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英雄联盟之野区之王 最新章节

2017/12/28 4:31: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英雄联盟之野区之王

第一章 加冕称王!
“你说什么?你要应聘打野位?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上海EDG基地中,所有人看着面前这个朴素的少年吃惊却又带着好笑的语气问道。163女人网 EDG是什么?国内LPL最强战队,季中赛冠军,说是目前世界最强战队毫无问题,然而在这个战队中每个位置都是世界顶尖,打野位的厂长更是被誉为中国最强打野,其状态保持巅峰三年之久,无论是we夺冠还是EDG夺冠,都跟厂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眼前这个少年竟然来EDG应聘打野位,这是想抢厂长的饭碗吗? “是的,我就是来应聘打野位的。”这个看起来十分朴素的少年露出憨厚的笑容。 “哈哈,我没有听错吧,这小子真的是来抢厂长饭碗的。”EDG的辅助妹控哈哈笑道。 来EDG应聘的人不计其数,可应聘打野位的却还是从来没见过,因为没人敢说比厂长还厉害。 “茜拉,你确定这人不是来搞笑的嘛?”EDG的上单,也是EDG的队长扣肉问向旁边那个俱乐部的工作人员。 茜拉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人的实力很强的,我们已经有过专业的人员跟他打过了,不过都败给他了。原文163nvren.com” “这又能代表什么,代表他可以替代厂长?”妹控问道。 “当然不是,不过能把他留在我们俱乐部总是好的嘛,而且万一厂长也有什么伤病情况,我们也能有人替补厂长嘛。” 茜拉解释道。 “虽然是替补,但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替补厂长,喂,小子,要不然你跟我打一场?”扣肉看着那个少年说道。 “好啊。”少年笑了笑,好像根本不畏惧眼前这个被誉为顶级上单的扣肉童无敌。 “好,那咋俩solo一盘打野。网站http://www.163nvren.com/”童无敌说道,然后坐到了训练室的电脑前。 少年笑了笑,也坐到了一个电脑前,打开了电脑,熟练的登录了账号,然后问道:“你电一有号吧?”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笑了,笑话,在做的可以说是国服最顶端的一批玩家了,怎么可能在电一没号?不仅有号,还是传说中的王者段位,而扣肉的账号更是在电一王者前三十名。 “铂金的号,呵呵。”妹控看到少年登录账号的段位后忍不住笑了。 “好,我加你好友,开始吧。”少年加上了扣肉的好友,然后开了一局自定义的游戏,刚进游戏少年就秒选了当前版本并不吃香的老牌打野英雄盲僧。 “秒选瞎子,这小子会不会太自信了。英雄联盟之野区之王 最新章节” 妹控在旁边说道。 扣肉听到妹控的声音笑了笑,直接拿出了酒桶,确定了英雄。 众所周知,在打野上,最counter盲僧的就是酒桶了,因为在野区遭遇的话,即便盲僧q中酒桶也不敢上的,因为酒桶的e技能可以轻松在空中击飞盲僧,让盲僧q技能的二段打不出伤害。 q技能的第二段伤害是百分比伤害,也是盲僧最重要的输出技能,这二段伤害打不出来,那盲僧可以说是算个废人了,只有挨打的份了。 少年沉默不语,憨厚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双眼紧盯在电脑屏幕上,看着出现在温泉的盲僧,他开口微笑道:“按正常solo规则来吗?” 扣肉说了一声没问题,然后点开了装备栏,快速的买了打野的出门装,一把打野刀外加两瓶红牛,然后一脸自信微笑的操控者酒桶前往自己的野区。 打野solo规则大家可能并不清楚,因为很少有人会solo打野,其实打野solo的规则跟普通solo是差不多的,拿一血,跟看前十分钟的补兵数,不过前提是不能去线上补兵,犯规就算输。其实solo比拼的就是意识,谁的意识更强谁就是赢家,虽然说扣肉在EDG打的上单位置,但不代表他的意识差,作为厂长的徒弟,扣肉自认意识不比一些职业打野差,甚至更强一些,这也是为什么扣肉敢跟少年solo打野的原因。英雄联盟之野区之王 最新章节 少年出了常规打野出门装后然后朝着自家的红BUFF走去了,这一场少年出生在红色方,扣肉则出生在蓝色方,红色方跟蓝色方的区别就是红色方的下半部分野区是红BUFF,而蓝色方的下半部分野区是蓝BUFF。 作为一名职业上单选手,扣肉的意识是非常好的,他并没有去常规的开蓝BUFF,而是走去了上部分野区的F4处,因为F4所有野怪中伤害最低的,全部清完可以快速到二级,最重要的是他怕盲僧打完红直接去蓝BUFF处反他,两级的对拼酒桶还是比较怕瞎子的,虽然可以完美counter,但一个有红BUFF的瞎子还是可以完虐只有蓝BUFF的酒桶的,所以扣肉非常机智的先开F4,然而再去下半部分打三狼,接着惩戒好了再打蓝BUFF,这样可以让对方在前期根本抓不到自己的动向,而到了三四级的酒桶,在野区就可以完美的虐瞎子了。 扣肉操控着酒桶在清自己家的F4,酒桶一级学的q,加上惩戒,清野速度不慢,f4刚刷出来扣肉就交了惩戒,加上两秒发酵的q技能,F4的大野怪直接掉了一大半的血,三个小野怪也只剩一半的血,扣肉直接清了三个小野怪,然后用着普通攻击一下一下的击打着F4的大野怪,眼看着大野怪的血所剩无几,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天音击忽然出现,打在了酒桶的身上,接着就看到瞎子直接利用q技能的二段飞了过来,飞到酒桶身边的瞎子立马A(普通攻击)了一下酒桶,这让本来就被f4打掉不少血的酒桶顿时残血,仅剩不到二百血。 这一切太突如其来了,让扣肉根本没反应过来,他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瞎子内心充满纳闷,他是怎么知道我在打f4的? 不过也来不及多想,扣肉连忙磕了一瓶红牛,然后挪着酒桶那臃肿的身体一步步往外走,f4离中路二塔特别近,扣肉作为职业上单,他相信一级盲僧交完q技能是完全对他造成不了击杀的,所以扣肉连闪现都没交,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黄色惩戒从天而降,直接将那个已经被酒桶打到残血的f4大野怪惩戒死,瞬间盲僧身上金光一闪,竟然升到了二级。 “喝!”盲僧大喝一声,双手拍地板,e技能天雷破秒放出来,减速酒桶并造成伤害的同时还A了酒桶一下,瞬间酒桶只剩个血底,扣肉吓了一跳,连忙闪现,然而这并不能让他逃命,盲僧直接跟闪现,一个普通攻击直接击杀了酒桶。  First Blood!!! 不到三分钟,比赛结束了! 看着屏幕黑白的扣肉微微发愣,随即一拍桌子立马站了起来,看着对面刚刚摘下耳机的少年恼羞成怒道:“你犯规!” 少年很是无辜,说道:“我怎么犯规了?” 扣肉怒道:“你是不是躲在草丛吃线上的经验了?不然你怎么可能杀了f4的大野怪就直接到二级了?” 职业玩家对于经验的把控是非常到位的,他很清楚,单吃f4的大野怪是根本不可能到二级的,唯一能解释清楚的就是少年一直躲在中路边上的草丛里吃中路小兵的经验,然后过来反f4,所以惩戒了大野怪才到二级。 “你犯规了,所以这把比赛算你输!”扣肉说道。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少年苦笑了两下,还没等他开口解释,一直看着少年屏幕的妹控漏出一丝苦笑,对扣肉说道:“队长,是你输了。” “什么?怎么可能是我输了,明明是他犯规了!”扣肉怒道。 妹控一脸苦笑,说道:“他没有去吃兵线的经验,而是单吃了红BUFF那两个小怪的经验,然而去反的你……” 听了这话,一脸怒火的扣肉突然冷静了下来,如果这么说的话,盲僧升二级就说的过去了,可是扣肉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小子不清完红BUFF就来反野?难道他就这么自信? “你的队友提我解释了,这局是我赢吧?”少年问道。 扣肉被问的十分尴尬,点了点头,承认少年赢了自己,随即问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知道我在清f4?” “猜的。”少年笑了笑,接着转身准备离开,说道:“看来EDG并不需要我,那我还是去别的俱乐部看看吧,再见。” 茜拉还想挽留住少年,但少年执意要走,茜拉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就算把人家留下来,也不可能让他代替厂长的。 “喂,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扣肉问道。 少年走到门口突然回头,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叫王冕,加冕称王的冕!”
第二章 机器人惩戒Q!
王冕刚离去不久,刚刚参加完一场活动的厂长跟Pawn还有羊驼Deft回到了训练基地,妹控有声有色把这这件事跟厂长三人说了一遍,并且还把当时solo的视频拿出来给厂长看,当厂长看到王冕账号id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 “这个id……”厂长若有所思说道。 “嗯?怎么了?这个id怎么了?”妹控问道。 厂长咬了咬牙,眼神紧盯着屏幕上王冕那个id,——我要做职业选手! 很普通的一个id,又有点可笑,白金分段想要做职业选手,确实有点可笑,可是这个id在厂长眼里却非常不一样! 看着这个熟悉的id,厂长回想到了两年前还在we的时候,那时候的we如日中天,厂长也是在职业最巅峰的状态,而在国服一局比赛里竟然被人打爆了,而那个id就是眼前这个!虽然厂长用的是小号,没人认得是厂长,但这件事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过这轰动仅限we内部。 厂长用小号加了这个id,年轻气盛的厂长很不服气,就跟这我要做职业选手solo打野,可是三局竟然全都输了,这让厂长直接失去了信心。 而we内部高管知道这件事,连忙派人找这个人,如果这种打野强者能加入we,恐怕we就真的称霸英雄联盟了! 得知要做替补的时候厂长非常生气,好歹他也是为we立下的汗马功劳啊,于是一怒之下厂长带着阿布还有卷毛离开了we,不过这个神秘的打野强者并没有加入we,这也让we在失去了厂长这名顶尖打野后从而跌落了神坛。 看着这又再次出现的那个神秘打野强者,厂长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心里自言自语道:“两年前我输给你,你能抢走我的位置,两年后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你抢走我的位置!” 妹控看到厂长这幅样子就很八卦的问怎么了。 厂长咳嗽了一声,然后训斥地说道:“抓紧训练!还想不想去s5了!” “哦。”妹控被训得撇了撇嘴,然后走到电脑前去训练了。 厂长最后看了一眼那扣肉跟王冕的solo,然后关闭了这画面,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训练,他们的目标不只是中国赛区称霸,而是s5夺冠! …… 走出edg训练基地的王冕抬头望了望天空,阳光明媚,刺眼的眼光让他忍不住用手去遮住眼光。 “这就是上海,电竞之城,跟北京帝都起名的魔都!终于来到这里了,唉,当年如果不是我爸极力反对的话,恐怕两年前我就加入we,真正的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了吧,唉,不过现在也不晚,我一定会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的!嗯,一定会的,王冕,加油!” 其实王冕是今年的大一新生,为了电竞他才来到选择的上海,要不然凭他高考的分数可以轻松去北大清华的。 报道之后的王冕拎着行李箱在寻找宿舍,而校门口却人群涌涌的,原来是大学的各大社团在招人,有篮球社,柔道社,网球社,而最多人报名的却是电竞社! “喂,同学,打扰一下,我能问一下,为啥电竞社报名处那么多人啊?”王冕拉住一个小胖子问道。 “电竞社这么火当然是因为当前风靡世界的一款电子竞技游戏,英雄联盟了,不过电竞社这么多人报名可还有其他原因,因为有美女校花副会长亲自接待!如果是传说中的大神的话可能还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呢。因为据说这美女校花最喜欢的就是英雄联盟了,更喜欢职业选手中颜值颇高的厂长呢,据说这校花还放出豪言呢,说如果谁能打败厂长就做谁的女朋友呢!”