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渡鬼人笔记13章(第十三章 三只恶鬼)

2017/12/27 12:39:19 来源:网络 []

小说:渡鬼人笔记

第十三章 三只恶鬼
她走到病房门前,没有立即推门进去,而是站在那里侧耳倾听。原文http://www.163nvren.com/只听得病房里面有轻轻的低笑声。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笑声。 那女人说,别这样,外面该来人了。 那个男人说:没事的,我老婆回家了,要晚一些才回来。 男人的声音是酒鬼。 酒鬼老婆只觉得自己的胸膛就要爆炸一般,一把推开了门。 门里面,是一张病床上,两张愕然的脸。推荐163nvren.com 是酒鬼快速收回的手,是另一个女子急忙低下的头。 酒鬼老婆看着这两个人,心中的愤怒慢慢冷却下来,似乎在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 她心里只是在愤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看清这个男子?之前信誓旦旦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哄骗自己的谎言罢了。 她瞪着酒鬼,希望酒鬼能够出来解释一下。 谁知道,酒鬼看向他的时候,目光之中竟是出奇的冷静,酒鬼慢慢道:“我们离婚吧。” 这五个字在酒鬼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酒鬼的脸上一阵轻松,似乎和自己离婚是一件可以解决掉他所有烦恼的事情。 而这五个字却是让她彻底崩溃。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她手中的那一保温壶的牛肉汤掉在地上,她整个人的冲了过去,一双拳头不住在酒鬼的身上捶打,口中更是声嘶力竭的大喊:“你这样对得起我吗?你这样对得起咱们的闺女吗?” 酒鬼目光之中有痛苦之意,但口中还是冷冷道:“离婚了对你我都好。离婚了,我就可以和她结婚,你,你也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归宿。” 她却没有看到酒鬼在说完这几句话的时候,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一丝殷红的血丝慢慢流了下来。 她忽然之间就不再捶打酒鬼了,因为那几句冷冰冰的言语让她一下子领悟了,一个男人的心既然已经离开,那就永远回不来了。 她站起身,眼睛瞪着酒鬼,慢慢道:“你一定会后悔的。” 酒鬼慢慢摇头道:“我不会,我永远不会。”这几个字就像是针一般,深深的刺进她的心里,让她痛的无法忍受。版权163nvren.com 第二天,她就将所有钱款交给酒鬼,然后带着女儿,回了老家。 一个月后,就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之下,匆匆的嫁给了一个老外,远走异域他乡。 飞机飞上三万英尺的高空的时候,她一个人,眼睛看着窗外急速掠过的云朵,突然间泪流满面。 那些昔日以为可以永远的幸福,那些昔日以为恒久不变的爱情,也如这窗外迅速掠过的白云一般,流逝无踪。 她还是深爱着他,但是她知道,自己因为爱,才选择放手,这样才不会让他难过,让他可以在他剩余的生命之中,做他自己愿意做的事情,爱他自己愿意爱的人。 牵手是爱,放手何尝不是更深沉的爱。只是这一份爱,终究还是让这个女子,在这三万英尺的高空潸然泪下。说明163nvren.com 那一瞬间,她心痛如割。 坐在一旁的美国老公操着并不流利的中文,问她:“达令,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流泪。 她不爱这个人,但还是要嫁给他,她深爱的那个人,却要在病房之中,去和另外一个同是癌症的女子结婚—— 她却不知道,就在她转身离开的刹那,那个病房之中的女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歉意,那个女子有些不安,向酒鬼道:“这样不好吧?” 酒鬼眼中的痛苦之意更加浓了。慢慢道:“如果不这样,她就要陪着我,慢慢的看着我一点点变瘦,一点点不成人形,一直到死。那样的话,她就会在我死后一直痛苦下去,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快乐的。现在,在她心里我就是个负心人,她会恨我,但这份恨就可以让她好好的活下去。未来日子,她才能遇到更好的人,陪她过完这一生。