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8:58: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

第1章新的身份

龙城郊外

午后,暖暖的阳光照着大地,古刹庵的气氛一如既往地冷清。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庵里进进出出也就三个姑子,这些姑子都年轻漂亮,要不是那一身素朴的打扮,很难想象这样美丽的女子们全都是尼姑。

庵不大,佛堂后面就是姑子们住的厢房。厢房不算破烂,至少还能住人。最里面的那间厢房里,床上的小人儿翻了几个身突然坐起身来。

汗水侵湿了额头,眼中满是恐惧,脑海里浮现出应接不暇的一幕幕,床上的小人儿脸被怒气渲染,小小的拳头却狠狠地拽了起来,眼神中的恐惧变成了可怕的仇恨。

睁开眼,看到自己的拳头居然小了成了这样,唐菲菲有些不太相信地掐了掐自己的脸。

呼呼!

好痛,这是真的,她唐菲菲居然学着某个剧情般穿越了。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如果没记错,昨晚出任务追捕疑犯的时候被炮弹炸飞,此刻应该粉身碎骨了才是。可现在,她居然活在一个六岁孩子的身体里。这一身的打扮应该是尼姑,而且再看屋子的摆设,应该不是个有钱的地方,有点像以前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古刹。

“你总算醒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将唐菲菲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只见,门外进来的是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长发盘起,一身尼姑打扮,不是胭脂水粉却无法掩饰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

“总算是把命捡了回来,只是这脸需要另外寻找大夫医治了。”女人一脸温柔地摸着唐菲菲受伤的脸,眼神中都是满满的慈爱,那是母亲对孩子才会有的目光。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唐菲菲下意识地把身体往墙角缩了缩,用防备的目光审视着女人,这女人的气质不同一般。这么美丽的女人怎么会是个尼姑,真是浪费了。

“若曦,我是你娘,你不记得了吗?”女人担心地看着墙角的唐菲菲,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检查了唐菲菲的伤口。

唐菲菲没有说话,静静地感受着女人那温柔的慈爱,她眼中看到了朦胧的泪光。

突然,女人用力地将她拥进怀里说话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你不能忘记,你是我花千蓉的女儿,是相爷府的二小姐水若曦,你不能忘记,不能忘记。都是娘不好,没好好保护你,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现在这张脸还成了这样……”

自称叫花千蓉的女人眼睛完全被泪水覆盖,有些克制不知自己的情绪,紧紧地抱着小女孩,抽咽着颤抖着双肩。

“水若曦!”唐菲菲嘴里嘀咕着这个陌生的名字,摸着满是伤疤的脸,那如墨般的眸子眨了眨,不再抗拒花千蓉温暖的怀抱,轻轻地唤了一声:“娘!”

花千蓉彻底震撼了,错愣地看着水若曦,说话的声音也颤抖起来:“你……你再叫我一声?”

“娘!”唐菲菲听话地喊了一声。版权163nvren.com

“嗯!你懂得叫娘了,你懂得叫娘了!我的若曦懂得喊娘了。”花千蓉低头吻了吻水若曦的额头,眼底的泪水蜂拥而出,似乎要将压抑已久的情绪全都发泄出来。

唐菲菲看着激动的女人,她不知道女人为何如此激动,可是看女人眼神中的伤痛,肯定是刚刚经过生离死别。

咚咚咚!咚咚咚!

就像拍戏时导演喊‘咔’的那种感觉,急促的敲门声让花千蓉瞬间停止哭泣,擦干脸上的泪水,她认真地说道:“告诉娘你叫什么名字?”

“水若曦,花千蓉的女儿,相爷府的二小姐。”唐菲菲一字一句地说着,毕竟用着人家女儿的身体再生,失而复得的那种惊喜是该给这个女人的。

反正,名字只是个代号,对一个重生的来说,叫什么都无所谓。既然老天这样的安排,也肯定有它的用意。163女人网不管用什么名字,拥有这具躯体她就得学会在这个陌生地方如何生存。从这刻起,她也要习惯水若曦这个名字,习惯相府二小姐的不凡身份。

花千蓉欣喜地吸了吸鼻子,压低声音又说道:“很快我们就会回到相府,除了娘和林嬷嬷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相信。”