那小胖子侃侃而谈。 “这样啊。”王冕点了点头,同时往电竞社报名处看了看,坐在哪里招待的确实是一个妹子,一个长得特别美腻的妹子。 “怎么样,漂亮吧?”那小胖子嘿嘿笑道,随即叹了口气:“可惜我只有青铜的实力啊,要不然我一定把这校花追到手,唉。” 看着小胖子失望的神色,王冕不仅笑了笑,同时想到他刚才说的一句话,这校花说谁打败厂长就做谁的女朋友吗?我可是打败过厂长四次的男人呢。 作为一名热爱电竞的玩家,王冕当然也想加入这电竞社了,而小胖子也说要加入,就跟王冕一块排起了队。 报名电竞社的人太多了,而电竞社不是所有人都要,在电一黄金分段以上或者其他区白金分段以上的才能加入电竞社,可怜的小胖子直接被刷出局了,而王冕在电一可是有着白金段位的号,所以直接被电竞社纳入了。 不过这仅仅是初选,接下来还要复选,就是检验真正实力的时候了,毕竟实力才能说明一切,段位还有可能是请代练上的分呢。 于是,好不容易过了初选的十几个人直接被安排跟电竞社的老成员5v5,美女校花副会长安然亲自观战,这也让所有人都十分激动,在一个热爱英雄联盟的美女面前显摆自己高超的技术,让她为自己精彩的操作喝彩,这种感觉多爽啊。 算上王冕一共14个人,分成三组跟老队员打,而第三组缺一个人由一个电竞社叫小暖的妹子填补了,而王冕碰巧被分到了第三组。 第一组的全部登上了电一的号,然后开始跟电竞社的老队员开始5v5的对决。 他们对决的时候王冕也仔细看了看电竞社,发现这里真的非常不错,而且只要成为电竞社的成员,就能在电竞社拥有一台专属电脑,这电脑跟比那些大网吧的配置还要好,这也是有些人打破脑袋想加入电竞社的原因。 正当王冕观察电竞社的时候,5v5的对决已经开始了,老人队跟新人队正式pk,老人队的阵容明显的比赛阵容,上单大树,打野酒桶,中单沙皇,下路是飞机配风女,而新人队就比较一般了,上单鳄鱼,打野剑圣,中单妖姬。下路则是小炮配琴女。 这种阵容,到了中期差距就显而易见了,果不其然,十多分钟的时候新人队基本就爆了,下路被打野抓爆,而寡妇却一事无成,打团的时候凭借阵容优势直接打了一波零换五。新人队溃不成军,只有中单表现得可圈可点,于是出了中单,新人队的其余四人就算被淘汰出电竞社了。 老人队的默契程度加上阵容差距,直接虐了新人队,这也让第二组的新人队充满压力,不过在第二组比赛中新人队竟然不可思议的赢了老人队,赢得原因是第二组新人队的中单,一个叫于森的选手,他的中单小鱼人直接杀爆了全场,22杀完美带领了新人队走向胜利。 第二组除了adc特别菜被淘汰出电竞社外,其余四个人全都成功通过了电竞社的复试。 “这个于森真的好强啊,他这小鱼人玩的出神入化啊。”电竞社围观的一个观众甲说道。 “那当然了,听说于森是一区的钻石呢,妥妥的大神,估计咱们电竞社除了会长没人打得过他。”另外一个观众乙说道。 “是啊是啊,听说还有职业战队叫他去打职业呢。”观众丙说道。 “很高兴你能加入我们电竞社。”电竞社的标志,副会长安然笑着伸出了手,对于森说道,显然,她对这种大神还是很有好感的。 于森握住了安然那柔滑无骨的小手,露出邪魅的微笑,用很小声的声音对安然说道:“我来电竞社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你呢。” 听到于森毫不隐晦的表白,安然平淡不惊的露出了女神的微笑,说道:“希望以后在电竞社能够好好加油,争取让我们电竞社打进大学联赛十强。” 于森还没来得及继续说,安然就直接抢先对我们这些第三组的新人说了:“第三组准备吧,成功留在电竞社的晚上我请大家去吃饭。” 在大家一片欢声中,王冕等第三组的新人队坐上了电脑前,准备跟老人队5v5pk,不过由于第三组少个人带个妹子凑人数,这让游戏难度无疑加重了。 王冕刚想要打野位,还没等说话就看到同组里一个黄毛抢位置,他在一楼直接秒选了虚空掠夺者,螳螂,同时在聊天频道打字:我是一区白金,实力打野,只要不送肯定能赢得。 王冕最出色的就是打野位了,他连忙跟这个黄毛沟通,说道:“兄弟,你能不能把打野位让我给我啊?” “你几楼?” “五楼。” “那你辅助去吧。” “……” 自古五楼没人权,王冕在五楼根本没选人的机会,这时在我旁边的小暖用着很可爱的娃娃音弱弱的说道:“要不你打adc吧,我辅助你吧。” “我不会打adc,算了,还是我辅助你吧。”王冕如实说道,他的adc确实不怎么样,实力一般,补刀也是硬伤,所以根本没信心拿出来玩。 “好吧,那我adc,你辅助我吧。”小暖说道,然后选了一个寒冰射手艾希。 王冕看了看英雄栏里,直接点在机器人的头像上,然后直接锁定。 王冕一方阵容确定了,上单鳄鱼,打野螳螂,中单沙皇,下路是小暖的寒冰配王冕的机器人。 老人队随后也确定了阵容,跟第一把的阵容差不多,上单大树,打野酒桶,中单的沙皇被我们抢了,老人队的中单拿了手最近版本特别火热的惩戒EZ,也就是探险家!下路是飞机配风女。 游戏进入读取画面,这时一楼抢打野的那个黄毛看到了机器人带的两个召唤师技能,竟然是闪现跟惩戒,这让他喷子心理顿时不爽,直接摘下耳机冲我骂道:“机器人,你特么sb啊,你个辅助不带虚弱,带个惩戒干嘛?是不是老子抢了你的打野位你不爽来报复老子?让老子进不了电竞社?” “你别骂人啊,说不定他带错技能了。”小暖在旁边替我辩解。 王冕被骂的也很不爽,这惩戒确实是带错了,但游戏已经开始了,也没办法改了。 “行啊,有人替你说话,这把要是输了老子饶不了你!”黄毛说完平息了怒火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一旁观战的安然也看到了这一幕,皱着眉头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安然姐姐,他带错召唤师技能了。”小暖在旁边说道。 “哦,那要不要退一下,重新开始把召唤师技能改回来?一个召唤师技能可是很重要的。”安然在旁边问道。 我冲安然笑了笑,说道:“没事,不用耽误大家时间了。” “那好吧,希望你们能赢。”安然很客套的说了一句,说完站到了一边,观看比赛了。 “哼哼,在校花面前装逼,等下可别被打爆,那可就在校花面前丢尽了脸。”黄毛冷嘲热讽地说道。 “玩好你自己的就行。”王冕冷冷的回了一句。 …… 进入游戏画面,王冕快速的购买了工资装的上古钱币外加两瓶红一瓶蓝,然后迅速往河道走去,在一分三十秒的时候在对方蓝BUFF处插了个眼,然后跟小暖一起帮黄毛打红BUFF(我们出生在红色方) 红BUFF剩八百血的时候王冕就走开了,不过他并没有去线上,而是去了对方蓝BUFF处上方的草丛,q技能机械飞爪直接飞向蓝BUFF区域的那块小草丛,直接把已经残血的蓝BUFF勾了出来,然后在蓝BUFF边回血边往回走的时候瞬间惩戒,直接抢下了这个蓝BUFF。 