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5:44: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

第一章:我姓晏,性别女

我出生在二月二十九,是的,多余的那天。版权163nvren.com

隔壁王大妈家的狗叫了一宿,到明儿早上,死了。

我妈沾了滴狗血,画了道符,贴在我额头上,嘴里念念有声。

以至于我长大之后还随身携带着这张符,说是能护身。

“我家的狗,难不成是神狗?”王大妈怎么也没看明白,以为我妈脑子有问题。

所以,儿时的我,只要去王大妈家偷鸡蛋,每每调侃我,“长命,你那符呢?带着没?别掉我家鸡圈里头!”

谁天天随身带着那张鬼画符的草纸!

我每回听到这儿,就对着王大妈撅屁股放屁。

而每次被母亲发现,就会被骂一顿,说我没个女儿家样儿!

忘了说,长命是我小名。

这一天,距离我十八岁生日,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长命,过来把药喝了。”母亲在外头催道,“长命,听见没有?”

我隐隐约约听到了母亲的声音,但身体疲软得不想动弹,更没有力气回应。

昨儿夜里,我又做了那个梦,而且,那个梦逐渐往……春梦靠拢了!

那个身影高大的男人,体态轩昂。

他仿佛带着某种魔力,靠近,再靠近……

压在了我的身上,脱去了我的衣服,分开了我的……

“长命!长命——”房门一下子被撞开,发出哐当的声音,在我听来,震耳欲聋。

“长命!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啊!”母亲着急地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左看右看,似乎我下一秒就要不行了。

“妈……我觉得……”

“觉得什么?告诉妈妈你怎么了!”

“我觉得……”我挠了挠湿哒哒的头发,“我快要热死了啊妈……到底怎么一回事儿?什么时候来电啊?你看现在,气温都快四十度了!我们都成蒸笼里的包子了!”

说着说着,我也清醒了不少。

村子里要动什么工,挖掘机一过来,直接把全村的电线给撅了!

家里夏天全靠电扇送风,没了电,就完犊子了。163女人网

要说挖掘技术哪家强?我还真不知道,但这家无疑是最烂的!

差评!

母亲一下就给我来了个爆栗,“起来把药喝了!”气势汹汹出了房门。

母亲估计快到更年期了,总是这么神叨叨急匆匆的。

拖着虚浮的脚步来到厨房,端起那碗黑乎乎的草药,“能不喝吗……”

“不行,必须喝,一滴不剩。”母亲监督着我,驳回了我的话。

憋着气把它喝完,感觉身体更热了……

打从我记事起,几乎一周一碗药。

起初骗我说是糖水,吃了可以健康有力量,到时候谁也不用害怕!

是啊,所以现在的我的确有力量得像个男娃……

我真怀疑我妈给我喝的是雄性激素。

“妈咪呀,下个礼拜就素偶滴十八岁生日了,您老打算送偶什么吖?”我扯了扯母亲的衣角撒娇道。原文163nvren.com

“说人话。”

“我十八岁礼物是什么?”

“小孩儿整天要什么礼物,我不是说过了吗?十八岁送你颗狗牙。”

我转身就走。

果然,我不是我妈亲生的。

我姓晏,记住,性别女。

单亲家庭,只有一个老母亲。

而我妈从小到大就想拴住我圈养,骗我说,乱跑的话会被鬼吃掉!

七岁之前,可能这话比较管用。《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可自从上小学之后,我跟着几个毛孩子上至掏鸟蛋,下至挖墙脚,还有时候半夜偷摸着溜出去偷村里张大脚家种的大石榴!

那家伙,贼甜!

从没有一次见到鬼,更别提被鬼吃掉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妈给我的那张鬼画符,我还是揣兜里了。

这会儿喝了药,感觉更热了,总不能在家蒸馒头,那还不如干脆去外头做生煎包呢。

跑出院子,火辣辣的太阳就如同火球般压了下来。

不远处施工队还在噼里啪啦地大动工。

我扭头钻进了隔壁王大妈家的小院子。

“汪汪汪!”

