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幸福终点站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0:08: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幸福终点站
第1章 取悦男人

冰冷的枪口抵着额头,隐隐能闻到硝烟味。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蓝小路银蓝色的瞳眸瞪得老大,跪趴在床上的姿势,僵硬着,不敢有一丝妄动。

“学还是不学?”

眼前的女管家穿着职业黑西装,一副厚框眼镜透着死板的味道,扣着扳机,正居高临下的注视着她。

额头一滴冷汗滑落,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却在威逼下木讷的点了点头。

“算你识相!”管家慢慢的收回了左轮手.枪,嘴角冷笑道:“好好学,否则真会杀了你!”

蓝小路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提到嗓子眼的心缓缓放回了肚子里。

再抬眼,衣橱里各色各样的衣服,依旧看得眼花。

水手服,警服,护士服……

无不暴露到只遮掩住重点部位!

而现在,她穿着的是一套猫咪装,黑白相间的比基尼,一条长长的尾巴,脑袋上是猫耳发卡,手腕上还系着俩白色的毛球。

“来,弯下腰,臀部抬起来,轻轻分开双腿,自然一些,眨眼……”

同样穿着露骨的导师就在她身侧,指导着她怎么做出撩.人姿态来。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面前的一面镜子,正记录着此刻的耻辱,奇耻大辱!

可面对生死,她只能虚与委蛇的跟着学,虽然动作僵硬得好像是木偶戏。

“不对,把胸抬起来……”

导师托着她,分外的耐心。

“这还差不多。”另一旁的管家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磕着瓜子心满意足的看着她的‘表演’,悠悠道:“你应该感到荣幸,这世界上多的是想爬上君少床榻的女人,要不是你和君少的基因最为匹配,要你也没用!”

她听在耳朵里,银牙紧咬,额头细密的汗水滴滴凝聚。

什么匹配筛查非得她不可!荒唐至极!

就在早上,她照常上班却被人劫持到了这山顶别墅,一行人就和恐怖分子一样威逼她学着诱.惑男人,去取悦他们口中的‘君少’!

她是有男朋友的好吧!有节操的好吧!有自尊心的好吧!

“笑起来,哭丧个脸给谁看?”一看她愁眉紧锁的模样,导师拧眉,伸手便用两指撑开了她的嘴角。

嘴角上扬的弧度,诡异中透着些滑稽,她从镜子里往眼镜女的方向瞥去,那一把左轮手.枪就静悄悄地躺在桌上。

“比哭还难看,是不是要我教你啊?”管家不满的声音传来,她不自觉地轻颤,一下子紧绷了全身的神经。幸福终点站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不就是笑吗?

慢慢的,她对着镜子展露笑颜,尽量显得柔和婉约,心里却已经将眼镜女大骂了几百遍!

渐入佳境,为了生存,她竟然将导师教的一套羞人动作都学会了,从生疏到娴熟。

“差不多了。”

管家轻笑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裳,扫了眼站在门口的保镖道:“把她带走。”

去哪?

训练了一天,她精疲力竭,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此刻却又被人拖着往外走。

走廊里,暖色的灯光,驼色地毯,浮雕的墙上半米距离便是一副名画,每一幅现世都能让文玩界傻眼。

蓝小路只是粗略的瞟了几眼便眼花缭乱,这般豪华的府邸,想必他们口中的‘君少’身份应该非同凡响。

“叩叩叩……”

