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不死修罗8章

2017/12/27 8:02: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不死修罗

第八章 还花之际,情断之时
     韩玉从韩家大门行出,但随之行出的还有一人。推荐163nvren.com大乾国当朝太宰之子-左子才,三个月前,左子才来到泗水城,当时以慕名罗修突破通玄境为由来拜访的。   他本身修为不弱,加上罗修喜欢结交,便与之成为朋友,半月前,左子才回京城,告别罗修,当时罗修还出城相送。但如今...   更让罗修无法接受的是,左子才此刻正牵着韩玉的手!!!   看着那行出韩家的韩玉和左子才,罗修坐在地上,如一块巨石压在身上,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身体不断颤抖!罗修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这是什么。   罗家把他赶出去,他可以接受。但他不能接受的是背叛。之前正是韩玉所说,要罗修摘取断魂花为订婚信物。尽管知道幽冥涧危险重重,九死一生,但他还是去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因为在罗修心里,只要她开心,什么都可以。   还是当初的阁楼,还是韩家的千金,但却不是罗修,而是其他人了!   望着走上阁楼的两人,在阁楼上喝茶消遣,行为举止甚为aimei。坐在树荫下的罗修,艰难的站起身子,带上斗篷,朝着那处阁楼走去。   阁楼很高,足足近十米。由一根独立的千年桂木支撑,站在阁楼上,可以看到泗水城很多地方,算得上是泗水城的一处景了。   在上阁楼的楼梯上,一个身穿黑袍,头戴斗篷的人正在一步一步朝着阁楼走去。每一步落脚都很重,但给人的感觉却没有力道,很虚浮。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京城啊!”   阁楼上,韩玉坐在左子才腿上,很是不满的说道。她长相很好看,眼睛很大很有神,五官很精致,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不急不急!本公子待泗水城玩够之后,便带你回去。”左子才躺在木椅上,一只手很不规矩的挪动着,脸上露出一丝yin笑。   “天天说玩够,什么时候玩够啊!你再这样,人家就不理你了。”韩玉将左子才的手拿开,打算起身。   “美人,别生气嘛!”说着,左子才一只手揽住韩玉纤细的yaozhi,同时嘴巴也凑了上去。推荐163nvren.com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正当他们要亲热之时,一道声音传来,立刻制止了两人的动作。声音中有一股寒,很冷,仿佛可以冻结一切。   “谁!”   左子才脸色一寒,这时候竟然敢有人来坏他的好事。他要不教训一番,他就不是京城第一少了。韩玉眼中也有一些慌,究竟是谁要来打扰他们。   便在这时,罗修一身黑袍,头戴斗篷的从楼梯口走了上来,站在这阁楼的入口处。阅读163nvren.com隔着斗篷,看面前这对男女!   尽管他现在没有实力,那左子才一根手指都能轻易碾死他。但罗修还是上来了,他要当面问问,韩玉为什么变心,为什么这么对自己。   虽然隔着斗篷,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韩玉还是感觉很是不安。好像他认识这个人,而且,还很熟!   “你是谁?”刚才左子才确实有些惊,但看到这人,身上只有略微的能量波动,便知道此人是个连练体都没完成的废物罢了,便重新躺在木椅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实力为尊的世界,实力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没有实力,连基本的对话权都不具备,所以左子才压根不把罗修放在眼里。   “连我都不记得了?”罗修看着韩玉,口里淡淡的说道。网站http://www.163nvren.com/左子才不把罗修放在眼里,而罗修眼中也同样没有左子才,他只问韩玉。   韩玉此时想从左子才的腿上起来,但左子才很用力,韩玉挣脱不开。她看着面前这个斗篷人,心里有着一种不安。她甚至猜到了面前这个斗篷人是谁,但她不相信会是他。   中了幽冥涧的毒,赶出泗水城,这么多天,早就被魔兽吃了,不可能还活着。   “装神弄鬼,滚下去。”左子才不耐烦的对罗修说道,一个普通人,他都不屑于出手。   “现在认识了么。”   罗修站在那里,将头上的斗篷缓缓摘了下来,露出了罗修的真实面目。   “是你!”   