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吸血萌宝宝】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6 22:48:5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吸血萌宝宝

第1章 寻找鬼医

夜晚,林俊熙回到房间的时候,古珊已经卷着被子乖乖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阅读163nvren.com

林俊熙放轻了脚步,走近一看,看着被子里只剩下鼻子和眼睛的人儿,他很是无奈的摇着头,本来打算临走前跟她温存一下,不想这个没有良心的小东西倒是早早的就睡下了。

“算了,等我过几天把好消息带回来给你好了。”林俊熙亲昵的亲了亲古珊的发尾,贴心的帮她盖好了被子,便转身离开了卧房。

而两人不知道,林俊熙这一个转身,却是两人错失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鬼医林修染住在太平洋的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虽然林俊熙是乘着自家的直升飞机过去的,却并没有让机上跟随的下属跟着他一块下去,而是孤身一人从三百米左右的高空跳下,在瞬间移动中,平安无事的落到了地面。

一双闪着血色光亮的眸子幽幽的扫视了周围一圈,逡巡的目光将这里的每一个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林俊熙刚走出一步,就听见有几声鼓掌声响起,他微微一怔,眯着警惕的红眸看向了缓缓向他走来的黑衣白发男人,那苍白如透明的脸庞,正好的说明了来人的身份。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在五百年前自行脱离他们本家家族的鬼医传人,林修染。

林俊熙看着他向自己走来,嘴边不由扯出了笑意,在海风的吹拂下显的那么冷漠冰寒。

“林修染。”林俊熙直接叫出他的名字。

林修染走到了林俊熙的面前,那比林俊熙还要稍稍浑浊一些的红色眸子盯着林俊熙看了好一会儿,才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哈哈,吸血鬼族的族长……原来也不过如此。”

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鄙夷轻视,林俊熙暗暗握了下拳头,冷眼睇着他,不屑的冷哼。163女人网

“哼,林修染,既然我已经来了,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吧。”

林修染看着林俊熙,忽而笑了笑,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

林俊熙不悦的皱紧了眉头,可是没等他再次开口,就见林修染的笑声戛然而止,一下子沉下了脸,暗血色的眸子锁住林俊熙,眼底竟是藏着几分恶毒和轻蔑,。

“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可以随意的命令我?且不说我已经脱离了家族,就凭我的年岁和资历,况且是你有求于我,怎么容得你如此放肆狂妄?!”

林俊熙胸中气结,放肆狂妄?说的是他林修染吧!

林俊熙忍下了心中的愤怒,攥紧的拳头上是根根凸起、显示着怒气的青筋。

他重重的呼气,吐气,好半晌才微微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沉着嗓音询问。

“那好,你要怎么样才答应跟我回去看诊。”

要不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曾经服侍其他异族主母的妊娠,不然凭着林俊熙的脾气,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忍耐林修染的无礼和无耻!

林修染笑了笑,摸着下巴走进了几步。【吸血萌宝宝】小说在线阅读

眼睛上下的瞄了林俊熙一圈,他才顶着林俊熙恶毒的视线,慢悠悠的回答。

“如果族长是有诚意请我回去的话,我想我提的要求,族长都应该会答应才是。”

林俊熙不知道林修染到底想做什么,只能拧着眉头不耐烦的说,“你到底想要什么,尽管说。”

林修染吹了声口哨,“我要的很简单,我不过是一个医生,对财富权势没有什么在乎的,所以我要你帮我做的事情很简单……”林修染顿了顿,故意卖着关子,显然是故意让林俊熙着急。

林俊熙上前一步,已经是极力压抑着自己一把揪起他的动作。

“快说!”

“我要的是……我们龟族的龟甲子!”鬼医毫不客气的说着要求,那随意轻松的语气,就如同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

可是,在林俊熙听来,却让他重重的吸了口冷气。版权163nvren.com

眯着眼睛,那细缝里透出的亮光包裹着危险,林俊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发问,“林修染,你是疯了吧?!”

他竟然想要龟甲子!

谁不知道龟甲子是他们龟族的宝贝,那是世世代代族长供奉的宝物,是他能有的吗!

林修染摇了摇头,一脸的淡漠表情,“不不不,我没有疯,我是鬼医,我怎么可能会疯呢?”

