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悍妻恶妾11章(第11章禁书诱惑)

2017/12/26 9:22:02 来源:网络 []
书名:悍妻恶妾
第11章禁书诱惑

这些天来,张小崇在吟雪的监督下,每天都是在密室练功、在演武场练轻身提纵术,晚上上床,会享受到一轮爽歪歪的按摩。163女人网

他虽懒得修练,只是吟雪的十丈软红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挨上一下痛澈心肺,想偷懒都不行,不过每天晚上的按摩,让他习惯了,没享受到按摩,似乎还睡不着觉了。

这天晚上,他又趴在床上舒舒服服的享受着吟雪十指的揉捏,并从枕头下取出了一本书。

吟雪奇道:“夫君想看书?”

张小崇嘿嘿一笑,道:“嗯,看一下,好久没看书了,嘿嘿……”

“夫君还挺用功的嘛,”吟雪弯腰凑近一看,“啊”的一声低呼,一张脸不由得飞红起来。

书页上的插图画的是不堪入目的妖精打架图,这种乱七八糟的书不是**是什么?

张小崇见她把书夺去,作势欲撕,忙道:“这书是借别人,撕毁别人的东西,总是不好吧?”

“谁的书?”

“呃,是凌承武凌大少爷的书,他可是当成心肝宝贝来着,万一撕坏了,他怪罪于我,那个……那个,不大好交待吧……”张小崇道。

吟雪白了他一眼,嗔道:“都是一群狐朋狗党的酒色朋友,以后少看这种书!好的不学,净学坏的。”

张小崇嘿嘿笑道:“是,是,过几天我便还给他,夫人可别弄坏哦。”

吟雪道:“天色不早了,该歇息了。悍妻恶妾11章(第11章禁书诱惑)

“啪”的一声,那本书给她扔到了茶几上。

张小崇拼命的点头道:“嗯嗯。”

这一夜,他出奇的没有骚扰吟雪,老老实实的入睡,吟雪也没有制他的经脉。不过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好象感觉到吟雪钻到他怀里,他顺手搂着她,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他给柳眉唤醒后,跳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趴到茶几上观察那本书,小心翼翼的翻开了几页,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那本书的前面几页,他动过手脚的,现在那些记号没有了,说明有人翻阅过,他心里乐翻了天。写这本书的,显然是文坛高手,对细节的描写非常生动引人,连他这种混迹花丛、久经情场的高手看了也不免想入非非,欲念高涨,更何况是未经人事,朦朦胧胧中一知半解的女人,嘿嘿,若吟雪看了春情荡漾的话,嘿嘿……

侍候他更衣的柳眉见他嘿嘿的直傻笑着,叫道:“少爷,快更衣吧。网站163nvren.com

张小崇一惊,才记起房内还有人,忙转身穿衣,看到柳眉一脸的红潮,神情极忸怩,不由一怔,难道是她偷看了书?心里随即一乐,她看了也好,嘿嘿,将来好上手,哈!

他淡淡道:“眉儿妹妹,如果你觉得闷了,可以找些书来看看嘛,我书房里多的是书,嘿嘿……”

看到柳眉的耳朵都红起来了,心里更是大乐,看来是柳眉偷看了书,哈哈,这漂亮的妞儿看来没多久也要象珠儿小玉一样臣服在他的雄风之下了,哈!

想到两人,心中不免有些想念,这两个丫头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有她俩在,那可开心多了。柳眉时冷时热,让人难以捉摸,不过等勾上了她,嘿嘿,保管她对本少爷服服帖帖的!

他今天是心情大好,不用吟雪催着就主动去练功,这让吟雪高兴得赏了他一记香吻,乐得他更是晕淘淘的不辩东西南北。

今天早晨,吟雪有事要回娘家,由柳眉监督他练功,张小崇乐得差一点没笑出声来。

只在千年寒玉石床上打坐了一会,他便推说肚子疼,要上茅厕。

柳眉在外边等了好一阵子,还没见他出来,进去一看,茅厕里空荡荡的没一个人影,气得她直跺脚,通风的窗门给卸下放在地上,看来张小崇是爬窗从后门溜了。

溜出家们的张小崇又跟他那帮狐朋狗党混一块了。

看到平日花天酒地的哥们一个个怪异的眼神,张小崇不解道:“噫,你们是怎么啦?哪根神经断了?怎么这样看着我?”

