那以后基本上就别想领队了。有人可能要问了,不就是个领队吗?不干就不干了,但是在驴友的圈子里面,领队就是一种荣耀!很多人还是很在乎的!   熊哥把我领了回去,一路无语,不过他不时的转头来看我一眼,看样子他是真的认定我是要自杀了,几次我想给他说刚才遇见的事儿,但是我都欲言又止,把话压了回去,走了十来分钟才到地方,一个十来平方的小房子,看样子应该是很早的之前建的,其他的人都在这小房子里面,看样子这房子应该经常有驴友来休息,墙壁上被人用记号笔写着:“XX到此一游,XX我爱你之类的字……”   进到了里面,熊哥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光着膀子站在门口拧了起来。   屋子里面的人可能是因为下雨了备受打击,我进到里面都没有人说话,不过看他们的样子都已经换过衣服了,因为我看见墙壁的钻缝里面插了几根棍子,快干衣都搭在上面。而地上已经铺好了防潮垫儿。   “你赶紧的,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换上干衣服,我们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这雨下的,真倒霉,天气预报真他妈骗人,说好的万里无云呢!”熊哥把身上的衣服搭在了一边儿的棍子上面对我说道。   因为屋子里面有女生,我有些不好意思脱自己的衣服,正在犹豫呢!那两个女人把脸转了过去,我这才如临大赦,赶紧把自己的背包放下,解开了防雨布,从里面拿出了干的衣服出来飞快的换上了。   熊哥也是一样,从角落里面的背包里面拿出了自己的衣服,飞快的换了起来。   “唉,看样子今天是下不了山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头忽然间说话了。   “老爷子,你放心,一会儿雨停了,我就背你下山,没事儿,你的腿没有什么大碍,我帮你已经固定过了,只要下了山到了医院就没有什么问题了……”熊哥蹲在了门口,从包里面拿出来烟来,自己叼了一根,抽出了两跟给我们让了起来。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老头的腿上有两根棍子,在棍子上面缠了好些个纱布,看样子熊哥说的腿断了的就是老头了。   “我不是担心我的腿,我是担心这天……”老头接过了熊哥的烟放在了鼻子下面闻了闻,熊哥把火机递了过去,但是他推开了,“我戒了,就是想闻闻味道……”   “大爷,这天怎么了?”我从老头的语气里面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就赶紧问道。   “天没有事儿,但是这雨下的不一般啊!”老头看了看我然后说道。   “有什么不一般的,六月的天,本来不就是雨水多吗?”大熊在一边儿吐了个烟圈歪着头说道。   “是啊!六月就是雨水多,前几天我们高考的时候就是,预报的没有雨,结果一去考试,我靠,雨下的哗啦啦的……”这时候俩高中毕业生也紧跟着说道。   “我们刚刚进山的时候,天上一点的云都没有,但是没多大一会儿吧!南边儿就来了黑云,转眼间就下雨了,你们年轻,很多的事儿你们都不知道,唉,今天我们不应该出来……”老头叹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   这句话让其他的人都面面相觑了起来,特别是里面的俩姑娘,刚才因为我和大熊换衣服转过了头,这会儿扭回头来,脸上都是疑惑。   “大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熊把烟头弹到了门外面,扭脸对老头问道,嘴里面喷出了一股的白烟出来。   “算了,还是不说了,说了你们又要害怕……”老头欲言又止,这可把另外的几个人的胃口给吊了起来。   “大爷,你这说了一半还不如不说,要说说完啊!别说半截话,难受……”大熊嘟囔道,其他的几个人也附和起来,只有坐在最里面的大胡子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靠在墙壁上面闭着眼睛。   “行,我说了你们别害怕啊!”老头挪动了一下身体,定了定神这才说道:“我刚才不是自己跌倒的,我是被绊倒的……”   这一句话一说,我看见大熊他们几个的脸明显的就皱起了眉头起来。   “是谁绊倒了你?我在你前面,我身后面就你和他两个人,你摔到的时候,他已经掉队了,那有人?”坐在我身边儿的毕业生其中的一个立刻就反驳道。   我看见其他人的也都点了点头。   老头咳嗽了一声,神秘的向四周看了看,忽然间压低的声音说道:“我又没有说是人把我绊倒的……”   “大爷,您别开玩笑了啊!