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长生咒 大结局

2017/12/28 3:29:45 来源:网络 []

小说:长生咒
第一章 有志者事竟成
我叫胡志成,我爷爷给我取的名字,意思是有志者事竟成。长生咒 大结局 事实上,我却一事无成,我高中毕业就出来社会闯荡,发过传单,在宾馆塞过小卡片,在餐馆洗过盘子,也当过一段时间的销售,甚至超市促销员,我都干过。 人都有起伏,但是我不一样,我是一直穷。我最穷的时候身上只有二十一块钱,两天没吃饭,最富的时候,也就是刚刚能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就在我工作刚刚有点起色的时候,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妈给我打电话来,说我爷爷病倒了。 电话里,我妈没有给我解释太详细,只是告诉我爷爷只怕时间不多了,我火急火燎的跟老板请假,连夜赶回老家东北。 我回到家,就见到我爷爷躺在床头,脸色煞白,丝毫没有生气,一副垂垂老矣,病入膏盲的样子。 说实话,我妈给我打电话的前两天的时间里,我还跟我爷爷通过电话,那会我爷爷还在电话里跟我聊了半个小时,语气精神,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病人。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但是我爷爷毕竟年纪大了,老年人,随时有个病痛的也很正常。 奇怪的是,我爷爷这个病,医院根本给不出什么解释,在医院呆了两天,医生都说我爷爷身体完全没有任何的毛病,为什么昏迷不醒,他们也不知道。 遇到这种情况,家里人就更着急了,我奶奶比较迷信,只好去求助那些仙家!在我们东北,很信这个,一般有个很玄乎的东西,都会去找那种所谓的高人。 我也不知道我奶奶从哪里打听到一个所谓的高人,请人回来看了一遍,这个高人说我爷爷是中了什么邪,需要请神,将身体里的鬼魂请走才能够好。 我是不相信这个,但是我奶奶一定要试试,最后没办法,给了这个高人几千块,这个穿着古里古怪衣服的高人,在我爷爷床前蹦跶了一天,最后走的时候告诉我们三天之内我爷爷肯定醒过来。 结果就是,我家被那个高人骗了几千块钱,我爷爷还是没有醒过来。 我爷爷的病,拖得越久,家里人就越是担心,最后不知道我把是从哪里打听到,人参可以续命,老山参甚至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一家人就把救我爷爷的希望,就放在了人参的身上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我们这疙瘩,人参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我家这个镇子靠山,背后就是长白山林场。 每年一到四五月份,就有放山的人上山采参,想要弄到人参,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这能够续命的人参必须是老山参! 因为过度挖采,整个林场里,人参也已经不多见了,就算是有也是近几年,因为封山育林,慢慢长起来的新参,老参早在这几十年间被一波又一波的放山人扫荡一空了。 很少有能漏网之鱼,躲过成百上千次的放山人扫荡,现在找到一株年份在二三十年的人参都已经难了。 难归难,并不是说没有可能,只要能找到经验老道的老把头,还是有可能的。因为老把头放山总是能够找到山里最隐秘的地方,将那些被人遗忘的老山参都给挖出来。 这里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放山,放山就是上山采人参,老把头呢,就是对放山人的一种称呼,只有领队的人才有资格称为把头,老把头更是尊称,不仅是资历老,还要经验丰富。 巧的是,就在家还在为老山参的事情犯愁的时候,镇子上来了一队外地的参帮,他们也要上山采参。阅读163nvren.com 我爸看他们经验老道的样子,想要跟着一起进山走一趟,看看有没有机会搞到一两株老山参。 但是我奶奶说,家里还有很多事需要我爸来照看,我爸不能去,再说山里危险,万一出个啥事情这可怎么办。 虽然我爸坚持要去,但是我妈和我奶奶都不同意,最后退一步,我来代替我爸跟着这群外地参帮的人进山采参。 说起来我生活在长白山山脚下,但是我长这么大也很少进山,因为这林子里面很恐怖,不熟悉山林生活的人,很容易在里面丢了命。 因为我是本地人,对这附近也算是熟悉,起码最近的几个山头,我还是认识的,当我爸跟这群参帮的人说起想要加入的时候,一开始这些人没有答应我加入。 不过后来又好像因为什么原因,又让我加入了,虽然我疑惑这些人为什么又改变了注意,不过能加入他们一起上山总是好的。 我跟这群人接触了一下,他们一行一共四个人,领头的人叫做老杨,我见他年纪很大,就直接叫他杨叔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杨叔见到人还不错,就告诉回去准备一些东西,明天一早就带我进山。 这么快就要进山,我当然有一些措手不及,不过碍于爷爷的病,自然是越快进山越好,所以我连忙点头,在询问了一下要准备什么东西之后,我便跟他们告辞了。 虽然我对放山很陌生,但是常年生活在这靠近长白山的镇子上,也懂一点点,在杨叔告诉我所有的道具之后,我便挨个去找,不过因为时间短。 不可能一下子将所有的东西凑齐,只能将一些必需品都买来了,那些用来挖参的专业道具,我是一个也没准备。所以到时候只能依靠杨叔他们了。 第二天,我按照约定的时间,跟我爸妈告辞,便跑去跟杨叔他们汇合。 等我走过来的时候,队伍里又多出了一个人,原本算上我,五个人的队伍,变成了六个人。原文163nvren.com 多出来的这个人,我也认识,是镇子上的一个老中医,叫宋大爷,挺有名气的,以前我生病的时候,我妈他们也找这个老中医看过。 宋大爷虽然不是放山人,但是他也经常上山,他上山是采药去的,采药的人,比放山采参的上山的次数更多,他们要走遍山里的每一个角落。 所以杨叔他们找上宋大爷,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杨叔他们是外地参帮,到了我们这里总要找一个熟悉地形的人做导游。
