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男人这东西】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8 6:43:06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男人这东西

01 我的窝囊爸爸
   我爸老来得子,生我的时候都快五十了,说得难听点他一条腿都迈进棺材里去了,我从小就听见不少闲言碎语,他们说我爸裤裆里那玩意早就不好使了,我妈是偷人才怀的我。【书名:男人这东西】小说在线阅读
 
  那会儿我刚上初中,别人的爸爸都高大帅气,就我爸的头发早就白了,还整天驼着个背,看着跟个老头似的。而我妈比我爸小十多岁,保养的也好,在她那个年纪算漂亮的了,所以学校开家长会,我喜欢让我妈去,不喜欢让我爸去,总觉得我爸特别丢人。
 
  结果有次我没带作业,我爸给我送来了,同桌用很夸张的声音说:“王巍,你爷爷来了!”
 
  我爸以前也来过学校,同学都知道这是我爸,同桌就是故意嘲讽我的。
 
  我同桌是个女的,平时就看不上我,有时候她没带书,宁肯和别人借,也不愿意跟我伙看一本。她跟我说过好几次,让我主动跟班主任说说换个位置,但是我没答应,她就怀恨在心,动不动就讥讽我,笑话我家穷什么的。
 
  平时也就算了,这回拿我爸说事,我一下就急眼了,猛地推了她一下,说去你妈,瞎说什么呢?
 
  来到门外,我爸就递过来个本子,跟我说作业没拿。我爸那时都六十多了,满头的白发,背也直不起来,身上穿得也很土气,裤子上都是泥点子,在走廊里非常扎眼,好多学生都往这边看,还指指点点的。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当时我的脸就很烧,一把把作业夺下来,低声说道:“不是跟你说了吗,没事别来我学校!”
 
  我爸嘟囔着说:“有事呀,你作业没拿……”
 
  我赶紧就推我爸,说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
 
  看着我爸伛偻的背影,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拿着作业才往回走,才发现同桌正趴桌子上哭呢,肩膀一耸一耸的。
 
  我还纳闷她干啥呢,同桌猛地站起来甩了我一个耳光,说王巍,你刚才凭什么推我?知道我这衣服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
 
  这时候我才看见,同桌屁股上好大一坨黑印子,估计是我刚才力气太大,把她给推倒了。同桌家里挺有钱的,穿得也都是名牌,我也知道挺贵。但是衣服脏了,洗洗不就行了?开口就让我赔钱,还甩了我一耳光,什么东西啊?
 
  我才不惯她这个毛病,又狠狠推了她一下,说你快给你爹滚吧!还把她的课桌也推倒了。
 
  同桌哭了起来,说我不是个男人,连女人也打之类的。后来上课了,几个女生帮她把课桌扶起来,她还趴在桌子上哭了一节课,但我一直都没搭理她。说明163nvren.com
 
  也不知道谁告的状,反正下课以后,班主任就把我和同桌叫到办公室了。我一点都不心虚,就说同桌故意嘲讽我,知道那是我爸,还说是我爷爷。
 
  我家的情况班主任也知道,她又不是个傻子,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所以她就批评了一下同桌:“李娇娇,以后注意一下你的说话方式!”
 
  从办公室出来以后,同桌就恶狠狠地瞪着我,说王巍,你给我等着!
 
  切,我会怕她?
 
  结果放学回家的路上,路过一个公园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喊我名字。我一抬头,发现是隔壁班的赵松,旁边还站着我同桌李娇娇。
 
  李娇娇指着我说:“就是他!”
 
  赵松大骂:“还不给你爹滚过来?”
 
  赵松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混子,打架特别猛,我都不知道同桌怎么把他给叫来了。但我确实惹不起赵松,只好硬着头皮过去了,赵松直接就踹了我肚子一脚,说你挺牛逼啊,我马子你也敢惹?
 
  当时我挺惊讶的,我跟李娇娇同桌这么长时间,还真不知道她是赵松的马子。再抬头看李娇娇,她正一脸得意的表情,还指挥赵松:“打,打死他!”
 