说完,她瞟了门口一眼,再次开嗓的时候声音大了不少:“若曦,你好好躺着,娘亲会给你另外找大夫的。”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花千蓉才缓缓得起身去给来人开了门。

门外的姑子脸上一阵焦急,看了一眼床上的水若曦,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讶。不过,看到水千蓉脸上的冰寒,赶紧说了话:“二夫人,相府的马车已经到了门口。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知道了,服侍二小姐更衣。小心点,她脸弄伤了。”花千蓉突然就变得冷冰冰的,说完话冲着水若曦点点头,随后快步走了出去。

姑子欠身目送花千蓉离开后快步走进屋子,用那种不该是下人看主人的目光审视起水若曦,眼神甚是奇怪。

看来,果真像花千蓉说的那样,连身边伺候的丫头都不能信,看来这个相府二小姐不是那么好当的。

“二小姐,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姑子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笑,坐上床榻想从若曦嘴里知道点什么?

水若曦凤眼一瞪,一脚将姑子踹在地上,指着她厉声说道:“大胆的奴才,居然敢这么对本小姐说话。”

姑子根本就没把这话放在心上,从地上爬起来瞪了水若曦一眼。落难的凤凰不如鸡,花千蓉虽是相爷府的二夫人,但早就失了宠,不然也不会被在这个山间小庵里思过五年。

三个月前这二小姐就在东边林子失踪,二夫人也一下不见了,没想昨晚二夫人居然把失踪的二小几个给带了回来。

“没听到娘说让你给我换衣服吗?”水若曦学着花千蓉的口气跟丫头说话。

姑子错愣一下,这丫头不是不会说话,是个傻子吗?怎么?

不过,在她看来二小姐那半张脸估计是毁了,就算回到相府也只会成为大夫人和其他姨娘的笑柄,想到这,她的目光再次变得鄙视。

快速地床边的柜子里翻出一套比较像样的衣服,不发一语地给水若曦换上,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屋子。

庵外,华丽的马车早已恭候多时,水若曦再次看到这个花千蓉的时候,这个娘已经换上了贵妇的打扮。白色长裙,竖起的发髻放了下来,清风拂过,长发飘起,清雅淡妆的她就像不沾人间烟火的仙女,让人都移不开眼睛。

真美!

怎么看都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要是自己这身体长大一点也那么漂亮该多好?

可惜!

水若曦摸着那半张伤痕累累的脸,知道这种可能性少之又少。不过,她也相信奇迹,否则她也不可能得到重生。

“若曦,我们可以回府了。”花千蓉走到若曦身边,拉着她冰冷的小手,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上了马车。

若曦明白,这话是花千蓉在提醒自己,将来的日子必须万事小心。满意地挨着花千蓉坐下,她撩开了马车的看到了一眼,‘古刹庵’三个字映入眼帘。

好奇怪的名字,一般的尼姑庵的名字给人清幽的感觉,而这庵怎么娶个杀气那么重的名字?

来不及去思索太多,马车已经快速地离开了这个地方。一路上,花千蓉都紧紧地搂着她,生怕再次失去这个失而复得的宝贝女儿。

水若曦舒服地趴在花千蓉的怀里,这一刻,她感觉到梦寐已久的母爱。这是她前生都不曾拥有的,因为她也是个孤儿,被好心人从坟地捡回去的收养的孤儿。收养她的老爸是个古董商,也是盗墓贼,虽然对她视如亲身,可毕竟是个男人,母爱和父爱还是有差别的。即使这样,在三年前老爸还突然失踪了。

记忆的长河很长,更何况她还拥有着两个不同时代的记忆。凌乱的同时,更多是对这给予关爱的花千蓉感激。

半响,就听花千蓉缓缓地开了口:“娘的姐姐是当今皇后,你是相府的二小姐,娘不会让你再过苦日子了。”

“只要能跟娘在一起,再苦的日子若曦都不怕!”花若曦一脸坚强地看着花千蓉,她能做的只是给这个做母亲的一份精神力量。

花千蓉咬着唇点点头,将水若曦搂在怀里,听着外面马蹄奔跑的声音,回相府的路上没有语言的交流,疲惫的两人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2章后院之争