第二章 放山采参
宋大爷对于附近的山头极为熟悉,所以有宋大爷带路,我们一行人也很快就启程朝着山里出发了。 大家都背着很重的东西,我虽然没有挖参的专用工具,但是也背上了要在山里过夜用的行李,也算是大包小包。 虽然现在已经是七月份了,但是东北的山林里,晚上还是很冷的,不该上被子的话,也是容易生病。 一路上,我也没有闲着,趁着大伙一起赶路的时候,我便和队伍里的几个人开始攀谈起来,想要先跟队伍里的人打好关系。 我们一行六人,除了宋大爷我比较熟悉之外,我便只认识把头杨叔,其他三个人呢,一个是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小于,一个是矮个子王大憨,还有一个不怎么说话的老周。 小于站在我旁边,我也就找准他,一直在跟他聊天,不过说起挖参的事情,这个家伙算是比较懂,一路上我跟他请教了不少的规矩。 比如,为什么把头杨叔一开始不打算让我加入的,突然又改变了注意。 那是因为上山挖参这个门道,有很多规矩要讲,比如进山的人数问题,比较忌讳二、四、五等人数。两个人呢,怕挖到大参和老参的时候,有其中一个人会见财起意,谋财害命,到时候根本说不清楚。 而四人呢,是我们东北人都比较迷信,四和死字同音,寓意不好。 虽然杨叔他们本来是四个人,但是他们一开始就打算到了我们在镇上的时候再找一个导游进山,所以规避了四人进山不吉利的说法。 只是五人也不太吉利,因为五字和无字又同音,所以一开始杨叔会拒绝我的加入,不过之后又答应了。 那是因为加上我,正好六个人,虽然六个人按照规矩来说,也是不吉利的,但是也总比四和五更好一些了。 我们是上午出发的,一直走到下午的时候,才翻过了两个山头,从镇上一进山,整个氛围就不对了,山里寂静,没有镇上那种喧闹的感觉。 在我们赶路的时候,四周都是树木,此时乃是七月份,正是树木长势旺盛的时候,放眼望去,周围都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感觉,偶尔还能看到山间的一些野花。 我们一边在山里走路,一边也偶尔在路边看看,说不定在野外就有之前遗留下来的小参。 杨叔和宋大爷走在前面,宋大爷是导游,指挥着我们该往哪里走,虽然宋大爷不曾上山挖参,但是他采药的时候,也经常见到人参,人参也是药材,所以他也会顺手挖出来。 虽然不是专业的放山人,也算半个了。 大约是接近傍晚的时候,我们路过一个背风的山坡,走在后面的我和小于也没聊天了,因为前面口水聊干了。 走着走着,小于突然冲着我们大喊一声。 “棒槌!” 我一愣,和小于之前的交流,让我明白了,棒槌就是人参的意思,一般他们发现了人参,就会大喊一声棒槌。 而此时小于的话,意思就是他发现了人参。 整个队伍都被小于的这一句话给喊住了,走在前头的杨叔和宋大爷都折返了回来,然后看向小于。 我也是很期待,毕竟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真的种在地里面的人参啊。 小于用手中的索宝棍,拨开了一片杂草,在杂草丛里,冒出一株翠绿的植苗。 所谓的索宝棍,就是放山人的专业工具,就是一根一米七长短的实木棍子,上面绑着红线和铜钱。 我顺着小于手中的索宝棍朝着草丛里看了过去,那是一株应该是刚刚长出来不久的新参,只有两品叶子,植茎看起来还很新,和杂草的颜色也很相近。 如果不仔细的看的话,根本就难以在草丛之中发现这人参的存在。 我先是惊叹了一阵小于这个家伙如此好的眼力劲,然后才是观察着小人参,人参我是见过不少的,但是这种还在地里种着的,我倒是图个新鲜。 “两品叶的二夹子,哈哈,倒是喜庆,没有想到刚进山就有一点小收获,二夹子是山神爷爷给的喜庆礼物啊,收了他吧。” 杨叔也看到了这二夹子,一声大笑。 我和小于之前的聊天之中,也明白了如何鉴别这些人参。 人参是按照叶子来分的,只有一片叶子的并且叶子呈现三瓣的,叫做三花子,是今年刚出土的参苗,这种人参基本上是不会挖的,因为就算挖了也没有什么作用。 如果是一品叶子,五瓣的,叫做巴掌子!这种人参是已经真正开始发育长大了,叶子跟人的手掌很相像,所以叫巴掌子。 一般懂规矩的放山人,在遇到这种参苗的时候,都是用红线,将其绑起来,然后固定住。以方便自己在几年之后再来挖他。 之所以要用红线将人参苗给绑住,那是因为传说人参是有灵的,会跑,一到晚上人参就会从土地钻出来,然后满山跑,是山中的精灵。 而科学一些的解释呢就是红线醒目,方便来年放山人再次来挖参的时候,方便寻找。 还有另外一个不成器的规定,就是在山里见到了绑了红绳的山参就意味着是有主了,其他人不能动。 一般放山的人都会遵守这不成文的规定。 然后是两品叶子的人参,这种人参,在放山人的嘴里,通常被叫做二夹子。 二夹子一般至少也是长了三五年的人参了,如果还是很小,但是年份摆在这里,也可以拿得出手了,放山人见到二夹子也会顺手挖了。 再往上就是五年参龄以上的三品叶,十五年参龄以上的四品叶,甚至三五十年参龄的五品叶老山参。 在五品叶之上,还有百年老山参六品叶,甚至举世罕见的七品叶老参。 六品叶已经是极为罕见了,七品叶更是极为少有,就连杨叔他们这等老的放山人也不曾见过。 在我发愣的这一段时间里,小于这个家伙已经开始用挖参工具在那人参便捣鼓了起来。 挖参有一套很复杂的工序,为了不让人参表皮被破坏,要做到绝对的专心,才能让整个人参没有一丝损失。 这样挖出来的人参,价值才能最大,卖的钱才多。