  赵松又过来踹了我两脚,问我知道错了没有。【书名:男人这东西】小说在线阅读我躺在地上,也不敢还手,低声说知道了。李娇娇一听,又哇啦哇啦大叫起来,问我上午不是还挺拽吗,怎么现在不牛逼了?又唧唧歪歪骂了好多,说我就是个猥琐男,平时就喜欢偷看她,有一次还看见我闻她的凳子,真是恶心死了。
 
  听着李娇娇的控诉,我的脸顿时就特别烧,因为她说得都是真的。那会儿我已经开始发育了,正是荷尔蒙旺盛的时候。而同桌长得漂亮,又是我们班发育最好的一个,小小年纪胸前就鼓囔囔的,屁股也特别的翘,平时穿得也性感,还喜欢往身上喷香水,我们班男生基本上都意淫过她。
 
  我和李娇娇是同桌,就近水楼台先得月,没事就偷看她,还舔过她喝水的杯子什么的,我以为自己做得挺隐秘,没想到还是被同桌给发现了。
 
  李娇娇一点面子没留,把我的老底全揭出来了,让我的心里又羞又愧,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书名:男人这东西】小说在线阅读赵松听了,打我也更狠了,从头到脚踹了个遍。
 
  最后,李娇娇还踢了我一脚,说:“王巍,你这样恶心的人,一辈子都找不上女朋友,就别痴心妄想了!”
 
  说完,李娇娇才叫着赵松一起走了。
 
  等赵松和李娇娇走远了,我才慢慢地爬了起来。我浑身上下都是脚印,头上也有好几处淤青,当时心里真是难受极了,因为我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打过。
 
  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去找我爸,别笑话我,小孩子出了事情,谁第一个想的不是家长?
 
  我爸在一个木料厂看门房,早八点到晚八点,所以我爸这会儿还没下班。快到我爸上班地方的时候,就听见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抬头一看,就见有个汉子正拽着我爸的领子骂骂咧咧,说我爸就是个看门狗,唾沫星子都喷到我爸脸上了。
 
  我爸满头白发,身子都站不直,好言好语地说:“厂里有规定啊,没有工作牌不能进,而且你还喝了酒,更不能进了,你就别为难我了。说明163nvren.com”那窝囊的样,跟刚才被赵松打倒在地的我如出一辙。
 
  看着我爸委曲求全的样,我的心里更难受了,觉得找我爸也没什么用,他还能帮我去打赵松一顿?按照以前的经验,我爸只会跟赵松说些“你们都是同学,要和平相处”之类的废话。
 
  而且听说赵松他爸也挺猛的,在我们当地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混子,我爸肯定得罪不起人家。想了想,我转头就走了,心想还是算了吧,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回到家里,我偷偷钻到卫生间,处理完自己身上的伤,又把衣服和裤子脱下来洗了。就在这时,我爸也下班回来了,一进卫生间就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
 
  我抬头一看,我爸头上也有个包,显然是被之前那人打的,心里不由得苦笑,心想我和我爸真是一样窝囊啊。
 
  我摇摇头,说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我爸看了我一眼,说:“巍子,你不要和别人打架,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知不知道?”
 
  听了我爸这话,不知怎么回事,我憋了半天的火一下就爆发了,说你窝囊了一辈子,难道让我也窝囊一辈子吗?
 
  说完这句,我调头就跑了,后面还传来我妈的声:“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呢……”
 
  我也没理她,直接出了家门,一个人在街上走了起来。当时天已经黑了,路灯也都亮了起来,我的身上还隐隐作痛,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不断在想,怎么别人的爸爸都那么威猛,我爸就这么窝囊呢?
 
  我爸的窝囊真是出了名的,打我记事起他就在那个木料厂看大门,一个月就赚几百块钱,还不够我们班女生买双鞋的,还天天受人气,被人骂看门狗。有次厂长都戳我爸脑门,说我爸就是根鸡巴毛,别看整天杵在门口,其实屌用不顶。
 
  我们那个小镇不大,很快我就从东头走到了西头,再往前就都是山了。我没再往前走,但是又不想回家,就进了个烂尾楼,准备在里面对付一晚。
 
  烂尾楼里面到处都是水泥沙子,还有砖头,乌漆抹黑的,我找了个墙角蹲下,把头伏在腿上睡觉。当时快秋天了,天气还挺冷的,但是就这我也不愿意回家,心里头特别难受,要不是身上没钱,都想离家出走了。
 
  刚蹲了一会儿,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有人也进了这烂尾楼里,而且还有俩人说话的声音。一听这声,我立马就清醒了,是赵松和李娇娇!
02 走,去我家
   就听两人一边走还一边说话,李娇娇问这大晚上的来这干嘛?赵松就嘿嘿地笑,说没事,咱在里面坐坐,一会儿就回去,耽误不了多少事的。
 
