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邪凤不好惹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8 5:16:26 来源:网络 []
书名:邪凤不好惹
第1章 医术

林子越走越密,刚开始人和马儿还能并排了走,慢慢的马儿过不去了,林舞见身处的地方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知道这地方不可能有猛兽,便与箫逸泽商议后,将马儿拴在了树下,两个人徒步寻药。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路越来越难走,箫逸泽便拿了长剑砍去拦在两人前路的上的杂树枝,让林舞得以安稳舒服的通过。

 仍然没有寻到木莲花的半点踪迹,倒是碰到了不少好药材,箫逸泽将这些药材都采了,放在随身携带的布袋里。

 太阳升到了头顶,但因为林舞和箫逸泽是在密林子里,丝毫没感觉到热,鼻翼间,尽是林木与枯叶的自然香气,闻起来很是舒心。

 那阳光透过树木茂盛的枝叶间隙下来,打在箫逸泽的身上落下斑斑的星点,林舞紧跟着他的脚步走,想了好几次,最后瞥了一眼挂在箫逸泽肩上那鼓鼓的布袋子,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逸泽啊,你懂医?”

 箫逸泽的脚步一顿,停了停,才又继续往前走:“嗯,懂一点儿。”

 “哦,你是对医术有兴趣。”林舞应了一声,又问:“那你为何不好好学习一番呢?”

 箫逸泽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答:“那个……母妃不让……皇兄不喜……”语气间,却隐含着失落与忧伤。

 他的母妃?林舞在脑子搜索着,是了,箫逸泽的母亲姓张,本是先皇的婕妤,对先皇一片情深,后来先皇薨了,张婕妤便自请去给先皇守陵,箫逸飞因她对先皇的深情厚爱,将她封为太妃。来自163nvren.com

 她是个很温柔的女人,更是个很规矩的女人,可能是她觉得箫逸泽作为皇族王爷,不好好辅助箫逸飞处理朝政,反学些臣子之事失了身份,才不许箫逸泽学医吧。

 林舞猜的一点没错,箫逸泽自小就喜欢看医书,为此经常跑到太医院去找那些个御医学习,一次两次,太医们也只当他是想玩玩,纷纷恭恭敬敬的与他讲解,可次数多了,这些老油条子便发现了问题。

 不用说,他们将十一皇子箫逸泽的这种兴趣爱好说了出去,如此一来,箫逸泽不是被母亲苦口婆心的规劝,便是被兄弟们取笑,坚持了一段时间后,也就放弃了。

 “我以前经常去太医院,可后来……我明白他们的,他们是觉得我去学医,不是正道,会……辱了身份!”箫逸泽又闷闷的道。

 “正道?”林舞冷哼了一声,道:“所谓正道是什么?似那些个纨绔王侯一般,仗着自己与生俱来的富贵身份骄奢淫逸?那些人也不过是运气好,投了个好胎,去了那层华贵的外衣,他们怕是连贫民也及不上半分!”

 林舞说的气恼,听到箫逸泽的耳中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林舞说的都是对的,他也不想过这样华而不实的生活,吃着玉盘里的珍馐,却吃不出滋味,受着众人的追捧,却没半句真心话,表面华丽的高贵,内心却空虚荒芜。

 可皇室之中,有太多的规矩,他虽不贪图权欲,却也不能自由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逸泽啊,你告诉我,你当真想学医吗?”林舞又问道。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想!”干净的一个字。

 “呵呵,”林舞突然笑了起来,她觉得,她真是越来越欢喜这个可爱的十一弟了。

 “逸泽啊,你知道司岩鹤是谁吗?”林舞再次开口,问的却是与之前并不相关的问题。

 “司岩鹤不就是司岩鹤吗?”箫逸泽回答,眸子里腾起一些疑惑,皱着眉头想了想,便又补充道:“他是九哥和晨舞姐姐的好友,他是个大夫。”

 “嗯,对,他是个大夫,而是是个好大夫,他的医术是皇宫太医院的那些御医们远远及不上的!”林舞点头,又道:“那你知道无忧公子是谁吗?”

 “无忧公子就是司岩鹤啊!”箫逸泽眼里的疑惑扩大,他实在不明白林舞究竟想说什么。

 林舞白了一眼箫逸泽,这个呆瓜,还真是装了一脑子的清水!她都已经暗示的这般明显了,他竟然还茫然无知?难道说鬼医无忧公子在他的眼里,就只是朋友或者医术好一些的大夫?