看着那摘下斗篷的罗修,韩玉和左子才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看着站在那里的罗修,脸上均露出震惊之色。   “你怎么还活着!”左子才看着面前的罗修,跟之前几乎没什么两样,惊讶的再次开口说道。   “我活着你很失望?”   罗修没有对左子才说,而是看着韩玉说的。在刚才的一瞬间,罗修从韩玉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信息。正如左子才所说一样,罗修活着,出乎了她的预料。   那也就是说,韩玉其实是希望罗修死的!   “没有!你听我说!!”韩玉慌乱之下赶忙说道。   “好,我听你说,说吧!”罗修站在那里,苦笑一声,看着韩玉,给她机会,让她说。这是罗修的初恋,罗修第一个喜欢的女孩,这是曾经罗修愿意为之去死的女孩。   甚至,只要韩玉说她还喜欢罗修,罗修都会立刻将韩玉护在身后,保护起来。   “我!!!”   让韩玉说,韩玉却没话可说。面前的一切,解释的很清楚,她根本没法自圆其说。   “你现在好点了吗?”韩玉不知道说什么,转移话题对罗修说道。   “我很好,这便是你给我的交代?”罗修此刻表面上很冷静,但内心却丝毫不平静。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被罗修强行压制住。   “都是明白人,装什么糊涂,既然知道了,那就该滚哪去滚哪去。”   这时,左子才说话了。他刚开始看到是罗修,同样很紧张,但再看一眼现在的罗修,根本没有当初的修为,就知道对方现在不过是个废物。虽然还活着,但却跟死了没区别。这样想着,他的胆子便大了起来。   “我去幽冥涧,是不是你设的陷阱?”罗修双目注视着韩玉,如洞察一切,让韩玉不敢说谎。   韩玉站在罗修面前,低着头,不敢看罗修。尽管此刻韩玉的修为,比罗修高出很多。但依然不敢与罗修对视。罗修问话,她也不敢回答。   “说啊!”猛然,罗修大声对韩玉吼道。这是罗修第一次对韩玉大声说话,恐怕也是最后一次。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罗修的大声,让韩玉打了个寒颤,嘴里不断说着我不知道,不敢正面回答罗修的话。   “是又怎样,你进幽冥涧发生的情况也是我安排的,你能怎样?你现在不过是个废物,要杀你,如碾死蚂蚁那么简单。”左子才见罗修逼迫的韩玉这般模样,紧接着说道。   “不说话便是默认了!”   罗修依旧无视了左子才,看着韩玉继续说道。手指上漆黑纳戒光芒一闪,在罗修手中,出现了一株色泽暗淡,但却能量充沛的三叶花。这朵花的茎叶上,一道道墨绿的纹路清晰可见,能量均汇聚在此。   这朵便是只生长在幽冥涧深处的断魂花,大陆《奇草名纲》排进百名的奇草-断魂花。   罗修为了摘取它,才落得丹田破碎,修为尽毁。   昔日,应竹马之情,前去摘取断魂花,以定情意。   今,花在人却消!个中滋味,只有罗修自己心里最清楚。   “你的,还给你。”   看着韩玉,罗修将手中的断魂花放在了阁楼的木桌上。而后,看也没看韩玉一眼,转身朝阁楼下走去。   “等等!!”看着罗修要走,韩玉赶忙开口喊住。   听闻韩玉声音,罗修停下脚步。不过,他却没有回头,既然转了,便没必要再回头。   “还花之际,情断之时,从此我与你,再无关系。”   话落,罗修脚步挪动,朝下走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见罗修朝下走去,这边的左子才冷哼一声,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随便放罗修走。   “不要。”   正待那左子才想出手之际,韩玉却及时阻止了左子才。左子才的修为在通玄境,韩玉的修为也不低,乃是出窍境高阶,韩玉若想阻止,那左子才在泗水城是无法得手的。   而对于阁楼上的事情,走下去的罗修没兴趣知道。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泗水城,再也不想来到这里。   唯一的牵挂,在罗修见到的瞬间,彻底破碎成幻影。   斗篷再次戴在头上,快速朝城外走去。只是在走路的时候,明显没有来的时候那种气质。罗修尽管强作镇定,表示没事,但他虚浮的双脚依然暴.露了他此刻的情绪。   阁楼上,看着那逐渐离开的罗修,左子才嘴角勾起一丝阴森的弧度。而后重新坐在阁楼上,继续他的风.花雪月。   泗水城如以前一样,很繁华。但看在罗修眼里,如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路边荒凉无比,连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晨起,罗修兴奋的来到泗水城,等了一上午,就是为了等待那个她。然,等回来的结果却是这样!   终于,罗修走出了泗水城,并没有人认出他。昔日的泗水第一天才,已经在这里消失了。   