马车停在相府门口,撩开轿帘并未看到相爷出来迎接。只有个白发苍苍的嬷嬷在门口等着,水若曦估计这应该就是花千蓉嘴里的林嬷嬷。

林嬷嬷看到花千蓉,原本焦虑的脸上浮现出笑意。快两步上前跪在地上,磕起了头:“老奴见过二夫人,二小姐。”

“起来吧!”出乎水若曦的意料,花千蓉并未上前将林嬷嬷扶起身,口气依旧那么地冰冷。而,看着林嬷嬷的眼神有流行般的感激闪过。再一眼看过去的时候,林嬷嬷眼中的那抹兴奋渐渐散去,似乎压抑住某种情绪,说话的声音放得很低:“按照相爷的意思,二夫人的兰院已经打扫干净了。”

“嗯!”花千蓉点了点头,拉着水若曦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一路上,丫头和下人对着母女指指点点。看到若曦脸上丑陋的伤疤,怕尖叫出声惹来杀身之祸,好几个丫头吓得都捂着了嘴。

水若曦看在眼里,心里挺不是滋味。偷偷看了一眼花千蓉,花千蓉的表情却并没太多的改变。而,这不愧是相国府,都快跟以前看过的故宫媲美了。七弯八拐,一路经过雅院,梅院,穿过长长的走廊,这才来到林嬷嬷口中的兰院门口。

看来,这个二夫人真的不招人待见,一路走来,只有躲避的丫头和下人,居然没看到一个迎上来请安的。

不过,水若曦觉得像花千蓉这样的脾气,估计也很少有人敢接近。多半,这个林嬷嬷是从娘家带来的。可是,让她觉得奇怪的是,林嬷嬷只是安排好他们的住处就走了。

兰园如名,正门进去的院子都是兰花。只是,这些兰花没人打理已经东倒西歪,能活着已经是大幸。虽然打扫得很干净,可还是有种凄凉的感觉淡去。

看着眼前的一切,花千蓉一脸忧伤。伺候的丫头和婆子花千蓉没一个认识的,多半都是离开这五年更换的。

五年了,她离开五年了。想必,那个男人身边也换了不少女人。他今天没出现,应该还是没有原谅自己当年所做之事。

然,他却全然不知,一切都是只是个误会。

她对他的爱,他心里是清楚的,可是却无法不去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一气之下不听任何解释,将她从相府赶出去。如果,当年不是碍于不能得罪身为皇后的姐姐,恐怕就不是去古刹庵死过那么简单了。

她爱他,同样也恨他。如果不是他的无知,她不会过得那么悲催,让女儿跟着受苦。幸好老天垂怜,才让她找回了这个女儿,让自小不会说话的女儿会喊娘了,一切都跟常人一样了。

拳头拽紧了,长长的指甲陷入雪白的肌肤。这一刻,她所有的痛都涌上了心头,她很想发疯,却碍于某种原因忍下了。

“娘,兰花虽雅,却是太过柔弱,我们把兰花换成玫瑰好不好?”水若曦看得出兰花给花千蓉的不止是回忆,更多的是痛苦。干脆建议换别的花种种,反正这花也配不上这个美丽的女人。

花千蓉脑袋缓缓地低了下来,蕴含着眼眶的泪水倔强的咽了下去。脸上扯出一丝苍白的笑,蹲下身上为女儿捋了捋额前的头发,重重地点了点头。

“娘,我们不能总活在过去。”水若曦伸手为这个不知道受过多少伤痛却故作坚强的女人擦了擦眼角。

花千蓉听完这话一脸震惊,震惊这丫头居然可以如此坚强。一个六岁的小丫头刚从阎王殿里走了一圈回来,还能如此安慰她这个因为回忆受伤的女人。这种镇定,这种睿智,这种定力,就算是成人也不一定能做到,她的宝贝女儿真的不一样了。

一把,紧紧地搂住女儿,她再也忍不住疯涌的泪水,然,接下来水若曦说的话却更是让她震惊。

花若曦面无表情地门口那些偷看里屋的丫头,心如止水地说道:“无论身在何处,眼泪只能证明自己的脆弱。”