第三章 水中黑影
小于在这里大约挖了一个小时,天快要黑下来,我们才算是彻底将这二夹子给挖出来。 小于这个家伙,将这人参拎在手里,然后打量了几眼,二夹子外形并不大,充其量也就是一根手指差不多大小。 不过人参这个东西,不像萝卜,以大小论英雄,人参比的年份,未必小的就没有作用,说不定我们看到的二夹子是转生过了人参,那种可不是二夹子了,而是拥有至少五十年以上的老货了。 等小于收拾好东西,我们再次前进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山里,四周都是树木,几米高的树木生的茂密,基本上是看不太清楚天空,所以林子里黑的更快。 放眼望去,前路一片黑暗,就像是那种幽静的黑暗在朝着我们这边蔓延,因为水雾的缘故,黑暗之中还升腾起了一阵的白色烟雾。 有一种电影里面鬼片的既视感。 如果是我一个人在这种林子里走的话,我当然会有一些害怕,不过好在我们是一个队伍,加上有杨叔和宋大爷这等经验老道的人在,我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宋大爷告诉我,我们现在在的这个地方其实还没有太接近老林子里,只属于长白山附近山脉的外围,所以稍微安全一些。 不然再继续深入一些的话,过了前面的山涧溪流,就真的进入林子深处了,到时候就会有狼啊,熊瞎子之类的动物出现。 这些东西,是放山人在林子里的最大对手,在野外死在狼和熊瞎子身上的放山人不再少数,毕竟他们身上可没有枪,遇到熊瞎子,装死也不一定管用。 所以我们在来到山涧溪水边的时候,宋大爷就跟杨叔商量,决定今晚在这里过夜,不要继续深入了。 杨叔犹豫了一下,他也是常年在山里呆的人,自然明白宋大爷的话,沉吟片刻之后,倒是也接受了宋大爷的提议。 我们一行人开始就地取材,找到了几根前人留下来的树木,然后支起了一个窝棚,也叫地戗子。 地戗子很简单,几根木头一搭,上面铺上一些杂草和我们从镇子上带过来的塑料布,防止下雨被淋湿。 耗费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将这个临时居所搭建起来,因为明日还要赶路,这个窝棚简陋也说得过去,我们注重的是简便。 搭好了窝棚,队伍里的王大憨开始搭锅造饭,杨叔的这个队伍里,虽然只有四个人,但是人员搭配都很明确。 杨叔是把头,负责号令大伙,也是队伍里的真正指挥人,小于是副手,放山经验丰富,王大憨是负责造饭的,老周是个中年汉子,在队伍的后面负责警戒。 我和宋大爷两个只是临时加入进来的,所以也没有个专门的职能,宋大爷还好,山路经验丰富,所以跟杨叔领头一起走。 至于我就比较尴尬了,基本上是跟着来打杂的,啥也不会,所以就啥都干。 之前跟在小于身边的时候,看着他挖参,顺便学习一下如何进行采挖人参。虽然没有专业的工作,但是看了小于一边,大致的工序还是弄明白了。 而现在王大憨要去做饭了,我也不能闲着,所以马上就跟过去,生火造饭,锅是自己带来的,王大憨生火的同时,让我去山涧溪水里打一些水来。 我本来就感激,杨叔他们能带我上山来,所以遇到我能做的事情,一点都不推辞,这种小事,我拿着铝锅就朝着溪边走了过去。 溪水边,因为树木较少,所以上面空出一大块天空,没有遮蔽的东西,月光马上就从上空洒落下来。 明晃晃的月亮,如同一个白玉盘,月影倒影在水中,波光粼粼的水边,也隐射出这皎洁月光的轮廓。 借助月光我看到水面倒是清澈,山涧泉水,都是山脉上方留下来的山泉水,没有污染,也没有杂质。 这种泉水,喝一口都能够感觉到一些微甜。 我将铝锅放置在一旁,便用手拨开水面,然后捧了一口山泉水,也不顾什么,直接就喝了下去。 走了一天的山路,虽然自己带了一些水,但是毕竟没有这山泉水好喝。 那种甘甜,还带有一丝凉意的水温,比之琼浆玉液也未尝不可。 我心满意足的喝了两大口,缓解了一下一天赶路的疲劳,正准备拿起铝锅打水的时候,眼睛顺着这小溪边瞥了一眼。 我所在的溪水边,是一块大石头封住了前路,所以在这里积水不少,就跟一处洼地小水潭一样,也有个三五米宽敞。 我一眼就看见,在水里,有一个黑影,徐徐前进,朝着我缓慢逼近过来。 我一愣,还未等我反应过来,那水里的东西,一个突击,从水中一下窜了起来。 水花顿时溅射起来,黑暗之中,我根本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朝着我扑过来,我只是本能的身子后退一步,然后惶恐的一翻身子。 堪堪避开了那个身影朝着我扑过来,黑影没有击中我,扑通一声,就又跳回了水中。 我一愣,心里大惊失色,急忙又看向水中。 清澈的水里,恢复了平静,荡漾开来的波纹也缓缓推平,借住月光,我看见,这水潭之中,出了清澈见底的一洼潭水,什么也没有。 很清,很空旷,连一条鱼都没有。 “不可能!刚才我分明看见有个黑影的,还冲出水面想要来抓我!” 我惊讶之余,再次私下看了起来。 我刚才的惶恐之声,也惊动了在不远处休息的杨叔等人,杨叔率先开口询问我这边的情况。 “怎么了,小胡!” 我支支吾吾,也不好怎么跟杨叔解释。 不过我还是老实的冲着杨叔说了:“杨……杨叔,这……水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众人一听我的话,都引起了注意,连着王大憨,都朝着我所在的这溪水边靠近了过来。 老周率先走近我,然后开口便问我咋回事! 不仅如此,杨叔等人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我,想要询问我到底咋了。