 “逸泽啊,你若是真想学医,晨舞姐姐是很支持你的,王侯子弟皆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不需要付出任何的努力就可以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说得美好一些是上辈子做了好事,这辈子来享福,说的难听了就是皇家的寄生虫。

 但你跟他们不一样,晨舞姐姐看得出来,你不喜欢过那种生活,你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梦,也不怕吃苦受累。说明163nvren.com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将你的梦想坚持下去呢?

 你也许不知道,司岩鹤他是天下第一神医,夸张点说,他有生死人肉白骨的本事!倘若你能用诚意打动他,让他收你为徒,你以后的路就会更宽,你不会只是一个王朝的皇子,你会被更多的人多需要,你的生命也将更有价值!”

 林舞的话刚落了音,箫逸泽就猛地转过了身,他激动的抓住了林舞的肩膀:“晨舞姐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与他们是不一样的,你明白我,你明白我的梦,我真高兴!哦,不,我简直高兴的要疯掉了!”

 他跳了起来,那眉飞色舞的模样,像极了得到心爱糖果的孩子。

 箫逸泽以为林舞问他有关于学医的事情,是觉得他不该采这些药材,却没有想到,林舞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深入他心的话来,她说,她是支持他的。

 从他喜欢上医学起,就只有九哥从未反对过他,可九哥虽然不反对,也未曾支持他,她却说她支持他。这是第一次有人支持他,这感觉是多么的美好!

 林舞望着这样的箫逸泽,笑得眉眼弯弯。

 她不会知道,便是因为她今日的这几句话,在以后的时光里,箫逸泽一步一步,从一个娇生惯养的皇子变成了江湖朝堂人人心向往之的神医,他将自己俊美的容颜藏在假面皮的后面,隐了自己尊贵的身份。用那一颗仁爱心,救下数以万计的病患,并三番五次的,将她从死神的手里抢回来……

 那一日,十里梅林,落花纷纷,她躺在厚厚的残花上望着那湛蓝的天空,滑落眼里晶莹的泪,他就站在她身边,看着她,不言不语。

 她道:“逸泽啊,现在的你,像极了他,他许我健康,许我美梦,许我不染尘埃的情,他护了我四年,而我却欠了他,一生……”

 这是后话,此时,林舞与箫逸泽,只不过是这密林中的寻药人。163女人网

 “晨舞姐姐,司岩鹤他当真会收我为徒吗?”又往前走了一段,箫逸泽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有些慌乱的问。

 “试试吧!”林舞道:“或许,你帮他寻找了木莲花,他一时高兴,就应了你呢。”

 林舞这话,原不过是调侃,箫逸泽却将之放在了心中,他暗暗地下定决定,一定要帮司岩鹤寻到那木莲花,虽然他并不知道司岩鹤为何要木莲花,但只要他拿到了这花,即是帮了司岩鹤,也会距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步。

 而林舞在说完这话后,又想起司岩鹤的病情,心里起了一层悲,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前面的箫逸泽道:“逸泽啊,我有些累了,我们先在这里歇息一会儿吧!”

 言罢,也未等到箫逸泽有什么回答,就坐了下来,她将屁股挪了挪,似是觉得这般坐着也不太舒爽,便将身子往后一倒,躺在了枯叶地上。

 若是寻常的女人,就这么随意的躺在男人的面前,箫逸泽定然会认为这女人轻浮,心生厌恶。但林舞这动作,却极其的自然,不仅没有一丝半点的娇媚做作,反倒是潇洒大气。

 箫逸泽愣了愣,扯开嘴角温暖的笑,也学着林舞躺了下来。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两个人挨的近,又皆将眼睛睁大了看,自然也就同时看到了古树枝桠上那朵盛开的,形似莲花的小小的白花!以及,盘旋在白花旁边的那一条粗壮的大红蛇。

 “木莲花!”不约而同的叫了一声,林舞和箫逸泽又不约而同的从地上弹了起来。

 “我去杀了那条蛇,将木莲花采下来!”箫逸泽一激动,提了宝剑就要跃上树,林舞忙抓住了他的袖袍!

 “逸泽,不要!”林舞摇头,急急的道:“你看那蛇,通体泛红,头部呈三角形,是有剧毒的!再看它盘的那根枝,细的很,这表示它的身体很灵活,行动的速度快!我们俩方才在树下闹出了动静,已经惊动了它,可它却没有攻击我们,说明这蛇很聪明,倘若我们主动去招惹它,只怕讨不得什么好果子吃!”

