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暗黑西游传7章(第七章 我叫孙悟空,棍曰如意金箍棒)

2017/12/27 7:30: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暗黑西游传
第七章 我叫孙悟空,棍曰如意金箍棒
大梦初醒,宛若荒唐了一生,头昏眼花,身上树叶子,为自己铺上了一层薄被,算是为自己遮风,不让自己着凉,抚摸着老树,轻声说道:“老伙计,谢谢。网站163nvren.com” 褪去树叶子,起身,舒活舒活筋骨,让精神抖擞抖擞,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看下地时,表情错愕了,不敢相信,冲进屋子里,拿出一面铜镜,照向全身,脸上充满着喜悦。 “真的,真的,居然长了。”悟空捂着嘴,哭出了声,想必是高兴,洗漱了一下脸。 “不知师尊何时唤我。”低着头沉思,就当自己沉浸在自我世界当中,感觉突然天昏地暗,周围景色在飞快的切换,再次出现的时候,先是摔倒在地,差点弄了个嘴啃泥,抬头,几位师兄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暗叫一声不好,吐掉了嘴中的芬芳青草和嘴巴里的泥土,走向了他们的队伍当中,有些畏惧的看着坐在巨石上闭目沉思的须菩提,感觉气氛不对。 “来了?”须菩提问道,未开口,却有声音,让自己吓了一下,看到其他都未大惊小怪,方镇定下来,气势倒是弱了三分。 “嗯。阅读163nvren.com”唯唯诺诺的说道,反而好像是做错事了一般。 “悟渊,带其他师弟去修行,至于悟空,留下。”很平静悠扬的一个声音,让悟空眼皮直跳,感觉有些不对劲,看到几个师兄都一副替自己担心的模样,瞬间感觉自己不详。 “上前来。”又开口,让自己踌躇,不知到底是否前去,感觉去了,自己肯定要受罚,不去,想必还是要受罚,权衡一下,还是去吧。 慢慢挪动,好像是生怕须菩提对自己怎么样,这让须菩提瞬间脸就黑了,在以前,自己也没有如此可怕,十分贴切,怎么会让这悟空,如此害怕,这让须菩提搞不懂,但还是不动声色,好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就当自己想完的时候,未能察觉到悟空的到来,睁开眼睛,悟空正盯着自己看,差点从石头上跌落下去,滑稽至极。 悟空偷笑,没想到师父如此神通广大,居然会被吓到,但很快又恢复严肃的模样,好像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一般,须菩提也有些汗颜,看了眼悟空,砸吧砸吧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暗黑西游传7章(第七章 我叫孙悟空,棍曰如意金箍棒) “刚入我门下,便授道晚到,该罚。”须菩提好像要对悟空实行残忍的教训,让悟空吓的都退后几步,这让须菩提感觉自己提升了好些威信不禁脸上有光。 “弟子甘愿受罚。”说完,便跪在地上,双手抱拳,一副无论师父如何惩戒弟子,弟子都会甘愿受到惩罚,这一举动,让须菩提心颤,自己想必是开玩笑开过了,没想到这轮回后,竟是如此乖巧的好娃子,这究竟是福还是祸,想必会造成如此,是岁月的打磨吧,须菩提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你先起身,勿要耽误时辰。”须菩提终将还是没有狠下心去惩罚悟空,毕竟是自己多年师徒情谊,想当年那泼猴,宁死也不肯拖累自己,自己知道恩情,怎么可能会去体罚呢。 虽然是自己教诲悟空神通,让他有了抗衡神仙的本钱,但,毕竟是自己的徒儿,看出他不凡,却不让他说出是自己的徒弟,自己也算计了他啊,摇了摇头,鼻子居然一酸,菩提自己都笑自己变得性情了,这么多年了,反而越活越过去。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你先告诉我,天地间,最强的存在是何人。”菩提问道,这是要帮悟空找回斗志,让他心中有一个信仰,他知道,悟空这样是好,但迟早有一日,佛祖带着众佛前来镇压悟空,悟空也不会反抗,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西天如来,悟空,便不会防抗。 “当然首推西天如来。”悟空毫不犹豫的说道,须菩提点点头。 “那,何是如来?”须菩提又问道,这倒让悟空为难了,要如何回答,显然,这是对自己的考验,必须要答的滴水不漏,就像凡间的考举一般。 “如是道来。”悟空硬着头皮说,这一句话,让菩提笑了一下,让悟空错愕,自己是说错了吗?但毕竟是按着自己心中的声音来说,错了便错了吗? “还记得我给你取名的那句话吗?”