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僵尸俏妻 最新章节

2017/12/28 4:53: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僵尸俏妻
第一章:鬼压床
我,蓝小玲,今天十八岁生日,但可没什么大蛋糕,也没什么生日礼物,而是被我那胖嘟嘟的同学,硬扯出来爬山。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我居然要在这虽然八月,却跟酷暑一样难耐的正午里,陪着他爬山减肥,我只觉得太悲催了。 不过我人生就是这么悲催的啦,从一出生起,就有一个死道士跑上门找我妈,说我是什么天生的赤矢命,克夫克妻克子不止,还克母克父。哎,我就奇怪了,克夫克子我还没话说,克妻那不简直是胡说八道吗? 那死道士还劝说我妈,叫把我送给他,说什么就我这种命盘,就只有在他的手里,才能保得住一条小命。 幸亏我妈年轻时候受过教育,坚决破除迷信相信科学,这才保住了我这一条小命,没有被那死道士给骗去。 虽然我最后没有克父克母,也没有见着克死谁了,但我这十八年,就只能两个字形容,悲催! 这十八年,我简直就是喝水都会塞牙,好好走个路,都能掉到下水道里,唯一的大幸就是没有被淹死,后来我百度了一下,才发现,这赤矢命根本就不像那个死道士所说的,什么克夫克子之类的,我就是一个天生的倒霉蛋,倒霉到顶,却不会死的那种人。 “哎,胖乔飞,你快一点行不行呀?”看着还落在我后边的大胖子,我的语气也好不起来了,都怪我自己一时心软,见他年纪轻轻的居然就体检出高血压,身为他的好朋友,自然要义不容辞的陪他熬着了。 “蓝小玲,你先找块地方坐着,我很快就来。推荐http://www.163nvren.com/”看着乔飞那胖脸上满是汗滴,我也只得找块大石头坐了下来,总不能此时就半途而废吧,说好了要爬到山顶的呢。 “蓝小玲!”一声低喃突然就在我的耳边响起,“哇呀!”大脑都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我就从那大石头上一蹦而起,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那大石头,只是立在小路边而已,树林后根本什么都没有呀? 可是那低沉的男声,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幻觉的,不对,那声音怎么跟我昨夜梦中的那么像? 就昨天晚上,我睡着睡着,居然做了一个春梦,呸,什么春梦,是一个噩梦,我梦见一个男人,就那样紧紧的搂着我,脸离我近在咫尺,虽然梦里很黑,但我却看见他了,看得很仔细,其实蛮帅的。 然后他就在我耳边低语,反反复复就那么一句话:“我终于等到你了。” 我的身子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定住,一动也不能动,其实在梦里的时候我很想开口问问他,他是谁?为什么要等我? 可不管我怎么使劲挣扎,那身体就像是不听我的使唤一样,一动都不能动,连声音也都发不出来,听老一辈的人说,这就是鬼压床,鬼压床就是明明有意识,但却什么都动不了。 “哎,蓝小玲。” “哇呀!”大胖子乔飞突然就那样子站在我的身后,还拿他那胖乎乎的手,使劲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本来就在惊疑不定的我,吓得又是一蹦而起,那家伙还傻愣愣的看着我疑惑的问:“你站在这里发呆干嘛?” “乔飞,不如我们走吧,我觉得这里有点古古怪怪的。”看着乔飞这胖乎乎的脸,我反倒是不那么怕了,不过想着还要再往深山里走去,以我这倒霉的赤矢命,都不知道还会不会碰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虽然我绝对是个无神论者,但按我妈所说,有些事情,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那不行。”乔飞那家伙居然使劲地摇起头来,我都没有见过他这么执拗的样子,可是想到刚才那声音,我还是觉得心底里发麻,依然不死心的劝说乔飞:“哎,我说乔飞,其实不爬山,我也可以陪你去跑步的嘛。” “哎,蓝小玲,这都快到山顶了,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么泄气的话,你看我这么的胖,这么的艰难,我都爬上来了,你好意思不陪我去山顶看看夕阳吗?”乔飞那大胖子又是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就他那肥猪蹄,拍的我的肩膀都痛起来了。 见胖乔飞这么的坚持,我也不好意思再推辞下去了,只得是认命地陪着他往山上走。 这里其实离山顶已经很近了,也不知道乔飞那大胖子是不是怕我反悔不肯跟他上去,刚才明明都累得半死了,见到我点头答应,居然一蹿而起,快步朝前跑去,还一边跑,一边喊:“蓝小玲,我先到山顶去等你了。” 见乔飞跑了,我自然要赶紧追上,我怎么可能被一个大胖子给领先了,可就在这时候,我却突然发现,我居然被定住了,我动不了了,就连声音也都发不出来,就像昨晚上的鬼压床一般。 喂呀!