 听林舞这样一说,箫逸泽收回了迈出的步子,抬头望那大红蛇望去,果然见得大红蛇的眼睛像人一样阴冷的盯着他,蛇口中不时的吐出信子。

 心中暗惊了惊,箫逸泽呼了一口气:“还是晨舞姐姐瞧得仔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如何才能拿到那木莲花!”

 “那是不是木莲花还不一定呢,”林舞望了望那朵白花,眯起眼睛寻思了一番,表情肯定的道:“走吧,逸泽,那不是木莲花!”

 言罢,率先抬了脚走开。

 “晨舞姐姐……不是……它……”箫逸泽忙紧走几步,拦在了林舞的面前:“这白花明明跟晨舞姐姐告诉逸泽的一模一样,怎么就不是木莲花了呢?晨舞姐姐你莫不是怕那蛇会伤了我?”

 林舞的心一颤,没想到这十一弟倒也不是个笨人,没错,她就是对那红蛇没有把握,怕箫逸泽会有危险,所以才说那不是木莲花,她是想先将箫逸泽引开,然后再寻机会回来采那花!

第2章 内急

 倒不是不相信箫逸泽的武功,而是那毒蛇队他们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在不清楚毒蛇的能力之前,她不能用箫逸泽的命去冒险!

 “逸泽,你多心了,那是不是木莲花,我比你清楚,我忘记告诉你了,木莲花是没有花萼的,那朵花却有花萼,方才我没瞧清楚,仔细辨认过后确定它确实不是木莲花,说不定是其他的奇花呢,不过我们不需要,也没有必要为了一种不认识的东西跟那毒蛇抢!”

 林舞说的平淡淡的,脸上寻不到一丝的异样,箫逸泽回头看了看,已经是半信半疑。

 “那,当真不是木莲花?”他再次追问了一遍,要知道,方才发现那白花的一刻,他是多么的激动,若那真是他要寻的奇花,莫说是一条蛇,便是更毒更厉害的东西,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上前去采那花!

 可晨舞姐姐却说不是,他顿时有种被愚弄了的感觉,很失望。

 “不是!”林舞指了指前面的林子:“逸泽,我们去那边看看,若是还是寻不到,我们也只能先回去与岩鹤会合了,趁着还有些时间,走吧!”

 一刻钟后,走在林舞前面的箫逸泽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脸,垂着眼皮极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晨舞姐姐……我……我……”

 “逸泽,你怎的了?”林舞也瞧出了箫逸泽的脸色不太正常,担忧的问。

 “我……我内急!”箫逸泽一咬牙,憋红了脸丢出最后的重点。

 “咳咳……”林舞愣了一下,脸上也有些不太自然,转了身子:“你去一下吧,我……我在这里等你!”

 “好的!那晨舞姐姐你就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啊!”箫逸泽这会儿说话顺溜了,他跟林舞确定完这一句,身子便像箭一般的闪进了密林……

 瞧着箫逸泽一闪而逝的背影,林舞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这十一弟啊……突然,她的眼睛一亮,箫逸泽离开了,不是刚好给了她机会回去采那木莲花吗?

 这想法刚晃过脑子,林舞的脚尖已经对准了来时的路,她瞥了一眼旁边的密林,随即如一只轻盈的燕子飞身而起……

 林舞的轻功用的还不是很灵活,但速度却并不慢,可当她的脚刚落了地,只听得“扑通”一声巨响,古树上一个物体便重重的砸在了枯叶上。

 赫然是“内急”去了的箫逸泽!

 那条大红蛇被箫逸泽拦腰斩成了两截,下半身随着箫逸泽的身体一体摔在了枯叶地上,不停的摆动着,而蛇的上半身却还死死的缠在箫逸泽的身上,那毒牙更是咬尽了箫逸泽肩膀上的皮肉里,箫逸泽整个人都变的乌紫乌紫的,手中却紧紧攥着那一朵木莲花!空气中一股子蛇血的腥臭味……

 “逸泽!”林舞吓得几乎心脏停止跳动,忙抖出袖中白绫,箍住了大红蛇的七寸,一使内劲,那蛇身就软了下来,她将之卷了,尸体抛去一边,然后马上奔到箫逸泽的身边,点了他身体的各大穴道,防止毒液蔓延!

