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天价宠婚:老婆大人买一送一】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6 23:17:21 来源:网络 []

书名:天价宠婚:老婆大人买一送一

第1章  把孩子打了

医院走廊拐角处。【天价宠婚:老婆大人买一送一】小说在线阅读

“苏小米,你给我把孩子打了!”尖利地声音刺耳地要命,充斥着苏小米地耳膜。

苏小米呆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婆婆,不明白为何刚做完产检,婆婆就来了个‘大变脸’。

“妈你说什么呢?为什么啊?”苏小米有些心慌,只觉面前婆婆的脸色越发地愤怒。

婆婆刘金霞愤怒地甩开苏小米地手,冷哼一声:“哼,你肚子里的,是个女孩!”

说着,三角眼不屑地朝上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

真是怄气,没想到苏小米这肚子这么不争气,好在她提前买通医生鉴定性别,要不然,呵!

苏小米震惊地看着婆婆,一手抚上了凸起地肚子,不断摇头,眼泪在眼眶打转。

隔着这层肚皮,是她已经七个月的孩子,有手有脚,脸也变得像人……

怎么可以,用那冰冷的机器,把她夺走?

“妈,我不同意。”苏小米深呼一口气,坚决地说到。阅读163nvren.com

“妈,我肚子里的,那是一条生命,我决不会让任何人把她夺走。”苏小米眼神坚定,语气坚决。

婆婆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双手抱臂在胸前:“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着,抬手招呼来一批医护人员。

苏小米见状慌了,只见那些医护人员不由分说地要把她往手术室拉。

苏小米剧烈挣扎,眼泪夺眶而出,凄厉叫喊:“你们是医护人员啊,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夺去别人地孩子!”

然而,苏小米一个大腹便便地孕妇,怎么可能挣扎地过那么多人?

不远处,一行人因这里的闹剧而止住脚步。

为首地是一身铁灰色西装地男人,男人身材高大挺拔,英俊矜贵地侧颜引来一众目光。163女人网

他身旁地是医院院长,院长见状皱眉,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叫人上前询问情况。

院长搓搓手,试探着说到:“杨总,我办公室特地给您备了好茶,不如我们……”

杨承择抬手,院长摸摸鼻子,停止说话。

杨承择伫立在那里,旁人自然不敢动弹。

不远处。

“发生什么事了?”

这一声有如平地惊雷,那些原本钳制住苏小米地医护人员慌忙停手,尤其是看到不远处院长地身影后,更是手忙脚乱。

“额……”

苏小米见状,连忙从地上起身,匆忙跑了出去。

“呼……呼。原文163nvren.com”苏小米喘着粗气,无力地靠着身旁地墙壁,拨通了丈夫地电话。

嘟嘟几声,电话很快被接通。

“喂,老公,刚才妈知道我肚子里地孩子是女孩,就要逼我打胎……”苏小米越说越委屈,一股脑地把想说得都说了出来。

本以为会换来丈夫地体贴安慰,可意想不到的是,电话那头地声音是这么说的:

“小米,你能不能别总是闹事,既然我妈不喜欢女孩,那你就依她的,打了就是了,孩子以后还会在有。”

丈夫吴宇刚地声音听起来陌生而冰冷,像一把刀,狠狠地插进了苏小米地心。

“还有,你以后对我妈能不能孝顺一点,别总是惹我妈生气,如果没事我挂了埃”

听着电话那头地嘟嘟声,苏小米失魂落魄,手里地手机啪地掉在地上。

吴宇刚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砰的把手机摔在地上,面容阴鸷。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他与苏小米之间并无感情,当初是爷爷要他娶的这个女人。

本以为这个女人还有点用处,没想到怀的是个女孩儿……

在这样的名门望族,女孩儿的用处远远比不上男孩儿。

亏他先前百般筹谋……

要不是他不能人道,哪里用的着这样的百般算计!