长生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长生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爱你永远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永远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你永远第6章见公婆南梦洁轻笑着,一身白裙衬得她好似一朵迎风招展的百合花。“妈,听说阎北用来订婚的戒指还是M国最顶级的设计设亲自抄刀设计的,而且啊,他还把他们阎家那颗价值两亿的粉钻用在了上面!”一个订婚戒指就戒指数亿……南雨柔满意的点点头,一双眸子充满了欲/望的光泽。“不愧是阎家,梦洁,你可得好好把握,南诺那个死丫头是绝对不可能了。”“知道了,妈。”……叩叩叩……阎北立在门前,敲了很久,却不见里面的人开门。“诺诺?”难不成,出了什么事?阎北心尖一颤,

  • 小说曾与你十指相扣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曾与你十指相扣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曾与你十指相扣第5章回家苏小念看着结婚证上面的照片,越看越觉得别扭,抬起头向着叶泽晨,“有点丑,能退吗?”她是真的觉得自己拍的有点丑。叶泽晨也打量着手里的照片,“你要是嫌丑的话……那我岂不是惨不忍睹?”苏小念看了一眼,叶泽晨的确拍的听邋遢的,但是看他平时穿着也是这样,只是挪到了照片上而已,所以也能忍受,“你……还好啦,也没有那么差……”本想安慰一下叶泽晨,结果这话一说出来就变了味道,总觉得有一种底气不足。好在叶泽晨似乎是习惯了别人对他的看法,