 “真是个傻子,嫌弃命长了吗?”林舞又气又怕的骂道,手下迅速的将箫逸泽肩上的衣服撕开,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那被毒蛇咬的地方划了个“十”字,让毒血往外流……

 林舞的心里很乱很慌,箫逸泽已然中了剧毒,她不知道该如何救他,放放血不过是她前世在书上看到的最简单的方法,她不知道管不管用,看着箫逸泽越来越冰冷的身体,她竟起了一种深深的悲戚感。

 就好像,她面前的这个人,他要死在她面前了,而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流失。

“逸泽,你不要闭眼睛,你打起精神,你不是会医术的吗?你告诉我,告诉我要怎么救你,你告诉我啊!”她抓着他的衣服,狠狠的去掴他的脸,可直到他的脸被她打肿了,他也没说出一个字!

 是蛇毒,让他的舌头完全麻木了,他根本发不出声来,听见她的嘶喊,他的心是那么的痛,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一日,她被人沉入湖底,似水草一般浮动的模样,他感觉自己也和那日的她一样,眼皮越来越重,他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他更不甘心,终究是他太自信了些,以为那不过是一条小小红蛇,所以即便她告诉他那不是木莲花,他却还是诓了她回来采。

 这可是他箫逸泽人生中第一次撒谎啊,却难道就是最后一次了吗?

 他好遗憾,倘若就这样死去了,他也只能如她所说的那般,做为一条“寄生虫”被风光大葬后在皇家族谱上被除名。他的梦将随着他一起,永远的被埋入黑暗中,而他,也再不见她了……

 箫逸泽还是晕死了过去,林舞的心又冰冷了几分,她盯着箫逸泽肩头那缓慢流毒血的伤口,她咬了咬自己的红唇,附下了身子,她想要用自己的嘴将那毒血给吸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袭岩鹤影自古树的后面闪了出来,一眼瞧见林舞的动作大惊,随手摘了一枚树叶就朝林舞的穴位打过去。

 “谁?”身子突然被定住,林舞倾身的重心不稳,直直的倒在了箫逸泽的身边。

 “舞儿!你想干什么?你不知道那蛇毒有多霸道吗?我告诉你,这毒叫一步红,他已经中毒了,你再给他吸毒,你们两个一起死!”将林舞的身子扶起来,司岩鹤那一张云淡风轻的脸上烧起了愤怒的火,掩藏在这愤怒之下的,却是深深的后怕。

 一步红,顾名思义,中毒之人从中毒到毒发的只需要走一步的时间,箫逸泽之所以挨了这么久,是因为箫逸龙昨晚上给他吃了一颗解毒丸!

 可林舞并没有吃,如果他晚来一步,让那毒血进了林舞的体,他这个“天下第一神医”也救不回来她的性命!

 见到熟悉的脸,林舞压根儿就没听到司岩鹤在怒吼些什么,她望着他,好像大海中飞着的倦极了的小鸟终于找到了一根浮枝可以歇息一下,泪如泉涌,她沙哑着声音:“岩鹤,你快救救他,他快死了,我不想让他死,你快救救他啊,快啊!”

 被林舞这一哀求,沉浸在差一点失去心爱人的情绪中的司岩鹤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的脸一沉,转过身子去查看箫逸泽的情况。

 很快,司岩鹤扫了一眼周围,大步走过去将被林舞丢弃的白绫连着蛇尸一起拖回来,从那蛇尸上取了自己要的东西,拿出一些瓶瓶罐罐,捣鼓了一阵,最后做出了一颗漆黑的药丸子喂给箫逸泽吃了,方才解开了林舞的穴道。

 “他怎么样了?”一得到自由,林舞就将自己的手探向了箫逸泽的脸,感觉到他的温度不如之前那般冰冷了,才微微安了安心。

 “他的性命无碍了,但是余毒未清,我要将他带回去救治!”司岩鹤的语气依然有些不太好,他当然看见了箫逸泽手里那朵木莲花,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的生气,这两个人,竟为了这一朵花罔顾了自己的性命?

 虽然这木莲花对他很重要,可为了他的命去赔上别人的命,他司岩鹤是万万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何况这两个人,一个是他挚友的弟弟,一个是他不能言说的爱人?

 他突然有些怨恨自己,医者不自医已经是一种莫大的悲哀,若因此失去更多……他有何颜面在这世上继续苟活?

 “岩鹤,对不起,是我没看住逸泽……”林舞很快想明白了司岩鹤生气的原因,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会接受这种以命换命的帮助!

 “你们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们!我司岩鹤从未想到过,这世上,还会有人为了我做出这样的傻事!”