刹时,花千蓉的泪水凝结了。凝结成一股力量,一股可以摧毁一切的强大力量。咬了咬牙,轻轻地放开了怀中的女儿,起身朝向门外正偷看的丫头和婆子冷冷吩咐道:“把院子里的兰花全都换成玫瑰。”

“是!”为首的婆子第一个反应过来,应了一声拉着其他人全都退了下去。

……

第二天早上,两个姨娘便来请安,三小姐水若嫣也来了。

水若嫣长得倒是灵巧,但是胆子却十分小。别说走近水若曦,就连多看一眼,她都害怕地将身子缩在落姨娘身后。落姨娘见花千蓉看着水若嫣的眼神飘过一丝怒气,连忙拉着水若嫣跪在地上:“二夫人,奴婢教女无方,还请您别生气。”

“起来吧!她毕竟是个孩子。”花千蓉喝了一口茶,口气十分平静。

“娘,这些都是爹爹的姨娘吗?”水若曦故作懂事地走到花千蓉身边,两天的相处,她感激花千蓉给自己从未有过的母爱。

想着从小跟着老爸东奔西跑,想着看着别的孩子妈妈抱着亲着,她却只能羡慕地抱着怀中没有温度的娃娃。如今,她拥有了这份替代别人的母爱,又重新拥有了一个童年,虽然不温馨,却已然让她满足。

“奴婢给二小姐请安!”两个姨娘不约而同地朝水若曦欠了欠身。

“若嫣红给二姐请安!”水若嫣小小的身子被迫也欠了欠,眼神还是无法掩饰心中的恐惧。

水若曦毕竟有成年人的头脑,自然也明白大致的理解。抬了抬头,用那还带着稚气的声音说道:“起来吧!”

“梨姨娘,你进府上的日子也不少了。何时给相爷添上个子嗣,水家只有俊贤一个男丁有些孤独了。”花千蓉话中的玄外之音白痴都知道,说话间她还看了看落姨娘。水俊贤是水家唯一的男丁,生母莫姨娘死之后就一直在大夫人手上,她倒是真心想梨姨娘争点气。

落姨娘在心里偷笑,笑梨姨娘进府两年居然连个蛋都没有。梨姨娘则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心里不是滋味,却又不敢多说。毕竟,她也只是个小官的庶女,能嫁进相府已经觉得是八辈子的幸运。

“我累了,都下去吧!”花千蓉喝上一口茶,看得出她很不喜欢应付这些人。毕竟,这都是她喜欢的男人身边的女人,能高兴那肯定是装的。

几人欠了欠身,落姨娘拉着水若嫣快步走出院子。而,心机颇深的梨姨娘却是放慢了步子,看到母女走出院子,马上转身走了回来,欠了欠身压低声音说道:“二夫人,相爷今晚回府了,大夫人不让我们把这消息告诉你。”

原本没力气的花千蓉眼睛一亮,喝水的动作止住了。瞟了梨姨娘一眼,有些不太明白这女人的用意。

“二夫人明鉴,庄里的人都知道莫姨娘是怎么死的,奴婢只是不想步莫姨娘的后尘。”梨姨娘也毫无隐瞒自己内心的想法,尽快挑起大夫人和二夫人只见的矛盾,这才是她今天来到真正目的。

水若曦眼眸一抬,第一眼看这个梨姨娘都不是好人。不过,她也知道有时候这些人的肩膀却是最好踩的,相信这个娘心里早就有了数。

花千蓉恢复平静,挥了挥手说道:“下去吧!大夫人有手段,你有青春,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了。”

“谢谢二夫人!”梨姨娘会意一笑,欠了欠身弯腰退出了大院。

院子是清静了,可是,清静的同时也让母女想到了其他的事情。这么大个院子,连个收风的人都没有,怎么跟那女人斗?然,除了林嬷嬷她们真的没有可以信任的人。

林嬷嬷无法放在身边,那是怕到了最后没有退路。来回地踱着步子,花千蓉焦虑不安地看着水若曦。

“娘,您不是还有姨娘吗?”水若曦的脑袋显然比花千蓉转得快一步,昨晚花千蓉把身边的关系全都告诉了她。

她想,花千蓉的姐姐水千陌能坐在当今皇后的位置上,肯定也不是简单的角色。无论在什么地方,要往上爬,首先身边必须有人可以踩着,而身后还得有人顶着。皇后这样大的树不靠靠,那岂不是有些浪费。