  • 小说撞上极品王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撞上极品王妃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撞上极品王妃第5章欢儿,到哥哥这里来绿绣被这强烈的颠簸撞醒,迷迷糊糊的起身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唐欢欢一把将她拉住,并且示意她不要出声。“欢儿!”闻声,绿绣面色一喜,转头看向唐欢欢激动道:“小姐,是无辛少爷。”唐欢欢眉心轻颤,她们出城已经有两三个时辰了,而且马车从未停歇,他居然还可以追的上?唐欢欢手一松,绿绣转身走出了马车。“少爷,您怎么来了?”马车外,唐无辛一身戎装坐于马背之上,黝黑的肤色掩盖不住他本有的英气和俊朗,两撇飞扬的剑眉紧紧蹙在一起,

  • 小说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豪门独宠:总裁求轻撩第五章把昨天那个女人找来“顾瑞明!你不要脸我们女儿还要脸呢,你怎么能这么缺德,你会遭到报应的!”沈蓉躺在床上哭成了一个泪人,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嫁给这么一个败类,只是苦了他们的女儿。“少在那放屁!你成天往那一躺什么都不管,你要脸了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咱们家的钱,就数你治病花的最多,今天这疼明天那疼的,天天都买了一车药,结果还是这个死德性,有什么用!当初你怎么不直接死了啊,一了百了!”顾瑞明愤愤的指着沈蓉鼻子骂,

