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医女狂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27 18:18:43 来源:网络 []

小说:医女狂后

第1章:穿越,被未婚夫踹死的?

第1章:穿越,被未婚夫踹死的?

冷!

好冷!

冻死她啦!

身边似乎有很多人的样子,入耳的声音嘈杂的很。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花清姿哆哆嗦嗦的睁开眼,入目的全是陌生的面孔。这……

她不是才搞定一个任务应该在家里补眠才对吗?仇家找上门了?

哪有这么快,不对劲啊。

真要有这么人找上她,她早就该被碎尸万段了。

“二小姐你别走,你救救我家小姐,求你……”

“三小姐三小姐,四小姐是你亲妹妹,你救救她啊……”

“五小姐,周姨娘,你们心善……”

一阵冷风吹过,花清姿哆嗦了一下,身上更冷了。衣服都湿哒哒的贴在身上,黏糊糊的难受。

听着耳边有些陌生的哭腔,花清姿的脑袋总算清醒了一些。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她正处在一处不大的院子里,院门外不少人在探头探脑,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163女人网

这些人的打扮……

脑袋里一阵晕眩,仿佛有许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瞬间涌了进去,脑子里的眩晕感更重了,花清姿揉了揉眉心,挣扎着就着身边的一颗枯树爬了起来。

身前一个丫鬟打扮的人发髻凌乱,浑身上下的衣服也是湿漉漉的,她跪在地上不停的哀求,衣裙上沾满了泥巴。

夏凉?

下意识的,花清姿的脑袋里就冒出了这个名字。

夏凉跪在地上,揪着周姨娘的裙摆,周姨娘身边是垂着脑袋,神情怯生生的五妹妹花清音。

周姨娘?五妹妹?

花清姿茫然的抬手捂上了脑袋,谁的五妹妹?

她为什么会认识这些人?她明明没见过她们,怎么会觉得她们如此熟悉,只扫一眼便能叫出她们的名字?

夏凉哭着哀求道:“周姨娘,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求你!”

周姨娘满脸难色:“这……不是姨娘不帮四小姐,她得罪了魏王世子,是老爷下令将四小姐关在这个院落,不许请大夫的。姨娘也没有办法啊。”

将军府小姐众多,死一个少一个。163女人网死光了才好,死的只剩五小姐,老爷才会注意到她的女儿。

“四姐姐,你醒了……”

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响起,周姨娘身边的花清音眨巴着眼睛,语气开心:“夏凉,四姐姐醒了,你别跪地上了,快起来吧。”

周姨娘嘴角一撇,扯了花清音一把:“五小姐,我们走吧。在这里呆久了恐怕老爷夫人要怪罪。”

她们只是来看热闹的,傻子才会出手帮这一对倒霉的主仆。

谁让四小姐好死不死得罪了魏王世子,也不看看魏王世子是什么人,京城一霸,魏王府唯一的继承人,宫里太后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外孙。

老爷夫人害怕魏王世子追究,便将四小姐关在这里让她自生自灭。163女人网要她说啊,没把四小姐当场打死就算手下留情了。

第2章:傻大姐来找茬

第2章:傻大姐来找茬

周姨娘心里暗骂了一声扫把星,拉着花清音头也不回的离开。

夏凉转过身,见花清姿醒了,咧嘴想笑,又瞥见她白的像纸一般毫无血色的脸,顿时又想哭。

她家小姐怎么这么命苦……

“小姐你醒了!”夏凉走过去扶住她,“走,我们先去屋子里换衣服。天凉,小姐你这样在外边站着会生病的。”

诡异。

她是哪门子小姐?

花清姿抿着唇,不动声色的让夏凉搀着。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主仆两人还没来得及转身,院子里又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哎呀四妹妹,你今天受惊了啊!”

将军府的庶长女花清媛。

一袭浅红色长裙,上身套了一件粉绿色小马甲,在这深秋季节里,让人眼前一亮。

“请大小姐安。”夏凉行礼。

花清媛直接忽视夏凉,移步到花清姿身前,问道:“四妹妹见着姐姐也不问安,是今天吓到了,还是对姐姐心有不满啊?”

夏凉微微侧身,将花清姿半个身子挡在身后:“大小姐见谅,四小姐今天受惊不小,刚才还昏迷着呢……”

花清媛眼中戾气一闪而过,猛地抬手将夏凉推开,冷笑道:“主子们说话,哪有你这个奴才插嘴的份儿吗?”

