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17章(第17章 :疯女人好毒好狠)

2017/12/27 22:41: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

第17章 :疯女人好毒好狠

“那也是我家的钱,为什么捐了?”“嗨,女士,请你别这样。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17章(第17章 :疯女人好毒好狠)语乔刚从医院回来,你们不能这样对她。”安娜愤愤不平,太过份了,这什么眼神,这是人身攻击。

“月梅,如果你不接受,那我就不管。那么你们法庭上见吧!”大不了,他这个省委书记不当了。“汪姨,语乔根本不在乎你们家的钱。就因为她不贪财,胤天才会将财产留给她。如果你没诚意,语乔反正不在乎,就算最后她跟孩子什么都没有,还有我……这个朋友,还有父母,你就愿意,宁可最后将家产分给徐家,或者让国家没收,也不给你的亲孙子吗?”

“你也威胁我?”汪月梅冷笑。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我不是威胁你,只是希望你想明白了!”“吴志达你生的好儿子……”真好,两个儿子都被这个女人迷到神魂颠倒,连老子也不顾,连谁都不顾了……“律师,按宋语乔的意思,立刻去修改吧!”吴志达命令道。“好,吴书记!”律师提步出门。吴志达冷然地说:“汪月梅,你想清楚了。我书记不当了,中央委员也不当了。如果你一定要这样,最后只会二败俱伤。云博肯定是毁了,股票再往下大跌,还有这五十亿、三十亿?跨海大桥工程被拿上台面,政府收回,还有每年上亿收入吗?钱是你们赚的,你们是从中国赚的,资产还在中国地面。上排行榜的大富豪接二连三入大狱,你真的不懂啊?云博从一个十几人的小企业,发展到现在的上市公司,是清白的吗?”

一旁的吴俊一脸恶寒,这是他老爸讲的最透彻,最没有官调的言论了吧!汪月梅气嚣立刻灭下去几分,吴志达又在她耳际,轻声地嘀咕了许久。原文163nvren.com汪月梅深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吴俊与吴志达都松了口气,吴俊探问:“那徐佳美那边怎么样了?”

“她还想起风浪?一个二百五,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将钱给徐家,我当然宁可给我孙子的罗!徐万年这头喂不饱的白眼狼,要是能抓到那个司机就好了。志达,能找到吗?都四五年了!”汪月梅担忧地说,脸上又多了几分妩媚。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会有蛛丝马迹,只要上纲上线,一定会找到!”只要他还是中央委员,省委书记,一定让徐万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好,现在全靠你了!该死的,是谁害了我们胤天,胤天……”汪月梅呜咽出声。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别说什么全靠我,我是以法办事。明天法院不是开庭审理胤天与徐佳美的离婚吗?胤天没有找到,就不能证明其死亡。胤天本来就将这件事,交给律师代理的。所以还是有效的。”“对啊,徐佳美如果不同意离婚,就要她去举证!”吴俊惊叹,姜还是老的辣,厉害啊……“还举什么证啊?三年都不在一起……”“那就提请法院判离,主动将与语乔同居的事,怀孕的事上报,因为过错,多给点赔偿金!私下里,你可以告诉她,徐万年的罪行……好了,希望快刀斩乱麻。以后云博就交给别人去管,除了胤天你家也没有人可以接手!”吴志达直截了当地说。楚胤海从小被宠坏,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叮咚!”吴俊开了门,律师匆匆将改好的文件拿来了。汪月梅签了字,愿意放弃她继承的那一部分,宋语乔仔细看了合同,签了字。所有人都大松了口气,送走了汪月梅等人,吴俊进了房间,笑说:“好了,不要再担心了,现在,你就是云博的大股东了。另外百分之九的股份,汪月梅买下了,徐佳美的事她会解决……不过,我爸说,等明天离婚案办好后,你再去办手续……”

“谢谢!”宋语乔不想问别的事,她感觉这年头,只要有权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没准徐万年买凶撞人的事,也会不了了之。不犯到她的头上,说实在,她也不会去举报。再说,人有权,就是你举报了,没有证据,也会一笑而过的。

果然,第二天法院判离了。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17章(第17章 :疯女人好毒好狠)没有事实婚姻,又有协议在前,徐佳美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宋语乔得到这个消息时,却没有一丝的高兴。判离了又能怎么样呢?人呢?她要的人在哪呢?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股份更名的合同也签了,宋语乔坐在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阖上了眼睑,深提了口气。空气依然还有他的味道,记起了那一晚,三百万三年的合同……现在她明白,曾经对他的恨早已从中掏空。他是那么的优秀,他跟她一样孤傲而且孤独。长得那么帅,如果不是他喝醉了酒,与他住在一个屋檐下,也许她会暗恋上他……如果是那样,会不会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重重地叹了口气,人生是无法改写的……

“语乔,走吧,招聘启示已经贴出去了,马上会有人来应聘的!”吴俊看着忧伤的她,进门轻唤!“胤天,是想把云博股份卖了,万晓东真的愿意买吗?”宋语乔诧然,云博房产主要是做房地产的。“当然,云博在全国有几处新买的地皮,地皮现在天天在涨。还有云博在北京、上海都有新建的楼盘,在香港还有渡假酒店。还有跨海大桥,不光是经营权,还有门面,云博门面工程,以后招标这类项目,有了底气。你不知道?”

“不知道!”“楚胤天都没有告诉你?”“没有,我也没问!”三年前,她们都是敌对关系。她要查的是云博药业,才不去管他的事。三年后,又是这样的见面。再说,他不想说,她就不问了!“看来,你还得好好弄清一下你所拥有的资产。不过,房地产业还是简单的,你只要握着大头就行。每年盯劳财物报表,不懂,就请专业人士来帮忙!”

