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都市小说《绝色校花的贴身高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2 7:48:5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绝色校花的贴身高手

第1章 酒吧外的美女

昏暗的灯光,嘈杂的音乐,衣着暴露的舞女,粗犷野蛮的男人,这里是位于意大利某处的一间地下酒吧。原文http://www.163nvren.com/知道这间酒吧的人不多,胆敢进入这间酒吧的人更为稀少,因为来到这里的客人大多都是常年行走于黑暗世界的人们。他们有的是身上背着多条命案的罪犯,有的是把取人性命当做工作的职业杀手,更有的是替各国政府或组织处理各种棘手事务的雇佣兵,危险与杀戮便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作为一个职业佣兵,李飞洋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但这将会是他最后一次来这儿。就在两、三天之前,李飞洋刚和远在华夏的父母通过电话,父母执意让他回国。

整整三年的佣兵生涯让李飞洋已经习惯了整日生活在枪林弹雨中的日子,不过确实也有些厌倦,于是他没有多想便答应了父母的要求。

喝完了眼前最后一杯酒,李飞洋打算起身离开,可就在这时,酒吧的大门被人用力推开,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冲进酒吧大声道:“嘿,你们都听说了吗,阿尔弗雷德被人干掉了,而且是连他们整个组织一锅端!”

红发男人的话让酒吧里那些见惯大场面的人们全都震惊不已,其中一个光头大汉更是站起身诧异道:“这不可能!阿尔弗雷德手下有两百多号人,装备齐全,是南部最大的帮派,要消灭他们,除非是部队出动。可如果连部队都动用了,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红发男人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当然不是部队做的,听说过‘龙的逆鳞’吗?”

“龙团?”光头大汉皱起眉头,“怎么可能没听说过,这几年名气最大的佣兵团,也是全球五大佣兵团之一,总共只有七个人,而且据说团长是个刚刚成年的黄种人,难道和他们有关?”

红发男人点了点头:“应该就是他们干的,不然还有什么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阿尔弗雷德和他的人马彻底摧毁?说起龙团,他们的团长真是不简单……”

红发男人越说越起劲,李飞洋却是不打算再听下去,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又在吧台上丢下一枚别致的金币,然后便走出了酒吧。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随着酒吧大门的关闭,里面嘈杂的声音也被屏蔽在内,此时的大街上早已空无一人,李飞洋突然感到一丝寒意,赶紧掏出香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道:“哎,果然是面子太薄了,被人当面夸奖,还真是不好意思啊。”

说罢,李飞洋走到街角,准备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机场,可这时他却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巷口中隐约有着一道极为妖魅的身影。

李飞洋眉梢一挑,正想要过去看个究竟,没想到那个隐藏于漆黑巷弄中的妖娆身影却已主动探出了自己白皙的手臂,并朝着他勾了勾纤细的手指。

有意思,李飞洋眼中闪过一丝玩味的神情,快步走了过去。

走进巷弄之后,李飞洋发现这是一名身高接近一米七五,金发碧眼的白种女人,她穿着一件大红色连衣裙,裙子很短,露出了笔直而雪白的美腿,踩着一双血红色的高跟鞋,冷艳中透出一股原始的诱惑。

此时此刻,女子已经靠在墙上,一边肩带轻轻滑落,露出迷人的香肩,她用标准的意大利语对李飞洋说道:“先生,想不想和我来一发?”

红衣女子的言语简单而直接,但却是无比挑逗,让人无法拒绝。

李飞洋露出一丝微笑,扔掉手中的香烟,同样用标准的意大利语回答道:“就在这里?”

“这里不好吗?不觉得更刺激?”女子反问道,同时一步步缓缓靠近了李飞洋。都市小说《绝色校花的贴身高手》在线免费阅读

深夜的巷道野战?也不错!李飞洋不再迟疑,一步上前,紧紧贴住了女子的身体,一边吻向女子秀美的粉颈,一边将手探入女子的连衣裙内。

“嗯……”女子发出一声娇哼,没有一丝抗拒,任由李飞洋的双手在自己柔嫩的肌肤上摸索。

时间一点点流逝,随着越来越激烈的热吻与缠绵,女子似乎再也难以抑制住兴奋的情绪,她突然跳了起来,像一只无尾熊般缠在了李飞洋的身上,修长的双腿将李飞洋的腰紧紧勾住,就好像是在邀请李飞洋快点进入最后的阶段。

可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李飞洋却突然停下了动作,极为扫兴地开口道:“对了,我们还没有谈好价钱,太贵的话我可是付不起。”

“价钱不是问题,你愿意给多少都可以。”李飞洋停下了动作,女子却是没有,一边回答着还一边试图解开李飞洋的裤带。只是,女子并没有注意到李飞洋刚刚说的是埃塞俄比亚语,而她的回答也同样是埃塞俄比亚语。163女人网

听到女子的回答,李飞洋淡淡一笑,眯起眼睛看着女子道:“真没想到在意大利当应召女郎还要会说埃塞俄比亚语,看来你们这个行业的竞争也是挺激烈的嘛,需要招待非洲客人?”