他看着林俊熙气的一张脸都绿了下来,嘻嘻的笑着,“我的要求就是这个,如果你不能拿来龟甲子,我自然是不会出面去帮你的女人看病。”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林修染。”林俊熙危险的开口。

“呵呵,我怎么敢……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据我所知,您的妻子,真正成为吸血鬼不足一年的时间,按照人类对吸血鬼血液的接受能力,她若是想平平安安的生下继承人,起码要有五十年的灵力修为,所以,现在的后果是什么,相信您这个族长比我这个外族的人要清楚的躲。”

林修染轻轻松松的指出了林俊熙忌讳的话,林俊熙浑身的血气一躁,血腥着眼走上前,扯着对方的衣领,恶狠狠的瞪着他。

“林修染,你有什么本事敢这么嚣张,不过是一个龟族的叛徒罢了!”

林修染狂妄的笑着,似乎不怎么将林俊熙的话放在心上。

他点着头,像是赞同林俊熙的话一般。原文163nvren.com

“的确,你说的没错,我不过是小小的龟族的叛徒而已……不过,我却是这世上唯一能帮助你妻子的人,你说,我该不该狂妄,有没有资格狂妄?”

林俊熙五指缩紧,紧紧的盯着林修染倔强不惧的视线,两人对视的良久,终于在林俊熙的松懈下告终。

他一把推开了林修染,看着他很是淡然的整理者被他弄乱的衣服,咬着牙,很是不甘。

“好,我答应你,只要我拿来龟甲子,你就答应必须保她们母子平安。”

林修染想也不想,不假思索的点头回答。

“可以,只要你有龟甲子,你老婆儿子都能安安全全的。”

林俊熙忿忿瞪了眼眼睛咪咪笑的林修染,转了身,一团红色火焰在手中燃起,一挥,便在天空中美丽的散开,而那在不远处上空盘旋许久的直升机看见了他的暗号,急忙飞了过来林修染看着林俊熙离开的身影,高深莫测的笑了几声,转身走入了神秘的丛林深处直升机里,林俊熙坐在了座位上,沉默不语了好半晌,最后才哑声开口吩咐道。

“转头,去龟族。”

“是。”

那直升机在天空中调转了一个头,朝着太平洋的更深处飞了去林俊熙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上面打了几个字,然后递给了照。

沉着脸,他低声吩咐着,“如果三天后我没有主动跟你拿回这个手机,你什么都不要管,就把它交给狼族族长卢绍辉就对了。”

照诚惶诚恐的接过,隐隐的感觉到了林俊熙的坚决,喉咙滚动,始终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是,属下一定照办。”

“嗯。”林俊熙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缓缓闭上了眼,满脸的紧绷。

古珊,这次我为你做到了这一步,你该不会再怨我不爱我们的孩子了吧?

扯着唇,林俊熙不觉嘴边的笑意到底有几分温度。

古珊一大早起来,就发现林俊熙不在自己的身边,好奇的找了找,发现整个屋子都不见林俊熙的身影。

下了楼,看见了管家,古珊就拉着他不解的问。

“林俊熙去哪儿了?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

这几天古珊已经习惯从林俊熙怀里醒来,习惯了跟他一起吃早餐去花园里散步,现在一下子不见了人,心里怪不自在的。

而且古珊还诡异的觉得自己的眼皮跳的厉害,心口也是总有一些慌乱的感觉,总觉得是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管家也是早上才接到主子的命令,见古珊来问自己,老人的眼光有些闪躲,闪了闪之后便微微别开了一些。

支支吾吾了好半晌,才缓缓的回答道,“老奴也不清楚,主人可能是公司有事,所以就提早离开了吧。”

古珊狐疑的盯着他看了看,有些不相信他的话,甚至像是在拒绝管家说的话的可信度。

“真的吗?”

“老奴也不甚清楚,主子的去处,我们做下人的怎可逾越的过问,少奶奶若是想知道,不如亲自去问主子不更好?”

古珊瞅了他一眼,虽然直觉管家是有事瞒着她,可是她也不好表现出什么,何况林俊熙的行程她也没有多少必要过问,也许是真的有事情要忙吧,这几天为了陪她,他已经推掉很多工作了。

“算了,晚上等他回来再说吧,没事了。”

管家恭敬的躬身,“那少奶奶要用早餐了吗?”

听见有吃的,古珊自然是两眼发亮,将一切问题都抛在了脑袋后面。

“好啊好啊,你不说我还不觉得肚子饿了呢。”

“那随请老奴来……”

“嗯嗯……”

古珊喜滋滋的跟上了管家的脚步往餐厅走,而正想着待会儿能享受美食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管家在转身时掩藏在眼角的、那一闪而过的异色。

林俊熙坐在龟族老宅的大厅沙发上,翘着脚,好整以暇的看着那白发长须的老人弯着腰在佣人的搀扶下缓缓的坐到了他的对面。

礼貌性的点点头,林俊熙对着老人家说话,还算客气。

“非先生,好久不见了。”

“呵呵,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不知道林族长突然登门,为的是何事情?”