“哟,我还以为我哥回来了!原来是你啊!吴总裁这么闲吗?”楚胤海推门而进,西衣笔挺,双手插兜。跟他嘴角孤度很不协调,但很阳光,也很帅气。目光从吴俊的脸上,落到了宋语乔的身上。宋语乔微微愣了愣,要说楚胤海跟楚胤天还是挺像的,大概都是像妈的缘故吧!他那放荡不羁的感觉,还有目光里闪烁的复杂光芒,让宋语乔不爽。楚胤天是霸道,但是很正气,确对不会这个样子。

“想不到,楚总今天在公司里忙碌!”吴俊冷唇相讥。“我是来看我新大嫂的……”他笑睨着宋语乔,上前伸手说:“大嫂,楚胤海,以后是一家人,多多关照!”宋语乔顿了顿,伸出了手。楚胤海握着她的手,眸子微敛,睨着宋语乔说:“大嫂,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说一声就行。就算大哥不在了,我会替他照顾你的!自家人还是自家人……”

“谢……谢了!”宋语乔抽回了手,心里却拉起了警戒线。吴俊紧紧地扶着宋语乔,深怕这个家伙做什么过份的举动。牵动了一下嘴角,笑说:“楚胤海,听说你两个女明星,为你掐架,是真的吧?”“娱乐圈的事你也相信?我是受害者,两个小明星拿我抄作。我是这样没有品位的人吗?看看我大哥的品位就知道了!我也喜欢质朴的,清纯的,自尊自爱的女子。很多的电视剧就是这样拍的嘛,兄弟会爱上同一个女人。对了,忘了,你跟我大哥是兄弟。听说……你们就是情敌……”楚胤海别有用意地一瞬不瞬地盯着宋语乔,然后邪笑着瞟了吴俊一眼。吴俊愤然,这家伙什么意思啊?宋语乔淡淡地说:“吴俊,我们走吧!”

“等一下,大嫂!公司里有很多的事,等你签字下决定呢!我知道,你怀孕了。可是没办法,在执行CEO没有到位前,你就得忙!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熟悉业务。吴总裁,好像不合适老呆在我们集团吧?这几年我们可都是竞争对手……”楚胤海清了清嗓子,似笑非笑地说。

“怎么?你怀疑我窃取你们的商业机密?笑死人了,再说了,我们集团做完这几个项目,要退出了这个市场了。我现在是语乔的保镖兼司机……语乔累了,该回去休息了!有什么事,让秘书送到别墅来!”吴俊总觉得楚胤天在玩什么花样,该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他打起娶嫂保财的狗屁主意吧!

“保镖?司机?呵呵……吴俊,我大哥也许还活着呢?我劝你,还是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再说了,你这样,影响我大嫂的声誉。我们花钱封锁网上的舆论,大家都消停一下吧!我会每天接送大嫂回家的……”楚胤海理直气壮,他吴俊敢当众承认,他是楚胤天的弟弟吗?没这个胆量吧!虽然吴志达对他们很重要,可是如果,将他惹毛了,要死大家一起死……

“楚胤海,你什么意思?”吴俊怒不可遏。“别吵了,我自己会看着办的!有事明天再说,我会来公司!”宋语乔拉着吴俊出门。楚胤海居然跟上了前,笑说:“我送你。大嫂,我以后就叫你语乔吧!我比你大,叫大嫂怪怪的!”

宋语乔讪然一笑,不知他的意图之前,她也不好翻脸。“那就好,语乔,明天九点,我去接你!”“不必,语乔可不想你的女朋友误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她是孕妇,经不起伤害!”吴俊醋意难忍,以他男人的直觉,这个楚胤海绝对是不怀好意的。而且,可能用的是下三烂的手段。他以为他可以勾引到宋语乔吗?被楚胤天抢了,他决对不会再被这个风流鬼抢走的。“呵,吴俊大哥,我是黄金单身汉!”“你单身汉?真够歹身的……”“吴俊,你什么意思啊?你看我语乔的眉头都皱起来了!你现在是吃我的醋吗?大哥,你真的很幼稚啊!听说你在华大,是个风流人物,现在……”

“楚胤海,你再胡扯,别怪我不客气了!”“语乔,你看看,这个男人不可理喻!”楚胤海倚着电楼,一副慵懒的神情,戏谑说。而宋语乔却担心,这是他的什么阴谋,两个男人打起架来,将她推流产了。宋语乔双手挡在腹前,紧张地要命。吴俊见宋语乔不快,强忍怒火。出了电梯,吴俊扶住了宋语乔。不想楚胤海也扶住了宋语乔:“语乔,小心,这地面容易打滑!”宋语乔真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她还是第一次跟楚胤天见面,他什么意思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可是她不敢挣扎啊!万一她使力,拉扯之间害她呢?公司里语多人驻步探望,谁都想看看宋语乔的真面目。一下子获得了几十亿的财产,那真是东方神话。要不是在公司里上班,听别人说一千遍,都不会信的。加上两个帅哥扶着,众人一时搞不清是什么状况。觉得还有很多的内幕,这两个男人一个是省委书记的儿子,又是影桐实业的总裁,可谓是有权有势。另一个也是云博的大股东,花花公子,也是身家上亿的钻石男。女们哀叹,天啊,难道这个普通的女人,是命定的皇后?

“这么普通,都没有我高!为什么啊?”“就是啊,总裁将名下的所有财产,听说值五十亿人民币呢?都给了她,天啊……”“真是好命啊!听说,吴总裁当初跟总裁一起抢她,现在总裁出事了,吴总裁左右照顾着!”“还有我们的总经理,不看了,吐血……”

楚胤海亲自打开了车门,绅士着护着她上了车,挥了挥手,笑说:“明天见!”

“嗯!”宋语乔觉得自己笑得脸皮要裂开一样。吴俊吩咐司机开车,车子一离开,吴俊叮嘱说:“小陈,你听着,以后你一定要管好车子,免得被人做了手脚!”

“啊?总裁,有人要谋杀还是怎么的?”“吴俊,你别乱说。”宋语乔恶寒!

“怎么是乱说?万一他们是以退为进呢?万一车出什么事呢?这些人我一个也不相信!还有这个楚胤海,花花公子……”“你想多了,再说,他花不花,那是他的事。”我觉得头疼,吴俊还没有死心吗?我真怕,再一次的伤害他!我轻叹了声道:“如果胤天不回来,我也不会再嫁人了!”“这是怎么说的,你才多大啊!语乔,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吴俊,你对我的帮助已经够大,我真的很感激。可是你要是为了我,耽误了正事,我真的过意不去!”宋语乔低声说。“现在,保护你,就是正事!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你也不用有压力,就当是我报答你。你忘了,当初有你的帮助,我才醒过来的。”吴俊淡淡一笑,心里却是揪结。他知道她现在不可能接受他,他会等的。他只是希望,如果有那么一天,她将他放在第一考虑的位置。

乔济深有事先回美国了,乔治与安娜在趁着机会,在宋雅的陪同下,去周边的景点游玩去了。宋语乔心里依然沉重,楚胤天一天没有消息,她就不死心。握着手机,只盼着,他能打个电话给她,哪怕只是响一响!