既然怀的是女孩儿,那这个女人,也就没什么用处了……

吴宇刚想到这里,脸色越来越阴沉。

……

电话那头,苏小米无助地瘫在地上,拨通了妈妈地电话。

希望妈妈能有办法,苏小米暗暗地想。

“妈,我……”苏小米喑哑着嗓子,把事情叙述了一遍。

电话那头,苏母一脸不耐烦,劈头盖脸地把她骂了一顿:“苏小米,你也不想想,吴家家大业大的,你生个女儿有什么用啊?赶紧打胎!别给我搞幺蛾子!”

骂完后,又想起什么,理所应当地道:“上次的一百万花完了,你在打五百万过来,挂了。【天价宠婚:老婆大人买一送一】小说在线阅读

“诶妈……”苏小米放下手机,彻底瘫坐在地上。

妈妈……她不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反正对她而言,她就是母亲的摇钱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苏小米原本柔顺地披肩发凌乱不堪,在配上苍白地面颊,活像个女疯子。

苏小米靠在墙上,想想这一切,重重抿唇。

别说她已经怀有七月身孕,根本不能打胎,就算全世界都阻止她,她也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电话在这时响起,苏小米接了,把手机放在耳旁:“苏小米,今天下午来家里一趟,找你有事。”

婆婆地态度依旧不咸不淡。

“知道了。”

苏小米一回家,就看到婆婆刘金霞一身珠光宝气,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一份离婚协议书。

“签了吧,既然你肚子这么不争气,那我们家也没必要,留着一个生不出男孩儿的肚子。”

苏小米低下头,努力止住眼中地泪,她不是难过,她只是觉得,难堪。

从小跟丈夫一起长大,哪怕丈夫对自己不冷不热,甚至这三年就只碰过她一次,可结婚三年,她自以为,还是有些感情的。

却原来,她对吴家而言,只是一个廉价的生育机器!

婆婆看着她的模样,一脸不耐烦:“苏小米,这是你自己选的路,谁让你非要留着那个没用地孩子。”

说着,又想起什么似的:“我丑话说在前头啊,我们吴家是不会给你一分钱的,你的行李我也派人收拾了,你把字签了就出去吧!”

苏小米擦去脸上泪痕,抬起头:“宇刚他……”

婆婆仿佛知道她要问什么,努努嘴,一脸嘲讽:“他要是不同意跟你离婚,怎么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苏小米走上前,拿起离婚协议书,吴宇刚三个字龙飞凤舞,是他的字迹……

苏小米闭上眼,白皙地脸上泪痕点点,嗓音喑哑地要命:“谈离婚可以,叫他亲自跟我谈,否则我不签。”

婆婆刘金霞闻言不屑一笑,翻了个白眼:“不签?怕是由不得你!”

刘金霞唤来一众仆人,把苏小米牢牢制住,动弹不得。

刘金霞坐在主位,笑得一脸狰狞:“既然你不肯签,那就只好……让我帮帮你了。”

第2章  你做梦!

苏小米被仆人按着手,手里被强塞进去一支笔,手被迫往纸上靠过去。

苏小米剧烈地挣扎,仆人们按着她的肩膀使她动弹不得,捏着她手往纸上写字,那力道仿佛要把苏小米地手给活活捏碎。

婆婆刘金霞满意地看着众人,按着泪流满面地苏小米在纸上写下苏小米三个字。

刘金霞拿起离婚协议书,一脸得意:“何必呢,还非得我帮你一下。”

苏小米无力地跪在地上,湛黑地眸子直勾勾地看着刘金霞,一字一句地道:“你就不怕,你儿子的名声受到什么影响?”

刘金霞闻言,呵呵一笑:“你以为我会把离婚地责任扣在宇刚头上?呵呵呵,真是笑话。”

刘金霞仪态万千地走到苏小米面前,掐着她的下巴,一字一句地到:“明天的头条报纸,只会写吴氏总裁夫人出轨,而吴总为了给妻子留颜面,不愿公布姓名,只是私下离婚。”

“你说,网上那些人,向着哪头呢?”