  因为我刚被赵松打过,心里对这俩人还挺忌惮的,所以赶紧就往后跑,找了个墙角旮旯藏起来了。没多久,就看见赵松和李娇娇走到刚才我坐的那个地方了。
 
  赵松指着我坐那地方,说这地方好,还铺着硬纸皮,咱就在这坐坐吧。
 
  李娇娇好像有点不太情愿,但还是跟他坐下了。李娇娇一坐下,就说这硬纸皮怎么还是温的,是不是有人在这坐过啊,赵松就劝她不要胡思乱想,怎么可能有人来这地方,流浪汉都知道去ATM机房里过夜了。
 
  两人坐下以后,赵松就搂住李娇娇的肩膀了。李娇娇啊了一声,想把赵松的胳膊推开,赵松说咋了,咱俩都搞对象了,还不能让我抱一抱了?
 
  李娇娇听了没有说话,只好让赵松抱着。
 
  赵松和李娇娇显然是来这搞对象了,而且看这架势,好像还准备干点啥。当时给我激动的啊,心想下午被他俩打了一顿,现在看看他俩现场直播也挺好的。可惜那会儿也没手机,否则我真会录上一段。
 
  之前我选的那个地方是在窗户旁边,正好有月光洒进来能看见他俩,我大气都不敢喘,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他俩。虽然是秋天了,李娇娇还穿着个小短裙子,露出两截长长细细的腿,虽然上身还搭着件小外套,但是看着挺诱惑的。赵松就穿的简单了,一条很宽松的运动裤,显然是有备而来。
 
  李娇娇挺漂亮的,算是我们班的班花,想着这么一个美女马上要被赵松染指,我的心里虽然有点难受,但还是挺期待的。
 
  赵松和李娇娇坐下以后,并没急着干啥,而是抱在一起聊起了天。但能听得出来,赵松在刻意把话题往那方面引,而李娇娇并不太接茬,“嗯、嗯”的敷衍。
 
  听他俩说话,我才知道他俩是今天才在一起的,而且还是因为李娇娇想找人收拾我,所以才做了赵松的女朋友。说着说着,李娇娇又骂起我来,说王巍那个猥琐男,一想起他来我就恶心,真是一天都不想看见他。
 
  听李娇娇这么说话,我的心里真是难受极了,以前以为我俩同桌,就算有点不愉快,也还有点感情吧,哪里想到她有这么烦我。
 
  不过我也知道李娇娇为什么讨厌我,这个事上我自知理亏,所以也没去埋怨人家。其实我做的那些事,我自己也觉得不太好,但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
 
  赵松搂紧了李娇娇,说:“没事,我明天再打他一顿,让他主动换了位子,你以后就不用看见他了。他要是再敢缠你,我整死他。”
 
  李娇娇听了特别开心,说好,那就这么定了,一定要把王巍从我身边赶走!
 
  李娇娇高兴了,赵松也高兴了。赵松搂着李娇娇的肩膀,撅嘴就要往她脸上亲,结果李娇娇又啊了一声,伸手推开了赵松。
 
  赵松莫名其妙,说咋了?
 
  月光下面,很明显地看到李娇娇的脸红了,说:“赵松,别这样,咱俩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这时候,赵松的流氓本性终于暴露了,板着脸说:“这有什么快的,不过是亲一下而已,你没有被人亲过?”
 
  李娇娇的脸更红了,摇了摇头。
 
  赵松卧槽了一声,看着更兴奋了:“意思你还是个处?我靠,没想到啊!”不光是赵松没想到,我也没想到,原先看李娇娇穿得那么性感,还以为她在那方面挺有经验,没想到连吻都没有接过。
 
  李娇娇一听,站起来就想走,说今天不早了,该早点回去了云云。结果赵松不让她走,说别着急嘛,咱俩再坐一会儿。
 
  李娇娇拗不过他,只好又坐下来,但是看她身子一直发抖,好像挺紧张的。
 
  不知怎么,我竟然觉得李娇娇这样挺可爱的,但同时又担心她会守不住底线,被赵松给得逞了——都是男人,我还不知道赵松想干什么?
 
  果然,赵松一边安慰着李娇娇,让她不要紧张,一边又不老实起来,双手在李娇娇身上乱摸。李娇娇急了,又站起来了,说赵松,你别这样行不行?
 
  赵松被拒绝了好几次,终于有些火了,骂道:“老子是你男朋友,摸你两下怎么了?你怕什么,谁还没有个第一次?”
 