“语乔,吃饭了!这些都是孕妇菜了吗?天天跟着吃,我没准提前发福!”吴俊笑说。

“这些都是家常菜,只是考虑营养搭配罢了!”月嫂上前扶过了宋语乔。宋语乔笑说:“我没事!”门口传来了汽车声,吴俊笑说:“我去开门,肯定是他们回来了……妈……你怎么来了……”“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你真是有福气,有一个好丈夫,有一个好儿子,我陈影桐这是造得什么孽?”陈影桐怒气冲冲地进了门,这是她家,她怎么就不能来了?

“妈,你不要这样!家里有客人……”吴俊攥了攥陈影桐,天啊,他刚有机会,就有人来破坏!当初他要跟楚胤天一样,六亲不认,现在的宋语乔就是他的了!

“伯母,你吃饭了吗?”宋语乔极是尴尬。陈影桐忍住了怒火,宋语乔的事她已经得到消息了。真是小看了这个女孩子,居然连汪志梅都不是她的对手。当然,像汪志梅这样的,有太多的小辫子被人抓。谁会想到,当初那个孤儿,一夜间暴富成为云博的董事长。这是报应吧!汪志梅的报应,可是这些报应,也报到了她的身上。还有她这个傻儿子,她造什么孽了?她是孕妇,她不能跟她吵。陈影桐淡淡一笑说:“我吃过了,我找吴俊点事!你吃吧!吴俊,你跟我过来!”

“妈,有事,咱们回省城说嘛!妈,你怎么知道?爸亲自告诉你的?”吴俊一脸无奈,但见老妈脸色暗淡,眼眶红红的,撒娇着,安慰起她来。

“别跟我提吴志达,真是太无耻了,这是我一生的耻辱!”“妈,你别伤心啊!都是陈年旧事了,那时爸只是跟她谈过恋爱,谁知道她会生孩子,要挟爸爸。爸爸怕你难过,才瞒着你。爸也不容易!”“不容易,好了,这个老不死的,我就不想管了。我要移民瑞士,你跟我一起走,让他们重温旧梦去吧!”陈影桐一想起,汪月梅往日吴哥长吴哥短,两家还来来往往,就觉得恶心。

“瑞士?妈,我已经申请去美国投资,这件事已经在办了!语乔的爸爸是纽约华人协会的会长,我们会认识很多的华人。不然,你去了瑞士,不成了独孤老太了!”

“吴俊啊,你是为了投资要去美国吗?你以为你妈是傻瓜啊?你是我儿子,你撅撅屁股,我都知道你是放屁还是拉屎……”“妈,走……我们出去说!”吴俊拉起了陈影桐,越说越不像话了。宋语乔听了,该又多想,要搬出去了。

宋语乔坐在客厅里,怎么可能听不见?其实她也应该搬走,她有住的地方了!那里曾经留他的回忆,她现在愿意活在他的回忆里。她特恨自己,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对他的爱,对他的依赖。“我们回来了……语乔……又想他了……我跟你说个秘密,我决定追求宋雅了!”乔治坐到宋语乔的身边,轻声笑道。“什么?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你别乱来,中国人跟美国人不一样,宋雅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宋语乔一脸黑线。“我知道啊!所以啊,亲上加亲!”乔治嘿嘿笑道。“你知道什么叫亲上加亲吗?我不许你乱来!”宋语乔一副姐姐的口吻。“爱情是自由的,你怎么可以阻止我呢?你应该鼓励我,大胆地追求!让你最好的朋友,当你的弟媳,不是最好的吗?这样,她跟我们一起去美国,以后可以经常见面!”

“你来真的啊?”宋语乔惊愕。“当然,宋雅美丽大方,热情,又会做菜,又会……还有她的性格很好!她的身上有一种跟你一样的特质,就是热观极积向上!我要感谢你,你是我的红娘!”乔治压低声音,嗤嗤地笑着。“哟哟,还真是……还不好意思了?我可告诉你,你可想清楚了!你要是,见一个爱一个,伤害了她,我可不饶你!”

“尊命,她说她没有男朋友,她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她还说,她老家有山有水可好玩了,邀请我去玩。我答应了,我跟她一起回家过年!”

“什么?你也太快了点吧!你跟她挑明了,你说喜欢她了?”宋语乔惊呼,看来老外的口味的确有些怪。宋雅骨架大,又丰满,眼睛也大,要说脸蛋在中国只能说是普通中的普通。“没有,我可是流着一半中国人的血,我可不能将我的仙女吓跑了!”乔治嘻笑说。

宋语乔一口饭差点喷出来,笑嗔说:“你少点肉麻好不好了……”

“看,你笑了!你别皱着眉头了,我可不想我的外甥跟小老头似的!笑笑……”乔治咧嘴笑嚷!“臭嘴,宋雅呢?”“她有事,我送她回去了!”“学校快开学了吧,你不回去啊!”“是啊,你呢?休学吗?我们一起休吧!”“我也许这一年都去不了学校!你休什么学啊?回去读书去,等过年,你再来呗!”“好吧,那这几天,我就不陪你了……反正你身边有一个保护人!对了,吴俊人呢?”乔治诧然地问,他不是寸步不离粘着的吗?

“跟他妈妈一起出去了!”宋语乔轻叹了声。“怎么了?又叹气了!”乔治诧然地说。

“没什么?明天,你别出去,我们搬家!”“又搬家?”“什么叫又搬家啊!这里又不是我们的家,你真当自己是主人了!”宋语乔笑嗔!“吴俊会同意吗?语乔,你觉得吴俊怎么样?我觉得如果楚胤天回不来了,吴俊是孩子最理想的爸爸……”

“乔治,我不许你胡说。”宋语乔不快地沉下了脸。“好,我不说,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吴俊他很爱你吗?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如果你不爱他,应该跟他说明白。还有楚胤天如果不回来,你不会一辈子不嫁人吧!你不想让孩子没有爸爸吧?虽然你有钱,你有爱心,可以给孩子很多很多的爱,可是爸爸的爱是无法给的。这不也是你恨爸爸的原因吗?如果你要结婚,吴俊是最好的人选!错过了,就可惜了!我不说,我上楼去了!”乔治像是完成了任务一样,松了口气。留给宋语乔的却是烦恼,为了孩子,吴俊的确是个好人选。但是楚胤天……宋语乔撑首,再一次地揪心。虽然是南方,可是天气寒冷,掉进海里,也许再也找不到了……可是没见到尸体,她不会放弃……

吴俊笑着进门,诧然地道:“又神游了!”又在想楚胤天了吧!可是现在她想楚胤天,他似乎觉得理所应当。他没有必要跟一个死人去争,这么冷的天,扔进海里,不可能生还了。也许连尸体都捞不回来,被鱼群进攻了。每每想到此,吴俊觉得楚胤天的命真苦!

