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极品美女爱上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5:16:27 来源:网络 []

书名: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章雪肤丽人

傍晚,唐超走进了一家常去的酒吧,在吧台要了扎啤酒,然后坐到边上的一个沙发上,四下打量着那些穿着妖艳的女子。163女人网

他注意到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女孩双手捧着一杯酒,怯生生站在那里,显得很茫然。唐超一直盯着她,女孩四下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人,就在这时,四目相视,女孩先是一愣,接着表现出很不知所措的样子。

唐超举起酒杯冲她晃了晃,然后喝了一口,此时,女孩已经低着头飞快的躲到了人群之中,唐超无奈的笑了笑,靠回沙发。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玻璃杯打破的叮当声,让唐超睁开眼睛,一扭头,只见身边座位上半趴着一个女孩。等她抬起头,唐超看清了她的脸,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吗?

出于警惕,唐超没有去扶她,这乱哄哄的地方谁也不想惹火上身。唐超直起身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女孩的身上。推荐163nvren.com

唐超偷偷的瞄向了她的脸,那张美丽地脸蛋挂着一丝矜持的羞涩。唐超心跳欢快起来,眼神继续下移,那盈盈可握地芊腰,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瘦,恰到好处。

唐超摒息掩口,不敢稍动。女孩半卧在沙发上,迷离的灯光洒在完美的躯体上,回映着若有若无的晶莹剔透。

女孩坐起来,低着头,右手捂着左手,唐超这才看到她的手在流血。

他将一包纸巾放在女孩旁边,女孩看了他一眼,羞涩的低下头。

清理完伤口,她很礼貌的把纸巾递了回来:“谢谢你!”

“不客气!”唐超微微一笑,说道:“你没事吧?你的手……”

女孩看了看自己的手:“哦,没事!”

看女孩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唐超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美女,想喝点什么?”

“啊?嗯,随便。极品美女爱上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女孩的声音很小。

唐超点了些啤酒。此刻,他身上只有二三百块了,所以要省着点花。

唐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问道:“嗯,刚才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出什么事了么?”

女孩看了看他,一手托着下巴,说道:“嗯,刚才有个男人,可能是喝多了,一直拉着我…我用了全力才挣脱,跑得太着急,不……不小心就摔倒了,剩下的你……你都知道了。”她说话的时候脸还是红红的。

唐超倒了一杯酒递给她,和她碰了一下。

“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啊?”女孩把嘴凑到唐超耳边歪着头说道。阅读163nvren.com

热热的气息混着少许的酒气喷洒在唐超的脸上,他猛地一惊,回头看着她。她歪着的脸庞真是可爱,尤其那张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让人有种忍不住吻上去的冲动。

“嘿嘿!哪有这样盯着人家看的…讨厌…”女孩羞涩的白了唐超一眼说道。

唐超赶忙清了清嗓子说道:“你经常来这地方玩么?”

“不是,偶尔才来!”

“哦,一个人?”

“不是,朋友拉着我来的,我其实也不想来这种地方,太吵了!”说完,女孩和他碰了一杯。

“男朋友?”唐超心里忽然变得酸溜溜起来。

女孩看了他一眼,笑盈盈的说道:“你猜!”

唐超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猜是男朋友,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一定有个高富帅的男朋友!”

女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一定会的,不过现在还真没有…”

唐超听后一喜,但想了想现在自己的身份,高和帅还算沾边,但富字可是一点都不沾。

唐超问女孩是干什么的,女孩犹豫了一下,说:“我在超市上班。阅读163nvren.com

喝完后,她接着说:“我找不到我的姐妹了,我不能丢下她。”说完,满怀期待的看着唐超。

唐超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看唐超没做声,女孩又说:“嗯,要不,要不…”

这个女孩有点意思,好奇心促使唐超把话接了下来:“要不,我帮你找吧!”