  • 小说迷情娇妻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迷情娇妻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迷情娇妻第五章老公,我有事瞒着你“老公,我其实……还有事瞒着你。”林芳看着王强缓缓地说道。王强疑惑道:“还有什么事?”王强虽然认同了妻子刚刚的解释,但对于妻子被院长看重,以及荣升护士长的事,他仍然有所怀疑。但是没有证据。“老公,其实……院长他是个色鬼没错,他也曾对我表达过爱意,说什么特别喜欢我、想跟我发生关系之类的话,我怕你生气,所以一直就没告诉你。但是我从来没有理过他,毕竟我已经结婚了,有你和女儿了,我现在告诉你,免得有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林芳平

  • 小说小小时光再莫问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小小时光再莫问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小小时光再莫问第五章不是,你要付出代价“啪!”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光,让林小小的耳朵一阵阵耳鸣,脸颊麻木。“莫哥,这婊子就是欠收拾,你看我收拾她!”说着,庄帅又抡起了手。“够了。”莫问扼住他的手腕,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他的手不能动弹。“现在,马上滚出去。”电梯门不知何时打开了,显示现在才是六十五楼。“如果你还想你爸爸继续坐在总经理的位置上。”莫问松开他的手腕,淡淡的说。“林小小,我还是在老地方等你。”庄帅留下一句令人深思的话,离开了。林小小不可置信

  • 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我的极品娇妻第五章隔壁老王“是吗?”对于徐丽的反应,我并不意外,只要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当然啊,如果没有这回事,就算再暧昧也不可能胡说八道吧,老板,你这位朋友可真是不幸啊。”徐丽有些感慨。“那我应该让我的朋友如何解决这件事呢?”我很想听听一个女人对于另外一个有了外遇的女人是如何处置的。“这个我倒是没什么可说的,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不过现在这样的女人并不少见,社会越开放物质越丰富,人的欲望就越被放大,以前大多数情况下还是男人出轨的多,

  • 小说夜空下的星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空下的星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夜空下的星5.拒绝求婚第5章拒绝求婚那个男的一把推开她,满腔怒火,指着她大吼:“你这个母老虎,我根本就不爱你,你嫁给我不就是为了钱吗?”“可是我爱你啊!”女生几乎是放大音量吼了出来,我立马锁定目标,二话不说冲过去拦在他们中间,挽着那男人的手臂,说:“这个男人我要了,他说了不爱你。”“你算哪根葱?我……”那女人身体壮实,撩起了衣袖直接挥着拳头冲了过来,我一个闪躲,一脚踢中她的屁股,看着她摔在地上,狼狈不堪。身旁的男人拍手叫好,还在我耳边大喊着:“我爱

  • 小说奈何已忘言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奈何已忘言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奈何已忘言第五章为情所困元晟大楼前门庭若市,每年的毕业季都是如此,元晟的门槛很高,太多人挤破了头想进去最终都失望而回。我们之所以能到元晟实习,多半是因为秦主任的关系。秦主任是我们化妆学校最年轻的彩妆教授,而我们之所以称之为秦主任,并不是他的职位是教导主任,而是他的名字叫秦诸仁。他资历深,技术好,够细心,性格又比较风趣幽默,重要的是颜值高,是化妆界颜值琅琊榜第一,并且甩第二太大距离。最重要的是,外界传闻他和元晟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哎,晚上秦主

  • 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入骨相思知不知第5章溺亡“啪”!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在了脸上。“贱人,今日看在太后的面上,本宫姑且饶你一命!”芸妃赏了她一巴掌,碍于吴太后求情,挥袖气冲冲地离开了。应雪桃挣扎着起身,不顾膝盖处的伤口,哭着要去救母亲。吴太后怕她再惹怒了阎清鸣,令胡嬷嬷劈晕了她送回屋子疗伤。胡嬷嬷回来之时,呈上了一块碧绿的翡翠玉佩:“启禀太后,这是奴婢方才在应雪桃屋子里发现的。”吴太后接过玉佩,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图案,在刹那间想起了什么,惊讶地捂住了嘴巴。胡嬷嬷若有所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