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5:12: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

第1章 结婚

“你说什么?你要结婚?!”

一句话间,偌大的别墅炸开了锅。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万年不开花的铁树突然开窍,也开始思凡了?”温清雅端着一盘水果走过来,将水果都放在了桌上,漆黑的美眸眼波流转,嘴角挑着不咸不淡的笑意。

“是。”

沈洵安眸子深沉若海,不起波澜,手中还拿着助理刚才递交上来的报表,细细的翻阅。

这漫不经心的态度,似乎在说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他眸光淡漠的扫过温清雅,轻轻点了点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来。

儿子突然要结婚?方素妍的眼神狐疑的在二人之间转悠,许久才问出一句:“女方是……”

沈洵安随手接过助理递上来的签字笔,在文件页尾写下自己的大名,修长的手指缓缓合上文件,放在桌面上,生冷的眸光定格在身边的温清雅,看着她茫然的面色,伸出一根手指来抚了抚她的面颊:“她。”

温清雅亦是一愣,不解的望着男人,触上他生冷的眸光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拿掉男人的手问,“怎么,洵安哥哥出国一趟,就忘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了?”

话落,华贵不凡的客厅内坐着的几人都将目光放在了沈洵安的身上,等着男人的答复。163女人网

无人应声。

气氛说不出的诡异尴尬。

“这……”

方素妍欲言又止,干咳一声开口:“洵安啊,在英国呆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着要回来了?”

话落,意识到自己言语不当,立马补充道:“我跟你外婆正准备去英国看你呢。”

沈洵安冷冷“嗯”了一声:“回来结婚。”

得,三句不离结婚,这天是聊不下去了。

温清雅觉得坐在他身边寒意太过渗人,挪了挪身子,葱白的手指捏起一颗圣女果,递进粉嫩的唇瓣里,咂了两口问:“洵安哥哥,是不是英国腐气太严重,把你给掰弯了,急于回来找个女人做垫背,手指一抖就指上了我了?”

语毕,一客厅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倒吸了一口凉气。

敢跟他沈洵安这么说话的,怕是只有这个从小被寄养在沈家,不知天高地厚、害怕为何物的温清雅了。《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见沈洵安不搭话,温清雅也没了兴趣,再往小嘴里塞了几颗圣女果便起身拿着小包准备走。

身后的沈洵安忽然轻飘飘的悠过来一句话:

“明天我还有事,订婚典礼就定在后天吧。”

嘁--

温清雅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来,挎着小包头也不回的就走出了别墅。

她会理他才有鬼了!

莫说A市,怕是半个中国都知道沈洵安最讨厌的就是她温清雅。

冷嘲热讽是家常饭,压榨打击是必修课,要不是她有颗强而有力的小心脏,早被沈洵安气死不知多少回了。

他会娶她?

那赶明儿母猪都会上树了。

温清雅开着自己艳红色的保时捷,一脚油门踩上去,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说明163nvren.com

她漫无目的的载着苏瑾在街上溜达了十来圈,才停下车子,对捂着胸口晕车的苏瑾说:“跟你讲件事。”

“啊?”苏瑾拍拍胸脯。

“沈洵安回来了,而且他说要娶我。”她漆黑的眸子如星一般亮,盯着苏瑾煞白的小脸说的一本正紧。

苏瑾“噗”的一声笑出来,伸手去探温清雅的额头,“你是不是想他想疯了,烧糊涂了?”

手机铃声不适时的响起,温清雅看了看来电显示,便举起手机给苏瑾看,“我也不敢相信,可这是真的。”

来电人上赫然写着“闷 骚沈洵安”五个大字。

她按下接听开了免提,慢悠悠的问:“什么事?”

“给你十分钟,回来。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言简意赅,是沈洵安的风格。

温清雅看了看大路上前后堵得水泄不通的车流,啧了一声开始摆谱:“有什么事你就在电话里说吧,反正咱俩之间……”

“嘟嘟嘟……”

忙音。

靠!

温清雅看着已经挂断了电话的手机通话界面,一拍方向盘:“你都不是我男神了,还跟我拽什么?拽什么?”