吸血鬼族和龟族一向交情不深,偶尔在十年一次的各族会面上见一次,却也是仅仅的点头之交罢了,而如今林俊熙亲自登门拜访,倒是让他们颇为惊讶。

 林俊熙看了眼佣人们送上的清茶,宽窄的杯口冒着丝丝的热烟香气,倒有几分迷乱了他的视线。

第2章 龟甲子

抿了下唇,林俊熙才缓缓的开口,“不瞒非先生,今日林某拜访,还真是有一事相求。”

龟族当家非玄羽上挑了眉头,手指捏着自己长长的白须一下一下的捋着,倒是有几分耐心的询问。

“哦?林族长请说,如果非某能帮上忙,定会出手。”

林俊熙定定的看着老人,“你一定能帮上忙?”

“林族长的意思是?……”非玄羽不解,不明白为何林俊熙会这般的笃定。

林俊熙微微前倾着身子,深深的红眸看着老人,一字一句说的缓慢,却也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想请非先生将一样东西赠与我。”

“是何物?”

“龟甲子……”林俊熙没有犹豫,快速的说出。

果不其然,整个大厅里,在那林俊熙话落的一瞬间里,响起了重重的抽气声音,人人皆是惊讶又惊恐的看着林俊熙。

而连林俊熙自己都忍不住握紧了拳头,紧张,不言而喻。

时间好像就这么静默了下来,林俊熙开了口,却迟迟没有等到非玄羽的回答。

好半晌,就连林俊熙都觉得不能沉静下去的时候,非玄羽终于开口了。

不紧不慢的语气,似乎完全没有将林俊熙适才提出的要求放在了心上。

“林族长是否去找过林修染?”

林俊熙微微动了下唇,而后毫不隐瞒的点头,“的确。”

非玄羽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件事情一般,抚着胡须缓缓的点着头。

“其实不瞒林族长,自从那林修染判我龟族之后,便时常利用那些求医的病人过来上门要龟甲子,而如今龟甲子尚还好好的在我族供奉着,林族长也知道个中缘由……这件事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还是请林族长回去重新想过办法吧。”

非玄羽似乎也不想为难林俊熙,并事情大多都是因为那个林修染而引起,老人家并不像牵扯太多,于是便好声好气的劝着林俊熙回去。

可是,林俊熙已经来到了这里,哪里会有回去的道理。

他不管鬼医林修染和龟族到底有哪些牵扯和,现在他想要的,只是那龟甲子而已。

林俊熙的眼中一霎而过的利光,也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黑影闪过,那白发苍苍的龟族族长的脖子上,已经被束缚着一道红色的光亮。

等护卫们反应过来,林俊熙已经红着一双眼睛,气势令人的扫着在场的所有人。

“快,把龟甲子交出来!”

非玄羽的老脸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没想到自己已经给了林俊熙台阶下,这人还不知道退步,竟然还敢在这里动手!

“林族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硬强不成?!”非玄羽冷着脸,总归是一族之主,总有些不怒自威的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可林俊熙却是排除之外的人,他放在非玄羽脖子上的手动了动,那白白的长须就被凌厉的红色之光割下了大半,这一下,着实把非玄羽吓到了。

意料不到,一向冷静从容的吸血鬼,也会有这般恼怒冲动的时候!

“快点,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我的动作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林俊熙抓着非玄羽的手,冷冷的威胁命令道。

非玄羽无计可施,谁叫他们龟族的灵力比不过人家,只能对着下属痛心的点头。

“把龟甲子拿出来。”

一听命令,非玄羽的人不一会儿就将一个外表古香古色的锦盒从里面拿了出来,林俊熙微微眯了眼睛去观察,而后挑唇冷喝。

“打开。”

捧着锦盒的人被林俊熙浑身的冷魄气势吓了一跳,最后还是颤抖着,颤颤巍巍的打开了锦盒,之间黑色棉绒上,一块完整的龟甲出现在了众人眼中,那翠绿清纯的成色,找不出半分的瑕疵。

林俊熙扫了一眼,就已经确定了这就是龟甲子。

“丢过来。”

他再次命令开口,那人急忙将锦盒合上,小心翼翼的往前一抛,那锦盒就到了林俊熙的手里。

拿着沉甸甸的重量,林俊熙嘴边挑起了一抹笑意,而非玄羽趁着林俊熙意识有些松散的时候,动作迅速的从他手里逃出,而林俊熙反应也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闪身退开了几步。