苏小米苦笑了一下,不公布姓名,呵,他倒真是会利用舆论。

恰逢吴氏面临上市,这样的新闻一出,不但不会引起骚乱,还能给吴宇刚带来一个好名声,或许,还能对吴氏地上市起到推波助澜地作用。

吴宇刚啊吴宇刚,你倒真是没浪费了你的城府。

苏小米痛苦地闭眼,只觉这一切像个噩梦。

婆婆刘金霞拍拍手,立刻有人将苏小米制住,带出去。

苏小米奋力挣扎,奈何抵不过众人,被带上一辆面包车。

刘金霞坐在沙发上,笑得一脸狰狞……

苏小米,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

面包车在行驶了一小时左右停下来,苏小米被一把推下车,沿着土坡滚了下去。

面包车绝尘而去,只留下绝望至极地苏小米。

夜幕降临,漆黑地树林像一张巨大地网,不远处传来某种动物地嚎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苏小米却无暇顾及这些,她痛苦地捂住肚子,蹲在地上,只觉小腹在往下坠,有什么东西从她体内流出……

刚才……她怕是动了胎气……

苏小米指甲深深掐进肉里,痛苦而艰难地往公路爬。

脑海里想起婆婆那狰狞地嘴脸,苏小米只觉心寒。

是多大的深仇大恨,才想让苏小米活活一尸两命?

苏小米一点一点往公路上爬,血迹顺着身体的移动,染红了地面。

荒无人烟地公路,到处是一片死一样地沉寂,死亡地恐惧,渐渐充斥了苏小米的全部神经。

这样的环境,能活活把人逼疯。

下腹地疼痛越来越剧烈,仿佛有什么正在失去……

碍…苏小米痛苦哀嚎,眼泪顺着眼角不断往下滑。

难道,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

可怜……可怜她还未出世地孩子……

可怜……她躺在病床上的爸爸……

苏小米地视线越来越模糊,意识也越来越昏沉。

苏小米心力憔悴,昏倒之前,似乎看到一道刺眼地车灯朝她呼啸而来……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法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了……

凌晨三点,a市军区医院。

走廊传来几串急促地脚步声,苏小米躺在担架上,早已失去意识。

“病人情况如何?”

旁边地护士回答:“出现早产征兆,羊水早破,另外,后脑处有伤。”

“快,送到手术室!”

手术中三个大字亮起,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手术中三个大字灭了。

苏小米被转到普通病房。

病床上的苏小米,单纯干净地模样,宛如沉迷在梦乡里的睡美人。

只不过只有苏小米知道,她是在做梦,只不过是在做噩梦。

灼热滚烫地温度烧尽她的一切理智,男人幽深地眸子在黑夜里像块冷厉不化地冰,男人粗暴地动作带来剧烈地痛楚,她痛的窒息,猛烈地挣扎,男人却无动于衷,换来更加猛烈地抽动……

苏小米猛地睁眼,重重喘息。

“噢,醒了?”一道低哑磁性地嗓音响起。

苏小米惊慌地转头,看到了此刻正朝她走来的杨承择。

杨承择一身黑色西装,俊朗地面容没有一丝表情,眸子冰冷而凌厉,对还沉溺在噩梦里的苏小米来说,宛如地狱修罗。

“啊!你你你……你不要过来!”苏小米失声尖叫,两条藕芽儿般的胳膊在空中挥舞,却牵动了刚刚缝合的伤口。

“嘶……”苏小米痛地呲牙咧嘴。

杨承择走到苏小米身旁,冷眼看着她,不说话。

苏小米觉得,在这个气场强大地男人地目光下,她仿佛被扒光了衣服般不自在。

一只骨节分明地大手往苏小米头上伸。

苏小米紧张地闭上眼睛,嘴边地话未经大脑,一股脑地说出来。

“你你你你个登徒子想占我便宜啊!”