一道房门前,管家示意驻步敲响了房门,半刻的等待,便闻低沉的嗓音简约道:“进来。163女人网

蓝小路感觉背后有人推了她,随着推开的房门,她踉跄的往前窜了好几步,待稳住身形往后看,只见管家反手关上了门,肃穆之色。

“君少,人带到了。”管家弯腰鞠躬,神态恭敬,和方才用枪威胁她的时候判若两人。

‘君少’这个称谓让她神经一紧,背脊骨凉意阵阵,分明像是一道锐利的目光如刀刃嵌在了后背。

猛地扭头,眼前的场景让她狠狠怔住。

偌大的房间里,黑色的皮质组合沙发,蓝色衬衣的男人慵懒的靠着,只扣了几颗扣子,露出了精壮的胸膛,修长的腿叠交着放在跟前的茶几上,细碎的黑发下一双瞳眸正盯着她。

若非是距离不足五米,她会眼花的以为那是一尊雕刻精细塑像。说明163nvren.com

灯光下,五官深邃明暗深刻,不悲不喜的神色菱角凌厉,眉宇间一点黑痣更凸显张扬。

只随意的坐在那里,就像是古罗马里走出的骑士一般,神圣而不可侵犯,又仿若是一柄随时出鞘的利剑,透着危险的气息。

“我……你……”

惊叹呆滞的她收回了被勾走的魂,心如擂鼓,舌头打了结。

这个精致如雕塑的男人是管家勒令要她取悦的!

看她局促到手脚都不知如何安放的样子,万俟君微微挑了眉梢,似有不悦,深寒的目光开始从上往下打量着她。

他的目光度过,仿若虫蚁啃噬一般的难受,蓝小路尴尬的夹紧了双腿,在这个,陌生男人面前羞得面红耳赤。

“过来。”他动了动食指,冷冰冰的低沉语调。阅读163nvren.com

片刻的迟疑,管家已经在背后推搡了她一把。

第2章 危险的男人

顾及管家淫威,她只得拖沓着步子往前走去,每走一步,小腿都在轻轻颤抖。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荡漾着一层迷雾般的晶莹,还真真像极了一只猫。

不多时,她已经站在他跟前不足半米的地方。

鼻尖隐隐可嗅鸢尾花的香,近距离的看他,肌肤光滑不见一丝瑕疵。

手心里涔涔的汗,明明之前已经演练过了好几遍,可站在这个男人面前,却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万俟君扫了她一眼,M型的嘴角轻扬,邪魅一笑,带着几分嘲弄,转而,不理会她,拿起茶几上的金融杂志翻开。

该怎么办?

蓝小路手足无措,下意识往门口管家的方向看去,便见对方板着脸瞪了她一眼,无声一个字:“去!”

咬了咬唇,她也就豁出去了,顺势往他身侧跪下,扭动着臀,衔着指尖,一脸欲求不满的模样。

逢场作戏,一会儿就过了!

她不断安慰着自己,动作越发的大胆,鼻腔里‘哼哼’,完全沦落成了发春的母猫。

然而,身侧的男人却无动于衷,看都不多看她一眼。

蓝小路的独角戏实在窘迫,房间里非但没有暧昧气息,反倒是越发的清冷。

绯红蔓延至耳根,动作不知该继续还是停止,征询的目光望向管家,赫然发现她手里多了一把银色手.枪。

头皮一阵发麻,她赶紧抚上了男人的肩头,趴在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君少,请尽情的占有我。”

说出这样的话,她连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

但她不能死,她要从这里活着出去!

可惜,她的话并没有起什么作用,男人淡漠的眼眸里兴不起一丝波澜,平静得仿若深沉的夜空。

还不够!

她深谙若是自己达不到管家预期的效果将会有性命之忧。于是,她轻轻呼出一口气,纤纤细手抬起,顺着肩头缓缓探向了男人的胸膛。

几颗纽扣轻易的拨开,坚实的肌肉入眼,指尖能清晰的感觉到灼热的温度。

“君少,我,是你的……”

故意婉转着音调,酥得能让人骨头发软。

她动作很柔和,指尖拨撩,麻麻的痒痒的,万俟君渐渐有了反应,腹间有一股欲.火迅速四窜开来。

男人放下杂志,第一次正视了眼前这个女人。

微卷的黑发,猫耳耷拉在两侧,未施粉黛的小脸更是透着别样的诱.惑。

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双银蓝色的双眸上,细细看去犹如一个宇宙一般的绚丽,美到让人想要摧毁!