见家族安全了之后,那些护卫便不再受到牵制,无所顾忌的开始上前攻击抢夺回宝物,而他们的力量同林俊熙一比,不弱是蚂蚁撼大树的区别。

可尽管如此,蚂蚁多了,大叔也会有动摇的一次,林俊熙一手护着锦盒,一手抵御着他们的攻击,还没等他退到门口,手臂上已经遭受到了一击。

林俊熙闷哼一声,猛地用尽了全身的灵力去做最大的攻击,只是在他转身离开之际,一道重击再次席上了他的后脖,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林俊熙顾不上多少,只能狼狈的逃走了当林俊熙面色苍白的从龟族非家走出来的时候,他的人立即围了过来,警惕的看着四周,一边担忧的围着他,上前扶着他很是担忧。

“主人?”

照和卓从来没有看见过林俊熙这般狼狈的模样,胸口一滞,不由担忧的问道。

林俊熙咬着牙,忍受着伤处的痛楚,脸色苦郁的冷道,“去找林修染!”

“主人!您已经受伤了!”两人不敢相信自家的主子竟会如此的执着,伤的如此严重,都要去找那个鬼医!

林俊熙知道自己已经忍不了多久,见自己的下属还这般慢慢吞吞,他的视线愈加冷了几分,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紧紧搀扶着他的照给推出去。

他不悦的大吼,“没有听见我的话吗!快点带我去找林修染!”

众人一愣,可是没等他们细想几分,就听见了龟族里面传来的动静,各人心中大骇了几分,直觉此地不宜久留,立即搀扶着重伤喘息的林俊熙上了直升飞机,循着他的命令回头去找那鬼医林修染了。

不过半小时的飞行时间,林俊熙已经觉得自己似乎经历了一百年的痛苦煎熬,若不是他咬着牙暗暗警告着自己不能就这么倒下,恐怕他现在早就不省人事了。

很快,飞机便在缓缓的盘旋下停在了小岛上的大片空旷的地方。

林俊熙硬撑着身子走了下来,而那林修染似乎已经知道了他已经带来了他想要的东西,竟是难得的一脸笑意迎了过来。

林俊熙黑着脸,苍白着唇走前几步,而后便从怀里拿出那个被他紧紧护住的锦盒,一把丢向了林修染。

林修染目光一闪,动作迅速的接过,更有几分迫不及待的意思,急急忙忙的打开盒子来看,见里面的黑色绒布上躺着的正是他盼念许久的龟甲子,眼里的喜色更是多了几分。

碰的一声,林修染合上了锦盒,一脸笑意的盯着快要支撑不下的林俊熙。

双眼里似乎藏着什么情绪,林修染扫了林俊熙两眼,满意的点着头。

“不错不错,不愧是吸血鬼族的族长,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拿到龟甲子,果然能力非凡啊,哈哈哈……”林修染竟是不吝称赞起林俊熙来。

要知道,以前来找他看病的人听见他这个要求,不是打退堂鼓就是去了一趟龟族非家就空手而回,完全没有半点的用处和意义,可是林俊熙却不同,他竟是在五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就完成了他的要求,这着实让林修染开心高兴。

在他们的家族里,人人都知道龟甲子的医药功用可是最有价值的,作为鬼医,林修染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么一个宝物呢?

可是林修染的称赞对林俊熙来说,这些话并不是他最想要听见的。

他不住的喘着气,他不知道到底自己什么时候就撑不下去了。

“龟甲子你拿到了,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走了?”

林修染笑眯眯的点头,“当然,不过我认为,你还是不必要回去了,看你现在的伤势,还不如在我这个荒岛上疗养。”

林俊熙咬着牙,“没事,我可以回去……”

“主人!”尽管林俊熙倔强的说着,可是他的一群下属可是担忧的要命,可是遭到林俊熙的冷眼,他们一个个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林修染也不勉强,对着他微微比了比下巴,说道。“那行啊,你先走,我跟着。”

林俊熙吐了口气,一言不发的转身,可是脚步刚迈出几步,脑袋就涌上一片浑浊的黑暗,林俊熙来不及捕捉到什么,已经是眼前一黑,直直的晕了过去。

“主人!”

“主人!”

照和卓连忙抱住了林俊熙往下倒的身子,而后着急紧张的转头向林修染求助,“鬼医,求您救救我家主子!”