  李娇娇大声说道:“赵松,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生!你要和我搞对象就好好搞,别整这些!好了,我要回家了,再不回去我妈妈该着急了!”
 
  当时我就在心里叫了声好,哪怕在这之前我还挺恨李娇娇的,但是现在我觉得这姑娘还行。说完,李娇娇调头就要走,结果赵松也跳起来,一把就把李娇娇给拽住了,接着又把她给压倒在地,恶狠狠说:“别拿你妈来吓唬我,我早调查清楚了,你爸你妈今晚根本就不在家,不然你以为我把你约出来干嘛?”
 
  早就听说李娇娇的爸妈是做生意的,经常不在家,原来是真的。当时我就给李娇娇捏了把汗,感觉她可能要不妙了。
 
  果然,李娇娇被赵松压倒在地,整个人已经怕的跟什么一样了,身子不断地在发抖,眼泪也挤出来了,同时低声求饶,说赵松,我还小呢,你让我回去吧,咱们已经是对象关系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赵松却压着李娇娇的胳膊不肯松手,说去你妈的来日方长,老子现在就要日!老子今天帮你解决了那个王巍,就跟老子搞个对象就完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说着,赵松就去扯李娇娇的衣服,李娇娇吓得大哭起来,说求你了,不要、不要!
 
  赵松这么胆大,把我都给吓坏了,之前我还以为赵松只是想占点便宜,比如亲亲、摸摸李娇娇啥的,但是看他那个架势,好像还想干点其他的啊!
 
  李娇娇今年才十五岁,要是真被赵松给得逞了,那她的人生可就完了。但我当时虽然担心,也没想着去救李娇娇,因为我根本不是赵松的对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俩着急,心里祈祷李娇娇能脱离魔爪自己逃走。
 
  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在孔武有力的赵松面前,我一个男的都毫无还手之力,更何况更加弱小的李娇娇?李娇娇还没反抗两下,就听“啪啪”两声,赵松直接甩了她两个耳光,还威胁她:“你再乱动,老子把你宰了!”
 
  在李娇娇的哭声里,就听见呲啦、呲啦两声,李娇娇的衣服都被赵松给撕烂了。黑暗中,李娇娇的哭泣声和求饶声充斥在烂尾楼里,而赵松根本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又打又骂的,还做着猥亵的动作。
 
  我躲在后面的墙角旮旯,眼睛里看着李娇娇惊恐害怕到极点的模样,耳朵里听着李娇娇凄惨的哭喊声,虽然看着赵松狰狞的脸庞也很害怕,但同时体内也有一股热血在往上涌。说实话,我和李娇娇非亲非故,今天还和她吵了一架,她还叫人打了我,我本来是该恨她的。
 
  可是,我真能见死不救吗?
 
  我俩做了一年同桌,再怎么着也有点感情吧?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手里已经多了半截砖头。
 
  赵松在我们整个学校都挺有名,他爸是个大混子,他是个小混子,连老师都不敢惹他。所以今天下午他打我的时候,我一下手都没敢还,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窝囊废。可是现在,这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却猛地冲了出去,在李娇娇的哭喊声中冲到赵松的身后。
 
  赵松正急着干坏事,压根没注意到有人过来,等反应过来后面有人,猛地抬起头时,已经晚了,我一砖头就盖了下去。
 
  砰的一声,赵松直接就倒在地上了,鲜血从他后脑勺上淙淙地涌出。我呼呼地喘着气,原来打架也没多难啊,再看地上的李娇娇,已经整个人都吓傻了,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我看,一张脸上也写满了惊恐和震惊。
 
  就在这时,赵松哼哼了两声,似乎还想再爬起来。
 
  我赶紧将李娇娇拉起,说快走!
 
  李娇娇似乎没想到我会来,躺在地上就有点发愣,我扯了一把她的胳膊,说快走啊!
 