女孩高兴的“嗯”了一声,站了起来,直到这时,唐超才注意到,这女孩好高啊!足有一米七十,而且身材极好,非常的苗条。唐超和女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转了两圈也没找到她的姐妹。

回来后,唐超对她说:“要不我们就在这等吧!”

女孩没说什么,唐超又叫了几罐饮料,两人边等边聊,聊天过程中得知了女孩的名字,她叫张静。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张静,你怎么在这?”

唐超一回头,身后站着一位长发美女,相当漂亮。来自http://www.163nvren.com/那女孩看了唐超一眼,绕过来坐在张静身边,一把抓着她的手就走。

“你放开,放开我啊!”张静使劲挣脱出来。

“你怎么回事?不想走啊?”说着,那女孩瞪了唐超一眼,接着转向张静:“你想和他睡觉啊?”

从女孩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实在难听,不过唐超不想惹事,所以也就没搭理她。就在她们还叽叽喳喳争吵的时候,他已经起身走出了门外。

“等等,哎,你等等……”刚走了没多远,张静就追了上来。

“这女孩还挺粘人的啊!”唐超身上的钱快花光了,根本没有泡妞的心情。

唐超回头看了看她,又往她身后看去,和她一起的女孩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实在不好意思,我那姐们有点喝多了。”

“嗯…哦没事,你回去吧!”

“那我改天请你吃饭,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不用了。”说完,唐超转身就要走。

“哎!”张静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不依不饶。这时,唐超看到远处的女孩向这边走了过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唐超把手机号码放进口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第二天唐超闲的没事,就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是张静吗?”

“你是唐超?我是张静!”

“张静,今天有空吗?”唐超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主动提出来要请她吃饭。

“好啊!”没等唐超说完,她已经把地点说了出来。

到了约好的地点,她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唐超以后,向他挥了挥手,不得不说,她的身材真是不错,前凸后翘,凹凸有致,还有那一头发亮的长发,是个十足的大美女。

吃完饭,又待了一会,然后又逛街,分别时两人还有些依依不舍。

第二天一大早,张静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听到她的声音,唐超的心里暖洋洋的,仿佛一夜之间,对生活的不满,通通都抛在了一边。从此以后,那家超市就成了唐超经常光顾的地方。每天没事就去超市看美女收银员工作,就成了唐超最美好的时光。

带着疲倦的身体,唐超无精打采的走出闹哄哄的夜店,苦笑一声,然后点上了一颗烟,看着那些喝的醉醺醺依偎在各种男人怀中的美丽女子,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唐超回到宾馆,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气味,半个月前,就在这里,这张床上,有一对小情人还在疯狂的缠绵。

这些挥之不去的阴影,每晚都在折磨着唐超。自从和张静分手之后,他总会回到了这里,这里留下了他们许多美好的回忆。

半个月前,张静告诉唐超她又有了新的男朋友,是她父亲朋友家的孩子,刚从爱尔兰留学回来,她新男友家很有钱。今天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以后她再也不会来了。

望着张静那张美丽无匹的脸,唐超无语的哭了。

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会塞牙,刚刚遇到人生两大悲剧——下岗失恋的唐超虽然生活不算富裕,但是到省城一游的能力还是有的。他现在的家离省城才一百多公里,回到省城的博物馆,还是非常之方便的。

/t“今天你那瓷器修补完了吗?”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

/t“还...还没呢,我肚子疼,一直在厕所大便!”一个怯怯的声音回答。

/t那人一听回答之人说的粗俗之极,便气急败坏的冲他大发脾气道:“岂有此理!气死我了,张涛,你小子成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整天拿着个破手机,看什么呢?拿来,我看看!”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说道。

/t没过多一会儿,大院内传出一个男子发怒的吼声:“混蛋!你这混小子竟然在这种神圣的地方,做这些有辱圣人的污秽之事,手机没收了,你给我滚到外边去,如果再让我发现你看这些脏东西,看我不开除了你!”