这下着雨,天都黑了,怪渗人的……”那个张的稍微有些漂亮的女生对老头说道,她说着还把身上的衣服紧了紧,仿佛是冷了。   “就是,大爷,您别吓我们了,我们俩还小,一会儿被你吓到,以后出了什么心理毛病怎么办……”俩高中生显然是不相信,嘻嘻哈哈的说道。   而大熊却是沉默了,又抽了一根烟点了起来,往外面的雨里面看了一眼,又转头把视线转向了老头。   “我这么大年纪不会说谎话的,你们相信就相信,不相信就当我开个玩笑吧!”老头没有丝毫的不愉快,把烟放在了鼻子下面使劲的闻了闻,然后又收了起来。   “等雨停了,赶紧下山,不走原路,从另外的一条路下山,四个小时就能到山脚……”大熊忽然间开口了,“你们都跟上,还有你,要自杀也等下了山以后再自杀……”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我说的,这几个人的目光顿时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俩毕业生看我的样子有些好奇,而那两女的看我的样子有些害怕,大胡子还是闭眼坐在那里,老头看我的眼神却饶有兴趣。   “哥哥,你刚才是自杀去了啊?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们乐呵乐呵……”其中一个毕业生对我笑道。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摇了摇头,刚才老头说的他们都不相信,而且还吓到了里面的俩姑娘,我现在还是别说了,就算是要说,也等到下山以后再说。   接下来就是沉默了,我沉默,老头也沉默了,大熊只顾着抽烟,门口的被水冲出的小水坑里面他都扔了三四个烟头了。   只有俩毕业生有些兴奋,不断的给里面的俩姑娘搭讪。   半个多小时以后,这雨竟然停了,虽然天空还阴沉着,但是比刚才的能见度高多了,大熊出门站在外面仰头看了看天,然后进来吆喝道:“都起来,赶紧走,趁着雨停了,赶紧的……”   一听到大熊的话,俩姑娘和俩毕业生一咕噜就站了起来,飞快的把棍子上面的衣服给收拾了一番,都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面。我也背起了自己的背包。   大熊就是厉害,把自己的登山包反背在自己的胸前,然后就把老头背在了自己的后背上面,“我的背包,你们哥俩儿轮换着背,你拿上我的开山刀拿上别丢了……”出门的时候他还嘱咐了一声。   我提起了他的开山刀,“一会儿我们换着背大爷吧!你一个人我怕你吃不消,我们换着背……”   “不用,我自己吃的消,你跟好了,别忘了我给你说的话……”大熊瞪了我一眼对我说道。   我也懒得解释了,解释他也不会听,而且现在说出来那些东西,吓到他们,让人都疑神疑鬼还不如不说,等到了山下再说也一样。   大熊还是走在最前面,我跟在大熊的后面,俩女孩子和俩毕业生走在我的后面,可能是刚才老头说的话让个俩女生有些紧张,所以她们俩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   而一只沉默不语的大胡子远远的跟在俩毕业生的后面,我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走路也是眯着眼睛。不知道是眼睛有问题,还是习惯眯着眼睛。   大熊身体就是好,要不然也不会叫大熊,虽然背上背着老人,但是健步如飞,我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前面遇见不好走的地方,都是我去用开山刀开的路,就这么走了二十来分钟,大熊终于挺不住了,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脸上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胸前的登山包上面。   “熊哥,要不我们换换班,我背一会儿……”我拉住了他说道。   他的脸上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把老头从自己的背上放了下来,他的后背明显的湿了一大片,老人的重量并不是很重,我背在背上感觉也就是两个的高山包的重量,往前面走了两步毫无压力。   “你们四个,跟上来,赶紧的,别掉队……”大熊向后面叫了一声,把我的登山包背了起来,手里面提着开山刀,就一马当先走到前面去了。   我背起老人就跟在他的后面,走了两步,我忽然间一惊,顿时脚步就停了下来,“熊哥,你刚才说什么?”   