不知怎的,悟空居然在这一句话当中感受到了欢喜。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冥须悟空”悟空不知道为什么须菩提要这样问,还是答了出来。 “师尊如来,本是佛道,佛道,便是佛门信仰,便是顽冥,打败如来,则需要靠你。”须菩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出口,感觉好像是把自己多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看着悟空的眼睛,好像是透彻了他的心扉,悟空感觉心里好像有一盏明灯,为自己指引方向。 “可师尊不是师祖座下弟子吗?”悟空着急的问道,毕竟须菩提说出如此大不敬的话,万一受到何等惩戒,这该如何是好,悟空不解问道。 “徒儿,你不懂,当你矗立在九天之巅,看透真正的苍生的时候,你便懂我说的话了。”须菩提不知道是在感叹,还是在追忆,说出来的话,都痴痴的。 只见须菩提手中出现了一石棍,须菩提转动了两圈,问道:“这是什么?” “棍子。推荐http://www.163nvren.com/”悟空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奇怪师父又抽了什么风了。 须菩提将石棍递给悟空,悟空仔细打量,发现这棍子身上烙印着一个个奇怪的纹路,上面还有无尽的梵字镇压,如同一卷篇章,看着让人眼花缭乱,悟空不知为何将这佛门封印之物给自己,究竟有何意。 “如果有未能开窍的,你就用这棍子,在他脑袋上打三下,砸出个大包。”说完便举起棍子,敲了悟空一下,悟空感觉晕乎乎的,懵懵懂懂的感觉好像是悟透了什么一般。 “谢师父开窍之恩。”又是跪下接须菩提递给的石棍,须菩提愣了一下,再次敲了悟空三下。 “懂了没?”悟空感觉懵里懵懂的,怎么能说懂了,师父敲自己三下,定是让自己半夜三更前去找他,自己可不能耽误事,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动了。 “记住这根棍子,他不仅仅是一根棍子,他造就的是一段辉煌的传奇,它的名字叫如意金箍棒,一定要善待他。”菩提认真嘱咐道,这根棍子,有感情,让悟空要注意好,更是想让悟空记起些什么,想必是没有。 “谨遵师尊之命。”悟空认真的说道,这一刻,变得严肃,须菩提叹了一口气,叫他走了。 并未教自己什么,本以为会教什么无上大神通,现在看来,自己那想法是对的,不禁期待。 手中的棍子,名曰如意金箍棒,它的主人,叫做孙悟空,悟空摸索着这根棍子,感觉到一股股浓浓的暴戾,好像是对世间有极大的仇恨,悟空愣了一下,差点要丢掉,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是自己的至交好友,对他,需如对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般。 “老伙计,初来驾到,配合一下我咯。”悟空笑着说,让如意金箍棒安静下来,好像是听懂了悟空说的话一般,变得乖巧,握在手里,感觉心里很踏实。 自己出来,几个师兄,连忙靠近自己,问自己有没有什么事情,受到什么体罚,自己解释,反而不听,自己迟到,反而还有法宝赠送,这让几个师兄眼红,满是羡慕,要自己耍耍。 可自己未学过棍法,让自己如何去摆弄,单手握住,感觉一种感觉油然而生,挥开如意金箍棒,心中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印在了心里,不用思考,便可以施展出,潇洒无比,好像自己练过千百遍一般,让几个师兄拍手叫好,自己反而却是一愣一愣的,看着如意金箍棒,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只是跟几位师兄说道,自己累了。 回到属于自己的房内,盘膝而坐,靠着墙,仔细打量如意金箍棒,高约半丈有余,上除了梵音镇压,还刻着龙凤呈祥,虽然被石头封印,但还是可以看得出,两端有金箍,中间看不出,只是遥看便觉得凶悍。 摸索着,从下端摸到上端。 “哎呀。”手中被尖锐之处刮破了皮,悄然,一滴血滴入如意金箍棒,悟空愣了一下,感觉神游太虚,他进入到了一个世界,那是一个被血染红的天穹,有一道拉长的身影,手中的棍子,正如同自己手中一般,他的面前,是十万天兵天将,他的背后,是万千佛陀罗汉,他腹背受敌,他从未怕过,呐喊一声:俺老孙来也。 悟空还没有看完后面情景,便被悟渊叫醒,告诉自己开饭了,仙人也会饿,除了师父须菩提,其他的师兄都要吃饭的,才能补充腹中饥饿,日后便可以吸纳灵力补充,若是造福世人,还会有建庙金身,为自己增添香火,这样修行更是一日千里啊。