“你妈呢?”“回去了!”“你这么快就搞定你妈了?”宋语乔诧然,难道陈影桐真的变了?“那当然,你觉得很奇怪吧!现在,我家只有我能搞定我妈。我妈虽然还是那清高的样子,可是跟三年前完全不一样了。时间会改变一切,当人看清了这个世界时,就会学会妥协与自我调整。”吴俊淡淡一笑,但愿她也能看清,坐在她面前的人,也是同样可以为她付出一切的人。“是嘛,吴俊,我明天搬去自己的别墅了!感谢你这一段时的照顾!”

“语乔,为什么啊?你要去搬走了,谁给我做饭啊?再说,何必去哪里赌物伤神呢?语乔,我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你觉得我在不方便,我可以走!”吴俊不想逼她,楚胤天失踪不到一个月,他不能心急。心急吃不到热豆腐!

“不是的,一直在这里住着,不合适。这件事,我就这样决定了。你可以去我那里吃饭啊!反正是阿姨做的饭,阿姨又是你找来的。”

一定要搬走,否则对吴俊,对自己的影响都不好。毕竟现在她是云博的大股东了,她不能被人说,拿到了股份,这么快就另投新欢了。“好吧,那我会天天去送你上下班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美国?过了年回去吧!”

“短期内想回也回不了啊!争取在年后能回去,超过六个月,医生说不宜坐飞机了。”再说,也许那时楚胤天回来了。宋语乔又忍不住的,痴心妄想起来。

“我的移民计划已经在批,估计那时也下来了。我们一起去,路上有个照应。要说,我的英语退步了很多,要不,我们两人以后用英语说话?”这又是一个相处的机会,说什么,像月嫂还听不懂。就算是说亲密的求爱的话,失败了,也少丢人。

“好啊!那你公司怎么办?伯母跟着一块去吗?”“是啊,我妈跟我爸的关系僵着呢!她说要一起走,这边嘛,正想着趁现在公司的牌子还能卖几个钱,找人接手呢!我是小公司,又不是上市的,所以简单。将钱都回拢,以后做个投资,省力一点。再说,你也知道,做我这样的生意,太明显。想要投资可以参股……”

“那是,高官子女人眼睛都盯着呢!再说国家一再调控房价,见好就收吧!要说你们也赚了不少钱了,我也想着,云博要是能转型就好了!或者,谁来买我的股份。不过这都要慢慢来,现在不是时候!没钱的时候,天天忙着挣钱。现在有钱了,却没什么感觉!”

“呵……要是放以前,你得骂我们了!吃饱了,最近好像都长胖了。”吴俊扶着她一起上楼梯,宋语乔拒绝都拒绝不了。如果谁嫁给吴俊,一定幸福……

翌日一早,楚胤海将车停在了门口。宋语乔真的摸不清他的目的,她跟他又不熟。再说了,他跟楚胤天的关系也不怎么的?他还是楚胤天失踪的嫌疑人之一呢?他却来大献殷勤,什么意思啊?反正她是不相信,什么替大哥照顾她的。要知道,是她夺走了,本来她们可以得到的几十亿的家产。还是他为了监视她?

“早上好啊,大嫂,走,坐我的车!”楚胤海上前,扶住了宋语乔。被吴俊一把扯开了,淡淡地说:“楚胤海,你觉得突然的热情,能让人接受吗?”

“怎么不能让人接受了?这是我们楚家的事,我决定接大嫂,回我们楚家住呢!怎么?难道你们吴家打算让我大哥认祖归宗了?”楚胤海勾着笑,却当仁不让。

“你别没事找事,你离语乔远一点,如果出点事,别怪我不客气!”吴俊厉喝。

“别吵了,楚胤海,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们不熟,我有车也有人接送,所以不必了!”宋语乔当然要帮吴俊,而且吵架的原因在她,所以必须由她做个明确的表述。

“OK,既然大嫂这么说,那我就识趣。好心被当成驴干肺的心情,是很不好的!大嫂,我们公司见了,今天有重要会议!”楚胤海勾了勾嘴角,敬了个礼,开着他那辆拉风的跑车,消失在了视线里。“你看看,他的车能坐吗?跟匹疯马似的,万一故意弄点出车祸,后果不堪设想。这年头,车祸的成本是最低的!你要知道,你是别人谋财害命的对象!”吴俊一路叮嘱着,不在他眼前,他就是不放心!他立刻去帮她物色执行人,而且要信得过的。还有保镖,最后找个女保镖。

车子在公司门口停了下来,吴俊下了车,上前扶着她下车。楚胤海双手环抱,弹着手指,立在了门口。冬日的阳光里,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未抹一点脂粉,但是很细腻很白,明亮清澈的眼睛,有些憔悴。一身孕妇装,卷发扎起,很清爽。楚胤海只看到了她手中的那枚小小的戒指。小的,在他看来跟钢丝一样。楚胤海还是觉得这个女人像个谜,但是她身上的确有一种吸引男人的气质。

楚胤海迎着她到了电梯口,正要进电梯,听得一声唤声:“宋语乔……”宋语乔莫然回头,一个瓶子冲着她的面掷了过来。吴俊本能地将她抱住,空气里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吴俊立刻感觉到了身上的灼热,急忙脱去了外衣,觉得耳根脖子间,火烧一般的疼痛!