死胖子,你别跑啊!尽管我心里呼喊的很大声很大声,但乔飞还是从我眼前跑掉了,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拐进前面那条小路,消失的无影无踪。163女人网 天呀!此刻,我是连眼皮子都不能动了,要不然我一定翻个大大的白眼,鄙视那个大胖子。 “蓝小玲!”就在我无比惊恐的看着乔飞跑远的时候,那一个声音又突然在我耳边响起,虽然不阴冷,虽然很温柔,但在这一刻,在这诡异的情况之下,我还是吓得红了眼圈,要不是动都动不了的话,我一定哇哇大哭,哪个混蛋居然这么吓我。 “蓝小玲,来找我好不好?”听到这句话,我更怕了,那只鬼叫我去找他,我才不要去找,可是这时候我动都不能动,我应该怎么办? “来呀!”随着这话音落下,我发现我的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朝着那块大石头走去,天啊!天啊!就算闹鬼也不要闹的这么明显好吗?电视上的鬼都不是这样子闹的,起码吓吓人,起码让我逃一逃,我也总有个希望呀,你就这样子控制着我朝你走去,这有什么意思嘛? 尽管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在这一刻,我还是想起了无数的鬼神传说,据说深山老林里有很多孤魂野鬼,他们都在寻找着替死鬼,好让他们能转世投胎。 难不成,自己就要变成了那替死鬼了吗?虽然我很想哭,可是,我整个脸都僵硬着,不要说哭了,就连眼皮子,都没有办法眨一下。
第二章:鬼索香吻
也不知道那只鬼使了什么手段,我的腿脚就一路僵硬的前行着,我还以为他会带我到大石头那,却不想他带着我绕过了那大石头,朝树林里走,我原本还指望着乔飞那大胖子,发现我没有跟上会回来找我,但我要偏进了这些地方,他要怎么找得着我呀? 越来越害怕的我,眼泪已经忍不住浮上了眼眶,虽然我的脸不能动,可那眼泪却能动,不停地从我的脸颊上滚落。 上帝啊,求您护佑您的子民吧,求您不要让您的子民被那恶魔牵引着,求您帮助您的子民战胜恶魔吧。 我在心底里不停的祈祷着,可是,那些祈祷当真是一点用都没有,我还依然在僵硬的往里走着。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这学校后山,竟然还有一个这么久远的墓地,虽然已经很残旧了,但却依然能看得出来,当年这墓葬一定很气派。 然后我就停在了这墓地跟前,也就在这时候,发现我竟然能动了,可是我不敢跑。 在这种荒山野岭,不用脑想就知道了,我怎么可能会跑得过那只鬼,而且那只鬼还能控制我的行动呢,所以,我此刻所能做的,就是不要激怒他,现在只求他,千万不是想要我来陪葬。 就在我百般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前面的墓葬,居然一分为二,裂开了。 我简直都傻眼了,在这一瞬间,我想到了梁山伯跟祝英台,那梁山伯的墓不也就这样砰的开了,然后跟祝英台一起变成了两只蝴蝶,我该不会也要这样子吧? 一想到这,我已经吓得双膝一软,直接就跪在地上冲着那墓碑大哭:“大哥,我可不是你的什么人哪,我不要变成祝英台,我上有老下有小,都是靠我养着呀。”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想着说他能可怜可怜我,不要拿我小命。 在这一刻,我没有像电视上那些人一样,闪过很多很多的场景,在这一刻,我的心扑通扑通地直跳着,只想他能放我一马。原文163nvren.com “进来!”就在我吓得哇哇直哭的时候,那声音突然又在我的耳边响起,居然要我走进那墓地里去,我自然是想都不想,直接摇头拒绝:“我不去,我死都不要去。” “你不会死,你的朋友会死。”听到这一句话,我是愣住了,直接连哭我都忘记哭了,他说的朋友,是不是就是那个乔大胖子啊? “你的朋友此刻正在山顶筹备着给你一个意外惊喜,你想不想这变成意外惊吓?”听着这恐吓声,我嘴一扁,吓得又哭了,“那关我朋友什么事啊,你想要我进去,你就像刚才那样控制着我进去就行了,非要我自己走干嘛,不知道人家的脚会发软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哭声,让他动了恻隐之心,还是他真的可怜我了,竟然没有声音了,难不成他放过我了? “喂呀!”想了想,总觉得那鬼总不可能是因为看到我这么的楚楚可怜,就这样子轻易的放过我了,要知道他可是鬼呀,电视里的鬼都是心狠手辣,直接扒人心肺的,哪会这么好心让你哭一哭,就这样子放你走人? “哎,你不说话那我就走咯?”我说完这句话,等了许久,他居然还是没有吭声。 难不成他真的放过我了?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当然一喜,急急忙忙的就爬起身,想着赶紧往外跑。 “脚不软了,可以走进来了。”那一个声音就在我耳边突然响起,吓得我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脚步也顿住了,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裂开的墓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也不知道那只鬼是不是真的动了恻隐之心,见到我愣就不动,居然又主动说道:“你只要进来打开棺木,给我一滴你的舌尖血,我就可以放过你跟你的朋友。” “舌尖血?”