一语惊醒梦中人,花千蓉满脸赞许地看着这个女儿。果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再次活过来的女人不仅聪明伶俐,而且还善解人意。紧紧地握住女儿的肩膀,她咬着牙说道,她吸了吸鼻子将若曦抱进怀里:“娘明天就带你进宫,让姐姐找御医给你治好脸上的伤。”

“嗯!”水若曦乖巧地点点头。

……

水易明随太子东郊狩猎回来很早,天刚亮的时候就回来了。他很期待那个五年没见面的女人会出来迎接,结果却是满心失望。

五年,五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五年前她的心都变了,更何况已经离开五年,也许她早已把自己从记忆里抹掉了。

像以往一般,见过夫人和两位姨娘之后,他选择了梨姨娘那边落脚。风尘仆仆归来,安排好手上的事情之后,他便是沐浴休息了。

庶女狂妃:相府二小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庶女狂妃 或 相府二小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陈半丁|6岁丧母,9岁丧父,幼年失学到驰名画坛(130幅)

    在我国现代画坛,一直有三大画派,其中包括南方的海派和岭南派,北方的就属京津画派了,而陈半丁先生是京津画派的典型代表人物。陈半丁成名较早,上个世纪初就驰名北方画坛,他的作品迄今犹为人们所珍视。陈半丁(1876--1970),即陈年,画家。浙江山阴(今绍兴)人。擅长花卉、山水,兼及书法、篆刻。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画院副院长、中国画研究会会长。代表作品有《卢橘夏熟》、《高枝带雨压雕栏》、《惟有黄花是故人》、《赤壁夜游图》,《莫负此生》等。1956年在北京举办个人作品展览。有《陈半丁画集》、《陈

  • 国学教育为什么能成为孩子幸福和家族传承的重要基础???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祖先留给后代的思想文化财富特别丰富。在这个人们越来越重视教育的时代,很多人纷纷转向从传统的思想文化宝库中去挖掘教育资源,于是,学习国学就成为很多人发家致富的路径,也成为很多父母望子成才的重要途径。我们提倡孩子从小诵读国学经典,遵循孩子的学习天性,让孩子自幼接受中华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奠定其智慧的基础。可能有的家长就要问了:孩子的幸福和家族的传承与国学有什么关系呢?这就要首先明白什么是国学,然后才能说学了有什么用,怎么学的问题。什么是国学呢,诸位大家提供了很多的

  • 谁都不容易,请不要搬弄是非!

    笑话人的人,一般都是浅薄的人。他们自以为高人一等,比别人优秀。他不懂,人没有天壤之别,自认为聪明的人,其实是最愚蠢的人。笑话人的人,一般都是嫉妒心很强的人。怕别人比自己强,气人有,笑人无。想拔尖出头,得到尊重。他不懂,要别人尊重你,要首先懂得尊重别人。笑话人的人,一般是心胸狭隘的人。谁得罪我,我要把他喷的臭不可闻,甚至恨不得毁了别人的前程。他们忘了“与人为善”的做人原则。每个人都是有思想、有自尊的,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尊重别人。智者都是心胸开阔的人,他们懂得如何尊重人。“将心比心”,去善待身边的人,

  • 【微展】张小儒女士国画作品微展

    【微展】张小儒女士国画作品微展张小儒,女,1970生于河北曲阳,现为海内外名人名企交流协会艺术顾问,红旗飘飘书画院河北分院理事,中国文化艺洋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佛教艺术书画院院士,中国老年书画院研究会会员,省市书画协会会员,曲阳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蓝康慈善公益中心书画院副院长,CCTV《地名中国》栏目组艺术总监,自幼酷爱书画,后拜我国著名黄胄大师弟子解满昌为师嫡派相传,系黄胄大师第三代传人,主画毛驴,虾和花鸟动物画,曾多次参加若干书画展并多次获奖。我作品被收藏家及书画爱好者,国内外友人收藏,本