“吴俊……吴俊你没事吧?徐佳美……你这个疯子……来人啊,快来人啊!”宋语乔急忙帮吴俊脱衣服,心口怦怦乱跳。“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徐佳美的身体颤抖着,脸色苍白,愣了愣,撒腿就跑。

楚胤海这才从怔惊中回过神,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吴俊的身上冒着烟,疼地摔倒在了直。宋语乔惊呼:“水,快拿水来!”看到总台边上的水桶,宋语乔冲了前,拔出了桶,往吴俊的身上倒。“吴俊,你没事吧,怎么办,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救护车……”宋语乔泪水盈眶,怎么会这样?“我没事,语乔,你别乱动了……”吴俊痛楚地躺在地上,幸好冬天穿的衣服多,也幸好这套西装是防火的。否则他脱都来不及……

“我已经叫救护车了,你们是死人啊,怎么安保的?还放她跑了,这个疯子!”楚胤海怒吼出声。“总经理,她是总裁前妻,我们也不知道,她会干这事啊!”

“快去拿水,干净的纯净水……吴俊……呜呜,对不起……”宋语乔捂着嘴,禁不住哭出了声。如果不是他挡住她,她现在肯定毁容,那么孩子也保不住了。好毒、好狠啊……

听说有人泼硫酸,公司的人围观了过来。楚胤海上前厉喝,这才解散了。一起将吴俊送到了医院,送进了急救室,宋语乔都快瘫乱了。她万万没想到,徐佳美会这样做。难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知道了,徐佳美太平静了。这不是她的作风,可是没想到……

“大嫂,你别担心了,没事的!那个笨女人是不是疯了?”楚胤海扶着宋语乔,她强忍着泪水,却又悲痛欲绝的样子,让他看着,很揪心。

宋语乔面色清冷,突得又打了个冷战。越想越恐怖,楚胤海搂住了她,安慰说:“没事了,不会有第二次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宋语乔喃喃。楚胤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要说,他也挺恨她的。可不知为什么,她无助的样子,让他恨不起来了。她真的不是贪财的人吗?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片刻,汪月梅快步来了。斜了宋语乔一眼,攥着楚胤海到一边,轻声问:“吴俊伤的怎么样了?要死,怎么伤着他了?陈影桐要是知道了,更要发飚了……不是让你去接她的吗?吴俊怎么又来了?”

“妈,我没受伤,你不舒服是吧?”楚胤海冷哼说。

“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这么笨啊!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不知道吗?这可是大半的家产,你脑子进水啊!你不是对付女人,很有一套的吗?要是让吴俊跟着,有你什么事啊?”汪月梅咬牙压低声音。

“你疯了,在这里说疯话……我的事我自己会看着办的,你不会逼我。我可不是楚胤天,你逼我没用!”楚胤海甩开了她的手,双手插兜,回到了宋语乔的身边。

汪月梅眸子微敛,嘴角勾着冷笑。徐万年啊徐万年,看他想怎么办?硫酸泼人,性质恶劣,看他是想要他女儿坐大牢呢?还是调解,争取轻判。这回不整死他,出口恶气,她就不叫汪月梅。手术室的门开了,宋语乔急忙上前,惊声问:“大夫,怎么样了,伤得怎么样?”“背上二度轻伤,不过后颈与脑后伤的比较严重,想要恢复的话,只能做整形手术……”

“整形手术做了,就能好吗?”宋语乔惊声道。“当然不可能恢复原样,男人还好一些,如果是女孩子,就麻烦了!幸亏伤的不是脸……”“谢谢您!”宋语乔愧疚至极,也许她真是命硬。爱他的人都会受伤,妈妈走了,楚胤天走了,吴俊又一次受伤……

“不是说没事吗?别哭了!”她眼角潺潺流动的泪水,让楚胤海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这个女人楚楚可怜,又有着一股倔劲。大概就是这样,使得男人怜惜,还敌不过她。

“这真是的,徐佳美这丫头怎么会这样歹毒呢?真是看不出来……出来了……”汪月梅突又止了话,急忙上前。该死的,这不是给吴俊与她创造机会吗?虽然这家产是楚胤天的,楚胤天是吴志达的儿子。可是不能给吴俊,给陈影桐的儿子……

“吴俊,你还好吗?”“我没事,你别担心了!”吴俊趴在推床上,说是没事,实际上却是火辣辣的痛。可是他不后悔,他庆幸自己为她挡住了。

进了病房,吴俊挣扎着坐了起来,扭着脖子更疼。吴俊僵着脖子,轻声说:“不要告诉我妈和家人,免得他们担心!”“啊,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吴俊,多亏了你了!你好好养伤,医生说整个形就没事了!”汪月梅笑道。

吴俊紧蹙着眉,他好不容易劝服了老妈,这下好,又有得烦了。更烦人的不是陈影桐,而是有人将这件事,发布到网上了。一时间,小三夺走全部家产,妻子被逼离婚,泼硫酸泄愤的消息,占居了各大网页。好在阻止的快,封了人类搜索。但是网上骂楚胤天,骂宋语乔,同情徐佳美的居多。声援妻子合法权利的人,掀起了网上的讨伐……

宋语乔一出门,就有记者跟拍。更甚至有人向她扔东西,宋语乔就像捡到一颗烧红的煤球,烫的手疼,心疼,却一时间还扔不掉。一时间,她成了勾引别人丈夫,还设计骗娶钱财的坏女人。而楚胤天音讯全无,还要被人骂。她的心好痛,还要强言欢笑。

“语乔,你没事吧!来,吃点水果!”安娜本想回国的,碰到这样的状况,哪里走得开。宋雅天天陪在宋语乔的身边,再则每天从医院送回吴俊的消息。宋语乔拉回了思绪,木讷地点了点头。没有一点胃口,心情低落到了谷底,要不是因为孩子,她只怕都坚持不下去了。

她在死撑,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快要崩溃。被人推上风口浪尖,照片被人贴得到处都是,被人指认被人骂。却又有苦说不出的滋味,比刀割还要难受。

“语乔,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没做亏心事,就不怕啊!我们要不要反击啊?”宋雅愤慨地问!“反击,只会越描越黑!我现在就像陷在泥潭里。要想洗清,要想能理直气壮,除非自己先跳出这个泥潭。但是这个泥潭里有吴俊的父母,我欠吴俊太多,不能这样做!”宋语乔撑着首,阖上了眼睑。吴俊不顾一切地为她挡灾,关怀备至的照顾她。她不能这样做,她不是从前那个什么都可以不顾的宋语乔了!