这一次李飞洋用的是俄语,不过女子依然听懂了,她的动作猛然一滞,接着迅速向后弹开,瞬间就与李飞洋拉开了三米多远的距离。

“你早就识破我的身份了?”女子盯着李飞洋,用英语警惕地问道,眼神中的媚丽与诱惑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冷厉与森寒。

李飞洋则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当然,像你这种级别的美女怎么可能会站在街上招揽顾客,是想要其他的小姐们都没饭吃了吗?更何况哪有人做生意不先谈好价钱就交货,还是说我真的已经帅到了惊天地泣鬼神值得你这种美女倒贴的程度?”

想到刚刚的表现,女子的神情中透出一丝懊悔,她知道确实是自己太心急了。不过,女子很快又恢复了镇定,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微小的手枪,指着李飞洋道:“龙王,你确实很细心,观察能力十分不错,不过即便你揭穿了我的掩饰,也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我知道你很厉害,可不管多厉害,也不可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躲过我的子弹。所以,快点把阿尔弗雷德金库的钥匙交出来,否则……唔……”

女子正试图做最后的警告,希望能在不动用武力的情况下就完成任务,毕竟和龙团的龙王交手是黑暗界任何一个人都不希望面对的事情。然而女子的话还未说完,一秒钟前还站在三米开外的李飞洋,这一刻已经出现在她面前,并且深深吻上了她的红唇,使她无法再多说出一个字。163女人网

深深一吻过后,李飞洋露出满意的神情:“都说杀手界的金发尤物亚莉克希亚是让无数男人败倒的情场老手,却没想到原来竟是处女之身,真是让人意外。”

“你怎么知道……不!你胡说什么!混蛋!”亚莉克希亚脸颊一红,抬手就想开枪,可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手中的那把微小手枪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李飞洋的手上。

李飞洋看着手中的迷你手枪,一边把玩着一边点头赞扬道:“不错,体积小才更方便携带和隐藏,适合女杀手使用。而且虽然看起来很小,不过这把枪的威力恐怕已经超过了勃朗宁M1935吧。”

我的枪怎么会跑到他的手上?亚莉克希亚心中一惊,一脸的不敢置信,直到这时她才终于认清自己与眼前这个男人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好了,好了,别不高兴嘛,这个就给你当礼物好了。”见亚莉克希亚突然神情严肃,李飞洋便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扔了过去。都市小说《绝色校花的贴身高手》在线免费阅读

亚莉克希亚接过钥匙,看了看后,失声道:“这难道就是阿尔弗雷德金库的钥匙?”

“不知道,顺手捡到的而已,爱要不要。”李飞洋笑着摆了摆手,转身要走。

阿尔弗雷德在欧美通缉榜上的悬赏金是八百万美金,这看起来是很大的一笔数目,但知道内情的人却不以为然,因为阿尔弗雷德真正的价值在于他多年累积下的价值五千万美金的黄金。

亚莉克希亚显然是知情人,所以才会找上李飞洋,打算从他手中偷出钥匙。虽然李飞洋没有承认,但亚莉克希亚知道自己手中的肯定就是阿尔弗雷德金库的钥匙。只是,亚莉克希亚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想要得到钥匙,未能得逞,而就当她要放弃的时候,对方竟然如此随便的就将钥匙送给了自己。

“为什么?”看着李飞洋的背影,亚莉克希亚忍不住轻声问道。

李飞洋并没有停步:“就当是买下你的初夜吧,我日后再来取。而且,我打算退休了,拿着这家伙的钥匙肯定还会有你这样的人找上门,我怕麻烦,所以只好把麻烦送给你。”

价值五千万美金的麻烦,想必没有几个人会拒绝,亚莉克希亚看了看手中的钥匙,又看了看已经快要消失在夜色中的李飞洋,大声道:“龙王,这个麻烦我先帮你收下,不过我亚莉克希亚的初夜你永远都休想得到!”

