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暗黑西游传7章(第七章 我叫孙悟空,棍曰如意金箍棒)

2017/12/27 7:30: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暗黑西游传
第七章 我叫孙悟空,棍曰如意金箍棒
大梦初醒,宛若荒唐了一生,头昏眼花,身上树叶子,为自己铺上了一层薄被,算是为自己遮风,不让自己着凉,抚摸着老树,轻声说道:“老伙计,谢谢。版权163nvren.com” 褪去树叶子,起身,舒活舒活筋骨,让精神抖擞抖擞,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看下地时,表情错愕了,不敢相信,冲进屋子里,拿出一面铜镜,照向全身,脸上充满着喜悦。 “真的,真的,居然长了。”悟空捂着嘴,哭出了声,想必是高兴,洗漱了一下脸。 “不知师尊何时唤我。”低着头沉思,就当自己沉浸在自我世界当中,感觉突然天昏地暗,周围景色在飞快的切换,再次出现的时候,先是摔倒在地,差点弄了个嘴啃泥,抬头,几位师兄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暗叫一声不好,吐掉了嘴中的芬芳青草和嘴巴里的泥土,走向了他们的队伍当中,有些畏惧的看着坐在巨石上闭目沉思的须菩提,感觉气氛不对。 “来了?”须菩提问道,未开口,却有声音,让自己吓了一下,看到其他都未大惊小怪,方镇定下来,气势倒是弱了三分。 “嗯。暗黑西游传7章(第七章 我叫孙悟空,棍曰如意金箍棒)”唯唯诺诺的说道,反而好像是做错事了一般。 “悟渊,带其他师弟去修行,至于悟空,留下。”很平静悠扬的一个声音,让悟空眼皮直跳,感觉有些不对劲,看到几个师兄都一副替自己担心的模样,瞬间感觉自己不详。 “上前来。”又开口,让自己踌躇,不知到底是否前去,感觉去了,自己肯定要受罚,不去,想必还是要受罚,权衡一下,还是去吧。 慢慢挪动,好像是生怕须菩提对自己怎么样,这让须菩提瞬间脸就黑了,在以前,自己也没有如此可怕,十分贴切,怎么会让这悟空,如此害怕,这让须菩提搞不懂,但还是不动声色,好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就当自己想完的时候,未能察觉到悟空的到来,睁开眼睛,悟空正盯着自己看,差点从石头上跌落下去,滑稽至极。 悟空偷笑,没想到师父如此神通广大,居然会被吓到,但很快又恢复严肃的模样,好像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一般,须菩提也有些汗颜,看了眼悟空,砸吧砸吧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原文163nvren.com “刚入我门下,便授道晚到,该罚。”须菩提好像要对悟空实行残忍的教训,让悟空吓的都退后几步,这让须菩提感觉自己提升了好些威信不禁脸上有光。 “弟子甘愿受罚。”说完,便跪在地上,双手抱拳,一副无论师父如何惩戒弟子,弟子都会甘愿受到惩罚,这一举动,让须菩提心颤,自己想必是开玩笑开过了,没想到这轮回后,竟是如此乖巧的好娃子,这究竟是福还是祸,想必会造成如此,是岁月的打磨吧,须菩提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你先起身,勿要耽误时辰。”须菩提终将还是没有狠下心去惩罚悟空,毕竟是自己多年师徒情谊,想当年那泼猴,宁死也不肯拖累自己,自己知道恩情,怎么可能会去体罚呢。 虽然是自己教诲悟空神通,让他有了抗衡神仙的本钱,但,毕竟是自己的徒儿,看出他不凡,却不让他说出是自己的徒弟,自己也算计了他啊,摇了摇头,鼻子居然一酸,菩提自己都笑自己变得性情了,这么多年了,反而越活越过去。暗黑西游传7章(第七章 我叫孙悟空,棍曰如意金箍棒) “你先告诉我,天地间,最强的存在是何人。”菩提问道,这是要帮悟空找回斗志,让他心中有一个信仰,他知道,悟空这样是好,但迟早有一日,佛祖带着众佛前来镇压悟空,悟空也不会反抗,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西天如来,悟空,便不会防抗。 “当然首推西天如来。”悟空毫不犹豫的说道,须菩提点点头。 “那,何是如来?”须菩提又问道,这倒让悟空为难了,要如何回答,显然,这是对自己的考验,必须要答的滴水不漏,就像凡间的考举一般。 “如是道来。”悟空硬着头皮说,这一句话,让菩提笑了一下,让悟空错愕,自己是说错了吗?但毕竟是按着自己心中的声音来说,错了便错了吗? “还记得我给你取名的那句话吗?”不知怎的,悟空居然在这一句话当中感受到了欢喜。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冥须悟空”悟空不知道为什么须菩提要这样问,还是答了出来。 “师尊如来,本是佛道,佛道,便是佛门信仰,便是顽冥,打败如来,则需要靠你。”须菩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出口,感觉好像是把自己多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看着悟空的眼睛,好像是透彻了他的心扉,悟空感觉心里好像有一盏明灯,为自己指引方向。 “可师尊不是师祖座下弟子吗?”悟空着急的问道,毕竟须菩提说出如此大不敬的话,万一受到何等惩戒,这该如何是好,悟空不解问道。 “徒儿,你不懂,当你矗立在九天之巅,看透真正的苍生的时候,你便懂我说的话了。”须菩提不知道是在感叹,还是在追忆,说出来的话,都痴痴的。 只见须菩提手中出现了一石棍,须菩提转动了两圈,问道:“这是什么?” “棍子。原文163nvren.com”悟空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这奇怪师父又抽了什么风了。 须菩提将石棍递给悟空,悟空仔细打量,发现这棍子身上烙印着一个个奇怪的纹路,上面还有无尽的梵字镇压,如同一卷篇章,看着让人眼花缭乱,悟空不知为何将这佛门封印之物给自己,究竟有何意。 “如果有未能开窍的,你就用这棍子,在他脑袋上打三下,砸出个大包。”说完便举起棍子,敲了悟空一下,悟空感觉晕乎乎的,懵懵懂懂的感觉好像是悟透了什么一般。 “谢师父开窍之恩。”又是跪下接须菩提递给的石棍,须菩提愣了一下,再次敲了悟空三下。 “懂了没?”悟空感觉懵里懵懂的,怎么能说懂了,师父敲自己三下,定是让自己半夜三更前去找他,自己可不能耽误事,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动了。 “记住这根棍子,他不仅仅是一根棍子,他造就的是一段辉煌的传奇,它的名字叫如意金箍棒,一定要善待他。”菩提认真嘱咐道,这根棍子,有感情,让悟空要注意好,更是想让悟空记起些什么,想必是没有。 “谨遵师尊之命。”悟空认真的说道,这一刻,变得严肃,须菩提叹了一口气,叫他走了。 并未教自己什么,本以为会教什么无上大神通,现在看来,自己那想法是对的,不禁期待。 手中的棍子,名曰如意金箍棒,它的主人,叫做孙悟空,悟空摸索着这根棍子,感觉到一股股浓浓的暴戾,好像是对世间有极大的仇恨,悟空愣了一下,差点要丢掉,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是自己的至交好友,对他,需如对自己的亲朋好友一般。 “老伙计,初来驾到,配合一下我咯。”悟空笑着说,让如意金箍棒安静下来,好像是听懂了悟空说的话一般,变得乖巧,握在手里,感觉心里很踏实。 自己出来,几个师兄,连忙靠近自己,问自己有没有什么事情,受到什么体罚,自己解释,反而不听,自己迟到,反而还有法宝赠送,这让几个师兄眼红,满是羡慕,要自己耍耍。 可自己未学过棍法,让自己如何去摆弄,单手握住,感觉一种感觉油然而生,挥开如意金箍棒,心中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印在了心里,不用思考,便可以施展出,潇洒无比,好像自己练过千百遍一般,让几个师兄拍手叫好,自己反而却是一愣一愣的,看着如意金箍棒,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只是跟几位师兄说道,自己累了。 回到属于自己的房内,盘膝而坐,靠着墙,仔细打量如意金箍棒,高约半丈有余,上除了梵音镇压,还刻着龙凤呈祥,虽然被石头封印,但还是可以看得出,两端有金箍,中间看不出,只是遥看便觉得凶悍。 摸索着,从下端摸到上端。 “哎呀。”手中被尖锐之处刮破了皮,悄然,一滴血滴入如意金箍棒,悟空愣了一下,感觉神游太虚,他进入到了一个世界,那是一个被血染红的天穹,有一道拉长的身影,手中的棍子,正如同自己手中一般,他的面前,是十万天兵天将,他的背后,是万千佛陀罗汉,他腹背受敌,他从未怕过,呐喊一声:俺老孙来也。 悟空还没有看完后面情景,便被悟渊叫醒,告诉自己开饭了,仙人也会饿,除了师父须菩提,其他的师兄都要吃饭的,才能补充腹中饥饿,日后便可以吸纳灵力补充,若是造福世人,还会有建庙金身,为自己增添香火,这样修行更是一日千里啊。

