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神羽山战纪13章(第十三章大战雪儞爃)

2017/12/26 10:54:01 来源:网络 []
书名:神羽山战纪
第十三章大战雪儞爃

陈神羽冲出去,还没抬头看去,头顶一阵破空声响起,陈神羽毫不犹豫向右侧跳去,刚跳开陈神羽所在地一条蛇尾狠狠砸下,土烟四起。神羽山战纪13章(第十三章大战雪儞爃)神羽在空中一阵后怕,就在烟雾起时,尾巴又向其扫来,陈神羽在空中无法借力,剑一横,斗气涌进剑中,向尾巴砍去,一声脆响,本来陈神羽就在空中处于弱势,被一尾巴甩飞好几丈,直到撞到洞穴的石壁上又反弹了一下才掉了下来。

陈神羽从地上用剑帮助爬起,不禁咳了几口血,抬头看去,约有十丈长的雪儞爃,全身雪白,血红的双眼,正被晴凤和木琳儿牵制。

这时千石跑来,给陈神羽连续迸发了回复术、大力术、神圣护甲。一时间陈神羽感觉到自己不仅回复如初,还感觉比自己以前的巅峰时期还要强上三层。

陈神羽提剑再次冲去时,千石往一些蛇的出入口撒上一些药粉,让一些听到雪儞爃叫声赶来的蛇群被拦截在这药粉之外不敢进来帮忙,药师还有这等驱逐之术!

陈神羽提剑冲上去帮忙,这次不和这雪儞爃硬碰硬了,靠着自己凌活身法和木琳儿的风之祝福,不断游走,先躲后攻,再加上晴凤和木琳儿远处的压制,陈神羽不是很吃力。

不断的游击,陈神羽抓住一个机会,一连十几道剑光打在雪儞爃身上,却只能在鳞甲上留下几道灰白色的剑痕,不注意的话根本就看不见。木琳儿风刀的攻击也和自己差不多,晴凤的大地之刺取得效果也就比陈神羽好点,击碎了几片鳞甲,三人攻击有了一时,除了让雪儞爃更加的暴躁没取得什么效果,连血都没流,只碎了身上一些鳞甲。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千石防止其他蛇进来后,加入战局,“这雪儞爃的弱点是下巴五尺的逆鳞,那个地方致命,然后它的双眼和没有鳞甲嘴是弱点,脑袋是最硬的地方。”千石在远处叫到。看到三人大战雪儞爃,不禁血液沸腾冲上去,想到自己是纯辅助圣系药师,没有什么攻击能力,有点后悔,总不能用法杖去把它给敲死吧,估计没冲到雪儞爃身边先死的一定是他自己,摇了摇头把这想法压了下去,专心做好自己药师的工作。

陈神羽三人听到千石所说,向这些弱点重点照顾,雪儞爃也是小心警惕保护好自己的弱点,一时间你来我往,杀的好不热闹。三人在药师千石的辅助之下,保持着最强的战斗能力,反观雪儞爃体力开始下降,三人由攻少守多缓缓向攻多守少转变。

陈神羽几人在和雪儞爃周旋一段时间后渐渐摸到其攻击手段,胆子放开不少,晴凤和天木琳儿专门向一个地方攻击,虽然雪儞爃防御惊人,可也经不住这样打法,鳞甲被打碎后又招攻击,痛的乱吼。最有杀伤力的便是离神羽,每次都是以伤换伤,嘴下的逆鳞已经被彻底击碎,上面还插着四把剑,伴随着雪儞爃运动不停的留着血。来自163nvren.com离神羽也没好那去,每次插上一把剑都被巨大的蛇尾扫的吐血而飞,但是只要千石跑过去不出五息时间,离神羽又活蹦乱跳站起来,从护心镜中又拿出一把剑冲过去。