王大妈家的狗每回见我都要叫,怎么也喂不熟。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长命啊,这是我家的第四条狗了,你还是手下留情吧!”

“大妈,我申明,我可没投毒!”

王大妈索性每回见我背着小书包放学回来,总塞给我个热鸡蛋,省得我再去她家偷鸡蛋了。

“长命,你妈最近感觉更神叨了,有啥事儿不?”

我点头,这话在理。

真的,我妈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

好几次我都瞧见她在屋子里头跟人说话,可是等我偷偷打开门,却什么人也没有,就看见我妈一个人对着墙角,嘴里念念有声。

吓人,真吓人。

我跟王大妈说了这事儿。

王大妈回我,“当年你生下来的时候,她也这样念念有声!”

突然,大妈一拍大腿,“完了!你妈是不是得啥精神病了!”

去你的精神病!

我虽然大大咧咧,但护短。

揣了鸡蛋跑出王大妈的小院儿,径直去找果儿玩,这丫头估计也在家蒸馒头呢。

路过施工队的时候,正好停工了,一群人凑在那儿小声议论着什么。

我这人吧,就是好奇心重了点儿。

探过脑袋,一瞧。

不就是个大水洼子吗?有啥可看的?

“你们快看!它……它……好像动了……”其中一个大胖子指着水洼深处,结结巴巴地说道。

此话一出,他们似乎都虎躯一震。

我更加好奇了,啥玩意儿动了啊!

拨开那俩大汉,硬是挤了进去,他们也没管我这小妮子。

那是什么东西?

黑乎乎的一团,看着像很大一团头发,漂在水洼子里,怪瘆人的。

一种奇怪的想法顺着背脊爬上我的后脑。

这是……一具尸体?

“它……它……”为首的那个胖子又开口了,“我们还继续吗?要不……让警察过来……”

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没吭声。

我就纳闷了,它哪儿动了?

“这不就是顶假发吗?”我撇撇嘴,这群人胆子也忒小了吧!

胖子顺着看向我,“你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快走快走!”边说边让人把我给赶出去了。

烈日炙烤着地面,可不知为什么,后背有些凉飕飕的。

一顶假发就让这些大老爷们吓得没胆儿,真可笑!

我抹了把汗,朝林果儿家快步走去。

第二章:出人命了?

林果儿,是我的死党,村长家的大闺女,长得特水灵。

“开门开门,快开门!”我拍了拍门板,又抹了把汗。

该死的施工队,一会儿再不修好电路,直接把他们踹水洼子里去!

大门从里头打开了,林果儿穿得清凉,看样子也热坏了,可她怎么脸也不红,额头也没汗啊?

“果儿,你窝家里干什么呢?咱们去后林子里……”我边说边往里头走,只见那一大盆冰块堆在了林果儿的房间里,“好你个林果儿!我热得快融化了,你却在家搞腐败呢!”

一靠近那堆冰块,就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凉爽,真真是及时雨啊……

林果儿巧笑嫣然,往旁边一坐,“我这不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嘛!”

我也没真的怪果儿。

“林叔叔呢?那施工队把全村电线给挖断了的事儿,叔叔知道不?”我还指望村长叔叔出面呢。

“我爸今天上镇里去了,没在村里。”

完了,能顶事儿的人没了。

“你也别操心了,今晚总会来电的。”有冰块降温的林果儿自然是悠闲自在,来不来电也都无所谓了。

可我在林果儿这头还没降温呢,外头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果儿也是一怔,“怎么外头还吵吵嚷嚷的……”

我跟着果儿去开门,门一打开,大爷大妈就全部涌了进来,吓了我们一跳。

“果儿你爸呢?村长!村长!”

林果儿赶紧解释,“我爸今儿去镇上办事了,估摸着明天才能回来,吴大婶儿,这,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明白,搞批斗啊?