 司岩鹤的话说的凉,听起来有些像别扭的小男孩闹脾气,也只有林舞听出了他话里面的沉痛。她想与他再多说几句,他却背了箫逸泽就往前走。

 是夜,逸王大帐。

 箫逸龙染了一身的血回来,刚进了营地就听说箫逸泽中毒的消息,顾不得换衣裳就进了箫逸泽的大帐。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了?”一眼就看见榻上昏迷不醒的箫逸泽,箫逸龙的脸上敛上了一层寒霜,他又将视线投到林舞的身上,确定她安然无恙才稍稍宽了宽心,上前询问。

 “逸泽中了蛇毒!现在已经无碍了!”林舞过来抓住了箫逸龙的手,贴近箫逸龙的耳朵道:“他是为了给岩鹤采那木莲花。”

 木莲花?就是十一弟手里的那一朵吗?

 他一进来就看到了箫逸泽搁在床沿上的手里紧紧的攥着一朵模样奇异的白花,听林舞这么一说,便又将目光投了过去,然后他皱了皱眉,伸出手去拿那朵花,可不管他怎么扮,箫逸泽就是不肯松手。

 “没用的,龙!方才我跟岩鹤都试过了,这花,拿不下来,要等逸泽醒了。”林舞又道。

 箫逸龙只好放弃:“ 既然人没事,那就好,寻到了这木莲花,终究是件好事情。”

 司岩鹤点了点头,转了身子面向箫逸龙,问:“你受伤了?”

 “没有!”

 “那你这衣……”林舞不放心的检查了下。

 “我没事,这是人熊的血。”箫逸龙解释道:“我跟凤远东打了一架,打得正痛快却窜出来两头人熊,便一起将那人熊灭了!”

 人熊,痛快,一起灭了?

 林舞敏感的抓住了箫逸龙话里面的关键词,心里有一些不爽快,瞧着箫逸龙的神色,似乎与凤远东的关系并不太僵,这凤远东之前与皇后李嫣然设计要害她,她可是恨得很。

 又待了一会儿后,林舞先回去自己的大帐准备晚餐去了,可待她与管家墨玉、竹香一起将晚餐摆在了桌上,却还不见箫逸龙回来,林舞等得有些不耐烦,便遣了一个侍卫去喊人,不料侍卫回来禀告,王爷被丞相请走了。

邪凤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邪凤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前妻,别来无恙 最新章节

    原标题:前妻,别来无恙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前妻,别来无恙目录预览:第一章七年后的归来第二章闺蜜第三章撞见第四章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第五章你跟着我来第一章七年后的归来站在江城市中心最奢华的地段前,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鼎盛大厦,洛冰才在心里默默感叹时间的轮回,人的渺小。七年,整整七年,终于,她还是回到了这座城市。先去大厅办理了入职手续,然后按照流程,前台负责接待的迎宾李瞳领着她参观这座宏伟壮观的大厦。从主楼到副楼,员工别具一格的餐厅,还有休闲娱乐的活动场。“哦!对了!洛律师,等一下我带您见完了沈总后,会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 最新章节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最新章节小说名字: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目录预览:001裸奔002尽快把婚事办了003抢了他女人004只想让你死个明白005万能的神偷包001裸奔尼玛!好冷!谁把她丢冰箱了?洛小安张口准备大骂,忽然,“咕咕咕”,一大口水灌进了她嘴里。她呛得连忙憋气,抬起小脑袋,却瞬间懵了。她竟然一丝不挂的躺在瀑布下的池塘边,身上连个比基尼都没有!还遍布青紫!泥煤,这是被鬼了打了么?她不是和神偷团伙偷盗A国国宝被枪杀死了么?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洛小安环顾四周,想找点东西遮遮身体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 最新章节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最新章节小说名字: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目录预览:第一章彦一凡,你这个混蛋第二章要什么第三章压根儿不知道他技术如何第四章现在的女生真是不要脸第五章别再说这些话来恶心我第一章彦一凡,你这个混蛋“彦一凡,你这个混蛋!”包厢里霓虹彩灯晃得人眼迷乱,沐小蛮抄起面前的高脚酒杯绝望的朝那个曾托付了无数信任的男人扔去。“沐小蛮!”彦一凡侧身躲过,只听得酒杯落地破碎的声音,酒汁倾洒,溅起愤怒的水花。“沐小蛮,你想做一辈子的十八线小明星,我可不想!”上前两步,狠狠抓住沐小蛮挣扎的双手,彦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 最新章节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最新章节小说名: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目录预览:第1章爱你?怎么可能第2章我是顾久久第3章你倒是很有自信第4章他竟然是这样的人第5章露馅了?第1章爱你?怎么可能“特大新闻!著名影星韩某曝光与神秘男子床照,而这名男子据说是已婚男士?”“著名影星韩某的艳照也再度曝光,尺度大到惊人!”“再度曝光著名影星韩某去妇科医院的照片”霍然,告诉我这不是你做的!韩翎拼命地想要打电话给那个她深爱的男人,但是手机里传出来的只有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 独家蜜爱 最新章节