杨承择闻言一愣,仔细地看了看苏小米。

病床上,身材纤细的女人穿着一身不合身地病号服,显得更加瘦弱,脸色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不过依旧看的出精致地五官。

这个看起来很小的女人,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

别说他什么也没干,就算他干了,那也是她感恩戴德吧?

正暗暗不爽,爷爷进来了。

杨爷爷年逾古稀,鹤发童颜,面色红润,慈眉善目,拄着一根做工精致地拐杖。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啊?”

苏小米眨眨眼睛,慈眉善目地老爷爷,让她好感倍增,她眨眨眼睛,想了想。

“我……我不知道。”

我是谁?叫什么名字?我的亲人呢?我为什么会来医院?

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空白。

而那头,杨爷爷与杨承择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也许是面前这个眼神清澈地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小丫头引起了他的好感,杨爷爷耐心地安慰苏小米。

“丫头,你在好好想想?你没有亲人吗?”

苏小米努力地想,努力地想,可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她是凭空多出来的一样。

杨承择见状,不屑冷哼。

呵,又一个想要攀上他们杨家的女人,真够不自量力的。

病床上,苏小米抬起头,想回答杨爷爷地问题。

可杨承择冷冰冰地目光像把刀子一样扎在她身上,苏小米根本不敢对上他的眼睛。

“我……我……”

“我真的想不起来……”苏小米艰难地说完,额头已经布满细密地汗珠。

第3章  养伤要紧

苏小米面色苍白,额头布满细密地汗珠,一只手捂着腹部,神情痛苦。

精致地小脸带着几分迷惘,清澈地眸子水光潋滟,棕色地发丝慵懒地堆在肩头,带着几分楚楚可怜地味道。

杨爷爷怜爱地看着这个不知名地丫头,安慰到:“不急不急,小丫头养伤要紧。”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一个穿着白衬衫,约莫十五六岁地少年走进来,面容英挺俊朗,五官与杨承择有几分相似,薄唇紧抿。

而他地怀里,紧紧抱着一个裹在襁褓里的婴儿。

小护士一脸焦急地走进来:“那是这位病人地孩子,你怎么给抢了……”

杨承择见状,快步走过去,低声与护士交谈几句,只见不一会儿,那护士满面春风地走了。

苏小米心想,有副好皮囊果然是好处多多。

不过,刚才那护士说啥?病人地孩子?她的?

苏小米愣愣地看着那个少年怀里抱着的婴儿,眨眨眼,手指指着那个孩子:“这个是,我的孩子?”

杨爷爷点点头,笑了:“对啊,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在荒郊野外昏倒,早产了。”

苏小米看着那个孩子,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她的孩子?可是,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照顾她?

杨承择则是不屑一顾,受个伤就失忆了,她当自己是偶像剧女主角啊,八成是图谋不轨。

杨爷爷走到那少年身边,低声到:“杨阳,把孩子还给病床上的姐姐。”

杨阳薄唇紧抿,在杨爷爷与杨承择地目光下,竟是摇了摇头,缓慢,而坚决。

杨承择深深看了眼病床上的苏小米,跟杨爷爷与杨阳去病房外交谈。

而此刻的苏小米,一脸迷茫。

她……究竟是谁?

病房外,杨阳拿出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快速在手机上打了行字,递给杨爷爷看。

杨爷爷看完后,把手机递给杨承择,两人皆是一喜。

手机上赫然写着一行字:

我喜欢这个孩子,很喜欢很喜欢,想天天跟她在一起的喜欢。

杨阳是杨家的老幺,从小受尽宠爱,可天生自闭症,对万事都是不悲不喜。

小小地少年,淡漠地不像个孩子,他仿佛不具备人类该有地情绪。

而他现在,学会喜欢了?