我有些听不懂,他见我听不懂,又开口解释了一句,“你打开棺木,见到我后,只需要吻在我的双唇上便可以了。” “不要,那是我的初吻。”都还来不及多想,这句话就已经从我的嘴里脱口而出,本来就是嘛,女孩子的初吻有多珍贵呀,我还想着说留给我最心爱的人呢,怎么可能会给一只鬼? “想想你的朋友。”那只鬼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我知道他是在等着我做决定,可是我真的要进到里面,然后亲一只鬼吗? 踌躇了半响,我知道自己是不能再拖下去了,要是再不做决定,等到日落西山,甚至天黑,周围一切就会变得更加恐怖。 早知道就不应该跟那大胖子来爬山的,自己为什么要听他怂恿呀?在这一刻,我悔的肠子都要青了,那大胖子最坏了,居然还丢下我一个人跑了,要不然这只鬼哪能这么嚣张的把我抓来了。 “亲就亲!”衡量了得失之后,我觉得我应该拼了,虽然不知道那只鬼的能量有多大,但是他居然都能控制我了,那控制乔飞他们去死,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可不能因为自己胆小,就把他们全都害死了,那样我自己这辈子都过不安生的。 “我不怕!”虽然我的心在怦怦直跳,手脚也已经发抖起来了,可是我还是拽紧拳头,不停地给自己鼓劲,我是谁呀,我可是有主角光环的人呢,想想那赤矢命,就算是倒霉透顶,也绝对能寿终正寝的不是吗? 看着我离那墓葬越来越近,我的心跳就越来越快,近了,更近了,我感受到一股阴凉的气息从那墓葬里传出来,居然没有我想象中的腐臭之味,反而还有一股很好闻的气味,那气味就好像是昨夜梦中所闻到的一样。 可就算那气味很好闻,我却还依然是怕,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走到墓葬门口,我才发现原来那墓葬很深,那阶梯弯曲而下,不知道通向何处,我的心跳的越发的剧烈,扑通扑通的,好像要从喉咙口里跳出来一般,我只得是轻拍着胸口,不停的安慰自己,不怕,不怕。
第三章:夺人初吻的僵尸
可不管再怎么安慰自己不怕,在踏上这阶梯之时,我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可是到如今,我知道我自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我不知道那只鬼说的是真还是假,但我不敢去赌,他可是鬼呀,鬼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胆怯,就害死了乔飞他们。 “不怕,真的不怕。”我不停地嘀咕着给自己打气,走下了那阶梯。 一步。 两步。 三步…… 墓葬里面很静,我的脚步声居然在这里面还隐隐带着点点回音,越发显得阴森恐怖。 好不容易才找到墓葬底部,我的眼泪已经不可自制地滚落我的脸庞,我一边抹去眼泪,一边四处张望,这里面虽然阴暗,但墓葬的墙壁两侧,居然还有灯罩,灯罩里居然还有蜡烛,居然还在燃烧着,也不知道那蜡烛燃烧了多久,但看在我眼里,那就跟鬼火差不多的恐怖。 那只鬼所说的棺材,就在这墓葬的中间,在烛光的照耀之下,那棺材竟然反射着点点光芒,也不知道那是铜还是金,不过看得我眼前一亮,因为我看到了上面居然镶嵌着宝石。 “哇,这种古董应该很值钱吧?”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一刻,我居然有心思想到钱,可能是小时候穷怕了,总之在这一刻,我很想找个东西,扣下那上面的宝石,偷偷带出去,反正他是鬼嘛,应该也不在意这身外之物吧? 钻进了钱眼里的我,在这一刻,居然是一下子扑到了那棺材之前,“哇,这一排宝石都是真的吧?” 其实也不怪我的,任何女人看到那一排有鸡蛋那么大的红宝石,一样也都会两眼发光,估计都会忘记了害怕吧?总之在这一刻,我真的很想找个东西把它抠出来带出去。 “把棺材打开,亲上去。”就在我看着那一排排的红宝石的双眼发光的时候,那只鬼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回过神,我在干什么呀?正事都没干呢,居然还想钱了。 下意识地抹了下脸颊上的眼泪,我才使劲的去推那棺材盖,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那只鬼可以把他的墓葬打开,却不打开它这个棺材盖,那棺材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我推开的,总之我就是使劲那么一推,它却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牢固,直接砰的一声,掉落到了地上,那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一蹦而起。 其实我也不是这么一惊一乍的人,只不过是第一次见鬼,没有经验,自然是有点点声音,都会吓一大跳的。 “不怕!不怕!”我使劲地拍着自己的胸口,我想今晚回去,胸口一定是红扑扑一片,肯定已经被我拍红了。 