大熊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啊?别掉队?”他有些奇怪的说道。   “再前面一句……”我头上瞬间又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喉咙里面也一阵的发紧。   “跟上来赶紧的?”大熊脸上有些不耐烦了。   “不是……”我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人都跟了上来,我赶紧向前走了两步,站在了大熊的跟前,“你说你们四个?后面是四个人?”   “你墨迹什么啊?后面不是四个人还五个人啊!别神神叨叨的了啊!赶紧的,老爷子的腿骨折,要赶紧送医院去,早送医院早治好……”   大熊最后这一句话一说出口,我的心里面顿时就咯噔了一声,“四个人?四个人?后面明明是五个人啊?”   
第四章 迷雾重重
  我顿时挪不动步子了,身体都在颤抖着,转过身向后面一看,两个女生,一个有点姿色,一个长的很壮,后面是俩刚刚参加了高考的毕业生,再后面是大胡子,他眯着眼睛正不紧不慢的跟着。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看错,后面绝对是五个人,难道我和他们看的不一样?难道这一路上都是七个人而不是八个人?不对,在饭店吃饭的时候就是八个人啊!   我脑袋里面顿时成了一团浆糊,想仔细的回忆起下午在路上的事儿,从俱乐部出来的情形我忘记了,但是路上我绝对肯定是八个人。在农家乐吃饭也是八个人。   “小伙子?怎么了?你怎么打摆子了?”   老头在我的背上忽然间说道,打摆子是我们当地的土话,就是颤抖的意思,我的确是在颤抖,而且颤抖的不是一般的厉害,刚才经历的那惊魂的一幕让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现在忽然年队伍里面又多出了一个“人”。如果不是我心理素质过硬的话,我真的直接就瘫在地上了。   “熊哥,不开玩笑,真的,后面到底几个人?”我回头看了看,还是不甘心的又问了一句。   “你要是不想背,我就背,别墨迹了……”大熊明显是生气了,把我的登山包往地上一扔,开山刀狠狠的插在了地上,接着就对我不耐烦的说道。   “后面的确是四个人?小伙子,你是不是看错了……”老头这时候又说话了,在我的后背上说道,声音就在我的耳朵边儿上,每一个字都很清晰,每一个字就好像是炸雷一样在我的耳朵边儿上炸开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两个都说是四个人,看来是我的问题,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一路上八个人,七个人都说过话,包括在小屋子里面避雨的时候,老头,熊哥,我都说过话,俩毕业生说过话,俩女的也说过话,只有一个人,留着大胡子的人没有说过话,好像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过话,包括在农家院里面吃饭的时候。   问题就出在他的身上……   “后面有个留着大胡子的你们没有看见?”我这时候顾不得别的了,直接就把心里面的疑惑说了出来?   “留大胡子?”熊哥眉头一皱,“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老爷子……”   我听到熊哥的话,终于确定了,他们果然看不见那个留着大胡子的人,果然……   熊哥的话没有说完,忽然间脸上变的残白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胸口,“你玩笑开的有些过了啊!我告诉你,你再要是拿我朋友开玩笑,我揍你死……”   他愤愤的握住了拳头,但是最终也没有落下,因为后面的俩女的还有毕业生都跟了上来,拉住了熊哥。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还动起手来了熊哥……”其中一个稍微有些黑的毕业生拉住了熊哥的手臂对熊哥说道,另外一个也拉住了熊哥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说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心里面这时候是最焦急的,队伍最后面就是大胡子,这个人是他们看的不见的人,而且就跟在俩毕业生的后面,这会儿应该是跟上来了……   我赶紧回头看了一眼,但是后面空空如也,那里还有大胡子的影子,冷汗,冷汗又从我的额头上滑落了下来,直接就落在了我的眼睛里面,一阵辛辣的疼痛在眼睛里面荡漾着……   我蹲下了身体,放下了老人,腾出了一只手使劲儿的揉了起来。   “今天我算是倒了血霉了,本来不想出来,但是有活动没有领队的,我就来了,好么,你刚开始要自杀,现在又拿我朋友开玩笑,妈的,要不是老子是领队,老子早把你揍的尿血了,以后有你在的活动,叫老子来老子都不来了……”大熊又把背包反背在胸前,伸手从我的后背上扶起了老头,直接就把老头放在了自己的后背上,这一次甩开步子就走,头也不回。   我楞楞的蹲在地上,毕业生和俩女孩都好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四个人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紧跟着熊哥的步子就走了。   一阵山风吹了过来,我狠狠的打了个冷战,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空荡荡的视野让我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拔起了大熊的开山刀,飞快的向大熊他们跟了过去。   我不敢走在最后面,刚才的事儿太诡异了,路上,小屋里面,大胡子都在,他们竟然没有看见,那大胡子真的不是人吗?难道路上我遇见的着一切都跟大胡子有关吗?   手里面有一把开山刀,我心里面稍微的有些底气,但是我一边儿走着,总是感觉背后有个人在跟着我们,但是回头看的时候,后面却是空无一人。   我不敢再说大胡子的事儿,我怕大熊再发火,刚才他握住拳头的时候眼睛都红了,肯定是真的想打我的,如果我再说的话,说不定他真的会下狠手打我的。   从他刚才的话里面我又得到了一个信息,就是大熊说大胡子是他的朋友,那他一定认识大胡子,莫非大胡子是跟着他的?   一时间我的脑子里面闪现了无数的想法,原谅我这个人想法多,一个问题能分出无数的想法,我从小就有着毛病。   俩毕业生和俩女生仿佛是感觉到了我的怪异行为,四个人明显的和我拉开了一些距离。   走着走着,忽然间前面的大熊停下了脚步,后面的四个人当然也停了下来,我紧走了两步,跟上去。   “怎么了熊哥?”那个有些姿色的女孩向大熊问道。   “操,我们走错路了……”大熊骂了一句说道,他向四周张望了起来。   我一直注意着前面和后面,注意前面是怕跟丢了,再掉队,注意后面是生怕再看见大胡子的身影,两边的情形到没有这么注意,现在大熊一说,我立刻就向四周看了过去。   按说刚刚下过雨的山里面会起雾,但是那是在海拔高的地方才有的情况,这个土山海拔最多几百米,基本上不会出现这现象,但是现在却出现了,四周竟然起雾了,两边儿的雾气离我们不远,前面也雾蒙蒙一片,但是后面的却没有,能看见很远的地方,就好像这些雾气是有人操纵了一样,还给我们留下了一条逃生的路一样……   再一转眼,整个雾气就向我们包围了过来,我们全部都淹没在了雾气里面,好在这雾气不是很浓郁,能见度还是有的,但是五六米开外就看不清楚了。   “大熊,这雾有古怪,你先放下我,那个小伙子,你过来……”老头在大熊背上说道还回头叫了我一声。   我赶紧走了过去,大熊看我的眼神还是有些不善,但是我是老头叫过去的,所以他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   “你叫什么名字?”老头拉过他自己的登山包坐了下来,对我问道。   “我叫王思冲……”我如实回答道。   “哦,小王,我问你,你刚才真的看见队里面多了一个人,是留着大胡子的?”老头又向我问道。   我抬头看了看大熊,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是最后没有说出话来。   我终于可以说了,这东西憋了我一路了,如果我真的一直憋下去的话,我怀疑我自己都会变成神经病,或者是神经敏感症。   “大爷,我们从俱乐部出来的时候他就在,一直在,在农家院里面吃饭的时候他也在,对了,在农家院吃饭的时候,他还喝了一瓶啤酒,路上他一直在,还有在小屋子里面避雨的时候,他也在,就坐在最里面,跟她挨着……”我指了指那个张的稍微有些姿色的女孩,对老头说道。   那女孩明显的吃了一惊,脸色也白了起来……   老头点了点头,忽然间沉默了,四周静的可怕,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我更是怕的要命,因为这人想法比较多,我当时甚至都想过面前的老头还有周围的人都不是人我怎么办?   “你他妈还乱说是不是……”大熊忽然间又开口了,这一次比刚才的语气更加的生硬,甚至语气里面都还带着哽咽。   