第2章 英雄救小美

华夏,江州国际机场的大门外,李飞洋正看着自己手机中的短信,同时嘴上骂骂咧咧道:“江州财经大学?已经给我办好了入学手续?东方如梦?还要陪着这小姑娘一起读大一?我靠!我特么是回来度假的好吗?老子可不是保姆啊!有你们这样的爸妈么!”

李飞洋看的这条短信正是来自他的母亲,他没想到自己才刚回国,甚至没来得及回老家一趟,就被自己的爸妈安排了任务。不过,骂完之后转念一想,李飞洋又笑了。给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大一小姑娘当保镖,能和保护那些政界大佬或者商界巨擘一样嘛,这样的任务明摆着是既轻松又简单啊,说不定小姑娘还是个美女,嘻嘻嘻,老爸老妈可真是会为我着想。

想到这里,李飞洋终于不再郁闷,迎着清晨明媚的阳光,带着比阳光更灿烂的笑脸,迈开大步走向了机场附近的地铁口。

……

江州财经大学门口,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一辆奔驰C级轿车旁玩耍,忽然,女孩脚下一滑,不慎跌倒在了轿车的旁边。

女孩很是坚强,虽然摔得不轻,不过她站起身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对自己笑了笑,一声没哭,便打算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名穿着花衬衫,戴着金链子,一副痞子样的年轻男子突然出现在了小女孩面前,板着脸道:“小丫头!给我站住!把我的车弄花了就想跑吗?”

小女孩回头看了看奔驰的车身,车身上确实有一道小小的划痕,不过这划痕很旧,显然不是刚刚刮到的。可小女孩又哪里懂这些,略带紧张的看着花衬衫道:“对不起,叔叔,我陪钱给您行吗?”

说罢,小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叠百元钞票递给了花衬衫,这是她身上所有的钱。

一小叠钞票大概有一千多块,应该足够花衬衫处理车上的划痕了,然而花衬衫拿过小女孩的钱后,非但没有放过她,竟还突然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臭丫头!这点钱想打发叫花子吗?我这车可是奔驰,懂不懂!最少再拿五千块过来!你身上要是没有,叫家里人送过来也行,不然的话叔叔可有的是手段来对付你!”

花衬衫出手很重,根本没有顾忌对方还只是个小孩子。小女孩本来梳理整齐的头发因为花衬衫用力的一巴掌而散开,胡乱披在眼前。

可尽管如此,小女孩还是用力站了起来,依旧拍了拍身上的灰,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忍着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想要继续表现坚强。只是眼泪却在这时非常不争气地湿润了眼眶,她抿着嘴,虽然感到十分委屈却仍是看着花衬衫抽泣道:“对……对不起……叔叔,我……我这就打电话……”

“快点打!老子的时间宝贵,十分钟之内叫人送钱过来,晚了一分钟多加一千块!”

还未等小女孩将话说完,花衬衫就不耐烦地冲她吼道,完全没有因为小姑娘的眼泪和哭泣而生出一丝同情,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去你妈的!”

可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闪过,一脚踹在花衬衫的肚子上,巨大的力量让花衬衫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撞在身后的奔驰车上,竟将车门撞得凹了进去,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出手之人正是刚刚来到财大门口的李飞洋,看到之前一幕,他便毫不犹豫地给了花衬衫一腿。

“哎哟!好疼!”被踢飞的花衬衫发出一声惨叫,他在这一带混迹多年,还从来没被人这样打过,捂着肚子愤怒地对李飞洋破口大骂:“你小子是什么人!敢踹我?老子今天一定要废了你!”

李飞洋没想到刚回国就遇上这种事,冷冷看着花衬衫,压着怒气说道:“你没资格知道我是什么人,快给小姑娘下跪道歉,立刻!”

“我跪你个屁!”花衬衫似乎已经很久没碰上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人,不顾肚子上的疼痛,暴怒而起,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径直捅向李飞洋的腹部,出手竟是异常狠辣。

“找死!”李飞洋眼神一变,闪电般夺下花衬衫手中的匕首,并一掌推向了花衬衫的胸口。

砰!随着一声闷响,花衬衫又一次被击飞,同样撞在了自己的奔驰车门上,然后软瘫在地,再也无力爬起。

“下跪道歉!”李飞洋走近一步,站在花衬衫身前,俯视着他,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再次说道。

花衬衫一愣,这回真的有些害怕了,不过他眼神一扫,瞥见不远处几个混混模样的年轻人正在走来,顿时又恢复了气势,冲李飞洋大声道:“蠢货!我的兄弟们来了!你就等死吧!”