想想自己马上就要去亲一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尸体,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滚落脸庞,虽然心底里很不愿意,但知道毫无选择权的我,还是认命地凑了上去,看向棺材里面的尸体。 “咦?”虽然我这是第一次见到死尸,但我可是看过不少警匪片的,尸体在常温之下,就算是放置了几个钟头,都会出现尸斑,放几天,就会腐烂变臭,就算是会变成僵尸好了,也只是一堆干尸,就算是电视上出现的那个什么马王堆女尸,算是保存得比较好了,可一看就知道那就是死尸。 但眼前出现的这一个男人,居然跟我昨晚上做梦梦见的那一个男人很像,不对,一模一样,此刻的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轻闭着眼睛,我简直都有种错觉,他的眼睫毛在动。 我就趴在棺材边上,仔细地瞧着他,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久没有晒太阳了,那脸比女人还要白皙光洁,他的鼻子很高挺,还有那绝美的唇形,即便他没有睁开眼睛,我也觉得他真的挺帅的。 看着棺材里的这个人,哦,不对,这僵尸,我突然觉得,其实也没有那么悲催嘛,自己的初吻献给一个这么帅的男人,虽然他是个僵尸拉,但也比献给一只腐臭了的尸体好吧? 在我对着这僵尸犯花痴,额呸,是在端详着我的初吻对象的时候,那只鬼又在我的耳边催促,“看够了没有,快亲!” 我知道,我绝对是没有退路可言了,我只得是凑上前去,看着那僵尸的脸庞在我眼前无限放大,到了此刻,虽然害怕,但我依然还是觉得,他真的很帅,我不停地安慰自己,其实初吻给他也很不错。 近了,更近了,不管了,我抱着豁出去的心态,直接俯身吻在了那只僵尸的双唇上。 “把舌头伸进去。”听到那只鬼的这句话,我简直都愣住了,这在搞什么?居然,居然叫我伸舌头进去?谁知道那里面会不会有蟑螂?会不会有老鼠?毕竟他可是一条死尸,虽然这外表看着完好无损,可里面谁知道会藏着什么东西? “不伸进去,你的朋友立刻会毙命。”那只鬼的声音突然变得凌厉起来,我只觉得这周边的空气突然变得寒冷,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事到如今,真的没有什么后路可言,也顾不及那么多,抱着豁出去的心态,眼一闭,直接就伸出舌头顶开了那只僵尸的嘴,探了进去。 哇呀!我根本就无法惊叫出声,因为那只僵尸,竟然一把抓住了我,把我拖进了棺材当中,还咬住了我的舌头。 舌尖上一股剧痛传来,吓得睁开了眼睛的我,第一眼便看到了那只僵尸,他竟然已经睁开了眼睛,那赤红的眼珠子正在直愣愣的盯着我看。 我的舌头好痛,还来不及大叫,他就已经张开了他的嘴巴,收回舌头的我,感觉到嘴里传来的腥咸味,我突然明白,原来舌尖血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本想快点爬起身的,可那只僵尸还在紧紧的搂着我,就这么直愣愣的瞪着我,也不知道在这一刻,他是不是在想着什么。 “喂呀,你说亲过就放我走的。”我的嘴一扁,当即就吓得哇哇直哭,真的太吓人了,一只死了那么久的人,瞪着那血红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你,还贴着这么近,这虽然不是恶梦,但也比恶梦吓人多了,我活了十八年,还真没做过比这现实还恐怖的梦。 那只僵尸本来还不为所动的,直到我的眼泪滴落到了他的脸上,他才突然眨了下眼睛,松开了紧搂着我的手。 感觉到腰上的禁锢一松,我急忙从他身上爬起身,手脚发颤地跨出了那棺材。
第四章:带我回家
就在我正庆幸,终于可以走人的时候,那只僵尸竟然突然坐起身,依然还在直勾勾的盯着我。 看到他这模样,我吓得双脚一颤,差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可他见到我这番模样,竟然双唇一动,蹦出了一句很生硬的话语:“小,心。” “不、不客气。”见到这僵尸居然还会说话,我虽然怕得有些语无伦次,但其实还是很好奇的,毕竟眼前这个僵尸长得一点都不恐怖,不但不恐怖,还很帅呢。 “你、喜,欢、我。”僵尸这一句话虽然僵硬,但我却全都听仔细了,一下子只觉得那脸热热的,是的嘛,哪有人一见面就像我这样,对着一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尸体犯花痴? “带、我、走。”僵尸突然一蹦而起,站到了我的跟前,听到他这一句话,我直接就傻眼了,“老大,我怎么可能带你走啊?你是一只僵尸,一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尸体,怎么可能要跟我走?” 我这句话绝对不是推脱之词,虽然他长得很帅,虽然我的初吻也都给了他,可是,我怎么可能带着一只僵尸回学校? “我、可、以、保、护、你。”那僵尸的舌头似乎伸不直一样,说话都是一字一顿的,不过幸好,我都听清楚了,连忙使劲的摇头,“我不需要什么保镖,你说过会放我走的,我这就走了,不送,谢谢。”谢谢这两个字,才刚一说出口,我人都已经蹦到了台阶上,头也不回的就往墓穴上跑。 