“如你所愿。”

突然,他展露魅惑笑意,一把将她推到,迅速倾覆在她身上,低下头吻在她眼角,蜻蜓点水,转而噙住了那一片桃花唇瓣。

“呜……救命!”

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蓝小路一大跳,一时忘记管家的嘱咐,下意识的挣扎起来,企图推开他。

承受了一天的紧张委屈一下子崩盘决堤,眼泪不自觉地溢出眼眶来。

管家一阵诧异,以前多少女人在万俟君的眼里都是透明人,这蓝小路到是有几分本事,居然勾起了万俟君的欲.望!

然而,不过数秒,他已经顿住了动作。

离开了柔软的唇瓣,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身下的女人,圆睁着大眼,泪眼婆娑,一副惊恐之色。

怒色渐渐晕染了他一张凛冽的面容,黑眸附上了点点冷意。

一言不发的,他起身慢条斯理的扣上衬衣的纽扣。

“君少,她可能是不大适应,再给我一点时间,保证能调教到让您满意!”管家吓得不轻,慌慌张张的凑到了他跟前解释。

“滚!”

冷声喝斥,板着一张脸的万俟君大步跨出了门口,等了一天的猎物,味道实在不尽人意。

目视着万俟君出了房门,蓝小路啜泣收敛,捂着胸口不敢去看管家。

她搞砸了!

“蓝小路!”管家一阵气恼,双手叉腰连名带姓的吼出这个名字来,转身瞪着她双眼似乎能喷出火来:“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

万俟君本来就对女人没什么兴趣,蓝小路错失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说,还惹怒了他。

或许往后,他都不会再碰她半个手指头。

千挑万选才选出来为万俟家延续香火的女人,如果得不到万俟君的宠幸,还怎么怀上孩子?

“我想回家……”

眼泪再次不争气的迷蒙了双眼,蓝小路小嘴一撇,嘤嘤哭泣起来:“求求你放我回去好不好,我不想讨好他,我也不想为他生孩子!”

为什么偏偏是她?

她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在公司朝九晚五地上班,以后和交往的男友结婚生子,就和正常人一样!

第3章 逃跑未遂

“由不得你!”管家一声冷喝,拽着她的胳膊,强硬地拖拽起来:“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为君少生下一儿半女,要么准备好一口棺材!”

夜深,整个别墅安静得可怕。

蓝小路抱着膝盖坐在床头,怔怔的盯着窗外出神,原本还是星光熠熠的天,不知何时起了浓厚的雾,模糊了整个天空。

已经失踪了一整天,也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发现,苏乔禹有没有担心自己。

迷迷糊糊的,她疲倦至极,渐渐闭上了眼。

忽然,身体有些发凉,好像一只小猫探进了被子,不老实的踩在她身上,还时不时的拨动两下。

“嗯……”

她不自觉地嘤咛出声,下意识的去追踪,谁知,竟抚上了一只冰凉的手背!

心里一惊,霎时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柔软的唇瓣便轻覆在她的脖颈间,惹得她轻颤不止。

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万俟君!

“君少……”

清灵的嗓音微微颤抖着,她轻轻推着他的肩头,试图阻断他的动作。

到底,他是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又想做些什么,蓝小路一无所知!

“嗯……”

唇角被他轻咬,缱绻间不断磨研,她心慌意乱,不知此时是该搂着脖子豪放回应还是该纹丝不动静观其变。

管家说过,要么为他生下孩子,要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鼻尖,隐隐有酒气萦绕,她能确定,万俟君一定是喝了些酒,或许他此刻只是冲动呢!

“君少。”她再唤了一声,撇过头避开他的薄唇。

谁知,一只大手立马扼住了她下巴,迫使她四目相接,他漆黑的瞳眸里有欲.火闪动,低沉的声调冰凉:“不准乱动!”