与此同时,不远处那六、七个小混混已经气势汹汹地跑了过来,站在花衬衫面前道:“花哥!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打!给我打!打死这小子!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花衬衫指着李飞洋咆哮道。

小混混们很听话,一听到老大发话,也不管青红皂白,立刻将李飞洋团团围住,眼看就要动手。

砰砰砰!

然而,仅仅十秒钟之后,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小混混们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个个捂着肚子发出痛苦的呻吟。

李飞洋依旧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地流氓,第三次重复道:“我再说最后一次,你们乖乖跟着你们老大跪成一排,给我身后的小姑娘道歉!”

李飞洋的声音不大,但这一次他明显的加重了语气,包括花衬衫在内的小混混们挨了打,知道了实力上的差距,虽不情愿但也只好听话的在小姑娘面前跪成了一排,齐声道:“对不起!我们错了!以后不敢了!请小朋友原谅我们吧,”

直到此刻,李飞洋才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回过头,蹲下身子轻轻摸着小女孩的头说道:“小姑娘,没事了,这些坏蛋以后都不敢欺负你了,你家在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小女孩抬起头,微微一笑,轻声对李飞洋说道:“不用了,张伯伯说过一会儿就来接我,谢谢叔叔。”

随着小女孩一抬头,李飞洋这才发现这个小姑娘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皮肤白皙晶莹,简直就像一个洋娃娃般可爱。

哇塞,才这么点大就这么漂亮,真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啊,李飞洋心中不禁暗自感叹道。

而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响着警笛开了过来,从车上走下来一名中年男警察和一名年轻的女警察。

一看到眼前的场面,中年警察便大声喊道:“什么情况!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想聚众斗殴?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拿警察不当数?都给我老实点站着别动!不然我把你们全逮进局子里!”

第3章 警中花

看到中年警察出现,花衬衫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他故意没有站起身,跪着对中年警察说道:“哎哟,孙队,没想到您亲自出马了,您看您说的,在您的管辖内我哪敢闹事啊。今天我是守法公民,不过这小子就不知道什么来路了,您看我和我的兄弟们都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孙队您可得公事公办。”

中年警察看了看跪成一排的花衬衫等人,又看了看李飞洋,皱眉道:“怎么一回事?”

李飞洋指了指身后的小女孩答道:“没什么,这群没用的废物打算欺负一个小姑娘,恰巧被我撞见了,就顺手教训教训他们。不用感谢我,见义勇为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你?一个人教训了他们这么多人?”这时,中年警察身后的年轻女警察开口问道,脸上充满了狐疑。

这个女警察身高超过一米六五,五官端正,容貌俏丽,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看上去英姿飒爽。而且,即便穿着警服,也依然遮挡不住她火爆的身材。

见惯了全世界各式美女的李飞洋,第一眼看到这个女警察也不由得有些赞叹,点着头道:“是啊,是我一个人干的,警花姐姐是不是得好好表扬一下我啊。”

“注意你的用词!”女警察冷着脸道,“先别说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算是这群流氓真的欺负这个小女孩了,你就能让他们都跪着吗!依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起跟我们走一趟吧!”

李飞洋神情一滞:“让我跟你走?好,就算我肯跟你走,那她怎么办?你们难道就不管这个小姑娘了?”

女警察这才想起李飞洋的身后还有一个小姑娘,脸上也是一红,连忙走到女孩身边说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刚刚这个小流氓……额,大哥哥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小女孩躲在李飞洋身后,有些害怕地看着女警察,点了点头:“我叫苏小美,刚刚大哥哥确实是为了保护我才打他们的。”

“哦?”女警察有些意外,不过她仍旧说道:“那你的爸爸妈妈呢?要不要姐姐送你回家?”

小女孩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张伯伯让我不要乱走,他说马上就会来接我。”

“这样吧,我在这里看着小朋友,你先带这小子回局里审审。”这个时候,中年警察也走了过来,指着李飞洋对女警察说道。

女警察看了看中年警察,然后指着花衬衫一伙道:“那他们怎么办?”

“我在这里就行了,我会处理的,放心吧,这些家伙在局里都有底子,跑不掉的。”中年警察说道。

女警察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然后瞪着李飞洋道:“你跟我走吧!”