因为我已经看出来了,这僵尸似乎是想赖定我了,要是我还在这傻傻的跟他套近乎,没准他还真粘上我,跟我回家,那我可惨了。 不过幸好,那只僵尸并没有在纠缠我,也没有在后呼唤我,于是我就很顺利的跑上了那台阶,在一步跨出那墓穴之时,我真想高歌一曲:世界真美好! 可就在我还没来得及大笑出声之时,面部表情都已经僵住了,因为我看到,那家伙就站在我的跟前,依然还在直勾勾的盯着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出来的。 “喂呀,你说话不算数,你说只要我把初吻给了你,你就放我走的。”我真的急了,也不顾他究竟会不会生气,直接就朝着他大吼,本来就是嘛,说好的,只要我亲他一下,他就放我走的,怎么这一下还缠上我了? “那是我的身体,现在我二魂离体,它并不受我的意识控制,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跟着你。”那只僵尸还在直勾勾的盯着我,嘴唇并没有动,而且那声音似乎就在我的耳边响起,所以绝对不会是他在跟我说话,但这话我却是听明白了,那家伙就是耍无赖,死不认账了。 “我不管,你们不能这样子说话不算数的。”这可不怪我着急,确实啊,这么大一个活人,跟着我回去,我要怎么安置他,而且他还是一只僵尸。 “带、我、走、吧。”见到我开口大吼,那只僵尸居然一蹦上前,伸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关键是,我竟然看见他泪光盈盈,没错,他那血红色的眼眶里,居然浮上了泪光。 “你别这样子嘛!”我也是满脸哀求的看着他,苦苦劝导:“大哥,你都那么老了,缠着我一个小妹妹真的不太好的。” “保、护、你。”那只僵尸一字一顿地又蹦出了这一句话,但我才不会信呢,这僵尸说句话舌头都伸不直,还怎么保护我呀?除非他能给我大把大把的钱,我就信了,所以,我使劲地摇着头,“大哥,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了,我不需要保护。” “我、可、怜。”那僵尸居然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眼眶里滚动的眼泪,居然就这样子流下脸庞。 “真丢人。”那只鬼就在我耳边低吼出了这么一句话,吓得我身子一抖,就在此时,那僵尸居然一巴掌朝着我拍来,“哇呀!”想不到他二话不说就要动手打我,吓得我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这时,我的耳边发出了一声惨叫,他居然不是在打我,他在打那只鬼吗?因为是那只鬼的惨叫声。 “吓、你,该、打!”听到这僵尸的这一句话,我当场就真的愣住了,这只僵尸真的如他所言,是想要保护我吗? “带、我、走。”他又把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大哥,我真的不能带你走,我只是个穷女学生,你要跟着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安置你,别人发现了,会把你抓去开膛破肚研究,真的很恐怖的。”见那僵尸这副模样,我心软了,可我知道,就算是心软好了,我也不可能带一只红眼僵尸满大街逛啊。 “那、来、看、我。”僵尸总算是松开了他的手,不过却依然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让我想到了我家那只哈巴狗,每一次我上学的时候,它也总是这么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每一次,我总是很不忍心的拿出一根火腿肠犒劳它,趁着它低头吃火腿肠的时候,我就趁机开溜。 可现在,我没有火腿肠,也没有别的可以吃的东西,所以看着他这可怜巴巴的神情,我真的是很不忍心就这样子转身离去,可太阳就要日落西山了,我再不走,就赶不到山顶找乔飞他们,更无法在天黑之前下山了。 “来、看、我、啊。”我才一转身,那僵尸居然又可怜巴巴的,一字一顿的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不敢吭声,其实在那一瞬间,我很想转个头,跟他说,我一定会来看你的,可是,我还是咬牙克制住了,他可是僵尸啊,他只是一具死尸啊,我不能被他的美色给蒙蔽住了,可不能招惹一个大麻烦回家啊。 不管身后那可怜巴巴的呼唤声,我硬着心肠,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所幸,那僵尸总算没有在喊了,为了不让自己心软,也是怕我自己忍不住回头招惹是非,所以,我干脆朝着来时的路跑了起来。
第五章:悲催的寿星