夏凉被她推倒在地上,未干的衣服上又裹着一层泥巴,见花清媛凶神恶煞的样子,赶紧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多说多错,四小姐如今处境不好,她还是警醒一点,不要再给四小姐惹麻烦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听说大小姐喜欢那个魏王世子,今天来恐怕是想奚落小姐。

花清媛满意的看着夏凉沉默的样子,转头戳了戳花清姿的肩,然后又嫌恶的收回手,拿起帕子擦了擦指尖。

花清姿神色未动,思绪还在飘散中。

她是谁?

她出完任务,不是应该在家里睡觉?

她出了什么任务?

她是干什么的?

为什么记忆断层了?为什么许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为什么脑子里全部都是莫名其妙的记忆?

即便有些摸不着状况的慌乱,花清姿脸上也是不慌不乱的。

花清媛见她无动于衷,嗤笑了一声,道:“怎么?四妹妹傻了啊?你当时朝世子扑过去的时候,那动作可是伶俐的狠呐。”

“哎……四妹妹你太不自量力了,也不怪世子把你踹进河里。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怎么说,你也是被太后指给世子为妾的,这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被世子这样对待,怕是以后,都没脸出门了吧?”

又是一阵风吹过,花清姿冷的竖起了鸡皮疙瘩,瞥见夏凉哆哆嗦嗦的样子,她皱了皱眉。

没有下雨。

只有她和夏凉两个人浑身是湿的。

她之前被那什么世子踹进了河里。

连这个身体的正牌老爹都因为害怕得罪魏王世子而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自生自灭,就差没亲自动手杀了去魏王府负荆请罪。

想必她当时被踹进河里的时候,也没有人敢救她吧?

夏凉……

第3章:扭曲的嘴脸,很难看

第3章:扭曲的嘴脸,很难看

花清姿几乎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形,她在湖里奋力扑腾,湖边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去湖里救她,只有夏凉。

花清姿眼睛都不抬,吩咐道:“夏凉,你先去屋子里换上干净的衣服。”

夏凉抬头,愣住,继而摇摇头。

她怎么能丢下小姐一个人进屋去,大小姐来者不善,还不知道要怎样欺负小姐呢。如果会挨打,她在这里还可以帮小姐挡上一挡。

“哟呵,主仆情深呐。四妹妹以前可没这么会疼惜人呢,怎么?魏王世子一脚把你踹的开窍了?这样说来,我们四妹妹还得谢谢世子呢!”

花清媛语气嘲讽。

魏王世子的名号在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然他脾气暴躁,为人阴冷,手段残忍。但是魏王府权柄滔天,魏阳渊又长得俊美无双,更是太后的宝贝外孙,皇上的亲外甥,太子殿下的表弟。

这样的背景,这样的容貌,京城里哪家姑娘不想嫁?

花清媛爱慕魏阳渊许多年,她们这些庶女,能够给魏阳渊为妾,那可是天大的恩赐。谁知这恩赐偏偏落在样样都不如她的花清姿身上,她差点没气死!

凭什么啊!

花清姿分明在一个月前的赏花会上表现平平,容貌也不是顶好的,凭什么她当时那么努力的表现,太后还看上花清姿了!

自那之后,花清媛再看见花清姿,都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她堂堂将军府长女,虽然不是嫡出,但是身份怎么说也要比花清姿高出许多吧!她等了那么多年,爱了那么多年,每天勤勤恳恳的练字练琴练舞,最后连做魏阳渊的妾都不够资格吗!凭什么好处都让花清姿得了!

“丑。”

花清姿莫名其妙的冒出这一个字,让花清媛一愣。

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花清姿不是应该委委屈屈的跟她求饶,求她放过她才对吗?以前她欺负花清姿的时候,不都是以她的求饶收场的吗?

今天……有点不对劲……

花清姿极浅的撇了一下嘴,她是说花清媛扭曲的嘴脸很难看!

既然听不懂,那就算了。

花清姿抬眼,直勾勾的盯着花清媛,又道:“说够了没有?”

花清媛张大嘴巴:“花清姿你……”

“大姐没有什么要指教的那我便回去了。我是被夫人禁足的,大姐来探望,请示过夫人了吗?哦——我差点忘了,大姐向来不把夫人放在眼里,上次你不是还跟我说要取代二姐成为将军府里最受人拥护的小姐吗?”