吴大婶一跺脚,直拍大腿,“施工场地出人命了!”

啥?

出人命了?

我跟林果儿两个人倒吸一口凉气,傻了。

林果儿的爸,也就是林村长,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不过事故现场已经由警方简单处理过了。

毕竟这么大的事情,瞒不住的。

我跑去施工场地看了一眼,死的是那个胖子,据说是被挖掘机挖起来的大石块砸中了脑袋,一骨碌滚到水洼子里,也不知道是砸死的,还是淹死的。

对,就是刚才他们几个围着嘀嘀咕咕的那个大水洼子。

我站在边上看了又看,林果儿搓了搓手臂,“长命,咱们还是走吧,这儿怪瘆人的。”

说来也奇怪,站在这儿,竟然没有那么热了。

水洼还在,挖掘机也停在了不远处,施工计划肯定也是停了,今天村里能不能来电,也是个未知数。

林果儿拉着我离开的那一瞬间,我一拍脑门,突然反应过来。

我说哪里不对劲呢,水洼里面的那一大团黑色头发不见了!

这天晚上,全村果然没来电,各家各户都点上了蜡烛。

母亲面色有些沉重,一排排的蜡烛都点上,家里弄得灯火通明似的。

蜡烛不要钱吗?

“今天没电,早点睡觉吧。”母亲关照了一句,便关上了我的房门。

我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饼,倒也不全是因为热的。

回想起今天工地上发生的命案,没来由就觉着有些纳闷。

最后怎么睡着的,我都不记得了。

那个梦,又来了。

这一回,那个身姿挺拔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我能够看到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根根的很清晰。

他往我这儿走近了,走近了。

这一次,我甚至看到了他的脸部轮廓,硬朗又迷人,单单一个侧颜,就迷煞我了!

你给我再近点!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居然在我梦里纠缠了这么多年!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唔……”下巴被勾起,我想抓住这个男人的手,可却一点儿劲儿都使不出来,就好像身子被钉住了一样。

他慢慢俯下身,亲吻住了我的脖子,然后……

热……

我感觉身体越来越热,浑身都快烧起来了。

他的唇,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脖颈,我能够感受到他温热的唇,就这么贴在我的肌肤上。

还有他的手,缓缓滑了下去……

热,好热啊……

我觉得我快不行了,身体内似乎有一把火,快把我点燃了。

“啊……”

我从梦中醒来,一抹额头,全部都是汗。

外面天微亮,透进来一丝丝的光芒。

桌上的那些蜡烛还很长,燃烧了三分之一而已。

昨晚很早就灭了?

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腿有点软,真丢脸,做个春梦,腿软了!

那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总在我梦里占我便宜!什么时候我才能反吃回来这豆腐啊!

要不是看着像帅哥,否则我才不会容忍他总在我的梦里出现呢!

我随便吃了口东西就去找林果儿了,这全村的电还没通,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路过那个施工场地,没来由的,我就是好奇,偷摸溜了进去。

大水洼子里面还是那么多的水,脏兮兮的,怪恶心人的。

这会儿,窜出个人来,吓我一跳,差点栽水洼子里!

谁啊谁啊!我站稳了脚。

来人扑通就跪下了,拼命磕头。

我当场看傻了。

“求求你,求求你!别来加害我,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求求你了!您大发慈悲,就放了我们吧!”

“我们……我们以后天天供着你!只求你不要害死我们啊!”

我四下看了看,没人啊……就我一个人。

敢情,这人是冲着我说的?

那人慢慢也回过神来了,看到我,“你……你个小丫头在这儿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呢,你在嘀嘀咕咕什么?谁要害你们了?”我看清来人的样貌,是施工队里头的人。

男人神色慌张,从地上起来,哑着声道:“不知道的别多问!快回家去!”