驴友诡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驴友诡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 花鸟画让家美得像世外桃源

    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越来越享受生活,布置家居更是一丝不苟,高档的室内装修必然会选择挂上一幅好的字画来装饰,这样不仅为空白的墙面上填充一丝空白还能提振居室风水,烘托极高的艺术品位,还能为高档的家居营造非同一般的艺术美感,定会受到相辅相成的效果。随着挂画成为装饰家居空间的时尚潮流,不过每个家居空间的功能不同,所需的挂画也有不同,比如进门正对墙挂什么好?进门挂画是很有讲究的,俗话说“开门见山”,正对大门的地方打开之后,人们往往会被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吸引,所以正对大门的第一印象,

  • 独立的背后

    独立电影就是没市场?喜欢电影的我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拍个人的东西不挣钱,没人看。所以应该先拍商业,再用这些钱去拍个人的东西”。我想:拍商业的,是自己喜欢的吗?自己不动心,能成为作品吗?不成为作品,观众会买单吗?那除了被喷,消磨了对电影的热爱,还剩下什么?经常看电影的人,喜欢了解电影背景的人会发现:还是有很多不错的独立电影,因为它的成功让大家忽略了这是一部独立电影。而且,有些导演都未曾接触商业,从处女作开始就一直坚持独立。比如:大陆导演忻钰坤导演的处女作《心迷宫》这部电影甚至在开机前几个小时还

  • 什么,喝普洱茶也有境界之分?!

    喝茶就喝茶,竟然还有境界之分确定不是在逗我?!就像茶友也分小白和资深所以喝普洱茶讲境界,貌似也有一定道理如果你也在喝普洱茶你的“境界”是第几层呢?虽然爱喝茶的原因各种各样但喝普洱茶都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追求的是香气。当然,不该出现的工艺香和异杂气息,比如“焦糖香”“霉香”等除外。普洱茶具有的香气,通常包括品种香、地域香和陈香。▼然后追求的是滋味。浓强不走水,纯正无异味,这可是好茶的标配只有茶香没有茶味,那还叫喝茶吗?▼最后上升到触感层次。生津无涩感,不刺舌不锁喉,汤感粘稠,才可称

  • 农业部全面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计划

    本报讯(记者卢静)为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央1号文件和全国农业工作会议精神,围绕实施食品安全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掌握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状况,切实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根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食品安全法》《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管理办法》的规定,近日,农业部印发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作为2018年农业部“农业质量年”活动的重要措施启动实施。2018年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风险监测)计划突出“三个重点”。一是突出重点指标。进一步调整完善

  • 幸福与好运的背后,是看不见的自律

    01清晨5点,我照例自然醒来,来到书房拉开窗帘一看,外面黑漆漆的一片昏暗。昨晚下了一夜的雨,小区里坑坑洼洼的地面积了深浅不一的水,呼呼的北风从阳台上吹过,声音好吓人,我被冻了一下,打了个喷嚏,怕吵醒家人,赶紧用衣袖捂住口。冬天不愧是冬天啊,还真冷。每天的这个时刻,我都会先出去晨跑一圈,再回来给孩子们做早餐,然后去上班。春、夏、秋三个季节还都挺舒服,可现在有点难熬了,冬季注定是不好受的,又阴又冷,尤其大清早的,能有动力钻出温暖的被窝就不错了,更别提这两天还都阴雨绵绵,雪上加霜。我开始犹豫了,好冷,