可到最后,还是不得不认了栽的开着小车打开导航寻找最新的近路。

小脑瓜里闪过曾经不守时迟到的后果,止不住的打了个牙颤。

苏瑾惊恐万分的看着又上路行驶的小车,连忙求饶下车,自己晃荡着十一路回了家。

过了三道门禁,站在别墅门口,温清雅大喘着粗气看了看时间,九分四十七秒,还来得及。

她撒开了白皙的小腿便顺着冲了进去,站在沈洵安的门前平了平气息,敲开敲房门。网站163nvren.com

“洵安哥哥,你在吗?”她温软着声音,真是说不出的乖巧。

第2章 余情未了

里面传来男人冷冷的一声“嗯”。

温清雅将房门打开一个缝,朝着里面瞥了几眼,见只有沈洵安一个人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小脚后跟一勾,将房门关了个严实。

她搬了个椅子坐在沈洵安对面,翘着二郎腿,双手支着下巴看他。

他亦抬起眸子,眸光深沉,不带任何情绪,一如三年前那般教人猜不透,摸不清。

视线交织,她唇角噙着笑意,率先挪开目光,小眼神看向桌面,伸出一只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上敲打,“怎么,急匆匆的叫我回来就是为了看我?”

他目光不变,一言不发。

她被那直勾勾又冷硬的目光看得不自在,手上停下动作,莞尔一笑,“还看?让我猜猜,沈总裁这样是对我余情未了?”

好一句余情未了,他眸色一冷,便移开目光,低哑好听的声线却仿若冰刃,淡淡的道:“你迟到了。”

靠。

温清雅在心底里暗暗骂了一声,脸上却不显露分毫,隔着桌子用穿着棉袜的小脚丫勾了勾他的小腿问:“那又怎么样?”

“把脚拿开。”

“呵--”温清雅冷笑一声,将身子凑得更近了些,变本加厉的将小脚向上移。

粉嫩的唇瓣微微开合,配着脸颊旁边的小梨涡,说不出的清甜可人,“你们男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不喜欢自个儿动动移开不就是了?还非得一边受着,一边耀武扬威的冲我发脾气。”

她眉眼含笑,皓齿洁白,脸蛋儿清纯,眸光清澈,可做出来的事儿,却一件比一件更放肆。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她单手托着下巴,无辜的眨巴着眼睛,狡黠极了。

他忽然起身,吓了温清雅一跳,缓步绕过桌子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捏住那张依旧带着笑意的小脸的下巴,俯身问她:“缺男人了?”

“可不是?”她做出委屈的小模样,细嫩的手指在他手背上画着圈,继续说:“你走之后我交了不少的男朋友,只可惜啊一个个的床上功夫差得没边儿,很想念你呢。”

话落,那箍住下巴的力道紧了几分,似乎要将她的骨头生生捏碎。

气氛僵持,她不喊痛,他也不松手。

静默良久,才听见他低低的出声:“谁允许你找男朋友的?”

那声音,就像被放进了醇香的红酒里浸泡,低沉醇厚,一字一句的敲击着人心。

她身子猛地一怔,旋即迎身站起来,看着他毫不起波澜的眼睛反问:“我为什么不能找男朋友?难道要我一辈子守着你,等你哪一天厌倦了林挽跟她离婚了我再巴巴的凑上去,求你跟我在一起?”

本就白皙的面庞此刻更是苍白如雪,她自嘲一笑,清冽的眸光紧紧锁在他的脸上。

男人长眸一眯,神色不变,“不装了?”

交流困难!

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

温清雅气得一把打掉他的手,向后退了几步与他拉开距离,双手环臂,十分不耐的问:“找我来什么事,说吧。”

他也不恼,微微俯身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文件夹来,慢悠悠的:“婚事。”

“少跟我来这一套,你回来到底想要干嘛,麻烦直接明说。”

“就是婚事。”

沈洵安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边,看着温清雅。

她极不情愿的拿起来,葱白的手指捻袋子上的绳子,一圈一圈的解开,掏出里面的纸张匆匆上下看了两眼,冷哼一声扔回去,笑问:“怎么,被林挽甩了?”

言落,他眼神骤变,本就寒凉的双眸此刻更是冷得骇人。

遥遥相对,她将手指攥紧,指甲深深的嵌进手心里,几乎要把皮肉扎破。

无视他眸中的杀气,温清雅笑得无害,移开视线盯着文件里的那份协议摇了摇头:“我现在有男朋友了,就算是协议结婚,我家那个也是不同意的。那男人啊,霸道得很,知道我今天跟你独处一室这么久都会罚得我下不了床,所以……”

眼波微转,她接着道:“结婚的事儿沈总裁还是另找他人吧。”

“是么?”