说着,他就匆匆走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手臂突然有点痒,挠了挠,该死的蚊子。

走到林果儿家,发现她家沦陷了……

许多人都堵在了她家,果儿偷摸着从后门出来的。

“你家怎么了?”

“别提了,那死了的工人家属,还有抱怨没电的都来了,警察也在。”果儿抹了把汗,“对了,有个怪事儿,你听说了没有?”

我一愣,“啥事儿啊?”挠了挠手臂,感觉被蚊子咬了好几口。

第三章:把你交给我

“昨天死掉的那个男人你还记得吧?”

“我当然记得。”

“他的尸体你后来见过吗?”

我摇头,昨天等我跟果儿过去现场的时候,尸体已经被运走了。

“我也是听我爸跟我妈偷偷说的,据说那个尸体啊,浑身发臭,而且身上还有好多头发呢!”林果儿边说边皱眉。

发臭?是因为那个水洼子吧。

可这头发,会不会是那顶假发?

“而且还都是长头发,缠在衣服裤子里面不说,耳朵里也全是!一把一把的!”

不对,那就不成立了,那顶假发最多也就是贴在他衣服上,怎么可能进耳朵里面?

真是见鬼了……

我半晌没说出话来,这事儿太奇怪了。

“又死人了!又死人了!”远处咋咋呼呼的,但大喊的声音很清晰。

我跟果儿瞪大了眼睛,随着人群跟了过去。

果儿拉着我手,好像有些害怕,这丫头,素来比我胆子小。

这回死的,就是今天我在施工场地见到的那人。

而这一次,我看了个真切。

那人身上都是黑色的长头发,东一搓西一撮的,嘴巴大张着,里头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总之,看着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跟果儿被人赶了出来,说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怕我们女孩子胆儿小。

“长命,这人……跟上回那个……”

我知道果儿的意思,他们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头发?

这一晚,我又没睡好。

倒不是那该死的男人又来我梦里了,而是浑身发热,手臂大腿都很痒。

这点了蚊香怎么还有多蚊子!

翻来覆去难受极了,起床去方便,一开门,就看到母亲站在门口,吓得我差点失禁!

“妈呀!你……你站我门口干嘛呢?”我拍了拍胸口。

“长命,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母亲一脸的严肃,顺手还把一张符贴在了我门框顶上,已经有三张了。

“没什么不舒服的。”我挠了挠手臂回道。

但隔天早上,我就病了。

身体难受,发热发痒,一点儿劲儿都使不上来。

母亲急坏了,带我去看了医生,可医生也没辙,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回去之后,母亲就开始喂我草药,对,就是那苦到没朋友的中药。

可两天过去了,一天效果都没有,倒是身体更痒了。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果儿来看我,我都掀不开眼皮子。

一天到晚醒醒睡睡,直到我挠手臂的时候,感觉有些毛毛糙糙的,甚至有些扎手。

什么玩意儿?

我卯足了劲儿抬起手臂,瞬间吓得脑门出汗。

这……这是什么!

我的手臂上黑乎乎的好多头发!

母亲进屋来,看到我惊慌失措的模样叹了口气,身后还有一个明目清秀的男生。

“权哥哥……”我叫了一声。

他是权家长子,虽然一年到头见不了几回面,但从小就对我挺好的。

“不用说话,好好休息,我跟阿姨会治好你病的。”权羽宽慰道。

这医生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俩能治?

反正我是不怎么相信……

下一秒,我就昏过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嘴里苦苦的,估摸着我妈又给我喂什么药了,手指有点疼,我瞅了一眼,被扎针放血了。

他们到底在瞎搞些什么……

然而,折腾了两天,一点用处都没有,我还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

见鬼了。

这是我脑海里唯一的几个字,身上的头发越长越多,我想起了那死掉的两个工人,我的下场,估计跟他们一样……

蜡烛的光摇曳,村里依旧没有通电,抢修工人怎么也弄不好这断了的电线,同样也真是见鬼了。

迷迷糊糊中,我觉得脖子处头发在动,痒痒的。

不……不对……

不是痒,好像……越来越紧了?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睡着了在做梦,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总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小家伙。”

谁?谁在说话?