言罢,他的手探到她腰际,熟练地解开了浴袍的结,顺着光滑的肌肤直达腿根。

蓝小路慌忙夹紧了双腿,不让他再有动作,可她毕竟是个柔弱的女人,怎能抵挡欲.望爆发的野兽。

万俟君面色一凝,白纸若曦的肌肤如同生了层寒气。猛地擒住了她的双手,用力推过头顶,面前的春光一览无余。

“别,求求你,别再继续了,我有男朋友的……”

她害怕了,怯生生的看着万俟君,咬紧了唇瓣。

和苏乔禹交往了两年,她始终保护自己,清白得连牵个手都会脸红好久。而现在,怎能将这清白之身交给这个陌生的男人,这要她以后怎么有脸再和乔禹在一起?

男朋友?

闻言,万俟君墨色眸中闪过一丝寒光,随即薄唇轻勾出魅惑嘲讽来:“从今天起,你不会再有男朋友!”

为他万俟君生孩子的女人,怎么可以有别的男人!

他不允许!

心里徒然生出些许愤怒来,他用膝盖轻而易举地顶开了她的双腿。这样的姿势,实在让她觉得羞耻不已。

“放开我!”蓝小路突然心慌起来,双手胡乱拍打挣扎着,声音哽咽似乎委屈至极。

她就像是一条摆在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你不能,你别动……”

然而,不管她怎么反抗,还是无法摆脱男人的魔爪,眼睁睁的看着他贴上来,更是心急如焚。

“你是我的女人!”他冷冷地开口,像是狮子在开疆扩土后宣告主权!

眼看着他就要进入,蓝小路着急,终于不顾一切,猛地抬起膝盖来狠狠一顶。

这一顶,正好顶在他正中央!

“嗯……”

万俟君始料未及,闷哼一声,脸色铁青,停下了动作。

就是现在!

蓝小路见状,顾不得万俟君那张像是吃了一只死苍蝇的脸,翻身下床,系上浴袍拔腿就跑。

此时此刻管家不在,要是不走,单单是她踹了万俟君命根子这项罪名估计就得株连九族!

一路冲出房门下了楼,飞快跑出别墅,沿着门前的一条小石子路不要命的逃,脚心时时传来刺痛她也全然不在乎。

“怎么会这样!”可当到了道路的尽头,她赫然怔住了!

路灯下,宽阔的广场上停着的是几架私人飞机,可穿过机场,她站着地方居然是悬崖峭壁!

她早就忘了被带上山时候的路,显然不是这条道。

回不去了!

察觉到远处有灯光探射过来,她转头望去,管家正带着人步步逼近:“蓝小路,你逃不掉的!”

她攥紧了拳头,深谙若是再被抓回去,逃走的机会将会更加渺茫。再看看脚下,高坎也不过两三米的样子,峭壁间有一条凿出来的道,如果运气好跳下去没摔断腿的话,她还是有机会逃脱的!

不管了,生死由命!总比在这里被人吃干抹净威逼生猴子的好!

孤注一掷的她闭上了眼,奋力一跃,整个人像是断线的风筝,迅速栽了下去……

疼!

腿上钻心刺骨地疼,她睁开眼,一点点往后挪着,直到贴紧了峭壁,她仍然心有余悸。

跳下来的位置,只差十几厘米,就是万丈深渊。

第4章 绝食抗议

“蓝小路,你是不是傻?”紧随其后的管家此时正站在她头顶上方,手里的手电筒晃了两下,看见她的惨状,毫不留情地讥笑,“那条道早就坍塌了。”

什么?

蓝小路不可置信的抬起眼往管家的方向看了看,又往两头瞟去,果真在不远处的地方,石块塌陷下来挡住了本该通畅的道路!

她整个人都懵圈了,呆愣的抱着摔伤的腿,有种跳崖自杀的冲动!