  这时候李娇娇才反应过来,赶紧跟着我就往外跑。后面还隐隐约约有点动静,好像是赵松追上来了,还骂了两句什么。我和李娇娇都很怕这个赵松,所以头都不回地出了烂尾楼,楼外面还有一圈荒草地,我俩跑了一会儿,李娇娇直喊疼。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她的丝袜、裙子都被扯破了,露着两条光溜溜的腿,被野草划拉出不少血痕。我赶紧脱下外套给她系到腰上,这才继续往外面跑。也不知是不是我俩的幻觉,老感觉赵松还在后面追着,吓得我俩一口气奔出去好几里。
 
  路过一个高档小区的时候,李娇娇就着急地喊:“走,去我家!”
03 重度脑震荡
    我和李娇娇进了小区,又到了某栋楼下。我停在门口,让李娇娇自己上去,说我也要赶紧回家了。李娇娇一脸紧张的样,问我能不能别走。
 
  我才想起来李娇娇家里没人,让她一个人回家估计更害怕了。但我也不是个喜欢打抱不平的主儿,不然以前也不会那么窝囊了,刚才纯粹是热血上头了,才帮了李娇娇一下,现在慢慢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要完,这次用砖头闷了赵松,不知道要惹多大麻烦。
 
  看我面露难色,李娇娇直接抓住了我的手,用哀求的声音说:“王巍,求你了,跟我回家吧!”
 
  被李娇娇的小手一捏,又听她这么娇滴滴的声音,我的心都快化了。和李娇娇同桌两年,她还没用这样的态度对过我,当时又有点热血上头了,说行,那就走吧!
 
  李娇娇她们家是电梯楼,在我们那个年代很罕见了,真的是家里特别有钱的才能住上。进了电梯,飕飕飕的就到了十一层,李娇娇领我进了她家,又把灯打开了,当时的感觉就是好大,足足能顶我家三个,而且装修的特别豪华,看着跟电视里那些家庭一样。
 
  一进门,李娇娇就赶紧把门锁上了,还上了保险,然后靠在门上呼哧呼哧地喘气。看李娇娇这么紧张,我倒逞起英雄来了,说没事,赵松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追到你家来的,不行咱们就报警。
 
  李娇娇还是不放心,又走到窗边往地下看,确定没看见赵松,才回过头来和我说:“王巍,你今晚能不能别走了,就在这陪我!”
 
  当时我的心里就一个哆嗦,李娇娇这是让我在家过夜?一瞬间,好多片子里面的桥段在我脑海浮现,再看李娇娇衣衫凌乱的身子,顿时起了不少冲动。
 
  注意到我看她的身子,李娇娇低头看了一眼,“啊”的叫了一声,匆匆忙忙就跑到卫生间去了。
 
  我一下尴尬极了,心想自己这样和赵松有什么区别?赶紧隔着卫生间门给李娇娇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然后问她之前有没有伤着。李娇娇说没事,让我在客厅坐会儿,她马上就出来。
 
  我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想今天这一晚上过的,还真是惊心动魄啊,就是不清楚赵松知不知道那一砖是我闷的,就算是不清楚,想查出来也很容易吧。热血过后,回想起赵松的彪悍,我又有点紧张起来,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办了。
 
  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知道是李娇娇在洗澡了,不过我没有心思去幻想什么,还在担心赵松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李娇娇出来了,头发果然湿漉漉的,身上也换上了睡衣。看到她白皙的脖颈和胳膊,还有她身上飘来的若有若无的响起,我的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只觉得浑身的热血直往上涌。而李娇娇并不知道我的心理状态,只是急匆匆奔到我的身前,把腿朝我一伸,说王巍,上面划了好多血痕,怎么办呀?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白皙光滑的腿上果然有着不少伤痕,是她之前在荒草地里跑得时候划的。我说这个简单,你家有没有碘酒和棉棒?
 
  李娇娇说有,赶紧给我拿过来了。我让她坐在沙发上,让她把腿放到我的腿上,又一只手抓着她的脚踝,细心地用棉棒给她清理伤口。对从小就调皮捣蛋的男生来说,这些都是基本功了,不过以前都是给我自己处理,现在是给李娇娇处理。
 
  我一只手抓着李娇娇的脚,另一只手不断在李娇娇光滑的腿上摩挲,而且用碘酒擦拭伤口肯定会疼,李娇娇不断倒吸凉气,还用力攥住了我的胳膊,伴随着她身上不断飘来的香气,我的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我和李娇娇同桌两年,这可是我不止一次幻想过的内容啊,没想到今天就给实现了,说起来还要谢谢赵松。
 
  很快,伤口就处理完了,李娇娇把腿收了回去,也放开了我的胳膊,说:“王巍,今天谢谢你了!”
 
  我赶紧说没事,还特装逼地说这是我一个男人应该做的。先前和李娇娇一阵疯跑,身上也出了不少臭汗,就问李娇娇,我能不能也去洗个澡?
 
  结果李娇娇一听,脸上立刻露出难色,说这个……不好吧?
 