“想要你的命吗?”这个男人声音很迷人,带着魔力一般,回旋在我的脑海深处。

他什么意思?我要死了?

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了声,甚至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

“现在,只有我能够救你的命。”他一步步靠近我,我才发现,这不就是一直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男人吗?他开口说话了!我去!

不行,不行了……

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

“只要你把自己交给我,我保你长命。”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别废话了,快救我!

我内心急得要命。

男人嘴角在黑暗中似乎上扬。

之后,我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冗长的梦境。

有个古旧的大门,里面有几张桌子,全铺了白布,上头摆满了鸡鸭鱼肉,但都是凉的。

凳子上放了几块白色的木头,上头好像写了什么字儿。

旁边都是白色的纸花,一朵一朵的,倒也挺好看。

等我再往里头走,突然发现自己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头上沉甸甸的,旁边还有垂下来的白色流苏,袖子宽大,低头一看,衣服还挺好看,上面做工精细,还有个凤凰呢,除了白色有些诡异以外,真挺精致的。

没等我缓过神来,那双好看的大手牵住了我,凉,他的手怎么有点冰凉?

“弯腰。”他开口,对着前面鞠了一躬。

抬起头的那一刻,我才发现,那上头跟祭祀一样摆了各种东西,瓜果酒水,还有好多白色的蜡烛,尤其是那一张偌大的囍字,竟然是白色的。

由不得我讶异,他又让我转了个身对着外头鞠了一躬,紧接着两个人面对面鞠躬。

我脑袋一片空白,话也说不了,就连动作也不像是自己的。

他把什么套上了我的手腕,一看,是个手串,上头是一颗颗暗红色的珠子。

“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取下。”

为什么?我很想问这个问题。

可突然脑袋疼痛欲裂,像要炸开了!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母亲焦急的神色映入眼帘,手上还握着一把桃木剑。

“妈……我刚才做了个梦。”

我能说话了!

我突然反应过来,一骨碌起身,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没有了,那些长出来的头发丝儿都不见了!

“长命,你在梦里都做了些什么?”母亲的脸上满是紧张。

第四章:这是你男人的名字

我把梦里的事情跟母亲坦白说了,因为我自己想想都冒冷汗。

母亲一听我说完,脸色煞白,捏紧了手中的桃木剑。

“妈,这梦也太真实了,我……”我说着,抬起手,看到了右手腕上的那串珠子。

这……真的……是梦吗?

我后背发凉。

“长命,你这是跟鬼结了冥婚了。”母亲幽幽道,一字一句说得格外清楚。

什么?冥婚?

我知道冥婚是啥,不就是活人跟死人结阴婚吗!

“妈……你可别吓唬我,我以后不乱跑就是了……”我说话有些哆嗦。

母亲的脸上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蜡烛的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气氛变得诡异。

“你乖乖躺下。”母亲关照了我一句,随后在我房间里贴满了符咒,还在门框上摆放了一面八方镜跟一把桃木剑。

等她布置完,天也慢慢亮了。

“今天你就在家待着,哪儿也不准去。”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史无前例地这么听话。

母亲在客厅跟权羽说着什么,我一个字儿也没听清楚。

整个一天,我都在家“蒸馒头”……

而母亲则是跟权羽两个人在客厅瞎鼓捣些什么,跟神经了一样。

汗流浃背地听果儿打来的电话,“什么?又死人了?”

“是啊!还是那施工队的人!”

“怎么死的?”

“听说,还是老样子,村里人都说,中了邪了!得请个驱鬼的人来看看呢。”

封建迷信!

我刚要这么回她,但一想起昨晚上的事儿,硬生生把这四个字咽回了自己肚里。

“长命,你病谁治好的?”