  • 画家陈焕强应邀参加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

    近日,2018国际中国公益事业大典在北京星光影视基地隆重举行,画家陈焕强(中国画鸡强)应邀参加,并接受了CCTV中央电视台采访。陈焕强向与会的慈善家赠送国画作品“奔向好日子”及书法作品“海纳百川”。由于陈焕强老师的作品独特,主题鲜明。为传播正能量、宣扬中国精神、激励上进、增强企业凝聚力、促进家庭和谐,深受各界关注,为人类和谐作出了贡献。荣获《2017中国书画年度十大人物奖》,文化部领导现场为他颁奖。

  • 青少年篮球训练营-金杯之杰夏令营活动介绍

    金杯之杰篮球夏令营,金杯之杰羽毛球夏令营,金杯之杰乒乓球夏令营,金杯之杰运动夏令营,孩子在参加完夏令营活动之后,会在哪些方面有所提高?参加篮球冬夏令营能学到什么内容呢?通过参加各个年龄阶段的篮球夏令营,能让更多青少年接受正规篮球训练,树立青少年的团队合作精神,发掘中国篮球运动的后备人才,提高同学们的健康意识、挖掘潜能、培养团队的协作意识,增强兴趣爱好,快乐健身,快乐生活,充分发挥孩子的优势天赋,取长补短,增强同学的身体机能调整到良好状态,并提高身体素质,掌握篮球技能丰富同学的假期生活。篮球夏令营

  • 建盏是什么?教你识别建盏的7大瑕疵!

    高温与火烧的结合,诞生出人工与自然绘制的艺术精品,我们日常在市场上看到的建盏精美绝伦。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价格重重刷新最高拍卖价,让人们错觉地以为建盏每一个烧制成型或者出土的建盏文物都如此美轮美奂。事实上真的如此吗?从烧制的工艺上来说,建盏相比起其他的各大瓷器来说,烧制成型的几率和工艺过程都相当复杂,甚至有的时候会出现一位成名已久的工艺师傅,相隔好几个月都无法烧制出优秀的建盏。一个建盏想要达到完美无瑕,那至少在胎土、釉料的配比上要精准,在烧制过程中时时刻刻都需要把控好温度和火候,以保证建盏整体受热

  • 齐白石画论妙语

    齐白石画论妙语‍1、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神形俱见,非偶然可得也。2、欲立艺者,先立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勿道人之短,勿说己之长。3、不叫一日闲过。4、人欲骂之余勿听也,人欲誉之,余勿喜也。5、作画妙在于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不似之似,天趣自然,因曰神品。6、寿高未死羞为贼,不辞长安作恶饕。7、任君无厌千回剥,转觉临风遍体轻。8、作画先阅古人真迹过多,然后脱前人习气别造画格。乃前人所不为者,虽没齿无人知,自问无愧也。清逸,不慕名

  • 一眼看懂中国六大茶类产地分布,让你直观感受中国茶!

    我国是产茶大国,那么你知道哪些地方盛产什么茶吗?如果知道的不完全,那就跟着小沫一起来学吧~六大茶类产地分布之一:绿茶绿茶是六大茶类中唯一的不发酵茶,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茶类,各个茶产区几乎都生产绿茶。中国生产的茶叶约有70%是绿茶,北到山东、陕西、甘肃,南到海南,都生产绿茶。其余还包括:浙江、江苏、安徽、河南、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四川、重庆、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几乎涵盖了南方各省。1959年评选的“十大名茶”中,绿茶占了六席,分别是:西湖龙井、碧螺春、黄山毛峰、庐山云雾、信阳毛尖、六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