  一看李娇娇不愿意,我的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了,心想我刚才冒死把你救出来,现在连个洗澡间也不给我用,是不是还看不起我?
 
  但我没说出来,就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之前在草地里跑的时候沾了不少,李娇娇一见又叫起来,说你别拍呀,把我家沙发弄脏了怎么办?
 
  我一下就火了,真想扭头就走。李娇娇又说:“王巍,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睡吧。”
 
  说完,李娇娇就起身回房去了,就留我一个人在客厅里,意思是让我在沙发上睡。李娇娇她家特别大,至少有四个卧室,但是她一间卧室都不愿意让我用。这也就算了,连个被子也不给我拿,显然还是嫌弃我,当时我心里那个火啊,特别后悔之前救她,这就是个白眼狼啊。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冲到房间做出和赵松一样的事,不过我没有那个胆子,只能躺在沙发上生闷气。我不是没想过回家,但是现在实在太晚了,我爸我妈肯定也睡了,再打扰他们也不好,想着就在这凑合一晚吧。
 
  躺在沙发上,空气中似乎还有李娇娇身上的香气,但是之前那种暧昧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了。当然,或许之前的暧昧也是我单方面认为的,人家李娇娇根本就没有过这个意思,纯属我自作多情。
 
  生了一晚上的闷气,第二天早上醒来,李娇娇也从房里出来了,她已经收拾好了,随时都能出门上学。而我连她家卫生间都没敢用一下,别说刷牙洗脸了,连尿都憋着一泡。李娇娇看着我,说道:“王巍,昨天晚上真的谢谢你了,但我希望你也不要因此产生太多幻想……”
 
  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个就缠上你的!
 
  说完,我摔门而去。
 
  迎着清晨的阳光朝着学校走去,我的心里真是糟糕透了,昨天本来以为演了一场英雄救美,不说能把李娇娇这个美人拿下,起码以后也能做好朋友了吧,结果李娇娇竟然和我说这样的话,把我当什么了?
 
  我觉得我真是蠢透了,昨天就不该救她。
 
  只是那会儿因为李娇娇而烦恼的我还不知道,后面还有一场更大的风波还等着我……
 
  到了学校,我一下想起赵松来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虽然被我拍了一砖,但是应该没什么大碍吧,没准现在正在我们班门口等着我。
 
  一想到这个,我就有点头皮发麻,更加后悔之前救李娇娇了。要是李娇娇对我好点,我还能大义凛然一些,可一想起她那个态度,就觉得我跟个二比一样。到了教室门口,还好没看见赵松,不过现在没见,不代表一会儿不见,所以只能灰溜溜地进了教室。
 
  坐了一会儿,李娇娇也来了。李娇娇坐下以后,就从书包里拿了瓶牛奶给我,这种牛奶是需要现订的,有人每天送上门去,李娇娇每天都要喝一瓶,在我眼里也属于贵族物品。
 
  现在她把这牛奶给我,显然算是谢礼,想到我昨天晚上冒了那么风险忙活了一晚上,最后只换来一瓶牛奶,就觉得十分讽刺,当即冷冷地说:“你拿回去吧,我不配喝你的牛奶!”
 
  李娇娇一下显得很尴尬,赶紧给我解释,说她不是那个意思,还说她还是很感谢我的,就是希望我不要多想云云。
 
  我懒得搭理她,一句话也没和她说。就在这时候,上课铃也响了,我们两个都坐好了,班主任突然进来,把我给叫出去了。
 
  来到门外,班主任就问我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怎么把赵松给打伤了?
 
  我一听就懵了,心想这事怎么还闹到老师那里去了,就赶紧给她解释了一下,说赵松想对李娇娇不轨,我才出手救人的。
 
  班主任又把李娇娇叫出来问了一遍,确定事实经过以后,班主任严肃地说:“王巍,赵松现在确诊为重度脑震荡,可能一辈子都有影响,你赶紧叫你爸来吧……”
 
  班主任的几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直接就把我给震懵了。我就是用砖头拍了赵松一下,怎么就重度脑震荡了?我经常在学校看见他们打架,砖头拍来拍去的,也没见谁出过事啊。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这个结果肯定是我一个小孩子没法承担的,我赶紧就按照班主任的安排,到楼下小卖铺去给我爸打了个电话。
 
  不到一会儿,我爸就来了。他还是那样,满头白发、浑身土气,连背都直不起来,因为跑的太快太急,头上都出了不少汗,气喘吁吁地问我们班主任怎么回事?
 