一个哥们怪笑道:“小虫子你还活着呀?”

张小崇笑骂道:“废话,老子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你小子讨打啊?”

另一个哥们吃吃笑道:“大伙儿以为小虫子你精血枯歇,变成人干了,嘿嘿……”

另一人笑道:“是啊,咱哥几个认为你小子娶了这么一个绝色美人,一天到晚都在床上埋头苦干,舍不得下床了呢,哈。原文163nvren.com

“谁说不是,小虫子都一个月未出过家们,八成是趴在新娘子的肚皮上不肯下来,嘿嘿……”

“喂,虫哥,嫂子的功夫怎样?**的声音好不好听?”

张小崇笑骂诞:““去死吧,比你的那些什么红啊绿啊翠啊好听多了!”

行省总督凌百威大人的大公子凌承武色迷迷道:“姜家二小姐是公认的头号大美人,小虫子能娶到这样的美人儿,实在令人羡慕,要是嫁给我,***,就是一年不下床,变成人干也值了!”

他拍着张小崇的肩膀叹道:“你小子真是走了桃花运啊,***,羡慕死人啦!”

张小崇嘿嘿傻笑,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成婚快一个月了,所有的招数都用尽了,老婆除了给他口手温存外,硬是不许他越雷池半步。弄得他全身发痒又无可奈何,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还有脸做人吗?只能打肿脸充胖子了。

他笑骂道:“气你的,你老婆寒雨烟也是美绝天下的尤物啊,又骚又嗲,你小子不也是整整一个月没出门,出来的时候,人都瘦得快变成人干了,哈!”

几个哥们哄然大笑起来。

一个哥们哄笑道:“是啊是啊,凌老大,大嫂艳中带媚,媚中带妖,那个功夫肯定是非常厉害,如果老大招架不了,兄弟我可以帮忙,还有小虫哥也是,哈!”

看到两只拳头挥过来,吓得他忙跑开。

“去你的!”张小崇笑骂道:“洪铮,你家那只母老虎那么厉害,你还敢出来鬼混,小心回去跪搓衣板!”

洪铮哭丧着脸道:“我老爹什么不挑,偏偏给我挑了个母老虎,我可真是命苦啊……”

凌承武哈哈大笑道:“弟妹也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哦,洗剑居柳老先生的得意弟子,行省公认的五大高手之一哦,你小子还不满足?”

洪铮苦着脸道:“老大,你有本事就把她泡走吧,我……我可是受不了啦……前天只不过碰到柳四小姐,不小心多说了几句话,给她撞见了,罚我抄了一百篇的诗书,跪了一个时辰的搓衣板,我好命苦啊,逼得老子走投无路了,只好离家出出走……”

哥几个无不哄然大笑起来,洪铮这色鬼早就垂涎柳四小姐,一见面肯定是口花花的,给老婆罚跪搓衣板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他老婆的醋意确实也够大的,可怜的洪大少爷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他老婆只须一根手指头儿,就足以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张小崇不由得心中庆幸,吟雪似乎没什么醋意,还明言若他有本事,把陪嫁过来的柳眉也弄上手,嘿嘿。推荐163nvren.com不过自已不也给她的十丈软红揍得哭爹喊娘的嘛,想起来就怕怕,每天给逼着练功,实在是痛苦死了。唉,看来娶上修行高的老婆真不是好事。还是凌老大运气好,能压制住寒雨烟,实在令人羡慕。

“嗨,我说哥们,今天打算上哪找乐子?”一个哥们问道。

“是啊,上哪找乐子去?”

他们五人勾勒肩搭背的横走在宽大的大街上,交通变得有些塞阻,行人纷纷从两旁匆匆绕过,车辆只得先停下或绕道,谁也不敢吱声。“云梦五少”的名头,整个行省谁人不知?无不不晓?惹上了他们,不用在这里混了。

“喂,前面那五个家伙,赶快让开道路!”有人高声吼道。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出声的是一个驾驶着四五辆马车的彪形大汉,虬须豹眼,双目精光爆闪,皮肤粗黑,给人很威猛的印象。

凌承武皱起眉头,冷声喝道:“是哪只野狗在乱叫?”

洪铮摇头晃脑道:“这年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是会说人话的黑狗倒是没见过,哈!”