  • 山僧释果贵大师的作品欣赏

    山僧释果贵大师的作品欣赏释果贵:别号——山僧,山居闲僧,网络昵称:木佛不度火(俗名:陈国龙,安微芜湖人)1994年8月出家于安徽凤阳龙兴寺次年受具足戒,后依止九华山百岁宫上慧下庆大和尚修学,97年被评为九华山五好僧人。现住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横街宝云古寺,现任宝云古寺诗画院执行院长,(禅茶人生)杂志书画版块副主编,中国禅茶协会首届常务副会长,任少林寺下院空相寺书画院理事,山东东营天宁寺佛教文化书画院创办合伙人(代理院长)。中国书法是一门古老的汉字的书写艺术,从甲骨文、石鼓文、金文(钟鼎文)演变而为

  • 【SOFUN新闻】美国中文作家协会2018年会暨新书发表会圆满结束

    美国中文作家协会自2015年成立以来,在所有作协成员同心协力下的努力下,创建了作协官方网站chinesewritersusa.org,建立了为三十三位会员的个人专栏,举办了六次命题征文和多次联谊活动,并且出版了三十万字的作协文集《心旅——美国中文作家协会作品集萃一》。在此期间,作协得到美国联邦政府501(c)(3)非营利组织的批准,成为凝聚了全球几十个国家文学团体的世界华文文学联盟的成员之一。为了表达对作协所有成员及各界朋友的大力支持和关爱,作协于2018年1月19日至21日,在风光秀丽的南加州

  • 【SOFUN生活】美国中文作家协会文情报告(2015——2017)

    美国中文作家协会ChineseWritersAssociationofAmerica成立于2015年9月12日,是由生活在美国并热爱使用中文写作的华人和其他族裔的人组成的非政治、非宗教、非营利的文学团体;是美国加州政府批准註册、享有联邦政府501(c)(3)免税资格的民间公益团体;也是世界华文文学联盟成员。»一、作协概况美国中文作家协会ChineseWritersAssociationofAmerica成立于2015年9月12日,是由生活在美国并热爱使用中文写作的华人和其他族裔的人组成的非政治、

  • 中国仕女画技法之五官形式

    本文内容摘录自江西美术出版社《中国仕女画技法》,黄辉著,仅供参考,如需深入学习,请从正规渠道购买正版图书!仕女形象美最关键是五官造型,传统仕女画最传神的部位是眉与眼。历代画家创造了许多眉式眼式,提出“红妆黛眉”、“修眉联娟”及“征神见貌,情发于目”等说法,画眉饰眼能使仕女形象更加美而传神,故唐明皇令画工作“十眉图”,即远山眉、八字眉、五岳眉、三峰眉、垂珠眉、却月眉、分梢眉、涵烟眉、拂云眉、倒晕眉。并修眼饰罩,构成各种优美眼式,历代相承,成为仕女画眉眼造型程式。传统仕女画极重视眉眼造型,因为它是体

  • 当穷人开始抢购奢侈品,富人却在悄悄转移目标!(深度)

    当奢侈品变成平民消费时,富人们又要通过什么方式来彰显他们富人的地位?转自:水木然(ID:smr8700)01在任何一个时代,富人都需要给自己带上一种标签,从而维系在社会上的地位,既不能脱离这个圈层,也不能让别人随便闯进来这个圈层。所以富人总要用一种穷人无法实现的放松来标榜自己身份,比如以前他们佩戴高贵的首饰,拎着各种奢侈品。曾经,女士的香奈儿、爱马仕、ChristianLouboutin红底鞋,男士的奔驰、宝马、奥迪,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我是有钱人。这就是所谓“炫耀性消费”,这是一百年前韦伯伦

  • 聖德书院又增一实体企业大咖力量,北京奥宇集团董事长刘国恩先生被聘为聖德书院院董

    1月22日下午,聖德书院聘请北京奥宇集团董事长刘国恩先生为聖德书院院董。中国著名品牌战略专家、聖德书院院长张海良博士在京为刘国恩先生颁发院董聘书。北京奥宇集团创建于1992年,历经25年的风雨同舟、接力前行,形成了“以人为本、以德治企、创新求强、共创共享”的企业文化,打造了两大产业板块:一是以建筑模板研发生产、销售为主的实业板块;一是高端服务业板块,包括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智慧医养、教育装备、酒店、物业、物流、新型城镇商贸等等。集团有员工千余人,集团总部占地面积800余亩,建筑面积30万平方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