  班主任就把情况讲了一遍,我爸顿时就急了,说怎么可能,巍子一直都很老实,哪能把人给打成脑震荡?
 
  我们班主任一脸不耐烦,说我骗你干嘛,人家爸爸都找上门来了,现在跟我去校长室一趟吧!
 
  我和我爸只好跟着班主任往校长室走,李娇娇也想跟过来,但是班主任让她先回去。李娇娇看了我一眼,只好先回班上去了。
 
  到了校长室的门口,就听见有人在里面哇啦啦地乱叫。我们班主任一推门,就看见里面有个身材壮硕的彪形大汉正在拍校长的桌子,而我们那个平时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校长此时此刻跟个鸡仔似的缩在办公桌后面,连大气都不敢喘。
 
  “校长,人带来了。”我们班主任说了一句。
 
  校长如释重负,赶紧指着门口说:“来了、来了!”

书名:男人这东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男人这东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余生请多指教15章(第十五章:输不起的赌注)

    原标题:余生请多指教15章(第十五章:输不起的赌注)书名:余生请多指教第十五章:输不起的赌注本来夏安安是打算下海经商的,但是现在张远不在了,夏安安一个人不敢做,手上也只有百万资金,对于经商的各种门路一窍不通,这对她还说是一件天大的挑战,更是一桩输不起的赌注,所以她只能选择放弃。夕阳西下,满眼的落日余晖。某高级酒店。男人闭目养神的姿态懒懒的靠在座椅上,左手轻轻的敲击着椅子的扶手。“邵总都快七点了。”曾楠一身西装笔直的站在他的面前,观察着他的神色,见他纹丝未动试探性的问道“今晚黄先生再萧雅阁设了酒局

  • 你最珍贵15章(第15章 杂物室里的回忆)

    原标题:你最珍贵15章(第15章杂物室里的回忆)小说名称:你最珍贵第15章杂物室里的回忆厉致衍在医院里守了两天,苏挽依旧没有任何清醒过来的迹象,他警告了医生之后,无奈回了厉家别墅休息。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能渐渐到了极限。当他经过二楼的主卧时,突然迈不开步子了……当初他把冉柔从医院接出来,自然是陪着冉柔的,所以主卧就丢给了苏挽,他和冉柔去了隔壁的侧卧,像是有种牵引力,他怔怔的推开了主卧的门。里面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一愣,质问佣人:“里面的东西呢?”“冉小姐说苏小姐以后不会再回来了,避免厉先生

  • 许你久爱如初15章(第十五章 要你)

    原标题:许你久爱如初15章(第十五章要你)书名:许你久爱如初第十五章要你晚十点,某星级宾馆总统套房。莫琳琳被按在浴室的浴池中,水流顺着花洒,把浴池里娇小的人,浇的湿透。莫琳琳此刻酒已经醒了大半,但身体依旧虚软无力,莫琳琳明白,她不是被下了药了就是惯了高度酒,这是药劲或酒劲还没过。她被浸在水里,狠狠的冲洗着。水有点凉,让她浑身哆嗦,击在身上大的生疼。萧凌的操作很粗暴,水流开的很大,呲呲的击打在细嫩的皮肤上,白嫩的肌肤上跳起晶莹的水珠,被击的一片通红。虽然她也是打算洗去那胖子恶心的摸过的地方,可她的

  • 爱太深,终成劫15章(第15章 一尸两命)

    原标题:爱太深,终成劫15章(第15章一尸两命)小说名字:爱太深,终成劫第15章一尸两命吵吵嚷嚷的病房里,随着苏沫的身影越出窗外,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苏沫竟然会这么毅然决然的寻死,都僵楞着不知道怎么办。站在房间最中间的顾柔更是如此,她原本计划的非常完美,只要伪造一个手术意外,这件事情会顺利掩饰过去了。反正流产手术的死亡率也不低,只要苏沫死在手术台上,那么她从蒋家老爷子那里所继承的遗产,也都是蒋修远的。但是……顾柔的视线往下,紧盯着落在窗户一旁地面上的手机,屏幕还一闪一闪的,

  • 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15章(第十五章 :厉明远。我恨你!)