到了这个时候,李飞洋已经看出中年警察和花衬衫一伙肯定关系不一般,而这个女警察虽然有点正义感,但作为新人却是无能为力,所以只能听领导吩咐。

这要是以李飞洋以前的性格,他说不定会把眼前这个中年警察也胖揍一顿,然后再将事情闹大。但现在,李飞洋却不想惹麻烦,只希望过点普通日子,于是便点了点头:“好,走就走吧。”

上了警车,李飞洋非但没有一丝紧张,反倒饶有兴致地看着开车的女警察道:“警花姐姐,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吧?想守护正义却没想到现实如此黑暗吧?刚刚你那个搭档和那帮流氓有利益关系吧,他们的老大是不是和你们局里领导也有关系?”

李飞洋一连串的问题都直中要害,女警察有些诧异身旁的这个年轻人怎么会一眼就看穿了事情的真相,不由得对他有些刮目相看。然而,女警察表面上依然严肃道:“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话!想说话,等到局里接受审问时再说!还有,叫我宋警官!”

“哦,宋警官,你干嘛这么严肃呢,只是闲聊一会儿都不行吗?不管怎么说我刚刚可确实是教训了那帮小流氓,照理说你应该高兴才对,其实你也早就想教训教训他们了吧。”李飞洋继续道。

女警察又是一愣,确实,她早就想将花衬衫那一伙人绳之于法了,但是碍于上面的压力,一直没能成功,现在李飞洋教训了他们,也算是从另一个方面伸张了正义。

女警察的脸色略微有些缓和,开口道:“那帮人确实不是什么好人,那个花衬衫的外号叫花斑,只是一个小头目,他们真正的老大则更加有势力,你去招惹他们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作为一个普通公民,不管什么时候都应该相信警察。”

李飞洋撇了撇嘴,心想自己哪里是什么普通公民,而这时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李飞洋接起手机,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女声:“你是李飞洋吧,我是东方如梦,我在学校等了你很久,你怎么还没到?”

李飞洋这才想起自己还要赶到财经大学和那个保护对象见面,只好无奈道:“我……我在警察局。”

“什么?哪个警察局?怎么会跑到警察局去?”东方如梦惊讶道。

李飞洋看了看身旁的宋警官,宋警官面无表情道:“江海分局。”

于是李飞洋又对着电话道:“在江海分局,你可别误会,我是见义勇为。”

电话那头的东方如梦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我等会儿去接你,你最好真的是见义勇为!”

……

进了警局,李飞洋直接被带到了审讯室,可负责审问李飞洋的已经不是刚刚那个年轻的女警察了,而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壮硕男警察。

看到男警察出现,李飞洋不禁皱了皱眉道:“宋警官呢?怎么不是她负责问话?”

“宋琳瑶?”男警察似笑非笑地道,“怎么?就你这个小流氓还看上我们江海分局的警花了?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快点老实交代,为什么要在街头斗殴!”

“没有啊,我是见义勇为。”李飞洋无辜道。

听到李飞洋这么说,男警察顿时脸色一变,拿出一纸认罪书,往台子上用力一拍:“老实点!事情的经过我们孙队已经交代过了!你参与街头斗殴,打伤了七、八个人,快点签字认罪!乖乖听话的话还能少受点皮肉苦,否则有你好受的!”

第4章 闹局

就在男警察拿出认罪书的同时,审讯室的大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正是之前和宋琳瑶一起前往事发现场的中年警察。虎背熊腰的男警察看到中年警察,立刻站起身,恭敬道:“孙队长,您回来了。”

而李飞洋看到中年警察出现,神情明显严峻起来:“你怎么回来了?小美呢?你该不会是把小姑娘一个人丢在那里了吧!”

“警察怎么做事用不着你来操心!”孙队长瞪着李飞洋道,“你小子快点给我签字认罪!别特么再惹麻烦了!”

“我惹你妹!”李飞洋此时终于按捺不住情绪,暴动而起,一瞬间就将孙队长放倒在地!