“我自愈的。”

挂了电话,靠着躺椅抬起手来,看着这串珠子发怔。

数了数,总共二十八颗珠子。

透过阳光,我能够看到这暗红色珠子里头的纹路,仿佛就像是血管一样,纤细而又富有生命力。

这串珠子,到底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那个男人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取下?

还有,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是人是鬼?

为什么总在我的梦里出现?

太多太多的疑惑在我脑海中回旋,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路。

这一切都发生地太奇怪了。

又似乎有双无形的手,将我往前推……

相安无事的一天过去了,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我也没觉得哪儿不舒服,一切都跟以前一样,风平浪静。

可母亲还是一脸的紧绷,“权羽回去了,明天你还是在家待着,哪儿也别去。”

明天?

“明天我生日,我得跟……”

“对,你不说我都忘了,明天就是你生日了,我得去准备一下。”母亲急匆匆走了,留下我翻白眼……

反正明天我得出去玩儿,好不容易放暑假,又是生日。

哦对了,我说过,我出生在二月二十九那天,可打小,母亲就给我过农历七月十五这一天的生日,说是这一天过生日会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我不是文盲,我识字。

七月十五,那不是鬼节吗!

不过,这些年也过习惯了,也没出现啥问题,都是封建迷信思想,现在是新社会新建设,哪儿来什么鬼怪之谈?都是大家自己吓自己罢了。

晚上点着蜡烛睡下了,这村子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电,每一天都是煎熬。

我睡得迷迷糊糊,被母亲叫醒。

“怎么了……妈……”我瞅了一眼,十二点。

“给,你的生日礼物。”母亲把一颗狗牙串成的绳链放在我手里,“戴上。”

我十分嫌弃这条恶俗的项链,封建迷信的产物!

但这三更半夜的,也不想争论什么,只好把它戴在脖子上了。

母亲四下看了看,便关上门出去了。

大半夜的,送什么礼呀……

躺下之后,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也不知怎么的,浑身不太舒服,之前的燥热感已然褪去,反倒是感觉有些凉意。

身下的凉席这会儿变得冰凉,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窗口透来凉风,吹拂在皮肤上,感觉顺着毛孔钻了进去。

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

翻身起来,揉了揉眼睛,感觉有些火辣辣的。

蜡烛被风猛然吹灭,屋子里一下子陷入黑暗。

我咽了下口水,虽然我不相信有什么鬼魂之说,但这气氛,的确有些诡异。

可一想到屋子里母亲贴了那么多的符咒,再怎么也不敢有脏东西进来。

我喝了口水,打算继续睡觉。

可一扭过头,就看到窗口那儿有团黑雾。

我倒吸一口凉气,那,那是,什么东西?

慢慢的,有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微微抬头,就看到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我天,这不就是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色狼嘛!

我捏了捏自己的手心,疼,这不是梦,这绝对不是梦!

月色黯淡无光,蜡烛也灭了,我吓得身体都僵住了。

眼看着他朝我走近,慢慢看清了他的样貌,这个纠缠我这么多年的罪魁祸首。

他一袭黑衣,身姿挺拔修长,长腿一迈,站定在我跟前,那双深邃又暗沉的眸子隐藏在额前的碎发之中,仿佛是暗夜中的宝石,性感的薄唇微微扬起。

“别来无恙,晏安宁。”

说着,他伸手捏了一下我的脸颊,指尖冰凉。

我吓得一哆嗦,像是回魂了一般,立马跳上床,“你你你谁啊你!”

我觉得我今天是真的撞鬼了,不把我妈叫来,我一定命不久已。

可就在我张嘴要喊的时候,他的那双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凑近沉了声道:“怎么?把我忘了?我的新娘。”

我瞪大了眼睛,新,新娘?

记忆铺天盖地地袭来,那场所谓的冥婚,那个拜天地的男人,就是他?

“封渊。”他开口,“记得,这是你男人的名字。”

我依旧瞪着眼睛看着他,久久都没有眨眼睛。

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点吧!