林修染高深莫测的笑着,“放心,你们主子死不了的……”

不过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事情的,他就不能保证了。

啧,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有这么痴情的异族呢,为了一个女人,真的值得么?

古珊以为晚上的时候林俊熙就会回来,可是她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林俊熙回来,眼看着时针越走越远,她不由担心了。

管家见古珊迟迟不回房间,不由心里郁结。

正在思量着要怎么对付古珊的问话,可那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皱着眉头紧紧的瞅着他,看得他心里是一阵发毛。

“少奶奶,已经很晚了,您回房间休息吧……”

按照往常,古珊十点左右就上床睡觉了,哪里像今天一样,都快十二点了还在客厅里晃来晃去的。

古珊咬了一下牙,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寻常一般,紧紧的盯着管家,冷着声音发问。

“林俊熙呢?为什么他还没有回来?平时他六点前就会回来的。”

 管家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想要用抬手的动作来挡住古珊太过灼热的视线,可这样不过是徒增古珊对他的怀疑罢了。

第3章 安胎

“少奶奶,这主子的事情,老奴哪里能知道啊……也许是主子有事不能回来了吧,要不您先上楼睡一觉,也许醒来的时候主子就回来了呢?”管家还是不死心的想要劝古珊上楼回房,可是无奈古珊偏偏不吃他的那一套。

她气呼呼的鼓着脸颊,似乎就是要和管家杠上了一般。

“不要,我就要等他回来!”

古珊说着,竟然还一屁股坐在了客厅中间的沙发上,小脸上写满了固执和坚持。

“我就在这里等着林俊熙回来,他不回来,我……我就不走了!”

见古珊一脸不能商量的语气和脸色,管家只能无奈的在原地叹气了。

这姑奶奶不睡,他们也不能睡,得好好陪着了慢悠悠的叹着气,管家已经再也无话可说了,只好吩咐一些女佣拿来毯子和热茶,看来今晚得好好一番苦战了古珊还真是在客厅里等了一晚上,尽管到半夜的时候就支撑不住倒在了沙发上呼呼的睡了起来,可挡有人靠近想要将她搬走的时候,她又会惊奇的苏醒过来,揉着眼睛一脸警惕加鄙夷的看着对方。

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次,到最后,也没人敢再去打扰古珊的‘好梦’了。

第二天大早,古爸爸古妈妈正说着话从楼上走下来,却看见客厅里守着一轮的人,起初还很是疑惑,可是等他们看见了那倚在沙发扶手上钓鱼耷拉着脑袋的古珊之后,皆是大吃一惊。

古家父母担忧的走上前,看着古珊这幅样子,想要叫醒却又不忍心,便转头对管家询问。

“这是怎么回事?”

一夜没睡的管家眼下挂着大大的眼带,见古家父母过来,晃头晃脑的行了礼,而后才如实回答。

“主子昨晚没回来,少奶奶就在这儿等了一宿。”

其实准确的说起来,等了一宿的是他们这些站着的佣人。

古妈妈一听,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大步走过去,没好气的摇醒了古珊。

古珊刚睁开眼睛,意识还没有清醒多少呢,就遭到了古妈妈的劈头一顿骂。

“你这孩子在搞什么啊,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林俊熙一晚上没回来你就在这里坐一晚上,难不成他一辈子不会来你还能坐一辈子不成?古珊,你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难道你忘记你的肚子里还有孩子吗!你这样折腾自己,你是要害死你自己的孩子是吧?!”

古妈妈这段无意的话,却让知道内情的管家听着,觉得心里很是不舒服。

倘若主子真的一辈子都不回来了,那会如何?!等古珊迷迷糊糊反应过来,古妈妈已经是骂完一段话,气呼呼、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了。

而古珊这时候也才回过味儿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做的事情是有多么出格和疯狂,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就这么陪着她在这里难受了一晚上,古珊心里就愧疚极了。

可是没等古珊忏悔完,院子外边就响起了一大阵动静,古珊来不及深思,只是下意识的以为是林俊熙回来了,前一秒还很是苦恼的小脸一下子就被阳光所取代,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里,古珊已经不顾古妈妈的面色,兴奋的跑了出去。

古妈妈看着女儿匆忙的身影在自己眼前闪过,等回过头的时候丫头已经不见了人影,便是咬着牙气呼呼的跺脚。

“古珊,你这个死丫头!”

竟然敢这么直接的忽视她,真是找死了!