不死修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不死修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争锋 6章

    原标题:争锋6章小说名字:争锋第二章初到青山镇(分工1)在乡镇的全面工作中,副职们的分工历来是一个书记最威风的时候,因为傻子都知道,虽然都是工作,有的工作是容易出成绩而且有好处可捞,而有的工作则是干死累死也不出成绩,而且干坏了还是你的责任,一年到头清汤寡水的连请人吃顿饭都没法报销!现如今人才济济的,提拔起来容易么?哪一个是没有一点投资被官帽子砸到头的?有了投资自然要回收回来,所以,副职们一到任,一个个的都是找到陈绍文的门上套近乎,甚至连他姥姥家的三表叔家的二外甥这样的关系都找了出来做由头,拼命地

  •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6章

    原标题: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6章小说名: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第6章从这里跳下去陆时铭并不回话,他转头,沉默而阴鹜的盯着顾温景,浑身充满了不怒自威的魄力。“顾医生,他怎么对我,不关你的事,请你出去!”叶安安连忙开口。陆时铭的手段有多么可怕,她再清楚不过。要是他想收拾顾温景,那必定不会留给他半条活路,就像是他对她一样。往死里逼。“你快出去!”她请求的看着顾温景,脸色苍白,眼圈发红。顾温景瞧了她一眼,抿紧嘴唇。终究没再说什么,大步从房间离开。病房门,被关上了。叶安安也脱力的,软下了后背。“这么在乎

  • 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6章

    原标题: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6章书名:独宠娇妻:老公大人轻点吻第六章六宗罪我错楞的看向他,一时间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那么说,我似乎没有得罪过他,怎么一句一字里都在诅咒着我一般。“总裁,那边来电,说是客户已经到达了。”车里走下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毕恭毕敬地说着,似乎他眼前的冷卫寒是古时代帝王般。“嗯”冷卫寒淡淡地回应了一声,便再次看向我,对上他那一双似乎可以洞察一切的目光,我莫名的开始心虚,心跳加速起来,低下头,不敢看他。“怎么?还不打算起来?”冷卫寒的声音,似乎天生就带着帝王者的气息,让人想

  • 情归夜色阑珊处6章

    原标题:情归夜色阑珊处6章小说书名:情归夜色阑珊处第6章把你车弄脏了除了那一瞬的疼得发抖外,后面的过程,我几乎是无感。我不知道人们为何热衷于做这档子事,但我不敢问。不但不敢问,我还要装作很喜欢。那啥片子我看过,认真学习过,也听姐妹们讲过她们的经历,知道男人不喜欢女人那时候像哑巴,像死鱼。我学着那啥片子里的女主角,先是拖长声线“恩”了一声,假装很享受的样子,再紧接着,便是配合他的节奏叫。也不知是我脸上表情太不到位,还是其他地方的露了馅儿,总之,被他看出来了。“不会叫就别叫,假。”他说。我果然就不叫