哥几个哄然大笑起来。

彪形大汉面色更黑,森冷的目光在凌承武与洪铮面上扫过,洪铮吓得缩到凌承武身后,凌承武则是冷哼一声,迎视对方凌厉的目光。

车帘一掀,钻出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灵动的大眼睛突闪突闪的,透出聪颖的光芒,嵌在玉颊的两个小酒窝给人说不出的俏皮神情。

她站立车辕上,双手叉腰,柳眉倒竖,冷声道:“你们这些人挡了路,嘴上还不干不净的骂人,是不是欠管?”

“哇,美女!我喜欢,”一个哥们惊叫道。

洪铮皱眉道:“我不喜欢,看她双手叉腰,柳眉倒竖的样子,跟我家那只母老虎没什么两样,怕怕。”

张小崇哈的笑道:“一朝被蛇蛟,十年怕井绳,你小子不会是得了美女恐惧症吧?”

悍妻恶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悍妻恶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在线阅读

    原标题: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高冷首席:追妻是个技术活儿目录预览:第1章孩子没了,就认真考虑离婚的事第2章我会让你净身滚出顾家第1章孩子没了,就认真考虑离婚的事B市快十年没下雪了,林浅刚出机场就感觉一股冷风杂着阳光迎面扑来,直往她空荡荡的大衣里钻,冻得人精神一凛。她吸了吸鼻子,在杂乱的人群中一眼看到那个靠在车门上的男人,微微弯了唇角大步向他走去。“顾渊。”她轻声唤道。顾渊抬头,额前细碎的头发把阳光剪碎斑驳地投映在脸上,慵懒得像只刚睡醒的猫。“林浅,我们离婚吧。”他站直身体,

  • 先婚后爱:豪门冷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先婚后爱:豪门冷妻在线阅读书名:先婚后爱:豪门冷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她想结婚,以最快最快的速度第二章这个男人,身上满是魅惑人的妖气第一章她想结婚,以最快最快的速度莫以市。一家精品店内,冷柔正在挑选小夜灯,墙上的电视突然放映出了一张她熟悉的脸,八卦娱乐周刊的头条:艺人千娇儿与耀星集团总经理冷司将于三个月后举行婚礼,据悉千娇儿是耀星集团总裁冷天富的千金……冷柔的脑子顿时嗡嗡作响,拿在手上的小夜灯也摔在了地上,视线慢慢变得模糊……夜晚,JUNEClub.冷柔趴在吧台,醉眼迷离的看着舞池蹦跶的人群

  • 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在线阅读

    原标题: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在线阅读书名:情何以堪:总裁太磨人目录预览:第1章终究只是个梦第2章瞧你那怂样第1章终究只是个梦男人灸热的唇带着她最熟悉的气息咬住了她的唇,撬开她的贝齿,连吻带咬的吮吸着属于她的味道,初夏觉得自己要透不过气来,她抬起手圈住了他结实的后背,就算憋死也舍不得放开。“我想死你了,想死你了。”她滚烫的唇贴着他的耳边一声声倾诉她的思念,他一下下用力的抱着她,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初夏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我想……”最后那一声小得都要听不见了,却无一遗漏的

  • 皇帝强宠纨绔废柴妃子在线阅读

    原标题:皇帝强宠纨绔废柴妃子在线阅读书名:皇帝强宠纨绔废柴妃子目录预览:第1章天朝第一帅哥第2章皇帝大选之日第1章天朝第一帅哥伊人懒洋洋地抬起眼,一边用衣袖擦掉嘴角边的糕点残屑,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你说谁啊?”“贺兰雪,当今圣上的弟弟,被世人称为逍遥王的那位。”伊琳摇着妹妹的肩膀,兴奋道:“天朝第一帅哥。”“厄……”伊人歪头想了想,圆溜溜的眼睛又眨了一眨,问:“那他有钱吗?”“废话,当然有钱。”伊琳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望了一眼伊人,撅嘴道:“不过,也许没有我们伊家有钱。”“哎。”伊人深有同感,从躺