“也是,自古大户人家就复杂。现在的那些网友真是的,屁都不懂,就乱骂人。算了,别跟这些较真,没必要。有钱怎么了,得到遗赠怎么了?其实他们是嫉妒……”

“我最对不起就是吴俊了,可……现在都见不到,他妈妈都不让我靠近了!”宋语乔轻叹,陈影桐将他赶出来,跪下来哀求她,再也不要出现在吴俊的面前。她的心情她能理解,可是这真是她的错吗?吴俊被转到省城医院去了,转去了也好,免得记者围着他。

“语乔,这不关你的事,吴俊说让你别担心,等他好了,就回来了!过几天,我们偷偷去看看他。”宋雅觉得自己很无能,说来说去这么几句安慰人的话。

“算了,也许他妈妈是对的,我过几天就回美国!或者找个地方隐居起来……”

“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封建起来了!也许这是老天对你们的考验啊!你看吴俊为你,可真是……”宋雅的话没有就完,门铃响了。安娜与乔治上街去买东西了,房里就剩下了宋雅与宋语乔。宋雅警惕地说:“别出声,我去看看!”

宋雅上前,拉开了窗帘,见是楚胤海。急忙退回来,轻声说:“是楚胤海,手里还提着很多的东西。无事献殷勤,非间即盗。要见吗?”

“不想见!”宋语乔摇了摇头。两人又坐下,由着他摁门铃。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啊?天天来送东西,明知道她对他很敌意的,他依然来。“语乔,在不在啊?我有事跟你商量!有人来应聘了,你睡着了?来开开门啊!”楚胤海知道她在房里,一个大肚婆,外面又有人围堵,她能去哪儿?

“晕,他还真能给自己找面子!语乔,吴俊说了,你不能相信他应聘的人。没准就是他的人,最后说企业亏了,将钱全都滚走了!”宋雅恶寒,这人也太厚脸皮了吧!

“去开门吧,我跟他谈谈,跟他做个交易。”宋语乔横下了心,她不想再缠纠下去。再这样,她真的要崩溃,对孩子的身心都是影响。万一生下个自闭症的孩子,有钱也不定治好……这几天,她想了很多。她要做个了断,让汪月梅跟楚胤海将云博买回去。她可以少拿钱,只要够以后创业的。这样,对楚胤天也有好处,她们也许会全力去找他……

“好!”宋雅上前开了门,笑哼说:“哟,楚总,原来是你啊!我们还以为是小报记者呢?快进来吧,要不然,又被乱传,你的股票又要下跌了……”

“呵……股票还不够跌吗?跌吧,只要云博的业绩还在,总会涨回来的!”

楚胤海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将东西放在了一边,捂了捂脸说:“你们真是的,不会下来看看啊,让我站在外面吹冷风!”“谁让你要风度不要温度……”宋雅恶寒,大冷天的,穿着衬衫跟西装。

“好,好……我说不过你!你不去照顾吴俊,天天呆在这里,吴俊被人抢走了!”

“吴俊被人抢走干我什么事啊?”宋雅一脸黑线。“你就不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你胡说什么!”“开个玩笑嘛!”楚胤海笑盈盈的,将自己当老熟人。宋雅懒得搭理他,宋语乔坐在沙发上,淡淡地说:“坐吧!徐佳美的事怎么处理的?又私了吗?”

“徐佳美被拘,不过取保后审了!”楚胤海在一旁坐下,脸上多了一份正经。“取保后审?有没有搞错啊?万一她再做呢?”宋雅担忧地说。

“徐家人说她精神状况不好,所以送到医院去了。你也知道,最近事儿太多。而且吴书记也同意了,希望不要将事情闹的太大。所以现在关于吴俊的消息都封锁了!”

宋语乔嘴角浮起了冷然的笑容,她就料到会这样的。法制社会到了他们那里,就是想办法制止事态的严重办法。楚胤海瞟了她一眼,淡笑说:“想开点吧,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算了,我想回美国了,我想将云博的股份卖了,低价卖了。如果你能收购,那最好,毕竟那是你父母的心血。我所以要股份,是为了孩子,为了胤天。胤天一天没有找回来,就有一半的希望。不说这个了,如果你们没有现钱,或者可以分期付……或者分几块地皮给我……”吴俊不是说,地皮可以马上脱手,变成现钱的。

楚胤海挠了挠额头,听她的口气,好像是真的。说的也合情合理,淡笑说:“这件事太重大了,你打算卖多少钱?我得去问我妈,再说了,这可是一笔巨资,不是一时能拿得出来的?要说是地皮嘛,倒是有几块,马上要动工了……”

“你去商量一下,一半的股票还有这些不动产,你看值多少钱。我当然是以最低价先卖给你们。或者你们拿地产来抵……或者,你们可以招别人入股。现在的家族企业已经越来越少了,更多的是股份制。这样也有利于发展,当初胤天跟人已经谈好价格的,不过,我不想卖给别人,再怎么胤天是你哥哥!”

“我考虑一下,可是现在如果公司出现大变动,云博会面临危机,再经不起折腾了!”楚胤海轻叹说,跨海大桥的投资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钱还没有收回呢!

“所以,我们是暗箱操作。”宋语乔淡淡地说。楚胤海扯了扯嘴角,笑凝着宋语乔。这个女人不简单,还以为她不懂,她懂得很。看上去很简单,实际上并不简单。那个徐佳美绝对不是她的对手,楚胤天喜欢她是对的。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可是脸上一点没有变化,如果不关注她的肚子,她依然像个小女孩一样。要说,老妈让他娶她。开始他很恼火,不过最近感觉挺好的。很恬静,跟她坐在一起说说话,就像流水般地自然。也许这几年,他玩的太疯了,那些女人为了他的钱,就像苍蝇一样讨好他。他知道这些女人为了什么,可是他不想回家,他讨厌这样的家庭。要说幸亏楚胤天将云博给分家了,否则必须面对李英爱那张厌恶的脸。更讨厌被人说,是二房的孩子。

正说着,安娜与乔治回来了。宋雅帮忙去折菜,楚胤海便将公司的事,说了个大概。

这一说到了吃饭的时间,宋语乔便留他一起吃饭。楚胤海也不客气,反正他来蹭饭也不是一次了。楚胤海一走,乔治忍不住问:“语乔,他真的关心吗?”