暗黑西游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暗黑西游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我用情深,许你余生11章(第十一章 爆炸性新闻)

    原标题:我用情深,许你余生11章(第十一章爆炸性新闻)小说名字: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十一章爆炸性新闻“对,是我勾引他又怎么样。只许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就不准我红杏出墙吗?现在是平等社会,你凭什么要求我为你守身如玉!”苏影瞳孔中蕴藏着怒意,一双目光坚定的注视着顾西庭。自手术室那件事后这是她第一次单独面对顾文哲,自己当初爱他甚至卑微到泥土里,可他却连正眼都没瞧过,原以为再见到顾文哲心可能还会痛,但内心只有痛恨。“你——”顾文哲眼中冒出愤怒的火光,双手摁着苏影的肩膀就要强行吻下去。苏影拼命挣扎也挣扎不开

  • 凤还朝:皇上,靠边站!11章(第十一章:互相掣肘,不宁反宁)

    原标题:凤还朝:皇上,靠边站!11章(第十一章:互相掣肘,不宁反宁)小说:凤还朝:皇上,靠边站!第十一章:互相掣肘,不宁反宁“雁菡你向来善解人意,今天的事,本福晋要替王爷谢谢你。”静徽对着明白人的时候,绝对是直接的性子。玲珑百转的心思,不如言简意赅的表述。“阖府上下,便是你最能读懂王爷的心意了。不怪王爷总是不住口的赞你。”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钮祜禄氏的面庞,见她的笑容缓缓收敛,静徽才垂下了眼睑,只盯着自己腕子上洒金皮白玉籽的镯子,沉下心绪。“福晋,妾身如此,不过是希望府中安宁。万勿在这个时候,生出许

  • 庭院深深深几许11章(第十一章 藤缠树)

    原标题:庭院深深深几许11章(第十一章藤缠树)小说名:庭院深深深几许第十一章藤缠树那个暴雨天,何景同撑着伞走过来,一度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画面。他说,我们结婚吧。他说,他想要有一个家。到最后,她才发现,原来她在他眼中,只是被囤的新鲜血液。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何景同大可不必用结婚的方式诱惑她。她那么爱他。只要他开口,抽她再多的血都没有任何问题啊!他却偏偏选择了隐瞒,偏偏用最伤人的方式来对待她。“何景同,我恨你。”程梓珊意识涣散前,还在呢喃,“我恨你……”黑色的大伞停在她的上空,将所有的风雨都挡在了外

  • 宠妃天成11章(011 给皇上请安)

    原标题:宠妃天成11章(011给皇上请安)书名:宠妃天成011给皇上请安那种迷恋的眼神太过炙热,林清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她在心里嗤笑,果真不论多成熟稳重有心计,也还只是个青春少女啊!对帝王的爱情,竟然还有这样天真的期盼。“给皇上请安。”郑美人按捺住心头的喜悦,仪态万方的走过来,给李怀玉行礼。林清在一旁看得差点儿笑出声来。这位郑美人也真是个趣人儿,她这份气场和做派,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独宠后宫的宠妃呢!果然任何时候,都有看不清形势的人在。李怀玉笑着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温和的道,“爱妃不必多礼。”

  • 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11章(011 裙子被扯破了)