这是陈神羽第五次冲上来,雪儞爃意识到这样下去不妙,血红的眼睛开始变白,近前的陈神羽感觉不对头,四周温度下降不少。雪儞爃大嘴一吸对着陈神羽一张,喷出极寒的气流,其中还夹杂着冰球,陈神羽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冰流淹没,陈神羽在冰流中不停挥剑阻隔,在寒流之中,感觉身体渐渐僵硬,阻隔速度变慢,冰球却是变多,一瞬间陈神羽被很多冰球击中身体,一阵冰流过后留下一个被冰封的神羽,雪儞爃好像也消耗不少,眼神萎靡。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雪儞爃喷出极冰寒流后又用巨尾扫向晴凤和木琳儿两人,少了神羽的压制,不出几息,两人被巨尾扫飞,吐血倒地失去再战能力,雪儞爃得势不饶人,张开巨嘴咬向晴凤,就在离其还有一丈时,那白森森的牙齿,晴凤还能闻到雪儞爃嘴里的腥臭味,不由得一阵发怵,就在这时晴凤手中的大地之杖一道金光闪出,冲向雪儞爃,一道白光也从斜处飞了过来。

“喀嚓”一声脆响,再看晴凤前傲立着一只似马非马却有着全身金黄色鳞甲动物。“晴马!你终于肯出来,不然的话你主人我差点完了,这次你立功了,回头奖励你好吃的。”晴凤大喜说道。来自163nvren.com

反观雪儞爃在不远处嚎叫,好不凄惨,蛇嘴被晴马一脚踏断,右眼上钉着一把剑。陈神羽在雪儞爃右边半跪着喘着,不用想这是神羽的巨作,不可思议的是神羽前面还悬浮着一把剑,剑尖指地不断的自转,剑尖一尺处有着密密麻麻的裂纹。

“咳···咳···谢谢你,凌风剑,要不是你帮忙我就有可能冻死了。”凌风剑好像听懂陈神羽所说的,靠近陈神羽用剑身轻轻的蹭着陈神羽的脸,好不亲密。

“凌风剑,你还能攻击吗?”陈神羽有些担心的问道。凌风剑听到陈神羽所说,剑柄飞入神羽手中。慢慢站起,手持凌风剑,气势变的锐不可挡,大有一剑在手,天下我有锐利之气。阅读163nvren.com

陈神羽随手挥向雪儞爃几道剑光,又是一阵哀嚎声,原本破不开雪儞爃的鳞甲,在凌风剑的加持之下就好像破革般简单,鳞甲破碎,鲜血直飞。陈神羽用力握着凌风剑,夸赞:“好剑!好厉害!”凌风剑微微抖动着,也显的很兴奋,在受到重创后,黄醉剑就不敢再用,一直供奉着,如今又重新杀敌怎能不兴奋。

“晴马,你前方吸引攻击。”陈神羽向雪儞爃奔去。

雪儞爃受伤大怒,一记横尾扫向陈神羽,陈神羽冷哼一声,现在手里拿着的可是仙剑!就是受到重创的凌风剑现在还是下品仙剑!陈神羽斗气狂涌入凌风剑中,凌风剑的锐利之气更加强大,陈神羽对着蛇尾不躲不避,一招蓄力重斩迎接扫来的蛇尾。

又是一声哀嚎,一截长一丈断尾飞了出去,陈神羽被蛇血喷了一身,血染长袍,凌风剑却是血不留剑身。雪儞爃看陈神羽又向其跑来,只剩下一个血红左眼变的灰白,空气中就好像都被冻上了,这次是拼命了,就在准备好喷发极冰寒流时却忘了旁边的晴马。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晴马见好机会,一个后踹踢,两只后腿再一次踢到雪儞爃蛇嘴,刚刚救晴凤是感应到危险才慌忙出来,这一击比刚刚那一击强了不知多少倍!雪儞爃的极冰寒流方向被踢的向洞顶喷去,陈神羽见机一个闪身欺到雪儞爃的逆鳞处用劲插进去,凌风剑轻松没至剑格,陈神羽用力一蹬脚下的蛇身,一个上挑,从逆鳞处好像没任何阻挡一直挑开到蛇嘴。伴随着一声重响,雪儞爃蛇头重重的砸在地上,再也抬不起来,在地上不断抽搐着。陈神羽见其倒地不起,又上去补了十几剑,直到鲜血满地不再动弹。