“扑哧扑哧……”

直升机在空中盘旋,探照灯灯光刺眼,无声的威胁。

直到管家拽住她的手拖上飞机,蓝小路一路沉默着,不发一眼,像是洋娃娃一般,任人摆布。

“放心吧,琳姐,好在没摔断腿,只是腿骨裂开而已,休养几天就好。”家庭医生再三检查后如是对管家说道。

琳姐明显松了一口气,可脸上仍旧是凝重之色。她坐在蓝小路身旁,看着她腿上蜿蜒流下的血,神色莫名。

“下次,能别这么莽撞了吗?”语气里竟然带上了丝丝祈求,方才蓝小路纵身一跃她真真被吓得差点心脏骤停!

他们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比对了基因库中所有样本,才选择了蓝小路。如果没有这个女人,万俟家可能会绝后!

“你们能不能别管我,我想静一静!”蓝小路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崩溃出声。除了恨自己傻以外,她还恨这里的所有人。

是他们,毁了她的一切!

看着她如此模样,琳姐眉头紧锁,猛地握住了她的手,带着哭腔道:“蓝小姐,就当我求你好吗?只要你能答应为君少生下孩子,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神经病!”蓝小路霍地甩开了她的手,被她触碰的肌肤都仿佛沾上了脏东西难受至极,目光恨恨:“你们真是一群疯子,疯子!”

在她看来,无论是管家琳姐,亦或是所谓的主人万俟君,每个人的脑袋都有问题,这个山顶别墅完全可以媲美精神病院!

“你……”琳姐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难受至极。

“蓝小路,既然你不听话,那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如果不为君少生下孩子,你大可再去跳一次悬崖!”她顿了顿,‘好心’补充,“下一次,可就没人管你的死活了!”

琳姐转身,气愤离去,客厅里只剩下家庭医生和她。

被石子割破的伤口在用酒精消毒时候,疼得撕心裂肺,她却闷声不吭,硬生生忍下来。

就算死在这里,也绝不会给万俟君生猴子!

翌日,下起了小雨,别墅地处高空,氤氲四起,从窗台看去,有种置身仙境的错觉。

书房中,一人窝在椅子里,隐藏在黑暗中,单手支颐,面如冰凌。

“她还是一点东西也不吃?”低沉的声调颇带磁性,看向站在门口的张琳,目似深潭。

“是,君少。”

一天了,蓝小路滴水未进,送进去的东西全都原封不动的撤回,跟她说话她罔若未闻,看来是打算绝食抗议。

“明天要再不吃就打营养针,不死就行。”他漠然开口,眼前浮现出蓝小路那双晶莹透彻的眸子,剑眉难得轻蹙了一下。

“好饿……”

趴在床上的蓝小路打了一个滚,前胸贴肚皮,胃‘咕噜噜’的叫嚣着。

余光不自觉地瞟向了放在床头柜上的香气四溢的牛排,她咽了口唾沫,索性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心如止水就不会想了……”嘴里喃喃有声,就像是初出茅庐的道士在练习辟谷之术。

要坚持下去,既然琳姐说她是唯一一个和万俟君基因匹配的人,那应该会很稀罕她才对,总不忍心看她被活活饿死,说不定逼不得已会放她走呢!

总算挨过了一天,第二天,她依然咬牙坚持着。

可身体根本吃不消,到了傍晚她便饿得头昏眼花,蜷缩在床上,鲜少有清醒的时候,总是迷糊间就闭上了眼。

“嘶……”

睡梦中被手肘上的刺痛惊醒,她刚睁开眼,便看到一支针管扎在静脉血管上,针筒里的液体正在逐渐减少。

“你做什么!”她抽回了手,猛地拔下针管,惊恐不已地盯着眼前的家庭医生和琳姐,有种被人下毒命不久矣的感觉。

“营养针而已,明天这个时候若是你还不吃东西,会再打一针。”琳姐扶了扶眼镜,耐心解释。

营养针?