“你敢袭警!”那个虎背熊腰的男警察见自己的队长被击倒,也立刻行动起来,张开双臂猛扑向李飞洋。

李飞洋扫了那男警察一眼,突然一撤步,随即一记中正直拳直接打中他的肚子,男警察闷哼一声,毫无还手之力地瘫倒在了地上。

“妈的!你死定了!老子今天不废了你,就白当了这治安队长!”之前被击倒的孙队长没想到还是个练家子,这时竟又站了起来,掏出电警棍就挥向了李飞洋。

只是李飞洋根本毫不在意,转身又是一腿,电警棍划了个完美的弧线落在地上,而孙队长居然被踢飞出去,重重摔在了审讯室的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怎么回事?”听到响声,那名叫宋琳瑶的女警官第一个赶来,打开门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名警察,惊声问道。

李飞洋站在原地看着宋琳瑶,一字一句道:“你可以问问他们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当然了,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下次嘛,呵呵……我可就不敢保证下手还是这么轻了。对了,我现在要去找小美,哪个不长眼的要是还敢阻拦,我就闹翻你们警局!”

说要走便要走,李飞洋此时的气势惊人,甚至还带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警局里,随着宋琳瑶而来的其他七、八名男警察此时都愣在审讯室的门口,一时间竟没人敢上前阻拦。

而就在这时,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声传了过来:“闹局?闹得还是警局?小伙子,口气倒不小啊,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随着这道声音而来的是一名身穿警服的壮汉,约莫四十多岁,看上去沉稳而老练。在壮汉身边还跟着一名穿西装的男人,看上去比壮汉年纪还要大,戴着一副眼镜,显得彬彬有礼。最让李飞洋意外的是,这个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正是苏小美。

见着壮汉出现,围在审讯室门口的警察们顿时散了开来,一个个站直身子打招呼道:“周局长!”

原来这名壮汉竟然就是江海分局的局长周舜天,而且看他样子应该也是练过功夫,想必是从最底层凭着实力一点一点摸爬滚打才能上位的。

不过,李飞洋根本就无视周舜天,直接冲到苏小美身边问道:“小美,你怎么样?我走了之后,你有没有再受欺负?”

苏小美摇了摇头,指着躺在地上的孙队长对李飞洋说道:“没有,你走了之后,那帮流氓哥哥也就走了,然后这个警察叔叔也走了,再然后张伯伯就来接我了。”

“鄙人姓张,名惜福,小伙子,多谢你救了我们家小姐。”牵着苏小美的那个男人朝李飞洋伸出手,微笑道。

李飞洋没有和张惜福握手,反倒质问道:“这么小的一个孩子,你怎么能让她独自在外面玩耍,难道不知道现在坏人很多吗?未免也太不小心了吧!”

见到李飞洋这个态度,周舜天吃了一惊,虽说他已经贵为分局局长,但对于张惜福这等大人物也是毕恭毕敬,今天张惜福说要来局里捞人,他二话不说就亲自陪同,可没想到眼前这小子不但不识抬举,居然还敢出口教训张惜福,实在是有些胆大妄为。

然而,让周舜天更为惊讶的是,纵横江州数十年的张惜福此时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收回了手,点头对李飞洋道:“是我太大意了,小伙子教训的对。”

李飞洋见张惜福态度挺好,撇撇嘴,便没再理他,又蹲下身轻轻拍了拍苏小美的头:“小美,现在没事了,以后可千万记住不要一个人在街上玩耍了哦,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可是很容易被坏人盯上的。”

苏小美笑着点了点头:“嗯,我都听大哥哥的。对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小美以后要是无聊可以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啊,我叫李飞洋,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吧。”李飞洋说罢,告诉了小美自己的手机号码。

张惜福站在一边,替苏小美将李飞洋的手机号码记下,然后又递了张名片给李飞洋:“我是远洋集团的董事长助理,这次的事真的非常感谢你,以后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可以随时打我电话。”

李飞洋随手接过名片,收进口袋,淡然道:“我想应该是没这个需要了。”

接着,李飞洋又起身对周舜天道:“你是不是这里管事的?”

“没错,我是这间分局的局长。”周舜天答道。

“你的手下自己好好管管,再放任他们这样和坏人狼狈为奸,还不知道要有多少无辜的人遭殃!”李飞洋指着倒在地上的孙队长,对周舜天说道。

周舜天一怔,然后摇头苦笑道:“小伙子,你胆子可真大,你在警局打了人,还叫我管好我的手下?你就知道我今天一定会放你出去?”