陈神羽击杀雪儞爃后,精神为之一松,力竭的感觉不断攻击过来,陈神羽强打精神走过去看晴凤和木琳儿如何。看到两人在千石的魂术之下恢复正常,放下心来,见晴马在一旁便走过去倚靠其支撑。千石见陈神羽力竭这样,递给神羽几粒丹药让其吃下,又迸发几次回复术,顿时体力快速补充。千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神羽小友的体质非同一般,那雪儞爃对你用的那招叫冰碎毒流,可是消耗其本源之力的杀招,不仅威力巨大,还含着毒!你中了这招还能活蹦乱跳的,真不晓得说什么好。”

“其实也没什么,我身上的样东西防御住了。”陈神羽不愿多说关于自己护心镜突然保护自己的事,其实自己也没明白刚才护心镜在其体表释载体一层未知的护壳来防御。

“是老朽冒昧了,只是一时好奇。你手上拿的应该是凌风仙剑吧?”千石看着陈神羽手中的剑说道:“想当年我也是有幸和剑入神迷-黄醉剑有过数面之缘。”

“石老您认识家师?那你知不晓得我父亲?我父亲叫陈齐天。”陈神羽惊喜不已。

“什么!你是他的孩子!难怪有些眼熟,那是十几年前了,当你父亲和母亲在帝都找过我炼丹,那次是我有生以来练丹到最巅峰,他们俩出材料,我负责炼丹。”千石不禁自豪的说道:“我靠着他们的材料炼出了三粒九转活血丹!”

“啊!这九转活血丹是您炼出的!”这下陈神羽更吃惊了。

“是啊,所以我说的在炼丹药方面可以说是无人可比,不然的话你父母怎么可能来找我炼丹。”千石很是自豪,随后眼神一暗“遗憾啊,就因为这个出名了,太多的人来招揽我,那些人都是明争暗斗,我可不想卷入其中,无奈之下只好躲起来,于是到了这个原石村,见其民风纯朴,以医师的身份住下下来。没想到还会遇到他们的后人,天意啊。”

“什么天意啊?”

“天意就是遇到你了,我炼丹原则只要是值得我出手的,我从不收费,我照着你父亲给的一本黄籍上的九转活血丹炼法炼了出来,那药实在太神奇了!我用了三日必死和他换九转活血丹研究三年的时间,虽然他们表示不用还了,但是我岂是贪婪之辈,这些年也研究够了。”

陈神羽听其大惊,母亲给自己第三个宝盒中的丹药居然都是和他有关系,他炼丹的造诣非比寻常。

这时千石给陈神羽三人伤势稳住后,走向雪儞爃,四处摸摸:“不愧是十万大山出来的,这绝对是全身是宝,肉是大补之物,其脑和胆更是极品,他脑中孕育的凌石是水毒双属性的,它迸发的冰碎毒流就是凭借这凌石。我要这个蛇胆留配药,再给我点蛇肉开开鲜,剩下的蛇脑和肉你们三个分了,绝对的大补啊!”

就在千石拿起地上的铁剑想挑开逆鳞处取蛇胆时,异变突起!原本已经死亡的雪儞爃张开左眼睛!

“石老小心!快跑!”陈神羽发现不对劲提凌风剑冲了过去。

千石一看,向陈神羽跑去着急说道:“这雪儞爃自爆凌石,激发生命潜力!”