老人队打野的酒桶被抢走了蓝BUFF,骂了一句卧槽,他其实已经很小心了,他知道这里有眼,所以都小心翼翼的把蓝BUFF拽到那个小草丛去打,可还是被抢到了,这让酒桶十分气愤,准备三级了去下抓一波,最好抓死这个机器人! 抢完蓝BUFF的王冕看着涨了一大半的经验条非常开心的回到了下路。 小暖的寒冰玩的还可以,应该有白银的水平,但补刀就有点差强人意了,随缘补刀法,比王冕还要菜。 “准备开打。”王冕突然说了一句。 “啊?这就打?可是我还没到2⋯⋯”小暖弱弱的说道,可还没等她说完,王冕的机器人就从草丛闪现冲了上去。 突然从草丛闪现出来一个机器人,这让老人队的adc和辅助都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就看到这机器人的拳头充斥着电流,一拳就把飞机打飞了,正是E技能,能量铁拳。 机器人的E技能是有双倍伤害的,这一拳下来,飞机的血量瞬间掉了四分之一,同时击飞的瞬间还被机器A了一下。 小暖的寒冰也有了过来,站在飞机旁边A着飞机,寒冰初期的伤害非常可观的,两下就点了飞机一百五的血量,接着又来了发w,万箭齐发,这套伤害下来,飞机直接残血。 风女连忙给飞机套上E技能,给飞机加了一个护盾,可这护盾并不能抵消太多伤害,很快就被打破了,没有办法,飞机只能交出闪现,然而就在他交出闪现的瞬间,一个黄色的飞抓突然抓出。 “没事的,他身前有小兵,勾不到你。”老人队,风女对飞机说道。 飞机点了点头,可就在放松警惕的时候,一道黄色惩戒从天而降,直接把那个不到两百血的后排小兵给秒了,没了小兵的阻碍,这钩子也直接勾在了飞机身上。 “Q惩戒!”看到这操作,安然眼前一亮。
第三章 这波要黑!
那后排小兵直接被王冕的惩戒击杀,没了小兵的阻挡,机器人的q技能直接命中飞机,将飞机拽了回来,并且造成了伤害,原本残血的飞机只剩一丝血了,小暖的寒冰普通攻击了一下飞机,直接把飞机人头拿到手 !  First Blood!!! 击杀了飞机,成功拿下一血,然而王冕并没有就此收手,继续追击风女,因为蓝BUFF减技能cd的原因,机器人的e技能也转好了,而小暖也因为击杀飞机获得人头的经验升到了二级。 风女并没有想到王冕还要杀他,根本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冲过来的机器人一拳打飞,而小暖也走了过来一下接着一下的a着风女,原本就是个脆皮辅助的风女瞬间掉了一大半的血量。 小暖的寒冰二级学了q技能,被动叠满,直接开启q技能,小冰箭快速的射在风女身上,并且带有减速效果,让风女想跑都跑不了。 “赶紧闪现啊!!”老人队在泉水刚复活的飞机看着下路这情况,连忙喊道。 “我特么知道!”风女不爽的回了一句,连忙闪现进了塔。 看着不到二百血的血量,风女冷吸了一口气,可这时寒冰突然闪现过来,一发普通攻击,加上w技能,直接把残血风女收进囊肿。 Double Kill!!! 双杀!!! “漂亮!”王冕笑着对小暖说道。 小暖脸上浮现一丝红晕,不知道是被夸的不好意思还是拿了双杀激动的。 “是你辅助的好。”小暖回了一句,同时操作着寒冰,把这波线推到了对方塔下,然后才走到了草丛,跟机器人一起回城。 就在王冕跟小暖回城的时候,中路也传来了一波双杀的Double Kill的声音,不过却是对面拿的双杀,黄毛的螳螂配合沙皇竟然二级越塔想杀EZ,直接被赶过来的酒桶拿下双杀。 这黄毛是个标准的喷子,被酒桶拿下双杀,直接开始喷中单沙皇:“你特么是不是煞笔,你特么带净化干嘛,带点燃不就直接把他杀了?” 沙皇被杀本来就很不爽,听到黄毛骂自己更是火上添油,直接反骂:“你特么不煞笔?都叫你不要上了,还非得越塔杀!” “去你妈的,本来能杀的,都怪你太煞笔!”黄毛骂道。 听到黄毛跟中单的争吵,王冕不仅脑袋疼,原本下路双杀已经优势了,这下可好,中路这一波直接把优势拱手相让了,拿了两个人头的酒桶恐怕很快就能做出熔渣巨人了,自己抢了他的蓝BUFG,他肯定会在回家之后来下路抓一波的。 “猥琐点,酒桶可能要来下了。”王冕警惕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来下了?”小暖费解的问。 王冕回家并没有出眼石,而是先做了一双五速鞋,准备待会去中路带一波节奏的,所以下路并没有视野,只有饰品眼放在那河道的草丛里,所以观察不到对面酒桶的动向,这也让小暖没有意识到危险,还在利用等级跟装备的优势压对面的飞机。 这就是意识的差距,小暖根本没意识到危险的将至,然而这时酒桶终于出现了,晃着大肚子从河道走了过来,而下路的草丛里也突然闪烁着传送所发出的光芒! “快走!上路传送下来了!”王冕喊道,同时连忙开启w技能加速往塔下走。 “啊!”小暖被这突如其来的危机吓了一跳,连忙往塔下跑,可是没有位移技能的寒冰怎么可能逃得过这重重包围的危机啊,被风女减速之后直接被酒桶e撞起来,接着又被传送下来的上大树困住,最后被w过来的飞机拿下人头。 杀掉寒冰,四个人并没有头脑发热的冲上来越塔杀王冕,而是报团走向了小龙,准备拿龙,而黄毛的螳螂还在上半部分野区瞎逛呢。 “龙让了吧。”上单鳄鱼说了一句,因为为了在线上强势,所以并没有带传送,而是点燃,所以他并没有办法下来支援,只能眼睁睁看着大树在塔下传送去下路杀人拿龙。 不得不说,老人队这节奏非常不错,杀人拿龙,并且还有机会把下塔推了,机器人没有清兵能力,如果还在塔下待着,在酒桶大树这种阵容下也是死路一条。 “龙让了,我去下路支援,别让他们把下塔拆了。”黄毛说了一句,然后连忙往下路赶。 在游戏前期,一条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一座塔可是一千块的经济呢,如果不守的,等于免费给对面一千块。 就在黄毛操控着螳螂往下路赶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机器人开着w加速往小龙那片被战争迷雾所笼罩的区域。 “卧槽,机器人你作死去啊?都说龙不要了,守住下塔就行!草,这傻逼!”黄毛忍不住骂道。 而被骂的王冕一直沉默的盯着屏幕,操控着机器人冲向小龙峡谷,正看到对方四个人在围殴着小龙,小龙的血量仅仅不到五百。 对面看到机器人冲过来忍不住笑了,心想这机器人纯属来送死的,众人打算打掉这条小龙在杀了这机器人,可是还不等他们杀掉机器人,就看到机器人开着w加上五速鞋的超快速度冲了过来,并且利用一个走位躲过风女的q 技能。 “这机器人要抢龙!”