“不是为了让你放我出去,他会过来?”李飞洋指着张惜福道。

周舜天又是一怔,随即再次无奈道:“张先生,这小子真不简单啊,看来今天就算你不来,我们恐怕也未必关得住他,而且说不定还会有其他人来保他出去。”

“好了,好了,我的手下我会管好,你走吧。”最终,周舜天只得冲李飞洋摆摆手道。

可李飞洋却还没有就此罢休,又指着宋琳瑶道:“这小姑娘不错,以后会是个好警察,长得又漂亮,你可要好好培养。”

“你……你胡说什么!没大没小!”宋琳瑶脸上一红,连忙说道。

李飞洋则是哈哈一笑,一边大摇大摆向警局外走去,一边大声道:“不要害羞嘛,宋大警花,你放心,我以后有时间还会来看你的!”

宋琳瑶看着李飞洋的背影,气得一跺脚:“谁要你来看啊!臭流氓!”

绝色校花的贴身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色校花的贴身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佳人在侧1章(第一章 我的表嫂)

    原标题:佳人在侧1章(第一章我的表嫂)小说:佳人在侧第一章我的表嫂张雪身材高挑,一双腿笔直又细长,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二十左右岁女孩的清纯。发育的前凸后翘,每次看到她那被撑的鼓鼓的胸前,我的心都会嘭嘭直跳。她被卖给我家那天,我记忆深刻。我从小父母双亡,依附在表叔家,那年张雪十八岁,而我那都快三十的表哥刘大宝,整天还吊儿郎当的。张雪就是表叔给表哥买回来的媳妇,可我那不争气的表哥,新婚前一天就喝多了,和几个狐朋狗友调戏人家大姑娘,表叔去派出所领他,家里一时就剩下了我和张雪。张雪被锁在客房,我接到表叔的指

  • 乡村美人1章(第1章 撞见)

    原标题:乡村美人1章(第1章撞见)小说名称:乡村美人第1章撞见秋芸光着脚丫子走到门口,打开门,从门缝里钻出她的脑袋,见院内无人,而且夜色漆黑,便径直走到井边,拿起吊桶,扔进井里,反复两三次提上放下,就把水桶装满了水,然后,使着力就三下五除二地把满桶水吊了上来,然后举起桶,来了个底朝天,整桶冰凉的井水就这样哗啦啦地从头上淋到脚下,“妈呀,真凉。”秋芸并没有冲完就走,而是一桶接着一桶地冲,她一边冲,一边还不禁自言自语“哇,好凉爽……”但是秋芸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瞪大着一双明亮的贼眼,正在一个角落里

  • 虎嗅蔷薇 老公是只妖1章(第一章 飞虎入梦)

    原标题:虎嗅蔷薇老公是只妖1章(第一章飞虎入梦)小说:虎嗅蔷薇老公是只妖第一章飞虎入梦又来了。胥薇薇只觉得自己还未从刚才的兴奋中缓过,身子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沦陷在男人新一轮的攻陷中。男人身上的汗味如同兴奋剂一样让她沉迷,保持着高昂。男人的大手粗糙而有力,在她娇嫩的肌肤上密密摩挲,四处点火,很快便让她有些神志不清。身体的酸楚与疲累很快被疯狂快活取代,她紧紧攀附在他肩头,尽情享受。古色古香的房间里,雕花大床上再次上演着一段绯色春光……“嘶,哎哟……叶子……”猛地惊醒,胥薇薇看了看四周,原来刚才的一切

  • 我的樱花小姐1章(第一章)

    原标题:我的樱花小姐1章(第一章)小说名:我的樱花小姐第一章我有一个姐姐,只是我与她没半丝的血缘关系,她是在我6岁那年寄住在我家中的,至于为什么住在我家,可能是家里原因吧,记得那时候,我们家里是栋海景房,面朝大海。姐姐是南城人,本名叫姚垚,比我大三岁,她拥有着白皙的肌肤如同百合花那样缥缈,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先摆下不谈,至少她那双盈动的眼瞳纯净的没有一丝干涸,唇红齿白眉清目秀,每当她望向我的时候,那几乎是重叠的双眼皮化出了一道弧,修长的睫毛微翘,浓密的眉毛,配起那上翘的眼角,很多时候我都会假想她是我

  • 婚途末路1章(第一章:神秘的照片)

    原标题:婚途末路1章(第一章:神秘的照片)小说:婚途末路第一章:神秘的照片盯着微信里陌生人发给我的照片,我陷入了恍惚之中。肉色的连裤袜,私密处部位有三条裂纹。看到照片的第一瞬间,我脑子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我妻子的连裤袜,而惊人的相同之处便是,私密处都有三条裂纹。我叫张成,是个按摩师,每天的工作就是双手在众多女人身上游走。我有个很爱我的妻子,秦洁,重点中学英文教师。而就在这么重要的一天,我和妻子秦洁的结婚纪念日里,收到了这样的照片。虽然我极力的把这件事当成巧合,但脑海里总是控制不住的往那方面去想。晚上