他的身子忽然逼近,熟悉的味道和周身散出的冷意几乎让她呼吸一滞。

那句“不然呢”还没说出口,便被沈洵安一把搂住了腰身动弹不得,挣扎半晌无效后,无奈的看着他。

“不是功夫都差的没边儿?”

“我说说哄你开心,你还当真了?”温清雅娇笑着捂住了小嘴。

微凉的秋风顺着开着的窗子飘进来,她精致细腻的脸蛋儿被阳光衬得越发可人,如幼兽般漆黑灵动的双眸嵌在眼眶里,娇笑之下,又是一番别样的风采。

垂在耳边的发丝被风拂的轻轻摇了摇,她看着他眸底藏着的怒意,白皙的小腿微微抬起,绕上他的身子。

两具身子紧紧相贴间,她脚尖一踮,柔软的身子蹭得男人呼吸微重,附在他耳边用气声儿暧昧又娇媚的问了声:“这么久不见了,约一炮?”

第3章 激怒他

“你最好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男人一把攥紧她的手腕,迫使她不得不仰着头看着他。

“又不是没做过,装什么正人君子?”她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身体却紧紧的绷着。

顿了顿,她用另一只手在他胸口打转,灵巧的指腹慢慢延顺往下,问他:“你就不好奇我刚才出去做什么了吗?”

深如瀚海的长眸危险的眯起,那里面愤怒的火舌几乎要喷薄而出,生生将面前的小女人撕碎,他冷冷一个字:“说。”

“车震。”她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来,笑说:“要说洵安哥哥送的就是好东西,那辆保时捷用来车震真的舒服极……”

了……

最后一个字儿还没说出口,她便整个身子都被他带了起来,几步后退间,整个身子都被顶在了墙上。

盛怒之下的他戾气极重,她猛地撞上墙壁的后背痛得浑身一紧。

她冷吸一口凉气,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问他:“这么迫不及待?”

那禁锢在腰身上的大手骤然向下,将她的臀部向上一抬,她整个人的重量便都落在了他的一双手上,双腿不自然分开,这高度巧巧的对着他下半身的某个部位。

他挺身逼近,那两处位置便隔着布料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水润的眸子闪过一丝慌乱,她张了张粉嫩的小嘴,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你要干嘛?”

“不是要约炮?”

说话间,他便俯身要吻。

“你……”温清雅匆忙别开脑袋,“别!”

沈洵安便顺势咬住了那精致娇小的耳垂,唇齿轻咬,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大脑“嗡--”的一声炸开了!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曾经,她在一个又一个的夜晚里悄悄爬上他的床,瞒着所有的人与他“偷情”的时候。

心跳加速,温清雅用双手去推,男人的身子却仿若兼顾的墙,纹丝不动。

那拖着她双臀的大手不安分的游移,探向她的私密地带!

心啊,猛地一抖!

心跳仿佛就在耳边,被无限放大,炸得耳膜嗡嗡作响。

情急之下,她猛地出声,“沈洵安!”

男人顺着耳垂吻下去,低低应了一声:“嗯?”

“能不能等我先洗个澡?”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柔若无骨的小手抚摸上他的脸颊,“总觉得带着他的味道和别的男人做,良心不安呢……”

话音才落,沈洵安的动作便顿住了。

她晃了晃双腿,挂在他的腰上,挑着眉头看他:“别急,包你满意。”

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声音轻了些许,满是心碎:“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温清雅身子不易察觉的一顿。

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掐得生疼。

“洵安哥哥你这说的是哪里话啊?”她佯装不在意,“男人不都喜欢我这样床下清纯床下浪的么?”

说着,从他身侧跳出来,去踩落在地上的拖鞋。

他的一点点温柔,为她的哪怕一点点伤神都像是毒药,迷得她心里发颤,就这样为他画地为牢。

九岁起被寄养在沈家,整整十一年的爱慕和陪伴,她原以为她真的捂化了这颗石头心,到头来……

脑海当中闪过他三年前的决绝,温清雅自嘲的冷笑一声,摇了摇头。

“今天天气真好啊。”她一边转过身来,一边望向窗外的太阳。

艳阳高照,微风轻抚,可她莫名的觉得身子发冷,一如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冷意入骨,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知道他不会接话,她娇笑着向后退,“乖乖等我,我去洗澡。”