  • 许你余生多欢喜6章

    原标题:许你余生多欢喜6章小说名:许你余生多欢喜第6章绝望“我绝对不会让你生出我的孩子!”慕战北残忍地勾了勾唇,“没有这种可能!”他的声音素来都很低沉,即使再怒也不会拔高声音。但恰恰是这种隐而不发的声音,仿佛蕴含了满满的戾气和坚决,直接给她判了死刑。七月那双琉璃般清澈的眸子里,好像有光在一簇簇地熄灭,心也随之碎裂,一瓣又一瓣。看着男人那眸子里的绝狠,七月却突然感觉不到心痛了。应该是被掏空了吧!空了,又怎么还会疼?“那,如果苒苒怀的并不是你的孩子?你也要这么维护她?”七月挑着眉笑问。女人脸上惨白的

  • 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6章

    原标题: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6章书名:昏昏欲睡:总裁,请放手第六章你逃不掉的莫君霆定了定神,掩去眼中的激动,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吩咐了几句,眼神中透露出势在必得的意味。苏默回到洛千许的身边,手指还深深掐在掌心,眼底的怒意还未消散。洛千许温柔的看向苏默,低头轻声问道:“默默,出什么事了么?”苏默不想再让洛千许为自己担心,强装镇定:“没事的,千许,你不用为我担心的。”“没事就好,如果你有事可以告诉我,我可是你的忠实的倾听者。”洛千许似开玩笑般柔声回应道,没有拆穿苏默。其实在苏默走近洛千许时,洛千

  • 尘埃落定负情深6章

    原标题:尘埃落定负情深6章书名:尘埃落定负情深第6章:奸夫淫妇“阿姨,若瞳,那个人怎么样了?同意了没有?”陈扬见夏若瞳跟乔慧珊出来,走上前问。其实陈扬长得真心不赖,唇红齿白,剑眉星目,在长辈面前举止有度,一看就是家境优渥,没受过什么挫折,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越感,是那种典型的十几岁怀春少女的白马王子形象,只是他提都不愿意提夏初一的名字,用“那个人”代替,对夏初一有多么的不待见,显而易见。“她同意了。”乔慧珊叹了一口气说。“阿扬,我好难过,总觉得是我害了姐姐!”夏若瞳扑进陈扬

  • 虐爱情如水6章

    原标题:虐爱情如水6章小说名:虐爱情如水第6章钻一个“我不是故意的。”她立马道,“如果不是你拿脚绊我,我根本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怎么?沈大小姐,这儿可没监控,你说我用脚绊了你,可要讲证据。”宋恒顿了一下,更加好笑的看她,“更何况,就算我真的做了,那又如何。”沈知夏猛地抬头,是,宋恒本就是来找麻烦的,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不过沈大小姐也不用紧张,本少爷今天心情好,只要你能哄得我开心,这些酒,我替你赔。”宋恒似笑非笑,“要么,你来吻我,要么……”他突然跨开步子,羞辱性的指了指自己胯下,“从我这

  • 爱情启蒙6章

    原标题:爱情启蒙6章小说名称:爱情启蒙变态怪叔叔“你确定要过去么?”依瞳担心地看着扑克脸的颜洛辰,虽然她很想笑,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要忍住,忍住……但是,还是没有忍住!嘴角还是流露出明显的笑意。颜洛辰白了她一眼,他现在这样是为了谁啊,竟然还给他在那里幸灾乐祸,回家看他不收拾她!“那个,先生,你确定你要代替依瞳吗?”主席捂住鼻子,声音有点闷。虽然说眼前这个男人的装扮比女人更加漂亮,但是毕竟是个男人,万一那个变态不上当,他们就前功尽弃了。颜洛辰冷冷地开口:“我决不允许依瞳做这件事。”阿南将依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6章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6章小说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06」冰冷少女(二)看到那个少女对自己不屑一顾,唐小龙有些不爽,但同时也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于是指了指她身边的座位,对宋晓雯说道:“宋老师,我想坐在那里,可以吗?”“这个……”宋晓雯犹豫了一下,随即点头说道,“好吧。杜一辰同学,你往后挪一个位子,把你的位子让给新来的同学。”那个叫杜一辰的男生不情愿地站起身,做到后面的座位上。由于唐小龙的一句话,他的同桌从一个秀色可餐的小美女,变成了一个满口龅牙的大男生。“臭小子,刚刚来到1班就敢如此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