古珊兴奋的像只小鸟儿一般跑出了院子,可是当她一眼看清楚被众人簇拥着的男人并不是她念了一天想了一夜的男人之后,便是泄气的垂下脸。

林修染眯着眼睛,看见了台阶上一瞬间失落下来的古珊,眼力极好的一眼就看出了古珊已经怀有身孕,况且浑身如此浓重的吸血鬼气息,不用再去细问,林修染就已经知道这人便是古珊,那林俊熙昏迷时还念念不忘的妻子。

他勾着唇笑了笑,走到了古珊的面前,算是客气的开口。

“你好,你就是古珊吧?”

林修染答应了林俊熙会帮他保密行踪,所以他现在就要做到一丝不漏才行。

听见问话,古珊这才抬起头好奇的打量着来到自己面前的白发男人,有些奇怪的歪着脑袋。

“你是?”

这个男人真是很奇怪,明明声音这么沧桑低沉,还有一头的银丝,可是脸上的皮肉却是看不出有半分的苍老,还是一副弹性十足的模样,所以古珊有些怀疑对方的年龄和身份。

林修染微微一笑,“我是林修染,我是受林俊熙所托,专门过来帮你安胎的。”

听到那两个字,古珊的眼睛就像是瞬间被点亮了一般,亮晶晶的闪烁着光芒。

“真的?你真是林俊熙请过来的医生?”而后古珊更是着急的不等对方回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心急的询问道,“那你知道林俊熙在哪里吗?他怎么消失了一天呢?连个电话都没有……”古珊有些抱怨的说着。

林修染早就预料到了古珊会有这般发问,眯着眼睛很是和蔼的笑了笑,瞥见管家从里头出来警惕的盯着他,这才慢悠悠的扯着嘴撒谎。

“哦,林俊熙啊,他过来找了我之后就离开了,听他的语气,像是工作上出了什么事情……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有了林修染的话,古珊这才微微安心了些,而管家见古珊相信一个外人,脸上更是有说不出的憋屈苦闷表情。

古珊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脸期待的看着林修染,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

“你是说你能帮我平平安安的生下宝宝么?”

“不错,我能帮你,不过……”林修染话一顿,很是成功的让古珊迫不及待的追问。

古珊兴奋的咂嘴巴,“不过什么,你快说快说。”

林修染呵呵的笑了笑,心里有些理解为什么林俊熙会对着娇妻如此爱护有加,想来这样可爱俏皮的人,多多少少也会令人想要疼惜一些。

鬼医的眼底闪过什么,随即便笑呵呵的回答说,“不过期间你要照着我说的每一个要求去完成,不能有任何的异议或者抵抗,否则我会马上离开,不管你的死活。”

古珊忙不迭的点头,很是顺从的口气,那个心甘情愿的模样,是古妈妈看了都要咬牙切齿的嫉妒的。

“是是是,我一定乖乖的听话,医生叫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去西!”

林修染被古珊这幅活宝的模样逗笑了,忍俊不禁的嘿嘿了几声,便收起了笑意,严肃了起来。

转头看向侯在一边的管家,林修染直接不客气的吩咐人了。

“同时我也希望你们能配合我,能提供一些药材和空间给我。”

管家是知道鬼医的,在几百年前,更是有幸在某次宴会上见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鬼医一眼,早就听过传闻中鬼医脾气的他,自然是不敢怠慢什么,何况这是自家主子冒着生命危险请回来的大神,管家自然是百分百的配合。

礼貌的行礼点头,管家客气的说道。

“请您放心,能用得上老奴的地方,老奴一定鞠躬尽瘁。”

“很好,这样一来我也好办多了。”

“辛苦鬼医了。”

林修染被安排在了一楼的客房里,林修染没有含糊,在古珊吃过早餐之后就帮她看了大致的状况,大致了解了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和肚子里宝宝的状况,不过他倒是很意外,没有想到古珊身上的灵力会如此的浓厚,那起码要修行百年才能够拥有的。

不过看古珊还是不怎么习惯是用灵力,想着那个还虚弱的在他荒岛养伤的男人,林修染便对古珊浑身的灵力不在多疑。

看来林俊熙对这个古珊倒是用情挺深的,连这么多的灵力都舍得赠与,怪不得愿意拼上命去取龟甲子了。

很快,林修染便开出了适合古珊调养的药物来,然后一天三诊断的照顾着古珊,不过六天的时间,古珊就感觉到身体要比以前轻松许多,而且似乎也更有精神力气了些。

不过与此同时,古珊还是对林俊熙很是担忧,那个家伙居然消失了一周都没有一个电话回来,真是让她又气又急。

这一天,古珊按照林修染定下的时间表起床吃早餐,刚来到沙发上等着林修染给自己把脉,就见门外头冲进一个跌跌撞撞的影子,声音里口齿不清的叫着林修染。

“鬼医,鬼医!”