酒桶喊了一句,他可是清楚的,这机器人可是带了一个惩戒的! “要抢龙?呵呵,可笑!”大树冷笑道,一下子w技能扑了过去,想抱住机器人,阻止他抢龙。 可就在大树扑过去的时候,机器人突然抬手,一下子勾在了正朝他扑过来的大树,直接打断了大树的w,接着猛然e技能抬手,把胖嘟嘟的酒桶直接打飞。 被控制击晕是没办法放技能的,只能看着机器人的惩戒手下小龙。 (这里说一下,机器人的q是可以打断很多英雄的技能的,例如大树w,皇子开大跳过来也能打断,还有末日跳大,都可以打断。) “卧槽!”看到机器人这精彩的操作,围观的都沸腾了。 q技能打断大树的w,让自己不必被控制,同时e技能击飞酒桶,让其不能成功放出惩戒,然后自己惩戒拿下小龙,这完美的剧本让围观的电竞社成员都忍不住赞叹,连一旁的安然都不免多看了一眼王冕。 “这波机器人的操作完美!”上一局完虐老人队的于森都忍不住赞叹道。 “可是机器人也走不了了。”另一个电竞社的成员说道。 “那新人队也大赚了。”安然在一旁说道。 听到安然的话众人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要是没有机器人这波精彩操作,恐怕小龙要丢,下路塔可能也要被破,而如此一来,虽然机器人死了,但小龙成功抢到了,寒冰跟螳螂也赶来了,避免了被推下塔的命运,然而同时在上路的鳄鱼还把上路一塔给拔掉了。 三百块换一千块,另外加上一层小龙BUFF,新人队大赚! 老人队四个人泄愤的杀了机器人,下塔推不了了,节奏瞬间被打乱,只好各回各路,因为上路鳄鱼已经把线带到二塔去了。 另一边的新人队则是兴奋的不行,上单鳄鱼跟中路沙皇都打起了666,小暖更是兴奋的红着脸对王冕说你太帅了,只有黄毛沉默的刷着下路石头人。 从家里复活买了个红水晶后连忙开着w加速往线上赶,听到队友赞美的王冕只是微微一笑,同时对上单鳄鱼说道:“你带线有点孤军深入,打野可能要去抓你!” 话音刚落不久,就看到对面的大树过来了,他身后还有个胖嘟嘟的胖子,不是酒桶还是谁? “卧槽,还真来了!”鳄鱼说了一句,连忙释放e技能准备跑路,可是还没等跑远就被大树闪现w给捆住了。 被困住的鳄鱼被酒桶跟大树一顿胖揍,酒桶e技能再次装晕鳄鱼,无缝衔接,打出了成吨的伤害。 鳄鱼才五级,离六级还有小半管经验呢,而大树酒桶虽然都是四级,但却是都已经回家出完了装备的,此消彼长,鳄鱼哪怕有回血也顶不住了,连忙闪现逃跑,躲过了死亡的危机,可还没等他喘口气呢,就看到一道黄色光波划在了鳄鱼的身上,瞬间将鳄鱼仅剩为数不多的血量带走。这道光波正是ez的大招。 “卧槽!”鳄鱼忍不住骂了一句,酒桶大树两个人的夹攻都逃了出来,却死在了这ez的大招身上。 “都快六级了,准备打团吧。”王冕说了一句,此时他跟小暖都已经到达了六级,已经有了质变,飞机跟风女还都是五级,躲在塔下根本不敢出来,出来就要死。 “好。”螳螂说了一句,他帮中路拿完了蓝BUFF,也到达了六级,而中路虽然前期死了一次,但也到了七级,只有鳄鱼还是五级,不过应该距离六级也不远了,吃几个兵就差不多到六了。 “中路团!”王冕说了一句,配合寒冰把线推进了对方塔下后就开着w往中路赶去,而螳螂也已经虎视眈眈的躲在了中路的草丛里,他示意我们过去。 螳螂收了波f4,所以身上有着f4的真眼buff,这片草丛并没有眼。 “小暖,大招射ez!”王冕说道。 小暖点头,瞄准ez就把大射了过去。 寒冰的大是联盟里控制时间最长的技能,当然,这是要根据距离跟准确度而定的,如果射空了就是烟花的作用。 “卧槽,这么近都射空了。”黄毛看着从ez 身边擦肩而过的冰剑,忍不住说了一句。 “上,必须宰了这个ez,他发育太好了。”黄毛说道,直接开大招隐身上去了。 “别去,他们人肯定都支援过来了。”王冕连忙说道。 当小暖的大招射空的那一刻,王冕就对这个 ez没想法了,人家可是有e技能跟闪现双位移的,而我们虽然人多,但却没有一个有控制的,没了小暖的大招,根本不可能秒了ez,而这时无脑上的话可能会杀了ez,但接下来将会面临着对方队友支援过来的追杀! “唉,这波要黑!”看着已经冲上去的螳螂,王冕忍不住说了一句。
第四章 猪一样的队友!
看到螳螂盲目的冲上去,王冕就知道这波要出事,果不其然,在螳螂冲上去扑到ez脸上打一套的时候酒桶就从天而降了,一个漂亮的e加闪现直接撞晕螳螂,接着一个漂亮的大招直接把螳螂炸回塔下。 螳螂被炸回塔下不仅收到防御塔的攻击,更收到发育良好的ez一通暴打,直接掉了一大半的血,他连忙开启二段大招,可是在塔下根本没办法隐身,只能起到一个加速的作用,可即便如此最终还是被ez拿下了人头。 两个人头两个助攻,这ez可谓是肥到爆炸,符文阔剑都已经做出来了,估计再回家,都能直接做个大棒和减CD鞋了。 “卧槽,你们怎么不上!”黄毛死后又开喷了。 不过没人理会黄毛,而是赶紧守二塔,面对对面快速集合的五人,王冕也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飞机到了六级是非常恐怖的,而伊泽瑞尔ez也是强的不行,有了蓝BUFF的他,无脑甩技能POKE,还没打团,小暖的寒冰就被打掉三分之一的血量了。 “对面的POKE能力太强了啊,这ez伤害更是爆 ……卧槽!”鳄鱼正在那喋喋不休的时候,突然看到ez甩过来一个大招,动感光波打中了三个人,就连出了肉装的鳄鱼都被打掉了三分之一的血,小暖更是惨,只剩三百多血。 “这塔守不了了,下波兵过来的时候,他们肯定要强开的。”王冕说了一句,然后连忙往后撤,只好把中路一塔拱手相让了。 众人听我这么说连忙后撤,拱手相让了一塔,在对面拆塔的时候螳螂也复活赶了过来,就在这时王冕突然低沉的说了一句:“准备开打! ” “啊?我们这个状态能打吗?”中路的沙皇问了一句。 王冕点了点头,对面的ez跟酒桶都没有大招了,大树刚才拆塔的时候顶了两下塔,血量也掉了三分之一,飞机的已经空蓝了,估计也只能放个w技能了。反观王冕这边都差不多是健康状态,只有小暖血量低,不过喝了两瓶红牛也已经把血量拉上来了,只要王冕过去能拉到瞬间秒一个,再加上沙皇被动创造的防御塔,肯定能团赢。 “上!”就在中路一塔破碎的那一刻,王冕喊了一句,然后直接操控着机器人开着w冲了上去。 看到机器人上了,沙皇也冲了过去,直接在防御塔残骸上启动被动,树立起了一个新的防御塔,虽然只能存在三分钟,但攻击却跟普通防御塔没有丝毫不同的。 老人队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们根本没想到新人队还敢反打,直接被快速冲过来的机器人大了五个,一下子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沙皇的防御塔建立的很快,机器人的沉默还没结束防御塔就已然树立,对着风女就是一炮,直接打掉了风女一小隔血,再加上刚才机器人大招的伤害,风女的血量已经掉了一小半。 “杀风女。”王冕说了一句,伸手就是一发q技能,直接在沉默还没结束的时候勾中了萌萌哒的风女,本来都已经离开了塔范围的风女直接被勾了回来,再次承担防御塔的伤害,同时收到了沙皇召唤出来的沙兵猛戳,血量瞬间见底,被小暖走过来一发w直接带走。 风女的保护能力是极强的,有风女的保护下,是很难杀掉对方后排的,所以直接把这风女宰了,瞬间形成了五打四的局面。 老人队见少人,连忙后撤,飞机更是要交w逃跑,可是就在他w的时候机器人突然闪现到了他的身旁,一个e技能直接打断飞机的位移,直接将飞机从空中击落。(飞机跟小炮的位移技能都特别容易被打断。) 与此同时,鳄鱼也用两段e技能突进过来,直接一个w技能打在飞机身上,接着点燃挂上,q技能紧随其后,一套技能完美无暇,配合着沙皇的q技能,直接秒了飞机。 “不好,快跑。”酒桶说了一句,赶紧往后撤,瞬间减员两个的情况,就算ez输出爆炸也不可能打赢了。 杀掉两个,螳螂本来还想追的,却被王冕制止了,如今这种情况在继续追很可能就要出事了,ez十分灵活,不可能被抓到,酒桶跟大树又是肉的要命,在继续追很可能杀不了人还会被反杀,而如今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拿小龙,并且拔下路一塔。 除了黄毛碍于面子不怎么好意思以外,其余人都对王冕十分服从,直接放弃追杀跟着机器人去拿小龙了。 就在小龙快要被打掉的时候,王冕说道:“ez可能要大招抢龙,注意点。” 果不其然,就在王冕话音刚落就看到一道动感光波袭来,直接刮中了我们,并且还把小龙的血量打掉了很多,要不是王冕刚才提醒,让众人停顿了一波的攻击,可能这小龙就要被ez大招的爆炸伤害抢走了。 机器人跟螳螂双惩戒,直接拿下了新人队的第二条小龙,拥有了第二条小龙BUFF,众人的拆塔速度更快了,五人抱下不到三秒钟就把下路一塔给推掉了,全队又是一千块的经济到手。 “新人队的这个决策非常好,拿龙拿塔,如果刚才上头继续追击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发育极好的ez收割。”于森在一旁分析道。 “只要能在打团的时候秒掉ez,新人队就很有可能赢,可是ez实在是太灵活了,还有闪现捏在手里,想要杀他实在太难了。”一旁的安然也是如实说道。 一个发育极好的ez,可以在团战中打出成吨伤害,而且很有可能一波团战下来,ez一点血都没掉,这就是惩戒ez如今为何火热的原因。 “ez的发育真的是太好了。”从家里做完眼石的王冕刚出来就碰到了ez,一发q技能直接打掉了机器人五分之一的血量,这伤害令人汗颜,等王冕看了一眼ez的装备才发现,这货不光做出了大棒跟减CD鞋,还做出了850块钱的以太精魄,估计再收两波兵ez就能做出卢登的回声了。 符文阔剑,减CD鞋,再加上卢登的回声,这ez已经初步成型了啊,这打起团,ez完全是爆炸伤害啊。 “打团的时候必须秒掉ez,要不然这局赢不了。”王冕说了一句。 “怎么秒?这ez灵活的要命,还有闪现,根本杀不死啊。”沙皇抱怨了一句,同时埋怨的看了一眼黄毛,要不是他前期带的那波节奏,ez不可能这么肥。 “只能看小暖的了。”王冕沉重的说了一句。 “看我的?”小暖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没错,看你的了。我们能不能进电竞社,就全靠你的了。”王冕看着小暖说道,“看你的大招了,只要射中ez,我们就能赢,射不中,就输。” 听到这话的小暖皱了皱眉,他本来就很菜,技能释放也不会预判什么的,更何况射的是一个十分灵活的ez,如果射空了那恐怕就会害得新人队输,同时使得他们进不了电竞社,这压力让小暖有点紧张。 “别紧张,放轻松,你一定行的,把他当做人机,射就对了。”王冕安慰道。 小暖点了点头,咬着牙屏住呼吸,朝着还在补兵的ez就是一箭,绚丽的冰箭破空而出,朝着ez就射了过去,直接射中了ez,将还在补兵的ez射晕在了原地,因为距离够远,这眩晕的效果长达两秒多钟,然而……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谁让你现在射了!”王冕忍不住说了一句,同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机器人有五速鞋跟w,跑的很快,可其他队友却才刚走到二塔附近,哪怕这寒冰大中了也无济于事啊,队友没在,根本杀不了啊,反而浪费了寒冰的大招。
第五章 我这人只玩打野!
小暖没了大招,秒不了ez,王冕等人只能继续躲在塔下了,凭借沙皇手长跟清兵的能力,还是守住了中路二塔,而且上路跟下路的兵线对新人队还都是优势,尤其是上路的兵线,都已经到达了上路二塔下,整整三波兵,让大树不得不上去收线了。 大树有传送,所以并不担心打团的时候不能参战,反而更有可能传送绕后开团,而反观新人队就没办法去牵制大树了,鳄鱼是没有传送的,如果打起来,大树可以第一时间到达战场,而鳄鱼只能走下来,等鳄鱼走下来,很可能已经打完了,所以只能任由着大树在上路带线,拆塔。 大树的拆塔速度不是很快,只能靠着一下一下的平a,而在他把上路一塔拆掉的时候,寒冰的大已经差不多要转好了。 “小暖,这次真的要看你的了,大好了就射ez!”王冕对小暖说道。 小暖点了点头,同时紧盯着离自己不远的ez。 “我先把他e骗出来。”王冕说道,然后开着w冲了过去,朝着ez就是一发q技能,精准的朝着ez抓了过去,吓得他连忙开e技能躲过这一勾。 “就是现在,大他!”王冕说道。 小暖紧张的按下了大,就在他按下的时候一哆嗦,大招的冰箭直接从ez身边擦肩而过,让所有人都不免得叹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大家都在为小暖这空大的一箭叹息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寒冰射出的冰箭从ez 身边擦肩而过射到了飞机身上,直接把飞机定在原地,一脸的冰渣。 “可以打!”王冕眼前一亮,连忙冲过去。 鳄鱼看到机会也连忙冲过去,可还没到飞机身边就被风女的大招给吹了回来,同时还把飞机掉的血给补了回来。 