暗黑西游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暗黑西游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十章 卖身契【10】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十章卖身契【10】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第十章卖身契鸟鸣,伴着晨曦暖暖的光辉,慢慢爬上床单。苏沫就是在这样的美妙中醒来。她一向贪睡,身体也总是比意识先清醒,长长的睫毛就好像两把小扇子,颤动着慢慢打开,露出一双睡眼惺忪。眼前放大的,是一张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完美的脸,成熟的男人气息包裹着她,就好像六年前的那个早晨,吓得她差点就要忍不住尖叫。足足迷顿了一分钟,苏沫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她在暗夜的酒吧差点失身,然后被这个男人救了回来。当然,也不算是救,他比那些人也好不多哪里去,顶多就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十章:你就这么护着她?【10】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十章:你就这么护着她?【10】小说名: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十章:你就这么护着她?(晚上还有一更,求收藏,求评论,求票!!)她的隐私,在易云睿嘴里如数家珍般的说出来,听得夏凝目瞪口呆。就像一滴水滴进了她的心湖,然后慢慢的散开。“你怎么知道这些?”夏凝抿了抿嘴:“你调查过我?”“没。”易云睿回答得很干脆:“观察过。”观察?!怎么观察?怎样观察?!“我俩都在英国留过学。”易云睿话锋一转:“难道我就不能为自己的妻子做些什么?”看来军长大人,是真的有为她做过些什么。“对不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章 找工作(下)【10】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章找工作(下)【10】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十章找工作(下)冷清溪觉得自己很倒霉。一个早上,原本通过了自己网申的几家公司,都在面试中一律将自己排除了,起初冷清溪还检讨自己,是不是条件不足,后来她开始渐渐怀疑起来,明明有好几个不如自己的都录用了,为什么自己总是被刷掉?冷清溪在最后一家公司面试结束后,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在公司的茶水间拐角停留了一会儿,果然中间休息时,几个面试官在茶水间休息,随意谈起了她,“那个冷小姐的条件真的很不错,要不是慕氏有交代,我可能当场就拍板录用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思君不见【10】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思君不见【10】书名:相思君知否思君不见段灵儿觉得眼前模糊,几乎看不清赵献的表情,眼泪积满了,不堪重负,终于簌簌落下,她却依然死死咬住他的手,越咬越重,似乎要将所有仇恨一并报了,作誓要咬下一块骨肉来。“快来人!护驾!快护驾!”若妃大声呼喝,御林军鱼贯而入。“都滚出去。”赵献额上青筋绽出,神色却十分平静,继续说,“把它给朕,段灵儿。”山雨欲来风满楼,他极力按捺。血混杂眼泪,顺着她的下颚滴落,献帝伸出另一只手,费力地从她怀里夺过那盒子来,若妃适时上前,以簪子别开铜锁。锁孔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0章 承欢【10】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0章承欢【10】小说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0章承欢“不是让太医好生照料吗?”阎清鸣勃然大怒。那女人腹中是他的血脉,是死是活也得他来决定!德公公跪在地上:“回皇上,今早应雪桃偷偷服下了滑胎药。现在还昏迷不醒,太医正在努力医治她。”“可恶!”阎清鸣一拳捶在书案上,恨不得将那女人撕碎。他咬牙道,“无论如何,让太医救活了那贱人!没有朕的允许,她休想死!”————应雪桃死里逃生,被阎清鸣软禁在了宫内。身体虽然好了大半,她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低落。自从得知了容羽就是阎清鸣,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0章 帅哥相助【10】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0章帅哥相助【10】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10章帅哥相助吃过晚饭后,乐悠悠开着车带着林语嫣回到了家。