/t“馆长,圣人有云,食色性也,你不能只管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吧?敢情你已经找了个年轻美貌的小老婆了,你这不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嘛?”

/t“滚!给我滚出去!”

/t一个胖胖的男青年灰溜溜、蔫头耷脑的从博物馆的院子里走出来,叹息不已:“惨了,这次又给这老不死的发现了,看来,老子这碗饭实在是难保了啊,惨也!”

/t唐超笑嘻嘻地走过来,笑道:“嘿嘿,张涛,你丫的真他妈的不长眼,又挨骂了吧?”

/t张涛瞥了唐超一眼,惊喜道:“哈哈,超子,你小子还活着呢?你这孙子一走几个月也不TMD露个面,连电话也不打一个,害的老子还怪想你这孙子的,你还甭笑话我,你还不一样,是被这老混蛋从这里撵出去的?”

/t张涛是唐超的死党,这两人年纪虽然不大,但都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唐超自从被陈馆长暂停工作之后,这还是首次看到张涛,以前,这两个小子把这里闹得是鸡飞狗跳,气得陈馆长好几次都想将他们逐出门墙,所幸,张涛的父亲跟陈馆长交情不菲,这才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t而唐超就没这么幸运了,他父亲是个满族没落的贵族出身,既无权也无钱,最后,唐超被陈馆长暂停工作,回家呆着去了。

/t张涛一阵贼笑,把嘴凑到唐超耳边,小声说道:“超子,我还真是倒霉啊,刚才我在院子里下载东瀛最著名的女艺人武藤老师最新写真集的时候,被陈老头儿发现了,那老混蛋色心又起,将我的手机给没收了!MD!”

/t唐超嘻嘻笑道:“哈哈...同喜同喜,你什么时候也被那老色鬼开除啊,咱俩不就成了难兄难弟了嘛,哎,对了,武藤老师是谁?日本的首相吗?什么时候换的?”

/t张涛呵呵笑道:“你他娘的就会胡说八道,就不能念老子些好吗?这么咒老子,你小子图个啥?”

/t张胖子那双机警的小眼珠一闪,嘿嘿地坏笑着,忽然,他又神秘兮兮地道:“超子,听说咱们博物馆又新来了几个粉白水灵的女讲解员,咱俩要不要过去耍耍,顺便找一个看着顺眼的,好顺便结束咱们快乐的王老五生涯?”

/t唐超听了连忙摇头道:“你说得倒好,老子兜里现在干净的很,身上的现银连吃饭都不够,现在的社会,泡妞哪有不花银子的,老子那还有心思想这个……”

/t张涛茫然道:“你回去向你老爹要不就行了嘛。”

/t唐超不屑地道:“你他妈滴说的到是简单,我老爹早就断了我的财路,别说向他要银子,就算我想在家里找几件值钱的东西去典当,都找不到了,我老子看得我太紧,不好下手,你干嘛不去找你老爹要钱?”唐超的父亲是一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画家兼收藏家。

/t张涛那圆圆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满脸肥肉也随着晃动,说道:“咳咳,我更加不敢了,只要我一开口要银子,我老爹直接抄起棍子就打我。”

/t就在两个人为钱的事情大伤脑经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娇媚的笑声:“唐超张涛,你们两个又被馆长撵出来了!”