不管杨阳对这个孩子是何种喜欢,这都是对他的病情有帮助的。

杨爷爷想了想,重重一拄拐杖。

“我去跟她说!”

“她失了忆,又不知道自己的家人,让她跟她的孩子一起进杨家,她想必不会拒绝。”

杨承择挡住杨爷爷,眸子不含任何情绪:“爷爷,我知道你为杨阳好,但是,她真的就那么巧的失忆了?还是她想借此进杨家?图谋不轨?”

杨爷爷冷哼一声,标准地护孙心切。

“我不管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忆,也不管她是不是图谋不轨,偌大地一个杨家,还能被一个女人搞垮了不成?”

在看杨阳,他正旁若无人的,伸出手指,轻轻逗弄着怀里粉嫩嫩地婴儿。

杨爷爷看着杨阳明显柔和地表情,心里想要让苏小米母女来杨家地想法更重了。

杨承择则透过病房地窗户,看着此刻正躺在床上休息的苏小米,眼神阴鸷。

这个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地女人,倒真是有本事,不但让爷爷对她信任有加,还想让她来叶家!

呵,你以为,一切都能如你所愿?

杨承择眼神阴鸷,面色阴沉。

病房里,杨爷爷坐在病床前,对苏小米说到:“丫头啊,你愿不愿意,带着你的女儿一起来杨家?”

苏小米眨眨眼,有些不明白杨爷爷话里地意思。

“你也看到了,那孩子特别喜欢你的女儿,你又失了忆,来杨家,跟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

杨爷爷虽然护孙心切,可在苏小米面前,却不经意间就放缓了语气,生怕吓到她似的。

苏小米低下头,想了想。

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什么也不会,还要养一个孩子,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面前这个老爷爷,从那跟作工精良地拐杖,就可以看出非富即贵。

况且,这也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

苏小米不说话,轻轻点头,手里紧紧攥着袖子。

杨爷爷欣慰地点点头,一脸和蔼:“丫头,你以后啊,叫我爷爷就好,不过我也不能总叫你丫头啊,该叫你什么好呢。”

苏小米浅浅弯唇:“爷爷给我起一个。”

“嗯,丫头长的漂亮,清水出芙蓉,就叫,杨清蓉?”

苏小米笑着点点头,心里暗暗庆幸。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总算安定下来了,衣食无忧,以后找个工作,也好把孩子养大。

病房外,杨承择危险地眯起眸子,透过玻璃,看着那个笑得温暖地苏小米。

呵,装地倒是不错。

杨承择轻蔑地笑了,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给一个号码发了过去,又拨通电话。

“苏泽,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照片上的女人,查到地所有资料,都发给我。”

昏暗地走廊,杨承择矜贵地侧颜不甚清晰,那双淬了冰地眸,划过一抹复杂……

第二天中午,医院病房。

苏小米拿着手机,刷着娱乐头条。

“吴氏总裁离婚,女方出轨!”

“吴总离婚也维护前妻颜面,绝世好男人!”

苏小米好奇地点进去,心想这吴总还真是个好男人,维护前妻颜面。

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个被“有情有义地绝世好男人”维护颜面地劈腿前妻,就是她自己。

当苏小米在病房看新闻的时候,此刻的杨家大宅是极为热闹。

杨承择坐在沙发上,将所有资料一一摆在杨爷爷面前,俊颜淡漠阴沉,薄唇轻启。

“爷爷,相信不用我多说了吧。”

呵,这个看似单纯的女人,实际上是吴宇刚的前妻!

资料上,苏小米为了钱,恬不知耻攀上吴家,嫁给吴宇刚,顶撞婆婆出轨情夫,可谓是丝毫不知礼义廉耻的一个女人。

他倒是要看看,被戳穿真正面目的这个女人,不,苏小米,还怎么维持她清纯地面具!