“我看不安好心,我们要当心!黄鼠狼给鸡拜年!”宋雅不客气地说。“不管他,反正我自己当心就是了!”宋语乔轻叹了声。这件事一定要解决,楚胤天说五十亿那是气话。公司一半的资产,至少值个三十亿的。天啊,三十亿就是不投资,光银行的利息也够过好日子的。她现在希望改善与他们的关系,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只要给她三十亿资产就行。

一连几天,都没有消息。宋语乔天天在别墅里呆着,真是烦透了。电话响了,宋语乔接起了电话,那头传来了询问声:“喂,宋语乔在吗?我们是深厦公安局的,你能来公安局一趟吗?”“什……么事啊?”宋语乔的心提到了嗓子口!“是这样,我们找到楚胤天了……”

“找……到了,他……”宋语乔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心里纠集!“你别紧张,他还活着,只是他失忆了,什么也不记得了!我们现在就通知家人,你也来吧!”

“好,我立刻来,谢谢……”宋语乔激动地感觉心脏要跳出胸腔了,一个月了,他终于回来了。只要他回来,什么事都可以解决,她也可以安心去读她的书了!宋语乔唤来了乔治,一起开车往公安局认人。可是赶到公安局时,公安局的人说,人已经被楚家人带走了。宋语乔从公安局出来,有种莫名的失落。急忙打电话给楚胤海,幸亏他接了,宋语乔急声问:“胤海,你哥真的回来了吗?他在哪里啊?”

“噢,我们接回家了,瘦得不像样!是在海边被人发现,被人救的。脸也受伤了,正想打电话给你呢!你先别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你回家等吧,过会儿,我去找你!”楚胤海说完,就将电话挂了。“喂……喂……”宋语乔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他变傻了,毁容了?还是楚家又有什么新的预谋了?要不然,为什么不让她见?

“语乔,怎么回事啊?”乔治惊讶地问!“不知道,我们先回去吧!”宋语乔讷讷地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上了车,宋语乔继续给楚胤海打电话,可是楚胤海没有接听。宋语乔还是放心不过,她一定要见到,不管他有没有受伤。

“去东华路1088号!往前开……”宋语乔指挥着乔治,车子直抵大门。按了许久的门铃,楚胤海到了大门口,打开了门,惊声说:“你别进去了,免得伤心!”

“我总要见他一面吧!再说他见到我,也许就想起来了呢!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见?”宋语乔愤慨,她虽然跟他没有领证,可是她怀着他的孩子。“实话跟你说吧,他现在连我们也不理会,只认一个人……”楚胤海欲言又止地说。

“谁?”宋语乔的心往下沉,当然她也不信。“哎,一个女的,他身边有一个女的了。我们现在也不太清楚,那女的救了他,一直照顾他,他们……说要结婚!”楚胤海吱唔道。

“结……婚?怎么可能,我不相信。你让我进去,我一定要亲眼所见!他一定是失忆了,想不起来了!”宋语乔不相信,再说她就这样被打发了,也太傻了!

“好,你别激动。我就怕你太激动了,你还是关注孩子要紧!”“好,我不激动,让我去见见他!”宋语乔捂了捂胸口,她不相信,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不是才一个月吗?

“也许是那个女的,早就知道了我哥的身份,所以借机缠着他。”楚胤海扶着了她,安慰说。“我知道,他能活着回来,我已经很高兴了。至于别的,我想得开,就算他们要结婚,我……也想得开。我只想让他,好好想想……”宋语乔深提了口气,挽着乔治一起进了院。

“小心点!”乔治却担心的很,真不知道这些事怎么就这样怪?就像电视剧似的!可是他的姐姐做错什么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进了门,汪月梅正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说着话。回头看一眼,起身淡淡地说:“你来了,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们的确要重新商量一下了!介绍一下,这是陈雪娇,胤天的救命恩人,也是胤天现在的女朋友……”

“妈,你少说一句不行啊!大哥呢?”宋语乔面无血色,望着这个女孩子,微微睁大了眼睛。乔治诧然地盯着她,又回头探向了宋语乔,天啊,她的脸跟宋语乔七八分相似。不会这样巧合吧!乔治紧握着宋语乔的手臂,真怪她再一闪受刺激。

“你好,你就是宋语乔……”陈雪娇大大方方地立了起来,笑盈盈地问。宋语乔依然说不出话来,她穿着米色的棉衣,扎着马尾辫。很纯朴,但是她的眼睛并不纯。可是宋语乔无法平静,这是阴谋,这一定是阴谋。

“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我叫陈雪娇,胤天现在的女朋友。”陈雪娇似乎对宋语乔并不在乎,说得很随性,但是听起来很刺耳。宋语乔不停地安慰自己,淡淡地说:“谢谢你救了胤天,不过胤天是我的丈夫。我们有孩子了……”“不是吧!你的肚子也不大啊!你不会想利用孩子,又来拆散我跟胤天吧?”“我没有想要拆散谁,我只是来见胤天的……”

“谁要见我,洗了个澡,好舒服啊!”正说着,楚胤天从浴室里出来。乔治惊声说:“真是他,嗨,我是乔治,你还记得吗?这是你的语乔……还有你的孩子……”

“胤天……胤天,真的是你,我是语乔,我是宋语乔……”宋语乔激动地望着他,快步上前。真的是他,他真的瘦了,额头上还有一条刀疤。可是他是楚胤天,否则不可能还有一个跟他相似的人吧!不想,他突得伸手,皱眉说:“你是谁啊?别这样……”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保镖20章

    原标题:总裁保镖20章小说名称:总裁保镖第0020章:做不成男人算了,管他是谁包谁呢!近距离看着女人白里透红,娇媚的粉嫩脸蛋,江洹咽了咽口水,觉得被一个女人包下感觉也挺好的。进到宾馆内,开了一间双人床房间,江洹脚步走得飞快。这让女人不由有点腹诽,这家伙还真是猴急,走这么快干什么?就这么等不及啦?进到房间后,江洹二话不说开始脱衣服,露出他一身线条健硕的肌肉。女人看到这一幕,赶紧转过身,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心里像是在下着很大的决心。江洹愣了下,无奈地笑了笑:“你该不会……第一次在外面跟男人这样吧?”女