阅读163nvren.com我希望她幸福,我曾经答应过她的,而我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么一点点事情了。” 那个女人这才明白,酒鬼要自己和他演的这么一场戏,是为了让那个酒鬼挚爱的女人忘记他。 牵手是爱,放手也是爱。 酒鬼就在她老婆放手之前,就已经决定放下她的手,让她去忘记自己这个人,开始另外一端生命之中的旅程。 三个月后,就在酒鬼老婆和美国老公在异域他乡,举办盛大的婚礼的时候,当牧师郑重的询问美国老公,“你是否愿意娶杨怡小姐为你的合法妻子,并且一生之中,无论富有或者贫穷,顺境或者逆境,健康或者疾病,你都愿意永远爱她,一直到老吗?” 美国老公满脸堆着幸福的笑意,双眼望着杨怡,慢慢道:“我愿意。” 酒鬼老婆竟然有些恍惚,似乎眼前的这一切都是昔日那个深爱她的男人,对她深情款款的说。 牧师转过头来,望向酒鬼老婆,郑重问道:“杨怡小姐,你愿意嫁给爱德华先生为你的合法丈夫,并且一生之中,无论富有或者贫穷,顺境或者逆境,健康或者疾病,你都愿意永远爱他,一直到老吗?” 杨怡看着爱德华那一双深情的眼睛,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慢慢道:“我愿意。” 前来观礼的亲朋好友的掌声立时响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在大洋彼端,夜深人静的病房之中,酒鬼终于闭上了他的眼睛。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慢慢滑落下来,掉在地上,那一滴眼泪是这个男子留在世上最后的一点思念。 ………… 酒鬼抬起头,看着我,慢慢道:“后来,我就被小区的好心人葬到了这公墓之中。” 我看着酒鬼,心里其实已经是心潮澎湃,眼前的这一只酒鬼,竟然不是如同郭老师所说,是一个薄情的人,相反,竟是一个情深似海的男子。自己得了癌症之后,竟然舍不得他深爱的女子,在他死后,在这个世上痛苦,而选择了早早放手,而他放手的这个方式,更是让人无法理解。 我问他:“你这样做,你就不怕别人永远在耻笑于你,说是是个陈世美吗?” 酒鬼依旧淡然道:“我已经死了,那些死后的虚名对我有什么意义?”他的目光慢慢的向远方的夜空望了过去,远方的天空之中星光灿烂,每一颗星星都是那么美。 酒鬼望着那天上的星光,慢慢道:“我小的时候,记得我母亲跟我说过,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每一个人死去,天上就会有一颗星星陨落。我的这颗星星已经陨落了,我可不希望我爱的那个人从此黯淡无光,我希望她的人生还要像从前一样,闪闪发亮,依旧那么美好。” 这一番话,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成熟的男子所说,我心里感叹着,这个男子即使变成了一只鬼,想不到心里竟然还是如此纯净。 我此时,竟有些不忍渡走他了。 我犹豫了一下,问他:“你老婆明天真的会来?” 酒鬼点了点头,慢慢道:“我女儿昨天托梦给我,说是妈妈后天会来看我。” 我哑然一笑,心道:“这种话他也信?反正我不信。从来都是听说鬼给人托梦的,我还没听说过一次,有人给鬼托梦的。” 酒鬼淡淡道:“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我知道我女儿不会骗我。” 我想了想,道:“好,那我就在这里陪着你,等到明天你老婆来了以后,你们见了最后一面,我就带你走。” 酒鬼点点头,道:“一言为定。” 我也点点头,道:“一言为定。”心里却有些好笑,想不到自己竟要在这夜半深宵,在这公墓之中,和这一只酒鬼陪伴一宿。 那公墓的管理员也是奇怪,竟似乎忘了有我这么个人一般,不闻不问,也不来寻找一番。 心念一转,便即释然。这么一个偌大的公墓之中,谁又愿意在这公墓里面,待上一宿?谁又有胆量陪着这千百个墓碑? 谁又能保证这一座座坟茔之中,夜半更深之际,没有一只只鬼魂出没? 我是一个渡鬼人,我可不怕,来一个渡一个。来两个渡一双。多多益善。 仙侠小说之中,修真的那些修士,身边常常备有一只百宝囊,我的身边虽然没有百宝囊,但是我身边却有一只百鬼囊,是我爷爷在我正式成为一个合格的渡鬼人的时候,亲手交给我的。 我爷爷将那百鬼囊交给我的时候,眼珠转动着,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告诉我说,这里面已经有了三只鬼。 三只恶鬼。 我反问他:“你不是说,这世上没有恶鬼吗?怎么现在你这百鬼囊里面有三只恶鬼?” 我爷爷的脸上神色有些尴尬,不过他毕竟是浸淫在这人世间几十年的老狐狸了,眨眨眼,随即敷衍我道:“这百鬼囊里面不是三只恶鬼,而是三只糊涂鬼。” 我问他:“三只恶鬼跟三只糊涂鬼有什么区别?”