门应声而闭,她脸上的笑意瞬间便僵了下来。

那双眸子太深,仿佛只一眼就能将她整个人都吸进去。

大步走回自己的卧室,她给门落了锁,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黑白分明的眼珠上下滚动间,将心底的记忆也拉扯了出来。

十一月十六,A市下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

她满心欢喜的拽着他的手臂到阳台上去看雪,白嫩嫩的小手捧起薄薄的一层,凑到他的面前给他看,那讨巧的神情就像一个等着夸奖的小孩子。

“喜欢吗?”他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她柔顺的黑发。

她也顺势贴着他的手心蹭了蹭,点着头,“喜欢的。”

长而浓密的睫毛上落了雪,迅速化开变成细小的水珠,她不舒适的抬起手背揉了揉眼睛,咧嘴一笑。

“清雅。”他忽然叫她。

见她仰起脑袋望着他,他温热的指腹覆在她的眼角,细细抚摸,淡淡出声:“等老爷子回来,我给你一个家。”

第4章 新娘不是她

她“哦”了一声继续蹲下去玩雪,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之后猛地站起来,眸子星亮,惊喜的问:“给我一个家?”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欣喜的快要跳起来,一脑袋钻进他的怀里用软绵绵的脸蛋蹭他的胸口,开心的一塌糊涂。

“你是说要娶我,要娶我是不是?是不是啊?”

“是。”他也淡淡的笑了出来,一手将她抱住,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小脸蛋儿。

那喜形于色的小模样可爱得紧,将他整颗心都黏的软软的。

沈老爷子回来的那一天,他真的有了一个家。

只是新娘不是她。

温清雅深呼出一口气,捂着胸口,整个胸腔都堵堵的难受。

抬手摸了一把眼角,竟是满手的泪水。

三年前在机场仓惶无助的无力感又一次袭上心头,压得她喘不过气。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

张嫂敲着她卧室的门叫她下去吃饭,温清雅坐起来愣了一会儿,慢悠悠的迈开步子先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再下楼的时候,一餐厅的人已经坐满了。

她一身艳红色的连衣裙套在身上,腰部的褶皱设计衬得那本就纤细的腰身更是迷人,双腿修长笔直,刚刚吹干的黑色直发随意又自然的披散在肩头。

乌黑的水眸在眼眶里转了转,将目光定在了坐在沈洵安对面的女人身上,笑嘻嘻的问了句:“楚姐姐今天怎么也有空过来啊?想我洵安哥哥了?”

一句话,问得楚向薇眼神一乱,咬着下唇责了一句:“瞎说什么,我这是想方伯母了,才……”

“得得得,不用说,我都懂。”她乐滋滋的挑了一个位置坐下来,葱白的小手拿起桌上的筷子,望了大家一眼,“怎么都不动筷子?”

所有人的目光在沈洵安身上聚了一眼。

方素妍拿起手边的筷子道:“忙了一下午了,都饿了吧,快吃吧。”

温清雅嘴叼的只挑细嫩的肉片,小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咀嚼的小模样像是一只小仓鼠,说不出的可爱。

楚向薇紧抿着嘴唇,细细想了许久才开口道,“洵安,你这次……”

“不要只吃肉。”

话还未说出口,便被男人低低的声音打断了,他冷然的眸光望向还在夹肉的某人。

温清雅被这目光刺得身上浑身不自在,将口中的东西全都咽了下去才望着沈洵安说:“洵安哥哥,食不言,寝不语,别说话,吃为主!”

一句话,呛得楚向薇脸上的神色也极为尴尬。

说完这句话,她又是一筷子的细肉递进嘴里,满足的眯起小眼睛咀嚼。

原本还显热络的饭桌上,紧紧坐着的一圈人都静默了。

气氛莫名的诡异,大家的目光在沈洵安和温清雅的身上转了转。

方素妍便笑着打圆场:“清雅这丫头从小就爱吃肉,怎么也不见长胖,真真儿让不少姑娘羡慕呢。”

“那是,每天都做剧烈运动,想胖也难啊。”

剧烈运动?

年幼的小侄子沈长义瞪着一双圆鼓鼓的大眼睛问:“雅儿姑姑,你每天都做些什么运动啊,我学会去给妈妈听,让妈妈也像你一样瘦。”

“你还太小,学不了。”温清雅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沈长义的碗里,笑吟吟的说:“这运动你妈妈也会,说不定每天都……”

这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束寒凉的目光呛住了后面的内容。

不用抬头都知道这目光来自谁。

眸光微转,她迎上这视线的主人,看着那张冷得不像话的俊脸,笑眯眯的问:“洵安哥哥,你瞅啥呢?我脸上有花儿吗?”