因为东宫是夜场,还是高级场所,穿着上班服自然是不合适。乐悠悠走进衣帽间,在一排夜店装里给林语嫣挑衣服。“宝贝儿,我觉得你哪天抽空有时间,咱们去置办些行头,我都一星期没买新衣服了!”林语嫣头上包着浴巾,刚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她走近衣帽间,拿下浴巾擦着头发:“最近恐怕没时间,我刚进新公司肯定要积极点!我听GT的其他设计师说,平时她们都经常加班……反正我现在是失婚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0章 赶出家门【10】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0章赶出家门【10】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0章赶出家门她知道自己的态度有些过分了,可是她现在已经是陆温泽的妻子,不能传出任何的流言蜚语。像陆温泽那样占有欲强烈的男人,如果知道她在林远的家里睡了一晚,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别墅的大门紧闭着,当初为了清静,她一个佣人也没请,陆温泽不怎么回来,她宁愿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也不愿被他人看笑话。现在看来,这个决定的确是有先见之明。大门紧闭着,她的行李被扔了一地,散落在地上,像是陆温泽清理出来的垃圾。她就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0章 和其他男人调情【10】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0章和其他男人调情【10】书名:相思满心间第010章和其他男人调情“哪位?”沐攸阳正在签署下属送过来的各种文件,看到陌生号码冷冷问到。听到对方一如既往极具磁性又淡漠的冷言,方小鱼心中一阵打鼓,还是硬着头皮开口。“穆先生,是我,方小鱼。”“发个位置,我派人去接你们。”沐攸阳以为方小鱼下班了,打电话来让人去搬家接人的。“不不不,穆先生,我还没下班”方小鱼赶紧答,继而又一脸难色说道:“我今天要加班,能不能麻烦您去星星幼儿园接一下乐宝儿,我今天要加班,实在是没人拜托了。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0章 帅哥相助【10】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0章帅哥相助【10】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0章帅哥相助吃过晚饭后,乐悠悠开着车带着林语嫣回到了家。因为东宫是夜场,还是高级场所,穿着上班服自然是不合适。乐悠悠走进衣帽间,在一排夜店装里给林语嫣挑衣服。“宝贝儿,我觉得你哪天抽空有时间,咱们去置办些行头,我都一星期没买新衣服了!”林语嫣头上包着浴巾,刚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她走近衣帽间,拿下浴巾擦着头发:“最近恐怕没时间,我刚进新公司肯定要积极点!我听GT的其他设计师说,平时她们都经常加班……反正我现在是失婚状态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0章 亲自验一验身体【10】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0章亲自验一验身体【10】小说名称: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0章亲自验一验身体我没有动,不知道傅言殇的体贴入微和这个拥抱是什么意思。强烈的男性气息蔓延着我的呼吸,肌肤紧密贴合带来奇妙触感的同时,我甚至可以拆分他一下紧接着一下的心跳声。“傅言殇,你是不是对每个人都体贴入微?”我憋红了脸,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的眼眸微微缩动了下,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作出这种反应,好一会才说:“不是。”我怔怔地看着他,他的眸光依然从容疏冷,可微微拧着的眉头,又我感觉到自己是被关心、被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