    原标题: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15章(第十五章:厉明远。我恨你!)小说名:愿你一片深情不错付第十五章:厉明远。我恨你!“明远,你怎么在这里?”萧雪巧合的从电梯里走出来,眼尖至极的看到了站在总统套房门外的里明远,一边惊喜的迎上去,又一边喋喋不休的笑道“月儿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什么时候来阿姨家玩啊?”厉明远压制下自己的愤怒微微朝着萧雪点头,暗示梁山拖延住萧雪,只是萧雪却像是看透了他的计谋,一个快步就走到了厉明远跟前,笑着打招呼,眼角的余光撇到房间内一丝不挂的男人跟陷入昏迷的宋婉婷失声尖叫起来!“啊啊啊啊

  • 十里柔情不如你15章(第15章 : 可是陆城,我那么爱你怎么办?)

    原标题:十里柔情不如你15章(第15章:可是陆城,我那么爱你怎么办?)小说名字:十里柔情不如你第15章:可是陆城,我那么爱你怎么办?一夜未睡的陆城,依然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坐在了办公室里。“什么?她去医院了?”陆城有点惊讶,叶清柔到底生了什么病?为什么直接住进了医院。“好,我知道了,我会抽时间过去的。”陆城挂掉电话,看着窗外,此刻的他,突然觉得不知道怎么去开始和叶清柔交流相处了。病床上的叶清柔,安静的躺在白色的被单里。她太瘦弱了,所以躺着基本上看不出她的身体,她的小脸像是深深的陷在枕头里一样。陆城有

  • 情愿一生爱如初15章(第15章 杀人不见血的恶魔)

    原标题:情愿一生爱如初15章(第15章杀人不见血的恶魔)小说名字:情愿一生爱如初第15章杀人不见血的恶魔许愿拿着从厨房抓起的开水壶和一把菜刀,不顾一切的冲进了院子里。她扬起开水壶向撕咬许鑫的狗浇去,随着几声惨叫,一瞬间,三只狗全都龇着牙向她扑来……本就虚弱的许愿很快就被几只狗扑倒,她拼劲全力踢着腿,忍着身上被咬处的剧痛,手中的菜刀疯狂的向几只狗挥舞。她的行为也彻底激怒了这几只狗,一阵血雨四溅中,它们更加疯狂的咬住许愿不肯松口,许愿只能绝望的挥着刀不停的用力的砍……可她终究是个怀着身孕的孱弱女子,

  • 深情一片似水流年15章(第15章 他回来了)

    原标题:深情一片似水流年15章(第15章他回来了)小说名称:深情一片似水流年第15章他回来了尹清柠躺在洁白的床上,一头乌黑柔顺如瀑布般的长发,乖巧地躺在枕头上,弹指可破的皮肤,小巧玲珑的五官,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满足的深情。如牛奶般柔滑白皙的肌肤,修长的双腿,凹凸有致的身材,被睡衣包裹着,酥胸若隐若现……这样的她,是个完美的尤物,让人控制不了的想要去靠近。他看着这样的她,不禁咽了咽口水,身体里的欲火被她勾了起来。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就这样轻易瓦解,可是他没有在意,只是当作他一个月没有碰她,没

  • 执迷不悟15章(第15章 她的身体,让我很舒服)

    原标题:执迷不悟15章(第15章她的身体,让我很舒服)小说名字:执迷不悟第15章她的身体,让我很舒服陶雨墨心头一颤,他已然一把将她拉起,然后,推在了床边:“陶雨墨,你半夜三更,吵什么吵?!”她的手,紧紧抓住床沿,才不至于因为重心不稳而滑倒,陶雨墨看着莫凌川:“我关着房间没挨着你,你又进来做什么?!”“你吵着小晴睡觉了!”莫凌川咬牙切齿。“呵呵,她是顺风耳吗?你们在隔壁亲热我都听不到,我哼两声,就能吵着她!”陶雨墨直视着莫凌川的眼睛:“她可真是精贵!以前她住宿舍的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她有这么多公主病

  • 守婚如玉15章(第15章:你有什么资格)

    原标题:守婚如玉15章(第15章:你有什么资格)小说:守婚如玉第15章:你有什么资格沐凉夕急急忙忙地赶到那个小别墅的时候,顾安瑾正在细心地呵护杨雨。杨雨娇媚地靠在他的胸膛,沐凉夕远远地就能看到它的丈夫把手放在她的肚皮上。“安瑾你说,我们的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呢?”“不管男女,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顾安瑾说着想要吻住她的唇瓣,但是被杨雨轻巧地挡住了。“可是,我现在都是见不得光的情妇,安瑾你一点都不爱我。”杨雨假意地低下头,每一个表情都被沐凉夕看的清清楚楚。在顾安瑾面前她永远都是最柔弱的那一个,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