渡鬼人笔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渡鬼人笔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 姐,我怀孕了)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姐,我怀孕了)小说名字:总裁的蜜爱新妻第7章姐,我怀孕了“上个厕所怎么还脸红了。”陆蔓横了她一眼,勾住她的手腕,“走吧,咱去看看我们女儿。”红色的宝马在幼儿园门口停下,苏岩推开门下车。她无疑是在门口众多妇女之中最漂亮的一个,一身名牌,化着精致的妆,从小家庭养成的高贵形象展露无遗。反之陆蔓,随便的穿了套还算修身的衣服,脸上未施粉黛,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要不是上天给了她一个不化妆也还算漂亮的脸蛋,真会一瞬间淹没人群中。陆蔓咳嗽一声,“我说你怎么就跟出来选美一样。”两人

  • 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 两人谈判)

    原标题: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两人谈判)小说书名:你我皆薄情第7章两人谈判沈亚柠着急,“老妈。”苏彩凤回头,见沈亚柠欲言又止,正想问她,司机递来电话。沈亚柠一听是大哥,立刻说,“改天我叫上周远琦,大家一块吃饭,”又说,“这么晚不回去,大哥会担心。”苏彩凤以为沈亚柠是想跟周远琦过二人世界,想想也是,这么晚进去会唐突。心里乐意不打扰这对年轻人,嘴上不放过女儿,“我不是开玩笑,要有孩子才成一个家。”沈亚柠黯然,她跟周远琦就要离婚,也不是开玩笑啊!但脸上扬着笑意,把老妈推出院子,一边叮嘱司机,送老妈回去

  • 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 傻眼了)

    原标题: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傻眼了)小说名称:农家小娇媳第7章傻眼了她直接傻眼了。“喂。”周琳琅轻声的喊了声,见杨承郎没反应,她才终于确信,杨承郎是真的熟睡了过去。大概是在山里劳累了一天,杨承郎的睡眠很好,几乎可以说是沾枕即眠。见此,周琳琅就觉得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人家杨承郎压根就没那心思,她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干脆就一闭眼,睡她的觉。不过,千万不要奢望,一个活了二十几年的单身狗能有多好的睡姿,也不要期盼一个习惯一个人睡大床偏偏睡姿奇葩的女人能有多安静的睡颜。特别是在整个人放松下来以后,周琳琅的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 蛇羹晚餐)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蛇羹晚餐)小说书名: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7章蛇羹晚餐他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毕竟这里是南门,如果他出手,可能会引来其他的人注意。正犹豫间,他看到了百里妃叶那双漆黑的眸子。那是一双挣扎求生的眸子,其中的倔强不放弃和当年的他是如此的相似,他的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因为东方清泽躲在暗处,百里妃叶并没有看到他。“罢了,那股能量在这里出现过,说不定与眼前的人有关系,留她一命万一将来有用呢。”在心里给自己一个理由之后,东方清泽的手中开始凝聚气,一团晶莹透亮的能量汇聚在

  • 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 狂虐)