/t两人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走来一个年约三十五六岁的雪肤丽人。

/t她有着一张如花娇美的粉脸,眉目如画,俏脸晕红,那赛雪的肌肤,显趁出耀眼的光辉,把照射而下的阳光全都反射回去,真是天生的*物,十足一绝色美人儿。

/t她提着一个大大的饭盒,袅袅行来.。

/t她长得前凸后翘,很有些身材,而且容貌也非常的娇美,笔直的秀发,加上肌肤白皙,在瓜子脸蛋映衬之下,一套银灰色的职业装穿在身上,活脱脱一个职场绝色白领的摸样。

/t她还没走近,就能闻到一种淡淡的香水味,这俩小子不由得有点想入非非,香奈尔5号,这种香水正适合她这样高挑优雅的女人。

/t唐超上下打量这个丽人,脸蛋长的跟水做的似的,白里透着红,估计用手一碰就能渗出水来。

/t虽然唐超不喜欢化了妆的女人,但是,这女人的淡妆让唐超心情格外清爽,她身段婀娜,微翘的红唇。唐超的目光又游离到她的脚下,今天她穿了一双晶莹剔透无色的凉鞋,雪白的脚丫子让人一看就馋得垂涎欲滴,这女人有着修长的手指,细腻的皮肤,表情里面有一种琢磨不透的笑意,嘴角不自觉地稍稍翘起,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眉目含情。

/t两人望着这绝色丽人暗自吞了好几下口水,但嗓子仿佛被什么堵住一般,硬是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t张涛干笑道:“我们要是不被撵出来,又怎么能看到嫂子你那卓越风采,几天不见,嫂子似乎又漂亮了几分。”

/t那丽人咯咯娇笑道:“哎哟,你俩好的不学,尽是学那些油腔滑调,就连我你们都敢调戏,莫非你也是不想干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她说出来的时候,似乎意味深长。那种感觉,不仅仅是长辈对晚辈的教导,其中还带有一点亲切,甚至有点温柔,而且,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风骚。

/t说完,她还俏皮的咯咯一笑,宛如百花盛放,别样的动人,就像灿烂的永恒。美人那阳光般清纯绚丽的微笑,让唐超看了怦然心动。

/t她的肌肤就像白雪一样娇嫩,加上那小蛮腰,高挑的身材,以及那一双水旺旺的大眼睛,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一样的动人。

/t这一刻,唐超才明白什么叫回眸一笑百媚生!

/t与其说是她的美貌和语气中的温柔,打动了他俩,还不如说是那种奇怪的感觉让张涛有点飘飘然起来。

/t张涛坏笑道:“圣人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对于美丽的女子,我们做君子的都不会吝啬各种赞美之词的,小生也只是效仿古代圣贤之风,对嫂子的倾国倾城之貌,一表赞叹欣赏之情。”

第2章正人君子

那美人见他摇头晃脑,明明一副小色狼之相,却又装得文绉绉的,不禁又好笑又好气,伸出春葱般细长的玉指在张涛的额头点了一下,嗔笑道:“你明明就是一个小色狼,偏偏学人家正人君子的摸样,一天到晚都是油腔滑调的样子,以后有哪个姑娘会看上你。”

/t张涛笑道:“要是我讨不到老婆,还请嫂子给我帮忙找一个,我这辈子报不了大恩,下辈子做牛做马也定当以身相报!”

/t那美人呸道:“呸,你小子少贫嘴,你老老实实地给我在这儿呆着等着,说不定我还会向馆长美言几句,不然罚你明天也和他一样不许上班。”说罢,美眸微微扫了唐超一眼,便不再理会这两个倒霉的家伙,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阵淡淡的清香。

/t唐超望着美人远去的身影,只觉得她纤腰款款,玉腿修长,走起路来那衣襟摆动,甚是诱人,看得他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t“哎,老馆长可真是好艳福,娶了一个这么娇俏年轻的绝色美人。”张涛吞着口水说道:“只是...不知道陈馆长这把年纪还能不能伺候好这美人,嘿嘿...”这美人姓夏,研究生,乃陈馆长新娶的妻子。

/t唐超眼珠一转,笑道:“我知道在那里弄银子了。”

/t张涛一听顿时来精神了,眼睛放光的说道:“奶奶滴!就知道你鬼点子最多,快说!怎么弄银子。”

/t后院奇芳阁乃陈馆长的办公室。这里环境优雅安静异常。陈馆长正端坐在书桌前看着一本文物书,他虽然年近六十,但是保养的很好,猛一看上去就像四十多岁的样子。

/t陈馆长是北大历史系的博士生,学识渊博,深得领导器重。他还有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资格,直到前年老馆长退休后,他这才当上了馆长,他在副馆长的位置上整整的呆了10年之久,多年受气的媳妇这才熬成了婆婆。