古珊眼睛一闪,“照?!”

就连古珊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只知道,照回来了,面色着急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就这么急急忙忙的把林修染给带走了,什么也没有说古珊真的不想胡思乱想,可是这样子不能不怪她多想照是林俊熙身边的人,他那般的着急担忧,古珊真的不知道,除了林俊熙,还能有谁能让一向脸部抽经的照会有那种神情。

可是他们完全不给她细问的机会,就这么匆匆的在她的面前,离开了她的视线“珊珊,怎么站在这里发呆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古珊感觉到有人在摇晃着自己的手臂,耳边传来熟悉的问话声,古珊眨了眨眼睛,这才后知后觉的反映了过来。

“妈?”

古珊怔怔的看着古妈妈放大在自己面前的脸,有些僵硬的叫了一声。

古妈妈瞥了古珊一眼,见她一副心思完全不在身上的神色,不由心里担忧了起来。

 其实这几天林俊熙没有回家,不光古珊心里不自在在担忧,她这个丈母娘,心里不免也会有些担心的。

吸血萌宝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吸血萌宝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哪些佛教寺庙可以为云游僧人提供免费斋饭?

    欢迎订阅地理沙龙微信公号:地理沙龙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也是在中国民间最具影响力的宗教,在我国很多地方都有佛教寺庙,一般有山的地方,多有寺庙。那么你知道哪些佛教寺庙可以提供免费斋饭呢?寺庙天王殿有人说,这个问题很简单,进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呵呵,其实进去问就比较尴尬了。其实,佛教寺庙在建设之初就表明了寺庙的接待能力,也就是能否提供斋饭或者住宿,那么怎么辨别呢?其实答案就在寺庙的天王殿里面。天王殿内景天王殿又称弥勒殿,是佛教寺院内的第一重殿,殿内正中供奉着弥勒塑像,左右供奉着四大天王塑像,背面供奉

  • 初四 | “羊日”恰逢雨水,做好准备迎接春天了吗?

    正月初四,传说这一天是女娲创造羊的日子。故大年初四叫“羊日”,“三阳(羊)开泰”也是吉祥的象征。在这一天,在民间中有吃折箩、扔穷、迎五路财神等年俗,都寄托了人们对富足生活的期盼。正月初四·习俗一、吃折箩、扔穷所谓折箩,就是把初一到初三剩下的饭菜合在一起的大杂烩。由于过去人们不富裕,吃折箩是勤俭持家的一种体现,寓意不再贫穷。不过,饮食还需以安全为重,隔夜饭菜小心食用。这一天,还要室内掸尘,屋内扫地,把垃圾堆到院中,也就是“扔穷”。二、送神迎神传说大年初四是诸神由天界重临人间之时。按风俗,有“送神早

  • 相比国内,在国外的春节原来是这样的...

    一年当中如果说有哪天最是想家的,那肯定是中国最隆重的传统节日--春节。但是在国内过年大都是一贯以来的饭局喝酒,各种八卦各种聊,孩子走亲戚收压岁钱,还有挤爆的春运大迁徙!▲年年有余(鱼)那对于海外华人来说,春节却成了一种对家人的思念寄托。那么相比中国,在国外的春节是怎么样的呢?下面音符君带大家了解一下吧。-1-澳大利亚澳洲的新年正逢夏天,在墨尔本,有世界最大的巨龙,有100多年的历史。每年春节,澳洲人和华人扛着这条巨龙走街串巷,喜庆至极。而且对于春节会友来说,澳洲的葡萄酒可是酒局上不可或缺的喔!-

  • 按揉后溪和前谷穴 防治颈椎病

    一说起颈椎病,很多人就会想到是“脖子酸痛”,有些入晚上睡觉不注意姿势,受了凉,早上起来也会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不能动了,一动就痛,只能很别扭地让脖子侧向一边,不但姿势不好看,而且生活和工作也都会非常受影响。其实,颈椎病并不仅仅是脖子痛这么简单的事情。对于上班族来说,长期久坐加上不运动,是造成颈椎病的主要原因。颈椎病在中医上被称为“痹证”,这个时候就可以找小肠经上的后溪和前谷来帮忙了。首先一个重要的问题还是找准穴位,后溪穴在哪里呢?从大的方向来说,后溪穴在手的外侧方,是在靠近手掌和手背临界的地方。具

  • 邯郸市推出“天天看大戏“、“文化大集”等系列文化惠民活动

    恭贺新春春节期间,为丰富人民群众文化生活,共享文化发展成果,营造良好文化氛围,邯郸市委宣传部、市文广新局共同组织策划了“天天看大戏”、“文化大集”等系列文化惠民活动,让广大市民充分享受新时代、新生活带来的美好享受,掀起春节文化热潮!