杨承择对面,杨爷爷放下资料,眸子古井无波,淡淡对杨承择说到。

“承择啊,你还是太年轻。”

说罢,杨爷爷走到落地窗前,负手而立,目光落向远处。

“你要记住,白纸黑字有时候不一定是真相,要用你的这儿,看。”杨爷爷指了指眼睛。

杨承择表面不动声色,可藏在西装袖下的手已经紧握成拳。

白纸黑字不是真相,那什么是?

真是可笑。

天价宠婚:老婆大人买一送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天价宠婚 或 老婆大人买一送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天价首席的逃妻1章(第1章 燃情)

    原标题:天价首席的逃妻1章(第1章燃情)书名:天价首席的逃妻第1章燃情“云端,我回来了,放学后来公寓找我,我有话要跟你说。”课间的时候,上官云端收到了一条简讯,来自她的骏千哥哥。她撇了撇嘴,那诱人而精致地小脸上升起一阵赧然的红润,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却不回家,恐怕是又跟蓝伯伯吵架了吧。不过她还是欣然回复了一个字,“好。”傍晚放了学,上官云端便直接打车来到了蓝骏千的公寓。待她从电梯里出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先她一步走进了公寓……姐姐?她来这里做什么?怀揣着疑惑,她走到了门口,门是虚掩着的,姐姐那

  • 打破虚空1章(第一卷 平行空间第1章 命运多舛)

    原标题:打破虚空1章(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章命运多舛)书名:打破虚空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章命运多舛天空又下起了大雨,已经连续几天都是如此了!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只有大雨滂沱的声音!林青峰刚刚加完班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公司距离他的住处需要走半个小时,而这突然降至的大雨使得他浑身湿透,躲在一处屋檐下瑟瑟发抖!阴冷的风吹着他散乱微短的头发,林青峰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浸湿了外包装的烟,点上抽了两口,心里才微微舒服了一些。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把一个白色玩具熊拿了出来,仔细把上面的雨水擦掉,不由得抿嘴一笑!“今天是儿

  • 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1章(第1章 既穿之则安之)

    原标题: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1章(第1章既穿之则安之)小说名: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第1章既穿之则安之“啊……”墨锦儿一觉醒来,觉得头痛欲裂!昨天晚上解决了一个任务,就去酒吧多喝了几杯,怎想到最后昏昏沉沉的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不会……有一夜情!想到这里,墨锦儿赶紧睁开了眼睛,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居然是素日在电视里才可看到的古代装饰,木雕窗户,熏香袅袅。“我这是在哪里?”墨锦儿挣扎的坐了起来,身上竟然阵阵疼痛!“小姐,你醒了!”一阵清脆却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墨锦儿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圆脸

  • 媚者无双1章(第1章 被鄙视)

    原标题:媚者无双1章(第1章被鄙视)小说名:媚者无双第1章被鄙视除九百九十九害,就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凤浅为了这个目标,拼死拼活,成为香港最厉害的国际女刑警。她已经成功除去九百九十八害,再有一个,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很快凤浅接到新的任务,这次的对象是国际大毒枭,如果抓捕过程中遇上对方拒捕反抗,可以就地击毙。乐极生悲,就在她的子弹穿过对方脑门的时候,她也被对方的子弹击中胸口。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瞬,她觉得自己真倒霉,离她想要的只差了一步。眼前黑呼呼地看不见东西,脚步声,人声,汽车喇叭声乱轰轰地全挤

  • 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章(第1章 悲惨人生)

    原标题: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章(第1章悲惨人生)小说名: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第1章悲惨人生入夜,更凉几分……身穿红色抹胸长裙的千色站在酒店大堂,因太过紧张,造成呼吸不畅,双颊绯红。长裙的颜色与她略施淡妆的小脸极为相衬,紧致的包裹露出的那青涩若隐若现,足以令男人看得心神荡漾。手紧紧捏着一张铂金房卡,冷汗淋漓。一想到马上要失去十八年的贞洁,千色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想哭却哭不出来……“一个月内,如果再不替你舅舅还清八十万,就等着替他收尸吧!我警告你,要是敢报警的话,就等着被人强奸吧!”舅舅