他松开手,放我自由。

我愣愣地开口,“你是什么鬼……”

他似笑非笑,“恶鬼?厉鬼?”

我眨了眨眼睛,缓缓道:“色鬼。”

我说出了我的心声……

然而,下一秒,我就又失去了主动权。

“唔……”

卧槽,我又被强吻了!

鬼夫撩情:夜深,来冥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鬼夫撩情 或 夜深 或 来冥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雨水!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今日01:17迎来雨水节气。雨水一到,春回大地,田野一片生机,正是九九歌中的“七九河开、八九雁来”时节。在春雨脉脉含情中,柳丝开始含烟,待柳烟成阵,便春色撩人了。立春之后,第二个节气便是雨水。其实,在3000多年前节气刚诞生时,雨水还是排行老三;后来,汉景帝刘启时把雨水调换到了第二位。这是为什么呢?到了雨水时节,我们是不是就能迎来温暖的春天了呢?来看《手绘节气·雨水》。中国气象局气象宣传与科普中心制作从小寒到谷雨,共八个节气,一百二十日。每气十五天,一气三候,每候五天

  • 汀州人物|潘震欧,楹联里的诗意人生

    轻雷隐隐初惊蛰,万物萌动,草长莺飞,汀州城已进入一年新的开端。不知是这样的时节影响了心境,还是这一趟路途注定了难忘,初春的的午后,带着略有波澜的心,迎着别有一番清爽的春意,笔者拜访了潘震欧老先生。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步入潘老的客厅,几缕茶香袅袅地散,一副获全国大赛一等奖的楹联悬挂玄关好似略有年头,数册古籍置于实木书桌,简单朴素的空间,总在无意中有浓浓书香迎面。与年逾古稀的潘老聊天,说话依然条理清晰,张弛有度,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而这种气质来自其内心的诗意和生活深厚的底蕴。这一次专访,抛下拟好的题

  • 初三:肥猪拱门

    房天下北京特价房祝您新春快乐,阖家欢乐,吉祥如意!全国各地从年三十儿到初六,年俗各不相同,小编在此抛砖引玉,期待各位网友留言分享有趣的年俗活动!民俗习惯:“年初三,去拜丈母哉.姑爷带仔姑娘———同来,人得门.笑口开.拜见文人权道恭喜.拜见丈母说发财.茶又好,酒又好,隔壁伯婆含笑问姑娘.啥时候.踏月养个小宝宝”。这一天中国各地的汉族都有嫁出去的女儿要带着丈夫、儿女回娘家拜年的民俗。在全国大部分地方,“回娘家”的时间一般都安排在正月初二,但在山东等地,却是初三才“回娘家”。一些北方地区将初三称之为“

  • 行善,就是做好的自己

    小篆的“善”字,一羊居于中而双言于下,其本意做“吉”讲。《大学》中有云:“止于至善”。中国传统文化历来追求一个“善”字:待人处事,强调心存善良、向善之美;与人交往,讲究与人为善、乐善好施;对己要求,主张独善其身、善心常驻。看起来似乎很复杂,想做个善人如此不易。但古人早有一帖“四善方”即心善、念善、行善、言善,引领我们达到“真善美慧”的人生最高境界。今天,我们来谈谈行善。有一次,我们班会讨论,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善良的人呢?孩子们众说纷纭。有的说,讲究秩序的人,很有道德,所以他一定善良;有的说,对人友

  • [小小说]杀生

    1那段日子真是多事之秋。他的父亲病倒了,很严重。真是祸不单行,那天,他收到那条短信。他点开看那条短信,但见:我们的缘份已尽,各自安好吧。是的,之前他极力挽留过。但是,这说明——无济于事。他的脑海里瞬间成了书里描写的那样,一片空白。老实说,他感到绝望。他腿一软,险些就瘫倒了。后来……后来,他又目睹了生命的消逝。那就是他的父亲的去世。那场大病如排山倒海。父亲脆弱的生命经不起折腾,如蜡烛遇上狂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2他变得畏惧生命。他觉得生之艰难,生之短暂,生之不易……而