已经十五岁了的沈月吟强忍住了接口说“瞅你咋地”的冲动,清了清嗓子,拉住了还想再问的沈长义,讨巧的说:“雅儿姑姑脸上是没有花,可人长得像花儿一样好看。”

“就你嘴甜。”温清雅微微挑了挑小眉头,问:“谈恋爱了没?”

沈月吟连忙摇了摇头,答道:“没。”

“你现在年纪还小,可千万别想不开去谈恋爱。现在你爱的死去活来,若干年后再看看,不过都是垃圾,姑姑我这是经验之谈,听到没?”

沈月吟的眸子转了转,不敢答“是”,也不敢答“不是”。

霎时间,所有人又一次将目光聚在了沈洵安的身上。

气氛微妙又诡谲。

谁不知道温清雅自被接到沈家的那一天起,就没日没夜的缠着沈洵安,一定要当沈洵安的新娘的。

本以为只是小孩子之间胡口说了过家家的,可这一说,便持续了整整十一年。

天降宠婚:流氓娇妻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天降宠婚 或 流氓娇妻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19章(第019章:个性的弟弟)

    原标题: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19章(第019章:个性的弟弟)小说名:霸爱追妻:狼性总裁轻点爱第019章:个性的弟弟宋巧梅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林萧然冷冷扫了她一眼,眼神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她心里一突,讪笑的说道:“我去看看你爸爸。”连忙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林萧然冷笑了一下,真是讽刺啊,靠着不光彩的手段进了林家门的女人,居然积极的劝林安然不要离婚,果然贱人就是贱人。不过林氏以后就是他林萧然的林氏,这个女人的如意算盘,只能是落空了。看了看表,林萧然一边拨打电话,一边走出家

  • 早安:我的大叔19章(第十九章 有人得意有人失意)

    原标题:早安:我的大叔19章(第十九章有人得意有人失意)小说名字:早安:我的大叔第十九章有人得意有人失意于是,从初七开始,全市各个单位都是干劲十足,打扫卫生,等待市长前去调研。苏凡也是加入到了疯狂打扫卫生的行列,至于准备检查材料,那是局办公室的工作。还没闻到春天的气息,冬天继续覆盖着大地。初九上午,正在办公室里悠闲浇花的环保局黄局长接到了市长的电话,让他立刻带着技术人员去陈桥工业区的云城铝厂。黄局长的手机险些掉落。糟了,怎么跑到那里去了?很快的,几辆车从环保局大门驶出,直奔云城铝厂而去。铝厂位于

  • 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19章(第19章相煎何太急啊?)

    原标题: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19章(第19章相煎何太急啊?)小说名:七夜强宠:狼性总裁深度索欢第19章相煎何太急啊?“陆影风,我俩好歹兄妹一场,相煎何太急啊?你就不怕我身无分文之下随随便便的找个男人嫁了?”何云霖和罗琳琳结婚的事情新闻上早就说了,对于消息一向灵通的陆影风来说,她不相信陆影风真的一点儿风声也没有捕捉到,否则刚才也就不会那么笃定她不敢回家了。只是平日里一向什么事情都会给她开后门的陆影风这次竟然主动地堵死了她的出路,看来老头子是真生气了。“我的好妹妹啊,不是哥不帮你,是你这次做的

  • 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19章(第019章 不及你半分)

    原标题: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19章(第019章不及你半分)小说书名:猎心霸爱:狼性小舅别玩我第019章不及你半分元小希从小就有深海恐惧症,她总觉得海底住着一只不被人类所发现的巨型怪物,掠夺了一条又一条的鲜活生命。很多人都,尸骨无存。所以她喜欢海,却又很怕它。元小希换气间,一条黑色的花斑鱼从她身边游过。她惊住,根本没看清是什么东西,惊惧间咸涩的海水呛入肺中,她轻咳着想要浮出水面,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突然拽了住。胸腔内被源源不断的灌入海水,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就在她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一张柔软的唇瓣紧

  • 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19章(第19章:还以为他会)