  • 商海枭龙1章(第一章 妲己娘娘)

    原标题:商海枭龙1章(第一章妲己娘娘)小说:商海枭龙第一章妲己娘娘十月的北方,深秋夜晚干燥阴冷,罗啸从香格里拉酒店大步走出,被阴冷刺骨的北风一吹,酒意一下子去了许多。罗啸的司机,一身黑色紧身皮衣的江琪俏生生站在不远处,迎了上来。“罗总,怎么样?客人都走了吧?单子签下来没有?”江琪有些殷切地问道。看她的娇躯有些发抖,应该是已经在寒风中站了很久,这一点让罗啸的心中升起一阵暖意。罗啸笑了笑,道:“签下来了。要不是正巧遇上王副市长,早就结束了。走吧,回去了。”江琪忙拉开停在边上的保时捷车门,罗啸坐进后座

  • 双面婚姻1章(一、酒后出轨)

    原标题:双面婚姻1章(一、酒后出轨)小说:双面婚姻一、酒后出轨一、酒后出轨初夏,凌晨的申海,有着丝丝的清凉。醉酒的沈文,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半梦半醒间,碰到一个柔软的身体,以为是妻子。于是,撒娇似的地搂住了妻子,“老婆,我的头好晕。”没听到妻子的应声,以为妻子睡着了,习惯性的顺手摸了上去。愣了下,妻子的前面怎么变小了。妻子胸前的丰满,是自己一手无法掌握的,而现在自己却是只手就将那柔软满满的握在手中了。疑惑地搓揉了下,好像没有以前的松耸,弹性也没有以前的柔韧了,捏了捏上面的蓓蕾,却是变得比

  • 青春之痒1章(第一章 我的故事)

    原标题:青春之痒1章(第一章我的故事)小说名称:青春之痒第一章我的故事开学那天,我刚交完学费从教务处出来,就被一个女孩子抱住了。她柔软的胸部顶在我身上,把我顶懵了。女孩十六七的年纪,胸部却非常雄壮,小兔子顶在我胸口,弹了一下,我清晰的感觉到,她没穿文胸!她上身是一个特别长的白色T恤,因为离我特别近,我甚至能看到她的乳晕。脸红了一会儿,我才注意到她的长相。她留着齐刘海,小脸儿长得特别精致,一看到她短袖里面高耸的玩意,我顿时有点儿“晨勃”。她很是幽怨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小嘴一嘟,然后特么的,改变我这一

  • 天价女佣:冷面总裁独家宠爱1章(第一章:惹上冷面总裁)

    原标题:天价女佣:冷面总裁独家宠爱1章(第一章:惹上冷面总裁)小说:天价女佣:冷面总裁独家宠爱第一章:惹上冷面总裁“为什么电视里的后妈都演的比亲妈还好呢?”夏小晴愣愣的望着电视里,此时正是热播剧场,一个后妈大爱的放弃自己的亲生女儿,用生命去救她的继子。苏米一把抢过夏小晴手中的遥控器,按下关闭键:“因为那都是演的……”“别看了,今天晚上的兼职,你又忘记了吧?提醒过你N次了,今天晚上的不能马虎啊,人家可是出了比平时几倍的价钱呢!”苏米说着一边拽这夏小晴准备出门。夏小晴从离开学校那一刻,就开始不停的打

  • 盛宠嚣张妃:夫君,请指教1章(第一章名震帝都)

    原标题:盛宠嚣张妃:夫君,请指教1章(第一章名震帝都)小说名称:盛宠嚣张妃:夫君,请指教第一章名震帝都天越四年,春,申时,帝都。烟语楼内、风月桥上,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月湖亭中坐着不少纨绔子弟、达官贵人,就连碰巧路过的游子,也不禁因此驻足。众人的议论声中,时不时传出素浅歌这个名字,不知情的外地人一打听才知,此女乃烟语楼新来的清倌,弹得一手好琴,才几天就名扬帝都。今日申时三刻,她将在月湖为众人初次献舞。说起这个舞,倒是奇了,传闻说此乃舞与水上,唯有素浅歌一人能舞出。到底是什么样的舞,唯有她一人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