  • 谈古论今

    2018年流行色美翻了色彩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它能带来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一位成功的设计师,往往能利用人们的色彩心理,通过色彩联想,实现品牌营销的目的。可以说,品牌设计的武器就是色彩。作为流行色风向标而存在的色彩权威机构Pantone,公布的2018年流行色,对于从事设计和时尚行业的人而言,都是相当值得借鉴和参考的。草木绿Celery&AvocadoGreen草木绿也是2017年Pantone公布的年度流行色彩,并因其明亮、自然、清新、干净的气质一直将流行延续到了2018年。它的饱和度没有纯绿色那

  • 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

    为权利而斗争[德]耶林著,胡宝海译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第五章为国民生活权利而斗争的重要性第六章现代罗马法与为权利而斗争第四章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到此为止,我对前面提出的两个命题之中的第一个,即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其自身的义务这一命题详加论述。下面我开始对第二个命题,即主张权利是对社会的义务这一命题展开讨论。为了给这一命题立稳根据,无论如何有必要对客观意义上的法与主观意义上的法的关系,不管多少做些更深入的考察。这一关系的核心在何处呢?如果作如下判断,就是在忠实地传播广为人承认的见解,即

  • 穿越平行宇宙,你终于和你的挚爱在一起…

    一阵尖锐的火车汽笛声,你从梦境中惊醒。窗外,是疾驰倒退的绿地。坐在你对面的黑发美女疑惑地看着走神的你,又继续着话题,你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你不是这个女子口中的肖恩,也压根儿就不认识眼前这个叫做克里斯蒂娜的女子……上面是诺兰执导的电影《源代码》中开场的剧情。现在我将带你踏入一场穿越平行宇宙的旅行,请系好安全带,旅程即将开始。穿越《源代码》,在“源代码”中穿越回到电影《源代码》,眼前的一切让你十分陌生,你只记得醒来之前,自己正在阿富汗执行飞行任务,一枚火箭击毁了你乘坐的飞机。你意识到只有一种方法可

  • 2018经典普洱迎新春贺岁微拍第二场预告

    2018经典普洱迎新春贺岁微拍第一场将于今日20:00开始,23:00截止,望茶友踊跃参加,莫失良机。大年初四紫砂壶专场(20:00~23:00)【拍品之一】拼紫大水平——早期优质紫砂壶数量:壹把年代:90年代盖款:徐美仙底款:宜兴紫砂出水:出断水好孔状:独孔(配滤网)泥料:拼紫容量:约170cc起拍价:200元市场参考价:880元/把【拍品之二】刻绘编钟——石昆牧老师收藏壶数量:壹把年代:80年代底款:中国宜兴出水:出断水好孔状:网孔泥料:紫泥容量:约210cc起拍价:1500元市场参考价:3

  • 东风起 纸鸳离

    东风起纸鸳离苏禾少年郎鲜衣怒马长剑一柄恣意天涯愿寻一个人人夸市井红尘来颠簸旧堂残烛席地而坐笑看这暮色城郭江湖上一叶小舟三千俗事爱恨难究独饮思愁向东流遥望那远山贫路菩提一落我心归处清酒入杯拾一曲琴声里激荡汹涌少年旧梦可敢从庸笑声融霜寒万丛君曰:风吹向北水奔往东红尘烟火里尚有一味香此间因缘善哉善哉谬言:风有急缓水亦漫淹若石落深潭终得一声颤烦乱痴缠不改不改ps:东风起纸鸳离是偶然间看到的文字,觉得很好,摘来一玩,过年好像也没什么的,吃吃喝喝还算挺好。关于对话,甚为荒谬,今日我家老太爷指责我“眼里没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