以雪儞爃为中心十丈之内,空气中寒冷到飘浮小冰晶,陈神羽一走进速度锐减。千石本是魂术士体质有限,还没跑出两丈,身后一股带着紫色冰碎毒流快速攻击过来,千石向一边跳开,可是这冰碎毒流太快了,千石只跳开上半身,剩下部位没入后瞬间化作冰块破裂开。陈神羽面对这雪儞爃碎凌石的最强一击,虽还未近身,那股刺骨的杀意早已压迫陈神羽,内心在这生死沉静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瞬间感悟,心凌突然进入无我状态,一直羡木师父的那招万物消散,在此时使用了出来。剑光不断被释载体来,凝聚出一朵莲花,然后不断的打开,就像花开一样,伴随着前面剑光莲花不断开放,陈神羽感觉到了极限,凌风剑一挥,盛开的剑光化作一道剑流和迎面而来冰碎毒流开始了强烈碰撞。

在万物消散和冰碎毒流相撞的位置,不断有紫色的碎冰飞射而出,打在墙壁上留下或深或浅的小坑。陈神羽在剑流后面不断迸发着剑光和雪儞爃对抗,这时身后一个闷吭声响起,陈神羽无法分心回头看是谁受伤了,陈神羽眉头一皱,这样拼下去不是办法,自己斗气已经所剩不多,陈神羽一咬牙,所剩斗气全部涌入凌风剑中,凌风剑形成的锐利之气近乎实体,在剑身外又形成一柄巨大的剑身,凝而不散,陈神羽一捶胸,一口精血喷向锐利之气形成的剑身,精血碰上锐利之气立刻后被吸收干净,锐利之气形成的剑身除了更加据实还多了一丝妖异的血色,陈神羽脸色苍白不少,眼中却闪着兴奋的光芒,“绝技爆破直流!”

伴随着陈神羽的喊声结束,锐利之气形成的剑光进一步变大,围着住神羽,陈神羽化作一把巨剑向冰碎毒流冲去,人剑合一!

冰碎毒流根本无法阻挡化作人剑合一的陈神羽,冰碎毒流被一分为二!陈神羽从雪儞爃嘴中进入一息时间后从后脑开个洞出来,原本陈神羽的简陋的衣服长袍染透了鲜血,现在又一身蛇脑,红白相间好不怪异。

陈神羽走到千石身前,看见只剩下胸部以上的部位,不禁悲从心来,虽然相识不过短短一个多时辰,但这仁厚的长者在陈神羽心中留下很深的映象。

“石老,真对不起,如果当时仔细一点的话,你也不会死了。”陈神羽半跪着说道。

“咳···咳···其实也不怪你,连我都没发现。”千石虚弱的说。

“啊!?石老你还没死?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想我死啊!不过你说的也对,的确不可思议,要不是我年轻时服过一些异药,估计现在是冰冷的尸体了,不过现在我也好不了多少,只是还有几口气而已。”千石嘴溢出血来。

“那···怎么办?怎么才能就你呢?”陈神羽有些焦躁:“对了!九转活血丹!”

陈神羽从护心镜拿出九转活血丹,打开密封的药盒,一时药香四溢,沁人心脾。

“不要浪费那个圣药了。”千石拒绝道:“它的功用虽能让我活命,但是我的身体已经只剩这么多了,内府都已经消失大半,只能让我多活七天罢了,为了多活七天浪费这药,我死都不会服的,以后留给能救的人用,你敢强喂我,我立刻撞死!”

“这···这···您老又何苦呢?”

千石从自己的手镯中掏出一些药丸服下,稳定伤势,看到木琳儿肩胛处被冰碎毒流一块毒冰击中晕了过去,让陈神羽抱其过去拿出银针在肩胛处封了血脉后说:“快带我们离开,找块安静地方疗伤。如果那守卫队被村民请来,那些人为利益有可能会把我们给杀人灭口,这可是六级的魂兽啊,它身价够他们百人干上十年也挣不到那么的钱!”陈神羽点点头,非常小心抱着千石,晴马驮着木琳儿,一路上没有其他蛇再出来,想是见雪儞爃死后都逃散了,晴凤临走时把雪儞爃尸体带走,陈神羽一把火点着那个地穴后一起离开这蛇穴。