    原标题: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狂虐)小说名: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第7章狂虐柳木青鲜血不停的从嘴里溢出,眼中的恨意在不断的增加。不过叶念苏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柳木青一个炼气三重天的,追着她这个炼体二重天的废物不放,不教训教训他都觉得对不起他。将脚从他脸上挪开,拎着他的衣服就拽了起来,啪啪啪十几个大嘴巴子扇在脸上,扇的柳木青眼冒金星。脑袋已经肿成了猪头,“叶念苏,你竟然敢如此对我,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柳木青咬牙切齿的说道,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甩开叶念苏,怎料,叶念苏直接松开了手。他的身

  • 仙武至尊7章(第7章 有客来访)

    原标题:仙武至尊7章(第7章有客来访)小说:仙武至尊第7章有客来访烟云酒馆依旧像平日里一般热闹,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而今日谈论最多的话题却是刘俊被杀一事。其中最让秦云感兴趣的是靠近门口的三个人的谈论,很是有趣。“哎,你们听说了没?刘俊昨天在翠云居被杀了!”一个中年模样的胖子跟身旁的同伴说道。“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没有听说,现在整个青宁镇都传遍了。”一个精瘦的男子回答道。“哼,刘俊平日里仗着他父亲是刘家管事,做了不知道多少坏事,和那个王大虎一个德行,死了活该!”另一个矮个子男子立马冷哼

  • 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 赢了以后我跟你混)

    原标题: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小说书名:都市枭雄系统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要是我都不想呢!”放下酒杯,江白脸上笑意全无,就这么静静坐着看着面前的徐杰,紧盯着他的眼睛,毫不退让。“嘿,那简单,我这里有二十三个兄弟,只要你今天能一个人把他们全都撂倒了这件事情就算了,当然一旦动手我这些小兄弟可都下手没轻没重的,一个不好就不是一只手那么简单了,你要想清楚!”徐杰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无比正色的说道,只是言语中威胁的气味却越来越浓。“杰哥,这里是马老板的地方,您不看僧面看佛面,我…

  • 金牌女神探7章(第7章 他的报仇)

    原标题:金牌女神探7章(第7章他的报仇)小说名字:金牌女神探第7章他的报仇玉儿大惊,她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吓得她急忙上前捂住了顾宁的嘴巴,紧张道:“小姐,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小心莫要被旁人听了去。”顾宁笑着拿下了玉儿的手,摇了摇头,大逆不道?既然她们都打算害死她了,那她何须再客气?前身的顾宁虽然嚣张跋扈,但却不能白死!“玉儿,你去查一下,今日我们所喝的酒,是谁出去采购的,又是谁负责端上来的,记住,要保密,并且,不要声张,更不能让人知道我们在查这件事。”顾宁严肃的说道。这件事,实在

  • 我的极品女村长7章(第7章 目瞪口呆)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村长7章(第7章目瞪口呆)小说名:我的极品女村长第7章目瞪口呆刘凤美张大着嘴巴站在一旁,满脸惊疑和不可置信。眼前的中年男子她可认识,是县医院的外科部主任何善才,为人一向眼高于顶,贪财傲物。现在居然如此和善的跟一名农妇说话?还有县医院这德行,什么时候钱还没交就能手术了?这医院的人今天傻了吧?但还不等她吃惊完,病房门口又走进来一大堆人,连何善才都快步迎了上去。“韩院长,朱医生,你们来了?”“我陪朱医生过来看看,何主任,凌宏山同志的情况如何?”人群中,一名鬓发老者朝何善才问道。“回院

  • 极品护花小村医7章(第7章 这不欺负人么)

    原标题:极品护花小村医7章(第7章这不欺负人么)小说书名:极品护花小村医第7章这不欺负人么她挺了挺挺巧的胸前,居然站在满脸尴尬之色的夏雨前面,顶住村民带来的压力,这让夏雨心中一暖,没想到这个小妞,关键时候还知道站在自己这边。然而,周冰冰娇声辩解道:“你们没有证据,怎么能够冤枉夏雨就是骗子,当初又不是他骗得你们,这里有被他骗的人么?”“周小妞你回来,这事你说不明白的!”夏雨眸子带有感动之色,不过自己绝不对躲在女人后面。听着乡亲们群愤激昂的话语,顿时乐呵了,夏雨伸手拉住她的柔软小手,将她拉到自己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