    原标题: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11章(011裙子被扯破了)小说名字: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011裙子被扯破了“小气,不就是顺路搭个车吗,还收车费。”温心缇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腹诽,可还是跟在了后面,没办法,这地段,这时间,不好打车。念及还是会展重要,温心缇跟着男人的步伐往不远处的车走了过去……在温心缇的深蓝色礼服虽然只及膝盖处,长长的鱼尾一般优美华丽的裙摆还是有些不受控制地拖到地上,在了路过会所减速带时,,裙摆下方就不小心勾在了减速带的钉子上。温心缇很是郁闷的看着自己被勾住了的裙子,小心地弯下腰想

  • 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11章(第11章 这是因果)

    原标题: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11章(第11章这是因果)小说名字: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第11章这是因果“那个江院长所在的医院,应该是个妇产医院吧,否则怎么会产生婴灵。”听到云骞的话后,我赶紧拿起手机查了查江院长的那家医院,这下我真的是连饭都吃不下去了,无奈的扶着额头,把手机递给了云骞:“你自己看吧。”江洋妇产医院,我所在的这个省里最大的妇产医院!而那个江院长的名字就叫做江洋。“云骞,我可不可以不去了,大不了把钱退给江院长呗!”我把桌上的麻辣香锅退到了一边,趴在了桌子上,麻辣香锅的香气,现在是一

  • 神医弃妃11章(第十章 关进地牢)

    原标题:神医弃妃11章(第十章关进地牢)小说书名:神医弃妃第十章关进地牢林音的得意一闪而过,又抽泣地说:“可是今天堂哥来了,肯定是堂姐找来对付妾身的,王爷,妾身害怕!”墨千寒眼中冷意迸发,安慰道:“别怕,本王在这里,没人敢动你一根头发。”那个女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口口声声说爱自己,转眼就找自己家的人来对付音儿,要是音儿少了根头发,他绝对不会放过林家!一想到这里,墨千寒就觉得林染诡计多端,来不及多做安慰,就立刻来到了骄阳院。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和她兄长在一起,会说些什么。此时,林越正递给林染一本家

  • 旧爱晚成11章(第十一章 宴会相遇)

    原标题:旧爱晚成11章(第十一章宴会相遇)小说书名:旧爱晚成第十一章宴会相遇“什么,你说你被刚才的那个男人强吻了?”季晨一脸震惊的看着安然,眼底像是带着怒火一般。“嗯……”安然垮下脸,一脸郁闷的应了一声。听到她肯定的回答,季晨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没有想到安然出院以后,第一次见到薄靳宇,就会发生这种事情,说实话,他说不在意那是假的。见季晨一句话不说,安然疑惑的看着他,“季晨哥,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小然,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吧,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不能熬夜。”季晨回过神来,淡淡的说出这句话

  • 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11章(第十一章 母亲又疯了)

    原标题: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11章(第十一章母亲又疯了)小说名字: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第十一章母亲又疯了车子飞快的穿过市区,平常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原景勋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开到了。“咝……”随着车子一声急刹,肖梓童利落的跳下车,朝着那幢早已聚集了许多人的大楼底下奔去。“妈妈……妈妈……”推开看热闹的人群,肖梓童像疯了一样四处找寻母亲的身影。那一年,肖德正在牢里自杀身亡,顾芸因为受不住打击,当场便疯颠失常。年幼的肖梓童只能带着母亲四处求医,不知道是医生的医术精湛还是肖梓童的孝心起了作用,顾芸的情况

  • 盛宠豪门落魄妻11章(第11章 挑选婚纱)

    原标题:盛宠豪门落魄妻11章(第11章挑选婚纱)书名:盛宠豪门落魄妻第11章挑选婚纱“说吧!什么事?”上官浩挑了一身白色的睡袍,走到酒架前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细细的品着。白沐冰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看了看上官浩已经穿上了衣服。慢吞吞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向上官浩。一靠近他,白沐冰显得更加的胆战心惊,上官浩就如同一只假寐的猎豹,你不知它何时会醒,反扑倒你。白沐冰把药箱放在桌子上,拿出酒精,棉棒,走到上官浩跟前,看到上官浩并没有阻止,她就大胆的开始帮上官浩处理伤口。“你是因为愧疚吗?”就在白沐冰快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