/t夏美人提着食盒袅袅婷婷走进书房内,说道:“老陈,我给您送饭来了,您该吃饭了。”陈馆长望了望风华正茂的娇妻,微微点了点头,继续翻阅手中文物书。

/t夏美人把食盒放在他桌面上说道:“来的时候我又看到唐超和张涛站在院子中央,不知他们又犯了什么过错?”陈馆长吹了吹胡子道:“那个小鬼唐超成天只知道胡闹,我已经让他回家反省去了。张涛又在上班期间看黄色图片,实在是朽木不可雕也。”

/t夏美人道:“那为何不将他也逐出博物院?”

/t陈馆长叹道:“你有所不知,当初我穷苦潦倒之时,正是受了张涛父亲的大恩,方能有今日之成就。他虽然顽虐,但本性始终不坏,天资更是不差,若能静心下来好好工作,前途还是无量的。这两个小子,尤其是那个叫唐超的,聪慧灵动,要是能好好调教,以后必能成就一番大事。”

/t夏美人微笑道:“您这番苦心,不知这两位可曾领会。”

/t陈馆长叹道:“希望他俩能早日领悟吧!对了,最近厅里要召开一个会议,我有一段日子要忙了。”

/t夏美人道:“老陈,你要注意身体啊!只是,只是不知道今年高职当选的又是谁?”

/t陈馆长抚须道:“我看我的希望还是挺大的。”

/t夏美人美目一亮,道:“莫非你又给张厅长送礼了?”

/t陈馆长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老陈,这段时间你为了高职这个事情可是早出晚归,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夏美人说到最后一句时,玉颊飞晕,眼波流转,朱唇微张,鼻息稍重。

/t陈馆长笑道:“你放心吧,我这老骨头可硬朗得很呢。”

/t夏美人娇嗔了一声道:“人家不是说这个!”说话间,玉容更添晕色。陈馆长有些疑惑不解,一时反应不过来。夏美人挨着他坐下,婀娜的身躯微微靠在陈馆长的手臂上,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道:“人家想你了嘛......”

/t陈馆长忙尴尬地咳了一声道:“这里是博物馆,咱们回到家再说吧。”

/t夏美人撒娇道:“我不嘛,人家现在就想你了。”说话间已然将炙热的身子挨在陈馆长的手臂上。

/t陈馆长额上泛出细细的汗水,朝院外看了看,院中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然后说道:“这里乃神圣之地,不可放肆!”

/t话音未落,夏美人的玉臂如水蛇般缠绕在他脖子上,朱唇香吻已送到陈馆长的跟前,喷出如兰似馨的气息:“老陈,我好想你,你好久都没碰我了......”

/t天啊!这种情调,已让陈馆长更加难受,夏美人的身体,好美,好美,几乎快让他忍不住要冲过去抱住夏美人了。

/t张开香气袭人的樱唇,夏美人那双亮晶晶的美目始终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老头抱得更紧。

/t夏美人的娇靥上泛上了一层醉人的酡红,还有些红肿的眼睛已经变得水汪汪了,纤手轻轻的盖在了老陈的嘴上,她娇喘着:“老陈,我……”

/t陈馆长的办公室就在博物馆后院里侧靠近小树林的位置,他的房间正对着一片小树林,树木虽然不大也不多,但是,爬上一个人却是富富有余。陈院长已经在这栋象征着威严与权力的大殿里拼死拼活地干了二十八年。

/t二十八年啊,什么概念?这一时间跨度足可以占据一个人生命的三分之一还要多,可对于陈馆长来说,在这人生最宝贵的二十八年中,他将自己鲜明的个性与棱角磨没了,这才爬上了馆长的宝座。

/t而同当今众多在机关事业单位里工作的年轻人一样,唐超属于那种有点才气,却抑郁不得志,想要一鸣惊人,却苦于找不到机会的那种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唐超深知属于自己的青春是越来越少了,儿时许下的那些宏图伟愿,注定会如天河之水一样,一去不复返了,一想到这些,唐超都要忍不住落下泪来。

极品美女爱上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品美女爱上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凶猛老公要不够19章(019妖孽!)