  • 元日:大畜(原创:锦瑟凤凰)

    《元日:大畜》(锦瑟凤凰)除夕竹神噼噼啪啪楼前楼后近处远处在我脑海肉身一鞭又一鞭写诗梦非梦睡亦醒鸡犬之夜不宁犬鸡之日福临危厉吉时九到十点车轮脱落民心分离让骏马解鞍追逐士兵休养生息给小牛犊架上横木把野猪的牙阉割下来蓄德蓄贤蓄能通向理想的道路啊四通八达大畜刚健笃实辉光五千年中华文明战争与和平蓄除十二生肖兽的血性野性蓄锁十二生肖人的独立自由一只名叫乐乐的蓝冠锥尾鹦鹉在方形钢笼中哈哈大笑没有月光尾生和狗在梁下朔风中睡了一宿2018.2.16

  • 沏一壶好茶,静待一生对饮的人

    这一生,我不愿辜负的就是这两个,杯中茶给我宁静,心中人使我充实。生活给了我们太多无可奈何。但是只有经过这些无可奈何,才能到达行止由心的境地。所以要学会在阴霾中找寻温暖,在暗夜中探求光明,咀嚼平淡如水的生活,领略四季起伏的风景,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给我一杯茶,我可静我心。若有闲暇,我想一书、一茶、一整天。偶尔看书饮茶,偶尔听风看景,慢慢的把这一天消磨掉。没太大的收获,却找到了久违的随性、真我。生活的最高境界,不是坚守平淡,而是以一颗平和浅淡的心,安然轻放每一寸光阴,乐享每一份暖香。把生活过得简单、

  • 真正的“福”:不驰于空想 不骛于虚声 | 原创

    狗一到农历新年,中国人总会房门上、墙壁上、门楣上贴红红的福字,寓意未来一年的好日子。如今,福字已经成为传统民俗文化重要组成部分。这样一种既体现庄严仪式感,同时又洋溢喜庆画面感的“贴福字”风俗在南宋时期就已经出现。吴自牧的《梦梁录》中记载:“士庶家不论大小家,俱洒扫门闾,去尘秽,净庭户,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祭扫祖宗”。其中提到的“贴春牌”,大约就是将福字写于红纸上并贴于门前的风俗。由此可知,“贴福字”之风俗最晚从南宋已经开始流行,约有近千年之久。其实,“福”这个汉字最早现身于距今三千年

  • 《雨水》(锦瑟凤凰原创 五首)

    其一《雨水》(原创:锦瑟凤凰)今日雨水细雨濛濛朔风恋恋正月中天一生水立春惊蛰都不似她来得温柔脚步轻轻今日初四七九第六天七九河开八九燕来雨水三候一候獭祭鱼二候鸿雁来三候草木萌动绿梅红梅含笑今日起桃花将开灼灼其华宜其室家给自己煮枚鹅蛋给妈妈打个电话乍暖还寒切记捂春2018.2.19其二《绿梅》(原创:锦瑟凤凰)为霜冻的龙树剪枝这才发现一朵两朵在山茶和月桂树枝下一盆瘦瘦的红梅开了红梅开了这才想起那盆缀满浅绿花骨朵的不是海棠是绿梅暗香浮动应是那情人节月弦被你轻轻拨了三下惊落天上的星嵌在我枝头春风起落英缤

  • @常德人,春节走亲访友,这些老规矩你都知道吗?别犯了禁忌!

    在喜气洋洋,欢乐祥和的春节里走亲访友、亲朋相聚是必不可少的活动礼节是一个人立世社交的基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时代怎么变迁,有些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中华文明的精华,不能丢。尚一君提醒,春节走亲访友吃饭时,这些规矩和礼仪一定要注意!吃鱼不能说“翻”——翻鱼和翻船同音。应该把鱼从头开始倒转一面,叫做“掉头”,表示安全回来的意思。家里来客人了,添饭时一定不能说:还要饭吗?——客人走后家里大人肯定要一通数落你!说过多少次添饭添饭,你才要饭的呢!不许用筷子敲盘碗——大人会说你像什么样子!乞丐吗?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