花清媛目瞪口呆:“我……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花清姿!你……你不要污蔑我!”

花清姿也不解释,转身就走:“恕不奉陪,夏凉,走了。”

夏凉正沉浸在自家小姐的反常中还没反应过来,只得傻兮兮的从地上爬起来,追着花清姿跑。

花清媛气的发抖!

后院里到处都是夫人的眼线,花清姿这样陷害她,不是故意要让夫人猜忌她吗!

花清姿!花清姿!

贱人!

第4章:后山密谋

第4章:后山密谋

凤鸣山占地百余亩,几乎包围了小半个京城,是京城的天然屏障,易守难攻。

凤鸣山西南方,也是将军府的后山,一群黑衣人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黑压压的人群前方,一个身穿暗紫色绣金纹锦袍的男人负手而立,面容掩在夜幕里,让人看不清。

领头的黑衣人举着火把,火焰在风中猎猎作响。

“主子,您猜的没错,北疆确实有异动。”

身材颀长的男人声线平稳不惊,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施远亭参与了吗?”

黑衣服继续答道:“这个……属下并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

“那,你觉施领元会让施远亭参与进来吗?”

领头的黑衣人沉默半晌,似乎是在分析所有的情报,很快,他便笃定道:“我大周国力昌盛,镇北王既然有异心,那就肯定分析过他成功的可能性。镇北王世子是王妃所留下的唯一的孩子,也是镇北王唯一的儿子,所以属下斗胆猜测,镇北王世子参与的可能性不大。”

他知道主子从小就与镇北王世子是好朋友,大概主子想听到的也是这个答案吧。

过了许久,紫袍男子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影一,你说施领元此次异动,与当年那件事情有关吗?”

“主子……”

不是有关,绝对是因为那个原因。否则根本找不出镇北王为何要造反的理由,可这些话他不敢说。当年那件事在京城是被下了禁口令的。

黑衣人正纠结的时候,紫袍男子突然开口:“你的左手边……”

黑衣人愣了一下,转头。

黑漆漆的夜幕中,巴掌大的纸片映着火势散发出暖黄幽暗的光。

那是什么?

黑衣人将手中的火把靠近了一些。

雪白的宣纸上,黑色的墨迹异常显眼。

“好像是一幅画。”

这么小……

影一心中虽然奇怪主子怎么会注意到这张纸片,却还是走过去捡起来,给自家主子呈了上去。

影一怕他看不清,火把往上抬了点。

几乎是一瞬间,紫袍男子精致的面容便暴露在黑夜里。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

面若中秋之月,肤色白皙似有荧光,剑眉星目,五官俊美异常,难以描绘。看图的时候睫毛轻轻颤动,分明是冷漠的表情,却因为俊美的长相居然渗出一抹妖娆的感觉。抬眼的时候,眼中熠熠闪烁的寒光却又能够让人背脊一凉。

“主子,这画的是什么啊?”

男子眉梢一挑,好似提起了兴致:“影九来了吗?”

男子话落,黑压压的人群中便走出来一人:“属下在,主子有何吩咐。”

“来看看这根草是什么玩意儿。”

“遵命。”

第5章:安静得诡异

第5章:安静得诡异

影九应了一声,走到男子身边。

看了一会儿,又看了一会儿,脑袋凑过去再看。

“怎么?认不出来?”紫袍男子看上去似乎更有兴致了。

“这是一种草药。虽然随处可见,却又不容易分辨。这是我师傅的独门金创药中的必要成分之一。”

“哦?”

影九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主子是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男子不答反问:“你觉得呢?这药怎么样?”

影九道:“见效快,效果佳,随处可见啊,没什么奇怪的吧?”

男子没有理会影九的话,突然转身看向某个方向:“将军府的后山啊……”

影一皱眉,若有所思。

这张草药图,难道是将军府的人落下的?可是将军府的人需要用药,至于上后山来采吗?采的还是这种随处可见的药。

影三突然开口道:“主子,有人靠近!”