    原标题:凶猛老公要不够19章(019妖孽!)小说书名:凶猛老公要不够019妖孽!妖孽!真是妖孽!!!莫相离忿忿地踩着高跟鞋向前走去,直恨不得现在鞋跟辗上的是景柏然的心窝,她怎么会败到这种地步?比无耻比不过他,玩心计也玩不过他,他就是老天专门派来治她的。她刚才怎么会觉得感动,像这种恶魔一般的男人,就算伸出援手也是有条件的吧。哼,唯利是图的奸商!心底那一点点感动与迷恋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三寸高的高跟鞋敲在地板砖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转瞬已经进了一栋百层高的大厦。早上挂断郁树的电话后,她左思右想

  • 一朝为后19章(第19章 哥哥带我走)

    原标题:一朝为后19章(第19章哥哥带我走)书名:一朝为后第19章哥哥带我走她的高烧还没有退,小手颤抖着,小脸几乎钻到他的宽大的袍袖下,滚烫的肌肤穿过几层衣袍,还能感觉到那热度。真不想把她交出去,如果来的不是王的侍卫……用力握着她的手,凌雪站在床边,却无能为力。凌天清在床上被宫女拉起,她不愿离开,虽然发着高烧,脑袋昏沉不清,但依旧本能的寻找最安全的地方,另一只手抱住凌雪的腰,将脸往他怀里藏去。凌雪的心都要被她烫碎了。他死命的咬着唇,僵直了身体,用尽全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抗旨。凌谨遇可不是顾兄弟之情的

  • 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9章(第19章 饶了我吧)

    原标题: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9章(第19章饶了我吧)小说名: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第19章饶了我吧老头子为他没有及时接电话大光其火,一开口就给了他一顿痛骂,那暴吼声没差点震聋凌少川的耳朵,陆雨娇吓得直咋舌。凌少川忍气吞声听着老头骂,直到最后老爸才说到正题,说找到他柳叔叔了,要他马上回去见见这位凌家的大恩人。挂断电话,凌少川吁了一语气,对陆雨娇说:“雨娇,你跟我一起回去,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我父母,我们也好准备结婚了。”不管她的第一次给了谁,凌少川都是爱她的,希望能和她结婚。陆雨娇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 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9章(第19章 见家长)

    原标题: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9章(第19章见家长)小说名称: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第19章见家长到了云青庄园,莫小榭下车后,简直不敢看。这也太豪华了吧!莫小榭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庄园,这是第一次。看见莫小榭发光的双眼,席侽一笑而过。席侽牵起莫小榭的手,她这才反应过来。走进庄园,一路上遇见了很多亲戚。有席侽的小姨,表哥,叔叔,舅舅,舅妈等。莫小榭也跟着后面礼貌的喊了他们一声,有夸莫小榭漂亮的,也有无视莫小榭的。最后,莫小榭见到了席侽的母亲。听说席侽的父亲已经去世了,留下母子俩相依为命。