我跑得很快,也顾不上那杂草里的含羞草倒刺,刮破我的腿脚了,因为此刻,我就怕我一迟疑起来,那只僵尸就会缠着我不放,还有那只被僵尸打了后,就一直没有再开口说话的鬼,其实我更怕的是他,那只僵尸看起来还是人畜无害,似乎不会伤害我的样子,但那只鬼,动不动就出言来威胁我,还说要杀光了我的朋友,就该让僵尸打他一顿才好。 终于看到路边那块大石头了,我心里一喜,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是一窜而起,到了那条熟悉的小路上,我知道,再沿着这条小路跑上一小会,就能见到乔飞他们了。 “来、看、我。”一句怯生生的话语,就在我的身后响起,我不用转头都能知道,那只僵尸一定是在用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满脸恳求地望着我,所以我不敢回头,我就捂住了耳朵,沿着那小路使劲的往山顶上跑,只求在他千万不要再跟上来了。 “哎,蓝小玲,你怎么这么慢呀?”这才刚到半路,就听到了杜飞宇的喊声,同时出现的还有乔飞那个抛下我独自跑路的大胖子。 看到他们突然出现,我急忙回头望了望,幸好,那只僵尸没有再跟来,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他长得一点都不像死人,可是身上却穿着古时候的盔甲,这一点是很难跟人解释的。 “蓝小玲你没事吧?”杜飞也可能是见我没有吭声,又再多问了一句。 我瞥了乔飞一眼,气哼哼地说道:“我才没事呢,都怪胖乔飞,跑那么快扔下我一个人。” “哎,蓝小玲,你自己走的慢还要怪我呀?”我看到乔飞脸上居然露出了委屈的神情,不由得在心底里叹了口气,确实不应该怪他的,“算了,不如我们就回去吧?” 对于这个山,我是真的怕了,虽然那个僵尸那么可怜的哀求我再去看他,可是我在也不要再踏上这见鬼的山了。 “那可不行。”没想到乔飞跟杜飞宇居然异口同声,还一起摇了下头,我突然想起了那只鬼跟我说的,他们在给我筹备生日惊喜,心底里不由得一暖,点了下头,“那好吧,我们去山顶吧。” 这里离山顶真的是很近了,不过是小跑一会,我们就已经到了山顶,我这才发现,原来不只是他们两人,还有我同宿舍的女生,居然也早就到了,而地上,早就铺好了一块布,上面还有一个三层大蛋糕。 原来,他们是真的要给我过生日的啊?我忍不住捂住了嘴巴,满脸的惊喜,确实啊,这十八年除了奶奶,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热心的给我过生日呢。 “小玲,祝你生日快乐。”睡在我上铺的王白珍,手里捧着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物,朝着我走来,“送给你的。” “谢谢。”我当即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我觉得人生有两件最开心的事情,那就是收礼物跟收钱,不管我心情多坏,只要能有这两样事情让我做,我的心情都会变得好好,当然,前提就是收来的礼物跟钱都得是我的才对。 “看,蓝小玲笑得如狗尾巴花般招摇,我就说她喜欢这种惊喜吧。”就在我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那大胖子居然蹦出了这句话,实在是太煞风景了有没有。 所以,我瞥了他一眼,气嘟嘟的说道:“那还不是我好心有好报的下场啊,你问问谁能在这么热的大中午,陪你这大胖子爬山减肥啊?” “是啊,是啊,我就觉得我们家的蓝小玲最最善良可爱,这生日派对是我办的,开心吧?”我听到胖乔飞这话,心底里哪还有气哦,虽然因为他,所以我的初吻才献给了一只僵尸,但不知者无罪嘛,我不应该怪他的。 “我们切蛋糕吧?”收完礼物,我当然是火急火燎地催促切蛋糕了,因为这时候,都快要日落西山了,想到树林里那僵尸,我可不想等到晚上了,才摸黑走山路。 可是,我那话音才刚落,胖乔飞就把他的胖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蓝小玲,你急什么啊,我们带了很多东西过来,打算狂欢到后半夜呢。” “对啊,我们还打算玩碟仙。”王白珍居然兴奋得拍手大叫起来,我当即就傻眼了,在这有僵尸的山野里玩碟仙?他们是胆子太大了呢,还是存心找死? “蓝小玲,你该不会是怕吧?”听到胖乔飞这句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答,我确实是怕嘛,不过这要承认了,也太丢人了,不过也不等我做出决定呢,王白珍就已经替我说话了,“我们家蓝小玲才不会怕呢,她最爱自己一个人,三更半夜的看恐怖片了。” 听到王白珍居然替我说出了这些话,我自然是更不好意思承认我胆小了,只得是点头,同意了陪他们三更半夜玩碟仙。 八月的夜晚,自然是满天繁星,如果说没有了僵尸那回事的话,这一个生日夜晚,我真的是很开心,因为有那么多人帮我庆祝,而且还有这么美的夜景看,不过此刻,我的心底里却很是忐忑,因为我知道,这深山里可是有僵尸的,有僵尸就代表有鬼,在这有鬼的深山野林里,还要玩这招鬼的邪术,真的是在送死啊。 “不如我们不要玩了。”见到王白珍已经兴致勃勃地拿出她刚淘宝来的工具,我还是心生怯意,就在前些天,我可还看了《碟仙》,只觉得自己如今就是在作死。 “哎呀,蓝小玲你不要这么扫兴嘛,快过来,大家都坐下。”王白珍可一点都不听我说的话,大叫着招呼大家围着那些工具坐下,其实我很不想坐的,可是大家都在看着我,王白珍更是不依不饶的拉着我的手,还说我是大寿星,非要我坐在主位。 我觉得我这个寿星真的是很悲催,有哪个寿星是像我这样,居然不是坐在酒店的主位,而是坐在了玩碟仙的主位,这不摆明了要是真的招了鬼,首先找的不就是我吗?