蓝小路将信将疑,可心跳骤然增快了频率,心慌不已,连喘气都觉得难受。

“对了,打了营养针并不好受,忍忍就过了。”走到门口的琳姐回头见她面无血色,冷笑一声摔上了门。

什么叫忍忍就过了,想吐又吐不出来,就像有人拽着她的胃不住的拉扯,难受极了。

幸福终点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幸福终点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 姐,我怀孕了)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姐,我怀孕了)小说名字:总裁的蜜爱新妻第7章姐,我怀孕了“上个厕所怎么还脸红了。”陆蔓横了她一眼,勾住她的手腕,“走吧,咱去看看我们女儿。”红色的宝马在幼儿园门口停下,苏岩推开门下车。她无疑是在门口众多妇女之中最漂亮的一个,一身名牌,化着精致的妆,从小家庭养成的高贵形象展露无遗。反之陆蔓,随便的穿了套还算修身的衣服,脸上未施粉黛,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要不是上天给了她一个不化妆也还算漂亮的脸蛋,真会一瞬间淹没人群中。陆蔓咳嗽一声,“我说你怎么就跟出来选美一样。”两人

  • 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 两人谈判)

    原标题: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两人谈判)小说书名:你我皆薄情第7章两人谈判沈亚柠着急,“老妈。”苏彩凤回头,见沈亚柠欲言又止,正想问她,司机递来电话。沈亚柠一听是大哥,立刻说,“改天我叫上周远琦,大家一块吃饭,”又说,“这么晚不回去,大哥会担心。”苏彩凤以为沈亚柠是想跟周远琦过二人世界,想想也是,这么晚进去会唐突。心里乐意不打扰这对年轻人,嘴上不放过女儿,“我不是开玩笑,要有孩子才成一个家。”沈亚柠黯然,她跟周远琦就要离婚,也不是开玩笑啊!但脸上扬着笑意,把老妈推出院子,一边叮嘱司机,送老妈回去

  • 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 傻眼了)

    原标题: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傻眼了)小说名称:农家小娇媳第7章傻眼了她直接傻眼了。“喂。”周琳琅轻声的喊了声,见杨承郎没反应,她才终于确信,杨承郎是真的熟睡了过去。大概是在山里劳累了一天,杨承郎的睡眠很好,几乎可以说是沾枕即眠。见此,周琳琅就觉得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人家杨承郎压根就没那心思,她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干脆就一闭眼,睡她的觉。不过,千万不要奢望,一个活了二十几年的单身狗能有多好的睡姿,也不要期盼一个习惯一个人睡大床偏偏睡姿奇葩的女人能有多安静的睡颜。特别是在整个人放松下来以后,周琳琅的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 蛇羹晚餐)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蛇羹晚餐)小说书名: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7章蛇羹晚餐他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毕竟这里是南门,如果他出手,可能会引来其他的人注意。正犹豫间,他看到了百里妃叶那双漆黑的眸子。那是一双挣扎求生的眸子,其中的倔强不放弃和当年的他是如此的相似,他的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因为东方清泽躲在暗处,百里妃叶并没有看到他。“罢了,那股能量在这里出现过,说不定与眼前的人有关系,留她一命万一将来有用呢。”在心里给自己一个理由之后,东方清泽的手中开始凝聚气,一团晶莹透亮的能量汇聚在

  • 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 狂虐)

    原标题: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狂虐)小说名: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第7章狂虐柳木青鲜血不停的从嘴里溢出,眼中的恨意在不断的增加。不过叶念苏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柳木青一个炼气三重天的,追着她这个炼体二重天的废物不放,不教训教训他都觉得对不起他。将脚从他脸上挪开,拎着他的衣服就拽了起来,啪啪啪十几个大嘴巴子扇在脸上,扇的柳木青眼冒金星。脑袋已经肿成了猪头,“叶念苏,你竟然敢如此对我,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柳木青咬牙切齿的说道,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甩开叶念苏,怎料,叶念苏直接松开了手。他的身