影一瞬间熄灭了火把,一行人顿时警觉起来。

把将军府周围都摸索了一遍,再结合脑袋中的记忆,花清姿对地形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以后若是发生什么大事,在看守不严的情况下,她要从将军府里逃出来,还是易如反掌的。

哎,只可惜现在不是白天啊,否则还能去后山多采些别的伤药,以备不时之需。

手中小小的火折子发着微弱的荧光,花清姿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这……

是她看错了吗?两边的草木倾倒的方向……

是冲山上去的没错。但是,夏凉这十几天来也就上山三四次吧?能把这些草踩成这样?这明显不是一个人造成的。

习惯使然,花清姿蹲下身,伸手摸了摸那些被踩坏的草木。

这一摸,心头便是一惊。

山上肯定有人!而且还是一群人!

一得出这个结论,花清姿突然就觉得山林里安静的诡异!

在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她还是先撤吧……

山上。

“主子,他停下来了。”

“不知道来者何人,等他上来解决他吗?”

“稍安勿躁,不知道那人功夫如何,小心为妙。”

“别七嘴八舌,听主子的!”影一话音一落,几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便停了,几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滕景澜,等着他的吩咐。

“过来的话,就杀了吧。”

轻描淡写,仿佛他们等会儿要杀的并不是一个人,并不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

众人屏住呼吸,等待着山下的火光越走越近,谁料到,不远处那道微弱的火光猝不及防的灭了!

然后便是某人疾奔的声音!

影一一惊,立刻道:“糟糕!”

影三接道:“他肯定已经发现我们了!”

影九急忙问道:“主子,要追吗?”

话落,影一和影三已经追了出去。

“慢着!”

第6章:紫袍美男

第6章:紫袍美男

紫袍男子沉声道:“回来。”

影一和影三乖乖回来站好。

“那是个聪明人,他灭了火光,你们就算追上了,也难免会惊动其他人。”

影一愤愤地隔空挥了一拳:“可恶!到底是谁?我们在这里不可能被其他人知道的啊!”

男子悠悠的盯着山下,不紧不慢说道:“或许只是路过的呢?”

“这个时候路过?”

“路过还跑的这么快!分明是知道山上有人!”

“闭嘴!”

叽叽喳喳的三个人被紫袍男子一声喝,都不敢再说话。

只见那紫袍男子闭着眼睛,似乎在听什么声音。

影一见状,赶紧把手里唯一的火把也给熄了。

过了许久,紫袍男子终于睁开了眼睛,清冷的月色下,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冷光。

影三一喜,戳了戳影一,示意他把火把点着,接着问道:“主子,听到什么了?”

影一撇嘴,今晚他就点火把熄火把点火把熄火把了。

紫袍男子没有理会影三,只是屈起手指,面朝花清姿消失的方向,虚空比划着什么。

半晌,他道:“将军府?”

影一惊了一下:“将军府是五皇子一党啊,还是说……五皇子他们发现了什么?”

花清姿进了自己的院子,心才稍微定了定。

见花清姿气喘吁吁的坐到桌子边,夏凉赶紧奉上一杯热茶。

这两天小姐总是往外边跑,这也就算了,偏偏她还喜欢在晚上的时候出去,害的她整晚都提心吊胆的等着小姐回来,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觉。

想到几天前,小姐洗漱完毕,画了几张图纸让她上山去找草药,她就觉得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从来不知道,小姐懂的东西居然有那么多!如果不是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小姐身边,她恐怕都会以为现在这个小姐不是以前那个小姐!至于小姐的转变……大概是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世子爷给揍了吧……

想起那些她从山上采回来的草药,夏凉就觉得不可思议。她从来不知道那些草也能够入药,更不知道把它们捣碎了敷在伤口,伤口居然可以好的那么快。更让她惊讶的是,她家小姐好的差不多了之后,居然一刻也闲不下来,白天被禁足,她就天天晚上跑出去冒险……

夏凉根本劝不住,只得跟在后面担惊受怕,天天晚上失眠……欲哭无泪啊。

见她惊魂未定的样子,夏凉赶紧再次开始自己的劝说大计:“是不是在外面吓到了?奴婢就说这么晚了小姐不应该出去的,幸好小姐你没出什么事儿,快喝点茶压压惊。小姐你下次可千万别这样了,当然奴婢也不是教训小姐,只是觉得小姐你一个姑娘家,这个时候出去毕竟不安全。这么晚了,在屋子里睡觉多舒服啊……”

抿了几口茶,花清姿喘气没有那么粗重了。

她一边疑惑刚才自己跑下山的时候身后似乎没有人追他,一边暗恼这个身子柔柔弱弱跑两步就胸闷气喘,要是她以前……呃,她没有以前了。算了,以后这具身体的素质要提高。

可是……山上没有人吗?为什么没有人追她?难道她猜错了?是她自己吓自己?