这一波攻势,完全被风女的大招化解,而使得新人队陷入被动,大树直接传送绕后,酒桶也大招开团,直接把王冕的机器人跟鳄鱼炸了回去,大树开着大招顶着后排的伤害,完全让后排没办法输出,而被炸回的机器人跟鳄鱼直接被飞机跟ez狂揍,ez的爆炸伤害直接打的鳄鱼交出闪现逃生,而王冕的机器人就只能饮恨当场了。 前排没了,后排也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酒桶直接e技能撞晕寒冰,配合ez跟飞机直接将其秒掉,瞬间被杀两人,螳螂跟沙皇也连忙后退,让出了二塔。 老人队零换二,直接推掉了中路二塔,随后转身去拿大龙。 王冕复活后卖出家园守卫,直接跟螳螂沙皇还有鳄鱼冲向大龙处,而小暖复活后也是连忙e技能射向大龙处探视野。 对方也就只有八九级的样子,只有ez等级高,有十级,飞机又是个没有攻速的ad,所以打龙的速度并不快,视野照到的时候大龙才刚打了一半。 得知被暴露在对方视野的情况下,老人队并没有放弃大龙,而是更卖力的打龙了,转瞬间大龙的血量就只剩两千多的血量了。 “冲啊!”机器人有五速鞋跟w,跑的最快,首当其中的冲进了大龙峡谷,直接对所有人放个大招,瞬间沉默。 “机器人还要抢龙,集火秒了他!”酒桶说了一句,沉默好了直接e技能撞在机器人脸上。 大树接上w,连续控住机器人,飞机跟ez也是把技能都交给王冕,瞬间把机器人打出被动,王冕连忙交出惩戒,顿时打掉大龙小半管的血量,直接把大龙打惨。 “这机器人真是不知死活,抢了小龙,还想抢大龙?”看着被围殴致死的机器人,酒桶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然后就在大龙剩不到八百血准备惩戒的时候,一道黄色惩戒抢先一步,直接把大龙剩下的血量带走。 “我操!”酒桶爆了一句粗口,接着,他就看到一个螳螂出现在他身边。 刚才的惩戒正是螳螂放的,直接抢下了这条大龙。 “卧槽尼玛!”酒桶都快要抓狂了,小龙被抢,大龙还被抢,这让他充满了怒火,直接把技能全砸在螳螂身上,可是众人的控制技能刚才算给机器人了,只能看着残血的螳螂闪现加e 技能逃跑了。 这波新人队赚大了,抢下大龙,让局面一下子就改变了,有了大龙buff的新人队完全可以压着老人队打了。 机器人复活,做出了两件布甲之后直接跟队友报团推中,有了大龙buff的小兵就跟男人吃了伟哥似得,格外刚猛,让ez根本没法快速清兵,而鳄鱼也去上路带线了,这次大树也没有传送了,大树打团的时候作用明显比鳄鱼大多了,没了大树在前面抗,四打四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而大树要是不去上路牵制鳄鱼,那只能任由被其拿掉二塔了。 没办法,大树还是得去牵制大树,同时告诉队友别打,然而就在大树去上路了以后,王冕等人直接放弃了中路二塔,去拿第三条小龙。 第三条小龙buff可以让每人增加20移动速度,这可是平白多出一双草鞋的移速啊,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buff的累计,第五条小龙buff之所以那么厉害基础就在于前四条小龙。 老人队还是想守这条小龙,可还没等老人队过来,就看到一个巨大绚丽的冰箭破空袭来,在野区这狭小的路口,直接炸中了三个人,让首当其冲的ez眩晕,酒桶跟飞机也全都挂上了减速。 新人队的真正想法并不是要这条小龙,而是要杀人推高地,只要对方过来,就开团,对方要不过来,就稳拿小龙,只赚不亏的生意,没想到老人队还是耐不住寂寞,过来了,可他们没想到,刚走进野区就被阴了。 在野区这狭小的地方,寒冰的大是根本不容易空的,直接射中了最该射中的人,ez! 王冕首当其中,直接把ez拉了过来,大招接着开启,让ez沉默,连闪现都放不出来,然后被沙皇戳死。 ez瞬间死亡,酒桶跟飞机连忙要跑,通通交出位移技能,可就在这时,螳螂直接飞了过去,一个w减速到了风女跟飞机两人,接着又是一发q技能咬在飞机身上。 全输出装的螳螂伤害着实恐怖,再加上大龙buff的加成,这一套直接打掉了飞机半管血。 风女吓得连忙开启大招吹开螳螂,酒桶也是为了保护飞机,慌忙之中把大招交了出来。 而这时,沙皇突然出去,wqe一套联动,直接位移了接近一千码的距离,接着就看到他闪现到了飞机风女还有酒桶的面前,大招接着发动,直接把三个人全都推了回来。 小暖一发w直接把飞机收走,螳螂也是再次过来,黏着风女跟酒桶,最后在中路二塔的地方配合小暖的输出收掉了这两人,直接拿了个双杀。 “漂亮。”在上路的鳄鱼说了一句。 一波零换四,王冕带着队友配合着带有大龙buff的小兵直接拔掉了对面的中路二塔跟高地水晶,然后顺势回头拿下第三条小龙。 这一波团战,每个人都发挥出色,直接拿了波大节奏,让老人队溃不成军,最后遗憾输给了新人队。 “呼,竟然赢了。”小暖摘下耳机兴奋的说道,红扑扑的小脸煞是可爱。 “多亏机器人的指挥,阴了老人队一波,要不是那波,根本赢不了。”中路的沙皇笑道。 “是啊!”上路的鳄鱼也是符合道。 “呵呵,主要是你们打的好,要不是沙皇那个一推三,很可能赢不了这局。”王冕笑着说道。 这时安然对着新人队的四人说道:“恭喜你们通过考核,成功加入了电竞社。” 说完,安然走到了王冕面前,伸出手露出女神的微笑:“你好,刚才看了你的操作还有你的指挥,都很出色,请问你是专业辅助吗?如果是的话真心希望你加入我们上海大学战队,我们战队就缺你这样的辅助选手!” “哦,其实我这个人更擅长打野。”王冕笑了笑。 听到王冕的话,安然微微一愣,上海大学战队其实人员都定了,就缺一个中单跟辅助,而于森的实力有目共睹,已经被内定这上海大学战队的中单了,只缺一个辅助了,其他位置都已经有人了,打野位就是上海大学电竞社的社长,实力强悍,据说还认识厂长,得到过厂长的教诲。 “哎呀,这位同学,校战队已经有人了,就是咱们电竞社的社长,是厂长的徒弟呢,实力很强的,你还是打辅助的,你的辅助真的很厉害,刚才要是没有你,我们根本赢不了黄海他们呢。”小暖在旁说道。 黄海就是老人队的ez,他也说道:“兄弟,你辅助打的确实不错,要不就在校战队打辅助吧,我们社长的打野真的很强,在电一都是王者段位。” “哦,抱歉,我这个人只玩打野,刚才打辅助也是逼不得已的。”王冕笑着说道,声音里充满了不可妥协的意思。 呵呵,厂长的徒弟?厂长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英雄联盟之野区之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英雄联盟之野区之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刘建虢︱梦中的情人节