    原标题:独家蜜爱最新章节小说名称:独家蜜爱目录预览:第1章:有洁癖!第2章:我会再联系你第3章:今晚,都累了第4章:恶心第5章:就这样,晕了?第1章:有洁癖!海市,索菲亚大酒店。“咳——”极致的冰凉,顺着皮肤迅速沁入了骨子里。一口水呛入了呼吸道,陷入昏迷当中的女人,被憋得不能呼吸,终于咳了出来。飞溅的水花,因为她的颤抖,细碎的落在她浑身上下,唯一还露在水面的小脸上。彻骨的寒意。“咳,咳咳——”一口水没有咳出来,接二连三的咳嗽,终于惊醒了浴池旁正漠然的给身体冲水的男人。肌理分明的挺拔身躯侧了侧,一

  • 《黄庭经》VS《洛神赋》,书法史上最强父子PK

    王羲之(321-379),字逸少,旷之子,导之侄,瑯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人。官右军将军、会稽内史,人称“王右军”。早岁从卫夫人学书,后博览前代名家法书,遂改变初学,採择众长,备精诸体。小楷尤工,已脱去钟繇隶意,雄逸俊雅,变化生动。其小楷代表作有《黄庭经》《东方朔画赞》《乐毅论》《孝女曹娥》等。《黄庭经》,原为道教上清派的重要经典,也被内丹家奉为内丹修炼的主要经典。现传《黄庭经》有《黄庭内景玉经》《黄庭外景玉经》《黄庭中景玉经》三种。王羲之所书的这卷《黄庭经》,即指《黄庭外景玉经》。《黄庭经》其内

  • 军婚撩人 最新章节

    原标题:军婚撩人最新章节书名:军婚撩人目录预览:001:陈瀚东回来了002:他的妻子003:老公护着004:好好教训005:暗中较劲001:陈瀚东回来了余式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瀚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陈瀚东,是她结婚没多久的老公;夫人,是她的婆婆。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 最新章节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目录预览:第一章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第二章逃过一劫第三章假冒的第四章管你?我吃饱了撑着啊?第五章安全措施第一章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园中,春意盎然,微风徐徐,白色与淡紫色的布景给原本的清幽更加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气息。位于半山腰的私人会所里,一场婚礼正在举行。新娘拿着捧花站在新郎身边,一脸幸福甜蜜。婚礼并不豪华,低调且简单,而出席婚礼的,亦只有新人双方各自的至亲而已。不过即便如此,两位新人的背景却依旧不容忽视。新娘贺文渊,年仅三十,便已

  • 凶猛老公要不够 最新章节

    原标题:凶猛老公要不够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凶猛老公要不够目录预览:001结婚时分手002他们已结婚003她要的爱,不是一百,便一分都不要004阿离,想出国吗?005你到底想怎么样001结婚时分手帝豪酒店。一场极尽奢华的婚礼正在进行,新郎高大帅气,新娘恬静漂亮,可此刻看着新郎的目光,却多了一抹掩饰不住的悲伤。礼仪正兴致高昂的介绍两人的家世背景,“新郎沈从文是云天集团的少东,传说中的贵公子,新娘莫相离是X大外语系的系花,亦是Y市市长的千金……”主持人妙语如珠,诉说着两人相识相恋的过往,引得下面宾客哄然

  • 一朝为后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一朝为后最新章节小说:一朝为后目录预览:第1章堕入地狱第2章叔叔你谁呀?第3章修罗场第4章被选中了第5章竹马很帅第1章堕入地狱王城,帝都。花发西园,草薰南陌,韶光明媚,正是人间四月天。凌天清被捆在龙床上,白净的脸上,血污已被洗净,露出一张明秀可爱的脸蛋。这一刻,她的绝望大于小女孩家家的羞涩。而一直端坐在椅子上的俊美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那双墨玉般的眼里,深藏着令人恐惧的暗黑风暴和绝对的控制权。“叔叔,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我的律师一定会让你坐牢!”凌天清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