神羽山战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羽山战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王牌军医7章(第七章 第一印象)

    原标题:王牌军医7章(第七章第一印象)小说名字:王牌军医第七章第一印象“滴答,滴答……咔嚓。”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推开的声音打破了静寂,程娉婷看到许开光伸着手在那儿像是找什么东西的样子,惊讶道:“你在干嘛?”随着这句话,那种感觉忽然消失了。许开光松口气,顺理成章地收回了手,又挂上一脸无辜:“真不好意思,程院长,至少我帮你把桌子收拾好吧。”“不用了,”程娉婷一脸狐疑,看向许开光的目光中露出了不信任,“你过去坐着吧,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桌子,我等会自己收拾。”许开光这次没多废话,顺从地坐了回去。程娉婷

  • 死亡电梯7章(第七章 保安)

    原标题:死亡电梯7章(第七章保安)小说名:死亡电梯第七章保安“呀!”长廊上的四个女生先后发出尖叫声,也不顾打野蜂了,一个个慌忙趴在护栏上瞎叫。马云暄和短发女生明显不会游泳,她们掉进水里后,胡乱拍水,三两下湖水就淹没了她们的头顶。我急忙朝着她们游了过去,可是刚游了一点,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被拽着往水里沉。仓促之中,我根本来不及闭气,被拉进水里一瞬间就呛水了,身体还快速往下沉。我低头看了看下方,抓住我双脚的竟然是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第一个给健壮男当踏板的那个男同

  • 甜妻来袭,总裁大人宠翻天7章(第7章 我想恋爱了)

    原标题:甜妻来袭,总裁大人宠翻天7章(第7章我想恋爱了)小说名:甜妻来袭,总裁大人宠翻天第7章我想恋爱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我厉风爵得不到的东西!”他说这话时自信满满。的确,作为天之骄子,他也应该有这个自信的资本……然而,她顾晓晓是个活生生的人,并不能用东西这简单两个字来定义!“我会让你自己拿着户口本来找我结婚的,”见顾晓晓不服气,厉风爵又信誓旦旦补了一句,仿佛所有事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听到这话顾晓晓却几乎嗤笑出声,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不知道那时候她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上……生命那么宝贵,她可不想重

  • 鬼夫哪里逃!7章(第7章 走不出去)

    原标题:鬼夫哪里逃!7章(第7章走不出去)书名:鬼夫哪里逃!第7章走不出去要是留下来,只会让我更加伤心。要说这几天我留在这里是为了找到失踪的父母,可是现在却没有必要了。我收拾了几件衣服,打算离开村子。却在衣橱的最底层发现了一本日记本,我仔细一看,竟然是大姐生前的日记本。看到大姐那熟悉的字迹,我心里有些难过,毕竟我所有的姐姐之中,大姐是唯一对我好的一个。我随意的翻看了几篇日记,却被里面的内容惊呆了……我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被掏空了一般,没想到我会无意之间得知了这样的一个秘密……我不敢耽搁下去,急忙拿

  • 校园超级高手7章(第9章 过目不忘)

    原标题:校园超级高手7章(第9章过目不忘)小说书名:校园超级高手第9章过目不忘“我坚决不同意!”魏强大叫道。这一嗓子如晴天霹雳,将饭店内所有食客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张阿姨嘴里“嘎蹦”一声,眼球突出地盯着魏强,嘴巴张的老大,像一只正在下蛋的老母鸡。那张胖胖的圆脸,一会白一会红,最后尴尬地垂下了头,肩膀抖了两下,没哼声。“臭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给我闭嘴!”父亲吹胡子瞪眼,作势要打魏强,却被张阿姨给拦住了。“他大哥,别打,别打孩子。”在魏强愤怒的喘气声中,她叹了口气说:“唉,孩子不同意,咱们做家

  • 妖妃来袭,国师请慢享7章(第7章 怜香惜玉)