不对,这个时间点在山上聚集的人肯定是有什么秘密的事情商量,或许……或许是害怕追她的时候打草惊蛇呢?

越是分析,花清姿就觉得却是有可能。

下一秒,花清姿猛地站起身来,吩咐夏凉:“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啊!熄灯!夏凉!!”

“啊!小姐你怎么啦!”

医女狂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医女狂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总裁的闪婚小娇妻19章(第19章大姨妈到访)

    原标题:总裁的闪婚小娇妻19章(第19章大姨妈到访)书名:总裁的闪婚小娇妻第19章大姨妈到访本来想着带丽颖出去逛逛巴黎的一些名胜古迹建筑。逛完。就计划着去下一个地方的。可是如今丽颖身体不舒服,韩明昊的计划暂时只能搁浅,现在首要任务就是照顾丽颖,等丽颖好了,再带着她观赏巴黎的美景。那就多在巴黎逗留几天,反正就是出来玩的,那就得玩个尽兴,再考虑回去的问题。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再说还有云哲坐阵,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还痛吗?”韩明昊轻声问道。“不怎么痛了”丽颖回答道。“嗯,那你休息会,我就在这里陪你,睡着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爱上我!19章(第19章 送吃的)

    原标题:一纸契约,霸道总裁爱上我!19章(第19章送吃的)小说名称:一纸契约,霸道总裁爱上我!第19章送吃的第二天到公司李萌果然接到了文姐的通知,公司酒店最新改革的方案就交由她负责,还好欧阳少宇有提前知会一声,否则还不知道李萌要惊讶成什么样呢!文姐总是板着的脸上难得露出笑容,此时笑着对李萌说:“这次的方案做得很好,现在又由你去完全这个方案,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辜负公司的培养。”从文姐的办公室走出来,李萌觉得无形中有了很大的压力,欧阳少宇把这么重要的案子交给她来完成,肯定对她抱了很大的希望,她可不能让

  • 绛花劫19章(第19章 出手相救(七))

    原标题:绛花劫19章(第19章出手相救(七))小说名:绛花劫第19章出手相救(七)只是那低垂的眸子渐渐扬起,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仿似旋涡一般,嗜血如魔的笑容挂在唇角,那蛊虫失了法力压制,霍然惊醒。那如炼狱恶魔的眼睛盯着几丈外的巨兽,霎时间如惊掠天空的闪电一般落在那怪兽蓝幽幽的双眼前,而文傲剑在空中划出巨大的白刃,那剑气泛着莹莹的红光狠狠的劈向那轻仰怒吼的怪兽,蓝色的天幕宛如被那邪恶的红光撕开了一个血红的口子,那怪兽声声哀嚎的轰然倒地上,剑气纵劈过巨兽身体,砂石滚着荒草飞起震荡的远处的石柱颤动不止。刚

  • 婚内燃情:老公今夜请休战19章(第19章:他就像一处暖阳)

    原标题:婚内燃情:老公今夜请休战19章(第19章:他就像一处暖阳)小说书名:婚内燃情:老公今夜请休战第19章:他就像一处暖阳“少奶奶你在吗?”门外传来了王叔的声音。听到是王叔,江优言的一颗心这才放回了肚子里,急忙走过去开了门。王叔端着早餐站在门口,善意的笑道:“您应该饿了吧,我让厨房给您悄悄准备了一份早餐。”江优言顿时十分感动,但又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心的说道:“王叔,你给我送早餐,他会不会为难你?”“放心吧,少爷已经出门了,不会知道的。”得到这个答案后,江优言这才放心的把早餐接了过来。她实在是不

  • 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19章(第19章)