  • 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章(第1章 天昏地暗)

    原标题: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章(第1章天昏地暗)小说书名: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第1章天昏地暗北城戏剧学院,不得不说,这所学院是位列国内十大戏剧学院之一,排名仅次于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电影学院。能够考进这所北城戏剧学院实属不易之事啊,多少人想进来都难,里面汇集了演绎精英,不是有钱就能够来这里混的,而是需要重重的考核,和有一定的演绎水平。甄晓馨,一个大三的转学生,本来在上海艺术学院就读的好好的,但是因为妈妈与ADC影视公司的制片人C姐是好朋友,于是建议甄晓馨,来北城戏剧学院。甄晓馨也是个听话的孩子,

  • 乡野狂医1章(第1章 大青山上的事儿)

    原标题:乡野狂医1章(第1章大青山上的事儿)书名:乡野狂医第1章大青山上的事儿大青山脚下,有一座并不是很大的村子,名叫东临村。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东临村的村民们便也靠着这大青山过活。“哟,春生啊,又上山采药啊?”正在大青山上采药的吴春生忽然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他心里嘀咕,心想这大晌午的,这女人不在家里歇着,出来干啥?他扭头朝着身后看去,正好瞧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婆娘正气喘嘘嘘地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吴春生嘿嘿一笑,心想,这玉莲嫂子平时都是娇生惯养的,今个咋会想到来这大青山呢?李玉莲是村里书

  • 霸爱成瘾1章(第一卷 冷颜第1章 失控)

    原标题:霸爱成瘾1章(第一卷冷颜第1章失控)小说书名:霸爱成瘾第一卷冷颜第1章失控宽敞的大床上,一对只包裹着浴巾的男女正纠缠在一起。女人身材修长,曲线玲珑,那样魔鬼般诱人的身材,那迷离的眼神……面对这样的女人,只要是个男人,都会为之迷醉。男人深深地凝望着女人妩媚的脸,一个男人这样深深的凝望,很容易让一个女人娇羞、心动。尤其是,这个男人的五官那样的俊朗迷人,他的眼神是那样的魅惑深邃。他伸出了手,轻轻地梳理着女人的长发。女人的头发很长,但是烫成大波浪的发型,男人的手指梳到了一半便停了下来。女人有些疑

  • 剩女也疯狂1章(第1章 事有轻重缓急)

    原标题:剩女也疯狂1章(第1章事有轻重缓急)小说:剩女也疯狂第1章事有轻重缓急“林贝贝,你怎么都不看看你现在都已经多大了,都快三十了怎么还不赶紧去给我找个人嫁了算了!”可能不会有人相信这会是这个某人的老妈说的话,哎,可是这就是事实,李娇非常抓狂的看着自己那个一天到晚都在家写小说的女儿说道。可是林贝贝却一点都不在乎,在听到自己老妈的那一声狂嗥之时,她就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将耳塞塞好了,然后估计差不多说完了,反正每天都是这样一句话,于是说道:“妈,你每天都是一样的话是不是太无聊了,偶尔也换换吧,而且我现

  • 姐姐来自神棍局1章(第1章 神仙刘老六)

    原标题:姐姐来自神棍局1章(第1章神仙刘老六)小说名字:姐姐来自神棍局第1章神仙刘老六我叫王佳,是个一毕业就失业的典型90后女生。以前我总不能明白同宿舍的一群丫头为什么每天都要往自己脸上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保养品。直到我一次次因为形象问题被用人单位或委婉或直接拒绝以后才知道,女人,他娘的除了美貌什么都没有用。已经记不起这是我第几次打开某招聘网站的网址了,上面的职位成千上百,可几乎所有的应聘条件上都写明了要五官端正,形象气质佳。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在后面加上一条肤白貌美无配偶者优先呢?这到底是找工作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