  • 呆妻驯夫在线阅读

    原标题:呆妻驯夫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呆妻驯夫目录预览:第1章侯门一入深似海(1)第2章侯门一入深似海(2)第1章侯门一入深似海(1)岁寒,大雪。水琳琅面无表情地坐在奁台之前,青黑色的黛笔淡淡扫过她的蛾眉,她望着自己映在菱花镜里的容颜,精雕细琢的五官,仿佛妙手天成,一切无可挑剔。这样一张脸,曾经给她带来无数的荣耀和骄傲,但是,如今她却恨透了这样一张脸。因为这样一张脸,她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据说,他是潋滟山庄未来的接班人,已经有了一房妻室。潋滟山庄,苏家,是继当年的周庄沈家之后,如今的大明首富。

  • 我仍喜欢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仍喜欢你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我仍喜欢你目录预览:第001章: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第002章:她是别人的妻子,他是别人的未婚夫第001章: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中午十二点二十分,本应该是午休的时间,位于江氏集团第二十三层的会议室里却齐刷刷坐着上百号人。长达三个多小时的会议令每个人的脸上都难掩疲惫之色,可没有谁敢松懈一丝一毫,皆是正襟危坐,全神贯注。突然,大屏幕忽地一黑,再亮起时,原本的业绩数据已经变成了一张张照片,而照片的主角之一,正是江氏集团的总裁——江迟聿!照片里,有女星在喂他喝酒,也有不顾

  • 重生之只有香如故在线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只有香如故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重生之只有香如故目录预览:第一章如梦初醒第二章梅花十里,香如故第一章如梦初醒昏暗的光线照进模糊不清的屋子,寂静的只有破烂不堪的窗纸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一个一身九曲凤转的凤袍,在太阳光下面耀耀生辉,她便是南朝皇后上官阮玉,或许是久居深宫一双凤眼尽是凌厉之色,似是厌恶这里的气味,微微蹙着绣眉,用帕子捂着鼻子,可嘴角却又掩饰不住的微翘。一个冷宫中的丫鬟手中拿着破旧的流宫灯在前面引路,后面跟着好十来个太监,进了屋子,借着昏暗的光看着床上那隐约的人影。人影似是听见有

  • 萌妻火辣辣在线阅读

    原标题:萌妻火辣辣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萌妻火辣辣目录预览:第一章我用麻袋装走你第二章冤家还路窄第一章我用麻袋装走你湛江市的黄昏,太阳西沉,天边勾勒出了一道道霞云,一直漫延到了大半个天空,红彤彤的。一辆疾驰的银灰色的跑车忽然一个急刹车,在江边停下。咚的一声,一个巨型的破麻布袋从车上扔了下来,溅起了一片灰尘。傍晚时分,这儿来往的人很少。有人经过,也都躲得远远的。车迅速关上了门,迅速消失在了江边。麻布袋没被系紧,胆大的路人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围观,那麻布袋倏然动了一下,把那路人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江余余挣扎

  • 虐爱情深:惹上恶魔总裁在线阅读

    原标题:虐爱情深:惹上恶魔总裁在线阅读书名:虐爱情深:惹上恶魔总裁目录预览:第一章凶狠的眼神第二章缠绵的夜第一章凶狠的眼神“看着我。”带着面具的男人狠狠捏住洛晴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秦湛……你……你放开我。”洛晴痛得连话都有些说不利落,低声求饶着,秦湛却依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放开?”秦湛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怎么,求我娶你进门,现在却装起清高来了?”“我没有,是我爸爸……”洛晴怯怯地解释。“有区别吗?有其父必有其女。”秦湛的语气更加讽刺,“罗伊集团破产了,所以你为了钱,连我这样的人都肯嫁

  • 凤临天下在线阅读

    原标题:凤临天下在线阅读书名:凤临天下目录预览:第一章悲催的穿越第二章本王要你活着第一章悲催的穿越头很痛,好像要被撕裂开一般,耳边充斥着战火的硝烟声,还有那一声声熟悉或陌生战友的尖锐叫喊声。“苏医生小心!”“快保护苏医生!”“苏医生……”苏忻用力的抱着头,啊的大叫一声,睁开眼却为眼前的情况所震惊。硝烟弥漫的战场变得绿玉葱葱,熟悉的军装和面孔,便成了一系列的古装男子。不等苏忻去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柄长剑朝她身边飞了过来,只听掷剑的男子大声喊道:“念奴,没死就赶紧去保护王爷,我们断后!”苏忻耳朵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