    原标题:妖妃来袭,国师请慢享7章(第7章怜香惜玉)小说名:妖妃来袭,国师请慢享第7章怜香惜玉简苏挑眉,知道襄太妃再说她,但是如今容铭在场,总不会看着她白白受辱,所以简苏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接嘴说话。果然,容铭抬眸平静看着襄太妃,声音极淡的道:“母妃的意思,是在说儿臣做的不好了?”“铭儿,你怎么会这么想?”襄太妃闻言一怔,余光瞧见简苏唇边含笑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又腾地一下冒了出来,当即抬手指着简苏,暴脾气的道:“铭儿,母妃说的是你娶进府中的这个公主,不识礼数,目无尊卑,更是蛇蝎心肠,你表妹性子软弱,

  • 天才萌宝毒医娘亲7章(第7章 炼制抑魔丹)

    原标题:天才萌宝毒医娘亲7章(第7章炼制抑魔丹)小说名:天才萌宝毒医娘亲第7章炼制抑魔丹才刚刚进城不一会儿,凤千寻的耳朵里便意外地钻进来一句话。“听说了没?京城凤家又派人来找他们大小姐了!”一位卖首饰的大婶儿冲旁边摆着小摊的小青年嚷嚷道。小青年闻言,愣了愣,不屑地道:“呵呵,也不知道那大小姐是怎么想的,我听说,凤家家主因此思女成疾,都卧床不起近一个月了呢!”“谁知道那个大小姐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富贵日子不过……”那两人的对话一闪而过,凤千寻却暗暗蹙眉。身体原主的老爹病了?!虽然穿越过来以后没见过

  • 人生之巅7章(第七章 大反转)

    原标题:人生之巅7章(第七章大反转)书名:人生之巅第七章大反转就在此时!王球忽然暴起“啊!”一声怒吼,绳子应声而断。下一秒,王球猛地往前冲了一步,直接抓住了李二龙的头发,紧跟着直接捏住了李二龙的脖子。“谁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他!都给我退后!退后!”周围上百个马仔没有一个敢往前走一步。“二龙!”李三龙顿时激动地站了起来。李大龙倒是眯着眼盯着王球,很冷静。王球一边抓着这个庞大的身躯,一边往门边移动。但是这李二龙显然不想让王球如愿,还不等王球移动两步,这李二龙直接一撅屁股,紧跟着往前一翻,脱离了王球的

  • 盛世溺宠,毒妃不好惹7章(第7章 宸王殿下)

    原标题:盛世溺宠,毒妃不好惹7章(第7章宸王殿下)小说名字:盛世溺宠,毒妃不好惹第7章宸王殿下容倾月哎了一声,收起传音蛊,这俩母女都毁容成这样了还想着害别人。找人毁了他的清白是吧?一次没成功还来第二次,真是猪一样的脑子!“小丫头打算如何应对?”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男声,神不住鬼不觉的忽然现行。容倾月差点忘了这男人是能隐身的,她翻了个白眼:“见招拆招!”男子不再说话,当成自己家一般的坐下喝茶,容倾月也懒得理他,自顾自走到窗前趴着,开始感叹世界的美好。她要思考如何在这个世界赚钱,首先要改变的是这一具无法

  • 极品药王混都市7章(第七章 苏醒的记忆)

    原标题:极品药王混都市7章(第七章苏醒的记忆)小说名:极品药王混都市第七章苏醒的记忆此时的欢乐村晴空万里,甚至还夹杂些热意,然而村东头却乌云密布,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雷声更是如同翻天一般的轰隆乍响,反常的天气让村里的人都不由得惊慌不已,老李家更是炸开了锅一般,急的团团转。“孩儿他爹,怎么办?儿子会不会有事?”李铁栓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这个混小子,不让他去!他非要去!我早就知道那东坡太玄乎,他非要去……”“现在你说这个也没用啊!”秦洁也急了:“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雷……”“行了爸妈,你们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