    刘建虢︱梦中的情人节◎梦中的情人节但凡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岗位人身心都不属于自我玫瑰花最讨厌失约戒毒场所的每一天就是我的情人节在这荷尔蒙集中的地方没有飘逸的头发只有节奏不停的“老人头”皮鞋胸前和手指看不得金银闪耀没有浪漫气息外面的情人谁会理你职业装最爱我眼神雕刻着“警惕”二字说话如同训话满脸的阶级斗争连儿子都感觉成了父亲眼里的犯人妻子感觉成了丈夫的专政对象没有浪漫感觉家里的情人也不理解年年情人节我在场所守责虽也有三宫六院可都是闭门修行的单身汉虽也有三妻四妾可围绕着的是老病残缺说心里话一辈子虽很少说情

  • 楼兰丝语 || 2018,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

    第615期文肖洁·摄影菲菲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远离尘世的喧哗,远离俗世的纷扰,筑一座温馨的农家小院,守一份安然与宁静。房前栽花种柳,屋后放鱼养鸭,安享自给自足、陶然自乐的田园雅趣,静享“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纯美时光。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在一饭一粥的平淡里安守流年,在一朝一夕的更迭里共度人生。你的冷暖,有我照料,我的病痛,有你呵护。纵然是粗茶淡饭,快乐依然;纵使是风雨飘摇,甘苦与共。有一天,我们可不可以如此幸福?你知道包容我的坏脾气,我能够容忍你的小性子。就算有了意见相左

  • 将焦点放在自己,和那些具有合一意识的人身上《迈入四次元》1

    第一章合一之光你们都有自由意志:以什么样的方式参与这次扬升,方式不同,决定了下一个体验不同。请保持耐心,请注意听好:黎明前的时刻是最黑暗的,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为了能清理陈旧的东西,从旧系统中脱离出来,你必须把它们从隐蔽处摆到桌面上,你才能去面对它们。正能量是以几何级数联合在一起的,是极其强大的,而负能量是分离的。只需要少数处于正能量中的人就能胜过多数处于负能量中的人。如果在地球正好只有14.4万人发出高于某一特定频率的正能量,那这14.4万人将在能量上超过其它仍然在负面中的几十亿人。这种现象叫

  • 自杀是美丽的谎言|生活心理篇——DAY58《心理面面观》

    Feb27《社会心理学》也有我陪伴着你全文字数:1600字大家好,这里是365心上悦读,我是领读者李林,欢迎悦读者与我们一起共享悦读时光。今天我们将要与大家领读的是哈佛心理学博士岳晓东的著作《心理面面观(古今人物心理探析)》生活心理篇之“自杀是美丽的谎言”。2017年国家公务员申论的热点话题:自杀的年轻人。申论热点材料阅读:10月,安徽两名95后大学生相约在南京一宾馆自杀身亡。调查发现,他们由见面到认识都是在一个“自杀”QQ群,群中会有一些人出售和教学一些自杀技巧手段。世界卫生组织将9月10日定

  • 母亲:就是你的活佛!(深度好文)

    很久以前,一个小伙子特别信佛,放弃了与之相依为命的母亲,远走他乡去求佛。他经历了千辛万苦,经过了千山万水,一直没有找到他心中真正的佛。有一天,小伙子来到一座宏伟庄严的庙宇,庙里的方丈是个得道的高僧。小伙子虔诚地在大师面前一跪不起,苦苦哀求大师给他指点一条见佛的道路。大师见小伙子如此痴迷,长叹了一口气,对他说:“你从哪里来,还回哪里去。当你在回去的路上走到深夜,你敲门投宿的时候,如果有一个人给你开门时赤着脚,那个人就是你要寻找的佛。”小伙子欣喜若狂,多年的心愿终于有了实现的希望。他告别了大师,踏上

  • 家、家风、家规、家训

    家是最温暖最祥和的地方,家不是谈利益的地方,家是教人感恩的地方,家是教人认知本分,懂得尽孝道的地方。家和万事才会兴。时时处处为对方,家庭就会变天堂。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家,给人以温暖。它是人们唯一定所,是人们的避风港湾。但是,家要有家的样子,不能乱七八糟,没有规矩。有句话说的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果一个家庭,没有规则,只有溺爱和包庇,那请问这是一个家吗?家原本是一棵参天大树,是一座巍然耸立的大山。万一,它忽然倒了,塌了。请问,这是谁造成的?是我们,爸爸没有威严,妈妈全是溺爱,我们变成

  • 古训:层次低的人,有4大“衰相”;境界高的人,有4大“贵相”

    层次低的人乱发脾气境界高的人控制脾气人发脾气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很容易给人带来无可挽回的伤害。有人曾经问过大s这样一个问题:夫妻之间吵架怎么办?大s说:夫妻吵架的时候,就隔离开来。一个把自己关在卧室,一个把自己关在洗手间。等大家冷静下来之后,再开始交流沟通。心理学家证明,人的情绪由大脑的边缘系统负责,边缘系统在第一时间产生情绪,比如恐惧、愤怒,而控制情绪的大脑皮层要在整整六秒之后才能开始处理,进而进行控制,完成整个过程需要一分钟。在一分钟之内,一个人的智商、情商再高,也是一

  • 《MCU市场报告》市场规模、厂商排名、价格、发展趋势......

    本文引用ICinsights和IHS两个重要的市场研究机构说明了MCU市场的规模及MCU市场的厂商市场份额排名。对MCU市场发展的变化趋势做了几点简要说明。盘点了一些国内外MCU厂商及其相关情况。(注:本文节选自公众号“王志杰”,原文标题《MCU市场报告》,经许可发布,内容有删减)MCU市场规模分别从MCU行业中两个重要的调研机构数据(ICInsights和IHS)来看MCU市场的规模。ICInsights根据ICInsights的预测,到2020年MCU市场将创下历史新高。经过近几年的价格下滑

  • 几句掏心话,送给辛苦的自己

    致自己:起早摸黑,忙忙碌碌,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着重复的生活…你会发现,只会有人问你挣多少钱?却很少有人问你累不累?开不开心?生活就是这样,别人只看结果,自己独撑过程。有时你会觉得莫名的累,身累?心累?但所有的累只能一笑而过…仔细的想想,其实人活着真的不简单。每一天都会发生你想不到的事情,有高兴的、有生气的、有无奈的、有伤心的、有哭笑不得的,有解释不清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事儿,都是对你的一种挑战!当人遇到生死,你会发现,其实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这一路走来,最不容易是自己!病了得撑着,累了得扛着,难了得

  • 我只想培养一个“失败”的孩子

    据说,我爷爷的爷爷兄弟四人,用扁担挑着全部家当,从山东蓬莱出发,一路走过山海关,闯关东,抵达东北。几十年后,我出生在黑龙江伊春。祖先让我相信,东北人天然有种冒险精神,如同乘坐五月花号到达北美的清教徒,如同从埃及出走分开红海奔向应许之地的犹太人。所以今天我讲一个冒险的题目:培养一个失败的孩子。我曾经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说起失败,我颇有经验,本人是一位资深失败者。很遗憾现在社会流行成功学,如果流行失败学,我可以开一个培训班。成功的人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人各有各的失败。很多人失败是输在起跑线上,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