  • 谁的风景谁的心20章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20章小说:谁的风景谁的心第20章手足无措美女秘书不屑的目光上下扫了莫小菲一眼,就是个豆芽菜,除了脸上肉肉的,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满的地方。就这样的女人也和她们争夺大BOSS,还真是痴心妄想。“总裁,让你去打扫办公室,要打扫的干干净净,不许有一点灰尘。”说完话,美女秘书高傲的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了。呜呜,呜呜,好可怜。莫小菲拎着抹布走到大总裁办公室门口,敲敲门。在大总裁办公室旁边,是秘书室。莫小菲伸长脖子,除了刚才那美女秘书,秘书室还有三个女孩,个个长得比明星还好看,要气质有

  • 特战荣耀20章

    原标题:特战荣耀20章小说名字:特战荣耀第二十章神秘的女人罗非把丁薇抱在了怀里的时候,她的嘴里一直都在喃喃自语,听得罗非有些心慌……“子明,再见了,子明……终于该结束了……”罗非对这个素昧平生的赵子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恨他,恨不起来。以罗非对丁薇的了解,丁薇是那种特别理性的女人,如果一个男人能让她变得感性,那说明这个男人真的为她付出了很多。可是敬他,却也真的敬不起来。因为罗非有太多次身处比赵子明更为艰难的绝境,每一次选择的都是坚忍不拔的活下来,而并非自杀。更何况,他这一死,几乎把一家人都推上了

  • 岐黄仁心隐于世20章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20章书名:岐黄仁心隐于世第二十章你看我像不像神仙?叶晨走到苏老的身边,指尖轻轻弹了一下还插在苏老身上的银针。银针受到叶晨的触碰,颤抖的速度非常快就在叶晨准备抽出银针的时候,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邪笑的看了看身后的苏静雅。苏静雅看到叶晨的这幅表情,身体一震,暗道这家伙又要耍什么无赖?急忙装作没看到,将头看向其他的地方。只是叶晨似乎不打算放过苏静雅,轻声的说道:“你一定要遵守诺言哦…..”诺言?什么诺言?以身相许?这小子真敢说……苏静雅听到叶晨的话语之后,脸色通红。想起自

  • 女神佳期20章

    原标题:女神佳期20章小说书名:女神佳期第20章强卖假货“怎么样,董公子,佳佳说的没错吧,这个东西可是她祖上流传下来的,是个历史悠久的好玉吧,极有收藏价值!”李文笑着说道。董小飞脸上阴晴不定,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能怎么说,难道要说这个玩意是个垃圾么,那岂不是故意找刘佳佳的不痛快?“我就说了董公子对于古玩一定有着很深的研究,你看,一眼就看出这个玉坠的不凡了,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欣赏,一定是在赞叹古人的雕刻技术之高!但也不得不说,能够在那么小的一个玉坠上雕刻出那样复杂的双凤图案,技术的确是精湛啊!”李文

  • 都市易传录20章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20章小说书名:都市易传录第二十章赶紧给我滚!其实张玉霞这边发生的事情,白老虎早就已经看到了,但是,他也明白,他和张玉霞之间情人的关系,在公司里恐怕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如果他现在在出现的话,只会更加坐实事实,不过现在,他发现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范围,为了避免事情闹大,他只能赶紧赶过来。“你们都在看什么?都没工作是不是?”贴面白老虎冷眼一扫,那些原本围观的人都赶紧散去,免得白老虎的怒火发泄在他们身上,不过在他们走之前,都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了眼肖遥和刘纯,摇着脑袋叹着气

  • 若我不曾爱过你20章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20章小说名字:若我不曾爱过你第20章不要用身体来威胁我周小乔有些恍惚的抬起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可是很快,周小乔便嘲讽的笑了笑:“不必了,我不会跟你回去。”明明周小乔在笑,可宴遇琛却有种怎么也把握不住的感觉。“如果你是想补偿我,那大可不必了,如果你真的想要弥补,那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周小乔垂下眸,坚定道。不要再出现在她身边,她怕……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摧残了。宴遇琛没有生气,只是无力的将双手垂下,一字一句道:“你以为不

  • 莫道春来早20章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20章小说书名:莫道春来早第20章东窗事发“快说!”唐莫宁忽然贴着我站着,俊脸离着我也就几厘米的距离。“我……我妈让我去夜总会打工,这样就可以搬出去……就没人欺负我……”“你说什么!!!”顿时一股热气直接喷到我的脸上,热气的主人怒视我,显示着他有多么生气。“莫宁!你们在做什么?”忽然一个尖锐的女声将这一切打破,我连忙转过头,看到了面目狰狞的杨小曼还有林淼以及许薇薇。而他们的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孩子,那男孩子浓眉大眼,长得很是帅气,只是他此时显得很不耐烦,双手插在校服兜里,冷冷的

  • 轻歌曼舞彩蝶飞20章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20章小说:轻歌曼舞彩蝶飞第二十章:订婚叶家和黎家开始紧张筹备着订婚事宜。黎晏清陪同叶小荷挑选了一款气质独特的礼服和一对钻戒。订婚当日,容城有名的富贵名媛纷纷前来道贺,却被黎晏清拒之门外。只邀请了几个知己好友。说是不想太过招摇。叶小荷的肚子微微隆起,虽然她想让容城都知道她和黎晏清订婚的消息,可他不愿意,叶小荷就算再生气也不敢对着黎晏清发脾气,只好自己咽下。凭什么叶清歌的婚礼就声势浩大,全城皆知。而她,就只能低调的订婚。叶小荷对叶清歌的恨意更深几分。黎晏清穿着笔直的黑色西装,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20章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20章书名: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二十章父女俩“你小子可真行啊,女儿都那么大了,那你的朱砂痣跟你和好了?”黄医生就觉得奇怪,盛亦轩怎么跑去做血液检查了,原来李馨是他跟朱砂痣的女儿。“她好像不想见到我。”盛亦轩无力的摇摇头,脸上充满疲惫,从知道真相之后他就没睡过。莫晨曦让他去做血液检查时他就该想到的,他当时只是以为她想让所有认识的人都去做血液检查,却没想过馨儿是他女儿,他居然还用言语伤害了她,一想到他那么伤害她,盛亦轩就感觉他的心脏被人桶了无数个洞般刺痛,这种痛蔓延到全身。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