    原标题: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19章(第19章:还以为他会)小说名:娇妻撩人:狼性老公,请慢点第19章:还以为他会裴若若失神,众人都觉得她是害羞,于是聊天的兴趣更高。“哎,若若你男朋友长得可真是俊,比电视里的明星都要好看呢。”李阿姨带着自己的孙子散步。“是呀是呀,若若真是有福气,人长得漂亮,个性又好,又能找到这么标致的男朋友,这就是能耐。”小卖铺的赵姐夸奖。“……”八卦说了起来,众人都是兴奋的你一句,我一句,把她身边的男人夸上了天。不管老少男女,都是痴痴地目光停在他身上。听着众人的议论,霍夜

  • 男神老公,请指教!19章(第19章 直到我高兴为止)

    原标题:男神老公,请指教!19章(第19章直到我高兴为止)小说名称:男神老公,请指教!第19章直到我高兴为止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齐刷刷的朝那扇门看去。只听见一声剧烈的响动,下一秒,门就被踹开了。易释唯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看见他们两个抱在一起,一双本就结冰的眸子,此刻喷薄着滔天的怒火,他从黑衣人口袋内拔出枪,咔吱一声上了档,对准了顾亦尘。“不要!”南笙下意识的将顾亦尘挡在了身后,眼珠子瞪的大大的,梦中的场景,再一次浮现她全身都吓的发抖。易释唯厉声道:“南笙,你可以的!我等了你一个晚上,你居然跑到这

  • 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9章(第19章 看你耍什么把戏)

    原标题: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19章(第19章看你耍什么把戏)小说名称:撩妹99招:哥哥你轻点第19章看你耍什么把戏“夜夕夕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靠近我不惜甘做佣人。”浓浓的鄙视、侮辱。夜夕夕每次面对东方曜,都是在自取其辱。而他这幅以为全天下女人都巴着他转的高傲姿态,让她恨不得甩杯子走人。只是,还是夜家的傀儡,她就无权做这些事情。等到她把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每一分每一毫都还完,她一定不会再看东方曜一眼。夜夕夕端着杯子的手紧了紧,走过去放在茶几上,“东方少爷,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下楼了。”她没

  • 蹲在坟前戏鬼夫19章(第019章 合作的“父子俩”)

    原标题:蹲在坟前戏鬼夫19章(第019章合作的“父子俩”)书名:蹲在坟前戏鬼夫第019章合作的“父子俩”在听郁天天一五一十的把君龙麒卖了以后,我就开始磨牙。真想把牙齿磨成一把把的尖刀,直接扑向君龙麒,一口把他咬个对穿!这家伙原来从一开始我被那女鬼鼓捣到盥洗室的时候就在了,但是却迟迟的不肯出手。目的是——让我深刻的认识到那聘礼不是他拿回去的,我的同学也不是他装神弄鬼吓唬的!一切和他没有一丝的关系!而更可气的是,整个过程里,郁天天都和君龙麒在一起,两个人一边吃着郁天天从我宿舍里拿出来的零食一边看着我

  • 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9章(第19章 心有余悸)

    原标题: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19章(第19章心有余悸)小说名称:阴缘劫:我的债主不是人第19章心有余悸它们容貌血肉模糊,看起来就像两具冷藏过的女尸,解冻后血液跟冰水流下……头顶那只横着爬到我侧面,泛着恶臭的舌头拴得我脖子越来越紧,那粘稠的湿冷,让我有种被它舌头钻进喉咙里的恶心。“嘻嘻嘻嘻……林如意……只要你死了……我们就能去投胎了……死吧……林如意……”它空灵的声音尖锐在侧面响起,刺痛我耳膜……我想挣脱它们的,可身体的力气一点点被它们消弱,喉咙被掐得发不出一丝声音。渐渐地,让我产生高原反应,呼

  • 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9章(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

    原标题: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19章(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小说:复仇女神:总裁的假面娇妻第18章:培养夫妻感情“孙管家说你昨晚有应酬,一定喝了不少酒,所以等你的时候顺便给你熬了点粥。”原本想要表明自己并非是因为有求于他才卖个乖,不过想到拿户口本这件事,还真不是件小事……“现在才七点左右,你这一路开过来少则半个小时,起那么早,不怕被早起的虫子吃啊?”凌雪峰坐过去,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意。平日里,凌雪峰总是一副长辈般的严肃脸,这会儿竟然变得幽默起来,实在有异于平常。“大哥,你先把粥喝了吧。”