  • 仙武至尊7章(第7章 有客来访)

    原标题:仙武至尊7章(第7章有客来访)小说:仙武至尊第7章有客来访烟云酒馆依旧像平日里一般热闹,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而今日谈论最多的话题却是刘俊被杀一事。其中最让秦云感兴趣的是靠近门口的三个人的谈论,很是有趣。“哎,你们听说了没?刘俊昨天在翠云居被杀了!”一个中年模样的胖子跟身旁的同伴说道。“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没有听说,现在整个青宁镇都传遍了。”一个精瘦的男子回答道。“哼,刘俊平日里仗着他父亲是刘家管事,做了不知道多少坏事,和那个王大虎一个德行,死了活该!”另一个矮个子男子立马冷哼

  • 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 赢了以后我跟你混)

    原标题: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小说书名:都市枭雄系统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要是我都不想呢!”放下酒杯,江白脸上笑意全无,就这么静静坐着看着面前的徐杰,紧盯着他的眼睛,毫不退让。“嘿,那简单,我这里有二十三个兄弟,只要你今天能一个人把他们全都撂倒了这件事情就算了,当然一旦动手我这些小兄弟可都下手没轻没重的,一个不好就不是一只手那么简单了,你要想清楚!”徐杰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无比正色的说道,只是言语中威胁的气味却越来越浓。“杰哥,这里是马老板的地方,您不看僧面看佛面,我…

  • 金牌女神探7章(第7章 他的报仇)

    原标题:金牌女神探7章(第7章他的报仇)小说名字:金牌女神探第7章他的报仇玉儿大惊,她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吓得她急忙上前捂住了顾宁的嘴巴,紧张道:“小姐,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小心莫要被旁人听了去。”顾宁笑着拿下了玉儿的手,摇了摇头,大逆不道?既然她们都打算害死她了,那她何须再客气?前身的顾宁虽然嚣张跋扈,但却不能白死!“玉儿,你去查一下,今日我们所喝的酒,是谁出去采购的,又是谁负责端上来的,记住,要保密,并且,不要声张,更不能让人知道我们在查这件事。”顾宁严肃的说道。这件事,实在

  • 我的极品女村长7章(第7章 目瞪口呆)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村长7章(第7章目瞪口呆)小说名:我的极品女村长第7章目瞪口呆刘凤美张大着嘴巴站在一旁,满脸惊疑和不可置信。眼前的中年男子她可认识,是县医院的外科部主任何善才,为人一向眼高于顶,贪财傲物。现在居然如此和善的跟一名农妇说话?还有县医院这德行,什么时候钱还没交就能手术了?这医院的人今天傻了吧?但还不等她吃惊完,病房门口又走进来一大堆人,连何善才都快步迎了上去。“韩院长,朱医生,你们来了?”“我陪朱医生过来看看,何主任,凌宏山同志的情况如何?”人群中,一名鬓发老者朝何善才问道。“回院

  • 极品护花小村医7章(第7章 这不欺负人么)

    原标题:极品护花小村医7章(第7章这不欺负人么)小说书名:极品护花小村医第7章这不欺负人么她挺了挺挺巧的胸前,居然站在满脸尴尬之色的夏雨前面,顶住村民带来的压力,这让夏雨心中一暖,没想到这个小妞,关键时候还知道站在自己这边。然而,周冰冰娇声辩解道:“你们没有证据,怎么能够冤枉夏雨就是骗子,当初又不是他骗得你们,这里有被他骗的人么?”“周小妞你回来,这事你说不明白的!”夏雨眸子带有感动之色,不过自己绝不对躲在女人后面。听着乡亲们群愤激昂的话语,顿时乐呵了,夏雨伸手拉住她的柔软小手,将她拉到自己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