僵尸俏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僵尸俏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17章(第17章 听说只要给钱,你什么都做)

    原标题: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17章(第17章听说只要给钱,你什么都做)小说名字: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第17章听说只要给钱,你什么都做第二天傍晚,莫柒安到达御园之时,只觉这盛大生日宴叫她有些目不接暇,豪车疾驰,名流贵族汇聚,着实是一副天上人间的盛世境况。宫世勋着一套黑色简洁西装,集风流倜傥与贵气俊美于一身,一入场便成了众人焦点,看的多少名媛心花怒放。“世勋哥哥,谢谢你为我办的生日宴。”打扮得完美精致的米薇更是痴傻了一般,双臂一展便要抱上宫世勋一只手臂。“你应该谢的是宫总裁,米薇小姐!”宫世勋深邃眼睛一

  • 逆世毒宠妃17章(第一卷 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17章 总觉得太蹊跷)

    原标题:逆世毒宠妃17章(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17章总觉得太蹊跷)书名:逆世毒宠妃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17章总觉得太蹊跷余奕凝看着邱嬷嬷寒着脸,硬把黑的说成白的,也不戳穿她,只是冷冽着声音道:“邱嬷嬷,我今儿可是打开四季之春的院门,让你进来搜人儿了。你既然没有找到人,那就别暗逼着我将人交给你,不然我可要去找祖母评评理,一个早就死了的人,如今却硬要我交出来,难不成是想要我去坟堆里,将人给刨出来交给你们吗?”这话说的全在理上,倒叫邱嬷嬷一下子犯了难,找不到任何能够反驳的话来。见状,余奕凝

  • 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17章(第17章 自知之明)

    原标题: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17章(第17章自知之明)小说名称: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第17章自知之明交易?世上能和北冥爵谈交易的人可不多。北冥爵除却对秦九儿的不齿,倒是暗暗佩服她的勇气可嘉。“你想和本王做什么交易?”秦九儿伸手扶正头上的步摇金簪,轻笑的说道:“臣妾知道,王爷不喜欢臣妾,看见臣妾都会如鲠在喉。所以,王爷既然不喜欢臣妾,何不放臣妾一个自由?只要王爷能给臣妾一纸休书,臣妾定当自己去皇宫,并把一切处理的圆满。而且,臣妾还会奉上还魂丹一颗。还魂丹一颗是绝世神药,能救人两次起死回生。而王

  • 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17章(第17章 大礼)