  • 况少,不服来战!19章(第19章 戴家晚会)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19章(第19章戴家晚会)书名:况少,不服来战!第19章戴家晚会戴依涵无视这二人,起来披上外套,默默地往外走。远离烟雾弥漫的战场。“丫的你去哪?”况雷霆松开何坤南,怒问戴依涵。“你们继续,我去找点吃的再回来观战。”无视!赤裸裸的无视!“依涵等等我,我也饿死了。”何坤南把他的白大褂脱下来,边赶上来边说。何坤南还是蛮帅的,长得斯斯文文的一副英俊雅致的脸很是妖孽。再加上脱掉白袍露出精美的剪裁合身的西装。穿西装南哥真帅!“南哥,你平时不是不喜欢穿西装上班吗?”戴依涵问了一句。“晚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19章(第19章)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19章(第19章)小说书名: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第19章苏清香才不管这一套,在她的眼中,一切世俗的理念都无法跟她融合在一起。“才不管那些东西,我现在就只管我自己,我高兴就好,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我都要去管,那我岂不是太累了?”杜子腾说道:“那也不能这样啊,你看你现在一点女孩子的体统都没有,这样以后,很难找个夫婿嫁掉的。”苏清香叫道:“才不要哩,我要是因为杜哥哥你嫁不掉,那就只好由杜哥哥你负责了啊。”“我……负责……”这句话让杜子腾吓得赶紧推开了身上如花似玉娇滴滴的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19章(第19章 梅子)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19章(第19章梅子)小说名: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第19章梅子林清荷扫了一眼,说道:“这里倒是清幽得很,若是在这梅树下弄一张小石桌,闲暇之时,沏上一壶茶,倒也是悠闲自在。”皇致远淡淡一笑,说道:“甚好。”林清荷抬头看了看,就见上面已经长了些梅子,青青翠翠,如玉石雕琢成的。“这些梅子,你用来做什么?”“奴才们摘来吃着解闷,而我则是喜爱梅花,寒冬之时,满树红花,不畏严寒,铁骨铮铮。”他说话之时,眸子里透着微微的光芒,旖旎潋滟,如平静的湖面上闪动着的道道涟漪。林清荷的目光中也带

  • 不伦之恋19章(第19章 做的太绝)

    原标题:不伦之恋19章(第19章做的太绝)小说:不伦之恋第19章做的太绝仿佛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我泪流满面,对着秦烽的舌头用力咬下,尝到了浓浓的铁锈味。他猛地推开我,手背擦过嘴角,低吼道,“你属狗的啊!”被他这么一搅和,我心情更差了,冷睨着他说:“请让开。”他面色铁青地打量我,嗤笑着,“呵,竟然哭了,觉得屈辱?”边说边向我步步逼近,把我压在车身上,眼神嘲弄,“现在倒会装贞烈,以前勾引我的时候怎么那么放荡?那叫声,啧啧真让人回味无穷,很期待你母亲看到视频时的反应啊。”我听得出,他又在威胁我。我泪

  • 沈总,不娶别撩19章(第19章 成为主管)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19章(第19章成为主管)小说:沈总,不娶别撩第19章成为主管“可以,批了。”沈司谨当场写了个财务部预支薪资的纸条,另外让林夕颜签了劳动合同。“那就,拭目以待了。”林夕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林夕颜接过纸条,并且在合同上签了字,按下手印。决定放手一搏之后,她反倒是变得坦然了很多,眉目间有自信,也有沉稳。林夕颜随后离开了办公室之后,她从小记者升级为部门主管的事情,也被副经理通知给了底下的同事们。在座位上正剪指甲的莉莉差点没剪到肉,几乎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夕颜站在副经理旁边。“怎么可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19章(第十九章 被遗忘的事儿)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19章(第十九章被遗忘的事儿)小说名称: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第十九章被遗忘的事儿凌近南吃着某人精心买的早餐,心满意足。洛惊澜在公司里,忙的那可是不可开交。原以为凌掣搬来的那些文件已是大部分工程了,结果,那只是个前菜而已。她忙的连喝口水,上厕所都没有功夫。到了这步田地,还有人前来打扰,似是觉得她还不够忙。洛惊澜埋头忙着看文件,吵闹的电话声弄得她烦躁。她干脆拿起话筒,靠着椅背,闭着眼睛,捏着人中接听电话,“您好,这里是总裁办公室,请问您哪位?”“是我!”狂妄的口气。这声音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