    原标题: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19章(第19章)小说:末穿今,穿越六十年代当军嫂第19章“好了,大家都别笑了,赶快数数这些野猪到底有多少只。”刘爱华道:大家听到刘爱华这么说,都两眼发光的数了起来。地上的野猪有八只,五只大的看上去大约在四五百斤左右,三只小的也有300多斤左右。吴婶双眼发亮,笑眯眯的说道:“爱华这次我们村真的发了,赚大发了。没想到这些野猪都这么大。”杨怡在一旁疑惑的问道:“你们说这个野猪怎么会从深山里跑出来呢!真是让人奇怪。”“可能是知道今年的年景好了,又想下山来祸害庄稼。不过

  • 灵魂转换挚爱你19章(第19章蔬菜水果很好吃)

    原标题:灵魂转换挚爱你19章(第19章蔬菜水果很好吃)小说:灵魂转换挚爱你第19章蔬菜水果很好吃我没理他,赵琦已经扔了瓶子,坐上了驾驶席。我说道,“赵琦,开车吧,我们回家!”车子很快正常行驶在马路中,过了十多分钟,我就看见前面有车在行驶,后面也有车在行驶,又过了半小时,终于进了市区,路灯明亮,马路旁还有三三两两骑自行车的人。我这才放下心来,这是从鬼打墙里走出来了,刚刚的经历似乎也没有那么吓人,只是回想起来,还是有些惊悚的,如果我们没有办法走出来,就要被困在里面了。很快就到了家,赵琦把车停在停车场

  • 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19章(第十八章:你该不会是想潜规则我吧)

    原标题: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19章(第十八章:你该不会是想潜规则我吧)小说书名:盛世豪宠:教授,请接招!第十八章:你该不会是想潜规则我吧下午没有课,林子期在食堂吃过饭后就去图书馆看书,姜黎是那种连图书馆有几层楼都不知道人,林子期自然也没兴趣叫上她。眼看十二月份就要到了,这个学期已经过去一大半,时间过得还真是快,林子期望着窗外金黄的银杏,冬天已经到了。不知怎么的林子期心里涌起一阵悲伤,鼻子酸酸的,这样的冬季,这样寒冷又孤寂的冬季,今年已经是第七个了。不知不觉母亲已经去世七年了。林子期还记得那是

  • 你与时光皆负我19章(第19章 肇事者)

    原标题:你与时光皆负我19章(第19章肇事者)小说名字:你与时光皆负我第19章肇事者行动快于脑子,许之薇一把推开安欣瑜,目光冰冷地瞪着她:“你不是号称是我最好的朋友么?你对我做过什么,我为了报仇不惜要撞死你?!”一连串的发问,安欣瑜嘴角的弧度微微一僵。恼羞成怒,她索性直接高高扬起手,狠狠地冲着许之薇的侧脸甩过去——“够了!”傅靳远不知何时上了前,及时扼住她的手腕,神情有些复杂地瞥着两人:“睿睿还在里面抢救,你们闹够了就闭嘴!”睿睿……许之薇恍然注意到一旁的傅靳远!原来,她意外撞伤的小孩叫睿睿!竟

  • 要我如何不爱你19章(第19章 陆霆深,你有病,得治!)

    原标题:要我如何不爱你19章(第19章陆霆深,你有病,得治!)小说名:要我如何不爱你第19章陆霆深,你有病,得治!“霆深,好痛。”我试探性的说,虽然我这样说很无耻,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不在意我。陆霆略带焦急的回应:“马上去医院。”他不是一点都不想要我的孩子吗?为什么现在又表现出这样着急的样子?陆霆深不是一个冲动的男人。可是现在,他明显失去了本能的理智,就连我现在没表现出一点痛苦,他都没有察觉。我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霆深,为什么和我分手,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为什么,我就

  • 闪婚霸爱:总裁轻点宠19章(第十九章)

    原标题:闪婚霸爱:总裁轻点宠19章(第十九章)小说书名:闪婚霸爱:总裁轻点宠第十九章“我跟谁在一起,那都是我的自由,不过,我要说的是,那个人绝无可能是你!”宋林成脸色有些苍白,胸口隐隐有些刺痛,他抑制不住轻声问道,“凉月,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沈凉月紧紧地抿住唇,眼神也变冷,甚至透着一些恨意,被她压抑得很深,倏尔,她笑了,有些魅惑,有些嘲讽,“如果我说,我梦见你前世害得我家破人亡你信不信,”宋林成愣神,这说法,似乎太荒谬了,沈凉月不理他,继续说道,“你爱的是霍欣然,却花言巧语骗我结婚,整整三年耳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