    原标题: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17章(第17章大礼)小说名称: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第17章大礼此时,元帅的办公室里,展拓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枚类似纽扣的东西,纽扣中间的一个孔还卡着一根银光闪闪的针。“报告!”黎白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进来。”黎白大步走进来,看了一眼展拓手里的东西,不由好奇,“元帅,这就是夫人说的大礼?”展拓把银针取出来,随后把纽扣扔给黎白,“把里面的视频资料调出来,发到我的电脑里。”“夫人真的很精明。”黎白赞了一句,“不过元帅是怎么猜到夫人说的这份大礼是

  • 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17章(第17章 怎么是你)

    原标题: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17章(第17章怎么是你)小说书名: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第17章怎么是你容初九挑了挑眉毛,在那大掌还没有近到自己的脸颊时,便一把拧住了容天坤的手腕,随即不屑的甩开。“正好,我也不想留在这里。只不过,你们欠我的债,是时候好好结算一下了!”在场的人看着容初九嘴角的笑容,只觉得脊柱一阵发寒。此时此刻的容初九,简直就像是从地狱中走来的修罗,浑身上下散发着殷冷恐怖的气息。“你,你想要做什么?”容天坤自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只听见“轰”的一声,容天娇整个闺房的房顶直接被从容初九身上

  • 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17章(第17章 玩物与宠物的区别)

    原标题: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17章(第17章玩物与宠物的区别)小说名称: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第17章玩物与宠物的区别忽然想到之前他给予的羞辱,曼亚阴阳怪气“哦”了一声,点头,“我知道了,我是你的玩物,你说过的,我也记得!”该死的混蛋!曼亚气得磨刀霍霍,对准焦香的牛排拦腰斩。沈奕城默默看她对着盘里的食物发泄,俊逸的脸,波澜不惊,“很好,还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过,如果你表现好,我会升你级也说不定。”“升级?”曼亚晶亮的眸有簌簌火星子闪烁。他优雅往后靠,长臂搭在桌上,“升你做我的宠物,待遇会更好

  • 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17章(第一卷第17章 邪魅,绝色妖孽)

    原标题: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17章(第一卷第17章邪魅,绝色妖孽)小说名: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第一卷第17章邪魅,绝色妖孽水吟蝉头一次有了强烈的危机意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咳咳,你、先、放、开、我。”水吟蝉艰难地道。妈蛋,掐着老娘的脖子问话,老娘还怎么回答你?男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掐着对方脖子的手松开,但那双如血般的眸子却溢满了更浓烈的杀意。水吟蝉全身神经紧绷,心里快速计算着能够逃脱的可能性。可是坑爹的是,结果为零。这个男子看起来虽然只有十七八岁,但水吟蝉能够感觉到,这是一个玄武远远超

  • 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17章(第17章 情不知所起)

    原标题: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17章(第17章情不知所起)书名:闪爱成婚:BOSS请自重第17章情不知所起对方还没有回应,她又说:“难道你不觉得老大好听吗?”“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嗯?”安小绪挑眉,眼神一亮,“真的吗?”“恩。”安小绪也就呵呵哒了,她眉梢一挑,脱口而出,“哈喽弟弟!”江昊天眼角默默抽动了一下,“你以为你是姐姐吗?”安小绪一副委屈的语气,“那不是你说我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的吗。”“我的意思是在BOSS和老大这两个,任你选择。”安小绪唾弃的切了一声,“真是浪费我的口水!”“那就

  • 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17章(第17章 少爷是有多坏)

    原标题: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17章(第17章少爷是有多坏)小说名字:枕上萌宠:首席老公好心急第17章少爷是有多坏她的反抗挣扎,激怒了东方翼。他死死扣住她的双臂,身体压了过去。“啊……”别墅里响起了女人的尖叫……再一次醒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满嘴苦涩,好累!好痛!浑身连伸伸脚趾头的力量都没有。饥饿感袭来,苏紫虞觉得自己下一秒又要晕过去。一个声音及时叫住她:“苏小姐,你醒了。”苏紫虞懒懒地睁开眼眸,就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冲着她笑。“你是谁……我在哪里……”声音嘶哑得吓了她自己一跳。闭上眼,她连睁

  • 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17章(第17章 差点穿帮)

    原标题: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17章(第17章差点穿帮)小说名:至尊狂妃:蛇君好霸道第17章差点穿帮“恩。”“那个谁,这里只有一张床!”容青岚的语气依旧是咬牙切齿了,但是某人依旧只是一句:“恩。”“夫人……”“啊……”突然之间那个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突然之间站立起身,欺身压了过来,他手臂撑在墙壁上,刚好将容青岚捆住在他手臂之中。咫尺的距离,刚好能顾感受到对面传递过来的灼热气息。不管容青岚将脸转向哪一边,都刚好对上叶崇澜按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听说,夫人在外面到处宣扬本座不举。”容青岚的脸颊此刻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